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有家里那尊‘老佛爷’能让她如此愁眉不展了。
“不是我妈啦!”
他顺了顺她颊边的发,温柔一笑:“那还有什么事能把你急成这样?”
窝在他怀里,她一脸为难:“还不就是马力咯,他们家要办年会,就是明天,他想让我给他当女伴。”
“喔!”
长长的尾音,也不表示赞成或生气,他如此的平静,反倒让莫小桐更加不安了,只急着解释道:“我本来不想去的,可是,他说这三年来都是我做他的女伴,今年也不许例外。”
“喔!原来三年都是他的女伴。”
一听他这口气,莫小桐立马涨红了脸,紧张道:“你别误会啊,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他失笑,反问她:“我没误会什么啊,你在紧张什么?”
“唉!我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就是说,我推了半天没推掉,所以,我明天要去参加马力家的年会,以他女伴的身份亮相,你介不介意?”
其实,答案很明显,除非肖奕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否则,一定会介意。她之所以想找她说说,一来是想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瞒,二来,也是想要他给自己一粒定心丸。他要是不反对的话,当然是最好的,可是,他若是坚持反对的话,她自然也就更好做决定了。
“我介意你就不去了吗?”
“如果你真的很介意的话,我就不去了。”
肖奕不言不笑,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的脸一阵,方才又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声:“去吧!”
“嗯?”
“把我想得那么小气么?还急成这样?去吧!反正三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次。”
“哎!你说什么呢?”
她气得捶他一拳,他却轻轻松松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还满脸无辜道:“我什么也没说啊。”
莫小桐狠瞥了他一眼,假装生气地转过脸去,这下,又轮到肖奕来哄她了。他先是小心地扯了扯她的衣袖,后来又小心地扯了扯他的手,见她一直倔强地不肯回过头来,只得又低声下气地解释着:“马力那小子,我不在的三年他都没搞定你,我回来了,他也就更没有机会了,对于他这样的对手,你觉得我有必要介意吗?”
听到这话,莫小桐终于忍不住笑了,扭过头来,挑眉看着他:“这么自信啊?”
“当然自信了,要是你在尝过我种男人的滋味后,还能看上马力那样的‘次品’,那我只能说,你的眼光,真的太水。”
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种通病,就是在评价情敌的时候,完全地,非常地,特别地不客观。如果说马力那样的太子爷出身,也叫做次品的话,恐怕这世上还真难有几个不次的男人。
难得听到肖奕如此评价马力,莫小桐要笑不笑道:“臭美,人家马力也不差的好吧。”
“不差你为什么没看上呢?”
“那人家费雪莉也不差啊,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她无意提到费雪莉,可话一出口,她就立马发现不对,正尴尬着该如何解释,却听肖奕又‘老不正经’道:“没办法,我的眼光就是这么差嘛!只看得上你这样的‘次品’。”
“你敢说我是次品?”
这一下,莫小桐算是鼻子都气歪了,正不依不饶地锁住他的衣领,却听他讨好道:“好了好了,我的错,是我的错,你不是次品,是上品,上上品。”
“讨厌!”
她不是真的生他的气,自然也便在他的‘糖衣炮弹’的攻击下,软化成泥,只娇嗔了一句,就算是作罢。
他只是笑,一晃眼又看到客厅里的钟,努了努嘴,他提醒她:“嗳!到时间了,你该回家了。”
窝在他怀里不想动,莫小桐长长一叹:“真不想离开呀。”
“那就留下呗。”
“不行啊,不行啊!”
两边都是她最重要的人,母亲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她就得后悔一辈子。虽然很不愿离开这温暖的怀抱,可一想到未来的路毕竟是母亲在的日子少,便也就不敢再犹豫了。
“那就起来吧,早点回去,早点休息。明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马氏的年会,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你。”他意有所指,她却不明所以,只兴趣缺缺道:“算了吧,不要有惊吓都不错了,还惊喜呢?”
他也不点破,只耸着眉头道:“那可不一定!”
“好了,不和你扯了,我回家。”
“走吧!我送你。”
有王妈在家看孩子,他便没有后顾之忧了,不过,每一次送莫小桐回家的时候,为了不让莫夫人看到他受刺激,他都会在离莫家大宅还有一百米的距离就停下让她下车,然后目送她回到家里,他才会安心的离开。
老实说,这种状态他并不十分满意,不过,为了这来之不易的感情,他选择了容忍。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他相信,总有一天,莫夫人会明白,只有跟着他,莫小桐的未来才会用得上幸福两个字,也只有莫小桐幸福了,莫夫人的生活才会有幸福。
……
回到莫家大宅的时候,还不到晚上十点,莫母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电视机的声音被开到很大,有点吵,可莫母似乎并不在意,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淡,看不出什么情绪,莫小桐如常地走过来,轻轻地叫了一声妈,莫母应了一声,眼睛都没有离开过电视机的屏幕。
莫小桐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了想,还是轻轻地说了一声:“妈,很晚了,该休息了。”
“看完这个再说。”
自从在那件事上面和母亲起了冲突后,母亲对自己总是一幅不冷不热的样子,莫小桐渐渐的也习惯了,只劝道:“那您把音量开小一点,这么大的声音,对你耳朵也不好。”
“这么大的屋子,空荡荡的,电视机音量大一点好,大一点有声音,就觉得不那么冷清了。”
听到这话,莫小桐突然心头一酸,她一个人分身无术,顾得了那边,就顾不了这边。莫家大宅确实是太大了,近一千个平方的空间,平时自己一个人住着都觉得碜得慌,更何况是刚从牢里出来的母亲。
其实也有想过把这房子给卖了,让母亲还是搬回原来的小房子里住,可是,又怕母亲以为自己连家都不想守了,也就一直这么坚守着,只是,眼看着母亲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眼睛里的光彩越来越少,莫小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坚守下去了。
“妈,您是不是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
“是无聊,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得过?想想,还真不如不出来,在里头还热闹一点。”
莫母又开始说着气话了,莫小桐无言,只道:“您在怪我吗?”
“我怎么敢怪你,你那么忙,又要工作,又要养男人。”
“妈!”
一说到肖奕,莫小桐的情绪就又开始不稳定了,她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吵,只能无奈地叹着气。
莫母也不理会莫小桐的情绪,只继续不冷不热道:“不过,你没空,别人还是有空的,今天马力来陪了我一下午,说笑话逗我乐,还带了圣诞节礼物给我。他嘴里说是来看我的,其实我知道,他是在等你,不过,你也够可以的,这么晚才回来,人家等不下去也只能回去了。”
进门的时候,莫小桐就眼尖地看到客厅的中央有很大一束康乃馨,她也没敢问是谁送的,没想到,母亲倒自己说了出来。想到马力可能是因为自己说明天要去年会,就没办法陪母亲的借口才会这么做的,她突然又觉得十分愧疚。
“妈,我明天要去马氏参加年会。”
终于,莫母看的电视剧放完了,莫母拿下脸上的老花镜,一脸淡漠道:“他跟我说了,我也同意了,只要不是陪什么别人,妈几时难为过你?”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莫小桐起身抱起那一束花,淡淡道:“我帮您把花插起来。”
“要插就插回我房里,放外头谁看呐?”
“知道了,我插好就送到您房里去。”
“我先上去了。”
就是这样,一直冷冷的,莫小桐有时候也觉得受不了母亲的阴阳怪气,可想到是自己惹她生气的,也就再也埋怨不起来。拧着眉,她小心地插着花,当满瓶花香宜人,莫小桐很轻盈地上楼,直接将花送进了母亲的房间里。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8:人要脸,树要皮

经睡下了,虽然还没有闭眼,莫小桐小心翼翼地将花摆好,正打算跟母亲说晚安,莫母却突然坐了起来,叫道:“小桐,你过来。”
“妈,什么事?”
“今天,马力来过了。”
“您刚才已经说了。”
“他不是才送了几朵花,还给了我这个。”莫母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那里是她早就准备要给莫小桐看的东西。
“这是什么?”
莫母期待地望着莫小桐,激动道:“承诺,一份承诺书。他说,只要你点头,《绯色》以后就交给你来打理,他回家继承马氏的产业。”
“…………”
震惊地看着手里的东西,莫小桐一脸不相信地望着母亲的脸。不是不了解母亲的心意,也不是不了解她的期盼,只是,为了这所谓的产业,母亲又要犯同样的错误了么?她可以理解母亲对《绯色》的期待,是因为想要在有生之年,将亚星再注册,可是,如果,这一切又要用自己的婚姻来换取的话,真的值得?
她不想说话,事实上已是对母亲无话可说,十一年前,她这么傻过了,难道母亲不懂自己有多后悔?现在还要这么要求她,真的不懂自己有多伤心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也不小了,考虑问题也该成熟一点,像马力这样的家世,还有什么配不上你么?人家都能低三下四的来求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看着母亲,莫小桐很失望很失望,但,母亲毕竟是母亲,她不可能过多指责,只漠然道:“这不是满意不满意的问题。”
“那个肖奕,他就是一千个好,一万个好,他也是别人的男人,你这样做,只会害了自己一辈子。”
“他已经离婚了。”
闻言,莫母怔怔一愣,好半晌才又道:“那也就代表他一无的所有了,我不相信费家会给他任何好处,他起初就只是一个穷小子,离了婚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到底是混过上流社会的人,太懂这个中厉害,莫母甚至都没听莫小桐说起,便猜到了八九分,是以,对肖奕的态度,也就更加不屑了。
“我不介意。”
“现在不介意,以后也不会介意吗?一辈子还很长,你要眼睛擦亮一点,挑男人不是这么容易的。”吃过苦的人,对物质生活的要求,似乎远比精神要求高。这也是莫母心里爱着于千帆的父亲,却还一直和莫父在一起的理由。只是,她永远也不会理解,她生的这个女儿,更注重的,其实是真心。
“妈,我的眼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亮过。”
挑男人确实不容易,所以,她好不容易找到个好男人,就绝不会再错过了。
莫母从来没有在女儿的眼中,看到如此坚定的眼神,三年的时间,女儿的成长,似乎已快到自己跟不上的节奏了,是她错过的太多,还是自己已不能适应现在年轻人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和马力在一起?”
“是。”
只一个字,斩钉截铁。
听到这个答案,莫母又来气了:“那你年年参回马氏的年会?还年年做他的女伴?”
“那都是他强迫我去的。”
第一年,她还是《绯色》的员工,老板有要求,她自然也没办法拒绝。第二年,他说她不去,他也不肯去,那样重要的场合,要是马力因为她而去不成,她岂不是要成千古罪人?第三年,她借口工作太忙,要升职,要加班,可他却一个电话打到了苏老的家里,她是被他缠怕了啊!软磨硬泡,不给任何拒绝的机会。
“借口,你要真不想去,他还能逼着你?”
关于这一点,她觉得和母亲真是没有共同话题,狠了狠心,她咬牙道:“好,就当是借口好了,如果妈您也觉得我应该和他划清界线的话,那么,今年的年会,是最后一次,也是我跟他彻底来个了断的日子。”
有句话说的好,烈女怕缠郎,许多的女孩子,都会因为一个男人对和的执着而最终接受那个男人的一切。马力就是这一种男人,各方面的条件都好,还有着让所有人都惊艳的外表,可他与莫小桐之间,差的不是一点缘份,而是十一年的时光。
她的心里有了肖奕,就再分不出位置给别人,就算是所有人都劝她应该接受,她也无法再动摇。本还有些犹豫的,怕自己和他闹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可母亲的态度,却彻底激怒了莫小桐,就算要伤到马力的自尊,这一次,她也要狠下心肠了。
本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莫小桐好好聊聊,可聊着聊着,又开始着急上火,莫母一急,又开始发起了脾气:“我是让你和他划清界线吗?我是让你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人的本性,从骨子里透出,是改不掉的。
正如母亲说过,不会再以‘貌’取人,可到头来,她还是相中了马力的家世。或者,天下父母都是为了子女好的,只是,她们用错了办法,却还犹自不知。
“他的家世好,人品也好,他会对你好一辈子的,这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这个理由,确实够充分了,如果,她不是莫小桐,如果,她没有经历那么多,如果,她的心里没有住着那样一个人,或许,马力就会成为她的不二人选。只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相信如果,所以,她还是活在尘世之中,也必然要接受大众的审评。
平了一下气息,莫小桐不娇不燥,不温不火地问:“那您想过我嫁进马家后,会承受的压力么?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一个曾经因为‘操守’不行而上过八卦头条的女人,一个早已沦为上流社会笑柄的女人,您觉得马力的父母亲,真的不会介意么?”
说到这个问题,莫母确实没什么底气,只哀哀道:“马力不介意不就行了?”
“然后呢?让他为了我和他的父母亲一直僵持下去吗?”
“你不要把人家想的那么坏,人家肯让你去参加年会,就是认可你了。”
马氏夫妇,早些年莫母也是见过的,看上去就知道是知书达理的那种人,虽然教出来的马力,花名在外,但骨子里也还是本份的,所以,她才敢冒这个险,让莫小桐博上一博。
“好,就算是您说的这样,他的父母都不介意,那不是还有亲朋好友吗?她们说的话,我是不是都不用听?好,就算我不听,他的父母亲是不是都不用听了?”
人要脸,树要皮,她反正已经是没脸没皮的人了,什么也看得开。但她看得开不代表别人看得开,对马氏夫妇来说,娶一个农村的女孩做儿媳妇,也会比娶了自己要风光得多。
“那么多的风浪你都过来了,这一点风雨还经不起?”
那么多的风浪,她都过来了,可不代表,她还想再试一次。她不是神仙,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对她而言,没有什么比平平淡淡过一生,更让她向往了。
想了想,她没有再反驳,只突然换了话题对母亲说:“马力让我去参加年会的时候,我本来是拒绝的,我说,我去了就不能在家陪您,马力很大方地说,让我明天带您一起去,妈,您要去吗?”
“我不去。”
莫母的反应很大,却正好和莫小桐的预料的一般,她盯着母亲的眼,一字一顿:“为什么不去?”
“…………”
在莫小桐的逼问下,莫母终于失语了。人言可畏,有些东西,自己都不敢去面对,又有什么理由要女儿去承担?
“因为您很清楚,我说的都是必须要面对的事实,您也很清楚,这些都是逃避不了的事实。是,我曾经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我也厚着脸皮活下来了,可是,我那么辛苦地活过来了,为什么还要把自己陷入第二次的暴风雨?就算不靠任何男人,我也能过得好好的,也能养得起您,我为什么还一定要嫁入豪门?”
莫母的声音,已没有先前的底气,但依然在坚持:“如果你是害怕这些,都是可以和马力沟通的,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总能想到办法的。”
“这些是能想办法,可是,我的心呢?我根本不爱他,嫁给他对他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他那么关照我,那么帮助我,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去伤害他?”
和赵明磊的那八年夫妻生活,让她几乎对生活绝望。她相信马力不是那样的人,也相信他会对自己好,可正因为如此,她不想让他体验自己当初体验过的绝望。和不爱自己的人结婚是不幸福,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同样是不幸福,既然有第三种选择,为什么她要选择那个最差的?
“妈说不过你,可妈都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过的幸福。”
这一点,她毫不怀疑,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她们也许没有用对办法,也许没有尊重你的意见,但,他们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你好的。只是,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也有了自己的人生体验,而她所体验出来的就是她说出来的这一句:“不是有钱才叫幸福,也不是嫁进豪门才叫生活好。”
“你爸死后,多少人给我们白眼看?上门讨债的,那都跟要吃人一般,那些日子你忘了,妈却没有忘?妈这一辈子,就是场悲剧,我已经没有能力再翻身,可是你还有机会,妈只是不想你后半辈子没保障。”
往事历历,车轮一般辗过心头,莫母抹着眼泪,想到自己的现在,又想到莫小桐的过去,不免悲从中来。莫小桐几分心疼,轻揽过母亲在怀里,用只能她听到的声音耳语:“妈,钱够用就好,不是越多越幸福。我的帐户上有五百万,加上三处不动产,如果你觉得没钱没保障,我可以把这些全都给您,这样总行了吧?”
“…………”
初听到这个五百万的时候,莫母几乎瞪大了眼,想当初,莫父创业之初,也不过几十万的资本,可现在,女儿不动声色地就有了这么多存款,这让她无法不震惊。
“你的钱哪来的?”
“不偷不抢,就是我自己的。”
当年赵明磊的那两百万母亲是知道的,后来肖奕给自己的房子和钱,母亲却并不知道,加上这几年她努力工作赚来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五百万。这些钱,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可能不过九牛一毛,可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却已算是天文数字,她其实不穷,真的不穷了。
“可是,妈不是想要你的钱,妈只是,只是…………”
“妈,别说了,我都懂的。好了,很晚了,妈您休息吧,我也该回房去洗澡了。”
说完这话,莫小桐小心翼翼地给母亲掖了掖被角,这才转身朝房门口走去,站在门口处,她忽然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对母亲说了一句:“妈,其实,我最怀念的是我小时候的日子,那时候,爸爸不那么忙,哥哥不那么累,您,也不那么势利。”
说完,莫小桐再不回头,只在母亲诧异的眼神中,默默离开。
她累了,母亲也累了。
大家都在这场拉锯战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只是,如果钱可以让母亲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宁的话,那么,她什么也不要,都给她好了。
不委屈,不难过,给母亲她心甘情愿。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89:有种步步惊心之感

平安夜,即圣诞前夕,在大部分基督教国家是圣诞节节日之一,但现在,由于中西文化的融合,已成为世界性的一个节日。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f市的街头,也会在平安夜的时候,摆满各式各样的圣诞树,看着那些或是明亮,或是璀璨的青翠小树,每个人的心情都会不自觉地变好,那感觉,就仿佛和世界人民一起迎接着新年的到来。
只是,从三年前的平安夜开始,莫小桐都会为同一件事情而犯难。今年当然也不会例外。这不,她正对着满床的小礼服发着愁,该穿哪一件好呢?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就算她不愿意陪马力参加马氏的年会,但既然她答应了,就应该认真对待,至少,在衣着打扮上,不能让别人有机会说她。
从小上八点开始,她就一直在对着手机讲电话,直讲到电话那头的肖奕也开始为她的行为崩溃时,她才照着他的意思将床上的所有衣物都拍了一张照片传给肖奕。很快,对方回了消息,给她挑出了一件她自己很满意,却又一直下不了决心穿的小礼服,她才欢欢喜喜地换上了身,坐在化妆台前,慢条斯理地化起了妆。
年会定在下午三点才开始,可是,前面还有些其它的节目要表演,所以,马力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就会来接她了。而她也会在那里,一直呆到下午四五点才可以回来。以前倒也不觉得时间长,可现在,她一想到肖奕独自在家等着自己,就觉这一整天对她来说,都将是‘度日如年’。
很准时,马力开车到莫家大宅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十一点半。莫小桐婷婷雅雅地下楼,方落落站定,已是惊艳了马力。看着眼前美若天仙的莫小桐,他忍不住便流里流气地吹了一下口哨。
一袭淡紫色的抹胸裙,微短的初裾下是白皙而修长的双腿,紧身的设计,将她玲珑的曲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没有额外的装饰,莫小桐只用特制的水晶发卡,将长发微松地绾起,有几丝自然的垂落,划过耳际,让她看上去清秀而典雅。
“小桐,你真美。”
被他赞美得太多,莫小桐本已没有什么感觉,但,好听的话听在耳里总还是舒服的,莫小桐抿唇一笑:“谢谢!”
“走吧!先带你去吃东西。”
听到这话,莫小桐绑安全带的手一滞,疑惑地问:“不是去年会现场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去哪里吃东西?”
“不是三点才开始吗?”
马力现在就来接自己了,证明自己没记错时间啊,这么早就有得吃了,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