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笑?你觉得可笑?”
“不是可笑,是很可笑,非常可笑。”
“像你这种人,又怎么可能懂我的心情。”
她刻意加重的语气,像扎在费雪莉心底的冷刀,如果不是为了肖奕,如果不是害怕他离开自己,她永远也不会跟莫小桐低头,永远不会。
“我确实不懂,所以,咱们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了,再见!”
言罢,莫小桐起身要走,正拿过手里的钱包打算去付帐,费雪莉却飞快地起身,挡在了她的身前。
“等等。”
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莫小桐越过她的身体,继续朝前走,还来不及启步,身后,又传来费雪莉略显悲伤的声音:“我有不孕症,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恍然间,听到这细若蚊呐的声音,莫小桐堪堪一震,许久许久,都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所以,就当我拜托你好了,帮我这一个忙,圆你一个心愿,这笔买卖,很公平。”
她用了心愿两个字,那么准确,却又那么伤心。
莫小桐的心头,有如重伤处再被人狠狠刺了一剑,霎那间,疼的是鲜血淋漓。她转身,愤怒而凌乱地开口:“前阵子你找我,说要我为你们代孕,现在又说你不能生孩子,费总监,我到底该相信你,还是怀疑你?”
“同为女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费雪莉的眼中,有抹不去的哀伤与不甘,那种感觉,莫小桐相当熟悉。就好似溺水之中,抓到那唯一的木板,想爬上去,却又发现它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她只有唯一那个最坏的选择,选不选都是伤。
几乎就在当时,她便相信了她的话,可她的理智却依然叫嚣着,支配她说着拒绝人的话:“对不起,我想我帮不了你。”
挑眉,费雪莉开始咄咄逼人:“为什么拒绝?这不也是你想要的吗?”
无视于她高高在上的逼人气势,莫小桐撇了撇唇,冷冷道:“费总监,别自以为有多么了解我。就算你有不孕症,他没有不是吗?要孩子,他可以自己想办法。”
“你在怪他?”
“没有。”
“你有,你怪他没有亲口跟你说,你怪她没有直接向你要求,就因为是我说的,所以你才拒绝的吧?莫小桐,你真的很贪心。”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再见。”
贪心吗?也许是吧!
曾经,只要能多看他一眼,在他身边多呆上一天,她也会满足,可是现在,她只想离得他远远的。如果,他不能给她明天,她也无法以妻子的身份,站在他身边,那么,那样卑微的爱情,她不想再去追求。
当初,会答应帮他生个孩子,是因为自己心如死灰,只想求个寄托。他就是她的寄托,是她的希望,可以安抚她的心跳,也可以帮她报仇,于是,她就紧紧抓住他不放,任自己坠落着,变得越来越不堪。
可是现在,她渐渐明白了,也想通了,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她再不愿以小三的身份过一辈子,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只能叫别人为妈妈。如果她要生,只生自己的孩子,也只跟自己的丈夫生,而不是这样偷偷摸摸地,享受着别人的一切,消费着孩子的未来。
毅然转身,她走得决绝,虽然心也会痛,虽然手也会颤,但她并不后悔。她于是想:肖奕,如果,我们真的有缘份,老天一定会再给我们机会,而不是就这般委屈着我,委屈着我们的爱情。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47:写下他的‘爱情故事’

回公司的路上,莫小桐的眼泪就没有断过,坐在拥挤的公交车之上,莫小桐无声地流着泪。那种感觉,一如亲手掐碎了自己手心里幻想的泡沫。该醒了,是该醒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她,清醒着,远比迷糊着更疼,更撕裂?
悲伤之余,莫小桐的手机应景而唱。莫小桐随意看了一眼,竟发现是莎莎姐的电话,胡乱地抹掉眼泪,她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哽咽着接听,当她知道莎莎姐决定后,眼泪却蓦地流得更凶了。
“谢谢你,莎莎姐。”
挂断电话,莫小桐流着泪心酸地发笑,人生啊,就是这么的讽刺。如果莎莎姐的电话早一天到,或者,她真的就会拒绝掉今天的采访,只可惜,这个世界,从来不相信如果,更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该她承受的一个也没有落下,或者,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
轻叩三声门响,听得里面传来一声请进,莫小桐举步而入,优雅走近马力的办公桌。
“总监,我回来了。”
“小桐啊,采访进行得怎么样?”
“很顺利,这是我录下的音,总监要不要听听看?”
“要,放一下。”
依言打开录音笔的开关,当莫小桐温雅的嗓声,缓缓流出,马力原本淡漠的脸上,已浅浅挂上了笑容。
随便听了一段,马力就让莫小桐关了录音,夸赞道:“表现不错的样子,我没看错人。”
“总监先别夸我了,今天的任务其实还不算完成,我只采访了费总监,肖总一直没有出现,所以没参与采访过程。”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她已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如常,但从马力的眼中,她很明显看到了自己的气短与心虚。
点了点头,马力道:“这个我知道,他已经将资料发到我邮箱了,我一会转发给你,你列印出来,自己总结一下写进稿子里再交给我看。”
“好的,对了总监,还有件事应该和您先提一下。”
“什么事?”
“我和薛琴谈好了这一期的头条要上她,可不可以把费总监她们这一期往后排一周?这一周,先上薛琴的那个?”其实,两条新闻都可以在同一期上,而且,这样也更能保证杂志的销售量,但是,以费雪莉的个性,应该不愿意屈居人之下,如果头条是薛琴,她一定会不高兴,好好的合作,恐怕就会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但,若是让费雪莉的这一期先上,那么,薛琴那边肯定不满意,自然也不会再选择《绯色》,所以,斟酌之下,唯有调整一下顺序,才能让两方都满意。
“薛琴?就是最近红的发紫,还要来f市开演唱会的那个女歌星?”
“对,就是她。”
闻声,马力眼前一亮,十分兴奋道:“不错嘛小桐,这么大的活儿,你是怎么拉到的?”
并不想过多宣传薛琴与自己的关系,她只是轻描淡定道:“也没什么,以前就和琴姐就认识,她卖我个面子而已。”
“可是,我怎么听说,她本来已经在和《娱乐一线》谈呢?你抢回来的?”
马力很直接地用了抢这个字眼,很恰当,也很残忍。莫小桐对此并不否认,只淡然道:“算是吧。”
闻言,马力不语,只是开心地对莫小桐竖起了大拇指。
他是个开明的上司,很多东西,他只看结果,不问过程。传媒界抢新闻这种事,实在是多不胜数,已成了一种默认的形式。大家各凭本事,谁也别说谁可耻,只要把事情做好了,头条抓到位了,就是胜利,就没人会瞧不起你。
她笑,对他的赞扬不置可否,只转了重心,又提议道:“总监,我想把这一单交给小玲去做,可以吗?”
“为什么?不是说你们是认识的吗?你做不是更好?”
“这也是琴姐的意思,避嫌。”
莫小桐的用词很谨慎,但马力还是听懂了她的话中有话,想一想最近莫小桐所面临的一切,也便没有再多问,只许可道:“噢!也好,反正都是我们的活儿,给谁做我是没意见的,只是,你自己真的不介意吗?”
“换了别人可能会介意,如果是小玲的话,我想,我应该不会介意。”她和马小玲就是很投缘的那一种,一见如故。况且,这案子自己肯定是接不了的,如果非要挑一个人来帮她接,马小玲这种老骨灰,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行,我一会跟马小玲说一下,让她尽快把这周的稿子定下来。”
“好,那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等等。”
“怎么了?还有事?”
他叫住她,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犹豫了半晌,只挤出来一句:“小桐,她,真的没有为难你。”
这个她,马力没有说明,但莫小桐却知道他指的是谁,浅浅一笑,她答得非常客观:“公私分明,这一点上面,费总监也做得很好。”
不得不承认,费雪莉在工作的时候,真的很专业。就算是最后,她仍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但那也是将她请到了咖啡厅里,并不算在工作的时候为难她,所以,在这一点上面,莫小桐是感激她的,感激她的专业,感激她的公私分明。
“那就好,出去工作吧,对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晃了晃手里的录音笔,莫小桐一本正经道:“我这几天可没空应酬老板。”
“哎!你这么说话可真伤人心。”
“下周的成绩出来再请我吧。”
耸眉,马力笑得一脸桃花:“这么有信心啊?”
“必须有信心啊,否则,我就会成为f市,第一个刚上班不到半个月就被炒鱿鱼的娱乐记者了。”虽然是一份从马力手里捡来的头条,可她也想好好对待,毕竟,这是她从业以来,第一个挑战,她也想试试自己的功底,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做传媒业的潜力。
“真服了你了。”
“那,老板您今晚上,就凑和着找别人吃饭吧!”
拧着眉,马力一脸痛苦的摆着手,有气无力地催促:“走吧走吧走吧!”
淡然一笑,莫小桐顺势而出,关上门的同时,她握着录音笔的自,不自觉地紧了又紧,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执手写下他的‘爱情故事’,只不过遗憾的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是别人而不是自己。

将泡好的咖啡轻轻地放到了莫小桐的桌上,马小玲眯着眼,笑嘻嘻地跑到她跟前,涎着脸问:“亲,有没有好消息哇?”
“好消息?你是说我的采访么?嗯,还不错。”
见莫小桐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马小玲急了,立马挤眉弄眼地提醒道:“唉呀,我不是问这个啦!我是说,你那个琴姐,嗯嗯?签名照啥的?嗯嗯?”
“小玲啊!我正要想要告诉你,签名照,我没拿到。”
“啊!”
说起这个签名照,莫小桐还真是忘的一干二净了,那一天,自己只顾着和莎莎姐交涉,却把这件事给忘了,想到这里,莫小桐抱歉道:“真不好意思啊!”
“算了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我就演唱会那天去碰运气,搞不好也能整到一张的。”
“其实,我…………”
“别解释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尽力了,大牌嘛,肯定有脾气的,我不怪你。”
自己接下薛琴这一单采访的事情,才刚刚跟马力提起,想来马力也还没来得及跟马小玲说,看她一脸失望的模样,莫小桐突然想要逗她一逗:“真的不怪我?”
“不怪。”
聊到这里,莫小桐终还是忍不住卟哧一下笑出了声,见她表现得特别诡异,马小玲啊呜一声就扑了上来,抱住她的脸就啃:“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成功了,么么么么么………”
“哎!你走开,走开啊,全是口水,恶心死了。”
最后,狠狠地啵了莫小桐一口,马小玲这才勉强松开了莫小桐,不过,双手还欢快在吊在她的脖子上,眯着眼道:“亲,快把签名照拿出来吧!”
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莫小桐假做正经道:“没骗你,真的没有。”
“啊?”
见她二度失色,莫小桐仍是故意板着一张脸,又一本正经道:“不过,我帮你约好了琴姐明天上午十点半见面访谈,签名照你就自己要吧,对了,记得不要迟到喔。”
反差太大,马小玲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只瞪大了眼好半晌,这才不敢相信地问:“等,等等,你说什么?”
“明天,上午,十点半,不见不散,明白了吗?”
倒吸一口冷气,马小玲突然有种被五百万砸到头了的感觉。“小桐,你说真的?”
“嗯,真的。”
终于不再逗她,莫小桐肯定地点着头,可马小玲一时刺激太大,仍旧有点转不过弯来,只紧张道:“可是,就算是成功了,也该是你自己去做啊,为,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我已经有一个头条要忙了,所以,这个就便宜你咯。”
“亲,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啊,那叫什么来着,再生父母,救命恩人………等着,我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做猪做狗也要报答你呀!”
马小玲高兴过头,开始语无伦次,莫小桐无奈地敲她一记爆粟,狠狠推开还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失笑道:“拜托,你有点逻辑好不好?还再生父母呢!快去准备资料吧,这件事要是搞砸了,你就等着被总监开除吧你。”
捧着脸,马小玲做恍然状,失声叫道:“对对对,妈呀,我该折腾点啥呢我,我我我………”
太兴奋的结果就是,马小玲一个下午就打翻了三次水杯,写坏了两支水性笔,更弄掉了无数次的文件。好在,她犯的错误虽弱智,但却不影响重点,所以,当马力终于走了出来,亲自指派马小玲领写本周的头版头条时,莫小桐敏感地发觉,原来一直在笑的马小玲,眸底已浅浅有着泪雾出现。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人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只是,机会稍纵即逝,只有紧紧抓住的人,才有机会成功,才有机会成为领跑这个时代的强者。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48:心里窝着一股子火

晴天的夜晚,繁星满天,一轮明月高挂天边,弯弯如船。
仰望星空,会被那种浩瀚所震撼。漆黑的夜,包容了众多的星光,才便这夜晚变的如此动人。阳台上,莫小桐拢着衣衫,不让夜的凉气侵上自己,只是,那迷蒙的月光映上心头,却只留下一片片悲凉的冷意,一如她此时此刻郁闷的心情。
本周的《绯色》已准备上线,可莫小桐却始终再联络不上费雪莉本人,关于她们的报道要改期的事情,她还一直没有机会跟她讲,要是在杂志上线之前,没能和她达成共识的话,很有可能又被她抓到把柄。她倒是不怕费雪莉会陷害自己什么,只是担心,万一又影响到《绯色》,她就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发着愁,莫小桐始终睡不着,只能爬起来一遍一遍地对着月亮发呆,难道,她真的要跟他打电话吗?难道,她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不想和肖奕再有任何的关系,他一次一次的伤着自己的心,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对她来说,早已造成了难以抹去的伤痕,每靠近他一分,自己就会伤多一次,她已伤无可伤,真的不敢再前行。可是,每个人都告诉她公私要分明,自己,真的就过不去这个坎了吗?
很挣扎,很纠结,很郁闷!
她一次一次拿起手机,又一次一次的放回原处,直到,凌晨的钟声悄然响起,有如一道电光,击中大脑,她恍然间便想通了一切,其实,就算找到费雪莉又如何?以她的个性,十有八九又会以此为威胁,逼自己答应她所提出的无理条件,自己若是答应,岂不是又要回到原点?若是不答应,这么久的努力,就会白费,就算马力不指责自己,自己对同事们也难以交待。
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找肖奕谈,就算自己和他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但,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她相信,他一定不会和费雪莉一个鼻孔出气。退一万步讲,万一肖奕的想法,真的和费雪莉是一样的,那么,这个男人,她或许也能趁着这个机会,对他完全死心。
如果他疼她,就一定不会这样。如果他懂她,也一定不会这样。如果他还爱她的话,那她有理由相信,他绝对不会答应自己这么做,也绝不会让自己承受这莫须有的压力一辈子。想通了这一点,莫小桐终于鼓起了勇气,当熟悉的号码在的指下一个一个被按出,莫小桐的心,还是不自觉地缩紧着,狠狠纠拧在一起。
她已想好了开场白,只等对方接电话,可是,她等了许久,却只等到无人接听的优美女声。握着电话,莫小桐无力叹息:“或者,这就是命,命中注定,我不该再找你。”
将手机扔回床角,莫小桐静靠在床头发呆,一时间,脑子里空空如也,竟是什么也想不清了。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越伤得深。
越明白爱要放得开
是我不该;
怎么我会眷著你眷成依赖;
让浓情在转眼间变成了伤害
…………………………………”
有那么一瞬间,莫小桐只是怔然,明明听到了手机在响,可她却呆愣着不知去接听。直到那剪爱的旋律已近尾声,她才恍然大悟般扑向床角,激动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刚才在洗澡,没听到手机铃声。”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有种让人舒心的成份。莫小桐紧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发着抖,好半晌才傻傻地应了一声:“噢!”
“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没,没事,呃,不不不,有事,有事的。”
她有些紧张,急得连话都不会说了,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缺乏自信的,从前是,现在依然是。
“你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关于之前的那个采访,就是《绯色》的那一个,我想问问时间上,可不可以再改改?”
采访的那一天,没见着他本人,莫小桐害刻意把《绯色》也提了出来,就怕他记不清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这个担心很显然有些多余,因为,她的话刚出口,肖奕已清清楚楚地说了一句:“不是本周上线吗?”
“是,本来是的,可是,现在时间有点紧,我稿子还没有理顺,能不能下周再上?”不好意思说出真正的理由,莫小桐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虽然,这借口很烂很烂,但已是她能找到的最合理的借口了。
对工作,肖奕从来不允许有半分的偏差,如果是自己的下属犯了错,该打打,该罚罚,从无二话可说。所以,初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他便不由自主地拧起了眉,为莫小桐蹩脚的借口,也为她这不专业的态度。
“如果是别的理由,我可以考虑,但是,你说稿子没理顺的话,这应该是你们的责任,加加班好了。”
不想让她一上班就学会走后门,不想让她一开始就觉得可以凭关系上位,不用走正常的徒径。她不再是当年的大小姐,该经历的一切,一点也不允许被错过。
未来到肖奕的态度如此强硬,莫小桐愣了一下,才又小声地问道:“不能通融一下吗?”
“雪莉不喜欢上这种新闻,这一次,是因为那些锁事影响了公司,所以才急着要出一篇报道,如果上得晚了,也就没有意义了。”
他没有明说,但莫小桐又怎么会听不出那些锁事指的是什么,理了理头绪,她继续努力地想要说服他:“关于澄清八卦的那一部分,稿子已经定下来了,本周一定能上,只是,头版及封面那一块儿,可能,要换成别的新闻。不过,我们可以把下周的头版留给你们,内页也会加印四开做为补偿,这样可以吗?”
“给我个合理的理由,你能把澄清的稿子写出来,没理由其它的写不出,不是吗?”
太了解莫小桐,肖奕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莫小桐无奈,只能放低了姿态:“对不起!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告诉我本期的封面是谁。”
“薛琴。”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但他还是听了进去,冷着声,隔着电话她几乎都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果然是大新闻,不过,你们《绯色》真的认为我们的影响力不如这个女明星吗?”
“不是这样的,她的演唱会下周一在f市的红馆里举行,错过了本周,她的新闻就用不上了。”
“我们也很急。”
他的较真,让她有种无理取闹的错觉,语气也不由急燥了起来:“真的很急的话,就不会让《绯色》来做了不是吗?肖总,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费总监对我是有成见的,可是她却没有找别家来写这篇访问,专门指定了我,她的用意别人不知,你还不懂吗?我很感激你们不计前嫌还肯帮我一把,但是,我也只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如果真的不能改,我会跟我们总监说,到时候,舍谁取谁,由他定夺好了。”
话一说完,莫小桐其实就后悔了,她不该说这些的,至少态度不该如此强硬,别人都可以提到那些事,唯有自己,提这个不合适。可是,她心里窝着一股子火,无处发泄,也只能在他的面前发发了。
以前的种种她已不想再去说,但,就算是看在旧情份的份上,他就不能帮帮自己么?明是只是举手之劳,换了自己,怎么就变成了天大的难事?她不理解,怎么样也不能理解!
“如果,这通电话不是我接的,你还会用这种口吻和客户说话吗?”
“对不起!我想,我真的不应该打这通电话,打扰了。”
“…………………………”
急急地收了线,莫小桐靠在床头,重重地喘着气。是的,她后悔了,现在就后悔了,她怎么能这么冲动呢?
不想承认,但他说的明明就是对的,如果对方不是他,她一定不会如此激动。如果对方不是她,自己一定不会如此蛮横,她明明说好了不再靠别人,可遇到困难的当口,她首先想到的,依然是对他的信任。
她信任他,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他一定会帮自己,可是,他偏偏真的拒绝了,这种感觉,让她倍感失落,所以,她才会口不择言,可是,伤了他的同时,自己似乎也并没有感觉到快乐,反倒是觉得更加难过了。
肖奕,我不想求你的,真的不想的………………

握着还发热的手机,肖奕的心,闷闷地疼!
远在海外,他不可能现在就分身回国,但,接到她电话那一刻,他真的有种冲动,将她狠狠的揉进怀中。他已再没有资格站在她身侧,所以,只能用自己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