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俅伪蝗私铱侵窒恃芾斓暮抟猓故窃嚼丛矫飨浴
“我想聘请你到《绯色》来工作,有兴趣吗?”
这个提议很诱惑,也很吸引人,莫小桐偏着头,一本正经地问:“你是认真的?”
“当然。”
他耸耸肩,从未如此正经地回应。垂下眼睑,她黯然沉默,片刻后,莫小桐重新抬眸,只幽幽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会拒绝,不是因为还记恨,只是,现在的她,还不算是自由之身,没有经过肖奕的同意前,她,什么也不能做。
“别急着拒绝,我相信,没有什么地方比《绯色》更适合你发挥自己的优势与长处。”
自那一夜,他惊鸿一瞥,她忘记了他,可他却一直惦记着这个让他着迷的女人。只随便翻看了一下自己杂志上那些关于她的八卦新闻,他便很容易搞清楚她的生凭所往。比起一些初出茅庐的菜鸟,她这个出身‘传媒’的千金小姐,对他的杂志社,似乎更有帮助。
他是个‘公私不分’的人,不过,从没有哪一次,比这一次的公私不分,让他来的期待,来的开心。
“让我想一想。”
自从毕业后,整整四年,她从来没有工作过。
想进亚星,父亲却说,打拼是男人的事情。想出外工作,赵明磊又说会丢他省长公子的脸,她依着他们,什么都依着他们,到头来,只换了个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会的下场。她想要改变,想要重新开始,只是,她却没有完全支配自己的空间。
“我的名片还在吗?”见她有片刻的恍神,他突然扬声而问,只一语,就让莫小桐再度红了脸。
“呃………”
名片啊,她貌似随手收在了自己的包包里,还在没在,她就真的不敢说了。
并不介意她的无礼,他再一次自口袋内掏出一张,双手呈上,郑重地递到了她的手里:“喏!再给你一张,这一次可别扔垃圾筒里了哟!”
红着脸接过他递来的名片,这一次,莫小桐仔仔细细地看了上面的头衔,《绯色》传媒总编辑马力。原来,他在第一次就向自己亮出了底牌,只是自己太过粗心,完全没有注意。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21:欠你十年的生日礼物

晃了晃手里的名片,莫小桐笑得温柔而抱歉:“我会好好保存的。”
“那就好。”
“不过,你为什么,不用马家的名片?”
耸耸肩,他摊开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动作:“因为,那是我爸的天下,不是我的。”
他总是分得很清,他爸是他爸的,他是他的,好像在刻意逃避着二人之间的种种联系。是什么让他如此,她无从得知,不过,她却很欣赏他的坦白与真诚:“总有一天会是你的不是吗?”
“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闻言,莫小桐不再追问,只浅笑盈盈地重新审视起了眼前这个帅气而年轻的花花‘浪’子。有很多人,用了一辈子去奋斗,有很多人,用了一生去追求。可他,放着庞大的家族背景为用,却抛去了一切的光环,白手起家,独自创造了自己的事业。不得不说,除了运气与背景以外,能力占很大的一部分。
虽是浪子,不过,却是个难得的才气浪子。
“对了,吃好了吗?”
“嗯。”她笑着点头,马上又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起身,尴尬道:“啊!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付帐。”
他也站了起来,越过不算宽的桌面扯住她的手:“等等,你干嘛?以为我逼你去买单啊?”
她的手很软很柔,是那种千金小姐该有的触感,握在手中,小巧而温暖,有如羽毛轻刷过他的手心,带来淡淡的,痒痒的,撩人心魂的酥麻。他的心口一紧,突然就有了某种难以言欲的冲动,想要借力将她扯入怀中,狠狠地,狠狠地吻。
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她笑得恬静:“本就是该我买的,哪谈得上是逼不逼了。”
怅然若失地收回自己的手,他肖奕地大笑:“这一顿算我为你庆祝新生的,自然得记在我帐上,至于你欠我的那一顿,留着下回还。”
“啊?”
下回,他还打算要下回?
正失神间,他突然对她伸出手,痞痞地开口:“对了,手机借我一下。”
虽不明所以,可她还是将手机取了出来:“你要我手机干什么?”
他大大方方地接过,微笑道:“留下你的电话号码,让你想赖帐也没有机会。”
“………”
赖帐,她几时想过要赖帐了的说?
遇上这种人,还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明明该她请客,搞到现在反而记了他的帐,无端端地,又预约了下一次,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他自发地用她的手机拨打着他的电话,当悦耳的铃声响起,他将手机递回,微笑着对她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以后,你就是不给我打电话,我也会打给你的。耶!”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只是尴尬地笑,恰好此时服务生走了过来,他打了个招呼,对方就直接记了他的帐。莫小桐看着他动作,也不想再阻止,反正,反对也是无效的,不如就随他去了。
“对了,我一会还要开会,得走了,要我送你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真的不用?”
她认真地点着头,又一脸正色道:“你有事就先走吧,我叫车回去就行了。对了,你喝了太多酒,别开车。”
听她这么说,马力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只一脸暧昧地看着她:“这么快就开始关心起我了?没事,你自己小心,我先走了。”
“拜拜!”
“拜!对了,记得给我电话。”
“好。”
浅笑着应下,她温柔地目送他离去,当他潇洒帅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莫小桐的心,蓦地沉了沉。如果,自己真的想工作的话,他,会同意吗?
正忐忑间,忽感手机在包包里震动,莫小桐掏出来一看,那跳动显示着的三个字,瞬间又让她眸色生光,激动万分。
正午时分,世纪广场。
虽不是周末,但购物中心的人流量依然很大。印象中,肖奕不是那种喜欢到这种地方来的个性,可他却又偏偏约了自己来这里。并没想太多,莫小桐只是默默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然后将自己的行踪,用手机发到了肖奕的手机上:“我在,音乐喷泉这里。”
总改不了这样的毛病,总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看喷泉,看着水柱一线线向上,又一线线下落,有如看生命的起起跌跌,最高就会低,最低又会高,反复无常,永不停歇。
风,微扬起她的发,飘摇着掠过她的视线。
她回眸,只手捉住那长发的末梢,温柔地拨至耳后,不让它继续阻挡着她的视线。越过高高低低的水柱,他墨青色的身影,稳步而来,每一步,都似踩在了莫小桐的心坎上,她就那样痴痴地凝望着他,痴痴地,痴痴地,一眼不眨………
“等很久了吗?”
人未站定,他已关切而语,莫小桐摇头浅笑,起身,只手穿插在他的手臂间,这才轻声道:“没有,我也刚到。”
“走吧,进去再说。”
“你要买东西吗?”来这里的人,除了买东西,就是吃饭,方才,她已告诉他自己吃过东西了,要继续带她去吃饭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也只剩下买东西这个理由了。
“不是给我买。”
他答得自然,她却眸色一暗:“喔!”
不是故意要吃醋的,费雪莉本就是他的妻子,惹她生气后,买点东西哄哄她也是必然。只是,给别的女人买东西的时候,又何必要带着她?
他是故意还是有心?
正郁闷间,他已带着她直入金店,这间店,她以前也是常客,是以,二人一经进入,店员们立马便扔下了还在挑选着金饰的另几名顾客,将她们团团围住,开始拍马逢迎。老实说,她很不喜欢这些店员的行事作风,但,别人做什么,她可以看不惯,却无法去纠正。毕竟,她对她们来说,除了是顾客以外,什么也不是。
这样的就高踩低的店员,她见的也不少,但这么夸张的,却还是头一回,很显然,她们冲的不是自己,而是比她看上去要阔气得多了的肖奕。
“不喜欢这里吗?”
“没有啊,你喜欢就好。”
“我也不喜欢,所以,换一间吧。”
“啊?”
他很少将厌恶表现得这么直接,也许是这些店员的行为,彻底伤到了他的底限,他冷着脸扯着莫小桐就出了店面。那间金店的经理,很快追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就道歉。肖奕冷冷看着那经理的脸,只用了一句话,就彻底将那人说得的灰头土脸。
“如果今天我只是肖奕,不是劲莱集团的总经理,你还会追出来道歉吗?顾客是上帝,在你们眼中,看来只有金主才是顾客,既然如此,我这种来买小件的顾客,还是换个地方做上帝比较合适。”
“肖总,她们不懂事,我马上就批评她们。”
“不用了。”
言罢,肖奕不顾那人还在解释,又大力扯过莫小桐,头也不回地离开,将那人尴尬不已地扔在了原地。
她当然知道他在气什么,只是,那件事已过去了那么多年,她没想到,他还是记得那么清。
那一年,他们才刚刚相恋不久,他利用业余时间,打了两个月的零工,凑足了钱,想要给她买一条项链做生日礼物。因为囊中羞涩,他们挑了很久也挑不到合适的,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选了最细的那一根,他付了钱,正取过项链想要给她戴上,店员却突然告诉他,这条项链不能卖给她们了。
他明明已付了钱,可对方却出了比他高出一倍的价钱,抢走了那一条,他唯一付得起钱的项链。她永远记得那一天,肖奕的脸色有多难看,他揪住那个人的衣领就狠狠给了他一拳,冲动的结果,换来的是买项链的钱,全赔给了那人做医药费。
那个被打的人,就是王锦江,他仗着自己的领导背景,包养了她们高中的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因为羡慕嫉妒生了恨,故意抢走了本属于莫小桐的那一条项链。她当然知道莫小桐买得起,可是,在肖奕的面前,那个女生也很清楚。莫小桐有再多的钱,她也不敢当时拿出来拼。
那些店员和王锦江的行为,已严重伤到了肖奕的自尊,就算莫小桐再不服气,她也不会傻到在那样的时候,给他再加一层的打击。那一年的生日,她陪着他在派出所里呆了整整24小时。当他终于被放了出来,他抱着她,流下了她认识他以来的第一滴泪。
她懂他的意思,也疼他的尊严,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她的心,比他的疼上一万分。
深埋了那么多年的恨,在他心里,依然那样鲜明。他果然是不常来金店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接受多少次这样的打击。或者,他之所以不常来这种地方,就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了吧。
“肖奕,要不买别的吧?”
“怎么了?”
“反正,她应该也有很多首饰了,我想,你买别的她喜欢的东西也可以的。”
听到这里,他突然沉默了,许久许久,方才郑重地盯着她的眼对她说:“我不是给她买。”
“啊?”
“帮你补生日礼物,欠了你快十年。”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22:最后再好好爱她一次

一声欠你,他藏在心里近十年,其实,每一年她的生日,他都会在金店外流连,每一次看的,都几乎是几一款式,同一系列的纤细项链。那是伤在他心头的一道疤,不除不快,除了还疼。
“…………………”
泪意,突然就涌了上来,一直以为是错觉,没想到,他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干嘛又哭?不高兴我送你礼物?”
“不是,因为太开心才会这样。”
“傻丫头,开心也要哭。”他已有多年不曾再唤她傻丫头,熟悉的场面,熟悉的呢称,她红着眼,不再解释,只默默在心底加了一句:开心,才值得哭!
出事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被感动到流眼泪,太多太多的伤心事,太多太多的伤心人,她已分不清自己的世界,到底还有没有阳光的存在,终于,他出现了。像是穿透雾霾的暖阳,直照到她心灵深处,最冰冷的地方,渐渐地,要融化掉她的心。
轻抬起手指,他轻试掉她的眼泪,只微笑着羞她:“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嗯。”
她点着头,心里柔软得就好像游乐园里的棉花糖。
“走吧,这一次,我可以给你买条粗点的。”
他故意豪气干云地说着,逼着她卟哧一声要笑出眼泪,自己反手擦掉溢出的泪水,她撒娇道:“不要,我只想要细的,和那根一样细才行。”
“随便你。”
宠溺地开口,他并不避讳她提到当年。有关于她们当年的一切,尘封了多年,再一次被提及,却又是到了要分手的岔路口。
曾经,他任性地以为,自己可以强行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可现实的残忍程度,却一次次的挑战着他的能力,终于,他还是败下阵来,败在自己还不够心狠,败在自己还不够忘情薄性。
他答应过费雪莉的,一定会做到,这份礼物,是还了那十年的情,也是圆了这八年的债,他们之间,终还是要回到了原点,继续做那两条,永不交集的平行线……………………
挑了间并不起眼的金饰店,挑了条并不起眼的金项链,当肖奕亲手将那项链戴到了她的脖子上,莫小桐笑眯眯地照着镜子,一遍又一遍。
“好看吗?”
“人美,戴什么都好看。”他难得夸得漂亮,就算是在当年,他也只会傻傻地盯着她的脸瞧,从不说这些肉麻兮兮的场面话。她习惯了他的漠然,突然被她这么一夸,反倒还有些不好意思,只扭捏着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小桐,其实,你不用给我省。”
她挑中的项链,甚至连个坠饰都没有,就是那么纤纤细细的一条,虽然,戴在她的颈项上,异常的适合,可他的心里,还是过不去那条坎。当年,他什么也没有,才会无奈地挑这样的一条。现在,他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只挑这样寒酸的一条?
“我没有给你省,我就喜欢这一条。”
“那就再挑几个吧。”
“为什么?”
“你挑了我再告诉你。”
“不用了,这一个就够了。”
“我说了,不用给我省。”
“礼物就和人一样,多不如精,精不如爱,我喜欢的,一条足矣!”
“…………………………”
经历过太多,她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更不是莫家倍受呵护的小公主,她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也知道什么是自己最需要的,这,就足够了。
拗不过莫小桐,直到从世纪广场出来,除了那条项链以外,她什么也没有再要。上了车,肖奕的表情一直平静,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不生气,莫小桐就那么一直盯着他,偏着头,捧着脸,研究着他的真实心情。
不知开了多久,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直到他停好车,绅士地帮她打开车门,她才恍然发觉,不是他的家,也不是她的家,而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小区。
环湖的房子,优雅的环境,她眸光闪闪,惊喜地问:“这是哪里?”
“你不想要首饰,也不要衣服,家,总该要的吧?”
他没有用那些俗气的字眼,只用了一个家字,就彻底征服了莫小桐。这个世界上,最不懂她的人,是肖奕,可最懂她的人,还是肖奕。她失去了一切的地位,金钱和权势,可那些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她所在乎的,只是家的感觉。
有家,就有一切。
“你在这里买了房子?”
他笑的,淡淡的看不出明显的情绪:“喜欢吗?”
“上去看看才知道喜欢不喜欢。”
这一次,她选择了大大方方的接受,无论自己的身份是什么,费雪莉的出现,就注定了她再也回不了他的家,做为他的情人,她总该是要有个地方住的,而这个地方,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
“走吧,上去看看。”
他欣然一笑,露出她久不见到的阳光笑脸,她欢喜地挽上他的手臂,蹦蹦跳跳地随他上楼。
十六楼,很合适的高度,空气清新,景色怡人。
开窗的时候,还能闻到淡淡的湖水清香,莫小桐巴在那宽大的阳台上,兴奋得恨不能尖叫出声。
18岁以前,她都住在莫家大宅里,18岁以后,又嫁鸡随鸡地住进了赵明磊所在的省委大院,这样的湖景房,她一直想要一个,以前买得起的时候,没有必要买,后来,有必要了,她却变成了穷光蛋,想买也买不起。
“好漂亮的地方,好漂亮的房子。”微闭上眼,她一遍又一遍地做着深呼吸的动作,在f市这样的大都会城市,也只有这样郊区的地方,会有这么清新的空气了。
他靠了过来,自然而然的环住她的腰,自背后,紧紧贴着她的脸,酥酥软软地问:“喜欢吗?”
心贴着心的感觉,她仿佛能感应到他的心跳,那种感觉很真实,也很幸福。她微微侧首,在她耳畔轻语:“很喜欢,肖奕,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有一个这样的家。”
同样地,她用了家这个字眼,听到这样的话,肖奕的心头,一阵阵的抽动。这种感觉,他也期待了很多年,只是,没有她的世界,他似乎也失去了回家的感觉。
‘咣当’一声,白亮亮的光芒眼前一闪,他将什么东西,轻轻地放到了她的心手:“这是房子的钥匙,户主是你。”
闻言,莫小桐猛地一怔:“我?户主是我?”
看到她震惊地张大了嘴,他爱怜地在她嘴边轻啄了一口,轻笑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个礼物。”
太开心,太意外,今天,他已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惊喜,她反过身来,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肖奕,谢谢你。”
他挑眉,一脸痞相:“谢字只用说的吗?”
“那我已经亲过你了呀,不然怎样?要不,请你吃饭?”
“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怎么办?”
说完,他不怀好意地笑着,扣住她腰身的大手,加大力度地收拢,直到她们的身体间,再无缝隙。
被她的大胆所吓到,她突然便红了脸,羞羞答答地瞅着他:“肖……肖奕…………………”
“小桐,我想要你。”
如果,他们之间的结局只剩分离,那么,就让他好好地再爱她一次。哪怕,真的只是最后一次…………………
漆黑的夜晚,除了闹钟的滴答声,周围一片寂静。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怀中是她浅浅而均匀的呼吸声。肖奕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入睡。那些该说的话,他一句也没有说,不是不想,只是说不出口。也许,今夜就是最后,就让他还贪恋一点时间,哪怕多一分,哪怕多一秒。
手机铃声,不适时机地响起,他猛地抓了过来,翻身下床,到阳台接听。
“肖奕,在哪儿呢?”
费雪莉的声音自手机里传来,隔着遥远的距离,她的声音,透着几分清薄的飘渺。
“我………………”肖奕哽唇,一语在胸,却终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该结束的,也始终不能逃避。低低地,他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道,终而安抚道:“别胡思乱想,我在公司加班,一会就回来。”
“一会是多久?”
“一个小时。”
“好,我等你。”
收了线,肖奕心头郁结难解,你最爱的,往往没有选择你;最爱你的,往往又不是你最爱的;而呆在你身边最长久的,偏偏不是你最爱,也不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有人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那一年,他有幸遇到了莫小桐,因着对她的爱,他失掉了一切,本以为,他们的人生再不会有交集,可命运的捉弄之下,她却再度闯入他的心门。
是该放弃的,只是放弃太难,真的太难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23:我走了,别再来找我!

穿戴得体,肖奕重新坐回床边,借着微暗的月光,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睡颜。修长的指,不自觉地划过她的脸庞,她因麻痒而缩起了头,可爱的动作,让他不自觉地微笑,但微笑之余,却只剩一声叹息。
“小桐,为了你,我努力改变着自己,朝着你希望的方向一直不停,结果,我却在恨意滔天里迷失了自己的灵魂;为了你,我也曾积极地面对现实,认真给你想要的生活,无奈,我奔跑的脚步,始终跟不上现实的节奏。”
“我只想成为你最喜欢见到的,和最不舍得说再见的那个人。这两点,我似乎是做到了,可是,我却不得不跟你说再见。小桐,你不用理解我,也不用原谅我,甚至,可以去恨我。只是,从今往后,再也别爱我,再也别……”
长指,在她的颊边流连,他深如寒潭的眸底,是深得化不开的依恋与不舍。终于,他叹息着站了起来,轻轻走向门外,再轻轻地,轻轻地带上了房间的房。
这一觉太香,莫小桐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蒙醒来。
眨巴着睡眼腥松的大眼睛,她下意识地伸手,摸索着原本应该在身旁的另一个身影。空空如也的床铺,令她心头倏然一凉,猛地爬坐了起来,望着那发皱的床单片刻,她终是无奈一笑:“莫小桐,你在期待什么?他现在,还是别人丈夫,而你,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有些事,不是不清楚,可一旦想来,还是觉得心酸。揉了揉已发红的双眼,她胡乱地套上衣服,掀被下床。正要进浴室洗漱,却突然看到了床头柜上,那飘动着的纸条。
她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拿起,只一眼,娇嫩的脸上,已是毫无血色。
“小桐,我走了,别再来找我!”
没有解释,没有理由,他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走了。
昨夜,他明明还是热情如火,却在一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