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狭窄的空间内,赵明磊紧抵着一具性感成熟的娇躯,慢慢地蹭。蹭着蹭着,他的唇,便对上了人家的嘴………
正爽着,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叮铃当郎地响了起来,赵明磊软着脚从女人身体里退了出来,捡起裤子便抖着手掏出了手机,只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赵明磊便烦燥地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接起,他的态度,恶劣非常。
“又干嘛?不是说过了我今天参加人家的年会吗?”
“我说你有完没完?我这也算是出来谈生意好吧?”
“知道了,知道了,完事了就回家。”
“好了好了,不说了,挂了。”
很是不爽地挂断电话,赵明磊随手就将手机扔到了洗手台上,口中还骂骂咧咧道:“什么玩异儿,还管东管西,要不是看在股份的上面,我特么非跟她拜拜不可。”
缠上他的腰身,那原本已半趴在洗手台上的女人,又蛇一般地又缠了上来:“老板,谁惹你生气了?”
“还不是家里那头母老虎,人老珠黄了还喜欢闹腾,不管他,咱们接着玩。”本在兴头上,冷不丁被坏了兴致正在心烦,被这女人在背后蹭了几下,当下便又开始浑身发痒。反手就将女人捞回了怀中,抱在手里,狠狠地啃。
那女人娇笑着,半推半就地躲:“讨厌,不要了。”
他埋头在那女人胸前拱来拱去,一边拱,一边邪气地问:“甜心,真不要了?”
“讨厌…………”
还没逗弄几下,那女人便又招架不住了,软脚倒进他的怀中,由他折腾去了。
女人的一身汗味,让赵明磊觉得有些不爽,转念一想,就将她直接扛进了浴缸,将沐浴器打开调了个合适的温度后,二人便扑腾在水里,重温了一次鸳鸯戏水的激情戏码。

晚饭后,莫小桐换了衣服要回家,波b却兴奋地跑了过来,强抱住她的大腿不撒手。莫小桐看孩子淘气得可爱,便顺手将孩子抱起,宠腻地摸了摸他的头。
“波b,来爸爸这一边。”站在不远处,肖奕朝着儿子招手,不过,爸爸的魅力显然要比妈妈差的多,因为,任是他如何召唤,小家伙的手,还是死死地抱在莫小桐的小腿上。
“不嘛不嘛!我要妈妈。”
有种缘份,真的就是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亲,波b明明不是莫小桐的孩子,却比任何人都还要粘她,粘到有时候肖奕看见了都觉得‘吃醋’。
“妈妈该回家了,波b不要调皮。”
故意板着脸,想让小家伙摄于他的威严而乖乖听话,可小家伙抱着莫小桐的腿,就像抱到了最大的靠山一般,昂着头,撅着嘴,一脸不屑:“不让,不让。”
“波b乖,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不嘛不嘛!我要妈妈讲。”
“波b,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有些古语到底是没有说错的,才这么丁点大的孩子,也知道看人脸色了,能清楚地分辩出,在这个家里,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看肖奕一脸蛮横相,莫小桐害怕他真的对孩子用强,便又心软了:“算了肖奕,孩子还小,什么也不懂,我再呆一会儿就是。”
“总归是要走的,你别惯着他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孩子越小便越要教会他什么叫规矩。肖奕信奉严父教育法则,从小就对波b要求严厉,孩子也很给他面子,从来没有让他太难做。直到莫小桐入主这个家,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后,小家伙就大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是越来越不听他吆喝了。
她知道他说的对,只是,她就是很心疼这个孩子,抱着孩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她爱怜地摸着波b的脸,忽而便叹了一口气:“肖奕,我觉得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怕你妈妈不能接受波b?”
苦苦一笑,莫小桐怪嗔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都说过的,我是你身体里的虫,虫………”
听不下去,莫小桐伸手,忍俊不禁的堵住她的嘴:“打住好吧,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轻拉下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慢慢地揉,他的声音像平静的湖水,涤荡人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啊,急不来的。”
“我怎么能不急呢?要是我妈一直不松口,我就得一直这么来回跑,就算我身体不累,心也累了。”
她是真累了,每天都在思念中度过,一下班就在车子里思考着应该先回哪个家,这种感觉,折磨得她快要无力了。
大手一伸,将一大一小都揽入怀中,肖奕用长着胡渣的下巴蹭着她的头,安慰道:“别急,一切有我。”
每当她听到他这么说,她就开始紧张,忙扯着他的手问:“你计划了什么?你要去见我妈吗?还是过一阵子吧,现在她的心情还不太稳定,我怕………”
只手点在她的唇上,阻止了她继续说话,他摇着头,温温和和地笑:“别紧张,还不到我见你妈的时候。”
“肖奕,我总感觉你有事瞒着我。”
“瞒着你是为你好,不过放心,你马上就会知道是什么事了,而且,只要这件事做好了,我相信,你妈妈会改观的。”
他不是个急进的人,所以他准备了这么多年。
这三年来,为了脱离费家,他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但,为了回归,他做的其实更多。他不出手只是因为还不想出手,一旦他真的行动了,那就一定会收获自己最想要的结果,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你确定?”
“确定。”
明明还燥乱的心情,在他的一声确定之下,瞬间便似平静了许多,莫小桐温柔地望着自己这一生中最爱的男人,这一刻,忽然觉得无比安心。
……
送走了莫小桐,肖奕哄着怀中还泪眼汪汪的小家伙,虽然效果并不用预期的好,但,看到靠山走了后,小家伙哭着哭着也没劲了,只得自己收了泪,窝在肖奕怀里抽抽嗒嗒。
“波b别难过,妈妈就是你的妈妈,谁也抢不走的。而且,爸爸已经在努力了不是吗?要不了多久,妈妈就会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永远不会开………”
他轻拍孩子的背,一本正经地对孩子讲着这些话,也不管孩子听不听得懂,就那么语重心长地说着。正说到紧要的地方,手机却传来熟悉的短信声,顺手将手机捞上手一看,只一眼,肖奕便满意地笑出了声。
将王妈唤了出来,带着波b去洗澡,肖奕长腿一迈,便直接进了书房。打开电脑,他满意地看着信箱里收到的东西,换了部手机,很快便拨通了发来短信的那个电话号码。
“东西收到了,满意。”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像赵明磊这样的狗熊,也就更难过了,他或许永远也想不到,这一场艳遇,其实统统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相信只要明天一见报,莫小柳那边就会发飙,再加上那段淫乱的录音,到时候,赵明磊的日子可就真的很难过了。
“既然很满意,那是不是代表我明天就能收到我应得的那份钱了?”娇滴滴的女声,甜到似乎能掐得出水,电话那头的女人妖娆一笑,里行间,都透着激动与兴奋。
“办完另一件事后,才能给你全款。”
“老板,这就是你不对了,事前咱们可没说还有别的事要办啊?”
肖奕抿紧了唇,也不笑,只淡漠道:“也不是很麻烦的事,只不过,要你找个人把照片和录音都寄到他老婆手上而已。”
见肖奕提的要求并不算过份,那女人也没有再多话,只道:“这好办,我明天就去寄。”
“明天我给你先打一半款,他老婆收到东西的那一天,再付另一半。”
“你可别玩我,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之所以换了手机打电话,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幕后指使人是自己。这个女人威胁他,是因为太过自以为是,以为可以找得到自己,但,在这件事上面,她显然太过天真,跟他这样成了精的人斗,能赢的人似乎也不多了。
但,出来做事讲的是信用,既然让别人做了事,给钱也是应该的。至于威胁,他被威胁了太多次,早已麻木到没有感觉了,也不多这一件。
“钱也不多,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女人显然也明白,在这事儿上面自己占了大便宜,见肖奕答得爽快,也不想将关系闹得太僵,便放软了口气道:“那好,我就信你一次。”
“等你好消息。”
说完,肖奕再不言语,只果断地挂了电话,望着电脑里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冷冷而笑。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92: 只要动一动小手指

会以莫小桐的名义给赵明磊寄那张请柬,是因为知道他一定会好奇莫小桐为什么还会找他,因着这份好奇,他也一定会来。而之所以挑中马氏的这一场年会,一来,是因为时间刚刚好,二来,是因为知道以赵明磊的为人,绝不会错过这样广交商友的机会。
他给赵明磊设计了一系列的圈套,但往不往里跳,却也要看赵明磊自己本性,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把他看的太高,这个赵明磊,甚至连陈林的水准也不到,要斗倒他,根本就不用耍心机,只要动一动小手指,诱一诱他的小老二,一切便都即成定局。
噙着一丝冷笑,肖奕墨如深潭的眸底寒光凛凛,戾气横生。三个月的时间,《娱乐一线》将会是他送给莫夫人的第一份大礼。至于第二份,他想,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取证。
善恶终有报,而他们的报应,将由他亲自来终结!
……
圣诞节的早晨,阳光明媚,除了空气中还飘浮着寒冷的因子,一切似乎都是美好的。
临窗而坐,莫小柳披着一身长而厚的睡袍,坐在特意为她买回来养胎的靠椅上无声地流泪。他说过会在圣诞节给自己一个惊喜,也说过这一天他不再外出,就在家里陪她休息,他还说过,要她好好地,好好地生下这个孩子,不要生气,不要郁闷,也不要想东想西。
所以,她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听,可是,这么大的头版头条,难道要让她做到视无不见?
“小柳,你听我说,这些都不是真的。”
一大早就看到自己上了八卦版的头条,说自己和美女开房,激战到午夜,虽然事实也是如此,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挑了那么不显眼的一个酒店,为什么还会被偷拍?
还在流泪,莫小柳只是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不要太过激动:“那什么是真的?”
“是有人故意陷害我,挑拨我们的感情。”
“喔,是吗?谁这么有心情啊?”
听到这话,莫小柳突然就想笑,自己的男人,自己很清楚,别人就算是有心勾引,难道还能强脱了他的裤子不成?这么漏洞百出的理由,亏他也想得出。
“还不就是你那个姐姐,她前天给我寄来请柬,我本来也是不想去的,可是,你知道的,马氏是多大的公司啊,在那里,一定能结交到不少富商巨贾,我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所以我就去了………”
所有的刺激点,都戳中了她的痛处,莫小柳激动得撑坐了起来,尖声狂吼:“我说过很多次了,她不是我姐姐?不是,不是。”
最恨人家把她和莫小桐放在一起比,以前,她还是莫家三小姐的时候,人家就说她没莫小桐长得漂亮,说她没莫小桐嫁的好,说她没莫小桐有教养,还说她没她温柔没她贤惠。
所以,她费尽心计,破坏了莫小桐的一切,甚至处心积虑地抢了她的男人,可到头来,人家还是在拿她们两个一起比。三年了,人家一直在背后戳她脊梁骨,说她混来混去,还是捡了莫小桐穿旧了的‘破鞋’用,她早就听够了。
一气怀了三个,前两个都因为意外而不小心流产,医生说这一胎要再保不住,莫小柳就可能会因为习惯性流产而再也生不了孩子。一想到这里,赵明磊便紧张了,不得不按着她的肚子劝道:“你别激动嘛,我不提那两个字就是。”
许是发觉自己反应过度,许是被他的动作拉回了神智,莫小柳喘着粗气抱紧了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地靠了回去,只是胸膛起伏着,再难以平静:“你说是莫小桐陷害你的?”
“对,就是她故意安排的这一切。”
说到这里,赵明磊也开始咬牙切齿,昨天他是太猴急了,根本没有想到会被人算计,要不然,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带那个女人去酒店的。只是现在他更担心的是,那个女人和莫小桐是不是一伙的,要真是莫小桐安排的人,那他可就真的栽大了。
“你还真看得起她啊?她要有这份心机,三年前你就不可能把她整到那么惨的地步。”
太了解这个男人,也太了解莫小桐的为人,虽然,她恨自己,可这三年来,她都一直用正当手段在和自己较量,在她的左右夹击之下,现在人《娱乐一线》早已销售平平,但她却一直没有背地里对自己使绊子。就这样一个女人,她又如何能相信,她在沉默了三年后,突然使出如此狠辣的手段?这不合逻辑,也不合莫小桐正直善良的本性。
“真的是她,我没骗你。”
“证据呢?”
似乎早料到莫小柳会问自己要证据,赵明磊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自口袋里掏出,直接递到了莫小柳的眼前:“那快递的单据我扔了,可是,里面的卡片我还留着,不信你看。”
并不算客气地接过他手里递来的东西,只一眼,莫小柳便再忍不住,她一把就卡片扔回了赵明磊的脸上,激动地跳下了躺椅,指着赵明磊的鼻子骂道:“你和她好歹在一个床上睡了八年,连她的字也不认识吗?这根本就不是她写的,你又想骗我。”
“小柳,我真没有骗你,就算这卡片不是她亲手写的,也一定是她身边的人,要不然,没理由啊,是不是?”
没理由?什么叫没理由?
莫小柳红着眼,一脸的凄楚,那自体内腾腾燃烧的火焰,像是长了眼一般,直烧进了她的心坎里:“理由?理由就是你根本就管不住你的下半身,因为我怀孕了,不能满足你,所以你就到外面偷吃。”
说完这话,莫小柳的眼泪又落了下来,这些年来,她容忍了这个男人许多,她总以为,只要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男人嘛!靠下半身思考,只要原则上没有犯太严重的错误,她就会原谅他。可是,这一次不同,因为,他居然在她最脆弱,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背着她在外面乱搞。
可是,最让她伤心的,不是他的行为,而是他的态度,他怎么就不能跟自己说实话呢?
“你说你偷吃就偷吃吧,不让我知道不就完了,你还闹得这样满城风雨的,你是嫌我过得太安逸了,嫌这孩子来的太容易了,想给我们娘儿俩找点刺激是不是?啊?”
看她气得浑身发抖,赵明磊也急了,忙扶着她道:“小柳,你别激动,伤着孩子。”
狠狠甩开他的手,不让他碰到自己,莫小柳无助地哭喊道:“你还管孩子?喔,对了,要是没有这个孩子,你估计也就更不理我了是不是?人老珠黄了嘛,哪比得上外面那些野味,是不是?”
越想,她就觉得越不值,这个男人,她用了一生的力量在爱他,为了他,她背叛了家庭,背叛了亲人,甚至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可到头来,她得到的,不过是和莫小桐一样的下场,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你要是再这样,我可不解释了啊!我都说了是莫小桐陷害我;你偏不信,我能怎么办?”
越来越烦这个女人,以前,她没怀孕的时候,还能在床上满足一下自己,可现在,吃不得,碰不得,动不动还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东骂西,这种女人,现在只会让他觉得倒味口,要不是为了公司的股份,要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只怕是理都懒得理她了。
似是看懂了他的表情,莫小柳显得异常的痛心:“你怎么不说,那个跟你一起开房的女人就是莫小桐呢?”
“这怎么可能?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啊!”
“如果真是莫小桐跟你开的房,我也就算了,反正,我是知道她恨我的,反正,我是知道她不希望我好过的。可是,这么大的照片,这么大的头版,你要让我如何相信你?”
他就是真的做了,她也会认了,可是,他偏偏不承认,偏偏还狡辩。他以为将一切推到莫小桐的身上,自己就会转移怒火么?他是真的不懂她的心,还是根本就心里没自己?
莫小柳看着这个自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突然觉得,这么多年来,最傻的那个人,其实是自己。
“信不信随你,我tm也不想解释了,反正说什么你也不会听。”
“心虚了,你心虚了是不是?”
她又开始歇斯底里,可他却没有心情再奉陪,只横着脸道:“我告诉你莫小柳,在跟我结婚前,你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一种人了,你当时怎么不嫌弃?你当时怎么不生气?我不说别的,就说这三年,我是不是改了,是不是?跟你解释你不听,跟你保证你也不信,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啊,你爱信不信。”
说完这话,赵明磊的脾气似也上来了,狠狠推开莫小柳,二话不说就出了门,只将她一个人留在房间内,再不管,再不问。
“混蛋,你不许走,你给我回来,回来…………”
被推开在一边,莫小柳扶着躺椅软软下滑,隔着厚实的地毯,冰冷的触感还是直透肌肤,刺激着她的感官。试了好几次,她都无法再自主地站立起来,直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包围了她,她才恍然想起,十年前,莫小桐的孩子,也是被他这样一推,便推成了一滩血。
突然便慌了,莫小柳掀开睡袍,紧张地查看着自己的下半身,除了一阵一阵轻微的绞痛感以外,似乎还没有动红。她庆幸着,开始手脚并用地试图爬上躺椅,越用力,腹痛的感觉就越强烈,渐渐的,她也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只倚在那里,慌乱的流着泪。
“妈,妈,救我,救我啊!”
“妈,我要死了,孩子也要死了,快来人啦!”
“救命,救命啊!”
“…………”
诺大的屋子,空旷得如同只有她一人,她哭着,喊着,直到声音沙哑,再叫不出声,她才摸索到手边的任何一物,对着床头的琉璃花瓶,狠狠地,狠狠地扔了过去。
花瓶落地,碎了一地的渣,那样大的声响,却仍旧没有一个人来理她,莫小柳突然就绝望了,捂着还绞痛不已的小腹,就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如同死尸。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93: 帅吧,酷吧,有气势吧

茶余饭后,八卦总是人们最关注的重点。
倚着门,秘书丝丝一脸讨好地嘣哒了进来,将手里的报纸和杂志一骨脑儿地放在了莫小桐的桌面上后,便神秘兮兮地贼笑着。被她笑得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莫小桐夸张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对秘书丝丝说:“看见我的鸡皮疙瘩了没?你要再这么笑下去,我指不定一会就成变成个包小姐。”
“总监,人家是为你高兴。”许是因为和莫小桐接触的多,知道她虽然平时看上去似乎很严肃的样子,但骨子里一直都很温柔,所以,和她说话的时候,秘书丝丝也显得很随意。
“我,我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指了指桌面上的报纸,秘书丝丝挤眉弄眼:“您还装呢?都上报了好不好?虽然版面不算大,可是,也值得大家为您高兴一阵子了。”
“什么事情这么新鲜?”
顺手抄起桌面的报纸一看,头版头条上面那触目惊心的字眼,当下就让她笑开了花:“哎!风水轮流转啊!可算是终于轮到他了。”
眨巴着眼,秘书丝丝奇怪的瞅着她:“总监,您笑什么呢?”
“这个啊,不是你让我看的?”
凑过去一个头,秘书丝丝随意地瞟了一眼莫小桐所指的新闻,一脸崩溃道:“呃,总监,您不至于吧,咱们杂志都快把《娱乐一线》踩脚底板去了,您还为了他们老板被爆丑的事情乐呵成这样啊?”
“那你刚才说的不是指这个吗?”
这么让人高兴的事,她要看了不开心才叫怪了,不过,当年的恩恩怨怨,毕竟也只是八卦,能被人记住的不多。她来这边工作也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很多员工也是新进来的,所以,也不清楚她和赵明磊当年的过节,也就更看不懂她这高兴的原由了。
“当然不是了,看看这个,这个…………”
非常热情地帮莫小桐翻着报纸,在八卦版的后面,正好就是能看到关于马氏年会的大消息,而在这则大消息的最右角,那里,有张不算醒目的照片,隐约之间,能看出来是自己和肖奕的身影。
阳光不算太强烈,但恰好照在他脸上,他眼中的柔情似能化得出水,莫小桐小鸟依人般站在他身侧,那感觉,她只想到了四个字:天生一对!
会心一笑,莫小桐下意识地点了点他的脸,一脸温柔:“这照片角度没选好,他本该比这照片里帅得多。”
“啧啧啧,总监你可够肉麻的呀!”
号称业界最美女记者的莫小桐,自从进入这间公司,大家就知道,《绯色》的老板在追她,可是,两年了,她一直是那幅恬淡如菊的模样,任是人家千方百计,百计千方的讨好,她也不为所动。可现在,她却第一次在下属的面前,直夸一个男人帅气,这是得多稀罕的事情啊?秘书丝丝当下就有一种冲动,要回到自己的电脑前,和大家分享这一难得的新鲜事。
“丝丝,你看来真的很闲啊,上班时间还看这些东西?”
一提到工作,秘书丝丝立马一脸的警惕:“总监,我这叫搜集情报,马上杂志要出片了,当然要挖一挖别人家的重点头条了嘛,这不是顺道就挖到了总监的头条,嘿嘿!”
“你啊!也就剩下一张嘴了。”
论工作能力,丝丝可能比不上社里其它的记者,不过,做为行政,她的这一张嘴,可是帮了她不少忙,所以,莫小桐一直很喜欢这个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