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一句话,便如同将她打进了十八层地狱,莫小桐的眸间泪花闪动,想要痛骂他的卑鄙无耻,但话到嘴边,却只剩颤抖着的一声“肖奕。”
他知道她又哭了,那样的彷徨无助,那样的楚楚可怜,可他,却再不会有任何感觉,这一切,都是亚星自找的,他乐见其成,又怎会去插手?
“莫小姐,麻烦你动动脑子想清楚,是你让我验货的,我验了,但货品的质量实在让人不太满意,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继续消费么?”似笑非笑的口吻,带着几分鄙夷的轻视,肖奕极尽残忍地开口,语落,却见莫小桐早已气得浑身发抖。
重返f市之时,他便已决定要做个魔鬼,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善良只会让你失去更多想要珍惜,却又无法守护的东西,所以,他再不要个弱者,也再不要重复当年的悲剧。
肖奕的眼神,让莫小桐明白了一切,他说不帮她,便是真的不想帮,曾以为,他至少还保留着当年的善良,可是,每当再了解多一点,她就会心痛的发现,他离那个梦境中的男子,似乎已越来越远。
他变了,真的变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08:我知道你恨我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浅浅牵唇,他笑得冰冷:“托你的福,若是没有你的家人,我或许永远都只是个只懂得傻读书的书呆子,不过现在,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和你们全家证明,你们当年,错得有多离谱。”
当年,他提到的当年,也正是她心头最痛,她知道父母亲的反对让他受过太多的委屈,可是,父母会这么做,也只是因为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一个看上去没有未来的少年,又叫他们如何放心将掌上明珠的一生交付出去?就算不能原谅,至少应该理解,就算不能理解,至少不该怨恨,可他呢?竟然因些而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这还是她曾深爱过的那个肖奕吗?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你就冲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一切的错,即已铸成,无论对错与否,她决定一力承担,只是现在,她好后悔,后悔当初不该爱上这么一个人。
他笑,残忍而决绝,什么叫不要伤害她的家人?这句话不是应该他反过来对她说?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她是那样高高在上,永远都被捧在手里的公主,又如何明白什么叫失去一切的痛苦?不自觉地,肖奕的右手,又紧紧放在了左臂之上,那里,如火如灼的疼,仿若又置身回到了当年的那一场大火之中。
他已尽可能让自己语调平稳,但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伤痕,却突跳着出来,叫嚣着想要冲出他的喉头,他狠狠地压制着,将它们通通咽回到吐里,只剩下最冰最冷的一声叹息:“伤害?如果,这也叫伤害的话………”
“算我求你了,放过他们。”
突然有些惶恐,他的眼神,陌生到可怕,他已将怒气施加在她的身上,但,似乎还远远不够,他想要做什么?为何她突然越来越害怕?
“求我?莫小姐,你是不是求错人了?你应该去求的,难道不是你的丈夫赵明磊?”
有些事,他不插手,不代表什么也不知道,亚星传媒所犯的最大错误,不是决策失误,也不是运营不当,更不是投资亏损,而是她莫小桐,瞎眼看错了人。不是每个高帅富都表里如一,不是每个官二代都谦谦如君子,莫想要官商结合没有错,但错就错在,引狼入室,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赵明磊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了,终于验证了他的话。亚星传媒正经历的一切,对莫大海来说,应该就是,应得的报应。
他的话,让她的心头莫名一震,她揪紧了自己胸口的衣衫,惊慌失措地问:“你,你想说什么?”
耸了耸眉,他一脸平静,漫不经心道:“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不回去亲口问问你的好丈夫?他对你们佟家做的,才是你应该要追问的事,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哭哭啼啼地跑来找我的麻烦。”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也许他变了,但有些习惯她似乎还了解,肖奕不会撒谎,或者,他其实是不屑于撒谎,所以,年少时,为此他曾吃过很多亏,但那个时候,他总是一笑置之,说一句吃亏是福便作罢,可是现在,他却提到了赵明磊,有些模糊的影像似乎已在心头掠过,那些曾经被她忽略过的细节,似乎已慢慢串成了一条线,只是,模糊得让人看不清。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09:将她的一切贱踏在脚底

“你知道什么叫被欺骗么?你懂得什么叫背叛么?如果还不明白,那么现在正是时候。”他虚伪地笑,笑得让人心头发毛,莫小桐轻抬起头,静静望向他的眸:“肖奕,你是在报复我么?”
“怎么?现在才感觉到?看来,我是该再加一把劲了,莫小桐,给你三分钟时间,若是再不离开,我想,我会叫保安……”
他的话,终只是说了一半便不能再继续,望着莫小桐毫不犹豫走向门口的背影,他的心,忽而又开始紧绷着疼。
挺直了脊梁,每一步,莫小桐都走得异常平稳,他灼灼如火的目光,像是两把剜心的剑,如芒在背,但却已不能再影响她的心,该结束了,所有的幻想,该结束了,所以有期待。或许,今天,她来这一趟,也并不算太失败,至少,她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他这个人,比今以后,她会将心封闭,绝再不让人轻易将自己打败,绝不………
春末的风,总是暖洋洋的,带着几分温和扫过大街,飘卷着枝头花瓣,缱绻着,越来越远。
满心是伤,莫小桐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双眼很红,肿得像是熟透了的桃,这样的她,没有脸回家,更没有脸去见父母。从小到大,她所有的一切,都已被程序化,上什么样的学,交什么样的朋友,嫁什么样男人,做什么样的工作。她习惯了别人安排好她的一切,也习惯了无条件的顺从,当年那个为了爱曾叛逆一时的女孩,早已随着他的离开,消失不见。
直到,亚星传媒遭遇到近三十年以来,最艰难的一场考验,她才终于又活了过来,找回了一丁点儿属于自己的感觉,所以,她主动敲开了他的门,试图凭一已之力挽回一切,却不想,竟又遭遇到她人生之中,最为不堪的一切。
一想到他粗暴的行为,一想到他无情的言语,莫小桐的心,便又狠狠一紧。当年,因为压力太大,难道不是他主动放弃了他们的爱情么?而今,她落难如此,不肯出手也罢,还要将她的一切贱踏在脚底,这样,他就真的能快乐?
再度红了眼,莫小桐艰难地仰起了头,有人说,当你想哭的时候,只要高高地仰起头,眼泪就再也不会掉下来,和赵明磊吵架的时候,她试过很多很多次,每一次似乎都成功了。只是这一次,为什么不灵了呢?
肖奕,肖奕,肖奕……
游魂一般,在大街上游荡,不顾自己面如白霜,不顾自己浑身狼狈,直到天色渐晚,直到人潮渐散,直到,她再也抬不起脚步,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回家,回那个,她似乎从一开始就从未曾真正当成家的那个家。
推开别墅的大门,一种似有若无的呻吟声,嗡嗡如蚊吟,环绕着钻入她的耳膜,那种熟悉的感觉,瞬间让莫小桐愣在了当下。
寻声而往,每一步,似乎都那样的沉。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0:她不该回来的

温馨的卧室内,丈夫赵明磊与妹妹莫小柳激烈地交缠在一起,疯狂的动作下,二人焕散的眼中,似乎已浑然无外物。就连门口多了一个人,两个人都未曾发现。
不记得自己看了多久,不记得自己站了多久,莫小桐静静地立于门边,原本受伤的心,又是狠添一笔重痕。
她不该回来的,不该………
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没有防备过这一天,只是,当真相被残忍揭开,她终还是被狠狠刺痛了心。她从未爱过赵明磊,所以,就算明知道他有过很多很多的情人,她也从不曾在意。
只是,小柳,为什么是小柳?
从小到大,只要她有的,她都会偷偷给小柳留一份,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她却从未以此为区分,她爱她护她,只因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液,可是,今时今日,她唯一呵护着的亲妹妹,又是如何对她进行报答的?发颤的手指,忘了该怎么去收回,莫小桐苍白着脸,又一次将心坠落在了谷底,再也找不回。
没有冲进去捉奸,也没有发疯地找他们理论,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床前淫乱的一幕,冷笑着转身,甚至主动帮他们带上了房间的门。
*****
云雨之后,莫小柳性感地伸了个懒腰,而后,再度窝回赵明磊的怀抱撒娇道:“明磊,你什么时候才和她离婚嘛。”
慵懒的声线,带着几分欢爱过的疲倦,赵明磊宠溺地拍拍莫小柳的小脸,软声说道:“宝贝儿,别急,很快就和她离。”
画着浓厚烟熏妆的大眼,扑闪着,弯弯如月,莫小柳兴奋不已,大方地赏她一记香吻,而后,又半是怀疑地问:“真的?你没有骗我?真的马上就跟我姐离?”
认真地点着头,赵明磊撅起嘴,在莫小柳的红唇上偷偷一啄,方才又嫌恶道:“当然是真的,莫小桐那个黄脸婆,除了每天会唠叨着老爷子的公司以外,碰都不肯让我碰,那个贱人,我已经忍了她八年,早就受够了。”
“骗人,我才不相信,你和我姐真的没有那个。”娇娇软软地媚笑着,莫小柳嘴上虽如此说着,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姐姐和姐夫的感情不好的事,她早在多年前便已经知道了,只是,她却完全没有想到,姐姐和姐夫之间,竟然没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不过,这么一来对她来说更有利,一个不懂得在床上留住男人心的女人,是留不住自己的丈夫的。看来,他们的婚姻,也真的是走到头了。
“当然没有了,我怎么会骗你呢。”帅气地挑着眉,赵明磊夸张地拍着胸脯保证,末了,又凑近她的耳畔暧昧地吹着气,边吹边问:“说到那个,宝贝儿,有没有兴趣,再来一次?”
“唔,你好坏…………”
假意推却,莫小柳却口不对心,在赵明磊的几番挑逗之下,只软软又哼了几声,便再度与其紧紧纠缠,不多时,宽大的卧室内,已再度响起了欢快而放浪的叫声。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1:流氓的口吻

别墅的沙发上,莫小桐一杯接一杯的灌着红酒,应该要离开的,但肖奕的话却一直徘徊在耳边,她可以无视赵明磊与小柳乱搞,却不能漠视他在亚星背后搞鬼。或者,她早该想到的,除了他,再不可能是其它人。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悄然而近,莫小桐没有回头,只是继续着轻轻啜饮,直到杯酒见底。
“小桐,你,怎么过来了?”
似是未料到别墅里还有人,赵明磊有些心虚地问,话一出口,方才意识到了重点,转身,刚想要提醒楼上的人,却听耳畔传来莫小桐冷幽幽的声音:“为什么是小柳?”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曾几何时,赵明磊最喜欢看的就是莫小桐这样清清冷冷的模样,但,八年的同床异梦,那份幻想,早已被现实所扭曲,在他的眼中,她再不是当年冷若冰霜的公主,只是一个处处都招人嫌的弃妇。
轻轻放下高脚杯,莫小桐背对着他,脸色苍白如纸,却仍是强自镇定,她知道,小柳还没有下来,所以,她绝不能在现在就认输,这个男人,她可以不要,但,这个妹妹,她还想挽回:“我什么都看见了。”
事已爆光,赵明磊也不愿再解释,只一屁股坐到了莫小桐对面的沙发上,摊了摊手:“你既然都看见了,还问什么?”
“今天的事,我可以不在爸妈面前提,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再纠缠小柳。”这已是她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对这个男人,在八年前她便已心如死灰,会嫁给他,只因那一个无法改变的错误,而现在,当一切都偏离正轨,她唯一想做的,只是将伤害降到最低。
冷冷一笑,赵明磊一幅流氓的口吻:“不让我和小柳在一起?莫小桐,你拿什么身份去阻止?”
“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妻子。”
对于这个身份,八年来,她一直当成是耻辱,她不屑于提,也不屑于说,可是今天,她却只能用这样尴尬的身份站出来说话,只因,那个正躺在自己床上的女子,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话到此处,赵明磊颇有几分暴燥,他承认,八年前他把一切想得太美好,以为一个女人只要结了婚,就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可惜,越来越平淡的夫妻生活,让他味同嚼蜡,悔不当初。
莫小桐有着所有女人羡慕的资本,也有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美丽,只是,唯有对自己,她始终是一幅冷冰冰的圣女模样,别说性生活,就算是夫妻间偶尔亲密的动作,也会让她露出厌恶的表情。
久而久之,他便对她再也提不起兴致,身份高贵又如何?长得漂亮又如何?他赵明磊要的是个会动会叫会高潮的女人,而不是一个美丽却僵硬的‘充气娃娃’。
“妻子?莫小桐,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这八年来,你有没有尽过一天妻子的义务?现在跟我谈妻子的身份,不觉得可笑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已不可能再挽回,赵明磊不奢望莫小桐会回头,也不希望她回头。只是,有些怨气,平时无处可发,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又怎可能会放过?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2:莫家的两朵花

听到这样的话,莫小桐冷冷一笑,反驳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还我说理由?赵明磊,你问我有没有尽过一天妻子的义务,那么你呢?你又有哪一点做得像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
“又提那件事,八年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你还想要怨我多久?”
“一辈子。”
有些事,她可以无视,但有些人,却不值得原谅,嫁给赵明磊是莫小桐这一生中,做过最失败的决定,这种失败锥心挠肺,将会纠缠她一生。
“好,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得这么绝,离婚吧,对我们大家都好。”不是最合适的时候,但却很适合摊牌,赵明磊并不算太为难地提出这个要求,而莫小桐,也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去反对:“要离可以,还是那个条件,跟小柳分手。”
“分手?呵呵,莫小桐,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现在的小柳还会听你的?”
莫家的两朵花,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莫小桐,无论是身份,地位,长相或者身材,莫小桐都要强过莫小柳太多倍。只是,当二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明显,他却意外的发现,原来莫小柳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所以,就算为了离婚,他也不可能和莫小柳分手。
“她当然会听我的,我那么关心她………”
激动的话语,才刚刚说了一半,却被人冷不丁地打断。迈着优雅的步伐,莫小柳抬阶而下,每一个字,都深深地刺痛着莫小桐的心:“别自作多情了,谁要你廉价的关心,和明磊在一起是我自己的决定,分不分手,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
“小柳,他是你姐夫,我这么做让我情何以堪,又置爸妈的颜面于何地?”
“情何以堪?说起这四个字,在你妈当着我的面骂我是贱种的时候,在你妈逼着我妈离开f市的时候,在你妈告诉所有媒体莫家只有一个女儿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情何以堪四个字更加适合我?”
只一句话,便彻底让莫小桐哑了声,多少年了,从小柳进门的那一刻起,母亲就对她充满了敌意,一个女人,知道自己的丈夫出了轨,还生了一个只比自己女儿小一岁的女儿时,是谁也会受不了。
可是,虽然内心在排斥,虽然言语也恶毒,但母亲到底还是宽容地接纳了小柳,这个并非自己亲生的女儿,母亲也许对小柳并不算太好,但这么多年来,也从未亏待过她。莫小桐根本没有意识到,在小柳的心里,原来早已埋下了怨恨的根。
绞着手,莫小桐几分心疼地望着小柳,苦口婆心地劝说:“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受了不少委屈,对我妈的态度,我向你道歉,可是小柳,就算我妈千错万错,爸总归是你的亲爸吧?难道,你连他也不要了?”
“不要跟我提那个老东西,要不是他,我妈怎么会年纪轻轻就累死?是他毁了我妈的一生,也毁了我一生,我不会原谅他的,永远不会。”从小到大,莫小柳都夹起了尾巴在做人,而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的能力,也有了最扎实的资本,对于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也不打算放过。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3:残忍的真相

“小柳,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听到这样的话,莫小桐震惊了,这还是她那个印象中温婉乖巧的妹妹么?为何越看越陌生?
抱胸而立,莫小柳神情高傲道:“莫小桐,看在你平时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不想让你太难看,但是,丑话我说在前头,和明磊离婚的事,你最好动作快一点,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看到这样的小柳,莫小桐的心在滴血,从父亲领她进门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决定,要用尽全力去保护这个妹妹,可如今,她所有的付出都付诸流水,而她,也在别人的眼中,变成了一场笑话。
“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听到这样的问题,莫小柳忽而转眸,痴痴凝望着赵明磊,表情异常的恬静,比之方才对待莫小桐的态度,几乎是两个人。她伸出手,紧紧地勾过他有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啄,方才温柔道:“他什么都不够好,但,至少对我真心实意。不像你们,一个个都带着虚伪的面具,嘴上说当我是一家人,其实心里,根本就不认。”
“我没有………”
愤而转眸,莫小柳的态度,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你没有是因为你够蠢,八年了,你是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那样蠢到无可救药,要不是顶着莫家大小姐的头衔,你以为你能嫁这么好?”
“我嫁得好?这样算好?他对我做过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忍着泪,莫小桐整个身体都已开始颤抖,她可以忍受小柳的羞辱,是因为她明白她心中有怨,她希望她在发泄之后,可以回头。可是,这段婚姻,从头到底都是一个错误,为了这个错误,她已失去了太多本该拥有的欢笑,所以,她不允许小柳这么说她,也不希望她羡慕这样失败的婚姻。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不怕告诉你,那天晚上,告诉明磊你在学校的音乐室等着肖奕的人,是我。”
“…………”
这个真相,有如晴天霹雳,瞬间将莫小桐打落十八层地狱。那个被梦魇所占据的夜晚,她在苦苦挣扎,喊破了喉咙,也流干了眼泪。她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劫数,可如今,当真相从小柳口中吐出,她竟是被吓到连泪也流不出一滴。
“怎么?很吃惊呀?你其实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做省长的儿媳?”鄙夷的口吻,刻薄的语气,莫小柳一句句,一字字,刺骨锥心。莫小桐就那么木然地立在那里,原本流不出的眼泪,也已彻底决堤。
在外人眼中,莫小桐确实无限风光,顶着亚星大小姐的头衔,又嫁给了省长的儿子赵明磊,无论是夫家还是娘家都让人羡慕不已,可唯有她自己清楚,自嫁给赵明磊那一天开始,她的内心,只剩下孤寂与痛苦。
那是一场没有爱的婚姻,从头到尾都是阴谋,她们都以为给了她最好的归属,可事实证明,那不过是将她从天堂推入地狱。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4:扫地出门的羞辱

“小柳,我恨你。”
这是第一次,她对小柳口气严厉,太重亲情,所以,她可以为家人做任何事情,包括遭受肖奕的白眼与屈辱,她忍下一切,只为让家人幸福,可事实证明,她又错了,原来,她最珍惜的人,全都已不再。
“我不在乎。”
若是在乎,她也就做不了莫小柳,顶着私生女的头衔,她憋屈地活了太久,她要翻身,她要做主人,谁敢挡她的路,她就让谁下地狱,就算那个人曾经对她不错也不能。
闭了眼,莫小桐的牙关已在咯咯作响,她咬下心痛,一字一顿:“我不离婚,你是不是也不在乎?”
“你敢不离,我就让整个亚星来陪葬。”
“你以为你做得到?”
冷冷回眸,莫小柳笑得残忍:“这句话,应该反着问,莫小桐,你真的以为我做不到?”
“是你在亚星内部搞鬼?”
她的笃定,她的自信,莫名的让莫小桐感到慌乱,难道,亚星最近所遇到的问题,都与她们有关?难道,她们防前防后,却偏偏防错了人?抖着唇,她终于提出心底的疑问,可小柳的答案,却让她的心,再一次跌回谷底。
“不错嘛,总算聪明了一回,不过,就算你现在知道,也来不及了。明天早上,亚星的股价会一跌到底,而你们手里的股份,最终都会变成一张白纸。你最好不要惹毛我,否则,不要说你,就是那两个老东西,都会被我统统赶出家门。”
高傲地抑起下巴,莫小柳气焰嚣张地开口,那种六亲不认的冷酷,在她的身上,莫小桐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们家养的不是女儿,而是一头白眼狼。
想要争取,想要挽回,但莫小桐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被扫地出门的羞辱。
坐在枫林大道的长椅上,莫小桐掩面而泣,飘落的红枫,带着即落的残息,不断倾诉着秋日的凉凄,一如莫小桐的内心,那种无法排解的闷痛。她是这栋别墅真正的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