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果,只有一个孩子,那么财产的归属也就毫无悬念了,可是,偏偏有两个孩子,而且,费雪莉还是个女孩子,在这一点上面她很明显没有一点优势。所以,她争抢豪夺的手段,也就更显得无情,只是,她的无情用错了方向,以至于现在,处处受制。
费雪莉一直以为,肖奕是在故意躲着她,避着她。只是她不懂,他这么做,也只是想保护她,不让她受到更深的伤害,可是现在,费雪莉率先破坏了先前的那种平衡,她‘偷’走了孩子,更想办法陷害莫小桐,假如,莫小桐的车开得更快一点,假如波b再迟钝一点,或者,他回到f市时,看到的就会是一个冰冷的尸体和一个绝望的女人。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也不允许莫小桐的生活再度混乱,所以,这一次,他只能与她为敌,从恩人,变成对立!
没有人知道下这个决心的时候,肖奕的心里有多挣扎,他甚至跑到母亲的坟前,忏悔流泪,只是,人这一辈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已经退无可退,那他也只能勇往直前,只希望,雪莉能早一点想通,解脱自己,也解脱别人。
他想得太入神,以至于莫小桐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听见,轻扯着他的衣衫,莫小桐颇为担心地问:“肖奕,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
“你在想什么?”
“在想,该怎么做,才能即帮到费安平,又不伤害到雪莉。”
从肖奕的口中,又听到费雪莉的名字,莫小桐心头也是百味陈力杂,她不会再吃她的醋,可也不想再让他们沾上任何关系。想到这些,她不免有些烦燥:“可是,我不太懂了,这和你见费安平有什么关系?”
“因为,费安平的这个私生子,我刚好认识,而他,也刚好需要我的能力,让他慢慢在劲莱集团站稳脚根。直到他真正成长到可以接任劲莱集团的经营权的时候,也就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可能就是雪莉的末日了。”
有些道理,她不懂是因为想不通,可经他这么一解释,她便瞬间回过味来,费安平不是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只是更关心自己的儿子。费雪莉再努力,在他的眼中,也只是女儿,富豪之家,女儿再强,终还是比不过儿子。
这道理,就如古代的皇帝,就算儿子是个傻子呆子,也绝不会让公主当皇帝,所以,费安平害怕自己的儿子斗不过女儿,就要拉着肖奕一起,想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最大的机会,和成长的时机。但,肖奕虽有能力,却一直是站在费雪莉那一边的,直到现在,他们终于离婚了,而费雪莉也恨肖奕入骨,这样的分裂在费雪莉来说是痛苦,对费安平来说,却是新的契机。
“你不想和费雪莉做对,也不想让他觉得你恩将仇报,所以你才一直不愿意见费安平,是吗?”
“你很聪明。”
“那为什么现在又主动去找他?”这个答案,其实已呼之欲出,可她还是想亲口听他说。
闻言,他只默默地看着她,但笑不语。
“因为我,是吗?”
她早该想到的,他三年不联系自己,可是费安平一出现,他就回来了,而且,还主动去找费安平摊牌。因为不想让自己受伤害,所以他才宁可委屈自己的么?因为不想让自己受伤害,所以,宁可被费雪莉怨恨也要站到她的对立面的么?
很感动,很感动,只是,这样的他,到底还要因为自己,委屈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她的眸间,已以泪花在闪动,但却强忍着迟迟不落。他轻笑着拍着她的脸,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也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至于雪莉那一边,我会想办法提醒她的,也不会逼得她太死。”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真相?”
“她会受不了的,以她的个性,直接杀了那个弟弟都可能。”
“……………”
这种感觉,她其实最能体会,当年,莫小柳伙同赵明磊害到她家破人亡的时候,她也曾有过这样鱼死网破的心思。只是,那时候的自己到底在软弱,宁可杀自己,也不敢杀别人。可费雪莉不同,她从小就是个女霸王,她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手的,如果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本来以为的世界突然变成了别人的,那么毁灭性的绝望,或者,真的会让她挺而走险也说不定。
不自觉地,她抱紧了肖奕,似乎怕他突然间飞走了一般。他笑着拍拍她的头,仍是平静而温柔:“别害怕,我会处理的。”
“肖奕,如果费雪莉知道,其实是你一直在背后跟她做对,她会不会…………”
后面的话,她没有勇气说出来,太害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化成泡影,她只是更紧地,更紧地抱住了他,不敢再松手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1: 冥冥之中一切都已注定

说不担心是假的,但肖奕担心的却不是自己,而是莫小桐和孩子。不过,不想说出自己的担心让她过度紧张,他只安慰道:“别怕,她恨我是必然的,就离婚这件事,她对我就已经恨之入骨了,也不差多这一件事。只是,知道真相后,更恨的会是费安平,毕竟,所有的错,都缘起于他。”
“那,你打算怎么做?”
“做她弟弟的幕后操盘手,帮他在劲莱集团站稳脚,然后,就是他们姐弟之间的争斗了。”
虽然说,他现在已经是费安平这边阵营的了,但,换个角度想,有他在这边盯着,对费雪莉来说,也不算是件坏事,至少,如果真有的什么大的变故,他也可以提前知会一声。费雪莉领不领她的情,是一回事,他理不理她的死活,别是另一回事了。
“那,费雪莉的弟弟现在已经被安排进公司了吗?”
“当然,说到他,其实你也认识的。”
“我也认识?谁?”
“陈林。”
听到这个名字,莫小桐惊得是倒抽一口冷气,所以说,人和人之间的缘份,就是这么奇怪。世界这么大,每个人遇到每个人的机率都是很低很低的,可是,她和费家的这种缘份却很奇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着,可冥冥之中却又一切都已注定。
被莫小桐的模样逗得想笑,他伸手将她大张的小嘴合拢,这才又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三年前,力荐他为f市分公司的负责人?”
“这么说,你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差不多吧。”
那时候,他其实也是无意中知道的。
三年前,陈林在f市的分公司只是自己的助理,按理说是那种扔在人堆里,费安平都不会发现的那种人。可是,费安平来盘查公司的业绩的时候,却总会有意无意的关注着陈林的行为,还在自己面前大夸这个年轻人有前途,暗示自己要好好提拔。
以自己看人的能力,他很清楚陈林的实力确实还不错,但,强到让董事长都注意到的可能性还是很低,于是,他便找了人去查陈林的底,结果,一查就又查回了费安平头上,还带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天秘密。
“那,费安平也是三年前和他相认的?”
“没有,他一直没认他,只是默默在关注着陈林的成长,不过这一次他在f市呆了这么久,想必,已经有新的决定了,搞不定,今天晚上他们就相认了也说不定。”
以肖奕的判断,在和自己谈过之后,费安平一定会有大动作,如果要将陈林调回英国的总部夺权,势必要经过董事会的决定,没有做出很大的成绩前,这个可能性也相当低。为了应付接下来的一切,费安平的动作也会越来越大,这样一来,也不可能在陈林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合理的安排。
所以,这一次,费安平一定会认了这个儿子,给他一个适应期,让他慢慢适应自己身份,也更坦然地接受自己对他的帮助。
“你就那么肯定陈林一定会认他?毕竟,毕竟有20多年没有管他们母子呢。”
“如果费安平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可能真的不会认,可是,他毕竟是劲莱集团的董事长,认了他,就等于认了几十亿的遗产继承权,你觉得,以陈林的个性,他会不认吗?”
钱这个东西,没有人不喜欢,去偷去抢肯定有人不愿意,可是,如果只是让你白白的拿呢?还会拒绝吗?至少,他想不到陈林会拒绝的理由。
长长一叹,莫小桐也认可发点了点头,无力道:“也对喔!他本就是那种,为了向上爬什么都敢做的一类人。”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穷过的人,永远不会懂钱在那些人心中所代表的意义,所以,一旦有机会让自己变成有钱人,哪怕要出卖灵魂,哪怕要不择手段,那些人也会再所不惜。
聊了很多,莫小桐觉得有些累,便赖在他身上,小猫一般舒舒服服地蹭着脸。
白天的时候,她一直在担心着自己去英国的事,要如何跟他开口提,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打算开口了。太了解肖奕,知道他为了成全自己会不顾一切,所以,一旦自己说了,他一定会劝自己争取这个机会,她若是去了英国,而他又必须呆在f市帮助陈林的话,岂不是又要分开几年?
她不想再让他为难了,也不想再让自己遗憾了,人生苦短,总以为还会有时间,可几年复几年,也许等自己真的以为有时间了,就会发现,时间早已在指间流逝,一去不再。
不想再和他分开,也不愿意再和他分开,所以,这一次,她要自己做决定。大不了就是少掉一个机会,大不了就是一辈子碌碌无为,反正,她收的房租了也够自己过日子了,如果苏老真的介意她的反叛与不顺,那她就辞职在家好了。虽然工作可以让自己觉得自信,觉得充实,但,为了肖奕,再好的工作,她也舍得。
这么想着,她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贴着她的胸口,她感受着他咚咚有力的心跳,只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就要沉沉睡去。摇晃着她的身子,他好笑地逗她:“站着都能睡着?你可真行。”
仍是不肯松开他的身子,她嘟嚷着撒娇:“人家很累嘛!”
见她一脸疲倦,他心疼地问:“要不要我抱你进去睡?”
“不行,澡都没洗,睡着会不舒服。”
他笑,突然贴近她的耳朵,暧昧道:“那我抱你进去洗澡?”
“不行,我得回家洗。”
“为什么?”
他的一声为什么,似突然惊醒了莫小桐,她猛地自他怀中抬起头来,愧疚道:“对不起!我还没想好怎么跟我妈说我俩的事。”
“没事,是我自己忘记了。”
太多事情占据了她们的时间,两人真正相处的时刻也只在晚上,只可惜,就连晚上的时间,他也不能全部占有,还有分一半给她的家人。很现实,很无奈,但他却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她放慢了语速,软软地道:“昨晚我骗我妈说睡在小玲家,今晚,我不知道怎么找借口了呢?”
“那就回去睡吧,只不过,你要是回家了,我会想你的。”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从回来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发誓不再让她难做人,既然已经决定要在一起了,又何必在乎这几天的时间?
她依着他,一脸留恋:“我也是,可是,在我还没想好怎么跟我妈坦白的时候,能再忍忍吗?”
“好吧!不过,我要补偿。”
“什么补………”
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将她未尽的话语,吞入腹中。
他要的补偿,从来就是这么的激烈,这么的疯狂。
喘息着,她在他的索取中,化成了一滩泥。暗暗下着决心,一定要趁早跟母亲坦白,否则,这样下去,她怕她自己也会忍不下去。

一直到坐进了他新买的车里,莫小桐依然在抱怨:“都说了我可以的,你非要送我出来。”
“没关系的,不算远,我送到了就回来,不会进你家门的。”
虽然已经和费安平达成了共识,但,费雪莉那边他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在没办法安心的情况下,他还是冒险一试,离的不远,一个小时来回的时间,波b应该还没有醒,他只能尽快地赶了。
“我不是担心你要去我家,我是担心孩子,放他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他也担心,所以,这一次,他也只能开飞车了:“坐稳了,我会开快点。”
“我………啊!你别开这么快啊!”
在莫小桐的尖叫声中,车子飞一般驶离,又飞一般到了目的地,莫小桐七晕八素地下了车,正要数落他的行为太疯狂,他却又亲密地偎了上来,柔柔地拍着她的背:“要对我的技术有信心吗?你看,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扶着车门,莫小桐只觉得脚都发软了:“以后不许这样了,晕死我了。”
“好,以后都不这样了。”
喘着重气,她推着他:“快回去吧!波b一个人在家,我总不放心。”
“没事的,他都是一觉到天亮。”
一听这话,莫小桐又急了:“你啊!就是太没有安全意识了,这么小的孩子是不可以一个人放在家里的。”
“对啊,我就是带不好孩子,所以,你一定要帮我好好带波b啊,我就指望你了。”他笑嘻嘻地望着她,眼里心里满满都是爱意。
“凭嘴!我不理你,进去了。”
知道他又在逗自己,她一扭纤腰,转身就要走。他却大手一伸,将她死死扯住:“哎!是不是忘了什么?”
“没啊!”
点了点自己的脸,他笑眯眯地忘着她:“晚安吻!”
“没脸没脸。”
嘴里啐着他,但她还是温柔地贴了上去,在他的脸上,重重地啵了一下:“满意了吧!”
“嗯,进去吧~!”
“快回去吧,好好照顾波b。”
他但笑不语,只是不停地朝她挥着手,示意她进屋。害怕自己再磨蹭下去,孩子在家里真的出什么意外,莫小桐也不敢再耽搁,只长发一甩,便跑了向自家的大门。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2:刚才的一场好戏

伏在门边,听着室外的动静,当感觉到肖奕的车已开始发动,她才偷偷摸摸又开了门,目送着他的车影消息,莫小桐才满意地转身,轻手轻脚地朝里走去。
“啪”地一声,客厅的灯,霍地闪亮。
莫小桐被惊到一跳,小心翼翼地回转过身来,当看到母亲铁青的脸孔时,她已在心中大叫着不妙!
双手,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莫小桐怯怯地开口叫了一声妈。莫夫人不理会,只用一种失望的眼神瞅着她,只瞅得莫小桐的心,上上下下扑腾着,几乎要飞出自己的胸膛。
心虚地开口,莫小桐连笑都差一点不会了:“妈,您怎么还没有睡啊?”
“你不回来,我怎么睡的安心?”
“平时我也回来得很晚啊!”
“以前我不在家,我不管,可是现在我在了,我就不能不管。”
莫母说话的时候,语气一直很平静,莫小桐仔细看了她几眼,发现并无异样时,终于松了一口气。也许,母亲什么也没看到,也许,母亲只是一个人在家寂寞了,所以才给自己等门。
靠了过去,莫小桐亲呢地挽住母亲的手臂:“妈,您别生气了,我以后回家前都给你先说好时间,您就不用再等我了。”
“我怎么能不等?你是我女儿啊,我唯一的女儿。可是,我突然又后悔自己等在这里,我要是没等你,又怎么会看到刚才的一场好戏?”
莫母的语气,急转直下,一时平静,一时激动,说到最后,莫小桐终于好像听明白了什么,也白了脸,紧张地问道:“妈,您说什么?”
“谁送你回来的?”
“…………”
“谁?”
挽住母亲手臂的双手,不自觉地垂了下来:“所以说,您看到了?”
“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心潮起伏,莫母忍不住直拍着胸口,闷闷的感觉,让她觉得难受。看到母亲如此,莫小桐也慌了,忙找到母亲常吃的药给她喂下,又慢慢帮她顺了好半天的气,这才算是让莫母的情绪平静下来。
靠在沙发上,莫母半闭着眼,莫小桐想扶她上楼休息,她却坚持不肯,非要莫小桐跟她说个明白。想了想,莫小桐只得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没打算瞒您,这件事我是想和您说的,只是,这几天太忙了,所以一直没机会。”
“我不想听这样的借口。”
害怕母亲又发病,莫小桐尽可能压低了声音,柔声细语:“这不是借口,这是事实。”
“事实就是,你又和那个肖奕搞在一起了。”说到这里,莫母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尖锐,那表情,看得莫小桐心头一刺一刺的疼:“妈,您干嘛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和他在一起怎么了?您为什么一定要反对我和他来往?”
“你很清楚不是吗?要不然,你为什么没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他回来了?”
一语中的,莫小桐又没了语言。
从一开始,她就猜到了母亲不会接受肖奕,只是,没想到她的情绪能激动成这样,如果,自己坚持要和他在一起,难道就只能放弃母亲吗?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更不是她所理想的状态,她也不可能为了爱情,就不顾已年迈的母亲。犹豫了一下,她又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承认,我也担心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才没有早一点告诉您。可是,同时我也期待着,您能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接受女儿的真心。妈,接受我最爱的人,真的有这么难吗?”
“如果是别人,妈会说一个不字吗?”
她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她是不会轻易放弃肖奕的,只是,母亲的情绪还很激动,她也不想让她太生气,只能一点一点试图说服:“妈,您想想,如果是别人,会对我这么好吗?会十年如一日的爱着我吗?”
“妈说不过你,可是,我不同意。”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他就会想到自己犯过的罪,会想到他死去的母亲和妹妹,会想到自己一手的血腥,会想到这三年暗无天日的日子。小桐,你说我不能像普通的母亲一样接受你的真心,那你呢?能像一个普通的女儿一样,体谅一下自己的母亲吗?”
母亲说的话,她确实不能感同深受,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难道就不能有另一个更为美满的结局?一定是她和肖奕形成陌路,才能成全母亲的心安理得?
是谁更自私她已不想去计较,可是,一想到肖奕忍辱负重的眼神,想到他为了自己肯放下母亲和妹妹惨死的深仇大恨,她还有什么不能放下?是三年的牢狱之灾更痛苦,还是亲眼目睹母亲和妹妹惨死更痛苦?
不想再刺激已年迈的母亲,可是,在这件事上面,她也不想再让步:“妈,如果不是他,您会只过三年暗无天日的日子吗?”
“你的意思是,你妈我应该再多判几年才对是不是?”
那三年的牢狱生涯,莫母嘴上不说什么,但心底还是介意的很,那就是她人生上的一道污点,心坎上的一道疤,时时刻刻折磨着她,让她每每在午夜梦回,还会因为过度害怕而惊醒。
“妈,您要讲道理。”
“有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儿,还要我怎么讲道理?”
她已说不下去,双拳在握,已是恪恪作响。
很多事,过去了不代表她不记得,这些年来,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当在当下,不能只看过去。所以,过去的就过去了,她不再去回首,可是,她忽略的过去,母亲却不肯忽略,还要拉着自己一起去回望那些。
她做不到,再也做不到了。她要走出来,永远地从过去走出来,深吸一口气,她冷着脸,却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妈,我能明白您现在的心情,所以,我暂时都不会带他回来让您看着难受,但是,也请您好好的想一想这件事,到底是该支持还是该反对。”
“我不可能支持。”
终于,她爆发了,怒不可遏地对着母亲吼道:“那就当您今晚什么也没看到,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好了。”
话一出口,莫小桐就后悔了,她是怎么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冲动,母亲还在不舒服,她不能这么吼她的。想上前一步,扶着母亲的手臂跟她道歉,可是,看到母亲那失望的眼神,她又怯场了。
“小桐,你一定要跟妈做对是吗?”
抖着唇,莫小桐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吐着:“是您一定要跟我做对,十一年了,妈,十一年了………”
之后的言语,她哽咽着再也说不出口。
往事历历,在眼前日历般的翻过了一页又一页。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她和最恨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每时每刻她都在想着解脱,那样的不堪回首,那样的不愿记起。只是,每到她似乎摸到了幸福的边缘的时候,母亲就会跳出来反对。以前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现在,却又是因为那一场不可能忽略的案子,没完没了。
会伤心是因为还在意着自己的亲人,会失望是因为永远得不到理解,她做的还不够好吗?还不够吗?
捂住脸哭泣,伤心的泪水溢出指缝,一滴滴落在地下,她的委屈,她不想重申,只是,她的未来,再不允许别人去主宰,就算是她这个失而复得的母亲,也不行。
……
和母亲闹僵后,莫小桐很后悔,几次想去隔壁房间道歉,却又几次都望而却步。心情不好,莫小桐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想,还是爬起来打开电脑,看起了白天没看完的稿子。下午半天没有上班,邮箱里又多了一批新待审的稿子,莫小桐揉着太阳穴,一篇一篇的看,一篇一篇地回,等到批复完所有稿件,才发现时针已指在了早上5:35。
不早不晚的时间,她伸了个懒腰,想上床睡觉,又觉得时间不对头,纠结几许,终还是换了身衣服,直接去了公司。
来得太早,公司里还没有人,莫小桐脱下外套,开始将今天日程一一梳理。工作狂的时间,果然是好过,忙了一个早上,连早点都忘记了吃,直到肖奕一个电话打来问她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