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桐,别哭了,妈没事的。”
紧握住母亲的手,莫小桐哽咽不成语:“再等一天,后天再去不行吗?”
将眼前的酒,一杯干尽,于千帆无力道:“得赶在尹大昌之前,不然,自首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可是,你白天都没有说。”
“我怕你难过,小桐,对不起!”
“妈,妈,妈………”
终于,她跪倒在母亲的跟前,扑在她双腿上号嚎大哭。
父亲死后,她曾经发过誓,再不能让别人欺负自己的家人,可是现在,她除了哭泣却不能改变任何现实,母亲,她唯一的相依为命的母亲,她就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晚景凄凉,在劳狱中度过几年难熬的时光。
她不孝啊!不孝!

也许是心态的原因,总感觉,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冷。
一大早,莫小桐按时到公司交了稿,这才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家,母亲已穿戴整齐,像一个贵妇一般立于门前。
她上前,紧紧抱住母亲,哽咽着不能成语。莫母轻轻地拍了拍的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任她那样紧紧的抱着她,直到于千帆将车子开到了她们跟前。
“小桐,走吧!”
“妈,再呆一会儿,就一会儿。”
“离公安局还很远,在车里要坐好一会儿呢!别在这里哭了。”
很想还说点什么,可母亲的坚持,让她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微点着头,拉着母亲上了车,一路上,她除了流泪,便只是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紧紧地,紧紧地…………
一路上,于千帆都开得很慢,到了地方,莫小桐犹豫了一下,终还是鼓起勇气带着母亲下车,本以为自己做不到亲手送母亲进去,可真的事到跟前,她突然发现她还是再多陪母亲一小会儿。哪怕接下来的场面会很让人难受,哪怕接下来她看到的一切,会让自己更伤心。
“妈,我陪您进去吧。”
“不了,我怕你会哭。”
“没事儿,我忍着。”
“妈怕自己忍不住。”
本已不再流出的眼泪,又不经意地流了出来,莫小桐紧握着双拳,幽幽地望着母亲的脸,想说什么,却只是无力地抖着唇。
“听妈的话,你就在这里呆着好了,妈不想让你看到我戴上手铐的模样。”她做了一辈子的贵妇,临了临了,却落得如此难堪的模样,她想保留女儿心中妈妈最美好的样子,所以,就算是要独自面对一切,她也不愿意让她跟进去。
“妈,我只想再多陪您一会儿。”
莫母仍旧固执地摇着头:“有千帆在呢?况且,千帆不是说过了么?由他帮我做辩护,兴许还能少判一两年。到时候,妈在里好好表现,争取减刑,也许,很快咱们母女就能见面了。”
“妈,我舍不得您,呜呜!”
“妈也舍不得你。”
回抱着她,莫母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这二十多年来,她们母女从未分开过,就算是莫小桐嫁人的那些年,她每月也都会回娘家住上好几天,可是现在,可能要面临着几年的分离,虽然还是会有探监的时间,可是,一想到那种隔着铁窗说话的感觉,她就忍不住心酸。
但,错已铸成,她只能一力承担。现在莫母的心中,只寄望老天还愿意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让她早一点出来,和女儿一家团圆。
母亲终还是进去了,莫小桐的心也冷却了。
她一个人站在凛凛北风之中,感觉自己就像个雪人一般,全身的血液都冰冷刺骨。她就那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直等到,天空再一次飘起了雪,将她的头顶和身上,落了一层又一层。

隔着不近的距离,肖奕默默地望着雪中的女人,有那么一刻,他想无视一切,就那么冲过去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可是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情感,他僵在原地,就那样痴痴地凝望,却只是凝望着,不敢再上前一步。
她等了多久,他便陪也多久,直到他看到于千帆从公安局里出来,将她满身的落雪拍下,暖暖包裹着她离开,他才挪动着早已僵硬的双腿,朝着自己该去的方向,蹒跚而行。
他已报了仇,雪了恨!
该结束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3:发泄的对象

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公司,肖奕独自找了一处幽静的咖啡厅,平静地等着费雪莉的到来。
也许是因为心愿已了,他觉得内心很是平静,转眸,静静地望着玻璃之外的雪景,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神智恍惚,似乎飘转到了,八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时候,天和现在一样冷。
可有了莫小桐在身边,他却感觉,校园里无处不在都是温暖。都说早恋会影响学习,可他,却因为她这个动力,一直保持着全年级的第一。他曾以为,她会一直成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而这些年来,事实证明,当年的眼光,相当精准。就算是一度将她列为自己最恨的女人,但做为目标,她却一直在鞭策着自己前行。
直到现在,也依然如此。
他很庆幸,在有生之年,最美的年华遇见她,虽然有泪,有辛苦,却也让他此生无憾。只是,此生无憾的结果,却终还是要线束在自己的手里。
续了杯咖啡,他轻轻地啜饮,半杯下肚的时候,他听到熟悉而清脆的声响。那是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所发出的声音,是他听了八年,也厌了八年的声音。
“手头有个急件要处理,耽搁了一阵子,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
在工作个,两个人的拼劲有得一比,所以,无论何时,他都能理解,她为了工作,忽略自己忽略一切的个性。
环顾四周,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地方不错嘛!怎么想到这里来吃饭?”
“想来就来了。”
优雅落坐,她凑近他几分,十分好奇地问:“你看上去有心事重重的感觉,怎么了?是不是尹大昌那边,又出什么乱子了?”
“没有,他那边很顺利,已经送进去了。”
“那不就结了,你多年的心愿已了,可以到婆婆和小姑子坟前告诉她们这个喜讯了。”
喜讯两个字,有如两根长长的钢针,直扎入他的心头,出不来血,却钻心地疼,他垂下眼,掩去那一丝怨恨,只平静地指出事实:“再怎么样,这也算不得是喜讯吧?”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
肖奕嘴上说着没事,但费雪莉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不悦,不想再惹他不高兴,她故意转移话题:“有点饿啊,点东西吃吧。”
“帮你点好了,直接让他们上就行了。”
“还是你对我好。”
闻言,他不置可否,只是冷冷地,冷冷地笑。
冷不丁被他这种表情所吓到,费雪莉放下手里的包,有些忐忑地问:“肖奕,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什么?”
“是有点事要说。”
“什么事?”
“你最关心的那一件。”
正高高举起,打算招来服务生的手,就那么僵在了半空之中,费雪莉犹豫地看了肖奕好几眼,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孩子?”
“嗯,就是关于孩子的事。”
那感觉,就好像凭空落下个金元宝,猛地砸中了头,惊喜,兴奋,激动,全都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费雪莉突然便站了起来,半倾过身子凑到他跟前,笑眯眯地问:“这么说,你已经跟她说好了,要生这个孩子了?”
“我没说。”
突然间,又从天上跌回了地面,费雪莉双手撑住桌面,声音又不自觉地提高了好几倍:“那你又跟我说是关于孩子的事?”
“雪莉,你觉得,如果小桐生下我的孩子后,我真的能放下她吗?”
“…………”
这一点,费雪莉很清楚,正因为太清楚,所以她无法回答。她的坚持,只因为有自己的计划,至于这计划之外的事情,如果到了无法掌控的地步,她想,她不介意再做一个恶人,想让设法,让他们断个彻彻底底。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我跟她生?”
“那是因为,你只想要她的孩子。”
“是,我是想要,可你不想。”
“我会为了你而忍。”
话到这里,肖奕突然便笑了出声,很是直接地拆穿了她:“你不会,所以,这个孩子一旦生下来,就会成为你发泄的对象,雪莉,你觉得到时候,我和你的感情,真的不会受影响?”
“你凭什么说我会把你的孩子当成发泄的对象?”
“我的孩子,你也许不会,但小桐的孩子,你一定会。雪莉,别人不了解你,我能不了解你吗?”
“…………”
又被他说中,又被他看穿,费雪莉不服气地望着他,双眸间,怒火滔天!
“放弃吧,也不要再找小桐的麻烦了。”
“没有孩子,我就会失去一切,她让我不好过,我也不可能让她好过,你要我不找她麻烦,绝不可能。”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既然别人不让她痛快,她也势必要让别人比她更不痛快才行,她就是这种人,从来都是,如果肖奕连这一点也不了解的话,那他也就不配做劲莱集团的驻华ceo了。
“你要的只是一个孩子,不是非她不可不是吗?如果,你可以答应我,永远不再找小桐的麻烦,我愿意退让一大步。”
“什么样的一大步?”
“我们回英国,马上就回。”
他的条件很简单,他的目的也很明确。八年前,他不能保护她不受到赵明磊的侵犯,但是八年后,他至少该用自己的力量来还她一个清净。
她的错愕,他看在眼里,她的动容,他也看在心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突然又望着她,一本正经道:“至于孩子,领养一个,当成是你自己的孩子来养,只要我不说,你不说,你的父亲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真相。你的财产,也永远不会有人来争夺。”
“你说真的。”
“真的。”
这是保证,也是承诺。
如果,自己的出现,带给莫小桐的只是无尽的痛苦与伤心,那么,离开,或者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可以让一切都回归正轨。
而他自己的感觉,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了!

得知肖奕要离开f市的时候,莫小桐正坐在法院的旁听席中,等待着母亲的最后判决。她听到肖奕要离开的这件事时,起初只是一愣,末了,却也中愣愣地喔了一声,她该说点什么呢?什么也不好说,所以,她只能淡淡地喔了一声,算是告诉别人自己知道了。
那一天,正好是12月的最后一天,而母亲,也要在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开始她的另一段‘旅程’,在这样的时候,她没有心情去想自己,更没有心情去想自己那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爱情。
等待开庭的过程是忐忑的,等待结果的过程是纠心的,整整两个小时又十五分钟,莫小桐终于在于千帆正义凛然的结案陈词中,等到了母亲的最后判决。
三年,不过是三年,还好,还好!
她望着母亲轻笑,望着母亲点头,这个结果,已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计,是于千帆能为母亲争取到的最大极限,母亲该满足了,自己也该满足了。
目送着母亲离场,她站在旁听席中默默不得语,直到一身笔挺的于千帆悄然而年,她才恍然间回神,意识到自己现在还站在这里不太合适。
“可以走了吗?”
“当然。”扶了扶眼镜,于千帆温文尔雅地笑,也刻意无视着她方才失神之间,无意流露的悲伤神情。
“嗯,那你呢?一起走吗?”
“一起吧,送你回家还是回公司?”
莫小桐的工作,已渐渐上手,最近《绯色》的头版基本都是出自她的手笔,她已最快的速度成长着,却也为此付出了太多的时间做为代价。对她的行为,于千帆是理解的,如果没有工作来麻痹自己,她可能更加难以从现实的悲痛中走出来,所以,虽然也心疼她的身体,但,比起让她自艾自怨,他还是觉得,不如让她一直工作的好。
至少,工作的时候,她从来不悲伤。
“回家吧,今天我请了假,不用上班。”
从母亲决定自首开始,她貌似已很长时间没有再请过假了,今天,是母亲最重要的日子,也是她最释怀的日子,她实在想要好好的平静平静,至少,不想被工作塞满大脑。
“也行,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这阵子,你加班加到陪我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
闻声,莫小桐轻轻一笑,忽而换了幅口吻叫道:“千帆哥。”
“嗯?”
“谢谢你,这个结果,我很意外。”
当时预计的结果,五年也可能,八年也可能,可到了于千帆的手里,他硬是扭转乾坤,将母亲的时间修正到了三年,虽然,三年的时间也有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可是,这对她来说,已经算是让人惊喜的结果了,她不敢再奢求,也不该再贪心,所以,这个结果,她真的真的很满意。
淡淡一笑,他将自己的功劳轻描淡写:“应该的,主要是你妈妈表现得很不错,陪审团都很同情,所以决定从轻发落。”
“还是要谢谢你的,而且,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你在庭上是这样的,很霸气,很给力,很酷!千帆哥,你天生就是做律师的料,你在法庭上,比我见到的任何时候都要有气势,真帅!”似找不到可形容他表现的词汇,她一直拧着眉头在说话,直到最后终于说完,她还不忘对他竖了竖大拇指,那表情,是对他前所未有的欣赏。
他微笑以对,那笑意竟是从脸上直笑到了眼眸深处:“我和你一起长大,青梅竹马20多年,你可是头一回夸我帅啊。”
“别这么说嘛,好像我很不厚道的样子,要不,以后我会找机会多夸夸你?”
“这还差不多。”
二人一路说说聊聊,莫小桐尽可能地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一直空不下来,也就没有时间再去想其它的事情,更没有时间,去想肖奕今天应该坐几点的飞机。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4:我不许你走,不许你走

习惯了忙碌的节奏,突然要一个人在家呆着,那感觉,真的很无聊。
不记得有多久了,她的每个夜不再完整,零零碎碎,总是自己那清瘦的面容,孤单的入睡,又在寂寞牵挂中醒来。一次又一次,梦里梦外,依稀的,总是那个人的身影,孤独将你从寂寞中叫醒,又残忍地把你推入又一个无边的黑夜。
她闭了眼叹息,一声声,仿佛要叹进心里。
终于,她再也坐不住了,独自一人跑出家门,开着自己新买的克鲁兹打算去逛超市。
前脚进了超市的门,后脚她就想到了当初在这里遭人谩骂的事,撇着嘴,她轻笑着摇头,拉了辆小推车就进了家用品区。家里好像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且边看边买吧,就当是打发时间。
“卷纸,洗发水,牙签,棉花棒,还要点什么呢?啊!保鲜膜…………”
欢快地奔向自己的目标地,莫小桐认真的挑选着保鲜膜的品种,正比对着大小和价格,身后,突然传来某人热情洋溢的声音。
“莫小姐。”
蓦然回身,看见是自己熟悉的脸孔,她比划了一下手里的东西,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是啊,买东西。”
“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陈林的兴奋,出乎莫小桐的意料,事实上,在母亲住院的那一次事件后,她对他就再难有好印象,所以说话间,也不自觉就带了刺:“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知道我家住这附近么?”
“是知道,不过,从来没在这里碰到过你。”
白了他一眼,莫小桐没好气地顶他:“有什么理由让你一定要遇到我?”
“因为,我也住这一块,不过,我的房子是租来的。”
“……………”
莫家大宅所在的位置,是f市最豪华的地段之一,就算不是买的房子,租金也不少,有这点钱,还不如凑点首付,到市郊供一套房子出来。所以,对陈林的这一说法,莫小桐除了无言,还是无言。
看来,不是所有人的脑子都发育正常。
对她的态度,陈林出乎意料地没有生她的气,反而很是平和地问她:“莫小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这里?”
“不然呢?我应该在哪里?”
瞅了瞅她的脸色,陈林终还是小心翼翼地说出了那个事实:“肖总下午三点一刻的飞机,现在都快两点半了。”
“你说什么?”
从起初的错愕到震惊,莫小桐的脑子里,像是突然平地刮起了大风暴。她是知道他要离开的,也是知道他可能不再回来,可是,她却从来没想到,他的离开,选择的也同样是今天。
他要走了,在半个小时以后………
“他,没通知过你吗?”
“……………”
如果,他真的通知自己,会怎么样?自己会求他留下来么?还是会依旧哭着放手?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这一刻,她唯一能想到的只是,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分手了,分得彻彻底底。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他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如果这是他想要的结果,那么,她成全他。
相见不如怀念,就让自己一直活在过去的美好里吧,再不要和他沾上一点关系。
听得出她的口不对心,陈林瞟了她一眼,忽而慢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其实,肖总对我还不错,明知道我做过一些对他不起的事情,也没有记恨我,还在离开前决定让我接替他,做f市的分公司的总经理。肖总这个人,其实真的很不错。”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肖奕没有对自己说过,虽然费雪莉也没有对自己提过,但,他们夫妻间紧张的关系,陈林还是在与他们的点滴相处中,寻到了某种蛛丝马迹。做为男人,他相当同情肖奕的处境,帮他脱离苦海这种事太不现实,他也做不到,但是,偷偷给他最爱的女人送个信,这种小事,他还是做得到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莫小桐在知道他要离开后,却是这样的反应。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一切,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行为,便又耐着性子劝道:“其实,他是不想伤害你,才离开的。没有人比肖总更爱你,这一点,想必莫小姐也很清楚。”
“那又怎样?他还不是跟别的女人走了?”八年前如此,八年后还是如此,兜兜转转一个圈,每个人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只是,这一次,她却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离开,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或者,当你们再度重逢,便是另一个新的开始呢?”
“……………”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浪漫呢?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么?他们之间,真的还有下一次?恍然间,她似乎又想到了当年自己说过的傻话,就算她们离得再远,也一定会相遇,相遇后,心与心也一定能紧紧相贴。
“再不走,真的要晚了,莫小姐真的不去机场吗?”
从未像现在一般抗拒着机场两个字,她不想去,她真的不想去,可是,为什么心跳如擂,呼吸停滞?
她不该去,真的不该去,可是,为什么她现在有种想扔掉一切,冲出超市的冲动?
她忍,她忍,她忍无可忍!
终于,她再也压抑不住,扔下推车的同时,她整个人便已飞奔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超市的出口。
望着她渐渐消失的衣角,陈林静静地站在原地,忽而便笑了。
其实,他根本不住在这附近,他来这里,只为了赌这一次机会,因为感激肖奕的提拨,他不忍心看到如此相爱的一对恋人就此分离,所以,他跑来这里,本只想撞撞运气,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莫小桐。
或者,这就是所谓的缘份,是莫小桐和肖奕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的现实。
………
三点十五分的飞机,可等到莫小桐急急忙忙赶到飞机场的时候,时针却已指向了三点二十分,她扑向机场大厅的落地玻璃,望着机场上早已不见踪影的那架航班,泪,再一次奔涌而出。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啊!
“肖奕,肖奕,你不能走,不能走啊!”
伏倒在玻璃之上,她哭得肝肠寸断,那种握在手心又被自己遗失的感觉,就像是一根锋利的钢绳,在心头穿梭而过,将她本已受伤的心,割的更加支离破碎。
“你还没有跟我说清楚,你还没有给我一个交待,我不许你走,不许你走。”
她曾说过,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不喜欢他什么也不说就离开。只是,那时候,她说的是早晨醒来,可是现在,她突然发现,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知道他要离开,她就开始心痛,开始难受。
已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已没有办法再无视他在她生命中的位置,只是,为什么,连最后的机会也不给?为什么,她总是赶不上他的脚步?
“你以为你走了就完了吗?我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
第一次丢下她,她深信自己还有希望,这八年来,她每日每夜都在期待着他们再见面的一天。虽然,重逢的喜悦她并不曾真的体会,但,至少她还等着他。
可是现在,她还要等吗?要等吗?
“呜呜…………”
捂住脸,她哭得凄切,好几个工作人员看到她,想要来安慰,却始终无法下手,尴尬间,那些工作人员只听得身后一声低醇,那人道:“我来吧。”
众人回眸,满眼的阳光。
下午的阳光,斜斜打在他脸上,连每个毛孔都似能看得清。他神校话阕呃矗炔环玻⒖∥鞍丁T焦谌耍敝弊呦蚧咕肭诺哪⊥艉芮幔醋愎荒苋盟玫健
“不放过我,那你要怎样?”
“呜呜………呜……”
那一声温朗,像是落进雪里的一粒沙,突兀而冒然,她糊着双眼抬眸,迷离之中,只能看到他梳得一丝不苟的黑发,她抖着唇,发出不规则的呜呜声,好半晌才震惊地眨巴起了琥珀般漂亮的大眼睛:“你,你,你怎么没上飞机?飞机不是飞走了么?”
反手指了指背后的大屏幕,他很是无奈的说:“飞机晚点,推迟半个小时才能登机。怎么你在大哭之前,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