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反手指了指背后的大屏幕,他很是无奈的说:“飞机晚点,推迟半个小时才能登机。怎么你在大哭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表错情,哭错意了么?”
“…………”
傻头傻脑地回望着大屏幕,那翻滚着的航班号,那醒目的晚点提示,可她进入机场大厅后,却发现早已过了三点十五,这个打击,让她方寸大乱,只记得满脑子的委屈与绝望,甚至,都忘了要看一眼这醒目的大红字。
像是从天堂到了地狱,又冷不丁被他从地狱又捞回了天堂,是惊,是喜,但更多的却是想哭。
“以后骂人的时候,记得不要这么大声,让人听到多不好?”
猛地,他钻进了他的怀里,吊在他脖子上更没形象地痛哭道:“骗子,你这个骗子,骗子…………”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5: 留下来好不好?

“别哭了,雪莉看着呢。”
雪莉两个字,淡淡地飘进了她的耳朵,正如一桶冷水,生生浇在那烧红的熟铁之上,滋滋滋地响起后,还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烟,她就那样怔在他怀里,上了上不去,下了下不来。
委屈,委屈到不行。
她扁起嘴,像是要糖吃的小孩般苦兮兮地望着他,软软地哭,软软地求:“你,你不能不走吗?留下来好不好?”
“对不起!这一次,我必须要离开。”
他的答案,比他的行为还伤人,她僵在他身上,要说的话太多,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地问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再让你受委屈,再也不想。”
此刻,她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时高,一时低,一时又完全的分不清南北。他的态度转变得太快,她接受不了,吸着鼻水,她不甘心地嚷,每嚷一下,眼泪就掉一滴:“那你还要走?”
“不走,我们怎么会有未来?不走,我又该如何计划着离开?”
“你说什么?”
“小桐,再等我一次好吗?给我时间,让我处理掉和费家的一切关系,哪怕到最后什么也不剩,我也要离开劲莱集团,离开雪莉,只有到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格重新回来找你,也才有机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他用了永远这个词,永远有多远,也许一辈子,也许,永远就是永远也没有永远。她分不清他的意思,也猜不透他的想法,可是,他字里行间表达出来的意愿意,真的是因为自己?
她迷糊地望着他,不敢相信,却又期待是真:“你说真的。”
“真的,我发誓!”
“可是,那要多久的时间?”说完,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只是,这一次,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幸福的眼泪。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不敢要求你,也不敢让你一直等我,可是,如果你还能坚持下去,那就请继续坚持,直到,你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为止,好吗?”
他哄着她,像是哄一个哭泣着的小孩子,她依在他身上,却再一次嘤嘤地哭泣起来:“呜呜………我害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不会的,我保证。”他从不轻易向她承认,但他承诺过的,全都做到了。
“可是,我还是很害怕。”
孤单了太多年,她的心就像个无底洞,除了他的爱,什么都填不满。很害怕他一去不复返,很害怕就算他要回来,他也回不来。人生的变数太多,她只想抓住眼前人,至于未来,她真的不敢再期待。
他推开她,双眼如灼,定定地望着:“我也很害怕,害怕我再回头的时候,你已经不在原地,可是,就算是害怕,我也必须这么做,小桐,我和你之间,有太多的矛盾要处理,就算我现在留下来,你又该如何跟你妈妈解释?她的心里,就真的不恨我么?”
“………”
这一点,在这突来的情况这之下,似乎真的被她忽略了。
“我们都需要时间不是吗?我来解决我的一切,你来解决你的一切,争取,在我们人生的下一个路口,毫无阻碍地相逢,到时候,我只是我,你只是你,谁也不能再干涉我们,谁也不能再阻止我爱你。”
所有的委屈,都不敌这一句,她又红了眼,激动万分:“你,你说什么?”
“谁也不能再阻止我们。”
“不是,后一句。”
“我爱你。”
蓦然,他说了出口,柔情似水,情意绵绵。
那一声我爱你,让她的眼泪止也止不住,越流越凶,越流越急。隔了八年的时光,再听到这句话,她已不懂心头的激动有几分,但,那种梦想成真的幸福感,却再度降临,让她恍然以为,一切都是在做梦。
“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不漂亮我就不要你了。”
捶着他的胸口,她又哭又笑:“讨厌,讨厌!”
他捉住她的手,紧按在心口处,让他感受着自己呯呯有力的心跳,他直视着她,万种柔情,声线如泉:“小桐,我登机了,这一次是真的。”
“可是,我舍不得你,呜呜………”
“我也舍不得,可是,必须舍。”
她点着头,大力大力地点,一边点,一边保证:“我会等你的,一直等,一直等,你不回来我就做老姑婆。”
咧开嘴,他笑着逗她:“你都嫁过一次了,没得当老姑婆的机会。”
“讨厌,讨厌!”
“那就一直这么讨厌我好了,我喜欢你的讨厌。”
比起讨厌,他更害怕的,只是忘记,他怕她忘了他,忘了他们的爱,忘了他们之间,有一个没有限期的约定。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她笑着抱紧了他,不停地重复着那两个字,没有人明白她现在的心情,也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开心,原来,老天爷只是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原来,悲伤的背后,是彩虹的一角,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虽然,只等到一个无限期的承诺,但,有这一句话,她知道,她可以再撑许多年。
“我走了后,好好照顾自己。”
“嗯。”
“小心你的妹妹和前夫。”
“我知道。”
“最最重要的,不要爱上任何人。”
“除了你。”
像是承诺,但更像是在表白。
他们之间,在一起需要一点奇迹,而现在,他们都在期待,期待着那个奇迹,在未来的某一天,幸临他们的世界。
紧握的双手,终还是依依不舍地松了开来,肖奕走向不远处还假装静静在看着书的费雪莉,而莫小桐,则是哀伤抹去了眼底的泪,眯着眼看他离开的方向,痴痴缠缠。
肖奕终还是离开了,在她一路的目光追随之下,带着他名义上的妻,登上了去英国的航班。
莫小桐再一次伏在了玻璃之上,只是,这一次的心情,大不如前。没有再流泪,没有再哀伤,她只是虚眸以待,静静地,静静地看着飞机起飞,直至驶离她的视线,化成一个点。
抱臂起身,莫小桐慢慢地离开了飞机场,又慢慢地打上车,慢慢地回到市区。
没有回家,也没去公司,她又一次来到了最喜欢的广场看喷泉。很多时候,她总是会想,如果,当年没有误会,现在会怎么样?或者,早已在矛盾中分手,或者,早已因两人的差距,形同陌路,再或者,她们也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就像那些平凡的夫妻一样,安安静静地走完一辈子。
往事如烟,一幕幕眼前划过,她望着喷泉深处,忽而又想起了肖奕的话。
他说:“再等他一次。”
他说:“发誓会回来。”
他还说:“他爱她。”
每一件句话都像是在做梦,是她从来也不敢想要的结果,可是,突然就都发生了,突然间,她也全都听到了。太美好,让自己不敢去相信,她狠掐过自己,直掐到半知胳膊都已是青青紫紫。
手臂还很痛,但心里却很甜,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喷泉前,静静地幻想着他们未来再相遇的情景。
想着想着,天越来越黑!
想着想着,天越来越冷!
当温暖的大衣,轻轻覆上她的身体,她机警如触电,迅速地抬眸,当看清眼前是谁,她光华璀璨的眸子,倏然,便又黯淡了下去。
“千帆哥,是你呀?”
“吃吧,给你买的。”
还温热的汉堡,很适合她现在的状态,她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问:“千帆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给我发短信了,告诉我,到这里来找你。”
“谁?”
“你心里的那个人。”
“他,他………”
原本已平静的心湖,又开始澎湃,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难道,他没有上飞机?难道………
伸手,轻轻在她额头敲了一记响指,他大煞风景地说道:“别胡思乱想了,他走了,真的走了。”
“是啊,他走了,真的走了。”叹一口气,她继续埋头与汉堡奋斗,将低落的情绪,都化为对食物的进击。
“决定好了吗?”
“嗯?”
“要一直等他么?”
“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脸上都写着呢,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被于千帆看穿心事,莫小桐有些微紧张,放下嘴边的汉堡,她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千帆哥,你不怪我吧?”
“要怪也是在八年前,现在现你,是不是太晚了?”
“千帆哥………”
“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今晚,我想去另一个地方。”
“哪里?”
不想说出来,怕刺激到于千帆,但她更不想为了这样的事情而骗他,想了想,她终还是坦白道:“我想去那套湖景房。”
“………”
闻言声,于千帆终于沉默了,但沉默之余,他突然又对莫小桐淡淡一笑:“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在你心里的位置,所以,我早就放弃了。只是,每次看到你,都会感觉到心疼,觉得那个男人,不值得你如此辛苦,不值得你如此付出。”
“可是,经过夫人这件事,我突然发现,其实,原来我一直都错了。肖奕这个人的缺点很多,但优点却更多,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无论他受的伤有多重,有多深,他始终不肯伤害你。虽然,他也曾有意无意地让你痛苦,但,他的本意仍旧是爱。”
“或者,这样的纠结会伴着你们一生,但,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不再和他争,也不再和他抢,只站在你身后,默默地祝福你。因为,这个家伙,其实还不赖。”
听到这里,莫小桐无比欣慰:“千帆哥,你真的这么想?”
这是于千帆第一次肯定肖奕。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以往,每当他提起他,总是一幅恨之入骨的模样,可现在,在肖奕对自己改变态度的这一天,就连千帆哥的想法也变了,她又如何能不开心?
“以他的手段,以他的个性,如果真的要报复,不但是尹大昌会判死刑,甚至你妈妈都有可能被判成无期。可是,他让步了,甚至亲自找到我,让我劝你妈妈去自首,他已尽了他的力在保护着你,为了你,她包容了你母亲对他的伤害,这种心胸,我扪心自问,自己都做不到。小桐,好好加油吧,这一回,我支持你。”
“千帆哥,谢谢你!”
看她激动到眼睛都红了,他抬起大手,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发心,才又说道:“还有,有几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的,只是,每一次都找不到机会。”
“什么事?”
“你自杀的那一次,送你去医院的,其实是肖奕,还有几次你到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看到是我,其实,都是他。只不过,他在你醒来前,打电话让我先来了。”
眼泪,又来了,莫小桐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知道的怎么就那么少,她误会的怎么就那么多?
如果早知道…………
如果早知道…………
不过,还好她明白的不算太晚,肖奕,谢谢你在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为我做过的那一切,也谢谢你还肯让我等着你,谢谢你,谢谢…………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6:每个人都变了

三年后。
守在看守所的大门前,莫小桐一脸焦急的张望着,那神情,是她这三年来,从未有过的紧张与忐忑。
因为紧张,莫小桐一直抓着马小玲的手,只是,等了半天不见母亲的人,她一紧张就不自觉地用了力,顿时痛得她哇哇大叫起来:“唉呀!小桐你干嘛这么用力,抓得我疼死了。”
慌忙松开,莫小桐尴尬地笑着,一边笑,一连赔礼:“噢!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算了,我知道你紧张,不怪你。”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可是这么久了,我妈怎么还没出来?”说着说着,莫小桐又紧张了,一紧张就要来抓马小玲的手。手还红肿着疼,马小玲一闪身就避开了她的魔爪,急火火地嚷道:“你别急啊,肯定有好多手续要办的,你再等等嘛,伯母马上就出来了。”
正左闪右避,一晃眼,看守所的大门前已开始有了反应:“哎!看呀看呀!出来了,伯母,这里,这里…………”
埋怨着莫小桐是个急性了,可马小玲自己反应起来比她还要急,一见着门口出来了人,也不管对方是谁,拉着莫小桐就往那边跑,边跑边喊,生怕人家看不见她似的。
一阵风地跑到了莫母跟前,不等莫小桐母女相亲,她已率先给了莫母一个大大的拥抱:“伯母,恭喜您重获新生。”
“呃,小桐呐!这是?”
三年前莫母入狱前,马小玲虽然已经和莫小桐成了好朋友,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她母亲,所以,她突然跑过来,没有给莫母一个惊喜,反倒了给了人家不少的惊吓。
见母亲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莫小桐忍着笑解释:“妈,我同事小玲,跟您说起过的呀!”
“是小玲啊,真是个好孩子,长得也俊。”
“谢谢伯母。”
“好,好。”
莫母一连声的说着好,眉眼间已是笑出了鱼尾纹,莫小桐看到母亲如此高兴,不禁感慨地拉起母亲的手,陪着她一起开怀大笑。
本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母亲的同时,一定会留下一个煽情泪落,泣不成声的场面。只是,在马小玲的这么一个动作下,所有的感慨都化为了微笑,只想紧紧拉着母亲的手,看着她永远笑下去。
“对了伯母,咱们先回家吧,回家在说,这里说话多不方便呐。”
三年的劳教生涯,让莫母看清了很多事,也想通了许多事,所以,性格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变得阴郁,却反而多了几分大气,就连说话,也变得肖奕大方了许多:“呃,这孩子,这么热情,搞得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认错了女儿,小玲啊,你才是我的女儿吧?”
一听这话,马小玲眼前一亮,连忙狗腿道:“伯母,您要不嫌弃,我就是您的二女儿。”
顺着她的话,莫小桐一本正经的点头:“嗯,确实够二的。”
“莫小桐,你………不许说我二。”
“你自己犯二还不让人说啊?哎!哎!你别挠我呀!好了好了,别闹了,赶紧去开车,快快快!”
“喔,好,马上就去。”
蹬蹬蹬地,马小玲又风风火火地去了,莫母却一把拉过莫小桐,有些担心地问:“这丫头,真的做了千帆的女朋友?”
“那还有假啊?”
关于马小玲与于千帆这一段,其实,一年前就成了定局,若不是于千帆最近手头上工作太忙,恐怕是连婚礼也打算要办了。
“她这个性,急急火火的,和千帆能处到一块儿么?你别因为自己不喜欢千帆,就随便给她找个女朋友呀!”
于千帆虽然不是莫母的亲生儿子,可从小看着他长大,莫母也是打心眼里希望看到他幸福的,所以,初看到马小玲时,她心里就开始不停打鼓,害怕这孩子太过外向的性格,不适合闷葫芦型的于千帆。
听了母亲的话,莫小桐不认可地摇了摇头:“妈,小玲比您想象中要好得多,她会对您热情,是因为千帆哥说了,您啊,就算是他的第二个妈,要小玲把您当婆婆看待呢,她能不热情么?”
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有她不少功劳,但她还没有自私到,非要强塞一个不喜欢的人自己最亲的千帆哥。初见到马小玲的那一刻,她的直觉就告诉她,于千帆一定适合马小玲,而马小玲又明确地表示过对于千帆有好感,这样的情况下,要她不出手相助也太难了。
不过,算起来,真正将她们这两个撮合到一起的还真不是自己这个大‘媒’人,而是马小玲的母亲,杨大妈。
两年前,杨大妈终于旧病复发,住进了医院,自己工作太忙,也没多少时间可以帮她的忙。只能让于千帆有空的时候就去帮衬帮衬,这一来二去之下,两人自然也是熟上加熟了。杨大妈的病拖了整整一年,到真正离开,也就是去年的事,临走前,她拉着于千帆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他推荐着自己的女儿。
知女莫如母,虽然,马小玲从来没有对于千帆表白,但杨大妈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女儿的心思,所以,在闭目之前,她郑重地向于千帆摊了排。杨大妈的心思很简单,就算不能帮女儿争回这个男人的心,至少也不能让女儿沉默一辈子,女儿不敢说,她就有义务要帮女儿说出来。
不过,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杨大妈刚刚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于千帆却直接答应了下来。原来,他其实也感觉到了马小玲对自己的感情,也觉得她是个好姑娘,虽然,自己暂时还不能给她一百分的爱,但是,至少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这么想着,他们也就自然而然的好上了,这一好就是一整年,直到现在,于千帆也没有提过要和马小玲分手的事情,在莫小桐看来,他们离修成正果,也算是不远了。
听莫小桐说于千帆拿自己当第二个母亲,莫母似乎很高兴,忙惊喜地问道:“千帆他真的这么说?”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您吗?”
“这孩子啊,还真是越来越会讨人欢心了,要不是你心里没他啊,我还真舍不得让他给别人当女婿。”
若说心里没有遗憾,那也是假的,但,做为一个母亲,大多时候,她还是希望看着女儿幸幸福福,因为自己,女儿已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这一次,她也实在不好再干预。
“妈,您说什么呢?”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不过,千帆今天怎么没有来?”
“他有个大官司要打,可能要忙到下午三四点,所以,就只能让小玲陪我来接您咯!”
这三年来,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莫小桐已离开《绯色》,马小玲也升了主编,而于千帆,现在已是f市最知名的铁嘴律师,只要经他手的案子就没有败诉的,只是,他却再也不肯轻易接案子。
这一次他接的案子,是一个幼童被猥亵的案子,因为对方财大气粗,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导致受害人一家反被告上法庭,说她们污蔑,诽谤。做为一个有正义感的律师,于千帆甚至没收一分钱的代理费,就主动接下了这个案子,整整半年时间的拉据战,终于,到了最后定板的时间,因为很重视这件案子的结果,所以,于千帆也只能错过亲自来接莫母的这个机会了。
“你们啊!这几年都是越来越忙了。”
莫小桐伸手揽过母亲的肩膀,淡淡一笑:“放心好啦,再忙也会抽空陪您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嗯,我说的。”
母女对视一笑,各自心安,有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暖流荡漾着,在二人的心头一圈圈晕开,再晕开。
一家人团聚了啊!终于…………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67:这样就永远不会老

晚饭的时候,于千帆终于回来了,放下手里的公事包便直接往厨房里冲,不过,在试了三次都被马小玲轰了出来后,他便也不再坚持,只坐到沙发上,陪莫母聊天。
厨房那边的动静太大,莫母想不注意也难,看到于千帆三番两次被推出厨房的时候,她突然就对马小玲的感觉,大为改观:“怎么?不让你进去?”
“嗯,小玲说男人不该下厨房。”
“她还有这份心思啊?”
“嗯,所以我们家都是她做饭,不过,她手艺还好,夫人呆会儿尝尝就知道了。”提到马小玲的时候,于千帆的表情很自然,淡淡的,也看不出太多的激情。
“看来,你比我们小桐有福气呢。”
终于,于千帆笑了,点着头道:“是挺有福气的。”
大多时候,于千帆最关心的还是莫小桐,但他也没忘自己的本份,他是马小玲的男朋友,也会对马小玲负责任。虽然,他对马小玲的感觉远不及马小玲爱他更多,但,他始终坚信,只有细长水流,感情才会更稳固,更长久。
像那种爱到波澜起伏的感情,也许震憾人心,但,到底还是更伤人,他不适合那种大风大浪,他只想找到自己的安稳,平平淡淡过一生。
“听说你今天很忙啊,案子怎么样?胜了吗?”
这几年清心静气地看了几年书,莫母感觉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和以前不一样的,至少,以前她看于千帆的时候,就从未像现在一般认真地去审视。不过,这么一审视下来,她突然又觉得懊悔不已,这么好的孩子,她当年怎么就死瞧不上呢?
“嗯!虽然结果比我预计的要差一点,不过,胜了。”
这几年,他打官司的目的,已经升华到不为钱只为理的地步了,虽然这个案子他很用心,不过,有些事情太多干预,这已是他能做到的最好结果。对这样的结果,那家人也很感激,很满意,他也就知足了,至于自己心里的天平是否还在倾斜,他也只能说,顺其自然,不刻意去钻牛角尖。
“那就好,听说,你这几年就没有打输掉的案子。”
关于外界的一切,都是在莫小桐探监的时候告诉她的,没有自由,才突然明白了自由的重要性,所以,每一次听莫小桐讲话,莫母都非常开心,最开心的,就是听到于千帆又生了官,莫小桐又加了工资的时候。
莫小松死后,她没有寄托,俨然已将于千帆当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