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74:狠狠封住她的嘴

摸了摸算子,肖奕实在有些不想说出真相,不过,看到莫小桐正一脸期待地望着他,他只好从实招来:“这个嘛!这孩子从小就这样,长得漂亮的年轻的叫姐姐,长得漂亮的看上去不太年轻的叫妈妈。”
一语毕,莫小桐呆呆一愣:“你是说,我看上去不太年轻了?”
“呃,我说了吗?”
“你说了。”
“哪有?”
“你有,你有,你有有有…………”
狠狠扯过她,狠狠封住她的嘴,将她未尽的那些有有有都吞进了肚子里。他温暖的唇,轻刷过她的唇角,就像是带着蜜的刷,让她所有的所有,都甜进了心底,像是浓得化不开的奶油,涂在心上,一层又一层。

下午的时候,莫小桐带着肖奕的小家伙住到了当年的湖景房里,虽然从来没有住过人,但她也从来没有舍得将房子租出去过,一切还是全新的,就跟当年一模一样。
肖奕放下行里和手里的胖小子,走到阳台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呵!还是家里的味道好,连空气都这么清新。”
闻言,莫小桐想笑又不敢笑,虽然,f市不算是重工业城市,但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都市的气息,所以,空气质量,自然也算不上最好,至少,绝对比不上他在英国呆的那个城市的空气好。
见他一脸陶醉,她不忍心打断,足足让他陶醉了许久,这才出声催道:“肖奕,你先把行李整理一下,给孩子换件衣服,然后我们出去吃饭怎么样?”
闻言,肖奕转身,看着在家里爬来滚去的小家伙许久后,这才沉声道:“不用了,就在家里吃好了。”
“可是,家里没有菜啊。”
“一会出去买就是了,这附近的超市有两间,应该还有菜卖的,随便一点就好。”
虽然,他的决定让她觉得有意外,不过,想到他坐了一晚上的飞机可能是累了,也就没再坚持,只淡笑着说:“行,你说了算。”
她答得干脆,他跟的得高兴:“老婆真听话啊。”
白他一眼,她俏脸绯红:“谁是你老婆?”
他笑,也不答,只嘻嘻哈哈地唱起了那首经典老歌《甜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呵呵,呵呵呵!”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春天,她还是18岁的样子,而他,也还是那个心里只装得下她的少年,他们在一起,享受着彼此最真的爱恋,太甜蜜,甜到,她几乎忘记了所有。
直到,母亲的电话催醒了她的神经,她才恍然间想起,关天波b的事情,她还没有给母亲汇报过今天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有半天波b的情况,在提到他的家人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瞅了肖奕一眼,只含糊道,孩子的爸爸来了,已经给孩子办了出院手续,有什么身体上的问题会随时联系她。
挂断电话,莫小桐突然有几分惆怅,关于母亲和肖奕,她一个也不想失去,可是,这两人的身份实在太尴尬,如果真的碰面了,她该如何解释呢?
见她一脸郁闷,他贴心地问道:“很为难吗?”
她不想说出实情让他不开心,也不想骗他什么,只能折中选了个还算是面面俱到的答案回应:“没有,只是,我妈不知道波b是你的孩子,所以打来问问情况。”
“那么你呢?打算告诉她吗?”
见他一脸了然,她突然又犹豫了,说吧,为难,不说吧,更为难。想了想,还是决定对他坦白:“我也不知道,她才刚刚出狱,万一看到你,我害怕,她会有点情绪上的波动,所以,所以…………”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长发,很是体贴道:“没关系的,我理解。”
“你真的没关系?”
“会回来就知道要面临这一切,况且,我暂时也不想把和你的关系公开。”有些东西,不是逃开了就算是解决了。所以,在没有十成的把握前,他不会再让莫小桐站出来为他挡枪子。
“为什么?”
他不答,反问:“费安平是不是找过你?”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是谁?所以,在他离开f市之前,你千万不要说见过我,也不要提到关于的事,一切,等我安排好了再说。”
不想她太担心,他什么也不愿多说,更不想告诉她,在他离开英国前,费雪莉疯到扬言要炸了自己坐的那班飞机。以她的个性,虽然做不出这么疯狂的事,但,比这程度低一点的,她也真是敢做的。就冲这一点,他也不敢让莫小桐再冒险。
似乎也猜到了他在顾忌什么,莫小桐吐出一口气,恨恨道:“他还能只手遮天不成?”
“他也许不能,但我不希望因为我影响你的工作,你的前途。”
摇头,她语带坚定:“我不怕影响,当年,那样大的风波,我都挺过来了。”
“可你也哭了好几场不是吗?怎能不伤心?”
有些伤害,不是挺过去了就愿意再尝试一次,更何况如果有更好的对策,为什么一定要走最极端的那一个,能将所有的攻击,四两拨千斤的话,他绝不会选择最高调的那个办法。
至少,现在还不能。
“我不怕。”
她依然坚持,可这一次,他却比她更坚持:“我怕,我回来可不是为了给你找麻烦的,如果,我不能给你想要的幸福,我宁可你永远忘记我,也不记得我给你的任何承诺。”
“肖奕………”
眼眶又红了,她不争气地又想要流泪,总有种是自己拖累了他的感觉,他已放弃了自己的前程,却还要顾及着自己前程似锦,这样的男人,她要如何才能不爱他?
他揪了揪她的红鼻头,温柔又蛮横地哄着她:“别担心了,我没事的,只是,这一阵子,你养我。”
“这一点还是没问题的,我现在年薪不错喔!”
自信地扬起头,她的眉眼之中,尽是得意。当年,她曾问过他,如果,她也能像费雪莉一样优秀的话,他全选择谁?这个答案,他当年不曾回答过,可是现在,她知道,他已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
其实,就算她不够优秀又如何?
她依然相信,就算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他也会依然爱她,正如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忘记他。
“这么厉害啊?那说来听听看,吓一吓我这土包子。”
她掩唇而笑,乐不可支:“吓你,你开玩笑吧?你五年前年薪就比我高了,我还能吓到你?”
“现在的你,就算是年薪一万也能吓到我。”
噗哧一声,她笑弯了腰:“穷鬼。”
“穷鬼也是你的鬼,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赖定你了。”
二人正打情骂俏,客厅的沙发处,突然咕咚一声,传来什么重物东地的声音。正笑着的两人,对视一眼,突然便神色大变,一约而同地朝着客厅狂奔而去。
从地上抢回那团‘小肉球’,肖奕焦急地检查着小家伙的伤势,所幸地板上都铺着厚厚的地毯,除了摔疼了以外,什么伤也没有,小家伙啊呜啊呜地哭着,一个劲儿的要抱抱。肖奕展开双臂要去抱他,他却头一扭,直接钻进了莫小桐的怀里。
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肖奕语带微笑,温言道:“看来,波b很喜欢你。”
抿着嘴笑,莫小桐一脸得意:“跟我还吃醋呀?”
“不是吃醋,是高兴。”
说完,肖奕双臂一展,将莫小桐和孩子一起揽入了怀中,被困在最中间,波b动弹不得,只能伸出短胖的小手,不停地推拒着肖奕:“爸爸,走开,走开!”
“臭小子,小桐是我的。”
“我的。”
“是我的。”
“我的,我的,我的…………”
奶声奶气地强调着自己的所有,小波b嘟着嘴,短肥的小手已转换了方向,不再坚持与肖奕缠斗,只小鸡护母鸡似地圈着莫小桐,瞧向肖奕的眼神,那叫一个‘仇视’。
看着眼前的一幕,又想到小波b平时看到费雪莉所表现出来的害怕,肖奕心头终于松了一口大气,看来,他的决定果然是对的,离开费家,离开费雪莉,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她,抑或者是对孩子,都是好事一件。
两大一小,在地板上笑闹了一阵,波b突然大声喊着肚子饿,家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于是两大一小又收拾了一下,出门买东西。肖奕担心有人会盯着莫小桐,继而发现自己和他在一起,基于这个考虑,她们买东西的时候,速度很快,基本上算是分开行动,直到各自买完需要的用品,才在莫小桐的车上会合。
怕波b饿得难受,莫小桐买了些熟食先给他吃了一些,正笑咪咪地看着孩子吃得开心,肖奕突然眼尖地发现了什么:“小桐,把头低下。”
“什么?”
“躲起来,波b也是,不要让窗外看到了。”
依言蹲在了后座边,莫小桐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有人跟踪,我怕是费安平的人,一会儿,我想办法甩掉她,你们坐好了。”
话一说完,车子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莫小桐紧搂着怀里的小波b,心跳快得没了章法。她说过不害怕的,可是,看到肖奕那样的表情,还有那样的行为,她还是紧张了。
费安平,真的那么可怕吗?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75:大侠,你饶了我这次

直跑了十条街,凭着对路段的熟悉,肖奕走街串巷,爬坡下坎,直将那辆小车开得像是玩着飞车特技,就在莫小桐被晃得七晕八素的时候,车,终于停了下来,肖奕二话不说,拉着她们就下了车,一手抱着波b,一手搂着莫小桐,飞快地上了楼。
一回到家,莫小桐就瘫倒在地:“肖奕,我难受。”
“你哪里不舒服?”
“我,我………想吐………”
捂着嘴,莫小桐飞快地冲向了浴室,不多时,里面便传来她难受的干呕声。

在浴室里吐了很久,当莫小桐最终吐无可吐的时候,她虚弱地倚在洗脸池前,苍白地喘着气。
身后,是抱着孩子的肖奕,他担心地望着她问:“还好吗?”
没有回头,她只是伸出手艰难地摆了摆,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可肖奕却已从洗手池上的长镜中,看到了她毫无血色的脸。
“小桐,这几天,你就不要过来了。”
闻言,她倏然转身:“为什么?”
本不想让她担心的,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不防也不行了:“他们在找我,我不想让他知道,你见过我,这样,他一定会转手对付你的。”
“肖奕,你到底在英国做了什么,费安平为什么会找人跟踪你?”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多想,只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远不如他说的那般简单,她担心,担心得要死,所以不得不问。
蹙眉,他滕出一只手来轻抚着莫小桐还发着抖的背,沉然道:“暂时不知道是雪莉的人,还是费安平的人。”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问你,可是我担心你啊。”
“我明白的,所以,我才会让你不要再过来,因为,我也会担心你。”事态的变化,似乎已超过了自己的预计,他不能冒险,更不拿莫小桐的安危来冒险,所以,就算不舍得,他也只能压抑着,避开这个节骨眼了。
以费雪莉的个性,找人到f市来找他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是,为什么会在费安平还在的时候动手?她就不怕被费安平看出来他们之间有猫腻么?
更何况,临走的时候,他已对她放了狠话,只要她动手,他就会在大众面前将一切合盘托出,就算是冒着在商界再混不了的结果,他也会将费雪莉的秘密抖出,就凭这一点,费雪莉就不敢冒然行动,所以,那个跟踪自己的人,很有可能是费安平的。以费安平的行事风格,会这么高调行事,难道,是英国那边,也了更大的纰漏了么?
看来,他似乎百密一疏,不小心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
“又不是做了什么犯法的事,为什么搞得你反而要躲躲藏藏?”
“如果我回了英国,恐怕,就再也没机会回来了。”
闻言,她又紧张了,死命地抱住了他:“我不要。”
“所以,忍忍吧,一会儿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家,你一个人可以吗?”
扁着嘴,她又委屈了:“可以的,只是,我不想离开你。”
叹一口气,他许久才回应:“我也舍不得。”
分不清大人们的情绪,但小波b却认得莫小桐眼中的泪滴,她默不作声的伸出短胖的小手,死死地抱往身前的两个人,嘴里含糊不清地嚷着:“舍不得,舍不得!”

冬日的夜,一弯冷月高悬。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肖奕静倚阳台,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三年来,他改了太多太多的习惯,唯独抽烟这一条,始终戒不掉。
莫小桐走出客房,一脸疲惫地寻找着肖奕的身影,看到阳台上那寂寥的身影,她鼻头一酸,缓缓靠了过去。自背后圈住他的腰身,她的声音,飘渺得就像是三月里的轻风:“肖奕。”
“小家伙睡了?”
“嗯!很闹,缠着我讲了三个故事,才睡着。”
没带过孩子,可是,这个才和她相处了两天的孩子,却好像真的把她当成了母亲,洗澡要她洗,睡觉也要她哄,她虽有些手忙脚乱,可终于还是成功了。
“他这么喜欢你,我很开心。”
她笑,浅浅盈盈:“你那么处心积虑地安排,他又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方才,她无意中问过小家伙,为什么不要爸爸哄他睡觉,孩子很认真的回答,因为妈妈从来没哄过。太好奇,她又问他为什么一直叫她妈妈,小家伙再一次神秘兮兮地掏出了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原来,那个吊坠是可以打开的,在吊坠的内里,嵌着的,正是自己三年前的照片。
他笑着反问:“有吗?”
挑眉,她也一脸笑意:“没有吗?”
转身,他扶住她的肩膀,低着头看她。她晶亮的眸子,在暗夜中,有如璀璨的星子,他忍不住就吻了下去,像是品尝着某种甘醇的美味。
不愿放开她的唇,那么美好的触觉,深入内心的激荡。
那些尘封以久的往事,一幕幕在心底划过,让他一发不可收拾。本只想浅尝即止,可她唇上的芬芳,甜美得让他欲罢不能。终于,他的理智决堤,扣住她手腕的大手,用力的将她扯向自己。另一只手则狠狠的按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带着惩罚的性质,带着渴求的探索,他的唇开发着她的粉唇。莫小桐只觉全身似乎都要被他点燃了一般,终于,她睁开了双眼,似乎想要寻找着什么,当她微闪的瞳孔中出现他放大的脸孔,她笑了,发自内心。是他,是他,他真的回来了,他正在吻她。
他似乎吻上了瘾,完全忘记了两人还站在阳台傻傻吹着冷风,只是不停的追随。莫小桐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忍不住张开嘴想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可她无意的放行,却让他惊喜不已,火热的灵舌,瞬间长驱直入,攻城掠地………

次日清晨,她被熟悉的手机闹铃所惊醒,莫小桐翻了个身,满足地偎进他怀里,自然而然地寻找令她最舒服的姿式。
他睁开眼,瞅了瞅怀里不太安份的小脑袋,温柔地提醒:“小懒虫,该起床了。”
“再睡一会儿,五分钟。”
看她一脸疲惫,他不忍再唤,只调整好身体,让她睡得更舒服一点,清晨的暖阳,柔柔地照在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暗影,美得令他移不开眼。
他温柔地注视着她,生怕会惊醒她的美梦,他这半辈都在幻想着这样的画面,拥抱着醒来,不用再担心任何明天。只是,她的明天,恐怕又要因自己蒙上阴影,思及此处,肖奕淡淡垂下眼,是时候会会费安平了,费雪莉那边讲不通,也只有在老爷子这里入手了。
时间一分一分在流逝,舍不得叫醒她,可终还是不能不叫,他轻拍着她的脸,像捏还着自己的宠物一般,轻轻地笑,轻轻地叫:“小懒虫,要迟到了。”
“再睡五分钟。”
“听说,你有个外号叫桐十分,你这么一个五分钟,又一个五分钟下去,你的桐十分,恐怕要变成减十分了吧?”
听到这个桐十分的外号,依在他怀里的莫小桐,忍不住轻笑出声,终还是懒懒地睁开了迷离的美目。她睁大了眼,却仍是不动,只小猫一般在她的怀里蹭来蹭去。他被她的动作刺激,身下又开始有了反应,忍不住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了怀中。
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他挑衅地问:“你是真的不想上班了么?”
本只是逗他一逗,可明显感觉腰上有个硬硬的东西在顶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只能举手投降,紧张道:“不行,现在可不行,我真的要起床了。”
“是你先惹我的。”
她红了脸,一个劲的求饶:“我错了还不行吗?大侠,你饶了我这次吧?”
“不饶。”
“求你了。”
“呵呵!起来吧,以后,记得早上的时候,不要挑逗一个正常的男人,因为,他可能会精力旺盛到,让你一整天都下不了床。”
她认真的点着头,像个小学生在听着老师的训,他忍不住又开始大笑,不过这一次,却终于大大方方地放开了她。莫小桐抓着机会就翻身而起,在他灼热的眼光之中,赤裸着身体,逃也似地钻进了房中的浴室。

洗漱完毕,肖奕已做好了简易的早餐,莫小桐草草吃了两口便出了门。
下了楼,莫小桐没有选择开车,而是直接打了个的士到公司,虽然,她不知道肖奕在担心的事情有多严重,但,如果真的有人跟踪他们的话,她不开车,目标或许就更小一点。
到了公司,莫小桐匆匆上了楼,刚进办公室,秘书丝丝就推门而入,将一大堆资料堆到了她的桌子上:“总监,辛苦你了。”
几乎是脱口而出,莫小桐想也没想就问:“怎么这么多?”
秘书丝丝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是两天的嘛!当然多了,总监您平时没请过假,所以才没这么明显的感觉。”
随手翻了翻,至少七八个工作夹,还不算电邮里没看的稿件,莫小桐只这么看了一眼,突然感觉头很大,很大很大:“看来,我以前还真是个工作狂啊,每天这么多工作,我居然也没感觉到多。”
“呵呵,第一次听到总监嫌工作量大。”
“我以前从来没有抱怨过吗?”
突然开始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她是不是该找苏老谈涨工资的事情了?这么高负荷的工作量,分明是作死的节奏啊,这么耗着,她哪还有时间去谈情说爱?
“或许有吧,只是从来没在我面前抱怨过。”
老老实实地回答着,秘书丝丝在莫小桐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时,也在考虑着另一个问题,连《lovegirl》最有名的佳十分也开始嫌工作量了么?看来,执行总监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混的职位。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76: 有种‘捉奸在床’的感觉

眨着眼,叹着气,莫小桐一脸郁闷:“不知道现在抱怨还来不来得及,这么多我要看到什么时候才能下班啊?”
“总监,你恋爱了么?”
“什么?”
“你从来不急着下班的,现在…………”
女人的第六感一直很准确,秘书丝丝见莫小桐虽然满脸郁闷,但依然容光焕发。
这意味着什么?信息量很庞大呀!
“我妈回来了,不应该多抽时间陪陪她吗?”
“也是喔!”
“别瞎猜了,出去工作吧!”
“嗯,好。”一脸怀疑地转身,刚走了两步,秘书丝丝又回过身来,提醒道:“啊!对了总监,早上的时候《绯色》的杨主编让您给她回个电话呢!”
“这丫头搞什么鬼,有事不知道给我手机上打电话吗?”
掩嘴偷笑,秘书丝丝双眸如电,那眼神,很有种‘捉奸在床’的感觉。微挑着眉,她笑眯眯地指出事实:“总监,您手机关着机呢。”
“有吗?”
“有没有,您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从包包里翻出手机,只一眼,莫小桐就更郁闷了:“呃,还真是没电了。”
不怀好意地凑近了莫小桐,秘书丝丝一脸暧昧道:“总监,您昨晚上干嘛去了?连手机没电都忘记充了?”
“去去去,去工作,少拿我八卦。”
“呵呵呵!那我出去工作了,总监,恭喜你!”
“……………”
自己的表现,真的有这么明显吗?恋爱了这三个字,难道已经刻在了额头上?心虚地摸了摸额头,莫小桐忍不住又偷偷地笑出了声,管它呢,八卦就八卦吧,自己开心就好。
抽空给马小玲打了个电话,知道她只是担心自己彻夜未归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工作太多,她也不想在电话上浪费时间跟她解释,便约了马小玲中午一起吃饭。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快到午饭的时候,苏老突然来了,让莫小桐推掉马小玲的约和他一起吃顿饭,在老板和闺蜜之间,她无可奈何地选择了前者,只是,一想到苏老可能要跟自己说的事,她突然觉得,再好的味口也没了。
毫不意外地,在吃饭的地方,又见到了一脸肃然的费安平,莫小桐心里藏着事,也不方便再顶他,席间也只是安静地吃着饭,沉默着一语不发。
场面太尴尬,就连苏老都有些坐不住了:“小桐啊,我可是为你们来做和事佬的,你一句话不说,这怎么行?”
将视线从手里的叉子,调转回费安平的脸上,莫小桐淡淡看了他一眼,一样的高傲,一样的不可一世,莫小桐突然觉得无比厌恶:“苏老,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啪地一声,费安平重重放下了手中了酒杯,一脸不悦地对苏老说:“老苏,看到了吧,她就是这样的态度。”
她的生活,本来已很满意了,有人人羡慕的工作,有人人羡慕的房子,母亲也接回来了,衣食无忧。她不求什么,只求能继续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下去,只是,怎以就这么难呢?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