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奶鬯昙颓崆幔匆丫吮鹑嘶蛐砑副沧硬呕峋耐从肟唷
“会离开的,只不过,绝不是现在。”
幽幽一叹,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的心情,可是有一点,她非常清楚,那就是,她要马上回f市。
夜,清冷。
月上中空,别墅公园的水池象是一面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池面,罗盘一般,又像是一张大饼。池子附近树旁的几盏路灯,那圆圆的灯球,倒映在水里,就象是一个个的小月亮,围绕着池中的罗盘。
静坐于水池边上的凉椅之上,莫小桐望着那圆圆的罗盘在发呆,在她的身侧,是被翻了一遍又一遍,都已有了折痕的报纸与杂志。
告别于千帆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顾不上吃午饭,她便直接找了一处报刊点买杂志。卖报的大妈,当时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刘姥姥看见了ufo,只差没有拿出放大镜,在她身上照出几个洞来。她假装无视,拿过自己想要的东西,付了钱就走,头也不回。
不怪人家看到她那么吃惊,事实上,当她看清杂志里拍到的几张清晰照片,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很下贱。
一张是她与肖奕在餐厅吃饭的照片,当时自己的表情很自然,很恬静。一张,是他扯着她的手,强行带她上楼时的照片,画面里,自己似乎还有些不情愿。还有一张是她们同时走进套房的照片,那时候,自己似乎已不再拒绝。最后的一张,也是全文的亮点,是她被他紧按在落地窗前的暧昧画面,她雪白的裸背,映衬着他强有力的大手,那场面,可以想象,真的是多刺激有多刺激。
忽而便明白了一切,明白他为什么吃到一半就变脸,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转性,要强行带她去套房,明白他为什么一时热情如火,一时又变得像个陌生人。其实,他真的不必装得如此辛苦,只要他说一声,自己也会照做的,毕竟,这就是他们事先就谈好的条件。
如果他坦白一点,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失落,至少,没有期待,也就不会有伤心。
没有上楼,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那是他回家时必经的路,只要他回来,一定可以看到她。那几天,他没有上楼,也是一直坐在这里,寻着他的脚步,坐在他曾坐过的位置,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卧室的窗户,原来,他曾一直这么关注着自己,就这么默默地,默默地…………
寂寞的路灯,沉稳的脚步,走在熟悉的小道之上,肖奕的心,比自己预期之中,似乎还要难受。很远的距离,他便已认出她的身影,浅粉色的上衣,是他在衣柜间取衣时,曾无意间看到过的款式。
缓缓靠近,他的声音,冷漠而疏离:“为什么不上去?”
“等你。”
浅浅牵唇,她的笑,恬静而柔美。
不曾回头,她已知来人是谁,她用他说过话,来回复着他的问题。轻轻浅浅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太多她所不想诉说的凄苦。
“上去吧,很晚了,不安全。”
“好。”
温顺地点着头,她顺手拿起身旁的杂志,很是自然地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筒,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无瑕疵。
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望着她的侧颜,她回眸,展颜一笑,轻快地挽上他的手臂:“走吧!”
莫小桐的态度,一如自己的心情,根本就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他僵立在原地,有些奇怪的问:“你不生气吗?”
“生气?生谁的气?”
她笑,表情自然得令肖奕迷惑,回来之前,他想过太多种可能会面对的场面,唯有这一种,平静到自然,是他完全无法掌握,也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新闻都看了?”
单刀直入,他毫不拖泥带水,清冷的一句,却只惹来莫小桐虚虚一笑,回眸,她的表情认真而平静:“看了。”
“还是不生气。”
“不生气,充其量,只是有点可惜罢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92:过来,帮我搓搓背

从下午到凌晨,她已平静了好几个小时,想通了一切,自然也不会再生气,事实上,她又有什么生气的理由?会换来今天的结局,不过是因为自己太过没用,而没用的人,是没有权利生气的。
“可惜什么?”
“可惜,你没有直接跟我说,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直接告诉我就行了,该怎么做,我都会配合你,这样可以吗?”
她乖顺得超乎寻常,那种感觉,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完全与她无关的事情,那样平静的背后,似乎是他望之不及的冰冷,那样的冰冷,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可望而不可及。
不该问的,可他还是问了:“为什么?”
“因为,我有求于你,是你的情人,是你附属品。”
他未曾料到,从她的嘴里,会这么直白的说出这几个字眼,情人,她确实是自己的情人,只是,他却从未当她是附属品。
心,猛地一颤,近乎撕扯地疼。
莫小桐,我又伤到你了吗?是不是你也很疼??
她挽着他,慢慢地上楼,不看神情,只看背影,或者便是最完美的画面。莫小桐的嘴角,一直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淡淡的,浅浅的,却又那么透心的冷。
门开了,她随着他的脚步而近,当她主动弯腰,想为他取出拖鞋的时候,她的手臂,被猛地一带,尖锐的刺痛感传入脑中的同时,她的人,已稳稳落入了他的怀抱。
避开她的伤处,他小心地楼着她,半是心疼,半是怪责地问:“你的手怎么了?”
身体上的伤,哪及心里的疼?本该去医院包扎一下的,可看了那样的新闻,她便全然都忘记了。在楼下的凉椅上,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若不是被他发现,或者,她还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记得起。
动了动手臂,仍旧有些微微的刺痛感,所幸一直知道没伤及筋骨,只是些皮外伤,所以,她不以为意道:“喔!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这么多血还只是摔了一跤?”
粉色的长袖,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伤口处,因着血液的凝结,甚至连血衣也粘到了肉上面,那种感觉,他想不出来怎么能不疼。太着急,他的口气也变得越来越恶劣,可她,却仍是一脸淡漠地回应:“我没有撒谎。”
“……………”
知道她又误会了自己的心思,想解释,却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这样的莫小桐,陌生到就像是一团从未呼吸到的新鲜空气,明明无处不在,却又抓之不着。只是,他始终很好奇她是怎么摔伤的,因为今天的新闻?还是,因为自己?
叹一口气,他终还是放软了口吻:“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你帮我擦点药就好。”
“会感染的。”
“我会小心一点不让它感染的,况且,我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弱。”
本还算融洽的气氛,在突然间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后,又开始晴转多云,肖奕沉着脸,质疑道:“你们?”
“我是和千帆哥在一起的时候摔伤的,他本来也想送我去医院,我拒绝了。”
和肖奕在一起的时候,莫小桐永远不必要费心去隐瞒什么,因为,就算她再努力,也是瞒不过他的眼,与其被他自己查到后心里不痛快,不如实话实说来的干净,反正,她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只有合作没有爱。
“你趁我不在,和他在一起?”
“我需要朋友。”
闻言,他不再说话,只是闷闷不乐地拉着她朝楼下走。
“哎!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里?”
“医院。”
简短的两个字,包含着明显的怒火,他已尽可能压抑着自己,只是,那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感觉,忽而如潮水般急涌而来,将他瞬间淹没。
从医院出来,已是凌晨四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才进门,肖奕已是瘫坐在沙发上,摘下眼镜,不自觉地揉着眼。
一天的工作已劳神费心,晚上还要陪着自己去医院,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莫小桐的心,又不自觉地开始心疼。想安抚,又不知如何开口,犹豫了一阵,她终是轻声道:“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吧?”
“嗯,水热一点。”
“好。”
这种感觉,很随意,很轻松,就好像她们真的是夫妻一般的默契。莫小桐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以最快的速度调好水温,当她放满浴缸出来的时候,沙发上的他,却早已偏着头沉沉睡去。
没有叫醒他,莫小桐只是轻轻地折回卧室,抱出一床棉被小心翼翼地盖在了他的身上。他多累啊,为了公司,为了自己的仇恨,可没有一点,是为了他自己。突然觉得心口闷闷地疼,她也不愿把复仇的枷锁强加了他身,只是,现在的自己还太弱,她所能依靠的,也只有是他了。
没有去洗澡,莫小桐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身边,脑海里,萦绕的依然是白天里看到的新闻。其实,她明白他的,虽然从未问过他复仇的过程,但赵明磊的动作,她却是密切地关注着。一连抢了劲莱集团三个单子,敢如此嚣张,赵明磊就应该承担起后果。
肖奕利用了自己,想要打击赵明磊的嚣张气焰,虽然,他的方法自己并不认可,但,关于这些事情的后续,她却已在脑中有了很好的局面。至少,一时半会儿赵明磊不会再敢有所动作,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他也会想到新公司的名誉问题。
这么想着,所有的怨气,忽而便烟消云散了。
与方才的故做不在意不同,现在的莫小桐,突然心情大好。是啊!为什么不高兴?只要能让赵明磊和莫小柳受到打击,要她做什么都可以,不过是区区一个性丑闻,不过是区区一个情感利用。
她想,她是真的不在意。
正出神间,她忽而觉得头顶有异响,一仰首,却正对上他炯炯黑亮的眼。
“你醒了?”
“嗯,为什么不叫我?”
“看你累的,不忍心叫醒你。”
闻言,他也不动,只是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式,当他的眼神越来越热切,莫小桐忽而惊觉自己半个人都已窝在他怀里。慌乱之中,她急急地跳起,一个重心不稳,眼前一花,人,却已是又一次跌入了他的怀中。
“怎么?投怀送抱啊?”
只眯了那么一小会儿,他似已精神大好,望着她囧囧发红的脸,居然还有了心情开玩笑。
“呃,不,不不不,不是………”
结结巴巴地否认,正着急如何才能让他相信,他却已扭转身体,将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水放好了吗?”
“啊?喔!早就放好了,不过,现在可能会有点凉,我去帮你换一下。”尴尬之余,莫小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逃,岂料,她方才起身,他却已同时站了起来。
“没事,再加点热水就成。”
率先挪步,他已自觉地朝着卧室而行,莫小桐怔愣在原地,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跟着他进去,还是继续留守在客厅。
正发愁间,肖奕却已再度开口:“愣着干嘛,过来。”
“我?”
“过来,帮我搓搓背。”
搓,搓背?
只听到这个词,她的脸就红成了猪肝色,一想到即将要面对的画面,莫小桐终于不淡定了。
“我,我的手受伤了,不能,不能搓。”
这也是事实啊,她的手肘还缠着纱布呢,医生说不让沾水啊,对啊,就是不让沾水啊,怎么可能搓得了背呢?所以,她完全可以用这个理由拒绝他,对,拒绝!
“不是还有一只手没伤吗?”
他的理由也很充分,仿佛就是要和她扛上一般,执着而霸道。
“可是,万一沾到水了,就会感染的。”
“借口太多了,识相的,马上过来。”
“………”
他已消失在转角,莫小桐却还在客厅发呆,帮他搓背虽然是件很尴尬的事,但,只要把心一横也没什么做不了。只是,今晚这样的气氛之下,他的要求,不觉得诡异么?
还在犹豫,肖奕催促的声音,却已自浴室传出,深吸一口气,莫小桐抱着豁出去了的心态,双拳一握,就那么直直地朝着卧室而去。
走进浴室的那一刻,莫小桐本以为自己会因为窘迫而落荒而逃,可当他精壮的上半身,尽数裸露于她的眼前,她所有的心魂,都已被那盘错纠结的伤痕所震憾地夺去。
“你的手………”
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他的满身伤痕,她只知道,那一年,他家失了火,可她却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受伤了,而且,还伤得那么重。
“水太凉了,加点热水。”
“好。”
原本已平静的心绪,又已泛滥,莫小桐乖顺地放着水,只是,飘乎的眼神,总会不由自主地瞥向他的双臂。终于,她试好了水温,当他沉身没入,她终还是忍不住追问道:“肖奕,你的手上是烧伤吗?是那场火里伤到的?”
“不该问的不要问。”
“………”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93:一日夫妻百日恩

很想很想知道,可她也很清楚,他不想说的时候,自己再怎么坚持也没用,闷着头,她有一下没一下地往他身上浇着水。可以动的那只手,也卖力地为他搓着背,有时候,心情可以影响人的一切行为,而她现在,只想好好帮他洗个澡,仅止而已。
“算了,你出去吧。”
倏然停手,莫小桐紧张地问:“是我做的不好吗?那我再小心一点好不好?”
“你出去吧,让我静一静。”
真的想找个机会好好相处,真的想找个机会好好亲近,可是,现在的他,忽而就没了心情,因为她的小心翼翼,也因为她无意间提到的那场火灾。
忍着泪,莫小桐终还是哽咽着起了身,临出浴室的时候,她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对着他的后背轻喃:“肖奕,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人,好像应该是他啊!可是,她却抢着说了出口中,在她看到自己手臂上的伤痕后,她就改变了态度,是巧合么?还是说,当年的火灾,她其实是知道真相的?
越想,心越冷,肖奕闭上眼,疲累地将自己觉入了水底,太多时候,他需要让自己冷静,否则,心底的那座火山,迟早会爆发。他不怕自己毁灭,可是现在,他怕自己伤及别人。
而那个别人,正是莫小桐。
难耐的夜,难耐的人,依偎在他的怀里,莫小桐的心,却再难平静。触手之下,是他那斑丘难平的伤痕,想无视,却又感觉有一团火,从他的手臂直烧进自己的内心。
辗转反侧,莫小桐始终闭不了眼,终于,在她第七次翻身的时候,他几分不爽地开了口:“不睡就去客厅呆着,我还要休息。”
“肖奕,我……唉!我还是去客厅吧。”
不想影响他的,可还是影响到了,虽贪恋他的怀抱,但她还是翻身下了床,赤着的双脚摸索地寻找着自己拖鞋,脚尖,才刚刚触及柔软的鞋面,一瞬间,又已被他狠狠拖回。
刚硬的身躯,将她紧紧困在身下,他贴着她的耳朵轻问:“你还真的想走?”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麻麻的,痒痒的,酥了人心。她勇敢地直视,双眸凛凛,有如暗夜的星辰:“我怕影响你休息,你明天,不还要上班么?”
“明天,我休息。”
他不会告诉她,因为新闻的出现他所以很内疚。他也不会告诉她,为了回来陪她,他扔下了几千万的单子没有签。他更不会告诉她,为了怕她太难过,她将公司扔给了陈林,决定自己给自己放一天的假。
“啊?”
“啊什么?不想我休息?”
“不是,只是太意外了。”
小时候,她总是希望父亲能给自己一天的时间,陪她去游乐园,可父亲总是说,很忙很忙没时间。当年,父亲的公司,不过才有几十个人,比起现在萧尹般的劲莱集团,简直是不值一提。
当年,父亲能那样忙,现在的肖奕,也没理由闲到有时间放大假。
他的意图很明显,虽然他没有说,但她就是明白了。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面对他如此细腻的转变,她的心头,忽而一阵雀跃:难道,他是为了自己而请假?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肖奕,谢谢你!”
呼吸那么近,暧昧那么深,忽而,莫小桐伸出双手,紧紧地圈上了他的颈项,面对面的距离,那么深的渴望,如果可以,她,愿意………
他很清楚,她还在生理期,就算真的很冲动,可他依然在克制:“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她的双手缓缓用力,当莫小桐主动拉近二人距离,他很清楚地听到她说:“肖奕,我可以帮你。”
她的话音未落,肖奕已经热火缠绵地吻了上来………
(因为在生理期,所以,嘴………这里省略若干字,大家懂的。)
太忘情,他方才已失去理智,有那么一刻,他的心里甚至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恨不得就那般将她搞死在床上。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会有这种邪恶的想法,在欲仙欲死的同时,残酷而暴力。可唯有莫小桐,会让他将心底的渴望无限放大,从臆想直接放大到现实。
倚在浴室的门口,他看着她一遍遍地漱口,终还是担心在问她:“你没事吧?”
含着水,她不方便回答他的话,为了让他安心,她只是背着身了猛烈地摇头。真的决定要帮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只是,第一次破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原来,吹的时候,只有男人才会爽,女人很难受。
漱了十遍口,莫小桐还是觉得嘴里有种咸咸的粘腻,可他站在身后,她再想继续,也终还是选择了停止,抱着胸回身,她不太好意思去看他的脸。可以想象,自己在做了这样的事情后,他会如何看待她的行为。只是,她始终觉得,自己不应该后悔。
“去睡吧,我洗洗就来。”
许是为了避免她尴尬,他很是体贴地说了这么一句,莫小桐微红了脸,不吭声,只是下意识地点头。
片刻后,二人擦身而过,他洗澡,她上床。
将自己埋进大床,莫小桐犹豫着要不要穿衣服,想着自己的本身的不方便,犹豫间,她还是赤脚下了床。方才穿过的睡衣已撕裂,她不得不换了一件新的穿上。刚套好衣服,浴室已传来动静,不及多想,莫小桐又飞快地爬上床,二话不说,蒙头大睡。
他靠了过来,带着一身的清爽。
大手一扯,又将她拖入自己的怀中,刚洗完澡,他的身上有沐浴露的清香,是她最喜欢的那一种味道。她不敢动,只任他静静在抱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触发了他的欲望。
“别害怕,今晚,我保证不再碰你了。”
闻言,她不自地点头,点完又觉得自己很傻气,连忙又呆呆地停下。她的反复,让他觉得好笑,想笑的,终还是压抑着忍住。环抱着她,以她最喜欢的姿式,肖奕满足地闭上眼,忽而有些期待明天…………
清晨,四下静谧。
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便迎来了又一个温馨的晨,此时,小区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道旁的柳树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的淋浴。
仍是在铃声中醒来,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自己想要听到的声音,按下接听键,莫小桐小心翼翼地下床,生怕自己的动作太大,而惊动了肖奕。
“喂,有事吗?”
新闻闹得那样大,她不可能不清楚赵明磊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只是,对于这样一个禽兽,她实在是不得不防,毕竟,她永远也不知道,他锁定了什么,为下一个目标。
“莫小桐,本事不小嘛?呵呵,怎么?又钓上那个穷小子了?”
赵明磊的口气颇酸,八年前,他用非常手段夺得了莫小桐,可八年后,兜兜转转,莫小桐还是回到了肖奕的身边,这种感觉,对他来说,便是一种挫败。就好似国民党刚刚打下几年的山头,又给共军的‘兄弟’抢回去了一般。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说重点的话,我挂了。”
“等等,你敢挂我电话。”
“哼!”
不再理会,莫小桐二话不说直接挂断。几秒钟后,当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她并不算客气地接起:“如果还是废话的话,我会关机。”
“你,好,算你狠,跟了个狠角色,连手段也变狠了是吗?莫小桐,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可结婚有八年了,你就是这么对你的丈夫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那你告诉我,你和小柳有多少年的恩了?”
“吃醋啊?真难得啊。”
嘿嘿地笑着,赵明磊似乎自我感觉良好,八年来,莫小桐从来没给过他一天好脸色,这时候还能记得吃一吃醋,他也是十分受用的。
“废话少说,我没有闲功夫陪你打哈哈。”
“怎么?急着要去给那个穷小子暖床不成?”
“是又怎样?”
中气十足地回吼,若不是对着电话,她真恨不得对着赵明磊的脸,就是一记长拳。
“好,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长话短说了,我要离婚,协议书你尽快签给我。”
八年了,她一直等着这个机会,等着摆脱这个男人,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可是八年后,她突然又改变了心意,为什么要便宜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让他事事和顺?和他离婚,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和莫小柳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凭什么?
有人说,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可是,父兄惨死,家破人亡,有家归不得,有亲不相认,这样的事情,也能化小?她不是圣女,也不想再让步,所有欠她的,她都要一一讨回,这个男人现在不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握着手机,莫小桐清冷地笑:“签也可以,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新公司一半的股份。”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94:你不犯人,人也会犯你

似已料到莫小桐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离婚,所以,当她提出有条件的时候,赵明磊的口气依然很从容,只是,当她真的说出自己的条件,他却已是急到要跳脚:“什么?莫小桐,你别得寸进尺。”
“不同意就没得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