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盟涝抖荚谀乔檎锱腔玻槐沧幼卟怀鏊氖澜纭
有时候,真的想解脱,可现实的残忍,又将他逼了回来。他感激她,但另一方面,他又同情她的一切,他们,或许就是同属于地狱的那种人群,有着黑色的过去,以及,黑色的未来。
费雪莉当然知道他在谢什么,可事实上,她最讨厌听到的就是他说谢谢两个字。每一次,他都会用这两个字,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划清界线,她每涉足一步,他就退后一分,直到,退无可退,才会勉强接受自己的帮助。那感觉,就好像他只是自己身边的乞丐,而自己,之于他,不过是一饭之恩。
压过心头的无奈,她虚虚一笑:“真要谢我的话,明天就乖乖陪我去医院好了。”
“医院?你病了?”
起身,快步走到她跟前,拉过她的手就开始上上下下地仔细检查着。她笑着扯下他的手,心头或多或少还是有几分感动:“没有,只是想带你去做个检查而已。”
闻言,肖奕微微一愣,条件反射地说道:“我很健康,不用做检查了。”
“再健康也要做检查,要不然,怎么要孩子?”
她终于说到了重点,事实上,关于检查身体这件事,她早就想跟他开口了。只是,那天闹得太不愉快,她一时也找不到什么机会和他提,正好现在二人和解,也就顺理成章地说了出来。
“孩子?”
“你答应过我的,忘记了吗?”
“所以,你找到代理孕母了?是谁?”
心头,隐隐有些期待,又隐隐有些担心,很矛盾,也很纠结。
希望是莫小桐,因为,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再回到自己身边。同样地,他又不希望是莫小桐,因为,如果她接受了这样条件,那么,也就意味着她要再接受一次再深层次的伤害。他不忍心再看她受伤害,更不忍心,伤她的那个人其实是自己。
“你希望是谁?”
她笑着反问,他说的轻描淡写:“只要不是莫小桐,是谁都好。”
“你还真是了解她啊,实话告诉你吧,我去找过她了,她拒绝了我,说,不愿意再和你有任何的牵扯。”
心,蓦然一痛,但面色仍旧自如,牵唇,他勉强一笑,故做镇定道:“她要是不这么说,我还就真就有些瞧不起她了。”
“你真的不希望是她帮我们生孩子?”
得到这个肯定的回复,费雪莉的心底,其实是欣慰的。只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肖奕之所以如此坚定,却恰恰是因为爱得太深。
“不希望,既然都断绝了关系,就断个彻底好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也是他最想要的结果。但,心痛的感觉,那样明显,仿佛那心跳已不是自己的,那心脏,也都完全异了位。很痛,很痛,痛到无以复加,可脸上还是得带着微笑,带着自己不想要的落寞。
“你能这么说,我很安慰,所以,我打算找几个新的女孩子,24岁左右,很健康很干净的,最好还是个处女。”
“这个,没必要吧?再说了,24岁的处女,你上哪儿找?”
不知道从哪里听过一句话,现在这个社会要找处女,只能上幼儿园找了。虽然这话有些夸张,但,也表现出了一部分的社会现实,肖奕没有处女情结,也不觉得女孩子婚前有过性行为就不是好姑娘。所以,听到费雪莉这怪异的要求时,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当然有必要了,我要我们的孩子绝对健康,所以再难找也得找。”
与肖奕的态度截然相反,或者,也与费雪莉幼时的那段黑暗经历有关,费雪莉对这件事的态度,表现得非常强烈。她的个性,一直是说到做到的那一类,既然她有了决定,那便是一定要执行的。
无谓再与她过多争论,肖奕耸了耸肩:“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随便你安排了。”
“那咱们就说好了,明天陪我去医院。”
“后天吧,不是跟你说了,明天要处理国贸的事情?”
“好,那就后天去。”
“嗯!”
很多时候,她们在一起的感觉,不像是夫妻,也不像是朋友,就像是两个合作多年的好伙伴。很多重要的事情,她只要说,他就会全力配合,而且,每一次的结果,都能令她满意。
这是肖奕还债的方式,也是费雪莉唯一说服自己,他心里还有她的借口。两个早已同床异梦的男女,为了各自的坚持,一直在同一个纠结的世界打转,明明都很痛苦,却谁也不愿主动放弃。就仿佛,一旦放弃了对方,就好似,放弃了自己,还有自己生存的那个世界。
再接到马力的电话,已是十一小长假后的第五天,比他曾要她给的一个月时间,足足提早了半个月。电话里,马力很兴奋地提出要莫小桐马上到《绯色》上班,可莫小桐,却犹豫着不敢答应了。
“马力,我想清楚了,我还是另外找别的工作吧。”
“为什么?”马力的声音,直接低了八度,那种感觉,瞬间让莫小桐觉得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我不想影响你。”
不知是什么原因,八卦新闻渐渐地少了,就连最抹黑她的《娱乐一线》似乎也再无动作,或者,这也就是马力为什么会来找自己回去上班的原因,只是,她的名声已毁,在业界几乎无人不识,无人不知,就算她自己不介意,她也不能不顾及《绯色》在业界的地位。如果就因为自己而毁了马力苦心经营的一切,她就真的成千古罪人了。
本还真有点生她的气,可一听这理由,马力又觉得无比开心,马上又变了一幅老不正经的嘴脸,笑着对她说:“你不来才是影响我。”
“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对你的公司有害无利,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我来上班?”
“我能说我看中了你的能力吗?”
“不能,因为,我从未工作过,没有任何能力可以被人发掘。”
“你太谦虚了。”
“不是谦虚,是认得清自己,我上学的时候,确实是主攻的这个专业,但,要我成长起来,绝不是三两天的事情,马力,你还是找别人吧,我,不适合你的公司。”
其实,现在的她,不适合任何这一类的公司,她的影响力,似乎比她当大小姐的时候还要大。自己一旦进入谁的公司,谁即将面临的,就是强大的社会舆论,她一个人面对无所谓,但牵连上任何人,她都会觉得不安,更何况,马力对她的心思也并不单纯,她还是和她划清界线比较好。
“你之所以不肯来,是不是因为我向你表白的原因?”
“我不瞒你,确实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去《绯色》上班,只会给你带去污点,我当你是朋友,不想害你。”
“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可以向你保证,工作时间内,公私分明,我绝对不趁职务之便,对你行追求之实。至于你说的那个污点,我倒不觉得,说不定又是一次免费的广告效应呢?别人或许怕污点,可我马力,最喜欢的就是污点。”
很难得听到马力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莫小桐有些无奈,也有些感动:“你这是什么歪理?”
“我是认真的,小桐,相信你自己,我不会看错人的,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潜力做传媒的女人。”
对于这一点,从她第一次和他谈到《绯色》与《娱乐一线》的关系时,他便已肯定,虽然,他从未这么正面的跟她提及自己对她的欣赏,但,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喜欢上一个人,除了美丽的外表以外,能力,其实比任何东西都要让他着迷。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36:那种不详的预感

马力坚信莫小桐是有这个能力的,只是,现在的她,还像是一块璞玉,有待人发掘,而他,就想正好就想做那个开发璞玉之人,。
“谢谢你这么认可我,可是,我真的决定了。”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明天没有来公司报到,我不会勉强你。可是,你想好了,真的要放弃这么一个适合自己的机会?不是说好了要重新开始的吗?不是说好了要快速成长的吗?”
他的霸道,在这一通话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莫小桐震惊地握着手机,许久许久,只能叹息一声:“马力,让我想想好吗?”
“一天时间,只有一天,明天早上九点,我见不到你的话,再也别跟我提要到《绯色》工作的事情。”
他似乎真的生气了,说完这句话,也不顾莫小桐的心情,就那么直接挂断了电话。也许,他是对自己彻底失望了吧,莫小桐这么想着,心情突然也变得很烦燥,很烦燥。
****
深秋的早晨,清冷得紧。
依约到来,肖奕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脚踩着满地黄叶的小道,很快便出现在了与费雪莉约好的医院门口。
本是该一起过来的,可因为处理国贸的那件地产纠纷,他在客户的那里整整谈判了一整夜,直到凌晨五六点才处理完公事。一忙完手头上的工作,他便给费雪莉去了电话,记下地址,他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说是医院,其实是间私人诊所,事实上,他们现在所要做的事,也真的没什么条件经过大医院,毕竟,万一被媒体知道,那就只能说是一场灾难了。这间诊所虽然规模不大,但医生却是他们的旧识,在国内外也有相当的知名度,所以,从专业上来说,肖奕对这间诊所,也可以绝对的信任。
一见面,肖奕便主动伸出了手:“ethan,好久不见。”
“肖奕,好久不见。”
ethan是英国人,操着一口不算流利的中文,十分热情的欢迎着肖奕的到来,做为诊所的大客户,劲莱集团每年光是体检给他带来的收入,便超过了百万,他也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对她们夫妻不热情。
“你的检查项目比较多,我让助手先带你过去做检查。”
ethan的妻子,是费雪莉的同学,所以,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这一次,ethan也是应了费雪莉的请求,才从英国专程赶来f市,帮她们夫妻做这个人工受孕的项目。当然,之所以找他,更多的原因,是因为,ethan可以为她们保守秘密,做完这个项目后,他会直飞英国,在国内也不存在有泄露秘密的风险。
闻声,肖奕下意识地看了妻子一眼:“那雪莉的检查项目呢?”
“她的早就检查完了,只等结果。”
“原来是这样,那我先去了,你跟ethan去拿结果,然后,我们一起回家。”整晚没有休息,他只想好好回家补个眠,但,碍于费雪莉的要求,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去做检查,只希望一会儿的检查项目不要太费力,他能借机小憩一会儿。
“好啊!你先跟艾医生去做检查吧,一会儿见。”费雪莉今天穿了一件非常惹眼的红裙,秋日里,看着煞是惹眼,肖奕拍了拍她的肩,未再多语,便直接跟着ethan的助手艾医生去了。
待肖奕一走,费雪莉的脸色马上就变了,直接转身望向ethan,直言问道:“ethan,我的检查全部做完了吗?”
在挑选代理孕母的时候,她确实曾提前配合着做过几个必要的检查项目,不过,当时护士告诉她还有几个项目没有做,可现在,ethan的脸色让她很心慌,那神情,让她突然觉得,也许,最大的问题终于出现了。
ethan沉眸,也直言道:“事实上,还缺几个项目,不过,可能不需要做了。”
“为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雪莉,你先跟我去办公室吧。”
心,蓦然一沉!
那种不详的预感,像是被黑云笼罩的世界,瞬间,阴霾一片………
*****
犹豫了整整一个晚上,在去与不去之间,莫小桐始终举棋不定,难以决择。但,天亮的那一刻,她还是敏感地爬了起来,穿戴好一切,打车来到了《绯色》杂志社所在的大楼前。
驻足不前,莫小桐幽幽抬眸,仰望陌生的大楼,莫小桐觉得整个内心都在煎熬着翻腾,上去,就代表着接受一切的挑战,离开,则代表着继续逃避,她没有时间再重来一次,所以,她的选择早已注定。
正要移步而上,身旁却传来香风阵阵,下意识地回头,只看到一群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朝着与自己相同的方向而来,难道,她们也是《绯色》的员工?可是这打扮,这行头,还真是无法将她们跟‘娱乐记者’四个字挂上勾了。
疑惑间,莫小桐的后肩猛地被人拍了一下。
“小桐,你真的来了?”
马小玲一脸灿烂地出现在莫小桐的视线里,干练的西装外套,职业化的白衬衣,不得不说,她的打扮才是自己印象中的娱记模样。
看到是熟人,莫小桐的脸色也舒缓了许多:“小玲,是你啊?”
“不然你以为是谁啊?老板?”
“别胡说。”
“嘿嘿。”
做为娱记,最擅长的,恐怕就是八卦了,所以,莫小桐与马力的那点暧昧事件,也便被马小玲记了个实实在在,逮到机会就要‘挑逗’她几句,让她想忽视这个事实也难。
摇了摇头,莫小桐也不多做解释,只淡笑着说:“遇到你也好,直接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吧!”
“那有什么问题,不过,再等一会儿。”
“等什么?”
“等那群花痴上去了再说,最讨厌和她们坐一个电梯了,熏死人了。”说起那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马小玲的五官几乎夸张地全挤到了一团,那表情,除了鄙夷之外,或者,还有几分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羡慕嫉妒恨。
“她们,真的是《绯色》的员工?”
虽然说,莫小桐看透了马小玲的那点小心思,可不得不说,那群女人的着装真的很欠妥,一想到以后工作的环境中,都是这么一群艳丽的竞争者,她突然也感觉,额头处突突直跳。也越来越明白,马小玲的那种感受了。
“对啊,看着不像吧?一个个穿得跟花魁似的,生怕老板看不到她们的胸有多大,腿有多长。”
“你干嘛这么说她们?大家以后都是同事。”
“你进了公司就知道了,这群女人啊,除了吊老板的时候比较卖力,什么时候都不够卖力,更不要说工作了。”
以马小玲的实力,其实在《绯色》本可以混到更好的职位,但是,因为她的背景,也因为一个外在的原因,她总是被遗忘在最后。她不屑于学那些女人讨好老板,更不屑于用美色来吊新闻,只是,每当看到升职的名单上没有自己的时候,她依然很失落。
从起初的愤怒,到最后的淡然,她足足用了两年时间来平复心情,直到现在,她已是对任何事情都淡定自若了。因为,现实很残忍,她一无背景,二无后台,除了加倍的努力以外,抱怨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她相信,只要自己认真做事,机会总有一天,轮也会轮到她头上。
“要真是这样,马力为什么还会留着她们在公司?”
“八卦杂志嘛,这些女人个个都很混得开,很多小道消息狗仔追不到,她们都能打听得到,所以,老板自然也舍不得开掉她们喽。”其实,马小玲更想说,老板在百花丛中过的很舒坦,自然也不希望放弃这一整座后花园了,只是,这么说会破坏老板在莫小桐心目中的好形象,所以,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说了另一个也并非完全不是事实的理由。
“总的来说,她们还是有自己的长处的,不是吗?”
“那种长处啊,不要也罢。好了好了,她们进电梯了,我们也赶紧上去吧。”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马小玲很是聪明地转移了话题,眼尖地发现那群女人已消失在视野,立马拉着莫小桐就朝里跑。
“哎!你慢点,慢点…………”
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马力的嘴,已直接咧到了两耳根,直笑到莫小桐都替他的脸蛋开始抽筋,他这才收了笑意,神神秘秘的瞅着她说:“小桐,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我的。”
“总监,你要是一直这么跟我说话的话,我真的得考虑一下,要不要填写人事表格了。”
“哎!别这样嘛,你不知道,你今天来上班后,人家有多高兴。”
这样撒娇般的话语,让莫小桐没来由地浑身起鸡皮,她忍着抽搐,猛地抖了几抖:“总监,拜托你正经点。”
“我哪有不正经?”
“你哪里都不正经。”
莫小桐很尖锐地指出这个事实,却惹得马力哈哈大笑:“这也被你发现了啊?真是了解我啊。”
“总监,你说过的,你会公私分明的。”
“嗯,我是说的,所以,放心吧,刚才只是在逗你玩儿,现在,要动真格的了,莫小桐,你准备好了吗?”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像冰山的话,一定是肖奕。可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像变色龙的话,她眼前的这位,一定算一个,哪有人变脸变得这么快的?刚才还是一脸的嘻皮,现在已换成了一本正经,这速度,这频率,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
“莫小桐,欢迎你加入《绯色》”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37:你怎么不穿衣服

见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莫小桐怔怔望着他伸出的手半晌,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又小心翼翼地将手,交到了他的掌心。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帅气一笑,马力的语气居高临下,很有一幅‘长官’的派头:“机会我给你了,但,不努力的话,我一样会骂人的。”
“欢迎指教。”
“好了,带你出去认识一下同事。”
“嗯。”
虽然很别扭,但,这就是她想要的,马力的态度,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她相信,她来《绯色》工作的决定,不会有错。
《绯色》的内部,和当年的《娱乐一线》格局差不多,不过,比起规模,似乎还不如当年的《娱乐一线》。
不过,杂志社要的也不是规模,要的是新闻与速度,单看一眼《绯色》的员工阵容,莫小桐当即便明白了《绯色》之所以能保持业界第一的原因了。
虽然看上去都是些不起眼的人物,但,有几个莫小桐都有印象,都是业内比较狠的角色,为了挖新闻,毫无节操可言。娱记的另一个名字,也叫狗仔,为了抢到一线的新闻,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更是卑鄙到令人发指。
当然,用‘卑鄙’两个字,可能有点过头,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但,对被报到的人来说,娱记的行为,早已经不是用卑鄙可以来形容了。
其实,莫小桐现在的身份很敏感,做为本就受到公众关注的热点人物,她投身娱记的行列,除了想要证明自己,更多的,也是想对所有人说一句,她能撑得住。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为了赢回一切,她要做的,就是抛开底限,而娱记,最是能煅炼人的这一种特质。也许,在别人看来,这叫厚脸皮,但,对她来说,目前最缺的,也就是这种厚脸皮的精神了。
领走在莫小桐的身前,马力端起满脸的笑意,拍手示意大家朝他看来。
“先停一停手上的工作,让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这位是莫小桐,以后,大家多带带她。”
“大家好,我是莫小桐,请多关照。”
一语出,瞬间冷场,除了马小玲以外,所有人看她的眼色都颇带点多余的意味,莫小桐无视于那些冷漠的眼光,只继续微笑着环视全场,用眼神,和所有人一一打过招呼。
“小桐,你就坐在马小玲旁边,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
“那好,这几天你先熟悉一下内部的流程与工作,过几天我再安排人带你出去跑新闻。”
“ok。”
安排好一切,马力对莫小桐善意一笑,这才又面向全体道:“好了,大家工作吧,你也要快点进入角色喔。”
“谢谢总监,我会努力的。”
“好,去吧。”
在马力关切的目光下,莫小桐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与马小玲对视一笑后,她突然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很久都不曾光顾她了,没想到,工作的感觉,竟是这么好。
正收拾着自己的桌子,身旁,突然就多了一个人,一开口便是夹枪带棒:“莫大小姐啊,幸会!”
一声莫大小姐,已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显然,对方是认识她的,且对她的到来,并无好感。下意识地回头,看清眼前女人是早上看到的那一大群花枝招展中的一位,她便已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微笑着开口,她善意地向对方伸出右手:“你好!”
说话的女人,长得十分妖艳,深紫色的吊带裙,包裹着她性感的身体,惹火而妩媚。她无视于莫小桐伸过来的手,只十分排斥地质问她:“总监和你是认识的吧?他对你有兴趣,是吗?”
收回自己被无视的右手,莫小桐十分不在意地道:“老板对员工,都是感兴趣的,没兴趣他就不会招进公司了不是吗?”
她说的兴趣,和莫小桐说的兴趣,很明显不是同一个兴趣,不过,面对这么直接而近距离的攻击,莫小桐的反应,更像是一个受伤过度的刺猬,来者必击。
那女人显然是知道莫小桐的背景的,对她的态度也相当的不屑:“莫大小姐嘴皮子很利索啊,确实适合我们这个行业。适合归适合,不过,你到我们《绯色》来工作,不觉得屈才了么?”
放下手里的提包,莫小桐直视那女人的双眼,眸光凌厉:“你这么说,是指《绯色》还不够专业,不够规模么?”
“哼!”
自讨没趣了一番,那女人脸色大变,动了动嘴,似乎还要说什么,但终归是什么也没有再说,便一扭蛮腰,妖娆而去。
见那女人嚣张离去,马小玲越过两张桌子的间隔,凑了过来:“小桐,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
“相信什么?”
挤了挤眼,马小玲对她比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动作:“相信,除了你我之外,都是些庸脂俗粉。”
闻言,莫小桐一扫方才阴郁的心情,竟是开怀地笑出了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