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生杀意,他死了都没人会知道。
  下一步该怎么做,怎么能快点回去,怎么才可以和她说上话…贺瑾一无从下手。
  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贺瑾一强忍住疼痛,按下了门把手。
  只一眼,贺瑾一心情就灰暗了下来。
  这间房的墙面上,贴满了各色各样的海报。海报上的人,不用多说,肯定是林瑶冬…可其中,却有一张连他也从未见过的海报页。
  她穿着婚纱发呆的海报。
  贺瑾一可以断言,林瑶冬绝没有拍过任何演新娘的影视作品。
  那这张海报是什么…Ps的?
  贺瑾一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脚下踢到了一盒光碟。他蹲下身,打开了盒子,光盘上自刻录三个字让贺瑾一没由来的感到心凉。
  “借用下电脑!”贺瑾一拿着光盘飞速的跑到了楼下事务所的办公区。
  光盘读取有些慢,贺瑾一关了事务所的门后才读取完毕。
  这盘光盘刻录着一段视频,黑暗里的静止画面也被夜视摄像头拍得了个清晰,这像是一个婚纱店,或者说,更衣室。视频最中间的,摆着一件白色婚纱,贺瑾一看了一会,心噔的落了下去,这套婚纱,正是林瑶冬海报上穿着的那一套。
  而像是为了印证他猜想一般,视频里更衣室的门被人打开了,走进来的人,令贺瑾一呼吸一紧。是林瑶冬,她身上还穿着一件红色长纱裙,那是四年前的春装新款,可他只见她穿过两次,之后就再也没穿过了,对此他还一直不知道原因…
  开了更衣室的灯后,林瑶冬低着头看着纱裙上的咖啡色污迹,又出了更衣室。过去了十几秒,她满脸郁闷的又回来了。视频是无声的,贺瑾一不知道林瑶冬出去和谁说什么,她开始挑选婚纱的动作让他心口一阵发冷。
  她在干什么!她不知道有人在拍她吗!?等等…这是…谁拍的?
  林瑶冬的身影越凑越近,视频一个断点,拍摄的位置又变了变。这一次,似乎是斜上方开始拍摄的,林瑶冬拿着胸针微笑的模样也被拍了个清晰。贺瑾一开始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了,这令他对剪辑这段视频的人感到无比愤怒和恶心。
  “哇!这、这女的身材简直了…喔我好幸福~”
  “闭嘴!谁准你看了!?”贺瑾一根本没注意到身边什么时候来了人,脸红心跳的把林瑶冬正换衣服的画面挡了住。
  “别啊!正精彩呢,快让我再看看脱内衣没…”
  “想都别想!她是我…前女友。”贺瑾一艰难的说。
  还是有不想放手的地方,却不得不承认那段最亲密关系已经成了过去式,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视频怎么黑了!”
  贺瑾一下意识转头看了眼,果然,视频比上之前黑了不少。或许摄像头是夜视的缘故,视频里林瑶冬的身影依然被拍得很清晰。但贺瑾一此时的心思却并未放在她身上,他紧紧盯着距离林瑶冬数米远的纸箱,手微的颤抖了下。
  视频里林瑶冬已经穿好了婚纱,贺瑾一暂时没心思计较有人旁观了,把视频进度条往前拉了些,按了暂停。
  视频拍摄位于斜上方,从上看下去,距离林瑶冬不远处的一个对着杂物纸箱后,一个人就靠坐在那,时不时的偷偷像林瑶冬的方向张望。
  那人是谁?他一直在那?他都看了什么!!贺瑾一感到一股怒火直从心间迸发,而林瑶冬竟然还在整理一套倒下的婚纱毫无察觉的拍着上面的灰。贺瑾一差点想砸了显示器,然后他视线一凝,又按住了暂停。
  林瑶冬左手上戴着一枚戒指,那是他的‘瑾一’,很不显眼,但是他立刻就发现了。
  当年,就是为了戒指的事没少拌嘴。和电视剧不同,生活中拍戏非剧组戏班人员几乎严禁探班的,演员也不得私自泄漏拍摄地点,可以说,林瑶冬一旦拍戏,就是见不到她人的。贺瑾一相当讨厌这种感觉,说过很多次让林瑶冬不许摘戒指,可一旦拍戏,她老也爱取下来。当然,偶尔也有带着忘了摘就拍戏的时候,久而久之,他也练就了那么一双找她穿帮镜头的毒眼。
  再次又重看了几遍,贺瑾一发现这段视频有的地方跳了帧,很明显是被删减掉了。而在跳帧之前林瑶冬空着左手做了一个动作,抬手摸着颈脖。
  贺瑾一也向自己空无一物的颈脖摸了去。
  怎么了,怎么会,心里空落落的?
  

☆、极夜Ⅲ

  “沉霜,你看什么呢?有美女啊?”就在林瑶冬四人刚吃饭的地方二楼靠窗处,一名少年满脸乐呵着对身边的洛沉霜发问。
  说话的人是长孙彦,艾肯集体董事之一长孙奕轩的弟弟。长孙奕轩也在场,同在场的还有洛沉霜的哥哥洛沉烬。这一对兄弟关系匪浅,又同是非独生家庭,像这样一起聚餐基本算是一月一次,彼此之间说话也根本不讲什么客不客套。
  “…大哥。”洛沉霜摇了摇头,看向对面的洛沉烬。
  将楼底下那对男女牵着手走的场景看在了眼里,洛沉烬怪异的挑了下眉,把头扭了回来当什么都没看见似的道“不吃饭吗?”
  “沉烬哥,是什么?池昕月又跟踪你们吗?嘿——”长孙彦怪异一笑,挤着洛沉霜趴了窗往下一看,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住。
  “小彦,坐有坐像!”长孙奕轩头疼的把长孙彦拉回了座位,咳了声,还是问道“下面是什么?”
  “…四季。”长孙彦边说着边就站了起来,提了自己包就预备着追下去,可敌不过长孙奕轩眼疾手快,被他一把揪住了衣领。
  “哥!你放开,四季她…”长孙彦锁着眉有些恍神的摇头。
  “别管!坐下!”不等长孙彦说完,长孙奕轩就按住了他把他重新按回了座位上,盯着窗边缓缓开口“那是她未婚夫。”
  “什么?”洛沉霜和长孙彦几乎是同时开口,不同的是前者属于惊讶,后者,有那么些愤然。
  “消息可靠?贺瑾一知道?”洛沉烬相当淡然的问。
  “……”长孙奕轩迟疑了会,又看了眼楼下的林航,轻轻点头“知道。所以…别管了。”
  将长孙彦难以接受的表情看在了眼里,长孙奕轩心情复杂的悄悄松了口气,尽量放软了声对自家这个精怪弟弟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和小梨一样,感情的事……”
  “好了!哥…快吃饭吧。”一提到小梨两字,长孙彦就软了气势,坐了下来紧握着筷子迅速打断了长孙奕轩接下来要说的话。深呼吸几次后,埋头夹菜吃饭了。
  楼上的一切暂且不提。楼下,闵行霄刚一碰车门,林航就奋力打开了他的手,似笑非笑的说“不去看场电影再回家?”
  林航态度转变太快,这急着把女儿嫁出去的感觉让林瑶冬整个人都不好了,望着林航好一会,她才有领悟般的看向了林航刚才看的地方。只见二楼上,隔着一层玻璃窗洛沉霜不太自然的对她晃了晃手算做打了个招呼。
  林瑶冬唰的抽回了被闵行霄握着的手。
  “真的?那爸,我们晚点回家。瑶冬,你想看电影吗…?还是…我们做点其他事?”闵行霄丝毫未觉林瑶冬的异常,挑逗的低语着,眨着那对狐狸眼轻轻把手搭在了林瑶冬腰上。
  “我有点不舒服。”林瑶冬轻声,身体微颤。
  “怎么了哪不舒服?不舒服我们回家吧,明天向剧组请假吗?”闵行霄瞬间把手背贴了林瑶冬额头上,不正经的表情也换成了一脸关切的模样,林瑶冬没由来的心一酸,环了他的腰“闵、闵行霄。”
  “没事没事。”误以为林瑶冬这是难受,闵行霄摸了摸她的背好言安慰着。
  林瑶冬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看着闵行霄又开始为她擦着眼泪的认真神情,一抬头,就吻住了他近在咫尺的唇。
  “没关系了…”松开闵行霄,林瑶冬缓缓摇着头道“我想去一个地方…单独。”
  “去哪?”闵行霄满含笑意的询问,显然,刚才的吻让他又开始得意忘形了。
  “…贺家。”林瑶冬别开了脸轻声。
  “我陪你去。”闵行霄神色瞬间阴郁了下来,不由分说的又牵了林瑶冬的手。哪知道林瑶冬却犯了倔,再次喊到“我自己去!”
  将视线投在边上二楼处,林瑶冬更是难堪的扭开了闵行霄的手。这一动作当然瞒不过闵行霄,他也将视线投转了过去,稍作片刻的僵人沉默后,闵行霄又将手搭在了林瑶冬肩上,什么也没察觉似的捧着她的脸温柔无奈的道“瑶冬,你就没想过你单独去贺家我会不放心吗…?放着你一个大明星未婚妻叫车回家,我会很担心的啊。你看这样行吗…让爸送我们一程?我不会去打扰的,我相信你。我也答应你,你一句话,我就在贺家门口乖乖等你,你觉得好不好?”
  “闵行霄…”林瑶冬不由羞怯微笑,为这难得的信任和体贴的关心。
  这件事已经被洛沉霜看见了,那么,贺瑾一迟早也会知道的吧?
  可惜她还没有好好和他道过别,还没有当面告诉他她会放手这句话,却又会被他看轻。他知道后会说她水性杨花还是骑驴找马呢?她不知道……
  她是真的好累,不想再为那么一个虚无飘渺的未来去赌了。都已经和闵行霄昨晚到了那一步…她和他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吧?
  她想,他大概不是她心底的唯一了…所以,那些年少轻狂说说而已的话,她还是忘了吧。赶在别人说出这一件事之前,她想好好做最后的了断。
  她想选闵行霄,她想要简简单单的久伴,她也想要安全感…这一切,贺瑾一都给不了,也不愿给她。她想,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有他要的生活的。可是她,已经开始承担不了了……
  车一路开到了贺家主宅。
  贺家主宅住的只有贺翊和方雅琴两人,贺瑾一至十五起就被赶了外面自己住。林瑶冬已经知道贺瑾一在C市了,所以并没有赶去他住的地,来了主宅准备见见贺家二老,顺便把自己会有婚事的事借他们两人的口告诉贺瑾一,和他正式再见。
  这样一来,往后见面贺瑾一或多或少会顾及着二老的面子,他们两家关系也会因为有缓冲不闹太僵,林航在艾肯集团也会稍微好过些。林瑶冬觉得这有些寒心,换做从前,她想都没想过思虑这种事。
  随心做,不知天高地厚,任性又霸道,完全是个被骄纵坏了的一个坏脾气公主。
  “瑶冬,我和爸在车上等你回来。”
  “嗯。”林瑶冬轻轻偏过头,看见闵行霄把头探出了点车窗用温温和和的目光看着她,抿唇扯着嘴角上扬了下做给她看,晃着手有些失落的垂了些头。
  “闵行霄…那个……等我回来。”林瑶冬不由冲他摆手微笑。
  不管多少次,总是无法看他再露出和多年前那种卑怯的模样。她已经懂了,这个男人有太多太多潜藏的阴暗,或许他根本不适合做她的光,可他还是要在她面前温暖她。
  不想被抛弃,不想独自面对黑暗。这个……笨拙的可爱男人。
  林瑶冬正道着别呢,殊不知这一切都被刚出贺家大门的两个男人看在了眼里。对视了一眼,走前头的中年男子迅速上了前“太好了林小姐!”
  林瑶冬被唤回了神,看着越跑越近的男子吓得退了一步礼貌的点了下头“叶医生……”
  没顾上叶医生的神情,林瑶冬又看向了他身后的男人糯声唤道“贺…贺伯父。”
  “哦,小四季啊。”贺翊表情淡淡的,瞄了眼欲说话的叶医生成功让他噤了声,对车窗边的闵行霄客套了句“你朋友?下来进去坐会?”
  闵行霄很轻蔑的把身子向后一靠,直接关了车窗。这一目无尊长的举动看得贺翊皱起了眉,疑惑着把眼神又放在了林瑶冬身上,林瑶冬不免一阵心虚,缓缓的摇了下头,支吾着低声吐字“不是…”
  “什么?”意识到林瑶冬所说的不是指的是两人的朋友关系,贺翊不由提高了些语调。盯着林瑶冬眼神一冽,那久经商场的气息又岂是林瑶冬那么一个二十出头年纪能比的了的,当即就把头垂得更低了些退了一步。
  “别人面前怂什么啊!”林航在车内咬牙切齿。
  “喔,我们小四季,又谈恋爱了,呵呵呵。”贺翊短暂的一惊后就冷静了下来,扯着嘴皮子讽笑了声,朝身边叶医生使了了眼色顾也不顾林瑶冬就从她身边绕走了。
  林瑶冬怔了几下,跑了贺翊面前又拦住了他“伯父……”
  “我有急事,别挡道。”贺翊一点不给面子的皱着眉推了林瑶冬一把。
  “伯父!你告诉我吧,贺瑾一他人到底在哪?!”林瑶冬顺势抓住了贺翊的手,大胆直视着他喊着问出了声。
  “不是有手机吗?问啊…莫非我儿子不接?”贺翊笑了,凉凉的盯着林航那辆车啧啧出声,摸了把林瑶冬的头“我说小四季,你呢,就回家吧。我儿子既然不想接你电话,你就是谈一百场恋爱,我儿子也不会在意的。而且,你觉得你如今配得上我儿子……?”
  最后的话,贺翊说得毫不避讳,可见他对林航在场压根就没放眼里的。果然,说完那么一句话,林航也没下车的迹象,倒是闵行霄推开了车门立马冲了出来,挡了林瑶冬在自个身后,阴阳怪气的做着欠揍的表情挡了贺翊面前道“诶哟喂,大爷你以为自己谁啊?说得我女朋友稀罕舔你家儿子肥似的。”
  “你最好让开。”贺翊对闵行霄的行为感到非常可笑,不想对一个面生的小子失了风度,做了眼神让叶医生先离开,冷淡的威胁。
  “欸,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今就站这怎么了?你行你天上飞啊。你不行,钻啊……”闵行霄一翻白眼,一脚向左摆了个马步出来,朝着贺翊摆出中指指向胯‘下。
  “你小子!”贺翊完全恼了,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遇见那么个无耻没下限的小辈,直想揍他一顿才能消气。林瑶冬感觉自己下限再一次被闵行霄刷新了,赶在贺翊发怒过来前锤了闵行霄一把,推着他往一边让开了路。
  “…幼稚。”贺翊嗤笑,以为闵行霄是怂了。哪知道他话一完,闵行霄又开了口“今天的话我记着了。也请你转告你那高高在上的儿子,我闵行霄的太太,只有我配得上!”
  贺翊愣了会,盯着林瑶冬问“太太?”
  林瑶冬点了点头,其实闵行霄已经替着她把婚事说了出来,只是不是预想中的那样。她不敢抬头,怯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深陷过去,一直纠缠耽误着贺瑾一他的人生。
  可是能够重来的机会太过珍贵,她不敢再次搞砸一切,所以这次她的选择里,没有他。希望他也能早些安心遗忘,也当她从不曾与他立誓过终生。
  她相信,他太子爷身边有着父母关怀,就算她说放弃,他也能早早释怀的。
  而行霄他…他自幼遭遇种种,如今性格会偏执疯狂了点都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如此,她怎么能再让他失望难过又露出那种被抛弃的表情!
  没有她,他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信任!
  所以…所以对不起,只是她觉得比起贺瑾一这个从小受尽万千宠爱一身的人,就是少她一个人无所谓。还有一个男人,他更需要她。
  “希望…他能有自己的幸福。”林瑶冬不知自己视线为何开始有点模糊,贺翊一步步逼近,她从闵行霄身后退了出来,微抬头,未料贺翊竟一个耳光就扇在了她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耳边伴随着嗡嗡作响的贺翊的冷笑声格外清晰“这是做老子的没关系。我儿子会幸福,你一个破鞋我儿子会稀罕?!滚!”
  林瑶冬僵在了原地,那模糊着她视线的雾也在这一刻统统化为了刺骨的冰晶,顺着面颊下滑。闵行霄一拳朝着贺翊脸上就砸了下去,极重的拳声,林瑶冬发现自己竟在心中叫了声好。
  “老子儿子一个渣男德性!”闵行霄一脸不屑,圈回林瑶冬将她横抱起来,背对着贺翊向林航车走了回去。
  “臭小子!!有种别走!”贺翊怒火中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闵行霄头也不回的放下大话“我就在A市,有种你随便来!泼我硫酸、捅我刀子、给我下毒!我随时奉陪!”
  “闵行霄…?”林瑶冬被闵行霄这么激烈的话惊得忘了哭,傻傻看着他不确定的叫了声,闵行霄点点头温声“我们回家。”
  “回家…”林瑶冬以前从未觉得这两字那么动听,圈紧了闵行霄颈脖,把脸埋在了他胸前,在他衣服上蹭去了眼泪。
  林瑶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了家的了。
  “猪脑袋!”林航一巴掌冲林瑶冬头上打了过去,口里叨叨着“不后悔?!……会说清?!……不用管?!”
  林瑶冬含在眼眶里的泪啪的掉落,拥住林航放声大哭“爸爸、爸爸……”
  “瑶冬,爸。”闵行霄压根听不懂两只在闹腾什么,端着刚做的烤饼干到了客厅。出人意料的,林航也拿了块。
  “这是……”林瑶冬不敢置信的盯着闵行霄,把手里咬了一口的饼干置在了他面前“你刚烤的?”
  “对啊,心情好些了吗。”闵行霄看着林瑶冬那置在自个面前的手,心痒痒的。趁林航没看他们,捉住林瑶冬的手把她手上半块饼干抢了嘴里给吞了。
  “你怎么会做这些啊?”林瑶冬撇撇嘴,歪着头问闵行霄。
  “是很长的故事了。”闵行霄拿着块饼干凑了林瑶冬面前,林瑶冬故意不看,来回几次后才出其不意的咬住饼干把它从闵行霄手里拖了出来,得意洋洋的上下晃着饼干,轻声道“如果你想说,我愿意听你讲喔。”
  “好。”闵行霄两只眼珠子都跟着林瑶冬嘴里那块饼干动,思绪回转将回忆娓娓道来,在两人都未注意的时刻,林航满意的拿着三块饼干悄悄离开了餐桌,留下两人独处空间。

☆、极夜Ⅳ

  朦胧月光透过帘窗缝隙进了屋,微亮的晃眼的光芒让床上的人儿微皱了下眉,似是痛唔了声。紧接着,后背的轻抚让她呼吸又渐渐平缓了下去,宛如牛奶般的瓷肌轻贴在了一张染着蜜色的结实胸膛上,沉沉熟睡。
  女人身着一件素色的丝质睡裙,那呼之欲出将她身前布料撑得格外饱满,她身边的男人看得心紧,一时失神,勾开了女人睡裙上两颗纽扣,偷瞄吞咽了口唾沫又轻附身上去。
  不得不说,这两个都是颜高的主。男人且先不提,这女人长得一脸的娇俏小蛮横的模样,尖细的高眉,小俏鼻,微湿的粉唇无不惹人有犯罪的欲望,更莫提那脸上初褪青涩的粉嫩羞色了,被湿汗打湿的发丝凌乱的散落在颈边,令人遐想不止。她身边的男人又顿了顿呼吸,一对圆润的狐狸眼无端多了层勾人的春意,轻搭上眼,撩开女人发丝,凑近她就狂吻一通。
  “呀,别…你,你还让不让我睡了!”林瑶冬干哑着嗓子无力埋怨。
  “再来一次?”见着林瑶冬被勾搭醒了,闵行霄兴冲冲的竖起一根手指,坏笑着托了托她的身子。
  “我还痛着好不好…明天骑马拍戏都是折磨呢。”林瑶冬坚定的把脸扭了开,不去看狐狸精的美男计。
  “好瑶冬~瑶冬~唉。”唤了两声也没得到回应,闵行霄意犹未尽的摸了把林瑶冬脸颊,认命般的躺回她身侧,老老实实睡下了。
  要说这事情怎么迅速发展到这一步的,还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为了给林瑶冬科普【如何学会厨房之战】,闵行霄说话起来简直滔滔不绝,林瑶冬一看,不得了了。这请人说相都给给泡个茶呢,怎么能让闵行霄就吃着干饼干呢?于是这姑娘也拿着自个酿的果酒献宝似的要求闵行霄品尝点评。
  当然,傻子都知道喝酒喝多准坏事。可林瑶冬挨不住闵行霄又是美男诱惑,又是激将挑衅的,把自个喝得个晕乎乎的。本也想着没什么事,晚上闵行霄有着自家老爹看着呢,肯定没法子对她做坏事。哪知道这腹黑哪是能轻易相信的主,又是跑了林航跟前爸爸爸亲热喊着捶腿捏肩,又是忙上忙下替着家里做事的艾姨抢事帮忙,瞬间搏了两长辈的心。
  本身就是男女朋友关系,昨晚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衫不整待在一起过,再这样刷够好感拿到进林瑶冬屋里的准许,简直不用太简单喔。
  一进了林瑶冬屋,闵行霄也就把狐狸尾巴彻底露了出来……
  “瑶冬…”闵行霄蹑手蹑脚做贼似的踮脚进了屋,两手拍了把面对墙壁像是深思的林瑶冬的肩膀。
  “zzzZZ”回应他的只有林瑶冬一连串安静的呼吸声,这令闵行霄又想到了N年前的传闻,据说,林瑶冬站着……也能睡着。
  合着他外头折腾半天,一进她屋里一点福利都讨不到?闵行霄略心塞,欲出门呢,林瑶冬就猛地惊醒了过来,摸了把头看着他“咦?你还会瞬移呢…?”
  “瑶冬。”闵行霄自动把林瑶冬吐槽给无视掉,握着她手腕把脸就凑了过去。
  “别晃。”林瑶冬一个手刀正劈上了闵行霄的脸。
  “……”闵行霄又心塞了,心说他才没晃。完全是她喝醉了,他想趁人之危一下。捧了林瑶冬的脸就说“闭眼就好,闭眼我就不晃。”
  林瑶冬乖乖闭了眼,闵行霄窃喜一声,眼见着要吻上了,林瑶冬又扯了一下嗝。“呃~??”
  面对这扑面而来的酒气。闵行霄深深的感到了挫败。
  “你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