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到这话,莫小桐绑安全带的手一滞,疑惑地问:“不是去年会现场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去哪里吃东西?”
“不是三点才开始吗?”
马力现在就来接自己了,证明自己没记错时间啊,这么早就有得吃了,难道是时间提早了,这个她喜欢啊,越快结束就越好。
“今年老爸心血来潮说要玩点新花样,三点是正场,十一点开始就有自助餐可以吃了,不用像前几年一样饿着肚子等。”
莫小桐一笑,意味深长道:“也就你们能吃,那些准备去猎艳的美人儿们,一个个都生怕身材走形不好看的,谁还敢吃东西?这么早就准备好东西上来,不是刺激人么?”
“所以才叫新花样啊,哈哈哈!”
对马力的笑点,莫小桐不置可否,只配合着轻笑了几声,回头又郁闷地想,从十一点开始到三点,她还有四个多小时要熬。
………
虽已过了三十的年纪,可莫小桐辅一入会场,仍旧还是成为了全场的焦点,那些或是怨恨,或者是嫉妒,或者是羡慕的眼神,齐刷刷落到了莫小桐身上,只让她如同行走在钢钉之上,很有种步步惊心之感。
她挽着马力的手臂,优雅大方地随行,依着惯例,陪着他绕场一周,让他极尽显摆与得瑟。算起这,这三年也是真托了他的福,自己这声名狼藉的人,也在他这样三番五次的高调亮相后,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重点。不过,重点已不再是过去的绯闻,而是她与马力的情感历程,还有何日重入豪门的猜测等等。
这些所谓的上流名门,大多很是势利,以前莫家没落,大家都落井下石。现在,发现她又有上位之势便马上又开始拍马逢迎。虽然她们骨子里还是瞧不起她的过去,甚至认为她是用了什么狐媚子的手段才虏获了马力的心,可表面上,还是对她笑脸相迎。
习惯了这些人的嘴脸,莫小桐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例行公事走场一般,陪着马力满场跑了一圈后,挑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面前的美食。
正如莫小桐所料,诺大的会场,美女如云,可餐桌旁却只见酒水少,却不见食物减。为了吊到金龟婿那些美女们可谓是下足了本钱,有一些,恐怕是连早餐也没有吃。不过,她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也不需要浪费时间在这些男人身上,所以,她吃得很得意,看得也很开心。
正大快朵颐之时,前方突然出现一道暗影,莫小桐下意识地抬着,当看清来人的脸,她突然觉得嘴里的苹果也突然变得平淡无味,再难以下咽。
“好巧!”
“巧吗?我第四年参加这个年会了,大家都知道我会来。”
本来心情就不算太了,看到赵明磊,简直是连东西也吃不下了。三年来,她一直在让自己努力变得强大,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亲手打败他们,从他们手中夺回属于莫家的一切,虽然,她的成长已很迅速,但,离自己的目标,还有很远一大截。
不过,她不会因此而忧伤,反而会更加的努力,她相信,事在人为,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为当初的所做所为做出代价,也让他们明白,得罪她的下场,远比他们想象之中更要惨。
“是吗?我第一次来而已。”
无意提到莫小柳,不过,想到最近关于他们两口子的传闻,她又忍不住想要调侃几句:“你老婆呢?没看着你啊?”
听说,努力了三年,莫小柳终于在不小心流掉了两个孩子后,第三次怀上了孕,为防止这一次莫小柳又不小心流产,赵家把她看得很紧,前三个月是床也不让下,直到现在肚子已经很明显了,才肯带她出来放放风。
不过,以赵明磊的风流成性,这三个月中,自然也是闹出了不少花边新闻的,而这些新闻传进莫小柳耳中后,她是勃然大怒,一度限制了赵明磊的交际空间。莫不说这样子美女如云的场合,就连公司里,她都找了几个眼线专门盯着赵明磊。
在这样严防密守之下,赵明磊几乎已完全失去了自由,所以,他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莫小桐自然也觉得稀奇了。
“她怀孕了,不方便来这样的场合。”
意有所指,莫小桐揶揄道:“嗯,确实不方便。”
实在没有心情和他说什么,莫小桐优雅起身:“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你自便吧!”
突然伸手,捉住她的手臂,赵明磊热切道:“小桐,我们谈谈。”
冷冷地甩开,莫小桐的脸色很难看:“有必要吗?”
“难道没必要吗?不是你…………”
“聊天啊?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打断他的话,马力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赵明磊除了和莫小桐有仇以外,和马力也算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所以,远远地看到他过来缠着莫小桐,他便想也不想便将父亲介绍给他的重要客人晾在了一边,直接赶过来为她解围。
甜甜一笑,莫小桐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手:“没有,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走吧!”
很满意莫小桐的反应,也很满意赵明磊脸上的黑气,马力邪邪一笑,便当着赵明磊的面,直接带走了莫小桐。一边走,他一边关切地问:“他没为难你吧?”
“这么多人,他能怎么为难我?倒是你,就那么扔下了你们家的重要客人,你爸会生气的,快回去吧。”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马力的生活,更不想因为自己让马力被父母责骂,她催促着他,连赶带推。
他无奈,只是担心道:“我怕那混蛋还缠着你。”
“放心吧!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莫小桐么?我应付得了。”
“真没事?”
“哪一年陪你来年会我不遇上几人缠人的家伙的?哪一年我没有处理好呢?快去吧,让客人等不好的。”
说起这个年会,莫小桐还是印象很深刻的,每一年来,总会遇到一些纠缠不清的人,大多是一些外商,因为不知道莫小桐的过去,只仰慕于她的外表。不过今年新鲜一点,外商还没来,赵明磊到是自动送上门来了。
“那好吧,我尽快和他们谈完,然后过来陪你。”
陪不陪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更何况这里人多嘴杂,她根本不想和马力走得太近。
“不用了,正经事要紧。”
“要的,记得等我啊。”
“嗯。”
一声等我,又勾起了莫小桐的回忆,她淡淡应了一声,思绪却因此而飘出了很远很远。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90: 为什么还总和他纠缠不清?

目送的马力离开后,莫小桐车身去了洗手间,在那里,她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莫小姐,可不可以聊聊?”
不是第一次见到马夫人,不过,在这样尴尬的地点遇到马夫人,还真是头一回。莫小桐浅浅一笑,很是大方道:“当然可以了,不过,在这里聊吗?”
马夫人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跟我来。”
跟着马夫人出了门,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什么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清除过了。想到马夫人找自己的理由,莫小桐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似乎很高。
没走多久,二人便来到了一个空房间,马夫人率先走了进去,莫小桐也紧跟着她的上步伐,毫不犹豫地迈了进去。
方站定,马夫人已垮下脸来,不再是方才那一脸雍容大方的模样。只长叹了一口气对莫小桐道:“莫小姐,我知道这样找你很冒昧,不过,我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还请你不要见怪。”
“马夫人说的哪儿的话,我怎么会怪您呢?”
马夫人的心思,莫小桐又哪里会不懂,这三年来,马夫人对马力的行为,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真正为难过自己,就凭这一点,就胜过自己母亲许多倍,就她这样的气度,莫小桐也是钦佩不已的,更谈不上怪她一说了。
马夫人的神色很凝重,表情更像上染上了一层薄霜:“莫小姐,你可以如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多多少少能猜到一点马夫人想问的事情,莫小桐也不排斥,只淡然道:“你请问。”
“你爱马力吗?”
轻摇着头,莫小桐非常肯定地答道:“不爱。”
“真的?”
马夫人的表情很复杂,快速闪动着,似怀疑,似不信,但更多的却似乎是惊喜。
“如果我爱他,或者,我早就成为您的儿媳妇了。”
点了点头,马夫人摇头苦笑道:“也对,以马力的个性,就算是我们反对,他也会我行我素的。只是,你不爱他,为什么还总和他纠缠不清?”
“纠缠不清?”
许是见莫小桐面色微变,马夫人浅浅一笑,抱歉道:“对不起!我的用词可能不当,不过,我绝没有恶意,只是,不想你们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我也很希望把这件事处理好,只是,一直苦无办法,如果马夫人有什么好的想法的话,不妨直说。”
本就有意和马力把这种非正常的男女关系断掉,她不能再耽误他的时间,也不能再给他任何希望。马力是个不错的朋友,值得拥有比她更好的女子。
“你真的不想嫁给马力?”
“不想。”
“为什么?”
莫小桐淡淡地笑,眼神中略有些不悦:“我不爱他,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或者,马夫人会这么追问自己,不是因为想要知道理由,而是因为觉得不甘心吧!从各个方面来看,自己搭上马力这种男人,都算是撞了大运,而自己,却把这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给扔了,在马夫人看来,这样的行为,不是另有所图,便是不可理喻。
她能理解马夫人的心理,只是,还是有些受不了这样‘区别’对待。离过婚,做过情人,她的情史确实不光彩,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被别人如此轻视。
闻言,马夫人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这才又道:“很多人,不是为了爱而结婚,而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不是吗?”
这话也不无道理,不过不适合现在的莫小桐,她想了想,真诚道:“我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所以,我的感觉比别人要深刻得多,如果不是真心相爱,我是不会再嫁人的。”
马夫人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她的气度高华非一般女人所能比拟,她看着眼前的莫小桐好一会儿,才似乎终于从她的眼中,读到了自己所想要读到的信息,微点头着头,她同样真诚道:“好,我相信你,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
“马夫人请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做。”
似犹豫了一下,但马夫人还是握了握拳,坚定道:“请你离开这里。”
“啊?”
老实说,她还以为这么长的开场白后,不会是这样的下场,如果一开始就想要她离开的话,那前面那些算是白说了么?
“离开这里,马上就离开。”
这种感觉,让莫小桐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她不服道:“说实话,我并不太愿意留下来,不过,我可不可以问一下马夫人理由?”
“马力跟他爸爸说,要在年会上宣布你和他订婚的消息,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找你谈话的最主要原因。”
瞬间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怪不得他非要自己过来,怪不得他还亲自给母亲送了那些所谓的礼物,怪不得他刚才说什么一会儿就要来找自己,怪不得,怪不得…………
“太胡闹了?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他啊!”
看到莫小桐的反应,马夫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在为莫小桐对自己儿子的反感在庆幸:“那就闹请马上离开,否则,万一他真的宣布了,对你对他都不好。”
不知道的时候,她还能安心地熬着,可一知道这些,莫小桐也慌了,马上就说道:“我明白了,谢谢马夫人的提醒,我马上就走。”
“莫小姐,谢谢你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
“不用谢,本就是我给你们带来了麻烦,我是该尽早抽身的,就让一切都在今天结束好了。”说完这话,莫小桐忽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许多,她本就不愿意呆在这里,巴不得马上就回家,现在,马夫人正好给了她一个绝佳的理由,她又为什么要拒绝?微笑着说完心里的话,莫小桐很是自觉地转身,还未走到门口,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一个中年男人闯了进来,紧张道:“夫人,少爷过来了。”
马夫人神色一变,忙吩咐道:“丁管家,你带着莫小姐从侧门离开,一定不要让少爷看到。”
“好的,夫人。莫小姐请跟我来。”
莫小桐微一点头:“有劳了。”
“请!”
丁管家带路,莫小桐很顺利就找到了侧门,穿着高跟鞋,莫小桐跑得并不快,但脚下咚咚咚的声音,仍旧让她觉得紧张。那感觉,就好似被人‘捉奸在床’一般刺激。被自己这种形容惹到发笑,莫小桐提着裙子飞奔,不多时,便跟着管家来到了侧门的出口处。
“莫小桐顺着这里直走,到了路口处左拐就能看到大马路了。”
“谢谢您了。”
“不客气,您慢走。”
客气一笑,莫小桐也不再多言,只提着裙子就下了阶梯,正走到丁管家所说的路口处,却愕然看到了她此刻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个人。
“小桐,要去哪儿?”
本还疾行的脚步,猛然一滞,莫小桐紧张地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马力,脸都急成了菜绿色:“那个,有点急事,我想先回家了。”
“什么急事?为什么不跟我打个招呼?”
“马力,你就让我回去吧,我真的有急事。”
双腿交叉着,马力帅气地燃起了一只烟,当烟雾缭绕,他静静地瞅着那些发散的烟丝,失落道:“你的急事,不就是甩掉我么?”
“…………”
看到他这样的神情,莫小桐只觉得心口有些堵,在感情上她一直都有些拖泥带水,当年的赵明磊,现在的马力,她总是处理得不够漂亮。一想到马力会因此而受到重伤,她就觉得愧疚万分,以至于,明明想解释的,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我就那么招你讨厌么?”
“马力,你讲讲道理好吧?”
“让我讲道理,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讲道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我妈让你走的吧?她告诉你我要在年会上宣布我们订婚的事情了是不是?”
“既然你知道了,又干嘛还拦我?”
烦燥地扔下手里还燃着的那支烟,马力红着眼朝她走来,神情狰狞:“因为我不甘心,因为我不高兴,我有什么地方配不上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嫁给我?为什么?”
莫小桐觉得喉头有点哽,那种感觉,就像是咽下了一团干巴巴的窝窝头,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也下不去。不忍心,可她已别无选择,动了动唇,她终还是狠心道:“因为,他回来了。”
她本不想这么高调的,也不想这么直接,可是,他逼得她没有办法再逃避。或者,说出这一切就能够真正解决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那就说吧,至少,说了自己能安心,而他,也可以彻底死心。
“谁?”
“………”
他应该知道的,他一直知道的,只是,他自己不肯面对现实。
赤红着双眼,他几近崩溃地吼道:“谁回来了?”
“我。”
清傲的声音,代替了莫小桐给了马力最残忍的那个答案。
肖奕自不远的地方一步步朝他们走来,逆着光,看不清他的神情,莫小桐只感觉,眼前的男人,如天神一般伟岸,像是踏着‘五彩云霞’来拯救自己的王子。
张大了嘴,莫小桐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几次想要开口问他为什么会现在这里,可话到嘴边,只剩下无尽的温柔,在心头缱绻不休。她望着他走来,只是那样深情的凝望,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像隔了几个时空那样长,她的眼里,只有他,再无任何人和物。
“走吧,我带你回家。”
“可是………”
“平安夜你怎么可以把时间都给别人?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你不觉得应该多陪陪我们么?”
她突然就笑了,明知道他故意这么说,可她还是忍不住从心底乐开了花。他是介意的,一直都介意,介意自己和马力走得这么近,介意自己跑来这里参加别人的年会,他什么都介意,可他什么都不说,只用行动来霸道地宣誓,告诉所有人,她,就是他的。
抱歉地看了马力一眼,莫小桐没有再解释什么,只开心地挽起肖奕的手臂,大大方方地越过马力的身侧,而后,更是大大方方地上了肖奕的车。不远处,镁光灯闪烁不止,莫小桐毫不理会,只在不经意间回头,透过深色的车窗,深深地,深深地看了一眼马力寂寥的背影,而后,叹息不止。

“好像很心疼的样子,我会吃醋的喔!”
回神,莫小桐也不管他的吃醋论,只趴在他的椅背上,笑眯眯地问:“你怎么跑来了?”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别打岔,你知道我在问什么的,你是不是一早就决定要来了,却故意没有告诉我?”仔细想想,他似乎还劝自己一定要来,也劝自己不要放不开,现在看来,完全是有预谋的。
他笑,并不否认:“也许吧。”
“你好阴险。”
耸了耸眉,他帅气地回头,贴近她唇边偷偷一吻:“那么,我如此的阴险,对你来说,是惊喜还是惊讶?”
满心满眼都是甜蜜,莫小桐贴在他耳边暧昧地拱来拱去,毫不扭捏道:“当然是惊喜啦!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有个人能帮我,然后,你就出现了,肖奕,谢谢你,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给我最需要的帮助。”
很享受她的主动,肖奕闷闷地笑,嘴都几乎咧到了耳朵边:“看来,没有白费我这一番心机。”
“算你机灵,不过,你怎么会想到要来这里?”
“我若不来,你怎么办?”
他不是神算子,算不到会发生的一切,但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还有自己的计算,所以,他来了,而且,来的相当及时。
“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马力要在年会上宣布和我订婚的消息了吗?”
“有这回事?”
挑眉,肖奕脸上一团黑气,那表情仿佛在说,幸好他来了,要不然,老婆都让人拐跑了。自知失言,莫小桐的连忙打岔道:“呃!呃!当我没说,我们还是说回刚才的话题,你为什么要来马氏的年会,好像和你没关系呀,难道是陈林让你来的?”
“你现在都快成惊弓之鸟了,什么事都能联想到陈林。”
“那人家关心你嘛。”
他笑,透过后视镜里,看到她微嘟着嘴,便解释道:“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也给马力一个警告,你们俩这牵扯不清的关系,也是时候结个尾了。”
“啧啧啧!果然阴险。”
明明在骂他,可她的脸上却越笑越像一朵花,肖奕不理她的评价,只神秘兮兮道:“这就算阴险啊?更阴险的事情,还在后头。”
一听这话,莫小桐立马坐直了身子,紧张地问道:“你还做了什么?”
“有没有在会场看到赵明磊?”
不明所以,莫小桐只是愣愣地签:“有啊!他还跑过来和我说话呢,只是,我懒得理他。”话说到这里,莫小桐突然就反应过来了,马上惊问道:“怎么?你是来对付他的?”
“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吧?”
“他会来找你说话,是因为,他手里的那份请柬,是我以你的名义寄给她的,小桐,你不会怪我吧?”
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他没有问过莫小桐的想法,或者,是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了,结果也是一样的,还不如不问,省得她心理上还有压力和负担。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他却知道莫小桐是绝对绝对的大好人。对付这样的肖小之辈,污了他的手就行,无谓再拖她下水。
“什么?”
“猜猜他会怎么想?”
她没有心情去猜赵明磊的想法,她只是奇怪肖奕的行为,虽然说,她很清楚,无论他做什么一定是为了自己,可是,如果真要犯法,她是绝对不允许他做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关系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这么做。”
淡淡一语,他的眸间,有淡淡的狠意浮现,那是一种杀伐决断的冷意,直透人心。
“肖奕,你在计划着什么?”
“我要让他妻离子散,从此后再无翻身之地。”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一根羽毛的重量直落在心底,可莫小桐却听到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你到底做了什么?”
淡淡一笑,他轻轻扯下她的手,不让她再有机会打扰他还扶在方向盘上的手,这才漫不经心道:“什么也没做,只是给他一个勾搭美女的机会而已,上不上当,就看他忍不忍得住了。”
说完,肖奕一个急拐弯,直杀进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对付赵明磊这种男人,他从来不用亲自动手,只需要小小地,小小地推波助澜一番,之后便能一切尽在掌握。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91: 别急,一切有我

马氏的年会现场,热闹非凡,比之往年,似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请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能应邀出席的女人们,无不费尽心机,只盼着在这绝佳的‘舞台’上,钓到属于自己的金龟婿。
闲闲地靠立,赵明磊举着一杯红酒一点点地啜饮着。
目光如炬,在那些衣香鬓影的人群中穿梭着,默默地搜寻着自己猎物。只叹是自己没有出生在富贵人家,没有机会再多参加一些这样的聚会,让他不知白白错过了多少机会。
一阵香风拂过,带着淡淡的,诱人的媚。
他回头,果见一明媚小桐,倚栏而望,正对着他有意无意地举杯。他识趣地上前,也不说话,只是轻轻地,轻轻地与对方的酒杯轻碰,当叮的一声轻响,那女人突然咯咯一笑,暧昧道:“老板,一个人么?”
“美人,一个人么?”
一拍即合,没有半句废话,当两杯再碰,已是交手接臂,直接来个了交杯对饮。

狭窄的空间内,赵明磊紧抵着一具性感成熟的娇躯,慢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