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直到肖奕一个电话打来问她要不要回家吃午饭,她才发现,原来,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整。
抚了抚额头,她无奈地摇着头,暗笑自己太傻气,但嘴上却尽可能地不让他看出破绽:“怎么想到要让我回家吃午饭呢?”
“因为,有事儿要求你。”
本来极差的心情,在听到他的声音后,马上便感觉轻松了许多,她笑着说道:“干嘛说得这么见外,什么叫求我?”
“回来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得去见一见陈林。”
他很直接,可他的直接却吓了莫小桐一大跳:“他联系你了?”
“嗯,说好一起吃午饭,本不该麻烦你的,可是我不太想让他看到波b,所以只能找你了。”
“还说要我回家吃饭,原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呵呵!能回来么?”
理论上来讲,陈林现在是波b的舅舅,但,偏偏这个舅舅和孩子也没什么感情,正是关键的时期,她也明白肖奕的顾虑,于是想也没想,便应了下来:“没问题的,我下午请假回来好了,让你安安心心的谈你的事。”
“会不会不方便,昨天下午就没上班,今天下午又不上班的话,你老板没意见吗?”
单手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将它们对应着一字排开清点着,确实没有什么漏掉的东西后,她满意地笑了:“应该没事的,我把这两天的工作都做完了。”
“这么卖力?”
“没办法,要养夫养儿,只能这么卖力了呗。”
听到莫小桐的话,电话那头的肖奕开心地笑了好久,才又道:“好老婆,那就说好了,我等你回来。”
“好,我马上就走。”
“嗯,路上小心。”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3:有钱的人都自私

挂断电话,莫小桐握着手里还发热的手机静静地发着呆,这就是一家人的感觉吗?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如果,母亲能够再宽容一点就好了。
这么想着,莫小桐的心情又有点低沉,甩了甩头,将郁闷的情绪甩开,她动作麻烦地套上外套,抓起包包就出了门。工作虽重要,但,在她心里家永远排在第一位,虽然,她现在的‘家’还算不得完整,可是,为了梦想中的那一份完整,她会更加努力的。
*********
心不甘,情不愿地洗着碗,马小玲一脸委屈地抗议:“哎!我说,有你这么当主人的么?来者是客哎!你竟然让客人洗碗,自己在那儿休息?”
被求婚后,马小玲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兴奋到一晚上没睡着,一大早去了公司上班,也完全静不下心来工作,她把心一横,就直接请了半天假,杀到了莫小桐这里来了。正赶上吃饭的时候,肖奕又做了美美一大桌子菜,有吃货之称的马小玲自然也就不客气了。这不,吃饱喝足后,莫小桐也没拿她当外人,直接推进厨房让她做了‘临时’洗碗工。
正小心地给波b擦着嘴,听到厨房里传出来的不忿之声,莫小桐狡黠一笑,不屑道:“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你这人吃也吃了,拿也拿了,你怎么还这么多废话呢?”
“那是你自己让我吃的呀!”
“所以,你也可以不来的,来了就得洗碗。”
“毒妇啊毒妇!”
三年多的友谊,莫小桐和马小玲嘴上是谁也不让谁,互相挤兑着鄙视对方:“嗯哼!我就是一毒妇,下一回记得不要主动着上门来让我来毒害了,知道不?”
厨房里的人,终于不再说话,只是磨牙声却清晰可闻地传了出来。
洗好碗,马小玲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看见莫小桐和波b正玩着打地鼠的游戏,一时兴起,也凑了过去。
两大一小玩闹了一阵,马小玲突然问莫小桐:“哎!话说,为啥他就能理所当然地把波b扔给你带啊?”
“他有事。”
“那以后呢?他又事咋办?”虽然波b很可爱,可马小玲还是为莫小桐叫屈,她堂堂一个执行总监,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回家带孩子,这像话么?像话么?
“那我就继续帮他带嘛,我说过了,波b就是我儿子,所以,我不介意。”
也许是因为第一个孩子没能留住的关系,在莫小桐心底,有一道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每每看到别人带着孩子一起玩乐的时候,她就很羡慕,所以,在听到波b叫她妈妈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好好待这个孩子,就当她是自己第一个孩子的化身。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她笑,表情很欠抽:“那你要我怎么办?只要肖奕不要这孩子吗?”
“那也不是这么说,只是觉得,他太理所当然了,你工作那么累,还要给他带孩子。”
“这个就不用再计较了,再说了,波b不是很可爱吗?”
马小玲是那种很现实的女孩子,她虽然也很喜欢波b,可那是因为不是自己的孩子。莫小桐就不同了,不是自己的孩子,却要当自己的孩子来带,这种落差,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适应的,至少,马小玲不行。
所以,看到莫小桐这么尽心尽力的时候,她除了不值以外,更多的却是佩服,甚至会假设着,假如有一天于千帆也带一个这么大的孩子给她带,她是否也能这么全心全意的接受呢?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她甩了甩头,坚持道:“是很可爱,可是,我只是为你不值。”
“这些事都是小事,现在最让我头疼的不是波b,反倒是我妈。”
一想到母亲昨晚上对自己说扩知,莫小桐又觉得头疼了,一个肖奕就让母亲气成那样,要是再知道还有个波b,那场面可就真的不好预计了。
“你妈?你妈怎么了?不是已经出来了么?”
“不是指这个。”
随手剥了个桔子塞到了波b的嘴里,马小玲自己也吃了一瓣,顿觉满嘴酸甜,她吸着口水,一脸陶醉地说:“这桔子哪里买的啊?好甜。”
“哎!有你这么当闺蜜的吗?现在是在说这桔子甜不甜的问题么,是么是么?。”
“哎!别抢我桔子啊,你不就是怕你妈反对吗?这个地球人都知道,我还能说啥啊?”
抢回被莫小桐拿走的桔子,马小玲继续幸福地大吃特吃,莫小桐却苦了一张脸,叹道:“不是怕,是已经反对了。”
“你这么快就跟你妈招了?你胆子够肥的呀。”
“不是,昨晚他送我回家,结果被我妈看到了,所以…………”
说到这里,莫小桐一脸懊恼,早知道就该坚持拒绝他送自己的,要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可是,反过来一想,这事儿总瞒着也不是个办法,总有一天还是会被母亲知道,不过是早知道晚知道的区别,也没差多少。
“那你妈什么反应?”
“反对,坚决反对,有他就没她的那一种坚决。”
将最后的两瓣桔子分了一瓣给波b,自己也咽下最后一块,马小玲这才‘心满意足’地感慨道:“这么夸张啊?”
“你来了也正好,帮我出出主意,怎么搞定我那个妈呀?”
“要是我妈,我就敢拍着胸脯说搞定,可那是你妈啊,你都搞不定,我能咋搞定?”自从见过莫夫人后,马小玲就深知,这个妈和自己那个妈的区别可不是一点点,完全不能一概而论。
“帮我想想办法嘛,我都快愁死了。”
要是这件事解决不了,她也谈不上什么幸福不幸福了,结婚不是两个人的是,是两家人的事,虽然,她和肖奕现在也只剩下这一个长辈了,可是,得不到长辈祝福的婚礼,那是会遗憾一辈子的,她和肖奕这些年来,真是有太多太多的遗憾了,不想再多这一桩。
摇了摇头,马小玲意味深长道:“还真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那个妈啊,我感觉就两个字可以形容。”
“说。”
“自私!”
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两个字,莫小桐立马用x线般的眼神瞅着马小玲,那表情,就像是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马小玲撇了撇嘴:“看,还没开始呢,你就开始瞪我,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
“别啊!说吧说吧,我都听着呢,没事儿,我挺着。”
“我说真的,你妈真的很自私,虽然说人都是自私的,可是,她不顾你的感受就有点过了。就不说别人说,我妈你是知道的,只要能让我开心,她什么都肯做。就连跟于千帆表白也是我妈帮我做的,她这一辈子,除了想让我幸福以外,自己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虽然,大多时候,我是不赞成我妈这么对自己的,可是,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她有多爱我这个女儿不是吗?可是你妈呢?她做得到么?”
听完这一段长篇大论,莫小桐也焉了,如果母亲能有杨大妈的一半开明,自己也就不至于难成这样了。
“我也是很为难啊,劝她她也不听,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我妈也吃过不少苦,后来,生活好一点后,她为了配得上我爸,拼命的学习,让自己变得像个贵妇,后来,她真的做到了,可是也沾染了那些‘贵妇’都有的恶习,现在年纪又这么大了,怕是想改也改不掉了。”
“所以说啊,有钱的人都自私。”
马小玲刻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音,听得莫小桐一阵刺耳,但,事实摆在眼前,她想反驳也没理。毕竟,那件事,在母亲心中也许真的就是一道过不去的坎,自己的行为,也确确实实可能会伤到她的心,她不想让母亲一回家就感觉被抛弃,也不想自己最后的一个亲人,和自己闹得不可开交。
只是,该怎么才能平衡呢?捉急啊!
“可是,现在不管我妈是不是自私好了,可是我该怎么办?”
摇了摇头,马小玲同情地拍了拍莫小桐的肩:“除非你妈自己想通,否则,谁也没办法。”
“要不要这么笃定呀?”
“不笃定我能当主编。”
“我还是总监呢,你主编拽什么拽?”
“你拽你别问我呀,总监大人你自个儿想办法呀,求我干嘛呀?”
重叹一口气,莫小桐又焉了:“唉,着急啊!”
看她那模样,马小玲也不好受,又放软了口气问:“要不,让千帆帮你劝劝你妈?”
“算了,别烦他了,再说了,他这还摇摆不定呢,万一给我妈一同化,一起来反对,我就有得受了。”
一经点扬,马小玲也深以为然,点头如捣蒜:“也对啊,万一他听你妈一劝,反倒要跟我悔婚,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这买卖不划算啊,不干不干。”
“什么悔婚?千帆哥跟你求婚了?”
“嘿嘿!是啊!昨晚上你们一走,他就跟我求了。”一说到这里,马小玲瞬间又心花怒放,等了这么多年啊,终于啊终于,她容易么她?
看到最好的朋友和最好的哥哥终于要修成正果,莫小桐也乐了:“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这事那事的,轮得到我开口么?”
被她这么一说,莫小桐尴尬地傻笑着,也不好意思起来:“算了,不高兴的事情全都放一边,做为闺蜜,今天我是要帮你好好庆祝一下的。”
“行了,你自己都一个头两个大,还帮我庆祝什么呀,你好好和肖奕过日子,就是给我最好的祝福了。”
一听这话,莫小桐倒感觉到稀奇了:“看不出来呀,你这么看好他啊?”
“噗!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我那是怕你们分手了,我又担心我男人,所以,我是誓死都要捍卫你的爱情的,因为,你有爱情,我才会有爱情,你没有了,我的爱情也就危险了。”
马小玲绷着一张脸,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惹得莫小桐忍不住就是一脚,狠狠踢到她屁股上:“去去去,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你不是,可是,有人是啊!”
要真不相信莫小桐的为人,她也就不会这么直接地跟她说这些了,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件事最关键的人物从来不是莫小桐,只是,她那个不争气的好男人于千帆。她是太害怕失去他了啊,所以才会动不动就患得患失。
“别对千帆哥这么没信心嘛,他其实是真的喜欢你的,要不然,能跟你求婚么?只是啊!他木讷了太多年,对喜欢和爱已经分不太清楚了,所以,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却还没发现。”
莫小桐的这番话,直说到了马小玲的心里头。她是个很现实的人,如果于千帆真的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她也是不会委屈自己跟着他的。只是,这些年来,她一直在提醒着他,可他就一直在回望,总是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渐渐的,她也累了,也就不愿意再提醒,只盼着他有一天自己能想通,只是,至少到目前来看,他还在糊涂着,就算是求婚,怕也只是因为对自己的那一分愧疚了。
想到这里,马小玲也郁闷了,只感慨道:“我们都是傻女人呐!太傻了都。”
“别胡思乱想了,这可不像你,都要结婚的人了。”
“嗯,不说这个了,哎!要不你带上这小子陪我选婚纱去吧。”
一听这个,莫小桐眼前一亮:“好哇!去哪儿看?”
婚纱是每个女人心中的一个梦,十一年前,她已马虎了第一次,这一次,她再也不想马虎了。借着帮马小玲选婚纱,自己也该好好为自己挑一件了。
“胭脂路怎么样?”
“成,等我给孩子换身衣服。”
说完,莫小桐抱起孩子就朝房间走,马小玲想了想,也很快爬了起来,追着她说道:“我来帮你。”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4: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

豪华的包间内,肖奕似笑非笑地把玩着手里的烟灰缸,敌不动,我不动,在主角没有打算开口前,他这个配角,也就更不用开口了。反正,他有的时间,大不了继续耗。
陈林坐在他对面,默默地抽着烟,自他进入这间房间又来,已是他点燃的第四根了,很显然,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或者,这也是他一直不开口的原因了。他不说话,肖奕也不急,只是继续把玩着手里的小玩异儿,直到,对方将第四根烟掐灭在眼前,他才终于眯着笑眼,别有深意地瞅准了他。
“现在,我是该叫你姐夫呢?还是继续叫总经理?”
“叫我师兄就好。”
叫姐夫肯定不合适,叫总经理,他毕竟也没有真正的职务,更加不合适。他们毕业于同一所高中,叫一声师兄应该也不为过。
“师兄?不错,听上去还挺亲切的。”
淡淡一笑,肖奕不置可否,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待他的下文…………
“董事长昨天跟我说到这一切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只是,笑到后来,我突然发现我妈一直在流泪,然后我就知道了,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想过拒绝的,以我的能力,我完全可以照顾好我的母亲,我没有必要再依附于他了,可是,他却告诉我,我之所以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是因为我的能力好,而是因为你的眼力好,所以,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当初,你为什么要提拨我?”
这个问题,似乎是在他的意料之外,肖奕想了想,才认真地答道:“你要是愿意放弃劲莱集团的继承权,我会很欣慰的,只是,我也不想瞒你,三年前,我确实是因为知道了你的身份,才会力排众议,提名你做f市的总经理。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帮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特殊身份。”
这个答案还是伤到了他的自尊,陈林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不甘心地追问:“我在你眼中,就那么没用?”
“你是有能力的,只是,能力需要实践来打磨,你所欠缺的,只是时间,而我,只是顺手给了你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这话说得有点飘,以陈林的潜质,能掌握一个分公司已经算是负荷了,如果他要进驻集团总部,没有十年八年,恐怕是练不出来的。可是,这些话,他现在还不能说,为了尽快与费家划清界线,他也只能尽力栽培这个小子了,只希望,他的成长速度,不要让自己太失望才好。
仔细观察着肖奕的神色,陈林一脸狐疑:“你没骗我?”
“我要是想骗你,就不会说前面那番话了。”
和陈林说话,很显然要比费安平累得多,他的水准还没达到一点就破的境地,所以,很多时候,他除了表面上的肯定以外,已经不知道如何让他对自己产生信心了。
“董事长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专属顾问了是吗?”
听到这话,肖奕略为好奇地瞟了他一眼,没有叫父亲,也没有叫爸爸,陈林依然叫费安平为董事长。这代表着,在他的内心深处,还并不完全接受自己这个新身份的,至少,现在还没有。
“是。”
“可是,我该怎么信任你?你毕竟和我姐姐是十年夫妻。”
陈林是见过肖奕与费雪莉一起工作的,论默契,论手段,他自问再找不出第二对这么强强组合的人选了,虽然官方消息称他们两人已离婚,可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对他们以前的那种关系有点不能释怀。
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可他们毕竟有十多年的感情,费雪莉又是肖奕的恩人,在这种千丝万缕的基础之上,他很难相信肖奕肯全心全意地帮助他,去打败自己的前妻费雪莉。
“这一点,你可以自己做决定的,或者,向你父亲提议,不要我做你的专属顾问也可以。”
话说到这里,肖奕突然有几分期待,期待着陈林能大刀阔斧,真正表现得像个爷们!如果他真能因为这点小心眼,而开了自己的话,他还真是要对他感激涕了。只是,他到底是低估了陈林的判断力,更低估了他的野心,所以,在陈林说出接下来的话的时候,他的脸色,也开始微微有了变化。
“我没那么傻,你,我是要定了,不过,为了证明你对我的忠心,我需要你先为我做一件事。”
“说吧,只要我可以做到的,一定效劳。”
陈林的双脚交替着换了一下位置,突然冷笑着说道:“我要你和我去一趟英国,亲口告诉我姐姐,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
“这样对你没好处。”
“害怕了?”
“你爸爸之所以让我站在你背后,就是不想让雪莉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可以和她平分天下的亲弟弟。假如我按你说的这么做了,那么事情也就穿帮了,到时候,雪莉会对你怎样,我想,你爸爸都控制不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本已是一无所有,再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如果这样说了后,陈林还是坚持的话,他也就更加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不怕!”
“那好,机票我马上去订,我们晚上就飞英国。”
“…………………”
想试探,也得分分试的是什么人,要跟他肖奕比胆,玩心计,他还真是嫩了点。
几分怀疑,几分犹豫,但陈林再冲动也不至于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他跟着雪莉做事,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最了解她魔女的本性,要是知道自己就是她的亲弟弟,恐怕是杀了他的心都有。
他没必要冒这个险,更没必要在胜利已在眼前的时候,做这样的傻事,所以,他只故意严肃地盯了肖奕的脸一小会儿,便笑了出声:“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大家心照不宣,但也不至于当面点破,肖奕轻轻地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不冷不热道:“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不要开的好。”
“不过,你真的和我姐姐一刀两断了吗?她对你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
父亲没有叫出口,这一声姐姐他倒是叫得很顺溜,肖奕也不答,只淡淡道:“我对谁的感情更深,你也很清楚不是吗?”
“喔!明白了。所以,你要和莫小桐在一起,就甩了我姐姐?”
“不用说得这么难听。”
“这里只有我们俩,她也听不到,你怕什么?。”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而陈林这种人,正好介于这两者之间,亦正亦邪。他不算是个坏人,但也绝不算是个正直的好人。一夜的冲击,他似乎已完全摆脱了当初的狗腿样,大有一种翻身农奴把哥唱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他也很熟悉,曾经,他也一度迷失在这种幻象里,太熟悉,所以反而感觉到厌恶,他挑了挑眉,淡定地岔开话题,一脸沉着道:“言归正传吧!你找我来,还有别的事吗?”
“董事长说,明年想调我回总部,只是,需要一个比较有力的事件来助我一臂之力。”
“你怎么想?”
说到工作,陈林突然孩子气地笑了:“有你在,把我们f市分公司的业绩再提十个百分点,应该没问题的吧?”
这种天方夜谈的事情,也敢拿出来说,肖奕忍不住就喷道:“现在已经是12月了不是吗?你要我用半个月的时间帮你把公司提高百分之十的利润?”
虽然能力上不如肖奕,但陈林到底也做了三年的总经理,很多事情,他也不会那么没谱,见肖奕似乎很不爽,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便解释道:“当然不是指今年,我是说,明年上半年。”
虽然离开f市已经三年,但因为时时刻刻都打算回来,所以肖奕对f市目前的房产市场还是很关注的。这几年公司发展很快,以市场占有率来说,还保持在三年前的水平也确实不应该,虽然说业务部的问题很突出,但最大的关键还是在决策层。
陈林做不到的事,不代表他做不到,所以,只要让他背后操控半年,百分之十的增长率,应该不在话下。这要求,听上去虽然有点吓人,但算起来也不算太过份。他本可以一口应承,但也不想把话说的太满,便也只淡淡说了一句:“我会尽力。”
“很爽快,我就喜欢跟你合作。”
“喜欢就好,不过,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这么急干嘛?莫小桐不至于这么早就下班吧?”
说这话的时候,陈林一直在笑,那眼神里,有太多的暧昧因子在流转,肖奕也不理会,只平静道:“我要回去照顾孩子。”
“我那个从不没见过面的小外甥么?什么时候带出来我见见啊?”掐着下巴说出这句话,陈林的眼中,精光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