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妈,我得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本以为母亲已睡着,可话一出口,莫母便倏然睁开了眼,紧拉着她的手不话:“小桐,你要去他那儿吗?”
猛然一惊,莫小桐惊道:“妈,我以为您睡着了。”
“哪里睡得着啊,小桐,别回去了,就在这儿陪陪妈吧。”
私心也好,霸道也罢,一想到肖奕那恶劣的口吻,莫母的心头,便始终无法平静。这个女儿,也许是让自己失望了,可是,肖奕接近她一定不怀好意,与其让她沉陷后无法自拨,还不如早早掐断这孽缘。
“妈,您,您真的要我陪啊?”
突然而来的感动,是以为母亲终于对自己释怀,莫小桐委屈地靠在母亲的肩窝,泪水,不自觉地又在眼眶闪动。
“是啊,妈想你陪陪我。”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莫母的眼泪便突然掉了下来,从前的冤,现在的孽,她已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万一真相大白,黄泉之下,她又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他们毕竟已经不在了啊,还要在死后,被拉出来千人唾,万人骂吗?
她实在不忍心看到那样的场面,只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去阻止?难道,真的要再一次利用自己的女儿么?想到这里,莫母的手,不自觉又紧了紧,冤孽啊,冤孽…………
午夜梦回,莫小桐几度从恶梦中醒来,望着身边熟睡的母亲,她却再也不敢闭上眼。
撑坐起身子,莫小桐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独自一人坐在阳台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除了肖奕还是肖奕,她知道自己着了魔,可还是无法平心静气地放下。终于,她蹑手蹑脚地回到了房间,找到纸笔给母亲留下一句话后,终还是趁着夜色,急急地出了门。
凌晨三点,她一气拦了六辆私家车,才终于有一部车的主人愿意载她回城,郊区本就僻静,又有谁愿意在深更半夜,搭载一个看上去身无分文的女人呢?她承认,今晚的自己确实有些疯狂,可是,一想到他那些绝情的话语,她的内心便再难平静。
她一定要回去,也一定要请他原谅她。
“小姐,你看起来很眼熟。”
从小到大,搭讪她的男人就不计其数,这么直接,这么俗套的,其实已是很少见了,不过,人家好心带自己一程回市区,完全不给面子似乎也不好,想了想,她终于微扬起手指,让他看到自己食指上的婚戒:“先生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这么说是想勾搭你吧?”
他用了勾搭两个字,很直接,也很幽默,莫小桐回眸,淡淡一笑:“我可没这么说过。”
夜太深,她甚至没有心情去仔细看他的脸,只知道,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第一眼的感觉不太像坏人,所以,她才敢壮着胆子搭他的车。
“可你就是这么想的。”
浅浅一笑,莫小桐低下头,不再继续这无谓的争论,事实上,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可要是当面承认,会不会太伤了别人的面子?毕竟,这个男人,看上去,也像是点有身份的人,人家好心帮了自己,再伤人家的面子可不好。
“其实,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眼熟,莫小桐小姐,是吗?”
“你………”
他耸耸肩,很是自然地微笑:“新闻闹得那么大,想不认识你也难了,不过,你怎么会深更半夜跑来这偏僻的地方?”
虽然提到了最近她很不愿意想到的那些八卦新闻,可他给她的感觉,似乎并没有恶意:“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当然可以,不过,认识一下吧美女,我叫马力,路遥知马力的马,路遥知马力的力。”
年轻男人很是大方的朝自己伸出一只手,幽暗的空间内,她可以闻言到他袖角有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犹豫了一下,她还是选择大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我是莫小桐,谢谢你载我一程。”
“不客气。”
相视一笑,又各自闪开,莫小桐心内惶惶,而马力则是一脸玩味地浅笑着,似乎,他的脸上,永远都只有这一种表情。
黑色的宾士,平稳地行驶在空旷的主干道上,许是见莫小桐过于沉默,马力突然扭过头来问后座的她:“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市区呢!闷不闷,要不要听听歌?”
“你随意吧,我客随主便。”
她平时就没有听歌的习惯,更何况,她还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车里,也就更不会主动要求什么了。
“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啊?”
“也不是,就是太晚了,有点累。”确实是很累,白天来回奔波,晚上又一直惦记着他睡不好。三更半夜跑出来还要坐长途,她也确实是不太想说话。
看她脸色不好,也确实是没休息好的感觉,马力扶了扶金丝边的眼镜,体贴地问:“要不你睡一会儿吧,到了市区我再叫醒你?”
“不用了,在车里我不习惯,睡不着的。”一听这话,她连忙摆手,她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在陌生男人的车上睡大觉啊!
“这么挑?”
“不是挑,只是不习惯而已。”
坐正了身子,莫小桐尴尬地笑,不得不说,这个马力太热情,热情到让她觉得自己选择上他的车,是件太过草率的事。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97:美女请吃饭,求之不得

看出了她的犹豫,他嘿嘿一笑,很是直接地问:“是害怕我吗?”
被看穿心事,莫小桐不自在地红起了脸:“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事的,这种事情我可以理解,也不会介意。要不是这么晚,要不是我是个男人,你一定能更轻松,不过,我是看你一连拦了几辆车都没有人肯帮你才过来的,首先申明,我没有恶意喔!”
他煞有介事的解释,认真而可爱,莫小桐不由得又笑了,很是真诚地说:“你人很好。”
终于看到莫小桐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马力的心情似乎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只挑着眉神秘道:“哈哈,我长这么大,你还是头一个这么说我的人,足以见得,你肯上我的车,绝对不是因为早就认识我。”
“认识你?我,应该要认识你吗?”
细看了他几眼,确实有种如他所说的熟悉感,只是,莫小桐拧起眉头想了半天,终于还是认不出他是谁。
“正如我一眼就能认出你来,我还以为,你也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我。可是,我刚才明明已经说出了我的名字,你还是一脸兴趣缺缺的模样,我就知道,这一次,我又自作多情了。”
说到自作多情的时候,马力的脸上不但不尴尬,反而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激动感,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口中自作多情的人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别人一般。
或者,他真的是什么名人也说不定,只是,她最近也确实没有心情注意到别人,自己的那一摊子事还没有处理好,除了报仇以外,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心情去留意。
“不好意思,我平时注意的东西不多。”
“没关系!”
人家一直在努力的没话找话,想要逗自己开口,虽说真的没什么心情,可好赖人家算是帮了她,想了想,她忽而主动问她:“那个,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出现在这里?”
许是未料到莫小桐会主动问自己问题,马力先是回头瞅了她一眼,这才笑眯眯地解释:“这个嘛,说起来你不要鄙视我,我家的别墅离这里不远,刚才和我女朋友谈分手的事,她非常激动,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只好逃了出来。”
“分手?为什么?”
如果每个人在提到分手的时候,都是马力这样的表情,那她还有理由相信爱是件伤人的事情么?很显然,他会这样,除了态度问题以外,更多的,还是爱的不够深,或者,连爱都不曾爱。
“你要是认识我就一定不会这么问了,呵呵!”
闻言,莫小桐耸了耸眉,忽而意识到什么,只歉意一笑,便再度闭上了嘴。能在这样的地方买别墅的,要么就是没什么钱的,要么就是非常有钱的,可是无论是哪一种,都会让她想到四个字:纨绔子弟。
想来,这个马力,也是位处处留情的公子哥了,不过,他的个性够坦白,够直接,也便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反感了。
聊着聊着,突然又冷了场,莫小桐绞着手指头,突然又问他:“车费我没有带,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改天请你吃饭怎么样?”
她其实本没有想和他继续打交道的心思,只是,承了人家这个情,不还也有些说不过去。开着宾士车的男人,你要说真给他车费,他估计也不稀罕要,还会觉得你的行为侮辱人,想了想,她只能提出请他请饭的要求了。
“好啊,美女请吃饭,求之不得。”
一边打着方向盘,马力一边笑嘻嘻地递上了自己名字,车内光线太暗,莫小桐也没有仔细看那上面的头衔,只小心地把名片收到了自己的提包内:“那麻烦你了,进了市区把我放下就行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听到这话,马力忽而扭头,一本正经地问她:“不是说没有带钱吗?我就那么放下你,万一你回不去流落街头怎么办?”
“我会,我会给家人打电话的。”
这个理由,似乎连她自己都没什么底气说出来。只是,马力这样的男人,她还是少惹为妙,更加不能将他引到肖奕所住的小区那边了。
回头,深深地瞟了她一眼,马力语带双关地问:“你确定,你老公真的会来接你?”
“……………”
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做为一个八卦新闻中,不守妇道的狐狸精,正常男人的反应,应该是愤怒吧。马力觉得赵明磊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接莫小桐,可他却不清楚,她所说的家人,指的,并非是那个法律上还承认着的老公。本意是想打给于千帆的,可在马力的提点下,她忽而想到,这个时候,还和于千帆频繁的见面,只会给他带来同样的负面新闻。
她的名声已坏,不能再拖着于千帆下水。
“我还是送你吧,去你想去的地方。”
马力这样的男人,想必也是不会在意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与其冒险让于千帆受累,再劳烦他一下,或者便是最好的办法。虽犹豫,但她还是果断地点了点头,浅笑道:“谢谢!”
“不客气。说吧,去哪儿?”
“明山公园。”
那是离小区最近的一个公园,步行回去也不过半个小时,万一到时候被别人看到或者拍到,也不会影响其它人。
“什么?这么晚了去公园?”
“是啊,就想去那里。”
透过后视镜,他深深地看了车内的女人一眼,与他想象中似乎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很恬静,很柔美,不像是文章里写得那种水性扬花,至少,若是真的水性扬花,她现在要去的地方,应该是自己的公寓,而不是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花园。
“你确定现在就要去那里?”
“非常确定。”
“ok,明山公园。”
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话题,也许,她要去的地方,就是她最不想提及之处。马力是个聪明人,只一眼,就能猜到她的想法,只是,这个她一心一意想要避开的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她会如此委屈自己,只因为,她想要力所能及地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心头,蓦地一暖,已有太久时间不曾感受到这种真挚的情感,这个女人或许不是圣女,但,她却有一颗最柔软的心。
虚虚一笑,马力又想到了被自己扔到别墅中的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如果,他身边徘徊着的那些女人们,有一半这个女人的体贴和乖顺,或者,他便会有安定下来的冲动了。只是,这样的女人毕竟太稀有,当他偶然间遇到了一个,却已是名花有主,再也不能觊觎。
“肖奕,我回来了。”
“肖奕,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肖奕,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肖奕,肖奕…………”
从明山公园步行回家,半个小时的时间,莫小桐想好了无数个道歉的说词,一遍遍反复的练习着,可是,当她真的走回到小区的附近,她却又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他真的会原谅自己吗?会吗?
徘徊许久,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上了楼,只是,当她紧贴着大门,她举起的手,终还是耷拉了下来。
害怕,太害怕他会将自己扫地出门,明明觉得自己没有错,可她还是软软滑落,缩在门角发呆。他一定睡着了,这个时候自己进去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他一定还在生自己的气,这个时候进去的话,他正在气头上,一定不会原谅自己。怎么办?怎么办呢?
也许,她该等到天亮了再说。
天亮了,也许,他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打开大门,触目所及,是她蜷缩着还在发抖发热的身体。深秋的早晨,清冷无比,她就那样蜷缩在走道的地砖上,整个人,瑟缩成一团。
硬着心肠,他压抑着想要立刻将她紧拥在怀的冲动,故意刻薄地问:“你还回来干什么?”
头很重,很沉,有种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的感觉,莫小桐强行睁开双眼,瞅着他的脸幽幽地求:“肖奕,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一次,一次就好。”
无力地抬手,试图抓住些什么,却因抬不起太高,只能改抱住他的大腿:“肖奕,原谅我。”
“走开………怎么这么热?”
她的手心,烫得就像一团火,无神的小脸,失了血色的苍白,他突然中蹲下身来,大手紧覆上她的额头,那里,比她的手心还要热。
“发烧了,该死!你昨晚到底在门口呆了多久?”
伴着紧张的担心,他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跳,深秋的夜那样的凉,他一想到昨夜她可能一直这么缩在楼道里,心就拧巴起来狠狠地疼。明明该生气的,可看到她如此模样,他又忍不住开始自责,要是他昨晚能出来看一看就好了,要是他不跟她生气就好了,要是他………
“也没有好久,真的。”
“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肖奕仍旧是一幅冰山的脸孔,话虽粗暴,可她却听得出来他的关心。浅浅一笑,她的声音轻柔而飘渺:“不用了,我没事的,只是没睡好,让我进去睡一觉就行了,好不好?”
只要能进这个屋子,她就死活不出来,他赶不走自己的,赶不走………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98:人在做,天在看

还想要坚持的,可头脑已不受控制,她喃喃地说着些什么话,只是,连她自己也记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手脚无力,她只能依附着他微微地喘着气,当她被他凌空抱起,她只记得,他的怀抱很温暖,很有力…………
再度醒来,已是正午时分,护士小姐正认真的看着体温计,见她醒来,甜甜一笑:“你终于醒了啊?”
“这里,是医院?”
“嗯啊!我穿成这样还能是哪里?”护士小姐很温和,一边说话,一边收起了手里的体温计:“终于退烧了,再观察半天,打完点滴要是没别的事儿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你,不过,我想问一下,是谁送我来医院的?”昨夜发生的一切,又像是做梦,又像是真实,她几分惶恐,生怕他就这么扔下自己不管了。
“不是你男朋友吗?又高又帅的那个。”
闻言,莫小桐愣愣一怔,该解释的,可又觉得没有必要,是不是男朋友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喔!那,他呢?”
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那一句,当莫小桐一脸期待地望着小护士,她却只是摇了摇头:“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可能吃饭去了吧,他守了你大半天,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喔,谢谢!”
心头,莫名的感动!
他应该是回公司了吧,昨天就陪了自己一整天,虽然不欢而散,可他毕竟还是陪着自己的。今天又在医院里陪了自己大半天,想必公司那边也该着急了。不过,就算他就这么扔下自己了,其实她也能理解,毕竟,她也不是他的谁,也不值得让他为自己一再费心。
“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就叫我们。”
“好,麻烦你了。”
“不客气。”
甜甜一笑,小护士收好一切东西便要离开,正走到病房门口,忽而又回过头来对着莫小桐俏皮一笑:“唉!有朋友看你来了。”
一句话,又将莫小桐的神经拉回到紧绷的状态,朋友?她现在如此落魄,还会有什么朋友来看她?难道是于千帆?可是,以肖奕的个性,应该不可能主动通知他来看自己的,会是谁呢?
正疑惑间,病房的门口,已出现了一个熟悉而靓丽身影。
将限量版的lv包包往莫小桐的病床上那么随意一扔,莫小柳大大方方往床头一坐,一脸尖酸地笑:“唉呀!姐姐怎么会在这里啊?生什么病了?”
指着病房的门,莫小桐冷了脸:“不关你的事,你,马上给我出去。”
阴阴地笑着,莫小柳貌似优雅地开口:“干嘛呀这是,好赖姐妹一场,你至于这么绝情吗?”
所以伸手不打笑面人,可任是她如何笑,莫小桐却再也吃她那套:“走,马上。”
热冷贴了人家的冷屁股,莫小柳终还是有些挂不住了:“莫小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能来看你,都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了,你还想怎么样?”
“无福消受,你还是走吧。”
任是她如何激她,莫小桐却只是冷漠,对于这个妹妹,虽然还是血缘关系,可是,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她便再难以自制。
“哼!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你拖拖拉拉始终不肯签下离婚协议,你以为我还会来看你?”
“终于说实话了?那么,你以为你来看过我了,骂我几句,我就会不再拖拖拉拉?莫小柳,是我傻还是你太天真?”没有指望她还有良心,也没有指望过她还能改正,还没有指望赵明磊那个男人会回心转意,她死死地掐着那最后的一个条件不放,不是真的想挽回什么,只为争那一口气。
“挺厉害嘛?几日不见,嘴皮子渐长啊?肖奕教你的?”
提到肖奕三个字,莫小柳的表情尽显暧昧,莫小桐无语地别开脸,狠声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就喊人了。”
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莫小柳火冒三丈地开口:“莫小桐,你别太过份。”
经历过那一切后,这是她们姐妹俩第二次见面,每一次,莫小柳所关注的只是这份离婚协议书。一个女人,如果不是真爱,如何会如此计较,只是,莫小柳爱上了赵明磊,那么,这一辈子,她也便注定不可能好过了。
“知道吗?如果大哥没有死,如果爸爸还活着,你就算做的再过份,这离婚协议我也会签,可是,我永远记得大哥那死不瞑目的脸,”憋在心口有一句话,很多次都想要吐出,可莫小桐却一次一次地忍了下来,直到现在,看着莫小柳执迷不悟,她终还是冷着脸问了出来:“小柳,你晚上睡觉都不会做恶梦的吗?”
清清冷冷的一句话,只一语,便让莫小柳变了脸。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莫小柳迅速遮掩,只气急败坏道:“你,你在胡说什么?”
“人在做,天在看,大哥是怎么死的,你比我清楚,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莫小柳,你好自为之。”
从前,她从不对人说狠话,只因从小的教养告诉自己,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风度,都要优雅大气。只是,当她的世界天翻地覆,当那些所谓的淑女风范再也帮不了她,她终于决定,再不过那样虚伪的人生。她要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做一个真真实实的‘坏’女人。
“少特么废话,离还是不离?”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好,既然你想玩,我奉陪到底,等明天那新闻一出来,你可别怪我对你的肖总经理下手太狠。”每个人都有底限,莫小柳的底限,似乎一直就是赵明磊,对于这个她从头到尾都在争取的男人,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的野心。
“劝你最好不要动他,我好欺负,他,可不一定。”
肖奕的能力,早在八年前,她就已心中有数。会万中逃一选中了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气,也不是因为他品学兼优,而是,她看中了他身上那一种坚定不移的迷人特质。对爱情,他可以敢爱敢恨,对工作,他更是冷酷无情。如果说八年前的肖奕还很稚嫩,那么八年后,已是王者归来,霸气天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肖奕或者暂时还没有想到要动莫小柳,但,如若她真的率先出手,莫小桐也有理由相信,她所将要面临的打击,也将会是致命性的。至少,在工作上面,一定如此!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怕了?”
“怕不怕,你为何不问问赵明磊?”
“狗急了也会跳墙的,莫小桐,你可别逼我。”
冰冷转眸,她清亮的眸子,死死盯住了莫小柳的眼:“呵!我,早就急了不是吗?”
咬牙切齿,却无法再辩,莫小柳冷哼一声,抓过自己的限量版lv:“咱们,走着瞧!”
“不送!”
会受威胁,只因还有可被威胁之事,现在,她已一无所有,谁也不可能再左右她的一切。
除了,那个人!
莫小柳终还是踩着猫步离去,那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每一步,都似要在莫小桐的心头,踩出一个个血淋淋的洞。她重叹着靠倒回床头,那强忍不放的眼泪,忽而像开了闸的水,挡也挡不住。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又有谁坐到了她的床边,她流着泪回首,却是他深情无比,却又故做冷漠的脸。
“肖奕,我是不是很失败?”
她不是那样的人,从来不是,所以,每当她做出些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她总会觉得太痛苦。理智与情感,一次次地冲击着她的神经,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可始终却不能释怀。
“是。”
他的回答干脆而利落,很直接,很刺激,却恰好是她想要的。
虚虚一笑,她将眸底的眼泪,强逼回体内,恨声道:“我想离婚,可是,我却不甘心离婚,凭什么我要在这里受苦,她们就能逍遥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