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阵粥香扑鼻。想起于千帆的好厨艺,她忽而心情大好,开心地想,看来,自己今天有口福喽。
兴奋地跳下了床,莫小桐铺好床被便出了门,走过洗手间,走过客厅,终于来到令她心情愉快的餐桌前:“千帆哥,只有我们两个人,干嘛做这么多啊?吃得完么?”
从厨房探出一个头,于千帆温温一笑,解释道:“多做一点,你带回家给老爷和夫人尝尝。”
“嗯,说的也是,自从于叔…………”
说到这里,莫小桐忽而便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向于千帆。见他神色自如,并未因自己提到的事情而受影响,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说:“我爸总爱叨叨,都不如于叔。”
“是啊,老爷就爱吃我爸做的菜,不过不是我夸口,我爸要是还活着,现在的手艺恐怕连厨神都要自叹不如…………”
提起父亲,于千帆自豪不已,不由得又开始叙叙个不停,莫小桐却只是微笑着望着他的背影发呆,从前就是这样的,于叔在家里做早餐,母亲就这么痴痴的看,那时候,她还小,不懂得母亲看向于叔的眼神为何与别人不同,也不明白像于叔那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甘心只在她家做个厨师,直到于叔去世的那一年,她才终于发现,原来,那就是所谓的爱。
思绪翻飞间,莫小桐的手机忽而便响了起来,她取过手机到眼前一看,当看清屏幕上跳跃着的母亲两个字时,她的心脏,已不由自主的开始跳得飞快。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难道是小柳?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2:我们家完了

接了电话,莫小桐连早餐也顾不上吃,便急急赶到了医院,抢救室外,母亲黄兰娟一脸疲惫地坐在等候的长椅上,整个人都显得苍白而憔悴。
“妈,怎么会这样?爸怎么会突发心脏病的?”
父亲的身体虽然不算好,但从未这样严重过,看着抢救室外一直亮着的红灯,莫小桐突然也慌了,只能不停的追问母亲缘由。
“小桐,我们家完了,完了啊。”
“妈,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小柳?是不是赵明磊?”
轻摇着头,黄兰娟一边流泪一边叹息:“都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他签的那块地,下面是沼泽,根本建不了房子,早就跟他说不要学人家做房地产,他偏偏不听,还说要放手一博,这下好了,整个亚星都要因为他而陪葬,你爸就是受不了这个刺激,才气成这样的,小桐呐,我们家以后只能靠你和明磊了啊,他人呢?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妈,他,他有事情在忙,我们先不管他好了,我先陪您等等看结果吧。”事情太多太乱,莫小桐不免有些心浮气燥,也不敢把赵明磊与小柳搞在一起的事情说出来,害怕母亲因此而更伤心,只随口撒了一个谎,先安抚下母亲的情绪。
“小桐啊,你爸万一醒不过来,我可怎么办呀?”
“爸会没事的,您就放心好了。”
自从小柳被带回家,母亲已有许多年不曾如此关心父亲了,她知道,母亲的心里有怨,在那样的失望之下,才会爱上当时还什么也不是的于叔,只是几年前,于叔因病去世,母亲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如今,父亲又变成这样,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真的担心母亲会撑不下住。
“是啊夫人,没事的,老爷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轻拍着黄兰娟的手,一直没机会插上话的于千帆,终于走上前轻声安慰着她,闻声,黄兰娟抬眸,终还是哽咽着说了一句:“千帆,谢谢你。”
许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当黄兰娟看到于千帆的那一刻,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莫小桐看着这样的母亲,心内有如刀绞,爱与不爱,其实真的说不清,一如母亲和父亲,一如自己,还有那个人。
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小时,莫父才被推下了手术台,但医生却说,还未完全脱离危险期,守在父亲的床前,莫小桐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思绪百转千回,却始终理不出个斗绪。
哥哥莫小松投资失误之事,她早在一个星期前便已经有所察觉,她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却始终挽不回大局,所以,她才会铤而走险,主动找到肖奕,希望借助他的人脉与实力,帮助亚星走出危机,但,他的态度,却结结实实给了她当头一棍,她是太小看了他了,也是太高看了自己。
她努力过了,甚至遭受到那样的屈辱,但结果依然如此,眼睁睁看着父亲的基业毁于一旦,她却束手无策,她该怎么办?
忧思满面间,一人突然闯入病房,扑在病床前便号嚎大哭:“爸,是我对不起你,你快点好起来吧,爸,爸。”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3:悔得肠子都青了

“哥,你怎么才来?”
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莫小松紧握住莫小桐的手,担心地问:“小桐,爸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啊?”
本已哭累了的黄兰娟一见儿子的到来,马上又泪如泉涌,一边拍打着他的身体,一边哭道:“你这个逆子,你怎么还有脸来看你爸爸,你看看你把他害成什么样了?”
“妈,我不是故意的,都是他们教我的,他们说那块地这样好那样好,我是信足了那样的话,才决定投资那块地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妈,妈,您就原谅我吧,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听到这里,莫小桐的心头咯噔一响,慌忙问道:“哥,你说什么?他们是谁?”
“还不是你的好丈夫赵明磊,还有小柳,他们说公司上下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没用,是个草包,他还说,我只有买下这块地,做出成绩,才能向大家证明我自己,可是,可是………我哪知道那块地有猫腻啊,还卖那么高的价,简直是故意要坑我啊,我真的后悔啊,后悔死了。”莫小松此刻,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头脑简单的他,根本没有想过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别人给他下了套,但,他不明白,莫小桐却不可能不明白。
颤抖着双手,她的整张脸已失去血色,甚至因为太过心痛而不能正常呼吸,怪不得小柳敢对她说那样的话,怪不得赵明磊急着要和自己离婚,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精心设计,为的,就是将亚星掏空整垮,而现在,就算她们不再主动出手,亚星恐怕也撑不下去了。
“哥,没别的办法了吗?”
“小桐,土地卖不出去,银行不肯贷款,那些以前见到我就扑上来的王八羔子们,现在一个个都当我是瘟神避而不见,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除非申请破产,否则什么也保不住。”
哭丧着脸,莫小松满脸的悔不当初,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个大男人,这个时候竟然哭得像个孩子。
“申请破产,那爸的公司不是就彻底完了?”
动了动唇,莫小松似乎还想要说点什么,终还是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
“哥,不可以,爸会受不了的,他要是醒来听到这样的消息………”
莫小桐已经说不下去了,从小就看着父亲创业,看着他呕心沥血,将亚星一步步扩张强大,变成现在的规模,如今,居然要因为自己的女儿与女婿,葬送掉这亲手打下的一片基业,让他如何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小桐,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着母亲与妹妹的指责,莫小松无比自责,甚至痛苦地抱住了头,蹲在地上,哀哀恸哭。看着哥哥的模样,莫小桐的心,又开始狠揪在一起疼,都怪自己没有用,一点也帮不上家里,都怪自己没有盯好自己的丈夫,才会让他趁虚直入,可是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唯有将问题彻底解决,亚星才有可能起死回生。
想到这里,莫小桐突然一把将哥哥连拖带拽扯到了病房外。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4:为了卖地来陪酒

“哥,一定还有办法的,是不是?”
见妹妹的态度如此坚决,莫小松想了想,以支支唔唔道:“小桐,其实还有一个人,也许,也许真的能救我们,只是,只是………”
“肖奕,是吗?”
“小桐,其实………”
咬了咬牙,佟佳一人脸坚定:“哥,我去,只要能救爸的公司,我去。”
虽然,那一天,她已在肖奕的办公室,遭受了那样的侮辱,但,如若还有一线希望,只要还有可能,她愿意再去求他,直到,他肯对她们伸手援手,让亚星度过难关。
“其实,不是他。”
艰难地开口,就连莫小松自己,似也对那人难以启齿,见哥哥神情怪异,莫小桐不由奇怪地问:“不是他?”
莫小松不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是谁?”
犹豫间,几番挣扎,但一想到亚星的困境,还有即将面临的结果,莫小松咬了咬牙,终还是说出了那个答案:“规划局的王局长,王锦江。”
“…………”
闻言,莫小桐双拳紧握,默而不语,如果对方是他,或者,还真不如是肖奕了。
华南街,东方俱乐部。
这是间f市最顶级的私人会所之一,其主要特色是进入俱乐部内,扑面而来的是它雍容华贵、大气而精致的宫廷风格。东方有能力邀请到行业内最有权威、最顶级的人物,其中又以政界、商界精英居多。据说,f市的某些要政人员,从来不去星级酒店谈事,而是选择东方俱乐部,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会给他私密而亲切仿佛家人一般的照顾。
也许私人会所唯我独尊的排他性,恰好满足了成功人士和要政高官的某种潜在心理需求,也许曾经是f市云集了太多的重量级人物,总之,落户f市的私人会所无论规模还是数量,都在内地独占鳌头,其中,又以东方最有代表性。
豪华包厢内,王锦江高举起一杯红酒,热情地开口:“来来来,莫小桐,我们先干一杯。”
做为规划局的局长,王锦江理着一个标准的公务员头,不过,年近五十的他,头顶上的头发已纷纷光荣下岗,正中间的地方,已是贫荒如白地,唯有用侧边稀稀拉拉的几楼长发,一丝不苟地梳理过来,勉强盖在中间。
勉强一笑,莫小桐同样高举起酒杯,与其遥遥一碰。
一杯下肚,她深拧起眉头,将腹内灼烧感强行压下后,便急切开口:“王局长,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那个…………”
“唉,莫小姐,我们好多年没见,今日只叙旧,不谈公事,不谈公事。”王锦江一句四两拨千斤,很快转移话题,除了喝酒,就是不谈正经,莫小桐心中有事,自也没心情应付他,只得诚恳道:“可是王局长,我真的很急。”
“莫小姐说笑了,若真有急事,您找我还不如找赵省长不是?”
“现官不如现管,这种小事,不想麻烦他老人家。”
底气不足的解释着,就连莫小桐自己也觉得可笑,做个一省之长的儿媳妇,她居然也沦落到为了卖地而来陪酒的地步,任是谁,或许也会对她产生怀疑,不过,王锦江不是普通人,自也不会不懂她的难处,会这么说,恐怕也只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别有深意地瞅了莫小桐一眼,王锦江微微眯起眼,浅笑道:“既然是小事,那就更不用着急了,来来来,我们再干一杯。”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5: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姜还是老的辣,果然是在官场混久了的人,不过几句话,王锦江便又将球踢回了原处,望着他那充满欲望的眸子,莫小桐忍了忍,还是不自在地站了起身,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这一次,王锦江倒也没拦她,只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莫小桐并未犹豫,一扭身,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厢。
高档的洗手间内,莫小桐一遍一遍地用凉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对自己的行为,她只感觉到委屈,原来,如若对方不是肖奕,就连普通的吃个饭,也会让她觉得恶心不已。
怎么办?走也不可能,留下的话,还不知会被灌下多少杯。
抬首,静静地望着镜中那张湿漉漉的脸,多少年了,莫小桐一直活在童话中,虽然也有恶魔出现,但凡事从未曾让她真正操过心,可是现在不同了,没了父母的依靠,没了赵明磊的纵容,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什么也不会。
哥哥说,规划局有计划在f市划归一块地出来做成生态旅游区,亚星手里的那块地,因地质问题做成高楼大厦肯定不行,但若是做成旅游风景区,却也没什么不可以,所以,只要搞定了王锦江,让他将指标划拨到他们那块地上,亚星的问题,便已解决了一半。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的,可是,每当她看到王锦江,脑海中,总会浮现起多年前的那一幕,那种食不下咽的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只绿头苍蝇,恶心得令人想吐,若是以往,她一定会扭头便走,但是今天不可以,她有求于人,自也得放下姿态。
思及此处,莫小桐复又抬眸,清亮的眸底,雾气凛凛:“莫小桐,一定要成功,加油!”
步出洗手间,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莫小桐却用了很久的时间才完成。只是,当她深拧起眉头,勇敢地踏出洗手间,她的眼前,又闪过那双黑亮的冷眸,凛然间,寒意森森。
“你来这里干什么?”
与国外的合作案,终于成功签定,肖奕带着合伙人来这里消费,中场不过是出来抽根烟,没想到,却碰到了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莫小桐来这里做什么,根本与他无关,他曾说服过自己离开,只是,走到一半,却又折了回来,联想到亚星所面临的一切,有些事,其实不必过多解释,他也能明白。
不知为何就是心虚了,莫小桐咬着唇,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我来,我来谈生意。”
冷冷瞥她一眼,肖奕继续追问道:“和谁?”
如果,对方不是王锦江的话,她或者也会对他说实话,可是,肖奕那样讨厌那个人,说出来,只会让他更生气吧?想到这里,莫小桐只能硬着头皮冷声道:“我和谁谈生意好像和你无关吧?”
鄙夷的口吻,不可一世的态度,肖奕高傲地倪视着她,冷漠道:“我看,什么谈生意,根本就是借口对不对?亚星的生意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谈了,更何况,以你们现在的情况,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和你们合作,不是吗?”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6:连呼吸都泛着疼

“才不是。”
虽明知他说的都是事实,但她仍是条件反射地反驳,就算亚星真的撑不下去了,她也不希望从肖奕的口中,听到这些话。
“不是吗?那你倒是说说看好了,谈的什么生意?”
恨恨地别开脸,她口气强硬:“没必要告诉你。”
静靠在冰冷的墙面之上,肖奕的双手潇洒地插入裤袋,神情冷漠道:“莫小桐,你就承认了吧,你是跟着我来的对吗?怎么?还不死心?”
突然就受伤了,她可以忍受任何人的白眼,任何人的轻视,独独不能是他。那一日,他已将她的尊严踩在了脚底,现在,又想要来羞辱她么?他就真的那么恨自己?
可是凭什么?难道他觉得他始乱终弃还有理了?
“别臭美了,你以为你是谁,你真的以为我还会去求你吗?”
轻挑起眉头,他意味深长地反问:“不会吗?”
“不会。”
粗声粗气地吼道,莫小桐在心底又默默地加上了一句:肖奕,就算是饿死,哭死,累死,我也再不会去求你。
心,狠狠揪成一团,莫小桐红了眼,有眼泪在眸眶中打转,却是强忍着不让它落下一滴。深深地,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她终而默然转身,再不想与他多费唇舌,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那样没用的女人,那就让她继续没用下去好了,用不着他来讽刺。
望着她清绝的身影,慢慢走远,肖奕烦燥地燃起了一支烟,没有去吸烟区,也没有进洗手间,就在走廊间默默地吸着,也不顾身边时时回头,想要制止他的劣行,却又没胆子上前的服务生。
又冲动了啊,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行为。
亚星被搞垮,不也是自己最想看到的事情么?就算赵明磊不出手,总有一天,他也会亲自收拾,可是现在,自己竟还真有几分想要出手帮她的冲动,好在,终于克制往了那份冲动,好在,他始终没松口。只是,氤氲于胸的那股闷气,迟迟不散,堵得他上气不接下气,连呼吸都泛着疼。
回到包厢,莫小桐重重地甩上门,闷闷不乐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冷着脸,却是一句话也不愿多说的样子。
王锦江一见莫小桐的样子,便知有异,忙靠了过来,关心道:“怎么了莫小桐,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我没事。”
“唉哟,你们女人呐,都喜欢口是心非,你看你看,都气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拉过莫小桐的手,王锦江轻轻拍了两下,见莫小桐虽反感,但也没推开他,便开始越来越过份。
“…………”
那张肥头大耳的脸,越看越让人难以平静,莫小桐终而愤怒地甩开他的手,警告道:“王局长,请自重。”
“自重?干嘛说得这么见外,不过是吃个饭对吧?”仍是一脸笑意,王锦江那双眼,都挤得快眯成了两条鏠。
心情不好,又遇到这么个恶心的老色鬼,莫小桐终于不耐烦地说:“王局长,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关于那块地………”
耷下脸,王锦江十分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酒都没喝好,有什么心情谈正事?莫小桐要是不愿意继续,那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喝。”
太急切,太想要挽回亚星的逆势,她终还是咬了咬牙,软声道:“是不是喝了就能谈?”
见莫小桐态度已放软,王锦江又笑了,一脸暧昧道:“当然了,不过,要不要给你们指标,就看莫小桐够不够意思了?俗话说得好,感情深,一口焖,我是北方人,最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了,要是喝得舒服了,什么都好说,要是喝得不舒服的话,那也就什么都不谈了。”
咬了咬牙,莫小桐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好,这酒,我陪方局你喝个痛快,不过,喝完也希望方局你能说话算话,帮我们家把这块地给处理了。”
“那是当然了。”
哼哼一笑,王锦江的那双小眼,幽光闪闪,邪气一闪而过,倾刻间,消失于无影。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7:那个长相猥琐的男人

自洗手间回来,肖奕便一直拉长个脸,直到合伙人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方才上厕所不小心踩到了屎,他才勉强一笑,重打起精神,和合伙人开始胡天海地。
男人嘛,在这样的场合,总还要逢场作作戏。一手揽着美女的腰,一手举着红光琉璃的高脚杯,肖奕的右手轻轻一送,与对方轻轻一碰:“何总,cheers!”
“cheers!”
一杯见底,二人相视一笑,肖奕突然拧起眉头对助理道:“陈林,去打听一下,隔壁都是些什么人,怎么这么吵?”
本还在一边与美女闲聊的陈林,听到肖奕的话,先愣了一下,而后又条件反射地问:“吵吗?”
“不吵吗?”
不动声色地开口,肖奕虽面色无波,但眸间已有杀气在形成,陈林当下便反应了过来,立马起身,一本正经道:“呃,好像是很吵,我马上去找这里的经理问问,处理一下就回来。”
淡淡地哼了一声,算做回答,肖奕抿了一口酒,又转身面向合伙人何总,微笑道:“这酒,不知还合何总的口味么?”
“肖总说笑了,1982年的拉菲红酒,要是我还敢嫌的话,岂不是太不识货了?来来来,再干一杯。”
淡然一笑,肖奕不置可否,只再度举杯,优雅地与其相撞,而后,一仰而尽。
几乎在同时,陈林已推门而入,对何总歉意一笑后,大步走向肖奕:“总经理,隔壁好像是规划局的王局长和他的朋友,还要过去提醒他们吵到别人了吗?”
这种小事情,本不应该还回来问肖奕如何做,不过,隔壁要真的只有一个王局长倒也好说话了,偏偏还有一个动不得也碰不得的主,这便让陈林有些为难,虽说肖奕回国的时间不久,但那日办公室的动静太大,又听秘书那么添油加醋的一形容,他是想忽略此女的重要性也是不能了。
“算了,不用了。”
听到王局长三个字,肖奕的手,不自觉地一紧,那个长相猥琐的男人,做的那些个猥琐的事,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
不过,他现在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穷学生了,而是一间跨国集国的驻华ceo,所以在商言商,这个王局长,他暂时还不能动,至少,伍岭渔村那块地,少不得还要找他吃个饭的,现在就把关系弄僵,实在不明智。
可是,那个该死的女人,他要怎么说她才好?王锦江那种人也是她所能驾驭得了的人物?那种人,色胆包天,就连顶头上司的女儿也敢动的人,还会顾忌她那个远在天边省长公公吗?
她真是,不知死活!不识分寸。
八年的历练,肖奕已很擅长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就算是满腹忧思,心事重重,他也能在这样的场合应对自如,谈笑风生。只是,自听完陈林的话后,他眉宇间的那一抹淡淡忧愁,如烟似雾,虽看不真切,却始终萦绕周身,迟迟不去。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28:你好好陪陪我

三杯下肚,莫小桐已开始感觉到迷糊,她的体质与人不同,酒量也属于天生有潜质的那一种,虽平时滴酒不沾,但大学毕业的时候,也试过狂饮不醉,她就算再不济,也绝不可能只这么点酒量,所以,当她感觉到不对,她已愤怒地放下高脚杯对着王锦江大吼:“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王锦江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说:“莫小桐,这话可不能瞎说,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你还狡辩?”
好在自己有所察觉,没有再继续喝下去,不过,脑子已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已随时做好了向外呼救的准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