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老是觉得他来了。有好几次,她甚至都冲出了病房外找人,可找来找去,什么也找不到。
那种失落的心情,时时伴随着她,但她却不再将之表现在脸上。为了这些人和事,她已让太多太多关心她的人受伤,现在,她也想通了,要走出去,彻彻底底开始新的生活。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乱花吧?”
“千帆哥,这怎么算乱花呢?从前,我真的不知道有些人会为了钱这么潦倒。后来,我也经历了,更懂得那些人的为难。如今,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帮一些我想帮的人,我不觉得这是乱花钱,真的,我觉得杨大妈挺可怜的,小玲人也挺好,以后还可能会成为我的同事,就帮她们一下,也没什么的,不是吗?”
虽然她口头上不承认,但私心里,她确实有将那两百万扔回肖奕脸上的冲动。不过,那样的做法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幼稚,想了想,只能作罢。所以,但凡找着点机会,她就想把那钱花出去,就好像把那些钱用完了,她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一样。
她的神情,看上去很安详,但又透着股莫名的伤,于千帆真是太懂她了,只一眼就知道她的心里又在想着谁。不愿看她一直沉浸在过去的伤痛里不能自拨,他只是眸光一转,转移话题:“你真的决定去《绯色》上班了?”
“嗯,昨天我已经给马力去过电话了,他说下周一就让我去报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马力对你,别有用心。”
男人的直觉,虽然不如女人的第六感那么玄乎,但大多时候,还是灵敏的,特别是于千帆这种做律师的,还曾修习过心理学,也就更懂得什么叫‘男人的心理’了。
“在那么多负面新闻后,谁还敢对我有用心啊?也就你一直当我是个宝。”
对于这一点,莫小桐要说完全没感觉,那也是假的。不过,在浏览了几天的八卦话题榜后,她便释怀了。没办法,谁让她的负面新闻那么多,多到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个坏女人的地步了呢?
“那你也没答应做我的宝啊。”
“……………”
对于这个问题,或者会成为莫小桐这一辈子的难题,她永远无法正面回答于千帆这一点,正如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心里真正爱的人是谁一般肯定。
知道她为难,于千帆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只平静地说了一句:“好了,知道你不是又做了什么傻事,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完,他似又想起了什么,又连忙补充道:“不过,以后啊!要帮人之前先给我说一声,好了事也不告诉人家,那岂不是白做了?”
“嘿嘿!我这叫学雷锋。”
‘嗤’地一声,于千帆对莫小桐算是彻底无语了,也懒得再接她的话,只转动方向盘,踩着油门将车开出了医院。
临近冬日,秋色萧条。
人们的衣着,也渐渐开始增厚,本已约好了周一去上班,不知为何,突然又推到了十一黄金周之后。仔细想想,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一上班就给你带薪体假很是不划算,还不如直接拨到假期后。
想到上班以后再不如现在自由,莫小桐倒也不急,只着手计划着将亚星的旧宅重新打理了一下后,便将母亲接回了旧居。
重回旧宅,莫母万般感慨,许久都只是拉着莫小桐的手,只哭不笑。
“妈,您看您,哭什么呀?”
“妈这是高兴。”
“高兴还哭?”
莫母摇了摇头,眼望着四周熟悉的一切直落泪:“要是你爸还在有多好?要是你哥还在有多好?”
其实,她比母亲还感慨,只怕是自己一哭母亲就更止不住了,所以再伤感也只是忍着:“妈,过去的事情,就别再伤心了,如果爸在泉下有知,知道您总是这么计挂着他,该不忍心去投胎转世了。”
莫父去世的时候,有六十好几,虽说不算好命,倒也活够了该享受的年纪。可莫小松不过三十多岁就横尸街头,这件事,就如梗在莫母心头的一根刺,每一动,就鲜血淋漓:“唉!只希望你哥哥来世投个好人家,不要再这么短命才好。”
忽听这一句,莫小桐也忍不住了,眼泪涮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哽咽道:“妈…别说了。”
“好,咱不说这些了,不说了。”
“那您不许再哭了,要不然,我就不让您住这儿。”
“不哭,妈不哭,小桐你也别哭了。”
“嗯。”
吸着鼻水,擦着眼泪,莫小桐勉强一笑,每笑一下,泪水便又溢出一长串。她连忙又拿手去擦,一边擦还是一边掉,就如那坏了的水龙头,任是怎样也止不住。
“别哭了,别哭了………”
莫小桐可劲地点着头,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这么来回折腾着,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是抽抽答答地止了住。莫母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叹着气,好半响才又说了一句:“小桐啊,咱们回家了。”
一时忍不住,泪又要落下来,莫小桐强忍着,只得拼命点头:“妈,咱回家了。”
“难为你了,孩子。”
曾有那么一阵,莫母走不出那悲伤的世界,一度将莫小桐也视做了仇人,可是,血浓于水,当她番然醒悟,她才恍然明白,女儿,到底还是女儿,只有她最贴心。
“不难,等我有了工作后,我会好好工作,好好努力,总有一天,我会开一间新的亚星给您看看。”
“好,好,妈等着,等着那一天。”
“嗯。”
说到这里,二人终于破涕为笑,泪眼迷离的母女,重回莫家的这一天,才算是终于敞开了心扉,真正地接受了彼此,接受这相依为命的事实。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31:不要脸的小妖精

怕母亲堵物思人,莫小桐本来想让母亲住到自己的房间,可莫母执意不肯,还是搬回了原来的那间。将母亲的安顿好,莫小桐将行李随意扔到了自己的房间,便决定出去买菜。这么难才能回家,必须要庆祝。
周末的超市,人满为患,莫小桐推着手推车,四下寻找着自己想买的东西。
突然,‘嘭’地一声巨响。
很不幸,莫小桐一个闪神,手推车便撞倒了超市里摆放的某一个奶粉车,满车的奶粉,瞬间滚了满地。莫小桐眨巴着眼,呆愣了片刻,立马红着脸,蹲下去大捡特捡。
天呐!丢死人了,她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奶粉滚了满地,莫小桐手忙脚乱地捡着,可任是如此,超市内看笑话的人多,也没见一个伸手来帮她。人情冷暖,素不相识的人,她也没指望人家来帮她,只是闷着头,一罐一罐地捡着,忽然,人群中不知有谁叫了一句,所有人的视线,一霎那,便齐涮涮地朝她射了过来。
“看呐!这女的不就是昨天《娱乐一线》里,头版头条上那不要脸的小妖精吗?”
“哎!真的是耶,还有脸出门,真够厚脸皮的。”
“唉哟!你哪里懂啊,这种女人就是爱出门啊,不出门怎么能勾搭上高帅富呢?人家勾的可都是上等货。”
“所以说呢,这种妖精怎么不去死呢?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也不想想,现在有多少剩女都还待字闺中,好男人居然都给这种女人给勾走了。”
“可不是…………”
一直忍耐着,不想让自己在这样的场合跟人吵架,可那群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却越说越离谱,越说越难听。
听着她们吃吃的笑声,莫小桐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直往头上冲。那些难听的八卦新闻,都在捕风捉影,为求达到效果,将她写得非常不堪,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因为变故太多而压抑了个性。所有的八周刊,她都已委托于千帆发了律师函,收到的那些大多也没再写一些捣毁她的八卦,除了《娱乐一线》。
她知道莫小柳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也没打算和她们较真,清者自清,她觉得只要自己行得下,坐得端,不怕她们说什么,可现在,面对着这些不明真相的人的指责与唇骂,她终于觉得,忍不下去了。
蹭地一下,莫小桐猛地站了起来,扭头,只用那清冷如冰的嗓声,对着那群女孩子问:“说够了没有?”
“哟!还想耍横啊?”
“我不想耍横,只想提醒几位小姐,你们嫁不出去,真的不是我这种妖精在作祟,而是几位口上太无德,娶了你们这种毒妇,恐怕还不如娶我这种妖精来的更自在。”
“你,你…………”
“她骂我们啊,骂我们是毒妇啊。”
“贱人就是矫情!”
“………”
无视于那些女孩子们更加恶毒的骂语,莫小桐捡起地面上最后一罐奶粉,放回了奶粉车后,便推着自己原本的那个推车,当着那些女孩子的面,优雅离去。
无论别人怎么说她,她还是自己。无论别人信不信她,她也还是自己。总有一天,她要凭着自己能力,将所有失去的一切找回,也会从那些致力于将自己踩在脚底的人的手中,夺回自己的尊严。
******
‘啪’地一声,将一沓文件扔回了宽大的办公桌上,费雪莉一脸怒容,气焰嚣张。
“我需一个解释,合理的解释。”
宽大的落地窗前,挺拨伟岸的男子,负手而立。指间还燃着的香烟几乎已燃尽,却似乎完全没有吸过的痕迹,只留下一截长长的烟蒂,一半落在地上,一半留在烟尾。
浓眉深拧,他漠然地回头,对费雪莉的怒火,他完全视无不见:“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
“这个收购的案子?有什么做的价值?”
来f市的分公司不久,费雪莉曾亲自调查过公司内部的所有运作。不得不说,肖奕在经商方面是个奇才,所有他经手的项目,没有一个不赚钱,甚至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已足足让这边的销售额增长了三分之一。
对于这一点,费雪莉是相当满意的,对自己的眼光,她也非常自信。唯独这一个案子,就像是香喷喷的粥锅里的那一颗老鼠屎,将她对他所有的好感与欣赏都抹灭了,余下的,只是愤怒。
漫不经心地坐了下来,他慢条斯理地说:“我既然决定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同样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办公桌对面,费雪莉盛气凌人道:“那就说说看好了,我倒想听听除了莫小桐以外,你还有什么的理由。”
“雪莉,我以为我们之间,已达成共识了。”
夫妻之间,她们完全没有默契,但在工作上,她们一直是最好的搭挡。他很清楚,费雪莉并不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信任他,所以,每走一步路,他老是想了又想,思了又思,唯独这一件。
他以为,如果她懂得权衡轻重,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现在看来,一切只是自已想得太美好,费雪莉永远是费雪莉,眼睛里容不得一粒砂子。
“共识就是,你答应过我永远不再见她,永远不再和她有牵连。”
并不回答,他只是冷冷反问:“我没有做到吗?”
每一次去看她,他都偷着去,偷着回。好几次看到她追了出来,他都压抑着不让自己冲出去,将她紧抱在怀里。他用了最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可换来的,只是费雪莉变本加利的对待。
“《娱乐一线》是亚星一手创办的,虽然现在已沧落到莫小柳和赵明磊那对名不正言不顺的狗男女手上,可它依然和莫家有关系的。我们劲莱集团从未涉足过传媒业,又有什么理由收购这家公司?”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换了别的公司,就算是收购的什么垃圾处理场也好,她都不会说半个不字。可偏偏是《娱乐一线》,是她最见不得的莫家的人开的,她又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如果不是你动作太大,我想,我也懒得这么快动手。雪莉,话已说到了这个份上,还要我说得更明白一些吗?”
抬眸,他黑白分明的眼瞳中,是冷彻人心的怨念。接连一个星期,所有的头条新闻几乎都是关于莫小桐的。他无法想象,她要如何承受这一切。更无法想象,当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费雪莉在搞鬼时,她对自己该有多失望。
他希望她完全放开自己,可是,当他察觉到将来的某一天,她会视自己形同陌路,那种绝望的感觉,忽而就像是紧缠着自己咽喉的绳索,一天天,一时时,越来越重,越来越紧。
无疑,费雪莉是嚣张的,所以,在听到这番话后,她不但不反思,还很是无情地冷哼一声:“所以,你是因为那些负面新闻?”
“也不完全是,赵明磊的完美传媒我是一定要收购的,但,本意没有这么早,至少,不会在你还在f市的时候动手。可是,最近他们为了杂志的销售量,实在是太没有底限了,既然警告不起作用,我只能动手了。”
明里暗里,他给过赵明磊三次的警告,不过,仗着有费雪莉这个后台,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还很得意地告诉他,他还有很多劲爆的料没有写出来,等着一期一期的后续,等着杂志大卖到脱销。
所以,他怒了。
不顾大半股东的反对,执意安排了这次收购,为了,不仅仅是莫小桐,还有那一口忍了八年多的气。
“你这是公报私仇。”
“为了成功,不择手段,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一句话被他呛也个半死,费雪莉涨红了脸,不顾形象地吼道:“肖奕,我让你找她回来是你自己不肯。现在,你已经答应过要和她撇清关系,你又这么做,你让我如何再信任你?”
他很累,在这样的游戏里,他扮了太久自己不喜欢的角色。八年多了,就这么一回他想以权谋私,可结果,似乎还不那么尽如人意。微微牵唇,他笑得自嘲:“雪莉,在工作上,你何时信过我?”
“……………”
从未想到,他对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费雪莉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肖奕,红唇微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见她沉默,肖奕却并不示弱,只强势道:“这件事,我做定了,如果你一定要反对的话,那我用我自己的钱好了,相信,只要卖掉我在劲莱集团的所有股份,整死完美传媒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为了她竟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他看她,眸间有说不清的无奈:“雪莉,别再逼我,也别试图暗中操作,我很清楚,那些八卦的线报人,其实都是你的手下。”
“你胡说……”
“有没有胡说你心里很清楚。”
她气急,却又无理可驳,看着他那原本温柔的眼神变化为坚定不移,可那份不移,却独独不是为了自己。心很痛,痛到不能自已,可她还是倔强地仰起了头颅,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般蹬足离去。
莫小桐,都是那个狐狸精,她不会放过她的,永远不会………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32:我就是想追你

国庆小长假,莫小桐本打算带母亲出门散散心,但莫母却以人太多为由,拒绝了她的建议。
为了生计,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唯一忙中偷闲的时候,也就是几个小长假和春节了。每个旅游景点几乎都爆满,莫小桐问了问于千帆的意见后,最终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打算出门,也就只能在家好好陪陪母亲,莫小桐亲手做了几个拿手的菜,与母亲商量着想约于千帆过来一起吃晚饭。莫母对之前自己对于千帆的态度,也有所抱歉,知道于千帆要来,也兴气冲冲地跑到厨房弄了一个他最爱吃的红烧肘子。
母女俩正忙得不亦乐乎,屋外正好传来门钤声,莫小桐擦了擦手就跑了过去,只一开门,她便愣在了当下。
“你们,怎么一起来的?”
于千帆是自己约来的,出现在门口也丝毫不意外,可是,为什么马力也来了,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目测了一下,估计至少是九十九朵。
“不是一起的,只是在门口碰到了。”
于千帆说话的时候,眼光一真停留在马力手里的玫瑰上,做为男人,他太了解马力的心思了。只是,心里虽不爽,也不能直接表露在嘴上,只能眸光阴冷地瞅着那玫瑰,只恨不得将那些娇艳的花儿,狠狠扔进垃圾筒才解恨。
“喔!”
莫小桐一脸尴尬,要说这两人要是不碰在一起,倒也好说,突然就碰到一块儿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这局面。
“怎么?不请我进去?”
虽然听他这么问了,可莫小桐还是挡在门口没有让一下的意思,她再糊涂,也不想在这时候,伤了于千帆的心:“不是,你怎么来了?”
不顾莫小桐的阻止,马力直接将玫瑰花塞回了莫小桐的手里,然后,一个扭身就借着她身边的空档,挤进了她家的大门:“好香啊,做的什么好吃的?能不能加一幅碗筷啊?”
“哎!那个,你…………”
拦他不住,莫小桐只能慌慌张张地跟了进来,正不知如何向母亲解释这混乱的书面,厨房里,已传来母亲奇怪的问话声:“小桐,不是千帆来了吗?”
“是千帆哥,可是,还有,还有别人。”
莫母意外地探出一个头来,奇怪地问:“还有谁呀?千帆带来的朋友?”
“夫人,他可不是我朋友。”终于忍不住,于千帆直接走向厨房,很是自然地接过莫母手里的锅铲:“夫人,剩下的我来吧,你们等着开饭就行了。”
“不用了,就快好了,我来就行了。”
于千帆微微一笑:“夫人,还跟我客气啊?”
“那也是,那你忙吧,我去看看外面那孩子,不是你朋友,那是小桐的朋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看于千帆的口气,似乎也不太欢迎那个人,明明是一起来的,又这么排斥,她不去看看也实在不放心。
“也许,应该说是小桐未来的上司。”
“喔!”
关于莫小桐要上班的事,莫母也听说了一点,虽然,她内心对《绯色》当年排挤亚星还耿耿于怀,但,毕竟现在不比以前,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也不容易,她也就没有再阻止。
可是,明明还没有去报到,老板就找上门来了,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想不通来人的心思,莫母也比较担心,马上擦着手就出了厨房,当她看清来人的长相,再加上莫小桐手里,硕大的玫瑰花束,当下也就明白了七八分。
“小桐啊!这是?”
不等莫小桐开口,马力已抢着自我介绍:“伯母,我叫马力,您可以叫我小路或者小非,都行。”
“妈,这是《绯色》的老板,也是我未来的上司。”
淡淡瞥了一眼莫小桐手里的花,莫母意味深长地看了莫小桐一眼,这才热情地对马力笑着说:“这样啊,那快请坐吧,正好一起吃顿饭,以后我们小桐,可就靠你照顾了。”
“哪里的话,应该的。”
马力也不讲客气,人家请他坐,他就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坐定后,还暧昧地对莫小桐眨了眨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不是我要留下的,是你妈要留我的。
自知再说无益,莫小桐闷闷地将玫瑰搬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坐下,房门口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拉开房门,一见又是马力,莫小桐立马没好气道:“干嘛?”
“饭好了,伯母让我请你下来吃饭。”
“真是我妈让你来的?”
他倒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只嘿嘿笑道:“是我主动要求的。”
“马力,你到底要干嘛,突然这样跑来我家,我妈会误会的。”
马力的心思,要说她完全不懂,那也不是。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实在没有心情,接受任何一段新的感情,她需要时间来沉淀,也需要时间要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
“误会什么?”
“误会你对我有意思。”
闻声,他嘿嘿一笑,很直接地承认:“没误会啊,我就是想追你啊,而且,打算一追到底。”
“………”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虽然说很多时候,男人主动一点更能追到女朋友,但是,这么主动,这么迅速的,她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你干嘛这幅表情?吓到了?”
她无奈地叹一口气:“你还想让我到你公司上班吗?”
真不想放弃这个工作的机会,但,如果他一直这么纠缠不清,她想,也就只能放弃这个机会了。
许是猜到了她的想法,许是他真的是这般计划,马力突然一本正经地解释:“拜托,公私要分明,在公司的时候,我永远是上司,就算你真是我女朋友,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你和别人一样的起点,不要想例外哟。”
他的表情很真诚,倒也不像是说来哄她,莫小桐沉默了一阵,忽而很是认真地望着他的眼说道:“马力,我该怎么跟你说?其实我,最近不想再谈关于感情的事。”
“因为肖奕还是因为于千帆?”
他知道,他都知道,可知道这一切后,马力忽然发现,他对莫小桐的兴趣越来越强烈。那种志在必得的感觉,他好久不曾有过了,所以,这一次,就算是碰得满头包,他也不肯轻易言弃。
“因为我自己,我想努力,我想成长,我想让自己变成有用的人,不用再依赖任何人。”
每次她想要做出改变的时候,总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冒出来,然后,她选择放弃,别人选择袒护自己。曾经,她很习以为常,认为,女人就该是娇弱的,该被人护在掌心,可是现在,她的世界已再不如从前,她也不想再做回曾经的自己。
她要改变,无论为此会付出多少努力,她也要改变自己。
“你会成功的。”他由衷地说,似是真心在祝福。
淡然回眸,她的黑瞳之中,有种看不清的波光在流转:“那么,在我成功改变自己以前,不要和我谈感情,我不想接受任何人,包括你。”
“我会等你的。”
面对他的表白,她无言以对,只能叹息道:“随便你。”
越过他的身体,她径自正楼,正迈出第一次,他却自身后紧紧扯住她的手:“你该不会因为这个就不来我公司了吧?”
“我还在考虑,况且,你不也在考虑么?”
那一天,她在超市遇到那群女孩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