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闪着幽光。
他从不上来,她也从来假装不知道,只是一上一下地各自抑郁,直到,凌晨的钟声敲响彼此的心门,他灭烟离去,而她,则会独自上床,紧拥着还残留有他体香的棉被入睡。
这几天内,她抽空处理了亚星的那块地,得益于肖奕的帮助,那块地被政府接收了之后,补偿款刚好可以做为员工的遣散费。虽然,她打心眼里不愿意父亲一手打下的基业毁在自己手里,但,从良心出发,那些马上就面临失业的员工,似乎才更打击。所以,她将公司申请了破产,并将公司帐上所有的钱全都分给了员工,让他们重新找工作。而自己,则只剩下空空的行囊和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
暗夜之中,她紧拥着棉被,当晶莹的泪滴滚滚而落,她忽而便发现了自己的脆弱的源泉,或者,她早该清醒了,这个世界,谁也靠不住,唯有靠自己。多少年来的心结,似乎一夜想通,她突然便坐了起来,下床,再冲向那熟悉的窗台。昏暗的路灯下,空空如也的长椅,除了那一地的烟灰,竟是什么也再找不见。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3:你怎么来了

一夜无梦,酣睡至天明。
已很久没有睡得这样沉了,莫小桐翻了个身,赖在床上不肯起床,多年以来,因为身边睡着一个让她无法忍受的身影,所以,每每天明还未至,她便会早早起床,宁可午间补眠,也不肯呆在他的身边多一分。
只是现在,突然发现,一个人睡的感觉,很舒服,或者,她是该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情人,情人,只不过是陪床的人,可不是什么真正的对你有感情。正泄气间,忽闻一阵急促的门铃声透着门缝传来,那样竟然的感觉,莫小桐忽而有些发懵,待回过神来,门外的铃声,已是响了一遍又一遍。
顾不得穿鞋,莫小桐飞快地冲向客厅,当门开的瞬间,她甚至抑制不住自己狂热的心跳。
“你回来了…………”
雀跃的心情,在看清来者的脸孔时,瞬间跌落,莫小桐尴尬地收了声,只怔怔望着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的陈林发呆,发愣。
意外地见到一身睡衣的莫小桐,多多少少还是让陈林有些不自在,他淡淡地别开脸,抱歉道:“呃,对不起!我应该先给莫小姐打个电话的。”
“陈特助,你,你怎么来了?”察觉到对方的尴尬,莫小桐不自觉地红了脸,微露出几分小女人的姿态,好在她的睡衣都不算暴露,要不然,她还真是有些无地自容了。
“直接叫我陈林好了,我是来接莫小姐的,总经理订好了位置,让我接您过去吃饭。”
“吃饭?现在?”
虽然有些冒昧,但陈林还是善意地提醒了一句:“莫小桐,已经11:00了。”
话到这里,莫小桐的脸,算是彻底红到了脖子根:“这样啊,那,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跟你走。”
“衣服有了,这是总经理特意为莫小姐准备的,换上这个就行了。”一边说话,陈林一边将手上的大袋子递到了莫小桐的手里。
“好吧,我会尽快的。”接过衣袋,莫小桐不好意思地开口,末了似又想起了什么,又傻乎乎地问:“你,要进来坐一下吗?”
和老板的女人单独在一起,这对任何下属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好主意,不及细想,他便已拒绝:“不用了,我还是在楼下等吧,莫小桐记得快一点就好。”
“好,我知道了。”
“那我先下去了。”
“嗯。”
关上门,莫小桐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方才的尴尬已被惊喜所取代,她现在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事情,仅仅只是:他,终于肯见自己了!
并未用太久的时间,莫小桐已装扮得体地出现在了陈林的车前。只一眼,便连陈林也忍不住心头一跃。
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巴掌般的大小,秋水般的大眼睛里,似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小巧而柔美的鼻子,略薄柔软的樱唇,红润而光泽,一眼就能让人沉醉;柔美乌亮的长发,流瀑般倾泻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剪裁得体的衣着,并不算夸张的款式,恰如其分的拱托出了她s型的身段,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完完全全,十全十美。
不知该如何形容她的美,似乎是兼具了群美之特点,又有一种别人都无法具有的,难以言明的气质。
陈林忽而便有些明白了肖奕,这样的女人,虽不若倾国倾城的尤物,但这种有若空谷幽兰的气质,才更让男人所仰慕,就如同一朵未经人世的雪莲,无论何地何处,都染不去其身的高洁如华。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4:他的唇,贴近她的耳

貌似优雅地上了车,莫小桐似乎十分局促,犹豫了许久,方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陈林,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吃饭啊?”
许是太紧张,她的问话方式显得有些奇怪,不过,陈林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只恭敬地回道:“帝王饭店。”
闻言,莫小桐一怔,莫小桐忽而便没了语言。
“怎么了莫小桐,不喜欢在那里吃饭吗?”
“不是,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其它的事情。”
帝王饭店,帝王饭店…………
很多年前,当她们还是青春洋溢的少年,他曾对她许下豪言壮语,等他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一定要带她去f市最豪华,最高档的餐厅吃饭。八年过去了,什么都在改变,唯有帝王饭店的奢华,一如既往,永远领跑着f市之最。
其实,她真的不介意饭要在哪里吃,唯一会介意的,只是在什么时候,跟什么人吃。什么样奢华的日子她没有过过?什么样高档的餐厅她没有吃过?她只是不希望在他的眼中,自己这样的庸俗,其实,只要对方是他,哪怕只是夜间大排挡,她也一样会很开心。
只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而他们的人生,也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优雅的环境,高雅的小提琴,浪漫的餐厅布置,还有那满场一人的华丽世界,要说莫小桐真的不感动,那也是骗人的。只是,当她看到那伟岸俊逸的身影,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向自己漫步走来,她忽而觉得,如置梦境。
一直到他绅士地帮她拉开座位,她依然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几丝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忽而非常毁气氛地说了一句:“其实,你没必要这么破费的?”
将她按坐在椅子之上,他的唇,贴近她的耳,几分明暧昧地问:“想替我省钱,还是怕我付不起?”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她不自觉地缩了缩颈子,小小声地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他有些咄咄逼人,她却只是露出一脸的无奈:“唉,算了,我们吃饭吧,不说这个了。”
好不容易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无意让他不高兴,况且,他这么精心布置,也只是为了她一人,有这份心,她更应该高兴,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不知死活地说这些扫兴的话来刺激他。
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肖奕终还是优雅地踱回了自己的位置,坐定后,他微微扬手,对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上菜吧。”
菜色很丰富,莫小桐只是随意目测了一下,便知足有六人的份量,不过,现在的她已学乖了许多,就算觉得太铺张很浪费,她也不愿再多费唇舌,只静静地低头,默默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怎么不说话?”
没想到他突然会问这个问题,莫小桐愣了一下,犹豫着说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别把我当成是赵明磊,我这里,可没这套讨人厌的规矩。”他是带着笑在说话,可莫小桐忽而觉得心里异常的空冷,抖了抖唇,她闷闷地开口:“我没有拿你和他比,只是…………”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5:她给他讲笑话

见她迟疑,他却不依不饶地追问:“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
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实话很伤人,说出来就一定会破坏气氛,她真的很想就这么和他好好吃钝顿饭,可是,话一出口,她似乎总是不小心便破坏了二人之间,那如履薄冰的信任。
“那么,你和谁才有话说?于千帆?”
放下餐具,她突然便胃口全无,抬眸,只用清冷的眸光,淡扫过他的脸,莫小桐动了动唇,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只是,精心布置了这么多,就为了让她出来吃饭也吃不痛快么?这不是肖奕,至少,她认识的肖奕,不是这样的。
“不说话,代表默认?”他挑衅,似乎故意想激怒她一般,沉着脸,莫小桐幽幽地开口:“你想要我说什么?说我喜欢的人是于千帆,还是说我喜欢人是赵明磊?”
“我没这么说。”
“可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有些话,她一直想问,只是也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或者便是最好的机会也说不定,反正,她已是他的情人,反正,在他的面前,她从来没有自尊。
“你又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这话一出口,莫小桐就听出了几分酸意,微一抿唇,她忽而又壮着胆子问他:“你就那么恨我吗?为什么?”
“不想说这个,换个话题吧,你负责找新的。”
从小到大,莫小桐就是个不多话的角色,她喜欢独自一个人安静地呆着,或者是死缠着肖奕给她说各种各样的新鲜事,而她,则只是静静在靠在他的身边,安静地听着。
彼此,他却突然让她找话题,他明知道她的世界太小,根本没什么话可聊,可他还是这么做了,想了想,莫小桐忽而一本正经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未料到她真的听了自己的,未料到她真的打算换个话题,更未料到的是,莫小桐居然也会讲笑话,她这种笑点极低,哭点也极低的女人,讲出来的笑话,真的会好笑吗?他真的真的很怀疑,不过,怀疑不代表不好奇,正因为她的特殊个性,他才会更加期待,期待她的笑话,有多么的让人‘匪夷所思’。
叉了一块牛肉到嘴里,肖奕漫不经心道:“好吧,那你就说个来听听吧。”
“有人对另一个人说:‘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化成了一对蝴蝶,幸福地在一起了’,另一个人于是问:‘那么后来他们怎么样了呢?’那人答:‘后来他们生了一堆毛毛虫。’”
“………”
“不好笑吗?那我再给你讲一个,飞机上,一位空姐逗一个小女孩玩。空姐问道:‘小妹妹,为什么飞机飞这么高都不会撞到星星呢?’小女孩回答到:‘我知道,因为星星会闪啊!’”
“………”
“也不好笑吗?那我再跟你讲一个吧,这个真的很好笑的,小企鹅有一天问他奶奶:‘奶奶,奶奶,我是不是一只企鹅啊?’‘是啊,你当然是企鹅。’小企鹅又问爸爸,‘爸爸爸爸,我是不是一只企鹅啊?’‘是啊,你是企鹅啊,怎么了?’‘可是,可是我怎觉得那么冷呢?’”
听到这里,肖奕本还僵硬着的脸部线条,忽而便舒展了开来,因闷笑,差一点将嚼到一半的牛肉呛到喉咙里。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6:不是人人可以做小丑的

他轻咳了两声,将口中食物咽下,方才玩味地抬眸,静静地,静静地瞅着眼前明明讲着笑话,却还一脸冷凝的女人。
她讲的笑话这么冷,连她自己也笑不出来,却还要挖空心思讲来逗自己笑。这样的她,对肖奕来说,也是陌生的,印象中,公主般骄傲的莫小桐,从来都是别人哄她欢笑,别人逗她开心,从不懂得如何去讨好别人。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或许,这八年来,她也改变了不少,只是,自己还不曾有机会去发现她那不一样的存在。
“其实,这些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不为打击,他只是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闻声,莫小桐似乎并不意外,只是淡然抬眸,很是随意地瞥了他一眼:“是吗?”
“我笑是因为你的样子,要拿个镜子出来看看你自己现在的脸吗?”
不是人人可以做小丑的,更不是人人都能当个开心果,像莫小桐这样的人,就算是落魄到了如今的地步,在别人的眼中,她还是那样另类地存在着,不可抹灭。
“不管怎么样,你笑了,不是吗?”会这么做,只为这个理由,而现在,她的目的已达到,至于是不是因为她讲的那些笑话让他发笑,对她来说,已然不那么重要了。
“…………”
突然有些哑口无言,面对这样的莫小桐,或者,他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只是,他总是表现得那样的强势,不让自己在她的面间露出任何可能会影响到,她对他恶劣印象的东西,唯有现在,在这样一个没有外人的场合,他才敢如此释放,将自己真实真的一面,展现于人前。
“你回来这么久,我从来没见你笑过,肖奕,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爱笑,大家都说你的笑,很阳光,很帅气。”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人都会变的,无论因为什么原因。”
误解了他的理由,想到了那个可能成立的原因,她突然伸出手来,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紧紧地,紧紧地拉住了他的手:“你们家的事,我听说了,我很遗憾………”
“不想说这个。”
她的主动提及,让他有些莫名的反感,他冷冷地盯着她,口气也变得异常恶劣。
“要喝杯红酒吗?”
“…………”
“反正都开了,尝一点吧,不然很浪费的。”
话题转换得那样快,她的表情也转变得那样直接,所有一切的转变几乎只在一瞬间,甚至来不及让人感觉到不自然。这样的莫小桐,这样为人处事的方式,看来,经历过那一切,她是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她的酒量很好,是那种天生的体质,但,以往的她,从不会主到提到酒,事实上,因为生意上的应酬,莫父就经常因为喝酒而住院,也因为这样,莫小桐打心眼里,对酒这种东西很是排斥,就算是普通的红酒,果酒,她也是滴酒不沾的。但,这一次不同,只因为对方是肖奕,她便毫无顾忌了。
举杯,她轻声道:“cheers!”
“cheers!”
慵懒举杯,他很是随意地靠坐着,微眯着冷眸,似乎要透过她强自镇定的外表,看进她那早已支离破碎的内心深处。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7:能挽回的其实已经太少太少

浅尝了一口,莫小桐晃着高脚杯,看着那深深浅浅印染上杯沿的红渍,忽而道:“其实,我挺讨厌红酒的味道的。”
有一点微涩,但并不浓郁,有一点微甘,但并不难喝,只是不如白开水来的清爽,更不如果汁类的饮料来的可口。有时候,她也会喝一点,但总是拧着眉头,勉强自己这么做,勉强得久了,她甚至也一度以为自己爱上了这样的味道。直到今天,她突然发现,其实,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永远也不会勉强自己喜欢上。
“那你还喝?”
她笑,带点些微的无奈感慨道:“怕浪费了,而且,不是说适当的喝一点对身体好么?所以,尝一下也所谓。”
“你不是从来不会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么?”
在别人眼中,她是呼前拥后的大小姐,是亚星传媒的掌上明珠,用的吃的全都是最好的,她一直就是这么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似乎也注定该一直这么生活下去。
可唯有她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搁杯,她淡定自若地望着他的眼:“以前是,以后,不会了。”
“想告诉我你在调整自己么?”
“应该的,认不清现实,总是要吃大亏的不是么?”
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自己还不是佟大小姐,而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一个千人唾,万人骂的不要脸的情妇,这样的自己,没资格再耍小姐脾气,也没资格再说什么是自己不想做的事。
“你真的认得清么?”
“认不清也得认,不是每件我不喜欢的事都是坏事,也不是每件我不喜欢的事,都可以选择不做的,这些年,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很傻,傻到无可救药,现在只求时间还来得及,让我再挽回一点,一点点就好。”
声落,她苦苦一笑,能挽回的其实已经太少太少,只希望,自己真可以来得及。
学着她的样子,他摇晃起了手中玫色的液体,漫不经心道:“你是该喝一点红酒的,淡淡的红酒可以养颜,睡觉喝一点也有助于睡眠,我相信,你最近一定也没怎么睡得好。”
曾经,他有过整整一年的失眠经历,那些日子,他一度与药物相伴,安眠药从一片吃到两片,两片吃到三片,直到最后,服下五片后的他,依然可以清醒如常。他看了整整一年半的心理医生,用迟所有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生活,而现在,他做到了,但失眠的症状却仍旧时有发生,以至于,在她搬进他家的这几天,他都只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自从住到你家里,我睡得很好。”
“什么叫很好。”
微挑起眉头,她的回答让他觉得非常不爽,他都睡不好了,她凭什么还可以睡得着?
她笑,虚无飘渺:“以前我一直失眠,可是现在,不会了,一觉到天亮,刚才你让陈林接我的时候,我才刚刚醒来。”
“看来,你适应得还不错嘛?”
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生气,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被无视了,也许是因为她没有和自己一般那么受折磨,这让他心理上觉得不平衡,他过得不幸的夜晚,她也没有资格那样安然入睡。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8:情人的职责

她笑,浅浅柔柔:“托你的福。”
“…………”
淡淡一语,突然便抚平了他的焦燥,她总是这样,能轻易牵动他的情绪,或者是高兴的,或者是不高兴的,再或者,就如现在一般,明明想要生气的,可看到她那无辜的眼神,他便又什么气都泄掉了。
他不可以这样,他是回来报仇的,虽然仇人现在已经莫名其妙的死去,他也不能轻易就心软,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当年他的最爱了,也不值得他用真心去对待。这么想着,肖奕的心里突然升腾起一阵阵厌恶的感觉,那种感觉,像是在厌恶别人,但更多的,却是厌恶着自己。
偏头,避开她的视线,他将眼神调整至窗外。
只那么一眼,他便猛然站了起来,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而行。
当他的大手,紧紧拽住她的时候,莫小桐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羞涩。她红着脸,凝望着他,红唇微颤,却是什么话都不敢问出口。
“起来。”
他的声音很急切,让莫小桐没来由的紧张:“你……干嘛?”
“跟我走。”
微微一愣,她指了指满大桌才刚刚动了一点点的菜:“现在吗?可是饭还没有吃完呀。”
似已没有心情再解释,他直接将她大力拖出了座椅,不顾她痛到咧嘴的表情,就那么粗鲁而蛮横地扯着她朝外走。
手腕处火辣辣的疼,可她却没有胆量去挣扎,只是怯怯地开口:“肖奕,你弄痛我了。”
他的表情,异常冷漠,仿佛突然间换了一个人:“这就痛了么?等一下,还有更痛的。”
心,蓦地狂路,她终于开始小心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
“别闹了,跟我上楼。”
“上楼,为什么?”
他突然便停了下来,收不住势,莫小桐一头就撞上他铜墙似的后背,捂着被撞到酸痛的鼻头,她几乎忍不住流下泪来。
扭头,他面目狰狞地问她:“莫小桐,要我提醒一下你目前的身份么?你觉得楼上除了套房还能有什么吗?”
套房里能做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已经决定好要不顾一切,可她面对他突然来的暴燥,她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可是,现在是白天。”
“所以,你的意思要等到晚上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不是?”
情人的职责,除了暖床还能是什么?心头,一阵酸楚,她低下头,红着眼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我……………”
“闭嘴,我讨厌多话的女人。”
粗鲁地打断她的话,他不想再费任何口舌去解释自己的行为,反正,在她的面前他只想做禽兽,一个彻头彻尾的禽兽,就算让她再伤心,再难过,他也一点都不在乎,是的,不在乎…………
心跳已飞速,乱到没有章法,她不是抗拒着他的行为,也不是讨厌着自己的身份,只是,现在的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至少,她的身体还没有。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89:看着我,你真的不愿意?

订好的房间,吉利的8008。
关上门的同时,肖奕突然着了魔般将她按向了墙面:“别动。”
“肖奕,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亲你。”
心,漏跳一拍,她就那样吃惊地望着眼前俊帅肖奕的男子,从前的他,从来会说甜言密语,这样耳热心跳的话,更是从来不会说,可是现在,他却张口即来,甚至面不改色。这样的他,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这种陌生之余,又夹杂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激动。面对着一个,她爱而不得的男人,这般的情意绵绵,又教她如何抵挡?
她红透的脸庞,背衬着阳光,煞是惹眼。
他的吻落了下来,霸道而缠绵,她想要抗拒,似又找不到理由,只能任由他那么霸道着。直到,微凉的空气,直蹿入她的脊梁。
“不,不可以。”她还是自制地扯住了他的手,不是不愿,只是,真的不能。
感觉到她的抗拒,他冷冷地放开了她,又冷冷地凝视着她的脸,一字一顿:“要我再重复一下你的职责所在么?”
“不是,只是我………”
她应该怎么跟他说她来月经了?她等了他几天,就如一个新晋的妃子,等着皇帝的宠幸一般,就那么在房子里等着,可是,他一直没有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