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那个从不没见过面的小外甥么?什么时候带出来我见见啊?”掐着下巴说出这句话,陈林的眼中,精光一闪,有什么东西太快地闪过,谁也没看见。
“没必要了,他反正也不会再回费家。”
他与费家划清界线的那一天,也就是波b与费家划清界线的时候,所以,他不会让波b再与费家的任何人扯上关系,就算是陈林也不行。
“谁说没必要的,董事长百年之后,他不是也有一份继承权么?”
话说到这里,肖奕就是再傻也听懂了他的用意,黑了脸,他一脸寒冰地警告着:“别打孩子的主意。”
摊了摊手,陈林无辜道:“我可什么也没说。”
“雪莉留不留财产给他,那是雪莉的事,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的儿子,不会要你父亲一分钱。”
他敢带着孩子离开,就会安排好波b的未来,离开费家,他一样会给他最好的一切,至于费家的财产,就这两姐弟都争得头破血流了,他又如何还会让孩子掺上一脚?
“这个可不好说,万一董事长非要给,他还会拒绝么?”
人一旦有了钱,就不会满足了,只会想要再多一点,更多一点。贪婪的欲望一旦被释放出来,就会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他讨厌看到陈林这样的嘴脸,但,他无权左右别人的思想,只能控制自己的行为。
“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会替他拒了。还有,想送你一句话,见好就收,别做的太过份!”钱财身外物,就算是一无所有他也从来没怕过,只是,若是有人胆敢伤害他的波b,就算是神,他也敢将他从天上拉下来,更何况,他还只是个人。
“记住你说过的话。”
“如果这么不放心,大家就不要合作了,这样更安全。”
“别生气嘛!我说笑的,再说了,大人的恩怨也扯不到孩子的头上,我也相信,董事长分给外孙的,一定不会比孙子多。”
他笑得很奸诈,是那种得逞般的诡笑,肖奕别开眼,只讥诮道:“那你可得要抓紧了,给自己找个会生儿子的老婆最要紧。”
“多谢你的提醒,我会的。”
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互看不顺,渐渐地,连空气中都似乎已凝聚着火药的味道……………………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5: 我是你肚子里的精虫

终于,肖奕打破僵局,用一脸公式化的口吻对他说道:“公司明年要准备的案子,你可以先看看,也可以先给出意见,之后,我会对你的意见进行修改和增进。需要我亲自去工地看的,就提前通知我一下,只要时间上没问题,我都会尽力配合。”
“没问题。”
“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
在他转身之际,陈林突然又叫住了他。他本不想再回头,但忍了忍,还是微笑着转过身来,笑问道:“还有事?”
“这个,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大红的信封,似乎装着什么东西,肖奕没有伸手,只是冷冷问道:“什么东西?”
“马氏的年庆会请柬,我听说,你想要这个。”
他只是随便跟公司的一个中层领导提过一次,想要一张马氏的请柬,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把他给卖了。人心叵测,他本也不该对别人抱有幻想,不过,既然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又肯亲手送上,他也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谢了。”
说完,肖奕大大方方地伸手,从陈林的手中接过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温馨。
莫小桐拒绝了苏老到英国学习的机会,却并没有受到苏老的惩罚,她很好奇苏老的态度会如此转变,是不是因为费安平的缘故,但,聪明的她也没有再细究什么,只是继续很认真地工作着,只是,上班的时间不再提前十分班,下班的时候,也变得越来越准时。
她不再板着脸对员工,属下们也都开始笑着夸她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她也很满意目前的生活状态,除了,母亲时不时会拉长的那张脸。莫小桐也曾试图跟母亲好好谈谈,但,每当一提到肖奕的名字,母亲就闭紧了嘴巴不肯再说话,她试过三次,次次如此,以至于后来,她都不想再提了,因为,提了也没用。
为了更好地照顾到波b的生活,莫小桐托马小玲从她的老家找了名中年妇女过来做保姆,保姆很勤快,人也很灵光,莫小桐很满意,肖奕也很满意,但,他却依然在家呆着,不找工作,也不提赚钱。
莫小桐的收入,供一家人吃穿用度完全不是问题,可是,看到肖奕天天在家呆着,她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她不在乎要养他一辈子,可是,她却担心,他这么呆下去,整个人都废掉了。
琢磨着该找个时间和他好好畅想一下未来,莫小桐找了个周末借口不回家,只赖在家里和肖奕一起看电视,看着看着,两人就直接从客厅看到了卧室里。
关上门,肖奕帅气地走到她面前,结实的双臂撑在门后,一左一右将她围困在怀中,深邃的黑眸毫不掩饰自己的迫切与热情:“这么好的天气,不觉得我们应该做点实事么?”
她忽然红了脸,娇嗔的推了下他宽厚的胸膛:“讨厌。”
软软的嗓声,半是怪嗔,半是撒娇,他低笑,执起她软弱无骨的白玉小手,凑到薄唇边亲吻着,俊朗的眉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和宠腻:“那就让我更讨厌的一点吧?”
她俏美的脸绯红一片,似怒似娇,妩媚的星眸却闪着点点笑意。
他轻轻叹息,勾起她的后脑勺,低头便吻住她的嘴……

再度醒来,已是次日的清晨,莫小桐浑身酸涨地趴在床上痛哼,那感觉,几乎是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在疼。
“混蛋,你也太狠了,这是要拆了我的骨,吃了我的肉不成?”
光着身子贴了上来,他俯身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吻:“昨天,你不是也很享受吗?”
“闭嘴。”
“闭了嘴可怎么亲你呢?”
“哎!别闹,别闹了…………”
他不理她的抗议,执着地在她的脸上,身上来回揩油。在他的逗弄之下,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又有些想要,但想到昨天要说的正事还没说出口,她就突然失了兴致。
轻推了他一下,她撑着酸涨的身子靠向床头:“哎!我有话要和你说。”
“边做也可以边说的。”
“别闹了,我说正经的。”
“我这也是正经的,最最正经的。”
“哎!别亲那里,痒,痒,咯咯,咯咯咯…………”
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一定又会败下阵来,莫小桐连忙滚了一圈,钻进被子里,将自己死死裹紧,只露出一对眼和一张嘴:“魂淡,你先停一下啦!人家是真的有话要跟你说。”
看她那模样,肖奕忍不住闷笑出声,直笑到全身上下都在抖,莫小桐狠瞪了他一眼:“笑笑笑,笑抽你算了。”
“抽的那个,明明是你嘛!”
“……………”
黑面,莫小桐一时无言,被他雷得是哭笑不得,怎么什么事都能往那上面扯呢?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亲爱的宝贝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现在就说吧,我洗耳恭听。”
知道再逗下去,莫小桐真的会翻脸,肖奕只手撑住脸,半侧在床上,那性感的曲线和娇好的容颜,只看了那么一眼,莫小桐的就觉得口中浸液巨增,差一点没溢出口唇:“那个,那个………”
“你要是还没想好说什么,不如我们………”
一听这话,莫小桐又慌了,连忙问道:“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出去找工作?”
“呃!你嫌弃我了?”
“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只是,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你不应该就这么埋没在家里,我会内疚的,会觉得是我拖累了你,让你变成这样的。”
他不愿意他满腹的才华被埋没,也不愿意他为了自己不能一展所长,爱情虽重要,但对男人而言,事业才是增强他自信的源泉。她不敢想象他做家庭妇男的日子,也不忍心让他为了自己放弃自我。
“傻瓜,我虽然没有工作,但也没闲着啊!只是,帮陈林做事没有以前那么自由而已。”
“你已经和他谈好了?”
“差不多了,所以,未来我可能还会出差,和以前一样忙,只是,只是没有工资而已。”说到工资的问题,肖奕难得地蹙起了眉头,似乎,这个问题也困扰了他很久一般。
“没有钱倒无所谓,我反正养得起,只是,你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我妈说了。”一个没工作,没前途,还带着拖油瓶的肖奕。她几乎可以想象,当母亲知晓这一切后,会给自己什么难看的脸色,她已经够烦恼了,真的不想因为这个再和母亲起冲突。
“你妈不是知道了么?”
“谁告诉你的?”
“你呀!”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他笑着曲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笨,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了,还用说么?”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
“比蛔虫还厉害,我是你肚子里的精虫。”
‘噗’地一声,莫小桐终还是忍不住喷了他一脸:“言归正传,还是说回我妈。”
“她要是反对,就反对吧,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不介意。”
“你不觉得委屈么?”
看她眼眶又红了,肖奕主动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要是你委屈了,我才会更难过,我是男人,所以,委屈一点不算什么。”
“肖奕,你这样让我很自责。”
“自责的话,以后要更加卖力一点喔!”
“去去去,正经一点。”轻笑着推开他,莫小桐一脸为难道:“肖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陈林不再需要你了,你要做什么?”
“帮你卖杂志如何?”
“我说真的,你别打马虎眼。”
“我也说真的。”
“别开玩笑了,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房地产,现在要改行做传媒?这起点会不会太低了?你要是做本行,随便应聘都不会是太差的工作的。”
对她的说法,他不置可否,只轻笑着解释道:“这是费安平给我的附带条件,要想与盛字划清界线,就要与地产界也划清界线。”
“太过份了。”
“弱肉强食,强者为王,没有什么过份不过份,当你够强了,你也可以对别人提出这样过份的要求,会被别人要求,只能证明一点,你还不够强。”
在商言商,如果他是费安平,或者也会这么选,虽然对自己来说有点残忍,但情理上来说,他也可以接受。看他这样淡定,莫小桐心里难受,马上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会向苏老好好推荐的,他一定会欣赏你的。”
“不用了。”
夫妻不在一间公司的规定,很多地方都有,但很庆幸的是,苏老的公司为了留住人才,提倡内部消化。所以,只要自己开口,苏老那边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可现在的问题是,肖奕似乎不太愿意去。
“为什么?你不想和我在一间公司工作吗?”
肖奕眯着眼想了想,突然反问道:“我把《娱乐一线》收回来自己做如何?”
闻言,莫小桐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后,已是满脸的震惊:“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他笑着摇头,又一本正经地问她:“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肖奕,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个惊喜?”
“这个嘛,你自己慢慢数,不过现在,先让我数数你!”淫笑声中,肖奕恶狼一般又扑了上来,莫小桐消极抵抗了几个回合后,终还是在他的动作下瘫软成泥,化成一池春水。
阳光晴好,一室的旖旎,大床上紧紧交缠的两人,娇喘连连,抵死缠绵。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6: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收到马力亲自送来的年会请柬时,已是平安夜的前一天,她拿着手里大红的请柬,一时间也犯了愁,拒绝吧!又说不出口,不拒绝吧,又怕肖奕误会。
“怎么这样的脸色?不舒服吗?”
莫小桐欲言又目,想跟他说没时间去,又找不到借口,只能干笑着应付:“没有,可能是工作太忙累的。”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对莫小桐心动不已,许多人也劝过他,说莫小桐的个性,不适合他,她的过去,也同样不适合他,他从来不听。从第一次被她拒绝到现在,三年多来,他一直在努力,努力让她爱上自己,虽然一直没成功,但他也一直没放弃。
只是今天,他却从莫小桐的眼神里,读到了一点别的东西,说不上来,但就是让他很害怕。几分忐忑,几分怀疑,他还是选择了直接问她:“你该不会说,你不想去了吧?”
“呵呵!”
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干笑以对,马力不由变了脸,惊问道:“呵呵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想去?”
“不是不想啦!你知道的,我妈回来了啊,我得多抽时间陪陪她,平安夜的时候,我自然也是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家里的。”找来找去,还是只有这个理由最像话,虽然,平安夜她也不太可能在家里陪母亲,但还是决定先这么说了。
马力瞅了莫小桐一眼,满不在乎道:“那就带上伯母一起去吧!人多热闹一点。”
“马力,你觉得我妈去那样的场合合适么?那么多熟人,一人一句就够她气得吐血的了。”虽然莫家没落了,但名声永远还在那里。那些贵妇们说起闲话来,可不比那些三姑六婆的差。那样的大场合,自己每一年都要被人数落,更何况是刚从牢里出来的母亲,想一想,莫小桐都想要哆嗦。
也觉得莫小桐说的有理,但马力又不甘心,只是继续叫苦:“可是,我已经和我爸妈说过了,要把你隆重介绍给他们的,你现在说不去,我多没面子啊。”
一听这话,莫小桐吓的不轻:“干嘛要让她们见我?”
“未来儿媳妇啊,当然要见一见了,以前年会你虽然去了,都躲着他们不肯见,今年再不让你躲了。”
马力的直白莫小桐已领教过无数回,但从没有哪次像现在一般紧张,要是肖奕没回来,他胡说两句也就算了,可现在,情况已是当初那般单纯,她也不能再让马力如此胡闹下去了。
沉了脸,莫小桐一脸冷凝:“你要这样说,那我更不能去了。”
“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的,不是吗?”
什么道理她都和他讲过了,基本上每隔半年马力就会找机会跟自己求婚一次,前前后后求了五六回了,她每一次都把话说得死死的,甚至都讲过老死不相往来的重话,可一转头,人家就忘记了。又嘻嘻哈哈地跑来跟自己讨好献宝。
除了不喜欢他以外,莫小桐也确实挑不出他什么大的毛病,真要去伤他,她也做不太出来,所以一拖就拖到了现在。只是,这事眼看着再也拖不下去了,她只希望,自己能有办法让他死心,又不至于让他太难过才好。
“好吧好吧!我不介绍你给我爸妈了,可是,年会你一定要去。”
狠了狠心,她咬牙:“我不去。”
“连续三年,你都是我的女伴,今年你不去,你是要我面子里子都掉光光吗?”
他又开始耍赖了,可莫小桐这一回,明显不吃他这一套,只理所当然道:“你总要适应的呀!我不可能一直是你的女伴。”
许是见莫小桐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马力也急了,脸一沉,粗着嗓门就嚷:“以后我不管,我只管眼前,反正,请柬我送来了,你要是不去,就是不当我是朋友,那以后,咱们也别再联系了,朋友都做不成。”
瞬间,莫小桐就黑了脸:“马力,你别这么任性好不好?”
和不和他联系,对莫小桐来说,影响还真不大。可是,在她初入传媒业的时候,是马力一手提拔了她,也尽可能地帮助着她成长,她不能做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所以,也说不出那种为了别的男人,要和他恩断义绝的话。
马力的脾气急,和莫小桐也吵过无数次,但每一次都是他主动回头来找她,虽然没有当面认错,但已算是低了头。只这一次,他明明白白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任是再想低头,也低不下去了:“我从来就是这样的,而且,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感觉你也不是不知道,就算做不成情人,连朋友也不要做了么?”
叹一口气,莫小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急什么呀?我哪有说过不和你做朋友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是舍不得我的?所以你答应了?”
“…………”
什么叫她答应了?他哪只耳朵听到她说答应了?
“默认就是肯定,肯定就是答应,所以,我明晚来接你,记得打扮漂亮一点喔!拜拜!”
“哎!马力…………”
马力是看得懂莫小桐的眼神的,所以,话一说完他就连走带奔地跑了,莫小桐紧追了出去,刚想叫住他,却发现,他已在电梯合上的缝隙里,对自己微笑着摆手。

回到家,莫小桐轻手轻脚地换着鞋子,刚趿好拖鞋,一团肉球便猛撞进了她的怀中。
小家伙先是拿头在莫小桐怀里胡乱在蹭了又蹭,然后便亲昵地双手吊在她脖子上说:“妈妈,七饭呀,七饭。”
一听到七饭两个字,莫小桐立马笑开了花:“你这个小吃货呀,怎么一开口就是七饭呢?”
“饿,肚肚饿。”
“哪里饿?”
小家伙很是认真地指了指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这里,这里。”
被小家伙的模样,逗得直乐,莫小桐伸了手到他肚子上轻轻地摸着:“来,让妈妈摸摸,唉呀!原来波b真的饿了耶!肚皮都陷进去了。”
听到莫小桐说自己肚子陷进去了,波b大惊失色,扯着自己的毛衣就要往上掀:“看看。”
被孩子的模样逗笑到不行,莫小桐将包包往沙发上一甩,弯腰抱起波b便直接朝餐桌那边走,一边走一边叫:“肖奕,肖奕?”
听到叫声,保姆王妈应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脸和气道:“太太,先生在书房看文件呢。”
虽然莫小桐和肖奕没有结婚,但在王妈的眼里,两人住在一起,又有一个孩子,那就是两口子,所以,她叫着肖奕先生的同时,也就自然而然地叫起来莫小桐太太。莫小桐起初还有几分不适应,听着听着,也便习惯了,想着未来总有一天也终究会是他的太太,也就没有再刻意去纠正。
“喔!王妈,波b饿了,可以吃饭了吗?”
王妈将沾了水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笑着又说:“饭早就好了,就等太太你回来了,先生说,要是他自己没出来,就让你们先吃不要等他。”
“好,那我先喂孩子,王妈,你也一起吃吧。”
自从母亲入了狱,她就一直是一个人吃饭,渐渐的,就讨厌起了那种感觉,所以,听说肖奕不出来吃饭后,便让王妈一起吃。她虽然从小就是大家千金,但自从见过杨大妈后,对这些农村人也生了许多的好感,也就不排斥和她们同桌而食了。
王妈一脸腼腆:“那哪行啊,我是个下人呀。”
“什么下人不下人的,在我们这个家里的都是家人,何况,要是我对您不好,小玲可不放过我。”王妈虽然只是一个保姆,可她却是杨大妈的一个远房侄女,算起来,也是马小玲的亲戚,就冲着这一点,她也没拿王妈当外人。
提到马小玲,王妈一脸自豪,嘿嘿地笑道:“呵呵!那她不敢。”
“别客气了,一起吃吧,给肖奕留着饭就行。”
“哎!好!”
农村人就是朴实,莫小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王妈也就不再推辞,只马上张罗着摆菜布饭,帮着莫小桐一起喂孩子。
吃完饭,莫小桐带着孩子讲故事,讲完又玩了好一会儿,肖奕都不出来,看了看时间,已指向了晚上八点整,她担心他太忘情于工作而影响了胃,便忍不住跑去敲了敲书房的门。
半天得不到反应,莫小桐直接打开书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肖奕。”
一连叫了他好几声,他才蹙着眉头转过脸来,一看是莫小桐,立马牵起嘴角笑了笑:“怎么了?”
指了指书房里的钟,莫小桐温柔道:“八点了,吃完饭再看吧。”
他一工作起来,就容易忘了时间,不过,以前在英国的时候,忙到凌晨不吃饭的时候都有,所以才熬坏了胃。现在不同了,有莫小桐盯着,他是哪一餐想不吃,她都不会肯。
“还有最后一点,看完我就出来。”
“离开前,我想看着你把饭吃了,不然,我一走,谁还管得了你?”
因为母亲的反对,莫小桐只敢在周末的时候,在这边过夜,其它的时候,她都是尽可能地抽时间回家陪母亲,虽然这样跑来跑去很累,但,她却觉得很充实,至少,他们每天都可以见面。
“好吧!先吃饭。”
在这样的小事上面,无谓过多争执,她只是为了自己好,而他,也觉得应该抽点时间多看看她。只是遗憾啊!要是能天天住在一起该多好,就不必如此牵肠挂肚了。
起身,帅气地走向她,她也很是熟练地挽上了他的臂。
看到两人亲昵地走出书房,王妈开心地笑了,马上就转身去厨房端菜拿饭。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7: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虽是饿了,但因为胃不好,肖奕吃的并不多,只一小碗就再吃不下,莫小桐也没有勉强他再吃,只拉着他坐回沙发上,犹豫着该如何跟他说明天要做马力女伴的事。
“怎么了?有话要跟我说?”
莫小桐的心思一向埋得浅,肖奕这种商场上看惯了人脸色的老手,只一眼,基本就能猜出几分。
负气一叹,莫小桐无力道:“你又看出来了?”
“说吧,是不是你妈又说你了?”
自从他们在一起后,最大的困扰就是费家,费家的事因为自己的这番让步,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也自然再扰不了莫小桐的心。想来想去,也只有家里那尊‘老佛爷’能让她如此愁眉不展了。
“不是我妈啦!”
他顺了顺她颊边的发,温柔一笑:“那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