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真的?”
“真的。”
这个世界,他从来不让自己欠任何人的情,除了她!
他可以对她平静,也可以对她恭敬,甚至可以做到唯唯诺诺,有求必应,可唯一做不到的,却仅仅只剩下‘抛弃’两个字。他可以抛弃任何人,却独独不可以抛弃费雪莉。只因,他欠她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闭了眼,肖奕一遍一遍地顺着她的背,每一个她做恶梦的夜晚,她都会在这样的安抚下入眠,直到,她重新打起精神,重新做回那个外人眼中高高在上,强势骄傲的大小姐。
清晨,阳光明媚。
懒懒的晨阳,照耀着大地,在地面上投印着一个个的树影斑驳,
出了民政局,莫小桐与赵明磊并肩而出,二人的手中,各自都有着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有人说,如果一个女人靠男人才能幸福,是女人的悲哀。一个女人,一生完整的幸福是,一份自己的事业,一个美好的家庭,一个能够完成自己梦想的子女,所以美好的家庭在幸福中也就是三分之一。
如果,女人把婚姻的幸福扩大到了百分之百,那这份幸福也是遗憾的。现在,她终于结束了这份遗憾,也结束了二人之间,长达八年的重重负累。
本该是昨天就办的证,到底还是拖到了今天,赵明磊脚步沉重地跟在莫小桐的身后闷闷地抽起了烟:“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她礼貌地拒绝,不想再和他沾上任何的关系。
“挺远的,我送送你吧。”
“我妈不会想见到你的,还是不要刺激她。”
有些事,一旦说得够直接,就会是一种伤害。从前,她不愿意伤害人,但,经历过那一切,她已再不是当初善良天真的小女人。
“刺激?我就那么招你们讨厌?”
她笑,一脸无谓:“彼此彼此,你不是一样讨厌我?”
“我…………”
该如何表达他此刻的心情,拿着逼迫着换来的离婚证,说什么,都显得那样苍白。
虽然,这个女人在八年的时光里,除了一张冷脸以外,再没有第二种表情,可赵明磊却很清楚。他不是没爱过,只是被这冰冷的世界,浇熄了火。是的,他爱她,从见到她的那一天开始,虽然,她从不相信,虽然,她从不认可。
“再见。”将离婚证收回包内,她淡笑着开口,只一句,又马上纠正道:“喔,不对,应该说拜拜,想必,你我也没有再见的必要了。拜拜!”
“…………”
结束一段无爱的婚姻,收拾一段离别的心情,气焰嚣张的赵明磊,在听到这样讽刺的言语后,不但没有反击,反而变得越来越沉闷。
这个女人,他爱了有多久,就痛了有多久,终于,他忍受不住,才会选择了那个与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替身。只是现在,当他们之间终于划上了句点,他的心,还是忍不住刺痛了一般疼。他承认自己是个事业心重的男人,如若不是莫父看得他太紧,如若不是明知到莫家的股份,自己沾不上一丁点,他绝不会如此无耻。只是,再多的解释,也挽不回一切,从今以后,他所要做的,只是,各走各路,再不交集。
转身,赵明磊神情凄凉,朝着和她相反的方向,大步流星…………
似感应到了什么,莫小桐突然停住了脚步,回首的刹那间,她依稀看到的是曾经的快乐与离别的伤痛,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已经在她心里记录下了或悲或喜的经历。
所幸,这一次,终于划上了休止符。
抿唇,莫小桐会心一笑,轻松回头的同时,暖风乍起,将她天蓝色的长裙,鼓飞得飘飘扬扬。
如果要问莫小桐这几年来,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她一定会说,没有朋友。
是的,她没有朋友,自从高中毕业后,嫁给了赵明磊,她的生活就从全世界直接转播到了那张饭桌。不肯面对现实,她断绝了所有同学的联系,甚至,连最好的朋友结婚她也没参加。她知道自己的状态并不好,只是,从前的她,自报自弃地从未想过要去改变。
终于离婚了,莫小桐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庆祝新生,可电话薄里翻来翻去,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任何人可以陪她。苦涩一笑,她终于收起电话,放开脚步朝着自己曾经最喜欢的餐厅走去。
在f市,莫小桐最喜欢呆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广场那边的喷泉,一个是这间树岛咖啡。时间还早,咖啡店里没有几个人,莫小桐要了一杯咖啡,竟是独自一人从早上傻傻地坐到了大中午。
正打算起身走人,她的眼前,又飘过一个自比风流的身影。
“小姐,一个人吗?介不介意我同桌啊?”
搭讪的手段,她见得多了,虽然,这人有点过份直接,可她还是礼貌地开口:“反正,我马上要走了,这里就留给你吧。”
“等等。”
“还有事吗?”
“莫小桐,你真的想赖帐啊?”
“…………”
他跑来拼桌,除了搭讪这个可能以外,她也可以假设为午餐时间,人流高峰,他想来这里蹭个座节省一下时间,可现在,他不但叫出了自己名字,还用了赖帐这两个字眼,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拧起眉头,莫小桐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
他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亚麻色的头发倦曲而自然。英俊的脸上,长着一双清澈明亮,还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光滑的皮肤、薄薄的嘴唇,任是哪一点,都绝对的无可挑剔……
可是,这种长相的人,看过一眼应该就不会忘记,可她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深拧起眉头,她小心翼翼地问:“对不起先生!请问,我们认识吗?”
“本以为你只是想赖帐,看来,你是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里,我好伤心喔!”他捧着心口,夸张地动作着,莫小桐却被他的反应,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开口斥他几句,他却突然又收了手,一本正经道:“既然,美人健忘,我也只能重新自我介绍了。莫小桐你好,我叫马力,路遥知马力的马,路遥知马力的力。”
马力,路遥知马力的马,路遥知马力的力。
就如记忆在倒带,莫小桐的眼前,蓦然就闪过那黑暗中,那略带轻浮的笑意,张大了嘴,她一脸震惊:“啊!是你啊!”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9:她是有多瞎才会看不到

马力倒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嘻皮笑脸地看着莫小桐耸眉:“嗯啊,是我啊!”
最近,她要忙的事情真是太多了,那半夜出车相救的帅哥,就被她无形之中抛到了脑后,这突然间遇到,还被人点出自己要赖帐的事实,还真是让她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要赖你帐,只是,事儿太多,我一时半会没想起来。再加上,那天晚上光线不好,你的长相我也没记住,所以,所以…………………”
倒也不像是真的介意她的记性不好,马力大大咧咧道:“所以,你不想赖帐的意思?”
“当然不会了。”
他那么直接,搞得莫小桐非常不好意思,正尴尬间,却又听马力笑咪咪道:“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
“没问题。”
豪气干云地点着头,莫小桐也立马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一扬手,便叫来了服务生,将餐单直接递到马力的手里后,她才红着脸说:“点吧,要吃什么都可以?”
他倒也不扭捏,很是爽快地拿起了餐单,不过却不给自己点东西,却只是一边翻菜单一边问:“你想吃什么?”
“我吗?我随便,随便好了。”其实,莫小桐根本没什么味口,她平时就饭量小,再加上一个人出来犒劳自己,也实在不知道吃点啥,现在,两杯咖啡下肚后,她也确实是什么也不想再吃了。
不过,她不吃,别人反而不依了:“你要是随便,那我也只能随便了,不然,岂不是有坑你的嫌疑?”
“呃,不会,不会啦…………………”不停地摆手示意着,可马力仍旧只拿一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想了想,只能妥协道:“好吧,给我来一份,一份牛排。”
本想点只个沙拉随便吃吃的,可一想到马力说自己随便,他也只能随便的话,她立马又改了口,点了份牛排,自己隆重一点,他也可以更随意,省得哪天突然遇到的时候,他又说自己请客太没有诚意。
“牛排啊,要吃什么样的?”
“t骨的吧。”
也没什么味口,见他坚持,她就那么随口这么一说,岂料,他听完这话,直接就合上了菜单,直接对那服务生说了一句:“好,那来两份t骨牛排好了。”
见他这样,莫小桐彻底傻了眼,马上紧张地叫了起来:“哎!我吃这个你不用也吃这个的呀!你可以换点别的。”
“不用了,就吃这个,我相信你的选择。”
“……………………”
一句相信你的选择,瞬间让莫小桐冷汗三滴,她尴尬地笑着,突然一本正经道:“这家的牛排一般般,你还是换别的吧。”
她喜欢这里,喜欢的是环境和咖啡,并不是这里的吃食,事实上,这间店里,除了咖啡以外,其它的东西味道对她来说,都只算一般般。不过,牛排这东西,太要火候,做不好就有些难以下咽,所以,马力这么跟着自己点,又让她觉得不好意思了。
“那你为什么要点牛排?”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什么客套,什么暗示几乎都完全没有用,一咬牙,她就说了实话:“怕你觉得我不够隆重,怕你觉得我太随意。”
许是未料到莫小桐会给出这个理由,马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么说,好像我很可怕的样子啊?”
“不是,我说真的,你换别的吃吧。”
“不了,就这个。”
“……………………”
她固执,他比她更固执。
不过,是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固执的男人,不过,人家既然已经这么肯定了,她也不想再多费唇舌,只随口又对那服务生说道:“再来两杯咖啡,一杯摩卡,一杯蓝山。”
服务生一走,马力就凑了过来,眼神晶晶闪亮:“你怎么知道我喝蓝山?”
莫小桐摇了摇头,很认真的回答:“我不知道你喜欢喝蓝山,不过,来这间店的,都是来喝咖啡的,最好的就是这两种,一种点一杯,你喜欢哪种喝哪种。”
“冰雪聪明啊。”
“算不上,只是,不想让你吃没吃好,喝也喝不好。”
“呵呵,那倒不至于,其实,我饿了什么也吃得香,更何况,美女请吃饭,还有不好吃的道理?”
“……………………”
没腔滑调的男人,她见得多了,可像马力这样满嘴跑火车,却又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人,她确实还有点难以适应。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按理说,不至于缺了女人,怎么就偏偏‘看’上自己了呢?
她对马力没有印象,主要是那晚没怎么看清他的脸,再加上自己心事重重,也就更加无心外物了。不过,方才马力走向自己这一桌的时候,她已感觉到有人在偷拍,就那么无心一个扭头,莫小桐终于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后知后觉。
原来,这间咖啡店,他就是代言人。
三人多高的海报,她是有多瞎才会看不到哇!
马力,马氏小开,帝王饭店未来的继续人,也是这间树岛咖啡的幕后老板。就这么一号‘重点’人物,莫小桐却对他一无所知,就连他这张脸,也是在对比了无数次海报后,她才‘提心吊胆’地确认了他的身份。
一边嚼着不算很嫩的牛排,莫小桐一边心虚地发问:“原来,这店是你们家开的?”
“嗯,所以对于你刚才说的牛排不好吃的这些建议,我会回去开会讨论的。”
“别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微微一笑,马力举起刚刚切好的一块牛排在手里晃了晃:“顾客就是上帝,况且,你的意见很中肯,这牛排确实不怎么好吃。”
“你做为代言人,都没有试吃过店里的东西吗?”
“正在试啊,今天才试到第十种,老实说,很惭愧,确实没什么特色。”
“也不是啊,咖啡很好,很醇美。”她是真心的,全市也找不出第二家这么味美的咖啡店了。或者,这也是为什么吃食不对味,这里却一直客满为患的原因了。
他笑,微微挑了挑眉,那自信飞扬的模样,并不谦虚:“好在还有这个优点,要不然,就真的得换招牌了。”
“也没你说的这么夸张,至少,我很喜欢这里。”
“真的?”
“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庆祝了。”话一出口,莫小桐就自知失言,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
“庆祝?”
不太想和一个人外提到如此私密的事,她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
“你一个人来庆祝?你没有朋友吗?”
他突然发现,每一次遇到她,她都是一个人,她的性格给人的感觉并不算讨厌,却不知为什么,总是孤独的一个人。
轻啜了一口咖啡,莫小桐恬静地笑着:“以前有的,后来,一个一个都疏远了。”
“看来,我来的真是时候,我陪你好了,对了,你要庆祝什么?”
“……………………”
见她不语,他似乎意识到了她的为难,终于笑笑地主动解围:“不好意思,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了。”
“也没什么,我,离婚了。”
是真的不想说,也是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见他一脸真诚,莫小桐又觉得自己这样反倒很矫情,反正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反正,他也不是不清楚她和赵明磊的关系,说出来,也便说出来了。
本不想强人所难,可她竟就这么说了出来,想到前段时间那些不堪的报道,又想到她目前的处境,她可以跟自己如此坦白,实属不易。尴尬一笑,马力忽而眸光闪闪,一脸认真道:“原来如此,这还是真的该庆祝的好事。”
他所想的好事,和她所想的好事,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不过,既然是大家都乐意见到的结果,当得好好的庆祝一下了,微一扬手,这一回,换了他叫服务生:“来瓶红酒,要1982年的。”
“哎!不用了。”
对莫小桐来说,能和赵明磊离婚,真的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不过,她现在的身份已不是当年的莫家大小姐,所以,1982年的红酒,她也是真的消费不起。涨红了脸想要阻止,可她又怎拗得过他的坚持,眼看着那帅气的服务员提着酒瓶过来,莫小桐的脸瞬间变化着,竟是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庆祝,不喝酒如何叫庆祝,这一回你就听我的好了。”
“可是………………………”
“别可是了,不会让你喝醉的。”
她怎么可能会醉?她只是怕自己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也付不起这1982年的一杯红酒,只是,已夸下海口人请人家吃饭,也说过了随便人家点,又怎么能在这样的时候打退堂鼓?
犹豫了许久,莫小桐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钱包里那很久都不曾再用过的无限额信用卡,把心一横,丫的,豁出去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20: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马力的酒量,很显然超过了莫小桐的预计,一气三杯下肚,他却仍旧一幅面不改色的样子。她端着高脚杯,就那么看着他一杯一杯的喝着,恍惚以为,今天这瓶酒不是为她做庆祝,而是为他来消愁的。不过,拿这么贵的酒来消愁,也只能是这么花花公子的作风了。
“别喝那么快,会醉的。”
“放心好了,我号称千杯不醉,这一点酒,难不倒我。来,干杯,庆祝你的新生,也庆祝我的新生。”
千杯不醉?这么巧?
莫小桐抿了抿唇,一转眸,配合地问:“你的新生?”
“嗯啊,你和你前夫分手,我和我女朋友分手。”
“又分了一个?”
“不,还是那一个。”
“…………”
像马力这种个性的男人,若是他说又分了一个,似乎还更让人觉得可信,可他偏偏说了一句,还是那一个。像他这种人,也喜欢玩‘好马就吃回头草’的把戏?
“你别用那种表情看我嘛,我可是圈内有名的花花浪子,浪子怎么可能放弃一整座森林,而只钟情一颗树?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分手,而且,这一回是认真了,分了就再不会复合。”
闻言,莫小桐不禁莞尔:“会这么说,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只属于你的那颗树。”
“你怎么知道我没遇上?”
若有所指的瞅着她的脸,马力忽而发觉,她低头的样子很温柔。让他‘矫情’的想起了一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遇上了,你就不会还是花花浪子。”
“呵呵!这可难说。”
虚虚一笑,不再回应他的话语,莫小桐微一抿唇,轻啜了一口,当醇香的酒气,于唇齿间环绕,她忽而又想到了肖奕。如果,现在坐在他对面的人是他,那该有多好。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有,只是觉得这酒很味美。”随便扯了个理由,却被他一眼看穿,他眯着起,一脸八卦地问:“哎!有没有兴趣和我说说你们之间的事?”
“这个,可以不说吗?”
“是不是因为我们还不够熟?”
“也许吧,至少,我现在还不太想说。”熟不熟,这种事她也说不出口。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于千帆以外,再没有人可以了解她的苦衷。
“那就不说好了,继续喝酒,啊!喝的太快,只剩下最后一杯了,一人一半?”
“你喝吧,不过,一会儿记得不要开车。”他喝的太急,现在感觉不出什么,一会儿后劲上来,开车就比较危险了。
“红酒而已。”
“后劲太足。”
“好,听你的。”
看得出来,他似乎有心事,明明是他想倾诉,他却故意表现得想当个粉红‘哥哥’一般来开解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莫小桐想要接过话头,问他要不要聊点什么,可想了想她还是作罢,只埋头吃着自己盘里的牛排。
有点冷了,感觉有点腥,实在吃不下,她只能放下餐具,认真而优雅地擦着嘴。
他一直注视着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不经意间,都撩拨着他的神经。不是没有见过美人,也不是没有见过淑女,可就是这个‘声名狼藉’的少妇,却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悸动。
有感觉就是有感觉,虽然还不到时候表白,可他坚信,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正视自己的用心,明白他这个花花浪子,确实遇到了人生中,最值得他驻足的一颗树。
“哎!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公司来上班?”
马氏最大的产业,就是f市那个帝王饭店,莫小桐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答道:“饭店啊?这个我可不懂。”
“饭店是我爸的产业,又不是我的,我指的,是我开的一间杂志社,传媒业的。”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别人看见他,第一感觉,仍旧是帝王饭店。这些年,为了摆脱马氏太子爷的头衔,他曾做过无数的努力,虽然说现在的他已达到了自己当初定下的目标,可以别人眼中,他依然还是马氏太子爷。
这一点,让马力很是郁闷,对方若是别人,他早就黑了脸纠正,可莫小桐兴许完全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想来也就情有可原了。
抬眸,莫小桐原本平静的眸底,闪过几丝意外:“你也做这个?”
难得见她对什么事情感兴趣,马力忍不住就得瑟了起来:“玩玩不而,不过,一不小心就玩到了全国销量第一。”
“《绯色》?”
莫小桐话一出口,却轮到马力吃惊了:“这你也知道?”
以《绯色》的销量及知名度,莫小桐知道这个杂志倒也不足为奇,可他已经说了全国销量第一,她一个外行人却还能如此笃定,就不得不他吃惊了。
“居然是你开的,杂志做得很不错。”
她毫不吝惜地赞美,事实上,亚星还未倒闭之前,她们家的《娱乐一线》就被《绯色》所打倒,从第一的位置,直接滑到了第二。很长时间内,哥哥莫小松一提到《绯色》就会暴跳如雷,恨不得一把火烧了《绯色》的大本营才甘心。
可莫小桐以一个专业级‘外行人’的眼光来看,无论从定位与风格来比较,《绯色》都要比《娱乐一线》出色得多,会被其打倒也是必然的趋势。所以,比起哥哥的冲动,她看待《绯色》的感觉,更多的,却是欣赏。
“看来你对这一行很有研究啊,我都只这么随便一说,你就能猜出来。”
“用不着研究,你应该记得我家的《娱乐一线》输得有多惨。”她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自己家的杂志,却惹得马力一脸尴尬:“关于之前的种种,我要是现在对你说抱歉,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市场竞争,没有《绯色》也会有其它杂志,你完全没必要对我说抱歉。”她听得出来,他的抱歉并不真诚,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人有理由在胜利后,到对手面前说抱歉。不过,如今亚星已不在,《娱乐一线》也改头换面成为了别人家的‘头牌’,自己也就更没必要为了当初的输赢,而和他闹的不愉快了。
微眯起双眼,马力的眸间,突然闪耀着幽幽绿光:“我突然有种感觉,要是当年接手亚星的人,不是你哥哥是你的话,今时今日,我可能会遭遇有史以来最强的对手。”
虚虚一笑,她轻描淡写:“我一个外行人而已,没你说的那样有本事。”
高中毕业后,她嫁作他人妇,为了逃离现实,她放弃了自己最大的理想,改报了离家最远的某传媒大学。在那里,她学到了所有对亚星有帮助的东西,可回家后,她却再一次选择了逃避。往事不堪回首,错过了的一切,她无法再回头,只是,当旧时的伤疤再次被人揭开,那种鲜血淋漓的恨意,竟是越来越明显。
“我想聘请你到《绯色》来工作,有兴趣吗?”
这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