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桐也不接的时候,他便意识到了什么。太担心她,他紧张到整晚不能睡,一直守在她的门外,可是,一大早的,他却看到肖奕从她的房间里出来,那种心情,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可是,自己的心情他从来放在第二位,无论何时何地,他所考虑的永远是莫小桐的感觉。所以,明明很心痛,明明很受伤,可他在听到肖奕的要求后,还是忍不住大声的指责起了他的无情。
“一码归一码,你说我不想小桐的感受,那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难道,你要我为了小桐放弃抓尹大昌?你觉得我可能这么做吗?”
做为一个资深的律师,他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很没有水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只想做她的好哥哥,而不是什么前途光明的好律师。所以,该说的话,他还是想要说:“小桐为了你吃了那么多的苦,你为她付出一点,不行吗?”
“这不叫付出,这叫没原则,难道你以为我放过尹大昌了小桐就会快乐?她是个明理的女孩,更懂得什么叫良知,如果,我真的放了尹大昌,我一辈子良心不安,小桐也不会例外。”
这一件事,无论如何处理,都会伤害到莫小桐,可是,既然一定要伤,那他只能选择最理智的那一条路。也许,他们已没有未来,但他不想二人之间再有遗憾,只要这件事一完,她们之间,也就谁也不再欠谁了。
“这个是重大刑事案件,判的年数不会少,夫人的身体也不好,万一受不了这个打击的话,我真不敢想象,小桐会怎么样。”
双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他突然回转过头来,用一种悉一切的眼神,冷冷地瞅着于千帆的眼:“她受得了的,也必须受得了。在我看到她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变得越来越强,强到,你我都自惭形秽。”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妥协。”
“做为一个律师,你很清楚,赶在我送尹大昌去投案之前去自首,是减刑最直接的办法,难道你要让警察亲自上门抓她才满意?”
这一点,在了解过尹大昌的想法后,他其实早已清楚,只是,明知道是对的事,可偏偏由自己最不服气的人说出,他的心理,仍旧有些难以接受,更何况,他们要担心的问题,远比想象中还要多。
想了又想,还是没有结论,于千帆咬着唇气愤不已:“就算是自首,这么重的案子,至少也得五年以上,夫人,夫人她的身体那样差,怎么可能受得了?”
“不是有你在吗?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再为她争取两年。你不会告诉我,你做为f市新晋的金牌大律师,这一点也搞不定吧?”
坐牢这件事已成定局,不是他能左右,也不是于千帆能控制,但是,量刑轻重这中间的学问很深,同样的罪名,也许换了不同的人来打官司结果便会是天差地别,而对于这一点,他对于千帆很有信心。
“这一点,我自然会尽力。只是,如果你能退一步,那就是皆大欢喜。”
听到这话,肖奕冷哼一声:“那只是一步么?”
“…………”
只一语,于千帆也沉默了。
本该是理直气壮,但话到这里,他仍旧不免气短,做为一个律师,他的正义感一直比普通人要强,可现在,他却做着与自己的信念相反的事实,这种感觉,同样很让人心虚。
“就这么定了吧,你带小桐先走,我,过两天再回去。”
闻声,于千帆愈发的说不出话来了,他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晚两天再回去,因为事实很明显,他正在用自己的方法,为莫夫人省出自首前考虑的时间。
也许,他不是个最好的男人,也曾深深地伤害过莫小桐。但,这一次,从他的举动上,于千帆似乎也看明白了肖奕的内心。他是爱惨了莫小桐的吧!
否则,又如何能咽下这口气,亲自为仇人节省时间?
陷在自己的思绪里不能自拨,于千帆一路无言,直到大吧驶入了终点站,他方才如梦初醒,主动开口提出要送莫小桐回家。
摇着头,莫小桐轻轻浅浅地笑道:“不用了,我得先回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忙,我耽搁不起。”
“可是,尹大昌的事,我还没有和你仔细说说呢。”
“你不说,一定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的判断力。”
知道她误会自己这一路无言是故意有话不想对她说,他想解释,却又不知如何说起,只能扶了扶眼镜,尴尬道:“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千帆哥,你也先回去工作吧,晚上如果有空的话,就来我家吃晚饭,我亲自给你做。”
本以为心情会有多沉重,可回到f市的那一刻,她似乎找到了前行的动力,也许,她改变不了未来一切的变数,但,她可以让自己做得更好。也许母亲真的要坐牢,但,等到她出狱的那一天,她至少可以让母亲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到那时候,她要自己的能力来守护母亲,让她在最后的晚年,不再有遗憾。
“也好,我先回事务所,把手头上的资料整理一下,晚上再详细地和你说说。”
“嗯,那我先走了。”
“好,下雪了,路上小心。”
“你也是。”
目送着莫小桐离开,看着她单薄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之中,于千帆突然感觉周身清冷。接下来,他不会回事务所,也不会回自己家中,而是要直接去佟宅,按肖奕所说,劝服莫夫人去自首。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一种高难度的挑战,但,除了这样,他已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帮她了。
小桐,我做了我能做的所有事,如果,最后的结局还是不那么令人满意,你,一定要撑住了。

雪,一直在下,虽不像龙城那般铺天盖地,却另有一种别样的清冷。
莫小桐一路浅行,直走到了地铁口,才蓦然清醒。
许多年不坐地铁,她凭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到了卖票点,买了票,上了车。地铁中的人,比她想象中要多得多,她独自一人找了个最角落的地方站着,只静静地站了几分钟,便开始忍不住疯狂地落泪。
沿途,地铁一站一站的上人,也一站一站的下人,每个看到她的乘客都有些傻眼,不明白她为何会莫名其妙地哭得那样凄惨。有一个男人看不下去,甚至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好心的让她坐了下来。她木然地坐下,眼泪却流得更凶了。
坐在她身侧的,是一位头发已花白的老者,戴着一幅老花镜,很有学问的样子。
他瞥了一眼莫小桐,突然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姑娘,别哭了,这世上能有多少过不去的坎?不过是亲人不在,朋友背叛,男人还偷偷摸摸找小三。你还年轻,要学会看得开,否则,一辈子那么长,有得你哭了。”
莫小桐无意识地点头,连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老者的话,但她仍旧只是认真的地点着头,一幅‘虚以受教’的模样。
那老者见她表现很上道,也不再言语,只静静地塞了什么东西到她手中,大方道:“这个送你吧!大爷我刚到福音寺找无观大师求的平安符,收了它,你的一切晦气都会过去,睡一觉明天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她握着手里的软符,泪眼朦胧地点头,也忘了说一声谢谢,也忘了要仔细看一眼那老者的模样。
车又到了站,那老者貌似要下车,明明已走到车门口,见她还在伤心,又扭过头来,大声地对她喊了一句:“姑娘,加油!”
老者下车了,车又开动了,莫小桐恍然回神,一扭头,已只能透过窗口,瞥见老者那清瘦硬朗的背影。
事隔多年,每每想起这件事,莫小桐都唏嘘不已。如果,她那天没有稀里糊涂地跑去坐地铁,就不会遇到这位日后的贵人。如果,她没有哭到形象全无,肝肠寸断,他也不会跟自己说话,更不会送她那个珍贵的平安符。
人和人之间的缘份,往往就是这么奇妙,而莫小桐这一次无心的巧遇,却让她捡回了她人生之中,最大的一次机遇。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1:你对我来说本来就是外人

到了公司,莫小桐精神状态很不好,勉强工作了一会儿,便被马力叫进了办公室。
在柔软的沙发里坐下,马力亲自给她冲了一杯咖啡端过来,放在她跟前后才关心地问道:“小桐,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儿?”
“有一点吧,不过,我能应付。”
很多时候都以为自己熬不下去,比如当年的婚礼,比如孩子的流产,再比如父兄的离去,直到最后的亚星破产。这一路,她经历了人所不能,也吃尽了所有的苦头,她没有一天能过得安稳,可她还是一路颠簸着走了过来。
这一次的坎,真的很痛苦,但她相信,她也一定能克服,一定能好好的走过去。
“真能应付需要这么急的请假吗?”
还记得她打电话来时的口吻,还记得她那样急迫的态度,马力虽然并不能说十分了解莫小桐,但,对于工作,她的责任心比一般人要高出许多,临时起意绝不可能,唯一的解释,也只能是她当时要去处理的事情,真的很急。
误会了马力的用意,莫小桐歉意道:“谢谢总监的关心,我会调整好状态的,以后都尽量不请假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你哪怕请一个月的假,我的公司也不会倒,我会问你,只是想关心关心你。”
淡淡扬眉,她莞尔:“我明白,谢谢总监。”
“你对我总是这样客气。”
“应该的。”
“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客气,就好像,我是个外人一样。”
马力的口吻,除却了上司的严厉,大多时候更像是在撒娇,那天晚上,所谓的庆功,也不过是他想找个机会和莫小桐培养一下感情,可是,一曲唱罢,他还没尽性,莫小桐却直接溜之大吉。
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很受打击,他长了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如此无视。论条件,论长相,他自问不比肖奕或者于千帆差,可是,他却偏偏要不到她的心,甚至,连人也要不到。想到这里,他又是一脸郁闷。
“总监,你对我来说,本来就是外人。”
话说得很无情,但也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这条路上,她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任何风景都不值得她为止停留。所以,从进公司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决定好要与马力划清界限了,虽然,很多时候,她也觉得留在这里对马力来说就是一种妥协,但,在她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跳板之前,她不想再随便改变自己现有的工作状态。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莫小桐第几次这么拒绝他了,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也不是第一次受伤,但,每每听到,马力还是觉得有些受伤:“小桐,你至于要这么伤我的心吗?”
“总监,有很多事我不跟你说,是因为不方便,但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自己不方便而已。不过,我也知道我影响了工作,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相信,这也会是最后一次麻烦了,处理掉之后,我的生活一定会风平浪静。”
说得笃定,但她自己却没有把握,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从前她以为是一帆风顺,到现在才又开始期待苦尽甘来。也许,还会有许多事情要面对,可是,期待一下总该可以吧?期待着这是最后一次的打击,也期待着未来,她的生活能焕然一新。
“很麻烦的事吗?”
“有一点。”
“要我帮忙吗?”
听到这话,莫小桐偏着头,仔细地问了问自己:如果,马力真的可以帮上自己,自己还会犹豫吗?
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可以,她一定会求他。只是,这件事的严重性,已不是用钱用权能摆平,她若求了马力,只会给他增加困扰而已。她已给他添了很多麻烦,实在没有脸再去烦他了。
勉强一笑,她淡然望他:“如果你帮得上,我想,我不会客气的,只是,这一次,谁也帮不了我。”
“到底怎么了?”
“总监,可以不说吗?”
“我只是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工作我可以帮你做,但是,我不希望你这么不快乐,更不希望你不快乐的时候,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想帮你,只是想帮你而已。”
这还是马力第一次要帮人还要帮到低声下气,从前,有人对自己说过,一个男人若是真的动了情,为了心爱的女人,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那时候,他听了只是不屑地一笑,认为自己永远不会是那种没骨头的男人。
可现在,他转回头又看看自己,突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她的面前,他早已没了属于大男人的那根‘骨头’。
也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闹到人尽皆知,可马力又一直在追问,过多的拒绝,只会让他更不高兴,考虑了一下,她终究还是没有再瞒他:“我妈可能会坐牢,但我不知道要判多少年,这几天,我一直在烦这个事情。”
闻言,马力俊脸一僵,讶然道:“什么?这么严重?”
她苦苦一笑,附和道:“对啊,就是这么严重。”
好看的眉眼,这一刻统统挤到了一起,马力想了很久才又说道:“要不,我回家问问我爸有没有法院那边的关系,帮你疏通疏通?”
有许多事,是用钱能摆平的,有许多事,却得靠关系来解决,虽然,马力也不清楚自己能帮到哪一步,但,看到她如此辛苦,就算明知自己帮了她,也不一定能换回她的心,但他还是想要尽力帮她一帮,毕竟,这辈子,他可能也再找不到让自己这么喜欢的女孩子了。若不是帮,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还没时间好好和于千帆谈谈,也不清楚事情的进展,这时候,找人帮忙似乎也真的太早了一起,想了想,莫小桐于是说:“谢谢!暂时不用了,因为,我还不知道我妈可能会判多少年,等事情到了该判决的时候,如果可以,我还是会请总监帮忙的。”
“那你有事儿尽管说,虽然,我不能保证一定帮得上,但我会尽力。”
无论马力帮自己的原因是什么,在这样的时候,他能不嫌弃自己,便已足以让自己感动不已。望着他英俊的眉眼,莫小桐真诚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小桐,你这几天就别来了,在家好好处理事情吧。”
轻摇着头,她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了,我在家更会胡思乱想,有工作让我做,我还能好过一点。况且,我妈那天,我要是天天在家陪着她,她也会难过的。”
“那就随便你了,不过,有需要的时候,记得开口。”
“好,我会的。”
她一直在笑,可他却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了太多有关于悲伤的东西,马力停了一停,又温言道:“小桐,别太勉强自己。”
“嗯,那我先出去工作了,这一周的稿子我会尽快赶出来。”
“都说了不用勉强,实在不行,可以转给其它人帮你做。”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很是坚决地摇着头,工作的事情若非万不得以,以后她都不会再假手于人。
“小桐,你的固执,有时候真的让我很无奈。”
这是他第一个追不到的女孩子,可正因为她这软硬不吃,的顽固态度,他却反而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不过,每每被她拒绝掉自己的好意,他就很受伤,自己就真的这么可怕么?不过是想帮她减轻一下负担,有这么难以接受么?
“那就忽略我吧!这样你会轻松得多。”这样,她也会轻松得多。
“忽略得了才行。”
不知该如何回应,那就索性不回应,莫小桐悠然起身,淡笑道:“那,我先出去了。”
习惯了她的冷漠,也习惯了她的行事风格,马力已渐渐开始接受,见她不想再聊下去,他也并不勉强,只同样淡笑着说了一声:“去吧。”
………
忙到很晚才写了个初稿出来,觉得不满意,莫小桐本想要再修改修改,可看了看时间又觉得来不及,她匆匆收拾了一下,便急急忙忙地下了班。
还在路上,她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不在家里吃,于千帆请客,到外面吃。
父亲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到外面应酬,母亲因为寂寞而喜欢上了于叔,两人之间虽从来没有点穿过那层纸,可因为于叔的关系,母亲从那时候,就有了一个新习惯,除非有什么大事情,或者家里没饭吃,才会到外面凑和一餐。
有于千帆在,家里没饭吃的可能性太小,所以,母亲让自己到外面吃,只有一个可能,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谈。想到这里,莫小桐心口紧了一紧,跟的士司机把地址一报,就忐忑地赶往了母亲所说的绿晶酒店。
进了包间,母亲已点好了菜,就等自己坐下开吃。
她只随便扫了一眼,就知道满桌都是自己最喜欢的菜式,却没有一样是母亲最爱的,突然便红了眼,她靠坐了过去,半挂在母亲的身上,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地撒娇:“妈,您这是干嘛呀?有什么好事要庆祝?”
慈爱一笑,莫母笑得温柔:“是有事情要庆祝,不过,先吃了饭再说吧。”
听母亲肯定地说是庆祝,莫小桐的心,才暖暖地放回了肚子里,如果是庆祝就一定不会是坏事,只要不是坏事,她就放心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2:最后的晚餐

她其实根本没什么胃口,这几天吃什么都不消化,胃里涨得很,看到这一桌子菜,她不禁有些发愁:“都是我喜欢吃的菜,怎么不点点你们爱吃的?”
“我们不挑,你喜欢吃什么,我们跟着吃就行了。”
“妈,我很挑食吗?”
“不挑吗?小时候,你吃鱼只吃红烧的,吃肉只吃纯瘦的,蕃茄只吃剥皮的,土豆只吃酸辣的,虽然都是些小菜,可是,让她也犯了好几年的愁。”
听母亲说那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莫小桐突然觉得这场面很温馨,小时候,虽然家境不如现在好,但,那时候,她一直觉得很开心,反到是后来家里有钱了,很多事情都不那么尽如人意了。
夹了一筷子菜到母亲的碗里,她故意夸张地笑着:“还有这回事?我都不记得了。”
话说到这里,气氛变得很融洽,一直沉默着的于千帆也有意无意地插了一句嘴:“我都记得,你还能不记得?”
“千帆哥,不许拆我的台啊,我其实挺好养的,是不妈?”
莫母宠溺地笑着望她:“养倒是真的好养,爱吃的菜式都不贵,只是啊,天天要我们陪你一起吃这几道菜,只吃得你哥有一天哇哇大叫说要去学校吃食堂。”
这些儿时的往事,让莫小桐心头温暖,她接过话头,一脸兴奋地回忆:“这个我记得啊!后来哥真的跑去吃食堂了,可惜,只吃了两餐,就又苦着脸跑回家了。”
“那是,食堂哪能比家里还好吃?不过,也因为你哥那么闹了一次,你才改了改习惯,也允许大家不用天天陪你吃同样的菜式了。今天啊,妈故意帮你点了一桌,还以为你会高兴呢?结果还问我为什么这么点菜?我的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呢!”
莫母无不感慨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就红了眼,眼看着就要掉下泪来,莫小桐连忙岔过话头说:“妈,我再过两年我都要三十了,您还当我是孩子呢?”
“只要妈还活着,就是再过一个三十年,在我眼里,你还是我的孩子。”
陪笑着附和,莫小桐的眼中,忽而便聚拢了一些水滴,想要落下,却又迟迟不落:“那您可要好好养着身子骨,再活一个三十年才行。”
这些日子,她是太敏感了,任何事情,任何言语,都能触到她的内心,让她总是没完没了地想哭,没完没了地想伤心。
“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妈,您说什么呢?”
“没事,吃,大家快吃,这些都吃光才行,可别浪费了。”
她含着泪笑,一脸怪嗔:“妈,您要撑死我呀?”
“呵呵!吃吧吃吧,千帆,你也吃。”
“谢谢夫人!”心口有些堵,于千帆提起筷子动了一下,又不太有心情地放了下来,离别在际,却偏还要弄成这样的一帽温馨的场面,他觉得受不了。
“是我要谢谢你,以后啊!小桐就托付给你了,一定要给我养得白白胖胖的呀,要不然,我在里面都不会安心的。”
一声里面,打破了维持已久的温馨气氛。
一声脆响,莫小桐手里的筷子,也应声落到了地上,她微张着嘴,怔怔地望着母亲和于千帆:“妈,你,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让服务员先给你换一幅筷子,哎!服务员,你过来一下。”
“……………”
母亲又自然而然地岔开了话题,可莫小桐却再难以平静,静待着服务员给她换下一幅新筷子,又静待着那个服务员缓缓离去,直到,母亲再一次催促着自己吃东西,她才忍不住抖唇问道:“妈,您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
“吃完再说。”
“说完再吃。”
说着说着,莫母终还是没能忍住,只是哽咽道:“听妈的,吃完再说,不然,谁还吃得下?”
“你不说,我就不吃。”
“小桐,好好的,你这是哭什么呀?”
其实,很多事都心中有数,可事到临头,她却发现,想要面对现实真的很难:“妈,您就说实话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小桐,别难为夫人了,我来说吧。”叹息着接过话头,于千帆顿了一下方才又继续解释着:“其实,我今天一直在你家,我劝伯母去自首,她答应了,所以,吃完这顿饭,明早我就会送伯母去公安局,所以,这是你们母女间最后的一顿晚饭了。”
“……………”
最后的晚餐,怎么就突然间变成了最后了呢?莫小桐抖着唇,泪如雨下。
“小桐,别哭了,妈没事的。”
紧握住母亲的手,莫小桐哽咽不成语:“再等一天,后天再去不行吗?”
将眼前的酒,一杯干尽,于千帆无力道:“得赶在尹大昌之前,不然,自首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