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背对着她们,肖奕整个背部的线条都紧崩着,他知道她是故意的,可他还是接受不了。那种感觉,就好似捅破了那层他一直没有勇气捅破的纸,当真实而丑陋的画片,终于定格在他的脑海,他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逃吧!现在就逃!
一口气冲出公寓,他跑了很久很久,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便又是那交缠着的两个赤裸胴体。
“啊!啊!”
站在空旷的大街,他狂叫着,仰天大吼,回应他的,则是响如雷鸣的轰轰车流声。那一刻,肖奕甚至萌生了一种,想让车流直接穿透自己身体的冲动。
费雪莉的行为,从某种方面来说,彻底打垮了他心底最敏感的那根神经,让他觉得自己恍惚间就是一个怪物,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为了身份和地位,不顾一切的人渣。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老天爷,凭什么我就不可以过回正常人的生活?凭什么?”
“啊!啊啊!啊………”
他狂叫着,歇斯底里,仿佛只有那样才能释放心底的怨气。他坚持了八年,只为了证明自己的优秀,可他到底优秀在哪里?将自己卖给了一个女人,还是个只会跟女人做爱的女人。那么他的存在,到底算是什么?
很痛苦,不是因为爱她,而是因为,他终于发现自己有多可悲!
跑坐在马路之上,肖奕紧紧揪扯着自己的发,直到,那具温热的躯体,自她身后紧紧抱住了他:“肖奕,别这样,别这样!”
她的声音,温柔而疼惜,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这一刻,他是真的需要她的怀抱。跪撑着转身,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仿佛为了证明什么般不停地问:“小桐,是你吗?是你吗?”
“是,是我。”
“小桐,不许离开我,知道吗?不许!”
“只要你还需要我,我不会离开。”
“向我发誓,永远不离开。”
“我发誓………”
她话音未落,肖奕已狠吻上来,她不闪不避,任由他的气息铺天盖地罩下来。他的大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不容置疑地深吻了进去,激烈的口水交融中,二人的身体不断磨蹭,在人来人往的大街,缠绵到忘乎所以。
直到身后传来尖锐的汔车喇叭声,激烈交缠的二人,才恍然惊醒。唇齿分开之时,似还能听到湿湿的嘴唇被猛然分开时那种微弱的“啵啵”声。他的双眼一红,欲望被尽情渲染,不顾身后摇下车窗正破口大骂的男人,已是硬生生将她打横抱起,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抱着怀中的人儿,肖奕快步走回停车场,身手利落地将她扔进后座后,整个人,便紧跟着强压了下来。
自他离来,莫小桐便一直打车尾随,就是担心他与费雪莉之间,会闹出什么大乱子。现在,她仍旧不知他为何而疯狂,可彼时,二人的身体贴得那样紧,她再迟钝,也明白了他的用意。
好在月事已过,今夜,她可以………
再度醒来,只感觉,四肢百骇都似散了架一般,莫小桐勉强拉开一条眼缝,却只看到满眼的青白磁砖。
“唔!”
挣扎着想要撑起身子,又感觉身体在浮飘,侧目,回首,是他温暖中犹带着玩味的眼。
“终于醒了?”
“………”
只一眼,莫小桐就被彻底吓醒了,浴室,还是两个人,这是在洗鸳鸯浴么?一想到他方才在车里那般地狠,她就感觉,身体又开始火辣辣的疼。到底是久不做了,一遇上他这样不要命的,她就完全承受不了。
“别害怕,不会再碰你了。”
自遇到她,他似乎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好似他真的有多急色一般,只是,连他也不懂自己了。虽然,平日里他总是一幅冷酷的模样,但,对于性事,他其实很看得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一个人,甚至连个床伴也没有。这也是费雪莉一度开口,大方地表示愿意给他找个情人的原因。只是,每当他遇到莫小桐,他便好似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那样急切的占有,好似要把这八年来的时光都一一补回,粗鲁得令他自己也震惊。
从未如此疯狂过,她真是累得不得,才会如此没有形象地死睡过去,她甚至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的这里。本想解释一下,但又觉得只会越描越黑,她挪了挪身子,几分尴尬地问:“我睡了多久?”
“要不是帮你洗澡,恐怕你会一直睡下去。”
“我……那个……可以自己洗的。”
脸一红,她又有些语不成句了,一想到他帮自己清洗时,会碰触到的地方,还有那暧昧的画面,她就觉得头顶充血,晕乎乎的感觉,一阵比一阵强烈。
“已经帮你洗好了,水还够热,再陪我泡一泡。”
点点头,她不再抗拒。
浴缸的水温,确实正好,但最让她觉得舒服的,是他那样平静释然的表情。不想破坏这样的宁和气氛,她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慢慢地,慢慢地靠回了他的胸膛,将自己光裸的后背,与其胸膛紧紧相贴。
温热的触感,是她最相信的温度,莫小桐微笑微闭目,唇角,不自觉地上扬着。
“小桐,回你妈妈家住几天吧?”
“嗯。”
“等我安排好一切,就来接你。”
“好。”
对于他的安排,她不问缘由,一一应下,可她这样温顺的态度,反倒让他意外,更颇觉遗憾。以前的她,总会有自己的意见,就算是完全同意的事情,也会说出一大堆的话来,可是现在,太过简短有力,反而让他探不到她的真实情绪。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
难得平静的相处,她确实不想破坏这和谐的气氛,只慵懒道:“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说的时候,问你也没用。”
“学机灵了啊!”
虚虚抿唇,她笑得苦涩:“生活所迫。”
“是啊,生活所迫,每个人都在做着自以为对的事,但又显得那样不快乐。”对别人来说,也许,再多的不快乐,都只是因为生活。可能他来说,每一次面临的,都是对生存的考验,八年了,他已习惯了武装自己,直到此时此刻,他方才有一种想要卸下重担的冲动。
他不想恨她了,因为,他发现恨她的时候,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快乐。
“肖奕,你的不快乐,是因为她吗?”
那个她,莫小桐一直不敢去窥视,甚至不敢打听她的任何消息。直到,亲眼见到费雪莉本人。老实说,和她想象中差别很大,完全没有大家千金的柔婉与淑静,反而有一种天然的女强人气质。那种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感觉,在她的字里行间,她能感觉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女人,是不适合他的,至少,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喜欢的,应该是那种一心围绕着他转,在心里当他是神的女孩子。可在这一点上面,永远也只能是他围着费雪莉转,转得久了,或许,他便也找不到自己曾经立下的目标了。
“为什么这么问?”
“你刚才,有点吓人………”
她从未看过那般无助崩溃的肖奕,无论是高中时代的阳光少年,还是现在的冷酷总裁,他总是一幅沉稳淡定的模样。可是刚才,他就像一个濒临绝望的男我,尽情渲泻着自己内心的情绪。
他笑,几分苦涩:“我只是刚才有点吓人么?”
“平时你总是那样冷漠,我以为,你不会有那样激动的时候,肖奕,你们,到底怎么了?”终还是问了出来,不为吃醋,不为嫉妒,只是,关心他的身体,紧张他的情绪。
“没怎么。”
淡淡的回复,几丝苦涩在心头萦绕,对于费雪莉,有太多的不能说,他不愿面对那些过去,更不愿面对如今的丑陋。
“那,你今晚还回去么?”
“那么你呢?你希望我回去么?”
他反问她,将问题又丢还给莫小桐,她淡淡垂着眼,双手,有意无意地划过他那伤痕累累的手臂。如若在以前,她肯定会告诉他,不希望他回去,他再恨,也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多少她也会感觉到温暖。
可是现在,这样的立场,她在一个小三的身份,是要向正房挑战了么?其实,她没有赢的希望,可她还是犹豫着,想要留他下来。抿了抿唇,她坦白地回答:“虽然,我不希望你回去面对费雪莉,可是,该面对的总该面对,所以,该问的,也总是要问的。”
似没有给答案,但又明显地让他听出了自己的渴望,肖奕拧着眉头,忽而伸手抓起她飘浮在水面的长发,把玩着答道:“我不回去了,至少,今晚不回。”
“真的?”
“真的。”
“那,她又生气了怎么办?”费雪莉不是别人,是他的妻子,自己这样,是不道德的。虽然,她能看出来她们夫妻之间有很大的不稳定的因素,但,那个最大的因素,绝对不能够是自己。
莫小柳的行为,已让她伤透了心,在一定程度上,她是能够理解费雪莉的怒火的,只是,事情不落到自己头上,永远也不知道有多么的难以选择,这一次,她似乎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
“不必担心她,那边,有人陪她。”
“有人?”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莫小桐的意料,看着他僵硬的表情,想着方才他反常的举她,她抖着唇,小心翼翼地问:“男,男人?”
“不是,女人。”
说到这里,他突然就笑了,那笑容,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复杂到,难以解读。
“喔,原来她在f市也有朋友。”
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呵,朋友,是啊,好朋友。”
见他奇怪地笑,她不明所以,只能愣愣地感觉着他胸腔的震动,莫小桐的心思一直很单纯,她的生活圈子,也一直很单纯,这样单纯的她,永远也不会想到,肖奕勉强自己娶的,是一个同性恋的妻子。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2:他,其实也是第一次

如果,她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事实,她一定不会请他留下来。可那时候,她一心只希望他能不被自己拖累,所以,虽不真心,可她还是平静地劝着他:“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会不高兴,可是,如果你留下来的话,我会很开心,她会不开心,你确定,真的不用回家去陪她?”
闻声,他不再言语,只是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应该怎么解释呢?他不是不愿意陪,而是,根本就不可能陪。费雪莉需要的,是一个成熟饱满的性感女人,而自己,只是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
工具可以换,可需要,永远不会改。
“起来了,水,凉了。”
“喔!”
听出他的不悦,莫小桐又开始在心底后悔,早知道就不要扮好人了,他想留下来,让他留就是了,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
“你先出去吧,我再冲一下。”
温顺地点了点头,这一回,她没有再阻止,只是,当她包着浴巾回卧室,触目所及,却再一次让她红了眼。淡紫的风络,温馨的布置。是她少女时代,最喜欢的款式,曾经,她依在他怀里看杂志,就指着这样的卧室布置向他撒娇,她说以后结婚了,一定要和他住在这里房间里。
他曾笑着反对,说这样的房间太女性化,他怕自己住着住着就成了娘娘腔,可现在,时隔八年,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记忆中最想要的家的模样,可他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更将杂志上的一切,搬到了现实。
红着眼,莫小桐一一抚过房间中的一切,本该上床的她,却再一次回到了浴室前。
一出浴室,肖奕便感觉怀中猛然多了一个人,她依着他,红着眼,声线哽咽:“谢谢你。”
“你这是干嘛?”
身上还有未干的水珠,肖奕双臂微张,一脸错愕。
“谢谢你专门为我准备的房间。”
她说出理由,他却又是一愣。
事实上,这套房子,早在八年前就已在他名下,那是费雪莉为了安抚他离家的心情,为他在f市设下了定心丸。他曾经很用心的挑选设计师,亲自设计了这里的一切,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来这里,他,其实也是第一次。
自从知道莫小桐嫁给了那个人,他已决定彻底将这里遗忘,只是,今夜,他们已无处可去,他才会又想到了这里。只不想,她看到这布局,竟又开始多愁善感了。
撇了撇唇,他将一切推得一干二净:“没什么,有钱,什么都可以做,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很多事,都已回不到当初,就算这间屋子还是最初的模样,莫小桐心已改,他不想得重蹈覆辙。他的口气很欠扁,可莫小桐并不介意,只继续搂着他的腰撒娇:“肖奕,我改变主意了,今晚上,你可以留下来吗?可以吗?”
以前,只要她用这种口吻说话,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尽量去成全,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他,自己这一招还管不管用了。
“我说过了,今晚,我不回去。”
“谢谢,谢谢你!”
真心还是假意,她已不想去深究,这一刻,她紧紧抱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

一夜未眠,费雪莉衣衫不整地坐在窗前抽烟。淡淡的烟雾,笼罩着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表情。
身后,水蛇一般的女人缠了上来,暧昧的舔着她的肩:“雪莉,你怎么不高兴了?我再陪你玩玩好吗?”
“走开,我没心情。”
“别这样啊,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吧,我刚学会的一招,叫做………”
“我说了,走开。”
“雪莉,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人家?”
猛然转身,反手就给了妖娆女人一巴掌,当那女人被掀翻地地,她只听到费雪莉怒火中烧的一个字:“滚!”
“啊!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人家千里迢迢跟你到这里,你礼物没有,生活费也没有,现在还要人家滚,人家身上都没有带着现金,你让人家滚哪里去啦?人家不干,不干啦!”
“要钱是吗?你跟着我就是为了钱?”
“不然你让人家图什么?你又不是男人,又不能给我名份,甚至连带着人家吃饭都还要偷偷摸摸,人家图钱怎么了?你要图情,你找你男人去呀?干嘛让人家跟着来………”
“啪”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扔到了她的脸上,费雪莉僵着脸,言语成冰:“分手费,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捡起地上的钞票,那女人哭丧着脸:“啊!怎么才一百万啊?”
“不要就给我滚回红磨坊,继续做你的百味‘鸡’。”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她当初会选择立ly为床伴,看中的,就是她那绝佳的口技与指法。她跟了自己两年,现在自己要甩了她,她也不指望从她的嘴里能听到什么好听的话,只是,望着立ly离去时,那头也不回的绝情绝义,她忽然觉得,四下都已冷凝。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坚强,可当身侧空无一人,她忽而觉得,这么多年她都白过了,她的人生,除了工作,已毫无意义。
泪,突然便涌了上来。
她已很久没有流泪的冲动了,可今天,她只想放声大哭,尽情渲泻。
身后,脚步声又蹬蹬蹬地传来,她没好气地回头,对着来人就破口大骂:“都说了让你滚,你又回来干什么?”
“回来看看你。”
肖奕的声音很平静,不似对下属那般严厉,也不似对莫小桐那般冷凝,更不似以往一般对费雪莉的温和恭敬。
“是你,怎么,想到要回来了?”
不怀好意地走进房间,她故意坐到了那还凌乱着的大床之上,淫靡的气氛还要,肖奕不自觉地别开了眼,板着脸问:“你今天要上班吗?”
眉头,不自觉地微微挑起,费雪莉拢了拢睡衣的腰带,尖酸刻薄地问:“你跑回来,就是为了问我要不要上班?”
“不然呢?问你今天要不要换个新女伴。”
在楼下的时候,他已经偶遇了那个浓妆艳抹的立ly,她甚至还主动和自己搭话,从她的嘴里,他很容易听出她对费雪莉的不满,也知道她们已经分手了的事实。
她冷冷地笑,反辱相讥:“你可以找情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换女伴?”
“不是你允许的吗?不是你鼓励我的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不想撕破脸,有些话,他也不想说得这么明,只是,费雪莉已失去了理智,不激一激她,永远也回不到正轨。
心头的一根刺,猛然被拨出的感觉,很痛,痛到鲜血淋漓。
费雪莉愤怒地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肖奕:“我说过让你找情人,可我没说过让你找她。”
“除了长得够漂亮以外,在我心里,她和别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真的没区别?”
“没有。”
眼泪,终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就连费雪莉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难过。
“你撒谎,肖奕,你想骗我还是骗你自己?”
“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就是,莫小桐的爸爸,他找人一把火烧了你的家,还烧死了你的妈妈和妹妹,这样的女人,在你心里和别的女人一样没有区别?肖奕,你可以继续自欺欺人,我却不可以。这里,有她没有,有我没她,你自己选择。”
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费雪莉清楚,肖奕也同样清楚。
双拳紧握,几乎陷进肉里,他冷着脸,僵硬地答复:“我回来了,不是最好的答案吗?”
他也有尊严,也有自己想守护的一切。
只是,这些难以抹灭的仇恨,像是一把无形的钢刀,深深地,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内心。心头,在汩汩地淌着血,他任由她一句一句凌迟着自己,只恨那钢刀还不够深,不够让自己彻底死了那条心。
明明已脆弱,可她仍旧高傲地扬起了头,一字一句地追问:“你的心呢?也回来了?”
冷冷一笑,肖奕的表情,有种近乎透明的悲伤:“我的心?你几时要过?你自己都不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还要介意我把它放在哪里?”
“…………”
突然便愣住了,费雪莉怔怔于原地,就连原本高傲的眼神,也瞬间沉冷了下去。是啊,她明明不爱他的,为什么要这么介意?
“承认吧,我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你可以限制我的自由,限制我的生活,可我的灵魂,只会为我所限制,谁也不能左右。”过度直接的话语,就像是一根鲜明的刺,冷森森扎入了费雪莉的心中,她早已认清事实,所以才想要给他找个情人,让他‘安份守已’,只是,当他真的找了,她的心,竟又那般撕扯着疼。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3:这个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怔怔望着他的眼,她突然平静地问:“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离开她?”
“什么也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把她送走了。”
闻言,她颇为意外地睁大了眼:“真的送走了?”
“你那么神通广大,骗你有用吗?”从她安排陈林在自己身边时,他就知道她没有那么信任自己,虽然,在费雪莉心里,已然觉得自己对他很放心了,可事实上,她的不信任,除了她自己,谁都看得出。
“肖奕,你最好不要骗我。”
“你也最好不要去伤她,否则,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反悔。”
如果他早知道回f市后是这样的结果,如果他早就知道,他还是抗拒不了莫小桐对自己诱惑,他一定不会回来。可是,此时此刻,宁可与费雪莉翻脸,他也不想再让别人伤她一分。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就算是恨着,那也是他一个人的事,绝不想假手于人。
费雪莉的眼角,几丝恨怨一闪而过,那样快,快到别人还未看清,便已消失于无影:“呵呵!终于说实话了吧?你放不下她了。”
“是放不下,可放不下也得放。”
理智与情感,现实与梦境,他分得清自己要的是什么,更懂得如今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他与费雪莉没有夫妻之实,可这过去的八年时光,她给他的一切,他一辈子也还不清。
“为什么?”
“因为我欠你的,我是你的工具,是你的挡箭牌。”
他用了和莫小桐一样的口气来回她,是否无奈他已说不清,只是,谁欠谁的,就该由谁亲自来还,自己欠她的,就让自己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奉献。
“…………”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将他逼到如此地步的那一天。
这是费雪莉第一次见到,如此消极的肖奕,就算是八年前,他也不曾用如此口吻来形容自己,可现在,他就那样对着自己说出了这些话,就好像,在她的身边,他不过是一个可无可无的物件,一个打发时间的宠物,根本算不得是个人。
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她那么急急火火地回来,不是想要把他逼成这样的,只是,在看到那些新闻的同时,她的心情,真的很难以形容。她放下了在总部所有的工作,甚至没有跟父亲交待一声就连夜飞回了f市。没有人明白,当她在他的卧室里,看到那一堆女性用品时,她的心情有多恐惧。
只是,她真的错了吗?她也不懂了。
深秋,枫红如火。
当枫叶一个个打着旋儿飘落,往往也是最感伤的时刻。正如凄美的爱情故事,也总会有个令人遗憾的结局。
正午时分,莫小桐踏着落叶而来,几分忐忑,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敲开了母亲旧居的大门。
“妈,我想回来住几天。”
“先进来吧。”
“谢谢!”
这一声谢谢,若是在以往,会觉得很多余,可如今,她却觉得不得不说。母亲的态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很多,虽然她不明原因,但一想到可能有机会修复与母亲的关系,莫小桐仍旧觉得无比激动。
换上拖鞋,莫小桐很利索地进了屋,刚放下背包,母亲便略带不满地开口质问了。
“那天,你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跑了呢?”
自从家里出事后,母亲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前的温婉大方,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是满满的犀利。她的转变,莫小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