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双规爱情-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俏摇!
  心在扑通的跳动着,眼前只能看见少年俊朗苍白的脸和闭上眼仍颤动不停的睫毛,林瑶冬羞涩的红了脸,被路过的人视线看得不自在,只好抿着唇给自己打气,可每次刚扬起头却又退了回去。
  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贺瑾一睁眼哼到“算了!叫你来吻我,你就和福尼那笨乌龟一样,缩头缩脑的!”
  一手按住了林瑶冬的后脑勺,一手环上了她的腰,贺瑾一紧搂住了林瑶冬,强势的吻了下去。胸前毛衣和戒指被林瑶冬紧张的拽紧,贺瑾一如受惊吓的迅速退开,林瑶冬受重力的被带离着跌在了他身上,撞得贺瑾一向后跌倒。
  倒在了土质松软的草皮地上,贺瑾一身下某处刚好被林瑶冬腿压住,胸前毛衣下藏着的戒指项链还被林瑶冬的右手紧拽着,林瑶冬左手勉强的撑在一旁地上,以这样怪异的姿势半压在贺瑾一身上,林瑶冬脸色更红了,羞恼的瞪了贺瑾一一眼想爬起来。可刚挣动了一下,林瑶冬发现贺瑾一手还放在她腰上,对上脸色微红的贺瑾一的视线,两人同时气恼的开口。
  “快把腿挪开!”
  “快把手拿走!”
  “啊!”听清了贺瑾一说的话,林瑶冬发现自己腿上压着的地方太让人尴尬了,立刻狼狈的向左一滚爬离开贺瑾一身上,捂着脸跑进宿舍楼里。
  她居然把贺瑾一推倒了,还压在了地上!她就是个女汉子!OMG!她在学院里再也混不下去了!太丢脸了!真的太丢脸了!
  “看什么看。”贺瑾一对周围看着热闹的人哼了声,发现其中两个褐发少年指着他不知道在说哪个国家的语言,顿觉无趣的起身追进去了宿舍楼里面。
  进了宿舍里面,贺瑾一发现林瑶冬在发愣,他走过去拍了下她的肩“喂,林瑶冬……”
  “瑾一哥哥……对不起……你、你有受伤吗?”林瑶冬边倒着歉边红着脸往贺瑾一身下瞄了眼,那眼神看得贺瑾一顿时炸毛“看什么看,你要不要试试质量?!我死不了,你刚才傻啊非要抓着我,不知道会摔啊!笨蛋,手给我……”
  话是让林瑶冬把手给他,贺瑾一却直接拉过林瑶冬的左手,见没受伤才放开。林瑶冬心忽然流过一丝暖流,静静着看向贺瑾一,神色温柔。
  无奈的叹息了声,心里暗流涌动的焦躁烦闷被抚平,贺瑾一伸手把项链一寸寸拉了出来。项链下方吊坠着两枚戒指。
  一枚明显是女士戒指,铂金色简洁的戒身,戒饰是四叶草的四片叶子,右上角的叶子上镶嵌有一枚极耀眼的金色水晶。
  另一枚同样是铂金色简洁的戒指,却没有华丽的戒饰,戒身被类似藤蔓般的金丝有规律的环绕,盛开四朵璀璨的永恒之钻,奢华简约,是枚男士戒指。
  “我本来想订婚的时候再给你…但既然见到了教堂,就当天意吧。”把女士戒指塞到了林瑶冬手里,贺瑾一语气放得极轻,眼眸里是林瑶冬从未见过的温柔和虔诚“给你的这枚戒指,叫做瑾一,我自己留着的这枚,叫做四季。”
  “瑾一哥哥…”林瑶冬有些无措的看着手里的戒指。一颗金色耀眼的水晶,代表瑾一。四颗璀璨的钻石,代表四季。
  瑾一四季,他们的名字,这戒指是很精心制作的吧?可…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在求婚,但接下来的话我一辈子就说一次,听好了林瑶冬。”贺瑾一郑重的看着林瑶冬,腰背挺直一脸严肃,但语气温柔入骨“等到你十八岁的时候,我想和你先订婚…那之后,如果你愿意嫁给我,就把你交给我…你知道我的意思…那时候,我一定向你求婚…你别怕,我贺瑾一向来说道做到。”说完话,贺瑾一把‘四季’戴在左手无名指上,见林瑶冬呆愣,对她叹息一声继续说道“我脾气不是很好,有时候可能会让你很难受,但是我希望无论如何你都要理解我,别轻易放弃我,因为我是唯一会让你幸福一辈子的人。林瑶冬…我想和你共进退,无论我们经历什么,请相信我!戒指,你戴上吧。这一点,我不强迫你,更不会妨碍你,我说的话我们共同遵守。担上誓约的重量,让这对戒指见证我们的誓约吧。你愿意吗?没意见你就把话记好了,我可不想很多年后也对自己儿子说一句不知道…那我心里一定只剩可悲…”
  林瑶冬,我有些事可能要一辈子都瞒着你。
  在梦想歌星上节目上我给你告白,是我想好了就算你拒绝我,你这一生也只能是我贺瑾一的人了……因为不会有人有权利可以绕过我招惹你,我不会允许的。
  你逃不掉的,所以,戴上戒指,让你学院里这些臭虫不要继续打量你了。戴上戒指,我做过的事,你都会慢慢理解……
  林瑶冬,你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我真后悔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让你众星捧月…
  不过不要怕,林瑶冬,我永远是你爱吃醋又霸道没点心机的瑾一哥哥。
  妨碍我们在一起的,我都会不脏了你的眼暗中除掉的,你只要大胆爱我就可以了。快……戴上吧。
  “瑾一哥哥……我愿意,往后,我会承担你的所有。”轻轻抱了贺瑾一一下,林瑶冬将戒指套在了右手中指上,没注意到贺瑾一一脸奇怪的表情。
  “你怎么戴右手?还是中指!”贺瑾一发愣,他是按着林瑶冬左手无名指做的戒指,她干嘛套右手中指上?
  “左手无名指是结婚啊,就是订婚也是戴左手中指,我们…现在当然是戴右手无名指和中指了…”林瑶冬挠挠脸,不太好意思的给贺瑾一科普“那个…瑾一哥哥,你该戴右手无名指才对…不然会闹笑话的…”
  ……抽着嘴角,贺瑾一默默的把戒指换到了右手无名指上。
  该死的,谁教林瑶冬这些的?她百科全书啊!
  远在他乡的沈澈忽然打了个喷嚏,对身前端着酒杯眉眼有六分像林瑶冬的女子挑眉:“你叫贝拉?”
  “是的。”贝拉点头,跪压在沈澈的腿上,端着酒杯服侍他喝酒。
  “好女孩不能这么做……”沈澈咬住了酒杯,桃花眼扑朔迷离的轻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伸出舌尖点了下杯里的酒液轻声暧昧低语“我真不忍心看你淹没在这种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温柔刀,刀刀致命……

☆、【回忆篇】爱音

  周末下午,单人赛的第一场正式开始,接过同校高年级主持人的话筒,林瑶冬走到了静坐在象牙白钢琴凳上的法兰斯身旁,把话筒凑到了他的嘴边,林瑶冬琥珀色的眼轻眨,带着鼓励和支持的弯唇一笑。
  “爱你,一见钟情,于是我真情流露,听到了吗?在这琴声里……”法兰斯轻轻说完,青翠色的眼醉人的浮现出几分怔仲之色。
  其实最初,他对于在学院里的名声浩荡的陆墨卿也没多大兴趣,一直到那男人出现在他面痞笑着说在年纪赛上挑战他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爱情。就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他跳级去了和他同一个班级,让他一次一次故意输给他。他喜欢他趾高气扬的样子,无法自拔的喜欢。
  听到这种像告白的话,贺瑾一的脸立马就黑了,对左面的洛沉霜低哼到“那男人一看就是个骚包…头发留那么长真难看。”
  洛沉霜别过脸,盯着台上无声的叹息。反正接近林瑶冬的男人在他这兄弟眼里都是骚包……真无力吐槽了,等等……这样想的话,他也被当过骚包吗?!
  洛沉霜心情复杂的向右面瞥了眼。贺瑾一拨转着右手无名指的戒指,正对上洛沉霜复杂的眼神,他把手放在胸前垂头低声笑到“等从音乐祭出去后,我和你之前说好的记者都在?有我和林瑶冬手上的戒指,上头条没有问题吧。”
  洛沉霜大受惊吓,往林瑶冬手上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璀璨夺目的戒指,顿时哭笑不得的说“瑾一你不能这样坑我…林伯父要是在大哥那说两句我就死定了…”
  贺瑾一这样的做法等于宣布了林瑶冬是他的未婚妻…艾肯集团继承人的女人,谁疯了才会再找上去谈联姻,他这样做是在帮贺瑾一断了林瑶冬以后的选择…他干嘛要让他做这帮凶?!他担不起啊!
  因为如果以后发生了不好的事,贺家势力这么大,他们圈子里谁那么傻会冒着得罪贺家的风险娶一个可能是破鞋女人回家做太太?
  他也得罪不起林家啊……没法拒绝,他只能小心了。
  “我听说池昕月和刚来A市的那个谢家私生子搅在一起了。沉霜,我欠下你这个人情,可以帮你做任何你做不了的事。”贺瑾一做了个弹灰尘的手势,意味深长的看着洛沉霜。
  盯着贺瑾一的手,洛沉霜收敛起不正经的笑意,俊秀明朗的脸上逐渐阴寒了下来“瑾一你见外了,我们是兄弟,有什么我都会义不容辞的帮你。至于池昕月…只要‘不小心’搅出‘人命’,她总会来求我解除婚约的…到时候,瑾一,谢子焚还活着倒真是有点碍眼。”
  “好,沉霜,我也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没有第三人知道。”同洛沉霜交换完条件,贺瑾一重新看着台上林瑶冬说话。
  “还有凯蒂老师,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指导,骄傲的听我们演唱吧。”手捂胸口向前鞠躬行礼结束了说话,林瑶冬对法兰斯点头,握住话筒,灼灼闪亮的琥珀色瞳孔被浓密卷长的睫毛遮挡住,稍微压低了些话筒,林瑶冬跟着钢琴声开始轻哼,柔软悠长的声音延伸到远方,似乎让人来到了年代久远的童年往昔。
  “目睹世界,尽失初样”
  “金迷纸醉,靡靡奢华”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
  “我们年少轻狂,不惧岁月漫长”
  “纵情时光,华灯初上” 
  “我们嬉戏疯狂,童稚之心难藏”
  “当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如果说爱就是灵魂,那么她在台上的灵魂充满了色彩,用温暖无比的声音抚平台下人心中的忧伤。
  深吸换气,眨眼间,林瑶冬听到贺瑾一在台下吼到“of course…I will”,唇角轻弯起,林瑶冬更握紧话筒,右手戒指火一般的烫人,在舞台上重重的点了下头,未睁眼,林瑶冬继续唱到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
  “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目睹世界,舞台聚光”  
  “粉墨登场,年代转化” 
  “白日盛夏,摇滚震耳欲响”
  “你华装登场,独为我而唱”
  “精致脸庞,魂灵不羁狂妄,你华装登场,我一睹难忘”
  “当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
  “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上帝在上,当我去至天堂” 
  “可否有他陪伴在旁”  
  “让他随行,让他进场”  
  “神灵请给我回答”  
  “优雅气场,让我沉沦疯狂”   
  “他是太阳,他的光芒,让我如钻石夺目,璀璨闪亮”
  “当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
  “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当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
  “yes,I love you,forever……”轻转动右手无名指的戒指,贺瑾一在台下自信的朗声,欢呼声太多,林瑶冬却听到了,捂着唇匆匆转过脸,把话筒交给了法兰斯跑会后台。
  心口跳动得太猛烈,眼泪也根本停不下来。是的,她听到了,贺瑾一说,是,他爱她,永远……
  台上法兰斯无奈的摇头,从钢琴凳上起身向观众致敬告退,眼瞥了眼台下漫不经心和一个少女接吻的陆墨卿,他什么也没再说,把话筒交回给了主持,傲然挺胸的走下了台。
  在台后找到了哭得眼泪汪汪的林瑶冬,法兰斯蹲下身轻拍了下她的肩,微笑到“我要去爱这个让我心碎的世界了。再见,我唯一的朋友。”
  “怎么了?”林瑶冬用手抹去了眼泪,拽着法兰斯的衣领猛摇还紧张的问“你表白了吗?他接受了吗?”
  “我知道答案了。”法兰斯看见了进后台来陆墨卿,收回视线,他笑得很苦涩“心好像很疼,会被嘲笑的……帮我个撒个谎。”
  还有疑问没问出口,唇就被贴上,林瑶冬睁大了眼,法兰斯睫毛颤动着,滴落下一滴眼泪滑落到林瑶冬脸颊上。
  “很遗憾我还是直男的时候没有遇见你,再见林,答应我别告诉他,我是个同性恋。”轻声说道,法兰斯起身,在陆墨卿错愕的表情和贺瑾一杀人的目光下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后台。
  “林瑶冬!”两个男人同时大喊。 
  “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林瑶冬紧闭上眼,坐在地上抱头闷声。
  法兰斯,等事过去,我要再见着你我和你没完!她家瑾一哥哥肯定都误会了!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歌名Young And Beautiful,没用英文歌词,这会不会侵版权?

☆、【回忆篇】城府

  距离音乐祭风波已经过去半年多了,今天是大年初一,贺瑾一早早给林航打了电话,得到准许邀请林瑶冬到他父母家一起吃晚饭守岁。
  午饭时间,面对着自己对彼此都相敬如宾的父母,贺瑾一垂下眼数着米粒吃饭,满桌色香味全的菜肴没有让他动几下筷子。
  贺翊难得的替贺瑾一夹了一道菜,轻声发问“儿子,你最近和季楠走的很近,他的本公司最近创意被指出抄袭,这件事你有没有…参一脚?”
  “什么?季表哥是我好哥们,我最近去找他是在帮他,爸你说的什么话?!我每次回家你不关心我就算了,现在还……算了,我倒胃口,吃不下了。你们谁爱吃慢慢吃吧…”贺瑾一语气很不满,丢下了筷子把饭碗推开,坐在一旁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气哼哼的看电视,在贺翊和方雅琴没注意到的地方,紧握住遥控器的左手青筋暴起。
  季表哥?…在他用看病秧子眼神看他甚至还妄想把林瑶冬从他手里抢走的时候,想过他是他表弟吗?应该是一直觉得他就不过是他一个表弟而已吧?不然怎么就能把他在A市是什么身份忘得一干二净了呢……那种没自觉把他当好欺负的傻子的人,与其日后被人利用,不如由他亲手除掉立威。
  季家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打压下换上林家的,只要做到这一点……不但以后他和林瑶冬的婚事谁也多不了嘴,而且,他也能彻底接管清扫出一个属于他的艾肯集团。
  不是他连父亲都要欺瞒…只是他知道打压季家这种事,说出来的确会让父亲寒心,可难道要艾肯在他手里易主外姓?
  现在的他比起自己父亲还太弱……季楠都敢和他叫板约战,季家那些人又是怎么看待他的?装糊涂不知道?好一个静观其变,又能做婊‘子立牌坊又想做墙头草博好名声?呸。
  听到管家急匆匆的脚步和轻笑声,贺瑾一立刻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坐正身姿向客厅转角的拱门看去。
  “瑾一哥哥!方妈咪、贺爹地新年快乐!”林瑶冬果然先看到贺瑾一,跑了两步才意识到客厅里还有两个重要的长辈,于是她也眯眼打了招呼。
  提动手上的三个口袋放到了客厅茶几上,林瑶冬看着沙发上坐得端正的贺瑾一兴奋的眨眼“瑾一哥哥,我这次拍戏去了S市的海莲镇…那好多食品特产,我给你邮寄的麻通你收了吗?等等,春节邮递公司会放假的吧?我的天,那肯定坏了!那纯天然的,我看着书师傅炸的…”
  “这几个袋子是什么?”打断了林瑶冬滔滔不绝的说话声,贺瑾一手伸向袋子,不意外的被林瑶冬一把拍开,哼了声,贺瑾一双手环胸不再碰了。
  “有两个是给你父母的,有一个是我爸爸的,给你的在我自己家里放着呢…有空来拿啊…”林瑶冬心情很好,翻着袋子没注意到贺家两个家长怪异的视线落在他们两人身上。
  小四季邀请他儿子去她家?阴谋!肯定有阴谋!
  都家里随意来往了?三垒指日可待了!儿子你真棒!
  “对了,瑾一哥哥你还不知道我新家在哪吧?我正好让人替我多配了把钥匙,你先拿着,改天我带你去玩,现在有艾姨做我管家呢,以后做饭的重任不要大意的全交给她吧!”林瑶冬说得很沉痛,她做甜点和果酒倒是能行,做饭真的不太乐观,比贺瑾一还暗黑,听说爸爸把艾姨给她,她就觉得得到了全世界……
  她是真心害怕贺瑾一再做漂亮的暗黑菜给她了,洛沉霜每次都能偷偷倒掉,但她可是被贺瑾一宠溺的眼光锁定了好不好……
  难吃,并快乐着~
  她誓要成为爱之料理下的女胖子,嘿嘿!
  接过林瑶冬手上的钥匙,贺瑾一拉住林瑶冬空无饰物的右手,拖过她,面目森寒,语气也异常阴冷的问:“戒指呢?”
  被贺瑾一不同以往的表情吓到,林瑶冬先是愣愣的看了他两眼,再不好意思的从衣服里领口拉出一条项链,下面吊着一枚戒指,正是贺瑾一给她的‘瑾一’。惊诧于贺瑾一的阴沉,她双手合十歉意的撒娇:“对不起、对不起嘛……但是拍戏导演不让我戴戒指,我又不能要求人家加特技,别气啦,我随时有带着的呀!”
  “戴上。”贺瑾一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林瑶冬莫名的有些害怕,取下了项链上的戒指乖乖的戴在了右手中指上,整屋的气氛忽然冷凝了下来。
  “真乖…”将林瑶冬散落在胸前烫得卷曲的长发拢在了脑后,那稚嫰白皙的面容上画着的略妩媚妖娆的眼线让贺瑾一不自然的别过脸冷声“林瑶冬,你烫的这发型一点也不好看,而且你化妆也丑,以后不要化了,吓到路人怎么办。”
  “哼~就知道和我毒舌!我偏不和你生气~你觉得不好看就说明我很成功~我这次在演女配呢!这在找感觉!”林瑶冬掩嘴笑了起来“你知道么,我这次演的一个谈笑间灰飞烟灭的腹黑千金,我简直太喜欢啦,和女主对戏,我每次都得用轻蔑的眼神看她……我第一次出场…就眼皮搭上一点,似笑非笑的对女主说一句‘哦?平民?’,那段超棒的,导演让我自由发挥呢!”
  “你喜欢演坏角色?”贺瑾一好笑的问。
  林瑶冬最近接了部现代言情电视剧,剧情讲述的就是平民女主和富家少爷的凄美绝恋。
  作为女配,她在整部戏里可以说是呼风唤雨,直到最后,男主发现她陷害女主后,对她憎恨上实施了报复后,让她匆匆的领饭盒回家。
  “什么坏不坏呀…其实我很佩服千金呀,她不坏还很傻,就算得不到男主的谅解和深情守护,也坚持做自己的事。只能说她是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了吧!”林瑶冬叹息“如果是我,我就换个人喜欢~不能相爱就该趁早放弃,以免日后伤得更深。多简单的道理~那千金怎么就不明白呢?”
  像是父母一样,联姻真的很可怕啊。
  她母亲在她五岁那年刚把她抛给了父亲之后就去世了,她至今都还记得,母亲葬礼上她父亲表情淡漠得让她害怕。
  那一年,她一直跟着父亲不敢离开,生怕他不要她,学着礼貌,学着伪装自己。可也因为这个,她这才能遇见贺瑾一。
  他让她可以不用再担心可怕的联姻,他在她所有人生里最重要的时间都有出现。保护她,给她鼓励支持,霸道浪漫的闯进她的世界里。
  说实话,她从小耳濡目染过豪门里太多肮脏事,她不相信爱情,但她会相信贺瑾一,也只会信他。
  “好了,和这些电视剧较什么劲。现实里哪有人天天搞些虐恋情深前世今生什么的。”贺瑾一无奈道。
  “这个倒是!嘿嘿,其实我总觉得和瑾一哥哥你在一起好像水到渠成,命中注定一样!超像偶像剧的。”林瑶冬转身去抱方雅琴“方妈咪从小也对我这么好,就像梦一样…”
  “傻丫头…”贺翊轻笑,期待的看着方雅琴,方雅琴别过脸,没多看贺翊一眼,轻轻回抱着林瑶冬,笑着打趣:“瑶冬宝宝和我想得一样呢,不能相爱,趁早放弃,因为无法挽回。”
  贺翊脸一僵。
  “林瑶冬你过来看,你演的戏是不是这个。”贺瑾一一句话拉开了林瑶冬的思绪,她跑过去坐在贺瑾一身边看着电视点头到“对呀,可是我们还没拍完呢,就都放贺岁档了?不是吧…说好的放假导演可别坑我们…”
  “管他呢,都回家了别想其他的东西,吃过没?”贺瑾一宠溺的轻揉林瑶冬的脑袋安慰,林瑶冬不好意思的点头笑笑,刚才的不开心因为贺瑾一的话全部消失。望着不同平常寡言冷傲的儿子,方雅琴似有触动,屋里的气氛逐渐回升,一片欢歌笑语,时间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