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被观众和主持人逗得无地自容的两人最后捂着脸下了场,当然,这对一场景于两人里某人来说,只是人生里最大的‘黑历史’,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被强拉着坐在了观众席前排位置上,还被迫扔掉了脚上五公分的高跟鞋换上了平底鞋,林瑶冬捂着脸继续看台上,不时有种被偷窥的感觉让她全身发麻,坐在椅子上,她身体往贺瑾一旁边又倾斜了些,感觉到安全了许多,不由得舒了口气。
  到比赛的最后,原本的六号张浩,被另外的人顶替上,林瑶冬怀疑的看了眼贺瑾一。贺瑾一被她看得直哼气“看我做什么?那骚包自己走了关我什么事?……我不就给他换个顺序吗,还耍脾气不比赛了?死矫情。”
  那张浩也是烦死人,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林瑶冬母亲早逝,一个劲和林瑶冬说些母爱的故事。
  拨通了闵行霄的手机,林瑶冬只来得及听见一句“我以后不会打扰你了”就被挂了,回想起今日的两个吻,林瑶冬没敢再拨过去,安静的看完了比赛。
  之后到了公司,林瑶冬再没见过闵行霄。询问后得知,‘张浩’已经交了违约金离开了公司,林瑶冬怔然,脑内神经又乱了几分。
  张浩是C市人,签证又没法打工。据档案资料所写,他父亲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养着他的平时开销就够拮据了,哪会一下有那么多钱给他交违约金?不得不说,这一切真的很诡异……
  想着,她将视线移到贺瑾一脸上,他漆墨般眼眸明显闪过一丝冷漠,心颤了颤,林瑶冬忽然不愿意继续深究了。

☆、【回忆篇】入髓

  喜欢是什么,为什么喜欢。林瑶冬很快的就能说出答案。
  像是你喜欢动物,喜欢看电视,喜欢吃零食,这些统统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
  可是唯独有一种喜欢,它不同,伴着深入骨髓的习惯。
  想着贺瑾一前几天不知道在忙什么,林瑶冬不由又开始神游。
  “在想什么……”男人说着话,挨近了林瑶冬坐着。
  林瑶冬这才回神,又离了沙发上靠过来裸着上身的男人三米远,拿着报纸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好像刚才走神的不是她一样。
  报纸上,一张男女接吻合照占据了娱乐版的三分之一。
  照片上的男人是当红小天王沈澈,虽说粉红绯闻不断,却并没有影响他在娱乐圈的地位。林瑶冬看了一眼,翻过了这一页报纸。
  沙发上的男人笑了“特意给你带的报纸,怎么不‘仔细’看看。”
  “特意带来的吗?先谢谢你了。”林瑶冬回答,望着男人身前的空杯,微笑道“对了……要先喝点什么吗?”
  沈澈闭上眼,说不清是讥笑还是吃味的说“你在贺瑾一面前也是这样的吗?”
  “自作主张替你泡杯红茶,希望你不要介意。”林瑶冬不想回答沈澈的问题,面上却保持着的微笑,走到了茶几旁拿了一对新的杯子。
  沈澈一双桃花眼轻佻的看着林瑶冬,用手敲击自己面前的空杯子,发出一个清脆的音节“不用了,我又不会吃你,至于么。”
  林瑶冬也没坚持,却还是和沈澈保持着一段距离。
  “瑶冬宝贝,我很疑惑,贺瑾一是真的喜欢你吗……”
  “别那么叫我。”
  “上次你让我调查的男生是谁呢?好像叫账号…名字真有意思,贺瑾一没有帮你查吗?”
  “你人在C市,调查不是更方便吗。”
  “也是。”沈澈微眯上眼,压低了声音说“不过,你们能挺几年呢。”
  林瑶冬没听清沈澈的话,却不知为何,有种周身都阴冷下来了的感觉。
  “瑶冬宝贝,我去找你爸爸。”沈澈抓过来时扔在沙发上的上衣,冲林瑶冬勾了勾手指。
  犹豫了一会,林瑶冬走到了沈澈旁边,沈澈站起身,胡乱揉了林瑶冬的头一把,开口“你长高啦。”
  言语间,夹杂着极淡的落寞和遗憾,两人却都没品出。
  “沈澈……真的很谢谢你。”林瑶冬扬起头,看向眼前放浪不羁的男人,诚恳的道谢。
  老实说,联姻无论如何她都不敢接受,那就是个让人一生都绑着权利的枷锁……
  “谢什么啊……小丫头。”沈澈动动唇,望着林瑶冬清亮灵动的双眼,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知道从此你都不会有联姻对象了吗?
  贺瑾一不惜曝光自己给你告白,你无路可退,今时今日所做的决定会不会后悔?
  你又真的……看懂了贺瑾一吗?
  将脑海里可怕的念头甩开来,沈澈进了书房。
  见到沈澈进了书房,林瑶冬才呼出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叹息出声。
  贺瑾一这个点还没醒呢……今天她还不能出门,真是好糟糕。
  “四季,公司如果有事要找你的话就去吧,爸爸在家和沈澈聊聊公事,有艾姨和管家在,你不用担心。”林航打开了书房的门,对着林瑶冬眨了眨眼。
  林瑶冬会意,胡乱找了个借口就飞奔出了门。
  书房内,沈澈视线划过一张合照,自己也没察觉的目光一凉。
  A市近来阴雨连绵,天上也总是阴云密布的,让人的心情也跟着压抑了起来,一道温柔的细雨,滴落在眼睫毛上,似有感应般的,林瑶冬向门边的邮箱看去,有一小截明信片模样的东西露了出来。
  雨滴落在邮箱上发出好听悦耳击打声,微风吹过,雨水飘洒在了林瑶冬脸上,清凉的雨珠顺着颈脖划下,湿了她单薄的衣服,也不顾形象的,林瑶冬跑了过去,任由泥泞溅在了裤脚,小心翼翼挡着雨水取出了明信片,转身回了屋里。
  “I had a dream that you love me——致林瑶冬”
  指尖在明信片边缘摩挲过,恍惚间,有一丝微妙的情绪一闪而过。
  “小姐,您不出门了?”
  “要的,我回屋放一下粉丝寄来的明信片,艾姨,替我找把伞……”
  林瑶冬回过神,放好了明信片拿着伞再次出了门。
  雨水在窗外敲得沙沙作响,贺瑾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被窝有种驱散不开的热气,听着屋外淅淅沥沥的规律雨声,思绪开始飘远。
  梦中少女肤如凝脂,只身裹着白色浴巾,半遮半掩,懵懵懂懂的他仿佛听见了熟悉数十年少女的声音娇喘微微。
  急躁烦闷的翻了个身,想听着屋外的雨声舒缓心中难以平息的火热,却越发的觉得刚才梦中少女的面靥都清晰了起来。
  深吸一口凉气,呼出的气息略显急促温热,阖上眼,盖住眼眸里如梦似幻的沉溺。
  “林瑶冬……”隐忍的唤出了口,难抑情动。
  屋外,林瑶冬踩在石板小道两旁泥草地上,在雨中打着伞轻舞漫扬。
  “小姐……小心着凉。”
  “不会喔~”
  林瑶冬回眸一笑,明媚温暖的笑脸顿时驱散了阴雨绵绵的寒冷。
  “我从心里,都好暖和~”
  “四季!”一道清朗的男音响起,洛沉霜在别墅门前对她招手。
  “沉霜!”林瑶冬回了声,小跑着到了他跟前。
  “快,我要躲人……四季你不能见死不救!”洛沉霜一手拿着几张游戏光盘一手指了指贺瑾一家的门。
  对这情况已经习以为常,林瑶冬随身摸出了一把钥匙就开了门,进去后和洛沉霜各自换了鞋,自己径直去了贺瑾一卧室。
  洛沉霜心有余悸的关上了门,拿着淋湿的光盘一脸的心碎模样。
  贺瑾一家里的装修都是他自己请人设计的,从林瑶冬做训练生时就有了这栋别墅了,这让林瑶冬一直佩服到极点,相处几年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熟悉的绕到了卧室,连门都没敲,林瑶冬就冲了进去。
  “瑾一哥哥~”爬上了三米宽的圆床,林瑶冬轻拍贺瑾一的脸,刚一接触到贺瑾一的脸,就被对方烫人的温度吓到了。
  “天啊……又发烧了吗?”林瑶冬紧张的想下床拿药盒,那触碰到对方脸的手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一股蛮劲拉了过去。
  “林瑶冬…”贺瑾一低沉的说,声音舒缓沙哑,看着拉着林瑶冬的手忽然一怔。
  “什么味道?”
  “啊……”贺瑾一脸刷的就红了,瞥见了地板上散乱的一堆衣服和纸团,顿时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我知道了……”林瑶冬做恍然大悟状。
  贺瑾一吞了口唾沫,觉得百口难辩。就在这时,林瑶冬却跳下床,打开了窗,自顾自地说“雨过天晴空气清新,你屋里不通风才会感冒发烧,不过别担心,我和沉霜会照顾你的~”
  “沉霜也来了?!”
  要命!这种男人一看就懂的现场,千万不能让他看见好吗!
  “他拿着游戏光盘,应该是来你家躲他大哥吧…?”
  林瑶冬走过来坐在床边,隐约闻到一股药味,更加实了她的担心。担忧的伸手量了把贺瑾一额头开口劝到“瑾一哥哥,你可能又发烧了,快起来我们去客厅。”
  “你先去吧。”贺瑾一把被子向上提了些。
  “咦?瑾一哥哥……你…居然裸睡的吗?难怪会感冒……”乍一看到贺瑾一居然没有穿睡衣裸着上身,林瑶冬还有些疑惑,要知道,贺瑾一在家因为顾忌到她偶尔会来的原因,都是很讲究的,至少绝对不会裸着。
  “不可以吗?反正你现在是我女朋友……总会看我……”贺瑾一声音越来越低,因为她已经看见林瑶冬的视线落在他自己那堆衣服和纸团上了。
  “我、我先出去了。”大概看了五六秒,林瑶冬抬头,神色不自然的退出了贺瑾一房间,甚至还掩上了房门。
  贺瑾一觉得自己脸都丢尽了,而且,为什么林瑶冬会一脸懂了的表情啊!林航到底给怎么教育林瑶冬的啊!
  认命的找了新的睡衣套上,瞥到床头柜上相框后的药瓶,贺瑾一脸色逐暗,气恼慌张的抓过药瓶就想丢,然而床下一片狼藉到底是让他没了动作,重新平复好心情清理完周围。开门出去,一眼,他就看到了门边侧靠的林瑶冬。
  “贺瑾一。”她很严肃的喊了他一声,眼里掠过他从未见过的复杂。贺瑾一没由来的一阵恐慌和悲哀。
  “我、我想了下,我以后进你房间会敲门!”林瑶冬懊恼的越说越低声,脸烫得烧人。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现在仅仅想着贺瑾一,就又羞又恼。
  “林瑶冬…”贺瑾一唇一弯,牵起林瑶冬的手,目光真挚而坦诚:“我承认我把你当…幻想对象是我不对,但我也没想才交往就把你…今天是意外…你怕的话我等你和我订婚后我……”
  林瑶冬忽的就笑了,贺瑾一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只是觉得在她笑的一刹那间,那种如同初见时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心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轻飘飘的落入心扉深藏着的柔软里。
  “好啦,我没怪你…我还想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十年,又十年,再十年……以后,多多包容……”林瑶冬环抱住了贺瑾一的腰,接过他的话头温柔的开口,一张脸,清新又明艳。
  说什么订婚……他怎么可以那么犯规?让她都没法生气了。
  洛沉霜抿唇微笑,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我说,要不,瑾一四季……十年后,我给你俩再拍一张?还在这!”
  “拍十张,百张,千张都不成问题!”林瑶冬骄傲的微扬起下巴。
  “哪用那么多,一张就该知足了,贪心!”贺瑾一偏要打击林瑶冬,说着反话,掩饰红透的脸。

☆、【回忆篇】谎言

  世界在缱绻的心弦上跑过,奏出难过的音乐。
  闵行霄忽然想到了这句话。
  躺着田野中间,微闭双目,细听身边的秋虫声声。
  不会再听到训练时候的音乐声了,再没有机会可以听到那少女甜得化出蜜汁掉落在心池里让他心动的说话声了。
  手机里,还存着关于她模样的瞬间……
  闵行霄睁开眼,阴森得近乎荒凉的眸,幽幽的漾开一丝涟漪。
  ‘我想听,你的心声。’
  “可我,唱不出口了。”他苦涩的说,连嘴角都无力勾起。
  听见贺瑾一开口的瞬间,他就认了输。
  再听得少女回答声时,那种一阵阵心碎的声音,明显得难以忽视。
  那一刻,刺骨的寒冷渗入皮肤,沁透了心房,冻得他全身僵硬,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离那的了。
  从一开始,结局就已注定,妄想在那两人中间横插一手的他,不过是个过客。
  由不得他不甘心!
  继续恬不知耻以‘好朋友’身份的待在她身边,他自己都会对自己嗤之以鼻的,像小三一样去介入别人之间的感情,他绝对不想做那种事,强颜欢笑祝福她,那更不可能。
  只敢悄无声息的逃离那地方。
  嫩黄色笼罩遍布了草地树丛,秋风袭来,一片枯黄的叶片飘落到林瑶冬头上,她拍落下头上的叶片,颇为感触的遗憾叹息了一声。
  像是四季变化,温暖绚烂的夏季后接连来的就是萧凉孤寂的寒秋。人的感情也会在这之间变幻,繁华落尽后一切重归平淡,生活不是只有热烈,还要承受思念落寞。
  缪斯学院再过几月就会迎来一年一度的冬季音乐祭,林瑶冬早早报名了团体赛,请假了一下午来到贺瑾一学校门外,本想给他一个惊喜,不想从放学起就等了将近一小时,还是没等到贺瑾一。
  被秋风吹过,林瑶冬又打了个喷嚏,最后实在忍受不了的钻回了车内开着暖气紧盯着校门口。
  校门口私家车来来往往,林瑶冬视线有些受阻,让司机也帮忙看着校门口,林瑶冬给贺瑾一拨过了电话。还没接通,林瑶冬就被司机打断“贺少爷出来了,小姐。”
  顺着司机指的地方看过去,只是看了一眼,林瑶冬脸上的笑便散了些,电话那头贺瑾一刚好接起了手机,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林瑶冬,你想我了?”
  “对啊,瑾一哥哥,你有空吗?我来找你。”林瑶冬语调平常,双眼毫无温度的看着远处刚才动作温柔给女生搭上外套的贺瑾一。
  “啊…你放学了吗?”贺瑾一没有回答,转而反问。
  “恩,我们学校是才刚放学,今天好累啊!你到家了吗?我去你家好不好?”林瑶冬竖起手指,对司机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又继续用欢快的声音道“对啦,沉霜他今天还有没有去你家躲他哥哥呀?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个惊喜哦。”
  “我…”贺瑾一语气压低了些“现在在我父母家,明天周末,我们再出来聚聚吧?”
  “好。”挂断了电话,林瑶冬对想要安慰她的司机摆手“送我去法兰斯家。”
  “小姐…说不定没什么……”
  “我知道,可是…这是他第一次骗我。”林瑶冬苦笑“我……难道要因为吃醋就下车发脾气质问他拆穿他吗?”
  没再看校门口举止亲密的两人,林瑶冬脸埋膝盖,委屈的开口“李叔你干嘛呀,快开车啊…他知道我撒谎怎么办!”
  “小姐……”
  “别在爸爸面前说今天的事…”林瑶冬补充,语气让人心酸。
  一句关心的话都没给的被挂了手机,贺瑾一抬头快速环视了一圈周围,没看到林瑶冬只好暗叹自己多疑。
  “贺大哥…今天真的很麻烦你…你这样撒谎帮我我很歉疚…瑶冬姐姐知道了会不会,又讨厌我……”程莲莲紧随贺瑾一身后低声说话。
  “又讨厌你?”贺瑾一沉思,那之后他和林瑶冬说过程莲莲,林瑶冬当时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很久,最后很生气的回了他一句不想认识,好像,她是蛮讨厌程莲莲的?奇了怪了,林瑶冬从小到大就没讨厌过什么人……
  “或许是吃醋吧?可我是把贺大哥当哥哥看的呀……”程莲莲用委屈的语气解释,盯着贺瑾一的背影心里冷笑不止。
  林瑶冬赛后居然自己伪造了一张纸条来问她是什么意思,果然年龄还小,手段幼稚得可笑,她当然义正言辞的把林瑶冬说走了,哈哈,想起她那日尴尬的神情她就想笑。
  而且,她现在是和贺瑾一在同一个学校的!这次重生,老天都在帮她!林瑶冬,你喜欢的人,今生我要抢过来,不仅如此我还要狠狠践踏!你就尝尝我那种求而不得痛不欲生的滋味吧!
  “她没那么小心眼。对了,你不是说要见季楠吗?你们怎么认识的?”贺瑾一冷冷的转开了话题,问到后面那句话时,乌黑深邃的眼里蛰伏着的蠢蠢欲动的危机悄然溢开……
  林瑶冬是被一阵激烈磅礴的钢琴声惊醒的,睁眼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法兰斯家沙发上了,不远处戴着压发的褐发美少年正举止优雅的弹着钢琴,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急速的飞扬跳跃在黑白键上,青翠色的瞳眸专注的锁在乐谱上,仿若聚焦成一个点,痴迷的笑着,实在有些惊悚。
  不过林瑶冬对这情况也习以为常了,穿好沙发旁准备好的拖鞋,伫立在钢琴附近紧盯着法兰斯手指的每个动作。
  一曲毕,法兰斯回头看向林瑶冬,林瑶冬对他浅浅一笑,给了法兰斯一个热情的拥抱“我无法学会像你一样,触碰这88个灵魂谱写出那么一个新奇美丽的世界,你很棒,法兰斯。”
  礼节性的回抱了一下,法兰斯拿过乐谱站起身,脸色微妙的看着和他一样高的林瑶冬,带她去了客厅安坐,“我的拖鞋里应该没有增高垫。”
  “法兰斯,如果你能你多出去走走,鞋子也会长高的。”林瑶冬被法兰斯的冷幽默逗乐了,玩味的回了句。
  法兰斯遗憾的叹息“我的确就要走了。”
  “什么!唉……那、那多久走?”林瑶冬也跟着叹息,面上颇为忧愁。
  报名参加音乐祭的团体赛,她想邀请法兰斯伴奏的……
  “我有没有完成的事,收拾行李独自周游世界我会抱憾一生的!林,替我参加个人赛吧!我为你伴奏。”法兰斯把乐谱轻放在桌上,移到林瑶冬面前。“有一位女孩告诉我,我所谓的守护,是逼迫他对我产生愧疚,是逼迫他做出不理智的选择。我是在把自己贪婪又自私的妄念强加给一个无辜的人。那个男人让我动心。让我感觉到音乐,爱情,还有世界。我很难过我的守护给他带去了困扰,我现在必须要了断。林,做为我的朋友,做为我临走前最后的请求,请你帮我。”
  法兰斯口中的他,是缪斯学院里的‘阿波罗’,法兰斯的同桌,更是法兰斯的暗恋对象。林瑶冬是为数不多知道这件事的人。
  “法兰斯,你并没有错,你在用自己的方式喜欢他,无论世界怎么看你,无论别人怎么看你…”林瑶冬安慰的拍拍法兰斯肩头“可是你说的这些没让我明白你说的了断是什么意思?”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其中有句话让我记忆犹新,‘爱你,一见钟情,于是我真情流露,听到了吗?在这琴声里。’林,替我参加个人赛赢得今年的‘阿波罗’头衔吧!我要向他告白。”法兰斯又翻了三页乐谱,纯手写的黑色音符映入林瑶冬眼里,这些音符里蕴含的深情让人为之一颤。
  林瑶冬红了眼眶,哽咽到“被你喜欢是件幸运的事,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你是我朋友,我一定会帮你的!可是法兰斯你真的不后悔吗?因为可能得不到想要的回应,得不到……父母的祝福。”
  法兰斯摇头,这个少年用自己的充满热情的声音坚定的说:“林,男人不能够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我已经决定好,如果不能让他爱上我,那么我会选择去爱世界。”
  “好,我帮你。”林瑶冬感动得一塌糊涂,只觉得人间真爱大抵就是如此,却要受限人文礼教当真让人恼火得很。
  得到答案让法兰斯安下了心,从小对女性良好的风度让他又再次问候“林,你哭过了吗?今天我抱你进屋的时候,你眼睛是肿的。”
  “你说男生骗女生,是因为不喜欢她了吗?”林瑶冬瞬间焉了下来,眼前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她忙把积压许久的委屈和不开心倒出口,女生就是那么奇怪的生物,有心事是一定得倾诉的,不能憋在心里“瑾一哥哥他从小到大也没骗过我啊,你说他干嘛那么温柔给那女生披外套呢?而且我等了他好久,你说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怎么就没心电感应呢?人海匆匆一眼看到我之类的…”
  “林,换我也会在秋天给女孩子外套的,你的男友很体贴很有风度,我很想见见他。”忽略掉林瑶冬后半段奇怪的吐槽,法兰斯轻飘飘一句话无意间化解了林瑶冬的醋意。
  “但他骗我,又是为什么呢?”林瑶冬想不通这点,心里还是有些不快。
  “我也骗过深爱我的人,我告诉我的母亲我喜欢的人是你,我不想她因为有个同性恋儿子在邻居面前感到难堪,在哪个国家,我都是耻辱……所以你知道吗?这些谎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男友他守护你,陪伴你近十年,你要相信他一定非常爱你。林,你不要怀疑一个男人的爱,会伤害他的自尊。”法兰斯劝慰林瑶冬,向她述说起自己的想法和见解。
  “是这样吗…天啊,我好过分…”林瑶冬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让她羞愧难当,抱着脑袋趴在桌上滚动“我怎么会这样呢…笨死了!”
  “哈哈,你们会很相爱的。”法兰斯笑到,视线看过桌上的乐谱,笑容更加灿烂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