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坐在枫林大道的长椅上,莫小桐掩面而泣,飘落的红枫,带着即落的残息,不断倾诉着秋日的凉凄,一如莫小桐的内心,那种无法排解的闷痛。她是这栋别墅真正的主人,可从今往后,她却再也回不来这里。
优沃的生活,精神却空虚,她不怕自己变得一无所有,只是,小柳的态度,她还是忍不住感到心痛。万事,有因就有果,也许,是她们做的还不够好,可是,当亚星面临倒闭,几千个员工面临下岗,她又还能朝什么方向去努力?
抬眸,满目无神,任泪滴滚滚而落,莫小桐只是无声。
这一次,她好像是真的迷路了………
隔着枫叶飘零的长街,肖奕静静地坐在车里,深邃的眼眸,有如黑夜里浩瀚的海洋,一望不透。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很容易便能看到对面长椅上,那个不停哭泣着的软弱女子,飞舞着的枫叶,如同一只只美丽的蝶,从枝头飘落,纷纷扬扬地落在她的身边,好似一幅凄美的画卷。
司机老梁忍了许久,方才忐忑地提醒:“萧总,七点的饭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走吧。”
淡漠的声线,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一切都是公事公办的口吻。后座上的男子,微微拧着眉,似在沉思,又似乎什么也不是,仿佛不过是刚好经过这里,不过是刚好看到她的无助。
本该视而不见的,终究还是忍不住停下来驻足。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5:头,很疼,很疼

“是,老板。”
淡淡地应过一声,老沈忍不住侧目,透过后视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的老板,开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这样,明明关心,却不上前,明明停下来,却不去问候。他不禁有些怀疑,对面的那个女人,和老板之间,有什么难以言喻的关系。不过,这些都不是一个司机应该关心的问题,他只要开好自己的车,管好自己的嘴,就行。
熟练地发动着车子,刚要踩下油门,身后却又似来肖奕沉稳有力的声音:“等等,饭局我自己去吧,你守在这里,等她哭够了,送她回家。”
“啊?”
“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简短地交待过后,肖奕利落下车,双眸微微扫过对面的长椅,踟蹰片刻后,大步离去。
******
回到公寓,已是午夜十二点,熏熏微醉,肖奕一边松着领带,一边将自己摔进沙发里,为了拿下伍岭渔村的那块地,这种饭局他已应付了不下十次,好在这一次终于在酒桌上签下了合同。不过,这么做的代价,很有可能是一整晚的头痛加失眠。
狠狠向后一靠,肖奕仰起头脸,深拧着眉头,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头,很疼,很疼………
“爱过的人我已不再拥有
许多故事有伤心的理由
这一次我的爱情等不到天长地久
错过的人是否可以回首
爱过的心没有任何祁求
许多故事有伤心的理由
这一次我的爱情等不到天长地久
走过的路再也不能停留
…………………”
熟悉的旋律,哀伤的曲调,一点点,拨动人心弦,他静静地闭着眼,深拧的眉头,越来越用力。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也许是白天的刺激,直到音乐声戛然而止,他才猛然清醒,这首歌,不是在脑海回放,也不是在心间回荡,而是,电话铃响了。迅速找出手机,当看清来电是老沈,肖奕几乎想都没想便回拨了过去。
“喂,老沈,这么晚了什么事?”
虽然隐隐之中,猜到老沈的电话可能与她有关,只是,这么晚才来电话,多多少少让他有些意外。
“老板,那位小姐可能以为我是坏人,死也不肯上我的车,我没办法就只能一直跟着她,可是,她到现在还在广场上坐着,怎么办?”
话到最后,老沈的声音几乎已带着哭腔了,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二点,整整六个小时,他一直偷偷摸摸地跟着一个女人,自他从业以来,还从来没做过这么坑爹的事。
“她还没回家?”
“没有。”
酒意,忽而便清醒了许多,肖奕抬腕看了看手表,拧着眉头问道:“你们在哪里。”
“群马广场。”
“知道了,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肖奕的心头一阵燥动,厌恶的感觉,却远不如期待来的强烈,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分裂,但,在此时此刻,要他做到视无不见,竟是比几十个亿的工程,还要令他难以拒绝。
这么多年了,他已习惯了她不在身边,也习惯了让自己学会去恨,只是,恨一个人,终究比爱要来得痛苦,而这样的苦,他却舍不得让她去承担。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6:为什么不回家

晚风拂面,带着微暖的酥麻,丝丝入心。
站在广场中央的喷泉前,看着那些随着音乐的节拍,喷涌起的波浪,莫小桐的心,终于获得了暂时的宁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经常来这里,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习惯了思念一个人,习惯了某种香皂的味道,也习惯了每天一杯淡盐水,更习惯了,在伤心的时候,来这里看喷泉。
以前,只要她不高兴,他就会带她来这里,指着那一柱擎天的水流对她说:“喷泉直上云宵,带着心中激昂的色彩,就像神六升天,心中便有了刹那间的幸福和骄傲。”
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莫小桐喜欢上了喷泉,且一发不可收拾,只是,所有人都以为她喜欢的只是喷泉炫烂背后的华丽,却没有人明白,她只是借着喷泉,在找寻那个人的影子。
稳健的脚步声,徐徐而近,莫小桐没有回头,只是继续望着喷泉的起伏发呆,群马广场上,人潮来来往往,没有人注意到喷泉前的变化,也没有人看见,他因心疼而炽热着的眸光。
“为什么不回家?”
终于,他主动开口,一样的冷漠,却多了几分人性。
意外地回眸,当莫小桐的眼,掠过那千万次出现在梦境中的轮廓,她忽而便失了声,只能呆呆地望着他英挺的眉眼,痴痴不语。
“这么晚了,为什么不回家?”他耐着性子继续发问,平淡的口吻,似乎在问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虚虚抬眸,她仍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盯着他的双眼,反问道:“这么晚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路过。”
云淡风轻的口吻,仿佛他真的只是路过而已,莫小桐微微扯唇,牵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讽刺道:“那么,路已经过了,你也可以离开了。”
“莫小桐,不要挑战我的底限。”
他与她的立场,他确实不该出现在这里,可他,终究还是来了,但他不承认自己还会心痛,也绝不承认自己还在对她关心,所以,除了对她更凶一点,他似乎找不到别的途径来表达自己的内心。
叹一口气,莫小桐强忍着眼泪,平静地开口:“我不想挑战你的底限,也不想惹你生气,只是,别再来招惹我了。其实,你也根本门就没打算管我的,不是吗?”
如果,没有经历白天的一切,也许,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她便已投入他的怀抱放声大哭,可是,幻想已破灭,现实终残忍,在他面前,她早已失去了尊严,唯一仅剩的骨气,且让她暂时保留吧。
“如果你在是为白天的事情耍性子的话,我不会道歉的,是你…………”
“是我自找的,所以,我不会奢望你道歉。”打断她的话,她用自己的方式,替他将后话补全,心,空落落的,透着风的冷,可是,这样冷的心,在发现他到来的那一刻,也终还是翻到了最柔软的那一面。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7:另一种言不由衷的伤害

她的眼神,让人莫名的心痛,肖奕别扭地侧过身,避开那影响着自己的眸光,修长的手指,帅气地插入裤带,他冷着脸,貌似不经意地问:“为什么来这里?”
“喜欢,所以来了。”
“为什么喜欢?”
“因为,有人曾经喜欢。”
“……………”
这样无厘头的对话,他偏偏又听懂了,有人曾经喜欢,那个有人,会是自己吗?
裤袋中的手,紧了又握,握了又紧,肖奕直视前方,忽而说了一句:“走吧,我送你回去。”
未料到他突然的示好,莫小桐懵懂之中,机械式地拒绝:“不用了,我想再坐一会儿。”
他倔强地提醒:“很晚了。”
她却固执地摇头:“如果觉得晚,你可以先走。”
“逞强可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突然就生气了,为她的不识抬举,也为她的漠然抗拒,这么晚了,却还要固执地守在这里,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危险?
忍无可忍,莫小桐突然便爆发了:“肖奕,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离开,就让我在这里单独呆一会儿不行吗?”
“因为我也要看喷泉,而我,不喜欢在看喷泉的时候,看到你。”
习惯了被伤害,也习惯了以伤害做为关怀人的方式,明明不曾这么想的,但话到嘴边,又变成另一种言不由衷的伤害。
“好,我懂了,我走。”
转身的瞬间,泪意狂涌,莫小桐知道自己不该在他面前软弱,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前路茫茫,她不知归属,想留在一个曾经有梦的地方,可他的出现,却将她最后的心愿生生掐灭。
几分心痛,几分神伤,肖奕,你为何那么恨我呢?
午夜,天黑的寂静,压抑的令人窒息,只剩下霓虹灯闪烁间照映着人们困倦的脸。
熟悉的街道,陌生的人群,街头的喧闹依然如故,但莫小桐的感觉,却只剩孤独,就算在人群之中,亦仿佛只有自己,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寂寞,一如夜的清冷,如影随行。。
莫家不能去,赵家不能回,除了满街游荡,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何处何从。多少年来,她做着莫家的大小姐,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掌上明珠该有的待遇,她的生活,她的世界,全都被铺好了路,只要按着既定的方向,不停的走下去就好,可是现在,她的路已被掘,而她,也在这茫茫人海中,失了自我。
被保护得太好,她习惯了去依靠,依靠父母,依靠丈夫,依靠肖奕………
在心底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莫小桐自嘲般轻笑,当初,他就是看出来她有多没用,才会抛弃她的吧,虽然还在怨,虽然还有恨,但,她突然发现自始自终,她其实还在等,等他回来,等他说出当年的理由,等他重新站在她面前,告诉自己再也不会离开。
下意识的摩梭着手机,紧盯着那个名字犹豫不止,他离开了吗?打这个电话,他会接吗?终于,她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拨通了他的电话,当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莫小桐的泪,似乎又来了。
原来,他一直还记得………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8: 今晚,我去你家好不好

“小桐。”
无神的双眼,蓦然被点亮,莫小桐欣喜地回头,却在看清来人之时,眸色顿失,微微一笑,她故做轻松地打着招呼:“千帆哥,怎么是你?”
耸耸肩,于千帆一脸奇怪地问:“不然呢?你以为是谁?”
“没有,只是觉得,好巧喔。
尴尬之余,莫小桐不禁红了脸,她从小就不会撒谎,更何况还是对着自己最熟悉的人,就更难以做到泰然自若了。
淡然一笑,于千帆很直接地说:“不巧,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闻言,莫小桐忽而便犹豫了,不想回家,也不知该回哪个家,但,一个单身女人在马路上游荡一整夜也似乎并不合适,想了想,她终还是在于千帆疑惑的眼神中,抬脚上了车。
*****
静坐在车里,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越来越用力,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从她离开喷泉的那一刻,他便一直跟着她,从这条街,到那条路,一直这么不疾不缓的跟着。
看着她茫然无助,看着她依依不舍,直到,她拿起手机,不知道是拨通了谁的电话,不愿承认,在那个时候自己还有所期待,只是,当她身后高大伟岸的身影,徐徐而近,肖奕的心又开始一路浮沉。
于千帆,他怎会不记得他,那个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一直精心呵护着她,甚至为了和她上同一所大学而故意在高考放水,考出历史最差成绩的男人。他承认,在某些方向,他很佩服于千帆的执着与痴情,但,另一方面,他也会嫉妒,发了疯的嫉妒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不用任何理由就来到她身边,不像自己,除了报仇,他甚至找不到再见她的理由。
她终还是坐上了他的车,不似以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自己,那时候,她总是笑眯眯地拖着他的手,对全世界宣布她的幸福,那时候,他也以为,他们能一直幸福下去,直到,那个暗无天日,火天冲天的夜。
左手的伤处,似乎又开始隐隐的疼,那种灼烫感,真实到令人心颤。肖奕抿着唇,夜鹰一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前方车辆中那个清丽的身影,她宁可找一个她永远也不会接受的男人来接他,也不愿上自己的车,看来,现在的自己,对她来说,真的很恶劣。
她已找到护花使者,他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冷冷转眸,肖奕急打方向盘,全黑色的宾士,甩着尾烟,在暗夜中划出一条微弯的圆孤,而后,风驰电掣般疾飞而去,霎那间,便消失在灯火璀璨的街头。
******
“千帆哥,今晚,我去你家好不好?”
犹豫了许久,莫小桐终还是开了口,只是一句话,就让正专心开着车的于千帆闪了神。
“小桐………”
这样的她,太不正常,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他确实感觉到了,这么多年来,虽然她一直不肯接受自己,但,若论最了解她的人是谁,他相信,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
当然,除了那个他。
“一晚上就好。”
她的要求,他从不会拒绝,也无法拒绝,只是,她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么?还是说,去他家,也不过是个逃避现实的借口?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19:自家人,别客气

一直到进入于千帆的公寓,莫小桐方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合时宜,歉意一笑,她尴尬地解释:“千帆哥,其实,我是来借宿的,对,借宿。”
“我知道啊,不然你能来干什么?”
倍感失落地笑了笑,于千帆不自觉地摸了摸莫小桐的发顶,这么多年来,他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像个大哥哥一样护着她,守着她,虽然,他其实仅仅只大她几个月。
“喔,没事,没事………”
心虚地笑着,莫小桐几乎不敢面对他的眼神。她只是不想回家,不想面对父母的绝望,所以才想找个地方做避风岗,逃过这一夜,只是,慌乱中,她好像忽略了于千帆的心,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对她表白过,但她的心里装了那个人,就再也容不下第二个。
对于千帆,她一直觉得愧疚,不是因为自己爱上了肖奕,而在因为,在肖奕消失的那一段日子,她选择了赵明磊,而不是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的他,虽然,她有太多难以启齿的理由,但对于于千帆来说,又何常不是一种变相的打击?她知道有些事解释已多余,但今时今日,她沦落如此,肯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帮她的人,却也仍是一个于千帆。
见她神情颇为不自在,于千帆体贴地问:“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我不渴。”
微一抬眸,静静地瞥了她几眼,于千帆略有些扫兴地合上冰箱,淡然笑道:“那,去洗澡吧,我收拾一下客房给你住。”
“嗯,好。”
浅笑间,于千帆很自然地朝客房走去,刚走到门口,却又被莫小桐叫住:“千帆哥,谢谢你。”
“自家人,别客气。”
他总是称她为自家人,就算她拒绝了他的爱,他也会微笑着说,那我就做你的好哥哥。莫小桐有哥哥,亲哥哥,但哥哥对她的好,却远不如于千帆的十分之一,所以,她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他的好意,一直很努力的当他是哥哥,只是,当感情的天平,再度倾斜,当她知道,她的心永远也不可能对于千帆打开,她终于开始担心了,担心自己会再一次伤了于千帆的心。
望着他消失在客房的身影,莫小桐沉眸,低叹道:“千帆哥,对不起!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伤害了你,别怪我。”
夜已深,万籁寂静。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莫小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抬眼望去,浓墨般的天空那样迷人,一颗颗明星闪烁,眨呀眨的,好似在墨色的地毯上跳舞。
莫小桐的手,始终紧攥着自己的手机,那个时候,因为于千帆的出现,她慌乱中只能偷偷挂了线,可是,他一定看得到的吧,至少,应该看得到来电显示里有一通未接电话,是属于她的。只是,他会回电话给自己吗?
明知道不该期待,但她却忍不住想等,或者,她等的根本就不是一通电话,而是那个人…………………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0: 你坏喔。

夜晚的风,吹动着路旁的杨树,哗啦啦有节奏地响着,像是在演奏着一些听不懂的乐曲。肖奕微拧着眉头,静静地立于阳台之上,叼着一支烟,却只是任它自行燃烧着,烟雾缭绕间,是那迟迟放不下去的手机。
原来,那一通电话,竟是打给自己的。
拇指有意无意地拨弄着那个名字,却始终未曾接通,他很明白,这一通电话他不能打,他们之间,已回不到过去,她有他的家庭,而他,也有了自己的妻子,虽然,他们夫妻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但,他的责任,他必须背负起。
烦燥地将手机扔到一边,方才落地,熟悉的电话铃声却蓦然响起,他几乎想也没想就奔了过去,当他激动地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阵银铃似的低笑声:“老公,想我了么?”
“怎么还不睡?”
这个声音本在意料之中,但仍是不免让他失望,他微微转眸,望向泼墨似的天空,只一瞬,他便想到,恍惚中他似乎问错了话。
不在一个国家,有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费雪莉那边,不巧,正好是下午:“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我这里可是白天呢。”
淡淡一笑,将方才的尴尬抚去,他轻笑着问:“老婆大人,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你了?”
“当然可以,不过,我认识的费雪莉,好像还没有没事时打电话给我的不良记录。”
虽然老公老婆的叫着,但,他们之间的对话,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朋友,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搭档,在工作中亲密无间,私底下,却相敬如宾。他受不了那样的生活,所以选择两地分居,至少,眼不见,心不烦,大家各过各的,也能自得其乐。
“没有么?”
“嗯哼!”
说到此处,电话的那头,似乎停顿了一下,许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费雪莉轻浅的笑声,又通过手机传回到他的耳膜:“好啦好啦,说真的,我是来表示关心的,听说,你今天在办公室里很威猛喔,老公,你坏喔,背着我搞女人。”
如果,这话不是出自一个妻子的口中,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吃醋,可是,当费雪莉的口中,如此坦然的说出这些话,肖奕除了无奈地苦笑,已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但,在她的面前,他从不愿流露太多的真实情绪,所以,他以同样欢快的语气,对她说道:“如果,你肯给我搞的话,我也可以考虑,不搞外面的女人。”
“去去去,别想转移话题,我是来警告你的,那种乱七八糟的女人在办公室搞搞就算了,别往家里带。”
每一次和她开这种玩笑,她总是一幅毛骨悚然的模样,在外人的眼中,肖奕是个模范丈夫,可在费雪莉的眼中,他不过是个可以替她掩去一切不良习惯的挡箭牌,这么多年了,她需要这样的他,而他,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自己。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1:妻子其实是好兄弟

“你也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女人,别往家里带。”
学着她的口吻,肖奕重复着这句话,若不是习惯了这样的聊天方式,或许,他也能发现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傻。
“我是说真的,特别是我的床,我回家时还要睡的,别弄脏了。”
从他们结婚的那一天开始,费雪莉就大方的表示,只要他愿意,可以在外面随便找情人,她不会过问,但同样的,他也不可以过问她的感情。虽然默许了她的协议,但许多年过去了,肖奕却从来没有破过例,唯有这一次,他的疯狂,令费雪莉也觉得颇为意外。
“放心吧,要是真的带回家,她睡的,也会是我的床。”
住在一间房子里的夫妻,却有着各自的卧室,各自的床,在别人眼中,费雪莉是集团的法定继承人,是万人所仰的天之娇女,可唯有做丈夫的肖奕清楚,除掉这一切的光环,她不过是个性取向与众不同的百合女。
所以,她不可能和自己睡上同一张床,甚至,连做戏都不肯。
得到肖奕的保证,费雪莉满意地笑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好啦,很晚了,你睡吧,拜!”
“拜!”
挂断电话,肖奕的眉头,又不自觉地深深拢起,两地分居与同室分居的最大区别,不过是少了些长辈们的唠叨,他不喜欢总是被董事长追问着,为什么他的洗漱用品总是会出现在客房,而不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
其实,他早已经习惯了两个人这样的相处,在费雪莉的眼中,他是最合适做她丈夫的人选,所以,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他。但在他的眼中,费雪莉除掉妻子的身份,其实是个好兄弟,一个可以陪他一起奋斗,一起攀登的好哥们。
清晨,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薄雾,一缕缕洒满了整个房间,晨光中,莫小桐迷迷糊糊地醒来,还眨着眼,便闻到一阵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