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也正是因为小姐如此过激的行为,才彻底让莫先生呕了气,他才会出此下策要我去教训教训你,可是,我,我怎么能那么浑呢?我不是人,不是人呐!”
他又开始重重的打着自己的头,万般懊悔的模样,肖奕只淡淡瞥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只冷冷道:“跟我回去。”
“肖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得给家里人安顿一下。”
自从犯了事,尹大昌不敢重操旧业,也不敢用真名示人,这些年,就凭着一个卖菜的摊子养活一家人,如今,他是再劫难逃了,可一想到生病的妻子,还有刚出生的外孙女,他便很难从容地撂下这一幅难拦子。
“我没有让警察直接上门来抓你,已经是经你最大的宽限了,你还想怎样?”
于他而言,这已是极限,他自问没有什么以德服怨的气度,所以,让他现在放他离开,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毕竟,他实在不相信这个人的人品,也不相信,他离开后真的还会再回来。
“是,我谢谢你,可是,我家里人你也都看到了,孤儿寡母的,我是唯一的劳力,我要是走了,她们就没法过了。你就行行好,让我回去安顿一下,好赖,提给她们说一声才行啊。”
“你当我那么傻吗?你是想带着她们逃走才是真吧?”能逃一次,他也会逃第二次,就算同情他的家人,肖奕也没有理由放他离开,更没有心情放他离开。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
“没什么条件可讲了,跟我去公安局,马上。”
涨红了脸,尹大昌苦苦哀求着:“一天,就给我一天时间好吗?我一定跟你走。”
“不行。”
“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说完尹大昌又一次动了逃跑的念头,只是,早已洞悉他一切行为的肖奕,却已更快的速度,抢先抓住了他的手。尹大昌挣扎着,用垂死之力拼命,那样的决心之下,肖奕一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竟也有些控制不住他。
终于,尹大昌一脚踹在了肖奕的心口,将他横踹出很远后,爬起来便跑,肖奕一个趔趄后起身便追,眼看着就要追上末路狂奔的尹大昌,不知从何处突然蹿出来一个人,紧紧抱着他的腰身求道:“肖奕,就一天,就给他一天时间好不好?”
“小桐…………”
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可那样真实的体温,那样熟悉的拥抱,除了她,还有谁?
“他跑不掉的,我保证。”会这样拦住他,不是为了想要帮助尹大昌逃跑,她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让于千帆有机会单独和尹大昌谈谈,为了自己的母亲,她已做了最无耻的决定,就算被他责骂,她也愿意。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他做了什么。”
或者,莫小桐以前真的很无辜,可是,从于千帆的嘴里得知当年真相的那一刻,他便明白,她也知道了。无论于千帆来找自己是否是她的意思,他都不会再怪责于她,只是,此时此刻,她拦下自己的行为,却还是让他火从中来。
她求他,极尽卑微:“一天,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这一天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他迟早是要进监狱的,他该为他所做过的事,接受惩罚。”
“可是,对我母亲有意义。”
“…………”
他突然便说不出话来了,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也为她话里的那一份潜在的危险。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58: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龙城是个不算大的城市,要找肖奕果然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三十多个酒店,只打了十五个,便找到了肖奕的行踪,莫小桐和于千帆几乎在肖奕入住酒店后的一小时内,便同时住进了那间并不算豪华的小酒店。
害怕错过他的出行,莫小桐和于千帆几乎整晚没睡,一直盯着他房中的动静,直到他出门行动,她们也迅速跟上,果不其然,真的跟着他找到了她们最想找到的人。
方才,他们的对话,她也听得清楚,在冲出去拦住他以前,莫小桐也曾有过犹豫,但,亲情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她就那样没头没脑地跑了出来,然后,又没脸没皮地对他说了那样一番话。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么做非常不适合,可是,除了自己,她也相信,再没有其它人能阻挡住他的步伐。
在她的房间,他沉闷地抽起了烟,像是没有节制一般,一根接一根。
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静静地坐在他的对面,几次想要开口劝他放下手里的烟,可话到嘴边,还是咽回了肚里,她知道他在生她的气,第一次这么明明白白地生她的气。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今天早上。”
他抽烟的手,微微一滞,稍后又默默地吐出一口烟:“别再撒谎了。”
因他这一句话,她急得要哭:“我没有撒谎,真的是今天早上,我们昨晚上坐的大吧来的龙城,到了这间酒店后就已经很晚了,你晚上也没有出去不是吗?所以,真的是今天早上才跟来的。”
“你们怎么知道我来这里了?”
“肖奕,你别问这个了,我们没有恶意的。”
如果说出是秘书泄露的信息,恐怕等他回去后,那个秘书就会被开除,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人家都也算帮了自己,她不能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
他的声音一直很平静,平静到让人胆颤心惊:“你还敢说没有恶意?那什么叫恶意?把那个男人放跑到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才叫做恶意?”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来这里,真的不是想和你吵架的,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我母亲到底要坐几年。”
“……………”
突然有些心疼,心疼到无言以对。
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可苦果却都由她一个人来背,他不想伤害她,可每一个动作,都势必对她造成影响,可是,他能怎么做呢?难道要他放任这个凶手逍遥自在,让死不瞑目的母亲和妹妹含恨九泉?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可是,她该怎么办?他又该拿她怎么办?
“就算她罪有应得,就算她欠你们一家的,可是,她毕竟是我的母亲不是吗?我能为她做的,也只剩下这最后一件了,你要我怎么办呢?就眼睁睁看着她坐牢,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管吗?”
她几乎要哭出声来,可还是强忍着眼泪,在知道这样的真相后,她有一种在他面前都没脸哭的感觉,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想要博取他的同情,也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想要用眼泪来制约他的行为。
“你想怎么管?”
扁了扁嘴,她突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如果真是她能管的就好了,只可惜,她想管也管不了。想哭,却还是吸了吸鼻水,她倔强地抬起头,神情凄楚:“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我也没脸拦你,可是,肖奕,能不能打个折扣?就让我妈减一点刑好吗?哪怕是一年,一年都好啊。”
“小桐,这话你应该跟法官说,我定不了你母亲的罪,更减不了她的刑。”
他的眼神,让莫小桐觉得不忍。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过份,自己现在的行为,岂不是等同于要自己原谅莫小柳?如果今天是莫小柳来找自己,要自己原谅她对父亲和哥哥所造成的伤害,自己可以做到吗?她扪心自问,她也做不到,己所不能,勿责于人,她现在这么求他,对他,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变相的伤害?
“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的。”
他转过头去,不看她的脸,只是,强忍着悲伤平静道:“算了,我知道这些不关你的事,我也不会再责怪你,只是,别再插手了,这件事,到止为止吧。”
语落,他平静地起身,尚未迈步,莫小桐已是眼疾手快地扯住了他:“肖奕,你要去哪里?”
“带找尹大昌。”
她终还是哭了出来,那样害怕地流着泪:“别去,行吗?”
“小桐,你现实一点好吗?这件事,如果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
她哽咽着,却还是条理分明:“我会和你一样,把他送进监狱,让所有做过恶,犯过错的人接受应有的惩罚,可是,我能理解你,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吗?我只要一天,一天时间就好了,明天,我保证不再拦你,就这一点要求也不能答应我吗?”
“就算让于千帆见到尹大昌,又能改变什么?”
有很多事,早已注定,比如他和她之间的感情,也比如,他母亲和她母亲之间的命运。
“我只想求他在警察面前为我妈说说好话,求求情,我想让她少受一点罪,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我实在是不忍心啊!肖奕,求你了。”
“小桐,我………”
心头,有如梗着一块大石,出不来,也下不去。
其实,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便已融化了,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她曾经受到的委屈与不公平的待遇。他早就原谅她了,也早就想要为她妥协,只是,谁能给他一个理由?一个放弃抓她母亲进监狱,却又不让自己良心难安的理由?
如果,自己真的放了她的母亲,那自己的母亲呢?那一场莫名的火灾,是她活该承受的么?
心很痛,很痛很痛………
纵然是万般纠结,可他终还是留了下来,只是,冰冷的手指间,不再是氤氲缭绕的烟丝,而是辛辣刺激的烈酒。如果一醉真的可以解千愁,那么现在,他只想痛痛快快醉一场,直醉到生死不知,不醒人事。
她看不下去,想来夺他手里的酒杯,他却轻转手腕,巧妙地避开了她:“如果我醒着,你,拦不住我。”
只一句话,就断了她的念头,她很清楚他说的事实,一旦他又恢复了理智,总会有想不透的地方,到时候,自己就算是费尽心计,恐怕也难以留住他第三次了。
忘着他一杯接一杯地下肚,她突然起身,找到另一只酒杯,也满满地为自己倒了一整杯,既然,醒着那样痛苦,不如她也一起醉,醉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醉了,就再也不会痛苦。
酒过三巡,两人都已醉到不辩东西,莫小桐歪歪倒倒地靠在肖奕的怀里,眯着已睁不全开的双眼,委委屈屈地问:“肖奕,那时候,你是因为你妈和唯唯的事,才不来找我的么?”
“我找过的。”他闭着眼,梦呓一般回答着,停了一停,又补充了两个字:“两次。”
“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有一次,扑了个空,有一次,你正在教堂。”
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她泣不成声:“你为什么没有进去?如果,如果你进去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你走。”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看不上我这种人。”
那时候,他多穷啊!
穷到连学费都得自己暑期的时候打零工攒,一年只买一件新衣服,两年才换一双鞋,就连他们恋爱的时候,看电影都是她掏钱的时候多。说不自卑是假的,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虚荣,更多的是她带给他的快乐,因为那种快乐,他一度以为自己遇到了天使,只是,他没有想到,天使的背后,有着一个看不见的恶魔。
“我看不上的,从来是赵明磊那种人渣。”
他仍是闭着眼,但胸膛却剧烈地起伏着:“是人渣,你还要嫁给他?”
“因为,那时候,我以为是你不想要我了。”
她有着优越过他一切的物质,却没有他干净而纯真的世界,她知道,自己其实远没有他说的那样好,只是,她一直一直在努力,努力让自己做到和他说的一样好。
“其实,我们都很傻,可是,人生不能重来一回,就算是找到了‘涂改液’,也改不掉当年的旧痕,也改不掉我们的人生。”
“是啊!改不掉了,一错就是半辈子。”
“或许,是一辈子也说不定。”
他的一声叹息,更像是烙在她心口的铁,痛滋滋的感觉,像是无力抽搐的心脏,只能凭着本能去博动。她苍白的手指,也因此而倦曲地握紧,紧到几乎掐进手掌心。
她翻过身来,突然开始主动亲吻着他。
软软的唇瓣轻舔着他的嘴,温柔又坚定的摩挲着,一遍又一遍的刷过他的唇瓣:“肖奕,肖奕,我到底该怎么办……”
是在做梦么?梦见了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恍然之间,他掀开眼帘,她近在咫尺的眉眼,苍白中透着几近忧伤的美艳。温暖的吻,纷乱地落在肖奕的鼻尖、面颊、下巴和嘴唇。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59:去自首吧

那时,他几乎听见自己的血脉,在血管里剧烈的澎湃撞击,有些昏沉,有些兴奋,还有一些难以言预的欲望在奔腾。
“小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她吻着他的唇,软软的低叹沉重若烟:“我爱你。”
那一声我爱你,引发肖奕浑身触电般的颤粟,那是一种埋藏已久的欲望被引燃的激动,他的大手,不由自主地抬起,热情地游走在莫小桐年轻的身体之上………
酒精的作用之下,他的理智已燃尽,偶然间似乎想起自己和他的处境,本打算抽身离去,却只是吻得更加深入,仿佛,他一直一直都在期待着这样的机会。
莫小桐喘息着,隐隐明白又要发生什么事,但这一次,她的身体已不受大脑的控制,只想紧贴着他,让二人的距离近一点,再近一点………
冬日的清晨,静谧而详宁。
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莫小桐终于自沉睡中醒来,半眯着眼,投向窗外,清晨的阳光宁静淡雅,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恬静神怡。
没有起床,全身都酸痛难忍,昨晚的记忆还很模糊,她只是懒懒地记起,他们似乎是在一起的,下意识地翻了个身,静静地望着他沉睡的侧颜,她忽而有丝恍然,记忆中,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睡在自己身边,却一直到自己睁眼他却还在。
她盯了他一阵,他却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她就一直保持了那样的姿式,一直等,一直等,直等到他睫毛微颤,缓缓睁开双眼。似感觉到她的视线,他下意识地扭过头来,当看清二人的处境,肖奕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对不起!我昨晚上喝太多了,所以才会…………”
“不用解释,我明白的。”
莫小桐的话一出口,肖奕便尴尬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撑起身子,就那么半靠在床边,沉默着,沉默着,一直不出声。
挪了挪身子,莫小桐让自己离他不那么近,这才又继续道:“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很想感谢你。”
“感谢我什么?”
“感谢你,昨晚上没有强行离开。也感谢你,今早没有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离开。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一起床的时候,看不到你的身影,那种感觉,就好像无知的未来,很恐慌,很无奈。”
逝去的曾经,多少个清晨,她从睡梦中醒来,找不见他的身影,她曾伤心,也曾遗憾,却从未像现在这般感慨。如果,每一个早晨都能在他的怀里醒来该有多好?只可惜,这样的期望只能当成是幻想,现实中,似乎永远没有机会再实现了。
突然便红了眼,想哭,却仍只是大力地睁着眼,不让眼泪滑下,在他面前,她已哭了太多太多次,这一次,她真的不想再哭了。
“对不起!我以前那么做,只是不想大家太尴尬。”
当时的身份,当时的处境,还有自己当时的心情。他确实无法正视自己和她欢爱过后,还要冷颜以对,不想让她洞悉自己的内心,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还爱她,所以,他只能在她还未清醒的时候离开。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继续假装,假装自己不在意,假装自己不再爱。
“我明白,所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如果可以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宁可尴尬,宁可受伤,也不想活得那么不明不白。”
对前路未知的恐惧,胜过了对‘暴风雨’的害怕,她是个脆弱的人,但脆弱只是她个性中的一小部分,更大的一部分,却是对未来的坚持与期盼。
“小桐,我真的很抱歉,以前,让你那样难过。”
如果,他不知道八年前的真相。如果,他不知道她为了自己受过多少委屈,他或者还会像当初一样无情无心,只是现在,就算让他故意再对她冷漠,故意再对她伤害,他也装不下去了。
“抱歉就不用了,只是,以后,别再这样了,就算,陪在你身边的女人不是我,也不要这样对她,我想,她应该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不喜欢一觉醒来,感觉自己还是一个人过活。”
听到这里,他无言以对,几次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叹一口气,他半坐起来,不敢回头看她的脸,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我,该起床了。”
“你去吧,我说过的,只留你一晚,今天开始,你要怎么做,我都不会阻拦。”
说到这里,莫小桐突然在想,自己昨晚真的是喝醉了么?还是故意用自己强留他一晚?两种情绪在心头纠结,她红着眼看向他宽阔的后背,忍不住又一次悲从中来。
“对不起!我知道这三个字没什么用,但是,这辈子,我也不可能放过尹大昌了。”
万般愧疚在心头,只是,该有的坚持他依然会坚持,他爱她,不代表要埋没自己的良心。一个人犯了错,可以原谅的去原谅,但尹大昌所犯下的错,他相信,没有人可以原谅。
也许,从此后,她再不能谅解自己,也许,从此后,她再不能继续爱自己,可是,就算如此,他也要坚持,因为,他的人生是从那一场火灾开始改变,而现在,他也想在尹大昌这里,结束那悲惨的一切,重新开始。
“我明白的。”
其实不想明白,可她还没自私到埋没良知的地步,对自己来说,尹大昌同样可恨,如果不是他,每一个人的结局可能都会不同,至少,绝不会到现在这般痛不欲生的地步。
他起身,默默地穿着衣服,才套了两件上身,他似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对她叮嘱:“回f市后,别再见雪莉,她说什么你也不用再管,我来搞定。”
“她找我,不过是为了孩子。”
关于孩子的事情,一度也曾让他犯难,他是个很爱孩子的人,也想要有自己的孩子,才会一直被费雪莉牵着鼻子走,不过,人在逼急了的时候,总能想到一些自己以为永远也想不到的事情,而现在,他似乎也在一夜之间想通了一切。
套上外套,他利落地转身,重新面对她的时候,他已又变成了那个器宇轩昂,霸气天然的肖总裁:“孩子的事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你不用管。”
“什么办法?”
“生不了,就抱一个好了,反正,对我来说只要有个孩子给她回去交差,是谁的都无所谓。”
“…………”
一番话,说到莫小桐瞠目结舌。方才,她清醒的那一刻,望着他的睡颜她想了很多很多,其实,就着这关于孩子的一条。她也曾想过,如果他真的亲口跟自己提,如果他真的愿意要自己为他生孩子。为了替母亲赎罪,为了让自己心安,她或者也可能真的答应这个要求。
不过,前提是,他不能用这个孩子做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也不能用孩子去换取他想要的一切。
她一直在等,一直在等,等他开口,真的跟自己提这个无理的要求。可是,他到底还是放弃了这个最能让费雪莉满意的结果,选择了一条比现在可能要难上许多倍的路来走。
突然有些冲动,她光着身子便跳下了床,跳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不放手:“让我,再抱你一次。”
他双手交叠,紧紧包裹了她的身子,轻声叹道:“很冷,别着凉了。”
她拼命地摇着头,任泪如雨下,只是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肖奕,我们的爱情,注定不会有结果。
那么,就让我在这个最后的早晨,再感受一下你的心跳,我很想知道,你的心,是不是还肯为我跳跃博动…………
回程的路上,莫小桐一直沉默着,最想知道的关于母亲的那一切,也在她飘乎游离的情绪里,忘了去过问。于千帆也一直很安静,没有去打扰她,也没有没话找话。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事,只是,谁也不愿让对方去听。
将头别开,于千帆扶了扶眼镜望向窗外,又下雪了,整个龙城的上空,都飘起了零零星星的小白点。透过那些雪白的小点,恍然间,他又想起了晨间,在莫小桐的房门口,愕然到肖奕时的那一幕了。
那时候,他发了疯一般锁紧了他的衣领,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拳头。他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只是平静地爬了起来,嘴角还挂着血丝,但肖奕却只是气势凛凛地对自己说了一句:“我有话要跟你说,去我房间还是你房间?”
他不想和他说话,更没有什么心情和他去讨论,可那一刻,他看清了肖奕眸底的坚毅,还有那不容抗拒的,属于天生王者般的眼神。就那么一眼,他便折服在他的面前,没有再拒绝,没有再怨恨,只是服从般地,跟着他去了他的房间。
没有任何的前言,也不拐弯抹角,关上门的同时,肖奕已冷冷道:“你劝莫夫人去自首吧!”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0: 百般滋味在心头

“你说的什么话?”
“人话,听不懂的话我可以再说一次。”
从踏足龙城的那一刻,他的心情便一直处于起伏不停的状态,没有心情和于千帆打嘴官司,更没有心情和他在这里争辩自首与否的意义。一见他不配合的言语,他的好脾气似乎也在此刻用光了,几乎是想也没想,便直接喷了出口。
“你想过小桐的感受没有?你才刚刚和她………现在就想要过河折桥?”
昨晚,他和尹大昌聊了很久,也明确地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在得到对方愿意为莫夫人说说好话的答案后,他几乎飞一般地赶回了酒店。
想到莫小桐可能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的这个好消息,他兴奋了一路,可是,当他敲了许久的门,却没有人来开,打电话莫小桐也不接的时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