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天,你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跑了呢?”
自从家里出事后,母亲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前的温婉大方,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是满满的犀利。她的转变,莫小桐并不太适应,可想到之前一见到自己就开赶的情况,比起现在,到底是好了太多了。
“妈,我不是给你留了字条了?”
“那也是不礼貌的,你以前的礼仪老师是那么教的你?”
为了让莫家的女儿,上得了台面,莫母从小就对莫小桐要求严格。她也一直在认真的朝着母亲的期望在努力,直到,莫家的一切都毁来,而公主般的莫大小姐,也渐渐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不是她已忘记了该怎么做淑女,只是,逆境中的女人,其实更适合做强女,所以,她努力的方向,早已随着生活而改变。不想和母亲起冲突,她只是淡淡在垂下头,淡淡在说了一声:“对不起!”
相比较母亲的强势,莫小桐的态度,也就弱势了许多。太重亲情,她在母亲的面前,总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就算觉得自己委屈,她也不愿意说出来,只因为,害怕自己的口无遮拦,会让母亲越来越伤心。
“妈不是想数落你,可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要是再不争气点,以后妈可指望谁啊?”
一半是怨气,一半是心声,这一阵子,她一直刻意避开这个女儿,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虽然,很多时候,莫母也明白,所有的事情有因必有果,并不是莫小桐一个人可以左右的。
只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她需要一个可以供她发泄的人,而除莫小桐以外,她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听出母亲的软弱,莫小桐又红了脸,软声道:“妈,以后我会好好孝顺你的。”
“你拿什么来孝顺?就靠那个男人么?”
提到肖奕,莫母还是心中有气的,他竟敢当面威胁她,仅此一点,她就再难对他有好印象。
叹一口气,莫小桐眼神飘渺,幽幽道:“我不会靠他的,会跟他在一起,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个协议。”
一听这话,莫母马上紧张了起来:“什么协议?”
“妈,这件事您就别管了,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相信你?怎么相信?你和那个赵明磊还没离婚,就和那个肖奕不清不楚,我和你爸的脸,都快让你丢光啦。”
这也是莫母最介意的一点,这么多年来,莫小桐一直是个乖乖女,虽生在大富之家,却从来没有过什么出格的事。不曾想,家逢遭变,连她也闹也那么大的丑闻,要不是远离了是非,莫母只怕是会羞得不敢出门。
“我会和赵明磊离婚的。”
“那就马上离,我不想你爸死了后还给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她就要抱着指头数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她做梦都在想着要离婚,可事到如今,她虽仍旧那样期盼着,可却再也难以下决心。垂下头,闭了眼,莫小桐几分伤感,几分无奈:“会离的,只是,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忘记他是怎么对我们了的吗?你爸和你哥,尸骨未寒,他领着莫小柳那个小妖精来逼你离婚,他还抢走了我们莫家的一切,这种男人,你还想和他在一起?”
越说越气愤,话到最后,莫母的手指,都已忍不住微微颤抖。
“我没忘,正因为没有忘记,所以才不行。要是我和赵明磊离婚了,岂不是便宜了莫小柳,她费尽心机毁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还想要过自己所谓的幸福生活吗?我偏不让。”
有谁比她更委屈?有谁比她更无辜?
那么想离婚,可为了报复,她竟然选择自己最不愿意选择的那条路,莫小桐红着眼,将眼泪全部咽回肚里,就算明知道前路不平,可她还是决定要这么做,用她自己的方法,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接受教训。
看得出莫小桐内心的挣扎,莫母突然也深叹了一口气:“小桐,你有这份心,妈很欣慰,可是,你这么做妈不同意。”
“妈………”
摇了摇手,莫母制止了莫小桐解释,只继续道:“妈也不想让他们好过,可是,如果你一直和赵明磊纠缠不清,你还怎么开展自己的新生活。你要知道,肖奕可是老婆的人,迟早你也是要离开他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听懂了莫母的意思,莫小桐坚定地摇着头:“妈,我再也不想依附着男人过日子了,无论我最后会和谁在一起,抑或者以后都是一个人过也无所谓,我要学习,我要成长,我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就算我一个人,我也可以活得很好。我希望有一天,就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也能让您安享晚年。”
听到这里,任是铁石心肠也化了,莫母含着泪,终于肯定地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小桐啊,妈最近让你受委屈了。”
“妈,只要您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也可以。”
母女俩一直欠缺的就是一个互相倾诉的机会,虽然,莫小桐此刻并不知道母亲的改变有着肖奕一半的功劳,可此时此刻,能重回母亲的怀抱,她是真的觉得很幸福。
“那你就和赵明磊离婚吧。”
“妈,我不是说过了………”
直接打断莫小桐的话,莫母语重心长道:“这个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如果不趁早结束,对你来说,同样不公平。就算为了惩罚那两个恶人,也不必搭上自己的幸福,小桐,听妈一句话,离了吧。”
“…………”
离了吧!记忆中,似乎还有谁曾说过这样的话,或者,他没有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但意思却是一样的。亲者痛,仇者快!真的是这样吗?难道,她真的不应该用这段婚姻来做报复的筹码?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4:他的心里藏着一个人

正失神间,突然听到自己的包里似乎传出熟悉的音乐声,莫小桐离开母亲的怀抱,翻开包包找手机,只是一看到那屏幕上跳跃着的三个字,她的脸色,又暗沉了下去。
见莫小桐脸色不对,莫母也紧张地站了起来,追问道:“怎么了?谁的电话?”
“赵明磊。”
最不想提到的名字,却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前,莫小桐望着手里还欢唱着的手机,突然感慨万千。
“他还有脸找你?”
“应该是想跟我谈离婚的事。”
对于赵明磊,莫母是连杀他的心都有了,所谓的引狼入室,指的应该就是赵明磊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本想接过电话骂他一通解解气,可一听是谈离婚的事,莫母又冷静了下来:“接吧,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只是有一点,一定要记得妈刚才对你说的话。”
“妈,我去外面接一下电话。”
“去吧!”
心情复杂地出了门,莫小桐静静走向院落,长时间没有接听,电话已断线,不过,很快便又重新打了过来。
“喂!”
“怎么?终于肯接电话了?”
“三天不是还没到吗?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你的条件我办不到。”
虽然,赵明磊的口气很强硬,莫小桐却根本不买他的帐:“那你打电话来干嘛?逗我玩啊?”
“一百万不变,还有你们莫家的那间老宅子我也可以过户到你的名下,要是这样你还不满意的话,那咱们就只能到法院离婚了。”
她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提到那间老宅子,论市价,莫家的老宅,市价也应该超过五百万了。但,他会突然提到这间屋子,打的却是亲情牌,毕竟在一起做了八年的夫妻,他到底还是了解莫小桐的,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对那间宅子的记忆,所以,他会故意拿宅子来当条件,便是已算准了莫小桐不会再反对。
心潮起伏,一冲动就想要答应下来,可话到嘴边,她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只冷冷道:“到法院,你不怕判的更重?”
“你当我是傻子啊,再重也到不了一半的股份。”
话到这里,莫小桐心头一冷,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赵明磊会拿出一半的股份来和她换一个离婚证。只是,他的这番话,却间接地证明了一点,赵明磊和莫小柳的新公司,注册资金,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想必,亚星早已被他们掏空,会有后来的那一些所谓的经营失误的致命伤,都只是他们掩人耳目的手段。
“我考虑一下。”
其实已没什么可考虑了,可她很清楚赵明磊有多无耻,如果现在就答应,他一定会坐地起价,再给自己施压,倒不如再拖他一次,让他急着出手,自己才会胜算多一点。
许是未料到莫小桐还说要考虑,赵明磊的口气变得越来越差了:“莫小桐,你别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的人,是你吧?”
“好,我就大方一次,给你时间考虑,不过没有三天,只有三小时,三个小时内我等你电话,不然,咱们就只能打官司了。”
“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莫小桐也不等对方回复,径自就挂断了电话,有些人可以纵容,有些人却只能冰冷。八年的夫妻,他了解她的个性,她亦同样是了解他的,这件事,最想要尽快达成的人很显然是他,只要自己态度放得更淡漠一点,口气放得更不屑一点,不怕他不着急。
三个小时后,莫小桐守着电话,却迟迟不肯给赵明磊打过去。事实上,在跟母亲聊过之后,她已决定要接受母亲的建议,彻底和这个男的撇清关系,但是,为了教训他的不可一世,她始终选择了最冷漠的方式。
终于,赵明磊还是主动来了电话,当莫小桐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已传来他的咆哮之声:“好吧,你赢了,房子给你,再多给你一百万。”
唇形,微微上扬,莫小桐只听到自己的声音,近乎冰冷:“成交,什么时候钱到帐了,我们就去办过户,然后再去民政局。”
害怕夜长梦多,莫小桐又增加什么新条件,赵明磊急忙提出要马上办理的要求:“你的帐户我知道,钱马上打给你,至于办过户,咱现在就去办,办完就去民政局。”
“好,你来接我。”
本就不必再与他过多纠缠,这个错误的婚姻,也是时候划上句点了。
劲莱集团在全世界都设有分公司,f市只是其中一个点,为了监督各分点的工作,每个分公司大楼里,都设有一个公共的高管办公室,以应不时前来视察工作的高管们,临时办公之用。
坐到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费雪莉心不在焉地击敲着手里的文件夹,她已用了一整个上午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只可惜,平时很管用的方法,这一次,却不管用了。
烦燥之余,她还是忍不住叫来了陈林,试图从他的嘴里,探到点不一样的东西。
“总监,您找我?”
怀着忐忑的心情,陈林推开了高管办公室的门,辅一开口,便换得费雪莉一记冷眼:“陈林,没想到,你为了肖奕敢背叛我?”
该来的,还是来了,陈林尴尬一笑,故做镇定道:“总监言重了,何谈背叛?您和总经理,不都是夫妻么?”
“是夫妻不错,可是公私要分明,现在,你觉得我还会信任你么?”在决定让肖奕打理f市的分公司的时候,陈林便是费雪莉一手挑选的‘内应’,只可惜,在莫小桐这件事上面,陈林的执行力,让她觉得非常的不满意,也不得不怀疑起了他的忠诚度。
“总监,我不明白是哪里没做好。”
“莫小桐的事,别告诉你什么也不知道。”
虽早已料到是这件事,不过,费雪莉的反应,却完全超乎了陈林的想象。印象中,总监对总经理的私生活是持着一种很开放的态度的,为什么现在又变了卦?
“我记得和您提过的,说总经理找了个情妇。”
“你是说过了,可你没说是莫小桐。”换了任何人,她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可偏偏是莫小桐,偏偏是她。
“以前,总经理的身边也有过其它的女人,也不见您发这么大的火,为什么这一次不同?”
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陈林的心头,不停地打着鼓。
虽然,那些女人在肖奕身边留的时间都不久,可陈林记得,当时费雪莉的反应是,只要不过份,只要不影响公司,随便肖奕找多少女人。可现在,费雪莉的态度,在陈林看来,就是一个酸味十足的女人,难道说,以前那样开放的指示,都是另有目的的?忽而,陈林的额头冷汗如雨,他意识到,这一次,自己犯下的,可能真的是致命性的错误。
“和你没关系。”
一句话被呛得死死的,火药味十足的办公室内,突然便冷了场,望着费雪莉阴晴不定的脸,陈林突然就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总监找我过来,是想要问什么?”
“既然知道我有事要问你,就老老实实跟我交待,我不希望,再对你发第二次脾气,懂吗?”
“懂。”
“那就说说看,他们是怎么开始的。”
从费雪莉认识肖奕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他的心里藏着一个人,直到那场火灾的线索被一一挖掘出来,她才知道,那个女人叫做莫小桐,是肖奕高中时的女朋友。
那时候,肖奕对莫小桐的感情始终很艰定,直到,他偷偷回到f市,见到莫小桐嫁人,他的态度才开始慢慢有了改变。对于他的改变,费雪莉是很乐意看到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对肖奕也一直采取着放任自流的‘政策’。别人说她大度,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敢这么做,只是笃定肖奕不会再轻易爱上别的女人。
这么多年来,他的私生活记录也一直不曾让自己失望,直到,他重回f市,重新遇上他心里的劫。费雪莉可以不担心任何人,唯独莫小桐的出现,无法让她安心入睡。
知道已瞒不过,陈林选择了实话实说:“其实,是莫小桐自己找上门来的。”
“还真不要脸啊,自己有男人,又来勾搭别人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费雪莉的心里,其实是一种酸葡萄心理。
对莫小桐,她一直是好奇的,好奇能让肖奕念念不忘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那夜一见,也确实和她想象中不一样。只是,做为一个有夫之妇,还能主动来找旧情人,她的人品,也着实让她有些瞧不起。冷冷一哼,费雪莉淡扫过陈林的脸,继续问道:“她来找他干什么?”
“莫小桐想找总经理拉他们家一把,不过,总经理没同意。后来,莫小桐家出了很多事,哥哥跳楼,父亲也去世,她无法承受之下自杀入院,总经理才开始关心她的。”
除了那些八卦新闻,这些近期内所发生的事情,费雪莉远了海外是不太清楚的,意外听陈林一说,不由也是心头一惊。但,她从来不是什么善心人士,对于别人的遭遇也顶多只是唏嘘,谈不上同情,更何况,对方还是莫小桐,再感慨,也绝不会有什么好口吻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5:不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床伴

撇了撇嘴,费雪莉略带嘲讽地问:“这么说,那个女人还闹过自杀啊?”
“嗯,不过,我总感觉莫小桐似乎不是那种甘当情妇的女人。”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态,陈林突然帮着莫小桐说起了话,只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不过很庆幸的是,这句话,听到费雪莉的耳中,竟是变成了另一种味道。
“不甘心当情妇么?那就是想要做老婆喽?哼,她的心还不小嘛。”
如果,莫小桐真的甘心只做情妇,如果,肖奕的心里,不是一直放不下她,费雪莉又如何会千里迢迢赶来这里?越听,费雪莉的心情就越差,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开始正视起了她与肖奕之间的关系,难道,一定要自己陪他上床才能留下他吗?
如果真的需要如此,自己又能否做得到?
“总监,我不是这个意思。”
对陈林的信任不再,他说的话,费雪莉也只打算听个五六分,该问的也问了,该说的也说了,现在,她也不想再看见这张脸:“好了,我不想再听你解释什么了,回去工作吧,中午的时候,帮我约肖奕一起吃午饭。”
“好,那我先回工作去了。”
低下头,自鼻子里哼出一个字,算是应了陈林的声。陈林见状,也很机灵地迅速退了出去。对于高层的心思,他一个普通员工本不必去琢磨,也琢磨不透,只要总监没有说要开了他,他就是胜利,至于别人,他想,他也只能在心底说声对不起了!
费雪莉想约肖奕一起吃午饭,重点自然不是吃什么,而是在吃的时候谈什么。只是,中午的时候,突然来了个大客户,这个客户还指名要见费雪莉,万般无奈之下,费雪莉只得将饭约改到了下午。只是很不巧的是,下午的时候,那个客户中午不知是吃了什么东西,突然搞到全身过敏,被送到了医院输液,费雪莉和肖奕也只得在医院里陪护,直到晚上八九点,大客户的特别助理到了医院,她们才得以离开。
忙了一天,饭也没吃成,费雪莉突然觉得老天爷待她有点不公。她明暗未辩的笑容,看在肖奕的眼中,或多或少都是一种讽刺。同样冷着脸,他一边取车一边问:“想去哪里吃饭?”
双手抱胸,费雪莉又是一幅盛气凌人的模样,昏黄的路灯下,她明艳的脸庞,看上去几分清冷:“是不是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当然。”
挑了挑眉,费雪莉忽而挑衅道:“既然这样,那我要回家吃。”
“家里没什么菜,更没什么你喜欢吃的东西。”
“那就煮面好了,面没有就者方便面,别告诉我家里连方便面也没有。”费雪莉是从来不吃方便面的,她一直说那是垃圾食品,吃了会短命,所以,宁可吃水果沙拉,也绝不碰那东西,可是,这样的时候,她却故意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又怎能让人不无语?
知道她想折腾自己,肖奕也不生气,只是闷闷地开了车门,示意她进去:“先上车吧”
“怎么?不高兴啊?”
“不是说回家吗?不上车怎么回?”
“………………………”
他云淡风轻的态度,漫不经心的口吻,怎么看,怎么淡定!
她就是想气他,可他偏偏不生气,昨夜还那般忤逆她的‘指示’,今天又温柔得似能滴出水。她看不透他,越来越看不透,可越是看不透他,她就越想要看透。渐渐的便恶性循环,而两个人的心,也开始越走越远。
肖奕煮面的时候,费雪莉一直靠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俊逸的眉眼,无情的薄唇,还有那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那样熟悉的一切,却又似乎,从来没看清。
“肖奕,你生我气吗?”
八年的时间,她们是夫妻,更是朋友,她从没像现在这样发这么大的火,他也从未像现在这般沉默。这种死一般的沉寂,环绕在二人的四周,像一张看不见的墙,将他们生生隔离。
回首,帅气地一笑,他的声音轻轻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别胡思乱想了,去外面等着吧,一会就有得吃了。”
仍是那样懒散地倚在门边,她轻笑着问:“你知道我不爱吃方便面的,还煮?”
“煮的是意大利面,放心吧,不会让你吃垃圾食品的。”
闻言,费雪莉一怔,许多方才愣愣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待我好。”
“不会的。”
他怎么会那样对她呢?或许,这辈子,他也没有机会那样对她了,他欠她的,一辈子也还不完,在她的面前,自己没有资格发脾气。就算是发了,也得立刻改正,像一只宠物一般,对着主人摇尾乞怜。
“肖奕,你为什么喜欢她?”
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了,很早就想问,一直觉得没必要,现在,终于有机会了问了,可她却发现,问出这种话的时候,自己的心,也会撕扯着,偷偷地疼。
他笑,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也许不是喜欢,是恨呢?”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们在一起八年了,我懂你的心。”
“那你更应该懂得,我有分寸。”
分寸,是的,他很懂分寸,这一点,他用了八年的时间来向她证明。也因着这个分寸,她一直不曾干涉过他的私生活,只是,当他稍稍迈出了那一步,她却觉得自己受不了,就算是一点点,一点点的逾越,她也不想忍。
“肖奕,离开她吧,你要别的女人,我可以帮你选。”
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讨论过了,但上一次的结局,很显然是失败的。这一回,她换了一种心情,也换了一种口吻,只希望,这一次,能谈出个两人都满意的结果。
“我和她在一起,不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床伴,也不是因为我要一个情人。”
“那是为什么?”
“孩子,她答应给我生个孩子,属于我自己的孩子。”
“…………………………”
孩子,孩子!
他从未提过这件事,倒是自己的父亲却一直在催着他们生,她们当然是生不了的,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要找莫小桐?
“雪莉,你能为我生个孩子吗?我想,这一辈子也不可能了不是吗?既然如此,我只能找外面的女人生了。莫小桐可以为我干干净净地生一个孩子,你给我找来的女人,也可以做到吗?”
陪男人上床,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情,莫小桐很显然是后者,而费雪莉找来的女人,很显然是前者。当这两种女人都摆在了眼前,他的选择,似乎也不用再费唇舌解释了。
倚在门边,费雪莉的双手,不正觉地绞在一起:“肖奕,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孩子,我找来的女人也可以的。”
“你确定听懂了我在说什么?”
费雪莉是多精明能干的一个女人啊,她当然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只是,这一次,她却故意假装听不懂:“那你在说什么呢?”
这样的答案,令他很失望。
只是,再失望,他也不会说。背对着费雪莉,肖奕抬起头,冷俊的脸上,是一闪而逝的苦涩,手里,煮面的动作并未停止,他却突然大声道:“好,我答应你离开她,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为我找个肯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