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变得复杂起来,动了动嘴,想要压下的话语,终还是一不小心说了出来:“怎么了?对我还不方便说吗?”
“也不是,只是,唉!其实,王锦江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我,那块地他们征用了。”这件事,不是重点,重点只是这件事背后的那个人,本已做好了坦白的打算,可一想到于千帆知道自己的决定后,可能会有的反应,她便又开始犹豫不绝。
“那块废地?”
“嗯。”
眉头一松,于千帆喜出望外道:“这是好事啊,恭喜你啊小桐,终于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本想让她开心起来的,可一不小心又提到了最不该提的事,于千帆猛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解释道:“小桐,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76:另一种的无法解读的悲伤

“千帆哥,别解释了,我都明白的,没事。”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她还能相信谁的话,于千帆一定会排第一,超过了亲人给她的安慰,也超过了肖奕给她的详宁,他总是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无论她提出多么让人难受的要求,他都会强迫自己去接受。
这样的他,对她一心一意的好,她又怎么会介意他的一时无心?
看着她的转变,于千帆心头一松,由衷地说道:“小桐,你知道吗?你现在真的比以前要成熟多了,就好像,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高兴。”
“是吗?如果我能早一点长大的话,或许,一切都会不同了。”
说完这句话,莫小桐不自觉地扭头,幽怨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窗外的那片蔚蓝。天空,真的很美很蓝,她多希望自己变得如天空般开阔,只是,幽闭的心门,终还是只能沉闷地紧闭着。
从此,这样的天空,再不属于自己。
每当她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于千帆的心,便会揪紧了疼。闷闷地,闷闷地,传达至周身的每一个神经。突然,他变得有些冲动,上前强自扭正她的身体,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小桐,听我说,别再责怪自己,这一切,不是你的错。”
“谢谢你,千帆哥,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因为这些事情而伤害自己了。”
伤心,也该有个度,她已是死过两回的人了,却到现在还看不开。既然看不开,那就只能亲自去打开那个结,只有心结解了,她的人生,才可能重新获得幸福。
那么现在,她的未来,就由‘重生’开始。
隐隐之中,似乎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她说的话,却又似乎真的很理智,想了想,他终是释怀道:“你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抬眸,莫小桐勉强自己一笑,很直接地问道:“千帆哥,我可以出院了吗?”
“为什么?多休息几天不好吗?”
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最吓人的那几天,于千帆也一度有为她请一个心理医生来为她排解压力的冲动,虽然到最后他还是忍住没有请,但内心深处,他依然不放心。
淡淡回眸,莫小桐有些飘渺道:“有些事,我必须去做了。”
“什么事比你的身体还重要?”
“报仇。”
简短的两个字,掷地有声,却如扔进于千帆心湖的一块巨石,沉闷地砸出大片大片的涟漪。也许,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在遇到这些变故后的正常反应,但,她的‘正常’,在于千帆的眼中,却成了另一种的无法解读的悲伤。他所认识的莫小桐的是善良的,甚至连蚂蚁都舍不得踩一脚,可这样的她,却突然告诉他,她要报仇,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绝望,才会兹生出如此决绝的心情?
他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只是,望着她平静的侧颜,他突然开始觉得心慌,为什么,他会有一种将要失去她的感觉了呢?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77:他知道自己又输了

于千帆的沉默,并没有换来她的悔悟,她只是继续平静地开口,冷冷地诉说:“我要报仇,将一切本该属于我的全都抢回来,还要让所有伤害过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她一直在压抑着自己,报仇这两个字,一经出口,莫小桐忽而觉得浑身的重担都已被放了下来。是的,她一直就想这么做,只是,明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明知道自己无可奈何,所以才会绝望到想死。可是现在,她突然间释放了,便觉得整个世界都已天翻地覆。
而她,也将因此,彻彻底底变成另外一种人。
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不同的时候做不同的调整,只是,莫小桐的改变太过出乎于千帆的意料,她的决定,更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小桐,你想干什么?”
他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漏听了她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什么也不做,因为,自有人会帮我。”
这样的回答,让于千帆瞬间便弹跳了起来,联想到方才的那通电话,他语气凝重地扯住了莫小桐的肩:“是王锦江对不对?你答应他什么了?小桐,不可以,就算为了教训赵明磊和莫小柳,你也没必要付出这么重的代价啊,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
平静地抬眸,莫小桐的眼中,有难以言诉的坚决:“我说的人,不是他。”
“那是谁?”
已在心中打好了草稿,可话到嘴边,那个名字却仍旧恪得她生生地疼,她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时候,还说这样的事情来刺激他?别人,她都可以不管不顾,唯有他,她宁可伤的是自己,也绝不要是他。
她的沉默,在他眼中,是扎在心头那一根尖锐的倒刺,那个压在心底呼之欲出的名字,他忍了许久许久,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是他对不对?肖奕。”
“…………”
没有回答,或者,便是最准确的回答,他知道自己又输了,从头到尾,输给了那个人。心很痛,可他仍旧继续追问着:“那么,你又答应了他什么呢?”
“对不起千帆哥,我知道我这样会让你失望,会让你心痛,可是,我已经决定了。”低着头,莫小桐的声音很低很低,她不敢看他的眼,甚至不敢看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那样不安地绞着手指。
固执地追问,他的声音比之方才,甚至大了许多倍:“莫小桐,你到底答应他什么了?”
将马上要流出的眼泪,生生逼回眼底,她抬眸,言情冷澈:“做他的情人,为他生一个孩子。”
“做他的情人,还要生一个孩子,那么我呢?我在你的眼中,又算是什么?”没有一个男人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女人的备胎,可更没有人懂得,于千帆现在的心情。他甚至希望,他一直就这么备胎下去,虽然,他很清楚,打心眼里他就从来不是她的备胎。
可是,可是………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78:有些人,就是如此

“千帆哥,你一直是我最好最好的………”
他的痛,他的伤,她看在眼里也痛在心里,试着解释,却被他直接打断:“够了,不要说了,不要说出来,我知道,我懂,我懂。”
他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哥哥,从来就是哥哥,可他从来就不想做她的什么好哥哥,他喜欢这个女人,喜欢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可她最需要的那个人,却偏偏不是自己。
终还是绝望了,在他决定放手一博,为她牺牲一切的时候。
有些人,就是如此,永远被忽略,却永远不消失。从前,他以为自己会满足的,可是,看到她受尽委屈的那一刻,他便发誓要用一切挽回曾经年少的过失,当年,他不敢去努力,不代表现在不可以,就算结局可能还是如此,至少,他也表白到,至少,他也努力过。
几近哀求的开口,他像个孩子般伏在她的肩头祈求:“小桐,别去好吗?”
“对不起,我必须………”
“你的恨你的怨,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赵明磊交给我,莫小柳也交给我,你的仇,统统交给我不行吗?”
轻摇头着,她含着眼泪微笑:“千帆哥,谢谢你,可是,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我不怕连累。”
像在解释,却更像要努力地说服自己,莫小桐突然变得狂燥起来,说话的声音,大得好像是在与人吵架:“我怕,我怕到要死你知道吗?当我闭上眼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满手的鲜血,那是哥哥的血,还有爸爸的血,她们都是因我而死,我不能再连累你。千帆哥,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是我心里唯一的亲人你知道吗?知道吗?”
最后的三个字,几乎耗尽了她的气力,她无力挣扎,只能痛苦地闭上了眼,任眼泪滚滚而落,覆上她满是伤痕的心。
“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仍旧只是摇头,她流着泪点出那个事实:“你告诉我说,你因为请了假照顾我,所以才会一直呆在医院里,真的是这样吗?千帆哥?”
闻言,于千帆的身体猛然一怔,同样地没有回复,却也给了莫小桐最直接的回复。微闭上眼,任眼泪一滴滴自眼睫下滑落,那样心酸的过往,她再也不能承受,从今天开始,她要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双手,保护她身边的所有的人,包括于千帆。
为了帮莫小桐收集有利的证据,好起诉赵明磊与莫小柳,于千帆被勒令辞职了。虽然,最终因为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是于千帆大学时的师兄,才改成了放他一个月的大假,但事实上,只要于千帆一天不放手这件事,他便永远也回不了律政界。
这个世界很残忍,有钱的用钱,有权的用权,什么也没有的,便只能回家吃自己。就算于千帆现在已是律政界知名的快嘴大状,但,遇到强强联手的打压与封杀之时,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顽抗到底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79:如果你走错了,马上搬出去

这样的代价,不是莫小桐想要看到的,所以,就算她明知自己的行为,会深深地伤到于千帆的心,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答应。没有谁规定一个人必须永远软弱下去,也没有人规定她必须一直善良下去。既然,软弱的固执不能挽回所有的悲剧,那么,她选择勇敢地拿起武器,哪怕,她会因此而过上另一种自己所不耻的人生,她也再所不惜。
当最艰难的决定已做出,莫小桐突然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出院后的第三天,她便主动搬进了肖奕的家,在她看来,做情人其实也就是做‘贱’人,既然已迈出了第一步,也就没必要再顾及她那可笑的自尊与颜面了。
独自一人来到肖奕的住所,按他所说在地毯的下面找到了一把备用钥匙,莫小桐小心地打开门,再小心的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简约而单调的黑白风格,男性气质极其浓郁的家装布置,可以想象得出来,这里,似乎只是他一个人的世界。
莫小桐似乎是愣了一下,但终还是回过神来,轻轻地带上了门。其实,也没会好惊讶的,传言他老婆是不在f市的,他一个人住,把家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也没什么奇怪。只不过,因为和自己想象中差距太大,所以,才进来的时候,还是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将行李拖入客厅,莫小桐轻轻坐上黑白相门的柔软沙发,当指尖触碰到茶几上唯一的咖啡杯,她的脑子灵光一闪,忽而便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也许,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自己想象中一般融洽吧。
这样的想法,突然间吓了她一大跳,她甩甩头,将自己混乱的思维抚平,忽而又慌乱地起身,拖着行李箱便急急地走进了房间。只是刚一开门,她却突然又傻了眼。
那是一间偏女性化的房间,整个房间的布置,与客厅的一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偏古典化的欧式大床,田园风格的窗帘,无论从哪一个方面去想象,都似乎不是肖奕的品味。
倚在门边,莫小桐的脚,霎时便生了根,徘徊在进与不进之间,迟迟下不了决定。
终于,她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将行李箱扔到一边,她跪爬上那柔软的大床。好些天了,她一直睡在充斥着消毒水的医院的病床上,这样的柔软舒适,恰好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因为,真的真的很舒服。
静静地伏在床边,莫小桐小心翼翼地拿起电话,有些话,她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讲,但,就是抑制不住狂热的心跳,很想要现在就告诉他。拇指,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手机上的按键号码,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地按下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喂!”
并没用太久的时候,肖奕的磁性的嗓声,已通过听筒传来,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方才小声地说了句:“是我,我想告诉你,谢谢你的安排。”
“安排?什么安排?”
闻言,莫小桐微微一愣,复又紧张地回复:“房间,我很喜欢,谢谢。”
“你进的哪一间?”
“什么?”
“我的房间在右侧,如果你走错了,马上搬出去。”
“…………”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0:整颗心都在抽搐

“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
“你是说,这个房间不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特意为你准备什么吗?”
“…………”
“搬出来,马上!”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莫小桐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在抽搐,说好不再伤心的,说好不再难过的,说好什么都不会再在乎的,可为什么,听到他如此无情的话语,她的心,还是会拧巴着疼?
翻身下床,莫小桐傲气地抹掉脸上的泪,正待转身,忽而瞥见床头上那一抹纤丽的倩影。深刻的五官,俏丽的短发,自信而骄傲的笑脸,还有那左手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戒指,她忽而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他会发脾气,怪不得他一定要自己搬出去,怪不得…………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房间没有在一起?为什么?
将手机扔到一旁,肖奕却再没有心情去工作,还有两个会要开,还有五个合同要他给回复,还有成堆的文件要签字,可现在的他,却只想推开这一切,直接冲回家。
左脑和右脑在打架,一边说走,一边说不走。
理智与感情,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前者,他已不再年轻,她也不再是自己的唯一,而他的身边,还跟着这样那样的眼线,他的一举一动,对自己来说或者只是一份随意,对她来说,或者便是灭顶的灾难。
他很清楚费雪莉的脾气,也很清楚她说的让自己随便找女人只是一个安抚的理由,只是,当他真的做出了有违她心的决定,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经善后。微抬起右手,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按揉着太阳穴,每当他有烦心事的时候,他总会习惯性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几乎没什么意义,却又似乎对他意义重大。
终于,他拨通了内线,对秘书琳达下达自己最新的指令:“琳达,让陈林进来一下。”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熟悉的敲门声已响起,肖奕微一抬眸,低低地说了一句:“进来吧。”
“总经理,你找我?”
“嗯,坐。”
“不用了,站着舒服。”
闻言,肖奕虚虚抬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便你。”
“不知道总经理找我来有什么事?”
许是那一天已撕破了脸的缘故,陈林的表情多多少少显得有点不自然。不过,起码的恭敬倒也还在,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等待上刑的重犯一般,紧张而僵硬。
“我找了个情人。”
起初,陈林只是一愣,许久后,方才一本正经地回复:“总经理的私事不用对我讲。”
“陈林,我想把她交给你来照顾,怎么样?”
不是没有其它的人选,也不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只是,他需要一个更加安全的方式,陈林可以被雪莉所收买,他自然是不可能完全相信,但,放在眼前的‘摄像头’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拆掉,真的不痛快。
“这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
“不想做可以辞职。”
不能为他所用,那就没有留在身边的必要,虽然他也想过要顾及一下费雪莉的感受,但是,放任一个‘定时炸弹’留在自己身边,真的不是他的风格。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1:我身边,不缺别人的狗

空气中,有隐匿的暴燥因子在浮动,二人的表情都相当严肃,严肃到,已是针锋相对的地步。
“总经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事实上,您这么做我有理由直接打电话给总监。”忍着气,陈林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着语言上的平静,事实上,他还并不想失去这份收入和前景都还算可观的工作,至少,目前不想。
“我不这么做你就不会打了么?”虚虚一笑,肖奕的眼神很直接,直接到仿佛就是当着他的面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
见他似乎已有所动容,肖奕终于抛出最后的诱饵:“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跟我还是跟雪莉。”
不能收归已用的自然是要淘汰的,不过,以陈林在工作上的表现,若是能一心一意地跟着他,收在身边也未尝没有好处,更何况,也是时候让他表个态了,就算公司是盛家的,可他,也需要培养自己的手下,自己的眼线。而陈林在这一方面,似乎有着更为显著的优势,能利用的时候,自然也该好好利用。。
闻言,陈林一愣:“总经理的意思是……”
“三天,做得到你就是我的心腹,做不到的话,就滚去老家吃自己,我身边,不缺别人的狗,只要自己的臣。”
话,已说到极致,肖奕淡淡地转动着手里的笑,神情冷凝地望着陈林的脸。个年轻人,也许真的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但,一个人的人生如果站错了队,失去的,将永远不仅仅只是机会。这一点,他在八年前便已有所领悟,而现在,只是做为过来人,伺机提点,能不能一点就透,就只能看陈林个人的修行了。
“出去做事吧。”
“是。”
“还有,别这么快就做出决定,想清楚什么才是对你最有利的方式,再来告诉我你的选择。”
“…………”
沉默之余,陈林默默地退出,当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合上的同时,他原本凌厉的眼神,忽而又闪过几丝忧心。这一步棋是对是错,也许,根本就不用三天便能验证,或者,在陈林走出办公室的同时,便会直接给总部的雪莉去电话,再或者,他也能听懂自己的暗示,三天后再行动。
只是,一半一半的概率,他要赌的,仅仅只是自己的人格魅力。但愿,陈林是个识货的主,否则,莫小桐的那件事,还真是会让他有点头疼的。
夜,沉静。
月光朦胧,有如银纱织出的雾,在树叶上闪现出一种迷离的绒光。静坐于小区内的长椅,肖奕一支一支地抽着烟,其实,一下班他就回来了,只是,始终提不起勇气去楼上。
兜兜转转,整整八年。
她,终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虽然立场不同,虽然身份也对换,可他,却再不知如何去面对她的存在。
情人,这两个从未想过要去接触的字眼,在他的概念里,是根本不允许存在的,他很清楚费雪莉的霸道与占有欲,就算自己和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在她的概念里,她也是不允许他做出这种等于同背叛的事情的。虽然费雪莉为了安抚他,也曾主动提出过给他找两个情人解决生理问题,但,她口中的情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床伴,床伴与情人,是有着本质上的差距的。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2:莫小桐,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不怕费雪莉生气,可是,他却怕她翻脸。在费雪莉的世界里,自己的东西,哪怕是不喜欢的,别人也休想要拿走,宁可毁掉,也不容许别人来觊觎。他,于她而言,是一个大的‘玩具’,就算自己不想‘玩’也绝不允许别人来碰触。现在,他已触到她的底限,虽然,她表面上什么也不会说,甚至还可能大大方方地对他的行为表示支持,可是,当她背后掏‘枪’之时,他也许有余力自保,而莫小桐,却绝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后果,所以,他一直在犹豫。那一天,他之所以会提出那样的要求,也是不得已的决定,没有自己的残忍,或者,她早已生无可恋,只是,如果现在自己真的上了楼,莫小桐既将要面对的未来,自己真的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么?
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他又闷闷地燃起了一支烟,吞云吐雾间,看烟丝缭绕,直至,渐渐地消失于暗夜之中。很多时候,烟是个好东西,带着淡淡的苦,淡淡的涩,却能恰到好处的排解掉心头的阴郁,只是,这一次,似乎抽再多根烟,也消不去他的愁。
莫小桐,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a座16楼。
黑暗的房间,一抹淡淡的倩影,夜月之下,飘逸而孤绝。她就那样静静在倚在窗台,隔着拉开一条缝的窗帘,静望着楼下那伟岸的男子,他一来,她便发现了他的存在,整整四个小时,他却只是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始终没有上来找她的意思。
是他要她做他的情人,也是他提出要她搬来的要求,可现在,她来了,他却退缩了。也许,现在的自已对他而言,便如洪水猛兽,所以,宁可一直在楼下吹风,他也不肯上来。
哪怕,只是上来打个招呼。
心头,一阵黯然,她终是松开手,任厚重的窗帘遮下所有的视线,微微转身,她仰靠在墙面叹气:肖奕,我又让你为难了么?真是对不起!
整整三天,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
有时候在车里,有时候在树下,有时候在那个静坐的长椅,昏暗的路灯下,她总是能轻易地找到他修长挺拨的身影,那样落寞地抽着烟,一根一根,明明暗暗地闪着幽光。
他从不上来,她也从来假装不知道,只是一上一下地各自抑郁,直到,凌晨的钟声敲响彼此的心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