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笑闹之余,马小玲不住地求饶:“唉呀!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见她已经笑得喘不过气,莫小桐终于放开了压制着她的手,重新坐回沙发上,一脸老佛爷的架式:“那么现在,跟你说点正经的你听不听?”
挣扎着从地毯上起来,马小玲用手干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抓一边问:“那你说说看呐,啥事这么正经非得跟我说?”
“郭天王是不是起诉《娱乐一线》了?”
职业毛病,一说起八卦就来劲,马小玲头发也懒得抓了,只笑眯眯地凑了过来,十分有兴趣地接着口:“嘿!你说这事儿啊?说起就逗乐儿,我刚接到消息的时候,就想给你打电话的,可是,又怕消息不实。现在你也这么说了,看来也八九不离十了。”
“你觉得结果会如何?”
“郭天王会下多大的本我是不知道啦,可是,你家妹子下了多在的本,我可是知道的。”
“什么?莫小柳又怎么了?”
爬上沙发,马小玲口沫横飞地解释着,一边说,一边还手舞足蹈:“对啊!听说她为了平息郭天王的怒火,还住着院呢,就直接从医院赶到了郭天王家里,赔礼道歉。安抚住郭天王后,又直接下了她老公的权,现在,那个赵明磊就是光杆司令,在公司什么也算不上了,一切的业务都转到了莫小柳手上,可她呢,偏偏还在保胎,所以,又只能把业务全转手到她的助手身上,怎一个乱字了得。”
“这么说来,《娱乐一线》也撑不了多久喽?”
这是她最想要看到的结果,只是,报复的快感,显然比她想象中要小得多。她甚至有种不痛不痒的感觉,仿佛,她们落得如此下场,她并不怎么开心一般。
“那还用说,要是这一个月没有起色,郭天王那边再施压的话,我们恐怕真的要失去这个竞争对手了,唉,少了一个伴的感觉,好忧伤!”
嘴里说着忧伤,可马小玲的脸上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忍不住又横了她一眼,莫小桐没好气地骂道:“伤你的头啦伤,不知道你在背后笑成什么样了呢?”
“这也被你知道了,唉!知我者莫若莫小桐。”
“德性!”横了她一眼,莫小桐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便问道:“对了,你刚才说莫小柳保胎呢?”
“对啊,你不知道?”
“知道一点,不过,没什么立场关心她。”
对于莫家的过往旧事,马小玲本是不感兴趣的,可是,自从和莫小桐做了朋友,她便也关注了一些旧新闻,越看就越觉得这个莫小柳很无耻,渐渐的,也就对她的遭遇无感了。
莫小桐说没有立场关心她,这个理由,她很是认可,要换了是自己,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这种人,真是唤不起她的同情心,只是,到底是个孕妇,一想到这种时候的无助与艰难,她也不免唏嘘道:“也对,你不恨她都算好的了,不过,她也是惨,听说是双胞胎呢,要是为了这些事保不住就可惜了。”
这三年来,做为对手,莫小柳也不乏精明强干之处,在这一点上面,马小玲也是佩服她的,只是,对于她挑男人的眼光,马小玲也只能站得远远地,痛哼一声了。常言道,嫁错一个人就是毁了这一生,她瞎了眼,嫁了这么个男人,不但是害了自己,现在还害了两个孩子,怎么算都是亏啊!
“双胞胎啊?”
一听莫小桐这口气,马小玲就又来劲了,激她道:“怎么?心疼了?你别这么没用好吧,也不想想她当初是怎么对你的。”
“她的错是她的错,孩子总是无辜的。”
“话是这么说,可咱们也没办法啊,郭天王那件事也是她老公惹出来的,要怪也得怪他。”
“…………”
算来算去,郭天王那件事,也算是肖奕为了自己而策划的,虽然,肖奕也没有做什么太过份的事,只是,还没出生的孩子,又是个双胞胎,总让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难道,就没有不伤孩子就能扳倒她们的办法了么?
“愣什么愣啊,别想了,这叫人在做,天在看,报应来了,懂不懂?”
“我就是心疼那两个孩子,怎么算,也是我爸的外孙啊。”
小从,父亲就待莫小柳比待自己好,父亲总说,小柳从小就没有爸爸,他欠她很多很多年的父爱,所以必须要补偿。对这种理论,她也是认可的,毕竟,她拥有的东西也不少,所以也自动自发地让着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以至于后来,连老公也得让给她。对于这样的妹妹,本是没什么需要去同情,可是,孩子毕竟可怜,而且还流着一半莫家的血,要做到对孩子的事视而不见,对她来说还是有点困难的。只是,不是自己愿意,别人就领情,想了想,也只得作罢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0: 吃货就是吃货

马小玲是个直爽的人,谁惹了她,必然是有仇必报的,所以,对于莫小桐这种圣母的心态,她是无法理解释的:“你啊,就是心太软。”
“唉!”
见她一脸苦恼的模样,马小玲也叹了一口气,转着眼珠又给她出主意:“不过,你要真的关心她啊,就把《娱乐一线》接手过来,在你手上,兴许还能有转机,要继续放任他们胡搞下去,不出三个月,必倒无疑。”
“你是说收购?”
一听这话,马小玲又急了,敲着她的脑袋道:“她要真有良心,会让你收购吗?那本来就是你家的产业好不好?”
太了解这个妹妹,也太了解她的野心,莫小桐下意识地摇头:“要让她白给我?做梦吧,不可能。”
“那就不要理她的死活了,人家都不领情的,你还管人家干嘛?”
对于马小玲来说,这是个相当简单的选择题,做好事归做好事,做好事不留名这种事,对她来说就是傻。更何况现在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做了好事,留下名,人家也不承认的事,那还有什么好做的?
“是啊!我也没有立场去理她。”
“这么想就对了,好了好了,饿死了快,我去看看小家伙醒了没有,一起出去吃大餐吧!今天心情好,我请。”
“那我就不客气啦!”
“嗯嗯!”
应着声,马小玲直接就奔向了宝宝房,还没等她开门,门却自己开了,波b揉站眼睛站在门口,迷迷糊糊地叫:“妈妈,饿,波b要七东西。”
闻言,马小玲回视莫小桐一眼,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吃货就是吃货啊,到了吃饭的时候,自动醒!
……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娱乐一线》的内部矛盾,已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以莫小柳为首的一派,与以赵明磊为首的一派,直接由暗斗升级到了明争。
每一次开会,都是围绕着决策权在争吵,那频率太高,程度太火爆,甚至埋接影响了员工的积极性。大家都在猜测中度日,无心工作,以至于《娱乐一线》的稿件质量也跟着严重下滑,最终,导致了最新一期的杂志上市后,库存率高达百分之五十。
对于一个二线的杂志社来说,如此高的库存量,就等于是毁灭性的灾难,所以,为了将杂志的质量上提,为了挽救频临倒闭的公司,二度入院的莫小柳只得再度出院,亲自回公司主持大局。
如此紧迫的时刻,肖奕也带着最新的消息,从河南回归,重回f市的他,顾不上回家,也不曾休息,竟是又一次直接杀到了《lovegirl》的总监办公室。
看到风尘仆仆的肖奕,莫小桐又是惊喜又是心疼:“不是说回家休息的吗?怎么就来了?”
“我想你了。”
柔情似水的话题,融化了她的心,她软软地偎进他的怀里,刚想再说点什么,他火热的唇,就那么紧紧地压迫了下来。太想她了,整整半个月,他几乎每晚都会梦见她,彼时,已见着了真人,他又如何忍得住?
他的吻很轻很轻,像是蝴蝶的触角般轻刷过她的唇,她也不动,只任他在她唇上辗转着,慢慢地加深,再加深。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被他吻到喘不过气来,她才贴着他的身子强行将她的脸移开。看着她绯红的小脸,他的兴致突然就来了,可碍于地点不对,时间也不对,他只能强压着心头的火焰,在她唇上又狠咬了一回,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依在他怀里,她甜甜的“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个?”
拧眉,她为他的说法抗议:“在你心里,我是有多猴急啊?”
她笑嗔着问:“你不猴急么?”
“真急了,可就不止是一个吻了。”
他脸热心跳的话语,让她不自觉又低了头,只轻捶了他的胸膛一下,便羞到什么也再说不出口。
“小桐,有件事,一开始就该对你讲的,可是,担心你受不了,所以一直没有说,现在,我已经有了很确切的证据,也是时候让你知道真相了。”
一听这口气,莫小桐便僵住了,自他怀中抬起头,她紧张道:“什么事这么紧要,等不到我下班就得说?”
“关于,你哥哥的死因。”
“什么?”
“真正的死因。”
还拿着文件的手,突然便失了力,任文件掉落在地,她也痴傻了不知道该去捡。
死因?真正的死因?这么说,当年…………
猛地,她回过身来,狠揪住他的手臂抖着唇问:“肖奕,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哥哥的死真的不是意外么?”
“你是不是早有感觉了?”
“我,我不知道,当年我太混乱了,都来不及好好想想。都怪我,我怎么那么没用呢?”
三年前,哥哥的死,她一直觉得有些奇怪,但警方又很笃定就是哥哥自己意外坠楼。当时的她,同时失去了两位亲人,母亲又和自己闹着别扭,肖奕还不太接受自己。种种的种种,让她近乎崩溃,她甚至只想到一死了之,又如何还能注意到其它的细节。
现在,当她真的冷静了,每每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遗憾。她是真的后悔啊,后悔当时自己没有好好查一查清楚。以至于现在,肖奕只这么提了一下,她的脑中,便闪现出了哥哥惨不忍受睹的死相。
“别怪自己,这一切,要怪也只能怪别人。”
心,跳得狂乱,可她还是紧扯着他的衣袖发问:“你查到是谁做的了吗?是谁?”
“小桐,你要有思想准备。”
看到她的反应,他是越来越不放心告诉她真相了,可是,这个真相,就算他不说,也马上会揭晓,他觉得,还是自己亲口告诉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后,才更容易接受。
“是谁,是谁?”
“很有可能是莫小柳。”
“…………”
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只是她一直不敢去猜测,可现在,真的要让她对亲情彻底绝望么?连自己的哥哥也不放过,她,还能算是个人吗?
算吗?算吗?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我找到的目击者,是正好那天在对面大楼做清洁的保洁工,他说他看得很清楚。”
这个案子,其实疑点重重,只是,当时的情况,莫小桐没有太坚持,而赵明磊和莫小柳又太强势,她们一手包办了在警察局的一切,以至于这么重要的目击证人都没有被警方通传,便草草结了案。
莫小桐当时的心情很差,没有去理会这一切,但肖奕却留了心,注意到了这个做大楼清洁的工人。只是,当时的自己,因为母亲和妹妹的死,还恨着莫父和莫小松,也就没有再继续追查下去。现在,为了争取莫母对自己的认同,他重拾信心,取证这一切,总算黄天不负有心人,让他找到了这个目击证人,只是,那个人却不太愿意出来为这件事做证。
为了说服那个人,他在河南一呆就是半个月,总算是用行动感动了那个目击者,取得了他的信任。那个人说,在保证家人都安全,自己也安全的情况下,他才会出庭作证,为了这份安全,他又急急忙忙从河南赶回,为的就是安排好f市这边的一切,让目击者没有后顾之忧,也让这件案子,岑冤昭雪。
想到哥哥惨死的画面,莫小桐的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只恨声道:“虽然小柳不喜欢大哥,可毕竟也有十几年的感情,她,她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其实,在去找那个人的时候,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一度怀疑动手的人是赵明磊,但,那人确实是这么说的,他不认识赵明磊,也不认识莫小柳,他只是告诉我,他看到办公室里有两男一女,一个男的提着靠椅追着女的打,后来,女的受不了,就推了他一下。然后,那个男的就连人带椅撞到了玻璃上面,玻璃破了,他也就摔了出去。”
听到这里,莫小桐的眼前,电影般闪过当时的画面,她可以想象,哥哥在发现小柳和赵明磊出卖了公司后怒火中烧的模样,也可以想象,当时为了躲避哥哥的追打,恼羞成怒的小柳的表情。只是,她却不敢想象,那失手一推后,哥哥破窗而出的惨况。
她哭着,连说话都哽咽不止:“小柳给警方的供词和这差不多,只是,她没有说过是她推的,她说是哥哥脚滑自己撞上去的。”
就算是失手,她也觉得太残忍,这样的真相,比意外还要让人痛心。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亲哥哥,手足相残忍,她是太痛心了啊!
“不止这一些,那个人说,在摔出窗后,男的没有掉下去,办公室里的女人跑过来拉了他一把,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放了手,于是,那个男的就掉下去了。”
就掉下去了,就掉下去了!
听到这里,莫小桐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原来还在这一幕,哥哥当时该有多绝望,他一定很想爬上来的,他一定紧紧拉着小柳的手,可是,她放手了。是故意还是有心,她不知道,但莫小桐却在此刻,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那样快,那样急,似要跳脱出胸膛,血淋淋地蹦达在自己的眼前。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01:这个真相,太残忍

她喘息着,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这句话:“你是说,小柳没有找人把哥哥拉上来,却反而将他扔下去了?”
“我不知道,这一点,只有莫小柳最清楚。”
突然就崩溃了,莫小桐抖着唇,泪如雨下:“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小桐,你要镇定,镇定一点,这件事,我已经向当地的警察局报了案,很快就会查回f市,那个目击者也答应可以出庭做证,只是,在此之前,不可以泄露风声,否则,我怕他们会对目击者动手。”
“你说小柳?”
这件事,肖奕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找不出原因,只能模糊道:“或者是别人也说不定。”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你难道不想听听莫小柳的解释?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大对劲,但目击者又很肯定是莫小柳,所以,如果重新翻案来查,被抓的人应该就是她了。”
听肖奕的口气,莫小桐收了泪,惊叫道:“肖奕,你觉得,不是她?”
“我说不上来,不过,明天有时间的话,和我去一趟医院好吗?”
赵明磊的反应在情理之中,但目击证人的说法,却又让他完全迷惑了,难道,赵明磊会心虚真的是因为太爱莫小柳?在这这一点上,他却觉得比让他相信赵明磊没杀人还难,他那种的禽兽,又哪里懂什么叫真爱?
“去医院干嘛?”
“我想,试试莫小柳。”
摇头,莫小桐一脸失落道:“她不会承认的。”
“不用她承认,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她。”
“你试一下就能知道?”
沉眸,深邃的眼底,有无形的波光在流转,有些事,也许他无法还原一切,但,至少该去验证一下:“先试试看吧,是不是,还很难说,如果真的是她,你也要接受这个事实。”
流着泪,莫小桐不住地点着头。
她不是肯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为了父亲和哥哥在不值,如果,真的是莫小柳,那么,父亲的爱又算是什么,他真的就养了一头白眼狼么?
这个真相,太残忍,太残忍了!

早上,莫小桐先去了公司,安排好一切后,又回来和肖奕会合,两人到了医院,却得知最近莫小柳虽没有办理出院手续,人却经常不在医院里,只偶尔回来吊吊水,休息不了多长时间,便又会离开。
病房里没有人,她们显然扑了一个空,正失望地离开,却在医院的大门口,偶遇匆匆回到医院,还一脸憔悴的莫小柳。
看到肖奕的那一刻,莫小柳的眼底,有嫌恶的东西一闪而逝,但并不表露在脸上。微一偏头,她看向莫小桐浮肿的双眼,淡唇一撇,有意无意的嘲讽道:“这么巧,你也生病?”
“不巧,我是来看你的。”
来医院之前,莫小桐有一肚子的怨,一肚子的恨,可见到莫小柳的那一刻,看到她不过四五个月的肚子,却比人家要生的人还要大的时候,她突然又觉得气消了不少。千错万错,她到底现在也受到惩罚了,这么辛苦的怀孕,还要来回奔波着打理公司,也实在够她受的了。
“唉哟哟!我不是听错了吧?你来看我?”
看到莫小桐就烦,没来由的烦,特别是看她到一脸同情的表情时,她就更烦了,她要的是超过她,胜过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她同情着,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失败,她讨厌这样的失败。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就是来看你的。”
这样的理由,莫小柳自然也是不相信的,她撑着腰慢慢往前走,直走到莫小桐的跟前,这才讥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没功夫和你在这里磨嘴皮子。”
她也不否认,只平静道:“去你病房,这里,人太多。”
“看来,要说的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莫小桐突然就笑了,笑得很冷漠,很阴森:“还真让你说对了,就是见不得人的事,要不要回病房,你自己看吧。”
“……………”
三年多了,第一次和莫小桐交手,原来的那种气势,那种霸道,似乎都远离了她一般,她望着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突然自心底生出一种恐惧之感。
不再言语,不再说话,她只是率先迈步,缓缓朝自己的病房走去。莫小桐也不出声,只挽了肖奕的手,很快便跟上了前面的人。
进了病房,莫小柳几分疲惫地上了床,半靠在床头也不说话,莫小桐看她那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倒也没有急着说话,只慢慢地等,等莫小柳恢复几分气力后这才问道:“他妈呢?都不管你的?”
“不关你的事。”
半闭着眼,莫小柳的态度突然变得很恶劣,或者,在她看来,此时此刻的莫小桐,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对她来说,都算是一种讽刺吧,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言语之上,也便再难以平和了。
“至少请个护工。”
确实不关她的事,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莫小桐又觉得不忍,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都成这样了,还要针对自己,难道她不累么?
撑起上半身,莫小柳狂吼道:“都说了不关你的事了,要你多嘴。”
见她情绪已越来越不稳定,肖奕伸手扯了扯莫小桐,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不是说还在打保胎针么?这么激动对孩子可不好。”
淡漠的声线,听不出什么情绪,肖奕眸光灼灼,雪片一般落在莫小柳的脸上。
心情不好,身体也不好,莫小柳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但是,为了孩子,她一直在坚持,在任何人面前都表现得一幅自信满满的模样,可是,在莫小桐的面前,她装不出来,也装不下去,所以,才会失控,才会满身是刺:“知道不好就不要来烦我啊?你们跑来这是要干嘛?不就是气我来的吗?”
如果莫小柳还是个普通的女人,肖奕是绝不会这么客气的,可是,她现在是个孕妇,而且身体还不好,肖奕就算想要做什么,也只能忍下来。看她情绪越来越激动,他便道:“或者我们来的真的不是时候,但是,有件事必须要提前支会你,所以,我们也必须来这一趟。”
“那就赶紧说,说了赶紧走。”
接下来要说的话,莫小柳可否承受他不敢保证,但是,既然来了,也断没有离开的理由:“那我可真说了。”
“……………”
“关于你哥哥的死,我们找到了一些新的证据,可能要翻案。”
突然便怔住了,莫小柳愕然抬眸,一脸震惊道:“什么?什么新证据?”
“一个清洁工,他说,他那天看到你们办公室里发生的事了。”
听到这里,莫小柳几分不屑道:“他要真看到了,三年前怎么不说,现在跑来说是什么意思?”
一直在注意着莫小柳的眼睛,一个人的表情可以假装,但眼神不可能撒谎,从她的眼里,他看到了一种凛然的情绪,无畏。肖奕眸光闪闪,又试探道:“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将看到的事情说出来而已,你在紧张些什么?”
“我根本就不紧张,我只是讨厌看到你们。”
她表现得很平静,但平静的背后,又透着几分浮燥,肖奕也不急,只慢条斯理道:“该说的我们也说了,是不该再继续打扰你,小桐,我们走。”
说完这话,肖奕毫不犹豫地牵起莫小桐的手,正待转身,病床上的莫小柳又叫住了她们。
“等等。”
意料之中的反应,肖奕很是满意,淡淡转眸,只轻问道:“还有什么想问的?”
“那个清洁工,他说什么了?”
本还担心对她说出这些,会让她更加激动,可是很显然,莫小柳只有在遇到莫小桐的时候,才会抓狂,至于其它的事情,她处理起来,似乎都很自如。
没了后顾之忧,肖奕也就更加直接道:“他说,你哥哥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他杀。”
太清楚那一天的真相,所以,莫小柳很有信心,别人看不到什么的,至少,不可能完全看清真相,明白了肖奕此行的目的后,她似乎很得意,只泰然自若道:“他胡说,胡说的,我哥就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