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蔷鸵欢ㄒ趸瓴簧⒌夭潘穑克欢膊辉冈偃ザ
同样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不过,莫小桐的动作依然很优雅:“我这样的态度,因为,我没错。”
“哼!这饭,不吃也罢。”
气愤地起身,费安平做势要走,苏老忙站起来拦他:“哎!老费,老费呐!你这是干嘛呢?早先不是说得好好的?”
“说得再好,也得人配合才行不是吗?”
终于,连苏老的脸色也变了,一脸难看道:“小桐,快道歉。”
“苏老,我一直很敬重您,也很听您的话,但,这一次,我想自己做决定。”
于公于私,莫小桐都不想得罪自己很重视的苏老,可是,是可忍,熟不可忍,对于费安平这样嚣张狂傲的人,她想,她没有理由再退缩。况且,她也退无可退,缩无可缩了。
“小桐,你怎么这么倔呢?”
“这不是倔,这是原则”说完这话,莫小桐回眸瞅了几眼费安平,又平静道:“费董事长,能听我说几句心里话么?”
颇为不高兴地瞅了她一眼,费安平没说听,也没说不听。看他那模样,就知他还端着架子,莫小桐也不慌,只慢条斯理地继续道:“以费董事长手段,要查肖奕不是小菜一碟么?说我和他在一起,有证据么?这三年来,我甚至没有接过一通他的电话,这样,也要被怀疑的话,我无话可说。”
“再者,他们离婚了不是吗?肖奕现在已经不是费董事长的女婿了,他做什么事,也不必跟您解释。就算他真的回来找我,那也是我和他的事,和董事长您没关系。”
不自觉地握了握手机,那里,有肖奕用新买的号码给自己发来的短信,离婚的消息,他已利用网络的途径逐步放大,加上水军的浇灌,想必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我从来没说过他们离婚了,你居然知道,你还敢说你没和他在一起?”
状似不经意地点划着手机的内屏,不多时,一个骇然醒目的头条,已在莫小桐眼前绽放。她轻盈地转过手机,让在场的另两个人看清手机里的内容后,这才淡漠道:“费董事长不说,就没人知道吗?难道,您没有看今天的微博头条吗?”
“谁爆出来的?”
收回手机,莫小桐一脸平静道:“这个,就只能您自己费心思去查了,我们这种平头小民只知道看八卦,如何能知道爆料人?”
“是他,一定是他。”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费董事长的真正目的,我相信,您应该没有兴趣来为难我这么一个对您来说,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可您却偏偏一直在找我麻烦,为什么?”
职场厉练三年,再加上亚星当年她也看到过不少的嘴脸,她有一百分的把握,费安平找她不是为了要整死她,而是另有目的,只是这个另外的目的,他肯不肯直言了。
似乎很是不满意莫小桐的态度,费安平又火了:“我找你麻烦?如果不是你介绍他们的婚姻,我会来找你麻烦?”
“这话,说反了吧?我认识肖奕的那一年,您和您的千金,不是正在国外吗?是费总监从我身边把他带走,为什么现在反过来说我的不是?”她确实不该,不该对费安平这样说话,至少不该在苏老的面前,表现出如此不配合的态度,只是,十几年来的怨气,她受够了,再不想在同一件事上,继续忍气吞声。
“你不该在他们结婚后,再介入他们的生活。”
费安平咄咄逼人,莫小桐却也不甘示弱:“就算我不介入,他们之间就没有问题了吗?如果,肖奕真的愿意和费总监生活,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我,也是拦不住的。毕竟,您可以给他创造更好的未来,而我,只会拖他后腿,可他还是选择了离开,您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不是因为你吗?”
“这只是你们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他无法忍再和您的女儿一起生活了么?十一年了,还要多少个十一年来让他看清这一切?”
“……………”
该说的,不该说的,她全都说了。
费安平也在她这样的长篇大论之下,沉默了。或者,他早已发现了女儿与女婿之间的问题,只是,做为一个父亲,他除了无条件地支持自己的女儿以外,再无其它选择。
“我说的话您可能不喜欢听,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无可抹杀。我也相信,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莫小桐,肖奕和费总监的婚姻也是不幸福的,您的女儿,幸福不是才最重要吗?为什么,您不想想她为什么要禁锢着肖奕,禁锢着自己?”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如果,有一丝逆转的能力,她也不会如此为难费雪莉,只是,这个世界上,自私本没有道理可言。别人都可以自私的为自己着想,为什么她不可以?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且,她比任何人都需要肖奕。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原谅你。”
她笑,别有深意:“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这一辈子,有太多太多的人,做了太多太多对不起我的事,那么,这一次,就算是我对不起别人又如何?很公平。”
话到这里,气氛已僵硬到了极点,再也听不下去的苏老,只得又站了起来,半是怪责地训着莫小桐:“小桐,不要再说了。”
莫小桐自知今日对不住苏老,也只得听了这训,不再开口。苏老见莫小桐已退了一步,又转过头去劝着费安平:“老盛,你也别再生气了,小桐的话虽然不中听,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你们先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行吗?”
“老苏,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谢谢谢谢!”
一顿饭,吃得大家都不痛快,虽最终看在苏老的面子上,都没有先行离席,但也都再吃不下,只对付着到了最后,以苏老的一声‘饱了’为信号,再假做平静地各自起身。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77: 那丫头还真是你的软肋

出了酒店,莫小桐陪着苏老一齐送费安平离开,直到费安平的林肯车离开二人的视线,莫小桐才轻叹一声,由衷地对着苏老说了一声:“老板,对不起!”
于公于私,她都该说这一声的,自己今天的表现,也确实太不给苏老面子,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多年的感情。但是,她也不后悔今天的表现,因为,她已决定抗争到底,哪怕失去所有,一切都重头再来,她也再所不惜。只是,太让苏老左右为难了,这一点,她真的觉得很抱歉。
“你应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自己。”苏老的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莫小桐很清楚,这一回,他是真的生气了,只是碍于以前的情份,不愿意当面斥责自己而已。
“老板,有些事,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分分合合十一年,她太明白想抓住一个人的感觉有多难,她不能期望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感觉,但,她只需要一点点的理解,理解她多年的守望,理解她重获幸福的心情。
闻言,苏老回头看了她一眼,沧桑的眸底,飘然闪现几分失望:“我不用懂,也不想懂你的那些爱情观,但是,你这几天显然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忘记了最不该忘记的一件事。”
“剩下的稿子,我晚上会加班看完的。”
虽然真的不想再加班,但,就当是对公司的补偿,对苏老的安慰好了,她就算加到天亮,也一定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让苏老满意。
“你再仔细想想,是稿子的事么?”
“……………”
忽而有点发懵,她是真的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你选不选择肖奕是你的事,但去不去英国总部学习,同样是你的事,这两者,你想过如何平衡么?”
“对不起!我,我好像…………”
天啊!她好像,好像真的忘记这回事了。
从前,她之所以答应要去英国,是因为知道肖奕还在,可是现在,肖奕已经回来了,那她还怎么去英国?
“好像真的忘了是不是?忘了不要紧,紧要的是,你还去不去?”
很想一口就应下这件事,毕竟,这是自己原本就答应过苏老的事,只是,现在的她,真的不想走:“老板,我可以再考虑一下吗?”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这个意思,你就好好考虑吧,只是,不要太久。”
“好,我会尽快给您回复的。”
“我走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苏老一直没有冲自己发脾气,可莫小桐知道,这一次,他被自己气得不轻,两年的提拔,他一直当自己是女儿一样的在培养,自己的出尔反尔,是真的伤到了他的心。
她也不想的,只是,为什么这么不凑巧,早一点也好,晚一点也好,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在这个节骨眼。
惆怅啊!惆怅!

十二月的天,冷风刺骨,而费安平此刻的心情,亦正如这清冷的冬日一般冰寒,这一次的f市行,没有找到想找的人,甚至连一个小丫头都没有降住,这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
很显然,这一仗,比他想象中还要难打。
坐在车里,费安平一直冷着脸,只在司机问他要去哪里时,他才闷闷地应了一声。车,依他的指示开到了劲莱集团所在f市的分公司处,他沉着脸下车,正要走进集团的大楼,内里,却突然走出来一个人。
“董事长,您回来了?”
十分热情地迎了上来,陈林脸上的笑意,足可以用几朵鲜花来形容。
抬头看了一眼来者,正是f市这边分公司的负责人陈林,费安平依然沉着脸,口气如冰:“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这一次,他来f市本是秘密之行,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要惊动公司,更没有通知陈林下来接自己,可他,却在这里等自己,如若他不是未卜先知的话,就一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一想到这里,费安平的脸色,就更难看了,难道他身边的人还有‘奸细’不成?
瞒不过,也没有想瞒,陈林坦白道:“不瞒董事长,其实,是有人事先通知过我,我才知道的。”
“谁?”
“肖总经理。”
起初,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费安平还不为所动。直到突然意识到他指的肖总经理是谁的时候,他才声色俱厉地追问着:“肖奕吗?你见过他了?他在哪儿?”
“就在,就在我办公室。”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林觉得心里很没底。是错觉么?为什么他感觉董事长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了呢?
凌厉的双眸,冷冷地扫过陈林的眼,费安平一脸寒霜:“你说,他在你的办公室?”
“因为,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谈,所以,所以…………”
“马上带我上去见他。”
“是,董事长。”
从费安平的脸上,陈林聪明地读到了点什么不同的信息,本以为让肖奕呆在自己的办公室可以邀一邀功,可现在看来,只怕是生死未卜了。越想,陈林心里越紧张,见费安平已迫不急待地上了电梯,他不及多想,也擦着一头冷汗跟了上去。

落地窗前,肖奕潇洒依然。
同样的办公室,不同的心境,说的也许就是他此刻的感受了。为此拼博了十年以上的公司,若说完全没有感情,那也是假的。只是,再回到这里,不是重掌大权,却只是个普通的过客,这样的落差,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残忍。
没有尝试过权力的滋味,你永远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么的吸引人,男人,可能不会为爱痴狂,也可能不会为情所困,可一旦尝试过权力的滋味,便像是上了瘾,再难以戒掉。曾经,他也一度沉迷其中,直到他重新遇到莫小桐,他才发现,原来,戒掉一种瘾,也并不如自己想象中困难。
至少,他只用了三年。
背后已传来开门的动静,他转身,轻笑着唤了一声:“董事长。”
“你还有脸叫我?”
费安平的脸色并不好看,可肖奕却一点也不为所动,只是温温地笑了,态度和前一样自然,仿佛,他们之间的关系依然是老丈人和女婿:“不然呢?看到您进来也不打声招呼么?”
“不是一直躲着我吗?又自己跑来干什么?”
“不是您让我来的吗?”
“有吗?”
他努努嘴,直接道出事实:“您几次三番找小桐的麻烦,不就是要逼我现身吗?怎么,董事长现在又反悔了,不想见我了?”
“没想到,那丫头还真是你的软肋。”
从他第一天看见肖奕的眼神开始,他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那是一种近乎残酷的无情,近乎绝望的冰冷,这样的人做起事来,杀伐决断,六亲不认,对任何人都不会手软。
这些年来,他从不后悔接纳他,也从不怀疑自己对他的看法。直到,肖奕为了莫小桐,毅然决然地和费雪莉离了婚,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既然知道,您就最好不要动她。”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一直在笑,只是眼睛却没有表情。
能被他费安平威胁的人,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个人值得,一想到自己最近居然和一个黄毛丫头斗法,费安平自己也觉得老脸无光:“我动她?我还真没那份闲功夫,要不是找不到你,我也犯不着拉下老脸去做那种事。”
“那么现在,我来了,您打算怎么惩罚我?”
“惩罚你?肖奕,十年了,我从未看错过你,以你的能力,我不相信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同样是手段狠辣的人,同样的睿智果敢,费安平相信,他也不需要把话说的那么明。
闻声,肖奕不置可否,只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需要我做什么?”
“回到劲莱集团,就算你不再是我的女婿,你也依然可以做我的策划总监。”
想了没想,肖奕直拒绝:“不可能。”
“不要太快拒绝我,至少,不要太快拒绝你的未来和前程,你很清楚,离开劲莱集团,雪莉是不会让你在这一行有任何机会再发展的。”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他需要肖奕,所以才会护着他,但,如果有一天,他不再是劲莱集团的员工,对自己也再没有一点利用价值的话,他也绝不可能逆着女儿的意,去帮一个外人。
“正因为如此,我就更不能回劲莱集团了,因为,我根本就不想伤害雪莉,虽然,我还是不小心伤了她。”
肖奕是个重情义的男人,虽然他不能给费雪莉所要的感情,但他一直记得她当年对自己伸出的援助之手。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之于自己,费雪莉给的那是救命之恩。这辈子,他是还不清了,但是,他也绝不会昧着良心去害她,毕竟,从道义上来说,他对她还有责任。
“这么说,你是打定了主意要拒绝我了?”
“也不是,至少,我可以做您的幕僚。”
“我不需要。”
对这个答案,肖奕不置可否,只是若有所指地笑:“有人需要,不是吗?”
“……………”
同样精明的男人,就算只提那么一点点,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但,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他同样很清楚。没有摸清费安平的底细里,他又如何敢来自投罗网?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78: 夺命连环call

“做为‘隐形人’,我可以继续为劲莱集团效力,直到,您认为那个需要我的人,已经足够有实力接管您的公司为止。在此期间,我不会要您一毛钱,也不会要您任何好处,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您再也不许打小桐的主意,甚至,还要帮我盯着雪莉,不让她来打扰我们现在的生活。”
“你知道的,雪莉并不太听我的话。”
“您有办法让她听,不是吗?”
沉默,沉默,沉默!
这一次,费安平用了很久的时间来考虑肖奕的提议,仿佛,这件事比上亿的工程还让他烦恼。大约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他眉头轻展,斩钉截铁:“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请说。”
“不许你再涉足这一行,我要你永远在业界消失。”
他是个商人,商人是绝对不肯吃亏的,虽然已得到了自己的好处,但仗着自己握住了他的软肋,他自然就想得到更多。人才流失他不怕,但,若是流失的人才,将来很可能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隐患的话,他就不得不防了。
“要是我改行呢?”
“没问题。”
“那我也没问题。”
“成交!”
“成交!”
和聪明人对话,就该用最直接的方式,干脆,利落。
各自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然后各自付出该付的价码,他很清楚费安平的目的,而费安平也很清楚他的软肋。为了未来的平静,为了想要的幸福生活,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或者,退一步,真的就会海阔天空也说不定。

僵立在于千帆家的客厅里,莫小桐一脸震惊地望着还在沙发上打滚的小家伙。
和费安平见完面,莫小桐便一头扎进了工作里,岂料,从她开始看第一个稿子开始,就不停地受到马小玲的骚扰。她已发了短信告诉她,中午的饭吃不了改晚上,可那家伙就是不停的对她实行‘夺命连环call’,直call到莫小桐不得不放下手头上大堆大堆的工作,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她所指定的地点,于千帆的家中。
伸出的手指,指着那团小肉球,莫小桐连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这,这,这,波b怎么会在你们这儿?”
斜着眼,马小玲不咸不淡地解释:“他老爸送来的。”
说完还不停地对莫小桐使眼色,暗示她看看于千帆那张臭到堪比下水道的脸。
“他送来的?你们见过他了?”
一直黑着脸的于千帆,终于爆发了,冷不丁就喷道:“不然呢?你以为这孩子可能会认识我家的路?”
“那,他人呢?”
“他说有事,让我帮他看一下孩子,可是,我有什么义务要帮他看孩子?啊?”
义务不义务的,当然扯不上了,可是,肖奕为什么会把小家伙扔在于千帆这里,她却相当好奇。到底有什么急事让他不得不离开,甚至都没有通知自己,难道,他又回英国了?
一想到这里,莫小桐心口一滞,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了。可是不管怎么样,这孩子肯定是不能留在于千帆这里的,自己都搞不定的小家伙,要一个大男人来带,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想了想,莫小桐马上拉过波b护在怀里:“千帆哥,你别激动,我马上就把波b接走。”
“等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呃!那你还要怎样?大不了,我答应你,回家帮你教育一下他老爸还不行吗?”如果,如果他还在家里的话,她一定会狠狠的,狠狠的骂他一顿的,只是现在,她连想都不敢想,万一回家后,就是空屋以对呢?
“不行。”
“那你要留下波b吗?”
“更不行。”
“这不行,那不行,那怎样才行?”
莫小桐心里其实也很乱,感情上,她是信任肖奕的,也相信他会这么做一定有理由,只是,他没有提前和自己打招呼,这一点让她有点想不通。
宁可把孩子放到于千帆这里,也不放到自己那里,这是要闹哪样?
“打电话,让那家伙马上滚过来。”
“呃…………”
“愣着干嘛,还不打?”
打就打,反正,她也很想要个解释,要个合情合理,让大家都满意的解释。
接到电话,肖奕很快就来了,波b一见到他就开心地缠了上去,爸爸爸爸的叫个不停,肖奕只是笑,将小家伙按回怀里后,很是真诚地对于千帆说了一声谢谢。
小家伙腻在他怀里,偷偷拱出一张小脸,学着他爸爸的口吻,甜甜地对着于千帆喊:“谢谢于昂扣。”
表示听不懂,马小玲撞了一下莫小桐的手臂,捂着唇问她:“那孩子在说什么?”
“uncle,叔叔。”
“噢!”
一脸恍然,马小玲那长长的一个噢字感慨完后,几乎连嘴都合不拢了,看来,隔了二十几年的时光,她和这小家伙的代沟还是太深,太深了哇…………
“肖奕,你这算怎么回事儿?”
于千帆的脸色并不太好,不过,似乎是害怕吓到孩子,他已尽可能地,调整了自己的语气。
“对不起!f市我已经没有亲人了,熟悉的人中最能让我信任的也只有你了,所以,我才会找你帮这个忙,麻烦你了。”
一声信任,让于千帆愕然不已,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从肖奕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将原本的怒气收起,他抿了抿嘴,恨恨地瞅着他:“你明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我想我不是很清楚。”
“你到底当小桐是什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么?三年前你说走就走,现在你说回就回,回就回了吧,我也对你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可这个孩子算怎么回事,你要小桐还没跟你结婚就做了你孩子的后妈吗?”
带了一整天的孩子,波b其实也并没有怎么让他费心,该吃吃,该睡睡,孩子除了偶尔爬到他身上,缠着要他讲故事以外,大多时候都是自己跟自己玩。他也很喜欢像波b这样乖的孩子,只是,一想到这孩子身体里流着一半费雪莉的血,于千帆的内心,就再难以平静。且不管这孩子养大后会不会对莫小桐行孝,就他这个亲妈,就够她烦一辈子了。
温柔侧首,他淡淡的眉眼里,尽是她的一切:“关于这一点,我想,小桐比你更有发言权。”
听到这里,于千帆也急了,他很清楚莫小桐对肖奕的感情,下意识地就觉得她会在这件事上面吃亏,所以,怎么样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面松口:“她对你怎么样,大家很清楚,她不好意思说的,我来替她说。”
“对不起!小桐我不会放弃的,可是波b我也不能放手。”
对小桐的责任,那是因为爱。对波b有责任,也同样是因为爱,虽然,两种爱的定义不同,可对他而言,这两人都在他心里举足轻重复,无论失去哪一个,他都会觉得遗憾。所以,就算是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