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6淘莸娜耄潘吖ィ卓宿限危垂醋旖谴蠓⒌拇蛄苏泻簟拌桓绺纾愫谩!
  第一次来到贺家,林航特意对林瑶冬再三嘱咐过,贺家有个比她大两岁的男孩,一会她见到他必须得问好。小小的林瑶冬很听话。
  被这样唤,贺瑾一微红了脸,试图努力笑笑,想回应眼前女孩给他的舒服的感觉,却因某处扯痛拉下了脸。注意到女孩没有反感的表情,他暗自诧异了下,无端的更觉得害臊了几分。
  “瑾一哥哥,能带我去你的房间吗?我会待到我父亲离开为止,麻烦你了。”林瑶冬笑了笑,礼数周正挑不出一点错。
  贺瑾一突然觉得有块东西掉在了心尖,回神之际,已经伸手摸到了女孩的头,也挨着她说话的语气轻柔的问“你叫什么?”
  “我的小名叫四季。”林瑶冬立马退了一步,距离不大刚好落开了头上的手,脸上保持着礼貌微笑微微僵硬,转眼又恢复如初,继续说到“大家都叫我,瑾一哥哥也请那么叫吧。”
  “你知道我叫贺瑾一,对吧?你只告诉我你的小名,这不公平。”贺瑾一不满的撇嘴,心痒痒的又靠近林瑶冬一步,仰着下巴,哼着“不告诉我你的全名,我就不带你去我的房间。”
  林瑶冬微怔,首次遭遇刁难的她内心纠结了一番,发现真没法子才摸摸耳朵豁出去般的低声道“我叫林瑶冬……”
  “那我就叫你林瑶冬。”贺瑾一随意的说,一手直接牵起林瑶冬走上了楼,嘴角微微上扬着。
  他不要叫和别人一样的。
  八年后。
  林瑶冬十三岁,在安蒂恩艺能做训练生,每天训练时间多达十个多小时。
  贺瑾一在一旁拿着手机心不在焉的看着,时而抬头偷看林瑶冬训练的侧脸,昨晚父母打趣的话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哼,每天上大学把几个穷研究生写好的稿子用自己嘴过一遍,林航还以为自己真是什么国际财团,拿政府钱的傀儡而已。要不是看在和林家也算有交情……儿子,我告诉你,你要是喜欢林家那孩子,玩玩我不反对……’
  ‘呵,真是无药可救!来,瑾一你过来。和妈说说,你是不是喜欢瑶冬?那孩子妈妈看着长大,人是很好。但是林家好像有和C市沈家结亲的意思……瑾一,妈妈推荐你先下手为强喔,这点咱们必须狡猾。’
  “先下腰~就是这样!”远处林瑶冬正对着一个同级训练男生动手动口的加着油,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先下手?”心烦的念着这三个字,贺瑾一发现那训练生冲他得意的挑了下眉,猛然觉得有些忧伤。
  不过,这忧伤只是暂时的。晃了晃手里的绿豆牛奶,贺瑾一靠着墙边放开声就是一嗓子“喂,林瑶冬,你休息了没?给你拿了绿豆牛奶。”
  “真的?瑾一哥哥你太棒了。”林瑶冬果然没在注意那男生,快步跑了过来,伸出了双手。“给我给我,趁老师没来……”
  “等等…你脸上有脏东西,别动啊。”贺瑾一伸出手轻轻在林瑶冬脸上擦了擦,眼神挑衅的看了一眼那男生。
  哼,小子,懂不懂什么叫先下手为……
  “哎呀!不就脏了点擦什么呀,快给我牛奶!老师来了就喝不成了!”
  “……笨蛋!就知道吃!”贺瑾一从怀里掏出带着自己余温的塑料袋装牛奶啪的一下扔给了林瑶冬。
  “吸管呢?”
  “忘了,要喝你自己用嘴咬啊!”贺瑾一没好气的说,感受到还卡在衣内的吸管,脸微泛红。
  “安蒂恩艺能的训练室,也是闲杂人等可以进的吗?”红泠悄无声息的走到了训练室的大门,对着贺瑾一冷笑“带上你的东西,去外面等。”
  红泠,是安蒂恩公司早年捧的一名明星,不过她的选择却不是奋斗事业,她勇敢追逐了爱情,但在几年后,她的生活大起大落后,不得已,她只能选择了隐退。近年来,随着安蒂恩训练生计划的开启,红泠也再次被林航这个董事长直接挖掘回来,顺便提拔成了安蒂恩众训练生的头牌导师。
  林瑶冬吐了吐舌头,把牛奶还给了贺瑾一,小声的道歉。对于父亲选的导师,她忌惮得很。
  “这是新的训练生。”红泠将身后的少年推到了众人眼前。
  少年肤色偏黑,穿着随意,戴着一副极为斯文的金丝眼镜。那张宛如妖孽般精致的面容上隐隐有一丝邪恶煞气,镜片后的眼神如雾般朦温和叫人看不真切,深棕色的瞳孔一一扫过众人,停顿在林瑶冬身上。
  林瑶冬对他友好一笑。暗道:红泠是在用她给这个新来的训练生下马威。平时就算有人在训练室玩游戏,红泠也不会说什么,说到底,训练数十几年不如一张好脸的映像已经深入人心了,红泠作为老师到底是希望他努力训练的吧。
  一顿之后,少年很快移开了视线,扭头又看着众人道“我叫张浩,是C市人,大陆话可能不太熟悉。今年15,我会在音乐和影视方面平衡发展,以后多……”
  介绍大多都很枯燥,林瑶冬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张浩那毫无波调的声音让她昏昏欲睡,心不在焉的走起了神,正巧,走到门口的贺瑾一回过头,和林瑶冬的视线再次交汇。
  相视一笑,眼底再无旁人。
  林瑶冬乐着呢,头顶被红泠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在脑上,闷闷不乐的重把视线看回闵行霄身上,只感觉他看她的眼神阴凉凉的,就差没架把刀在她脖子上了。
  “呃,对不起啊,我刚在想我会粤语的!张浩同学,你要是有什么不懂,可以请我做翻译…呵呵…”林瑶冬僵着脸呵呵笑,不知为何,话一出口,她顿时觉得全身又被眼前少年盯得发寒。
  好奇怪,干嘛还那么看她?他以为自己是大型移动制冷机啊,眼神都自带冰冻属性的。
  “用不着你。”
  好吧,他这话是在嘲讽她?哇!行啊,大明星气场。给你来点掌声好不好!碍着旁边还站着红泠,林瑶冬没好把心里的吐槽用行动表达出来,只是抿唇看着脚尖生闷气。
  都是他来了,她牛奶都没喝成,她一会不和他说话了……
  林瑶冬说道做到,下午硬是没和张浩说一句话,也可以说,她又被忙得来不及和人多说话。
  “阿冬,你能帮我……”
  “阿冬,刚才老师说的几个要点,你有记下来吗?”一道男声打断了之前开口的女声,林瑶冬望着自己面前的男生,大方递出了自己的笔记。她记得这男生,这几个月来,训练成绩一直很不理想,但是人缘出奇的好,似乎是叫周文。
  “阿冬,我觉得你上午帮我的效果很好……你能再帮帮我吗?”
  “可是有人先叫我……”林瑶冬摇头,望着自己被拽住的手,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
  “林瑶冬,我来帮忙。”一旁本是玩着手机的贺瑾一,慢步走了过来。扯回了林瑶冬的笔记,敲了下周文拽着林瑶冬手腕的手,淡淡的哼到“我听见之前有女生叫你,你过那去吧。周文是男生,你力度太轻。”
  “嗯。”收回手腕轻轻揉了下,林瑶冬对上贺瑾一严肃但可靠的脸,甜甜回应。
  见林瑶冬跑到另外一个女生面前帮忙压腿,贺瑾一才转身搭理周文“笔记我不会给你。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懂你在想什么?之前我是不想和你计较……现在你该识趣点了。”
  “瑾一,你说什么呢……”周文打着哈哈,贺瑾一此刻表情不同平日里嚣张时候盛气凌人的模样,阴沉得有些吓人,让他竟然有种被看穿的恐怖感。
  是,林瑶冬父亲身为安蒂恩的董事长,只要攀上林瑶冬,还怕以后没有好出路吗。这贺瑾一平时除了盛气凌人给人脸色看,倒没什么可怕的。他现在是用言语恐吓试探他?这种富二代他见多了,他要是想,几下就能赢了他。他凭什么甩脸色给他看啊?
  趁着贺瑾一漫不经心替他压腿,周文又盯了眼林瑶冬,暗生一计。
  “瑾一兄弟……你、你……快停手…拉伤了。”周文猛的大喊,贺瑾一立马松手,退了几步,忽然冷笑起来,手揣兜冷冷回看周文。
  “怎么了?”
  “贺瑾一把周文腿拉伤了……”
  “什么?贺瑾一把谁腿拉伤了??!”这样问着,林瑶冬吓得丢下了身边女生,跑到周文附近赶走了四周接近周文的所有人紧张喝到“都不可以碰,老师说过了,腿拉伤不能随便挪动的,得快去叫老师,谁来看着他……”
  “我来吧。”不等其他人发话,那名为张浩的少年温声开了腔,站立在原地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幽幽扫了林瑶冬一眼。
  林瑶冬呆了会,尴尬的发现她压根没听出刚才说话的是谁,时间匆忙,她不敢做多耽误,跑到一旁的贺瑾一又生气的怒视他“贺瑾一你给人家道歉!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道歉?好!我道歉!周文对不起,没想到你个男人居然这么弱不禁风,这次受伤回家就好好休息,别再来公司了,免得命玩没了,哈。”贺瑾一靠在一边,完全不理解林瑶冬想让他将功补过的心理,冷淡的高扬声调,任林瑶冬拉了几步也没不动,最后还拉回她反瞪着她。
  这可把林瑶冬给气得啊,听见贺瑾一那么嚣张刻薄的话还遭他那么一瞪,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愤然捶了他把“贺瑾一你够了!你们快去找老师,周文我亲自来照看,贺瑾一你放开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太坏了!”
  “…坏?好,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更坏……”贺瑾一这样说着,推远了林瑶冬,一脸阴霾的靠近周文。林瑶冬心生不好预感,慌忙想要阻止,却只来得及看见贺瑾一一脚要踩在周文的小腿上,不敢看接下来的场景,林瑶冬只好准备闭眼紧紧抱住贺瑾一,意外的发现周文竟滚爬着重新站直了身,害怕的看着他们。
  “哟,周文,你拉伤突然好了啊?”贺瑾一挑眉看着周文,已知晓林瑶冬环抱住了自己,手向后一弯,揽住身后发愣的林瑶冬的肩,拉着她让她站在了自己身侧。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对众人笑得格外危险张扬。
  “我……”周文脸色逐渐变得十分难堪,看了眼众人,头上又冒起丝丝冷汗。
  “周文对不起,贺瑾一他真是太鲁莽了,我替他给你道歉,你再去医务室看看吧,我听说受惊吓本能反应后会有后遗症。”林瑶冬担忧的看着周文,却并不再上前,静静站在原地,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暗,快得让人难以看清“我会去请老师,有哪个力气大的男生能帮忙送周文去下公司医务室?”
  “林瑶冬,我说你是不是蠢?他就是个装模作样的孬种!你看不出来吗?”听见林瑶冬语气好似什么没发现一样,贺瑾一再次推开林瑶冬扯住周文领口刻薄冷声“周文,你少在她面前作!你心里想要和我干架吧?来啊……”
  “拜托你快带周文走,我拉住贺瑾一,他们会打起来的!”林瑶冬仅呆愣了会,转身对附近的男生着急说话,男生面带难色,眼神闪躲不肯动,瞥见了一旁的新人,立刻对他喝到“新来的,你去带周文去医务室,我们训练很久没有力气了,你怎么没有一点眼力价。”
  听见男生这样的话,林瑶冬视线一转,顿时失望的垂眼,毫不犹豫的转身跑向怒意正浓的贺瑾一,边跑边喊“停下!贺瑾一你……”
  “我要怎么做?”她话还未说完,肩就被按拉了住,往前走的身子惯性向后一跌,碰的一下撞上了身后人的下巴。惊讶的回看,林瑶冬逐渐振奋起精神。望着张浩坚定咬字“趁我拉住贺瑾一的时候,你带周文快走!”
  好吧,她承认,她之前太小心眼了。这男生还挺好的,她不和他生气了。
  用刚收回来的手揉动着下巴,张浩一脸吃痛状皱眉看着林瑶冬,林瑶冬歉疚的眨眼吐舌头表示她不是故意的,着急的转过身,要重新去抱已经转过脸来面色阴郁的贺瑾一。
  镜片后深棕色眼眸染上一抹纠结,张浩伸出另一只手用指尖捻住林瑶冬衣服,冷声“我说,你一女生别去…”
  “你在干什么,放开她!”本来还存着打架的心思,在看见林瑶冬居然跌至别人身前,贺瑾一立即歇了打架的心,松开拉住周文衣领的手跑到林瑶冬面前拉开张浩捻着林瑶冬衣服的手“死瘪三,你在干什么?!给我松手不要碰我的……”
  话在对上林瑶冬惊讶甚至微带惧意眼神时戛然而止,贺瑾一不自然别过脸噤声。
  他想说什么呢?他的人,他的林瑶冬吗?
  她快有婚约了,可还只是把他当哥哥。一个外人分量都比他重,呵……
  林瑶冬,这不公平。

☆、【回忆篇】心态

  三象国际大小姐和艾肯集团的太子爷。
  闵行霄轻扯了下嘴角,望着两人牵手远去的背影,不知怎的,心里有一丝落寞。
  “待会出去顺便买些猕猴桃吧,瑾一哥哥家里一点水果都不放,每次去你家什么都没有。”
  “成我的错了?是谁每次到我家就吃水果的?饭也不吃就吃水果,我敢买吗。”
  “我哪有…”林瑶冬羞恼的瞪了眼身边的贺瑾一。
  一直看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闵行霄才把视线转回众人身上。
  “你太帅了,刚才那闵骞脸都气红了,那什么,你加油,我们安蒂恩一定能赢过阿拉丁的。”一个双马尾的少女满脸崇拜的对着闵行霄的说。
  “很帅吗?”闵行霄眯眼笑道。
  “帅!毙!啦!”众人吼道。
  闵行霄又望了眼门口,脸上笑意渐散,也不再和周围兴奋人群继续说话,迈开步子重回了训练室。
  是,他原以为,林瑶冬会上前来说几句话,却怎么也没料到是直接离开。
  也对,于她而言,他们可能连朋友也称不上吧,仅仅是训练时候说过话而已。而且一开始,他也的确打着让她厌恶他的主意。
  没什么好在意的,他来这里本身也没想待太久。
  在一个人一生的时间长流里,总会有人把你当过客,你欢喜也好悲痛也罢,对她而言你只是无关痛痒的一个路人,即使你再多耀眼夺目,她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你。
  就当一个人生历练吧。
  当然,他尚不知,出了门口的林瑶冬和贺瑾一的对话。
  “瑾一哥哥,我想麻烦你一件事。”远远望见之前赶来安蒂恩挑衅的阿拉丁训练生气愤暴走的背影,林瑶冬扬唇对着一边贺瑾一轻声说话。
  “多买点猕猴桃吗?也不是不可以……”贺瑾一没多想,打着哈欠懒散的哼到。
  “……是张浩和闵骞比赛的事啦,我怕闵骞耍手段,所以拜托瑾一哥哥托人看着他。可以吗?”
  “…好,我答应你。”贺瑾一精神瞬间提起,立马口头答应顺带还用手宠溺的摸了摸林瑶冬的头,状似随意的问“为什么要帮张浩?”
  林瑶冬微笑“我喜欢他啊。”
  贺瑾一一脸郁闷,良久,又在心里轻叹了口气。
  她喜欢的人倒是多,什么大明堂的抓药小姑娘,洛沉霜那逗比,甚至巴巴爸爸之类的乱入生物,真是太心塞了,他还特别傻的在一年前问过她有没有特别喜欢谁,结果林瑶冬居然回他一句‘刚才那个卖牛奶的刘大爷’
  ……真是气死他了。
  他从小没有什么想要去做的梦想,直到这女孩软乎乎的唤他瑾一哥哥那瞬间,他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从心里炸开了。
  不能陪她一起站在光彩夺目的舞台上实在是一种遗憾,但他会在一旁静静守候。他也知道,林瑶冬心里自己是特殊的,她曾说,若不是他,她会过上另外一种人生。
  答应她的事他都会做到。
  所以,你可以更依赖更相信我,直到我可以,对你说出那句话……
  随着张浩和闵骞赛期临近,张浩忽然被爆出了偷窃的丑闻。
  一时间,安蒂恩公司内的氛围有些糟糕。
  在贺瑾一别墅里,林瑶冬则是对着桌前的报纸看了很久。
  张浩的身世是很平凡,平时她也会疑惑以他的身份怎么穿的全是一些大牌设计名款,但到底是没缺心眼的去问他一句‘哪仿的’。这报纸上刊登了一张张浩在行窃的图,配上旁边的文字,重重的抹黑了张浩以及安蒂恩训练生的人品。
  林瑶冬有些不敢想象自己父亲的脸色了,捂着脸“我死定了……”
  实际上,安蒂恩就是林航弄来给林瑶冬玩的…知道自家这女儿对商业不感兴趣,只得变相的侧面入手,不得不说他是成功的,林瑶冬对自个待的公司相当负责,虽说多数也是受父亲的威严,倒到底是开始接触管理了的。
  林瑶冬捂着脸的模样就像只小松鼠,贺瑾一端了盘切好的水果过来,扫落了她面前的报纸,笑看她“A市这些报社都爱乱说,吃完这些给你看看我调查到的,闵骞意外的有些狡猾,不过,我调查到的,足够翻盘了。”
  “翻盘?”
  “张浩没有偷窃,谁敢在A市我手下的专卖店滋事我会不知道的?”贺瑾一挑挑眉“干脆我去找洛沉烬让他把报社里人都换了,看他们谁敢说安蒂恩……”
  “瑾一哥哥,你那么任性……你爸知道吗?”林瑶冬有些头疼,贺瑾一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往霸道总裁路线上走了,真是不可爱,还是他炸毛的时候最可爱。
  “他不会关心…不提这个了,差点被你话绕走。”贺瑾一又把水果拼盘往林瑶冬面前推了一小步。“张浩的事,你边吃边听我说吧。”
  林瑶冬泪目,贺瑾一不许她吃零食,要是嘴馋了,就来个水果沙拉,水果拼盘什么的,可是瑾一哥哥,你做的东西,真是超级暗黑好吗……
  把水果拼盘里多出来的芹菜君也吃掉后,林瑶冬终于听完了贺瑾一的口述。
  “瑾一哥哥,待会送我去趟公司吧!”
  “去做什么?”贺瑾一望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衣,语气充满了浓烈的不悦。
  “给朋友加油。”林瑶冬拿着贺瑾一早就放一旁的纸袋晃了晃,又看了眼手机上沈澈发来的彩信,笑得很灿烂“安蒂恩,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抹黑的地方。”
  “瑾一哥哥只送我到公司门口就好啦,我想喝绿豆牛奶,到时候麻烦你啦。”林瑶冬说着,脸上笑意更深“你也记得顺便在公司附近餐馆吃‘午餐’才好,我可不想看你得胃病。”
  “那走吧。”贺瑾一越听越舒服,也不准备回卧室了,身上还是睡衣就推着林瑶冬出了门。
  “…你穿这样就出门?我能说不认识你吗?”
  “你往前面走半小时公交站,陌生小姐,慢走不送!”
  “别别别~”
  “瞧你这样~”贺瑾一得瑟挑眉。
  

☆、【回忆篇】冷漠

  “我很担心几位哥哥姐姐的身体状况,你们在公司和报社来回跑,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代替你们向公司请过假了,训练时间会替你们减少。当然我也不是想为难你们,最近公司推出了几个电视剧,正好,几个哥哥姐姐又空闲,这也是个机会不是么……”林瑶冬站在众训练生面前,扔出一把照片散落在地“至少,那可比在报纸上露个脸加曝光度容易多了,怎么能不去试试?”
  “我们公司培养一个训练生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倘若你觉得光凭脸蛋也能演戏做明星,那就去做……我们安蒂恩,不捧没心没肺出卖自己公司的艺人。”林瑶冬轻勾起嘴唇“张浩,虽然我讨厌一个艺人轻易拿退出娱乐圈这种话做赌注,但是我也期待看一场热血公平的比赛!安蒂恩,不,整个娱乐圈都需要你这样维护朋友的人,我相信你会赢得比赛,你的朋友也会相信你,所以不要理会这场由人精心策划的闹剧,认真准备比赛吧。”
  说完这一番话,林瑶冬踢散开了脚下的照片。
  众人才看清照片上是几个公司内训练生和闵骞交易玩乐的画面。
  一瞬间,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是被今日不同往日的林瑶冬吓到,有的则是被激励得热血沸腾,有几个则阴毒愤恨的看着林瑶冬。
  林瑶冬理也不理众人,略纠结的看了一眼闵行霄后就走出了训练室,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沈澈,谢谢。”
  那头愣了一秒,用温柔得令人沦陷的声调又道“突然说谢谢…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沈澈…假如,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能在爸爸那…”
  “我还真嫉妒贺瑾一那小子,算了,明年我回国的时候见一面吧。”
  “嗯…对不起,沈澈…”
  “做这个选择真的想好了吗?”
  “嗯…”林瑶冬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冲远处提着牛奶袋的少年摆了摆手。“瑾一哥哥!”
  怎么只是叫他而已,那声音却是那么温柔婉转,悠扬醉心。
  贺瑾一摸了摸胸口,心跳得特别厉害,忍不住低囔囔道“笨蛋…”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一些牺牲,若不是这个少年的出现,她恐怕只是像傀儡一般活着,不会那么鲜活自由得像她自己,敢去实现梦想,可以把喜怒哀乐大胆的表达出来。
  感谢你从我五岁那年开始就陪伴我至今,我能大胆的许个愿吗……
  今后,我会陪伴你这一生,用我这颗喜欢你的心。
  深吸了一口气,林瑶冬跑了过去拥抱住贺瑾一:“瑾…瑾一。”
  贺瑾一手上拿着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