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换岫桑 
本来以为,要来一曲‘捉奸在床’的戏码,可一上楼来,戏却变成了‘手足相残,六亲不认’。王妈自觉再呆下去,也只会让自己更尴尬,见她出声,便也爽快地应道:“好的太太。”
看着王妈带孩子出了门,莫小桐的气也顺了一大半,虽然还是不想看到莫小柳在她的家里,却也并不如方才那般排斥她了。至于莫小柳口中的‘真相’,为了不伤及无辜,她也决定听从肖奕的决定,听上一听了。
被肖奕拉到莫小桐的对面坐着,莫小柳红着眼,还不住地抽泣着。
原本以为,自己够坚强了,直到现在,她才发现,所谓的坚强,只是因为还没有被逼到绝境。她不过是嫁错了一个人,却要陪上自己的一生,甚至还要连累两个未出生的孩子。想一想,就觉得太残忍,心一软也就哭得更伤心了。
冷着脸,肖奕终还是忍不住说道:“别哭了,事到如今,除了你自己,谁也帮不了你。”
站在莫小桐的立场,是完全没有必要原谅莫小柳的,而肖奕做为莫小桐最爱的男人,也同样没有必要同情莫小柳,但是,就事论事,这件案子有疑点,他自认为莫小柳谋害莫小松的理由不够充分,也就更不想因为偏见,冤枉她这么一个‘孤苦无依’的孕妇了。
“对不起!我忍不住。”
女人天生是水做的,不哭只是因为强忍着,一旦放开了水龙头,那是想收也难以收得住的。从前莫小柳很鄙视莫小桐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太软弱,动不动就哭,可现在,莫小桐已变得真正坚强,而自己却只想大哭特哭了。
每一分钟都必须要争取,肖奕忍不住提醒道:“你说不是你,那就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证据,就算我们收留你几天,也还是会被公安局发现的,到时候,就真的有口难言了。”
“真的不是我,我就算不喜欢小松哥,可他毕竟也是我的亲哥哥啊!我承认我嫉妒他,因为他是个男人,就因为这个性别的原因,他就可以比我优待得多,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他死,只想着,把公司弄到手,然后,就可以扬眉吐气…………”
话到这里,一直沉默不发的莫小桐,终于又忍不住了:“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什么叫把公司弄到手,什么叫扬眉吐气,你在我们家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我怎么不知道?”
流着泪,莫小柳的神情,异常倔强:“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怎么会懂我的心?你是莫家最受宠的公主姐姐,我是莫家最受气的私生妹妹,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些讽刺,或是同情,或是鄙夷。我受够了那样的眼光,所以才凭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也许我的方法没有用对,可是,我从来没有真的想要害死你们啊!”
“有没有,只有你自己知道。”
虽还是说着些无情的话,但,那些不忍触及的往事,却一一浮现在莫小桐的脑海里,十几年前,莫小柳刚来到莫家的时候,她也曾好多次看到她躲在角落里哭泣,她看到了,却没有上前去安慰,就是害怕她知道自己在偷看会更伤心。只是没想到,这些怨气埋在她心底,生了根,发了芽,结出了这样的苦果子。
忍了心酸,莫小柳抢白道:“是,我抢了你的老公,可是,你不爱他不是吗?你也不爱他,为什么我就不能抢?他曾经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老公人选,我为了配得上他,才会那么努力。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吗?你有爸妈,有哥哥,还有一个高干子弟的老公,更有一个痴情的肖奕,全天下的好事都几乎让你占尽了,可我呢?什么也没有。”
“我不甘心,所以我才会不择手段,我以为,抢回了赵明磊,我就能事事平顺,可现在,我才明白,抢了他,就是抢回了一个瘟神,断送了我的一切,也断送了孩子的一生,姐,我是错了,可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帮我一次吧,就一次,一次好不好?我千错万错,孩子没有错,他们的身体里,毕竟还流着莫家的血,姐,你就算不管我,也得管管我的孩子啊!”
习惯了霸道,习惯了咄咄逼人,明明是求着别人的口吻,却还是说得那样理直气壮,莫小桐硬着心肠,冷声道:“不要再叫了,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妹妹的。”
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莫小柳忙改了口,软言求她:“好,我不叫你,不叫你,可是,帮帮我,帮帮我好吗?”
“我帮不了你,因为我不是法官,更不知道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出她的话外之音,莫小柳满脸激动:“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一天,那一天…………”
说到这里,莫小柳忽而又重重喘了一口气,挣扎良久,终于陷入那久远以前的回忆里。
“大哥来公司的时候,赵明磊正在我的办公室,没料到大哥能突然闯进来,他没来得及离开。大哥一看我们在一起,就火了,直逼问我为什么要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当时一门心思想要让你们离婚,也就什么也不管了,我告诉大哥,我和赵明磊早就在一起了,你也知道这件事,他就彻底红了眼。”
说到这里,莫小柳吸了吸鼻水,似乎内心还很挣扎,但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继续道:“他发了么大一通脾气,然后还顺手抄起我坐的椅子要来打我,我自然是要跑的,可是我怎么跑得过他,挨了几下后,我也火了,就推了他一下,我真的只是自卫式的一推,他也只是趔趄了一下,没有摔出窗户的。后来,他又打算来打我,赵明磊便出了脚,重重的绊了他一下,我怎么也没想到,他能直接滑向落地玻璃的那一边。”
“那些玻璃本来是很结实的,只是他撞上了,也不可能随便就破掉。可他的手里偏偏还有个椅子,那椅子首先飞了过去,砸破了一大块的玻璃,而大哥,也因为站不稳扑倒在地,滑到了落地玻璃的边缘口。当时,他还没有掉下去,衣服的一角被突出的碎玻璃挂住了,他就差不多是半吊在空中。”
许是想起了当初的惊险,莫小桐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莫小柳却是一脸苍白地说着:“当归,我吓坏了,可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真的去拉他了,可我力气少,一个人根本拉不住他。我就喊赵明磊来帮我,他起初是真的过来了,也出手帮着拉了大哥一下,可大哥却在被我们往上拉的时候,又被玻璃伤到了肚子,他一痛,就对赵明磊大骂出声,还扬言只要能上来,就一定将他推下去,摔死他才痛快。”
就是因为这一句话,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冲动,莫小柳回忆着,忽而觉得整颗心都揪紧了疼:“听到大哥的叫嚣,赵明磊当时就松了劲,虽然还拉着大哥的手,可我明显感觉到,所有的重力都在我手上了,我急得大叫,让他继续拉,可他却反手开始扯我的手,他说:他不死我就要死,在他死和我死之间,这个选择不难选。”
“我很害怕,求他不要这样,可他不听,还是使劲的扯我的手,两边吊着我很疼,可我还是没松手,他急了,就拿玻璃块割我的手,我一痛就再也坚持不住,然后,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掉了下去。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真的很疼,太疼了,我才拉不住他的,你们要相信我。”
说完一切,莫小柳的心理防线也终于崩溃了,三年多来,她一直藏着这个秘密,不能对人说,也不能对人讲,每到午夜梦回,她总会看到一脸血的莫小松站在自己跟前,说自己很疼很疼。
她也觉得疼,所以,当她怀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再一次梦到莫小松,他说,他不甘心,所以要投胎来做他们的孩子。她当时就被吓到了,惊醒过来时,已是满床鲜血。一次,两次,当她第三次被查出有孕,她果断地去了墓地,她知道,再好的保胎药,都不如她的良心药有用。
在莫小松的坟前忏悔,要父亲的坟前痛哭,她用了自己能用的所有办法,甚至直接将家搬到了医院,她终于保下了这两个孩子,可内心的谴责,却一直纠缠着她,她以为这些就是对她全部的惩罚,可没想到,伤她最深的,始终还是她最爱的那个男人。
赵明磊,赵明磊,你怎么能够能妻儿都不顾?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么?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12:这也许,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气氛一度失控,肖奕斟酌着坐回了莫小桐的身边,轻按了按她的手,什么也没有说,但已用指尖向她传递着无声的力量。
“你说是他割伤了你的手,你才松手的?”
似要证明自己的话,莫小柳撩起自己的衣袖,在那里,蜈蚣一般的长痕,分外刺眼:“我没有说谎,这些都是真的,不信你看,你看呀,伤痕还在呢,到医院里我缝了15针。”
听完这一切,莫小桐激动得全身都在打颤,她紧咬牙关,泪已在眸间打转,莫小桐见状,又扑了过来,半跪在她的跟前求她:“你相信我吧!真的是这样的,我没有对大哥下手,真的没有啊!”
“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其实,她已经信了,可是她信有什么用?证据都没有,要她空白白牙为她去公安局求情吗?她做不到,也不可能这么做。
“有证据的,有的,只是,在赵明磊的手上,不知道还拿不拿得回来。”想到这里,莫小柳又恨不得猛抽自己几大耳瓜子,她怎么就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那个男人呢?
“是那卷录影带?在赵明磊的手上?”
闻言,莫小桐愣到了,莫小柳却傻眼了,只抖着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录影带怎么会在赵明磊的手上就行了。”查了好些天,终于有了关于这个录影带的线索,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了。
听得云里雾里,莫小桐倍感心焦,只捉了他的手,紧张地问:“肖奕,什么录影带?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这件事,我一会跟你解释,现在,我想听听看,对这卷录影带,她有什么解释。”
说完这话,肖奕转眸望向莫小柳,如冰的眸子,紧锁着她的眼瞳,让她想逃也逃不了,想避也避不掉。
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立场,也很清楚谁才能真正帮到她,莫小柳也没打算要隐瞒,便一五一十将当年的情况说了出来:“当时,爸在我的办公室里装了监控,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一直知道,我没拆下它是因为想借此让我爸对我放松一点,后来,出事后,我就找人把录影带拿了出来,本来,那东西一直在我手上的。后来,赵明磊知道了这卷带子的存在,害怕我有一天拿这东西要挟他,就花言巧语来骗我,我一时大意,东西就被他骗去了。”
“你知道东西放在哪里吗?”
摇了摇头,莫小柳一脸茫然:“他说要把带子烧了,我不知道东西还在不在。”
说到这里,莫小柳似乎自己也觉得希望渺茫,捂住脸就又哭了起来,莫小桐见她哭得伤心,便又动了侧隐之心,只假意凶巴巴地吼道:“别哭了,不为自己想,也不管孩子吗?”
“可是我没办法了,如果我坐牢后,孩子生下来也是给他养,这样的爸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儿子?如果再给孩子找两个凶神恶煞的后妈,我的儿子就一辈子活在阴影里了,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还不如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死了干净。”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肖奕及时出现的话,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上船还是直接带着孩子去跳海,总归是一个结果,还不如她自己了结了的干净,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又来了。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可惜,她就是明白得太晚了。
肖奕英挺的眉宇,一阵微微的轻耸,他斜着眼,看着莫小柳那已近乎要生产的大肚子,若有所思道:“如果,真的有这卷带子存在的话,也许,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肖,肖大哥,你说有办法?真的吗?”
人被逼急了的时候,果然是潜力无限的。莫小柳是真的急疯了,连平时最看不得的肖奕也叫起了大哥。
“办法是有,不过,只能冒险一试,成不成功,只看你有没有勇气了。”
咬了咬牙,莫小柳一脸坚定道:“什么办法你说吧,只要有机会让我洗脱罪名,再冒险我也愿意试。”
“骗他,就说这卷带子,你还有备份。”
兵行险着,要想后发制胜,这也许,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天气很冷,莫小桐的心,也很冷!
对坏人,如果法律不能制裁,就会祈求老天,可现在,老天已不管用了,也就只能去冒险。听完肖奕的计划,莫小桐坚决地摇起了头,反对道:“不行,不能让她去。”
“为什么?”
本以为最不会反对的莫小桐,却当着肖奕的面站了起来,他不解,只能追问:“你不想替你哥哥查出真凶吗?”
“想,很想。”拧着眉头说出这一句,莫小桐望向肖奕,一脸严肃道:“可是,她现在这情绪,根本不可能保持镇定,再说了,录影带这个事,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证实。就算是真的,她一旦和赵明磊联系,他会来,但也会带着一大堆的警察来,到时候,不等她开口,一切都会搞砸的。”
闻言,肖奕浓眉深拧,叹道:“你说的有道理,这一点,我确实大意了。”
“不是你大意,只是,你不知道他有多无耻。”
同床共枕八年多,她太了解赵明磊的内心有多阴暗,从小就被宠坏了的他,从来不懂得怎么样去爱别人,他只爱自己,也只为自己,是个自私到近乎狭隘的男人。
“你不信我,我也能理解,可是,如果没有那卷录影带,也没有他认罪的证明,我就完蛋了,我都愿意冒这个险了,你还在犹豫什么?”这一次,莫小柳是打算豁出了,只要能将赵明磊绳之于法,只要能保护好她的两个孩子,现在,要她做什么她都肯。
想了很久,也考虑了很久,终于,莫小桐清清楚楚地吐出两个字。“我去。”
有那么一瞬间,肖奕几乎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我替她去见赵明磊。”
她考虑过了,这是最可行,也最安全的办法,可以保证莫小柳的两个孩子不受伤害,也可以保证自己拿到最有力的证据。虽然,事后,赵明磊也有可能会抓狂,但,八年的夫妻,她想赌的,是赵明磊对自己的最后一点‘情’义。
在设计一切的时候,他考虑到了所有的问题,就独独忽略了莫小桐那颗善良到近乎圣母的心。太了解这个女人,也太明白她的决定,肖奕只是生气,生气她为了别人,竟然连自己的安危也不顾。
沉了脸,肖奕不悦道:“小桐,别冲动,这可不是儿戏。”
“不会有危险的,他是个小人,但,还不到穷凶极恶的程度不是吗?”
一句话,说到他无法争辩,他似还要拒绝,但她已转眸望向莫小柳,意味深长道:“最后一次,我信你最后一次,为了哥哥的冤屈,也为了你的清白,我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如果,没有这个录影带,如果,赵明磊的说法和你不一致,那么,我回来的时候,也会是你被带走的时候。”
一番话,说得莫小柳珠泪涟涟,毕竟是血脉至亲,虽然她曾经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虽然她做了那样对不她的事,可到头来,也只有这个血亲的姐姐肯如此维护着她。
她完全可以不管她的,就让自己被警察带走,可她没有这么做,还主动站了出来,替她承担了自己所该承担的一切,看着这样的莫小桐,莫小柳的内心第一次感觉到惭愧,她怎么当年就是看不到她对自己的好呢?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她不能去的话,我去。”肖奕的言语很强势,他是个男人,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去冒险,如果真要有危险,他势必要抢在她的前头。
她摇头:“以赵明磊的小心谨慎,如果约见的人是你,他不会说实话的。”
“你又能保证,他对你就一定会说实话。”
想了想,莫小桐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能保证,因为,在他心里,我一直都很蠢,他不会怀疑我突然变得精明了,也不会怀疑,我在他面前也能做戏。”
曾经,自己就是太不会做戏了,才会让赵明磊发现她所有的一切行为,都是因为肖奕。曾经,也因为自己的不会隐瞒,才会被赵明磊失手推倒,让唯一的孩子,胎死腹中。
他们,一直在互相折磨,总算是分开了,却又因为许多的事情,不得不接触,不愿意这样的循环再继续,她所以决定要冒险一试,如果,他真的是个恶魔,那么,她也要亲手送他去地狱。
“太冒险了,我不会让你去的。”
“你也说过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不是吗?我不为她,也不为她的孩子,只为我那死得不明不白的哥哥。”
第一次发现她的口才这么好,说到他几乎找不到理由反对,可是,他只是想保护她,只是想保护她而已。他甚至有些抓狂的想,早知道她会这么大胆,他都不会让她接触到莫小柳,只是,现在的她,心意已决,他的劝说,还能有用吗?
“小桐…………”
摇头,直接打断他的话,莫小桐的眸底,有种不一样的灵光在闪耀:“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我不答应。”
懂他的心,也懂他的难,她突然便抱住了他,抱得那样紧。贴上他的耳垂,她用只能他们俩听得到的声音,温柔道:“你可以在我身后做我的后盾,我会约他在我们熟悉的地方见面,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危险的动作,你就冲出来,保护我好不好?”
“好,不就是帮你挡枪子吗?就是导弹我也会给你挡。”
她的心,是金子做的,而他的心,却是为她而跳的,刀山火海,只要她想去,他一定会奉陪到底…………
“他没有导弹,也没有枪子,到时候,也许你什么也不用做,只用偷偷藏在一处,替我们录下那最至关重要的一段音。”最冒险的方式,有他最温暖的守护,她知道,自己一定能做到很好,一定能。
他说,言字灼灼:“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她答,笑意满满:“我也不会让我有事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有的人,不说话便已是在心底许下承诺,而有的人,一旦说了,便是拿生命来诠释。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113:好马要吃回头草

约见赵明磊这件事,似乎比大家想象中还要容易。莫小桐只说了一句,想听听他对那件事的解释,他便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为了防止中途生变,莫小桐将约见地点,定在了某酒店的豪华包间,她想,人多的地方,就算他想要干什么,也会比较顾忌。于她而言,安全性也便提高了许多点。
安排好了一切,莫小桐却看着包间犯了难,本以为大的包间更容易藏人,要肖奕人高马大的,任是什么地方也藏不下他。踌躇半晌,莫小桐只能苦着脸,央求肖奕到对面再开一个包间。不能和她在一起,他自然是不放心她的安全的,可苦无良策之下,他虽然万般不愿,却也不得不答应了下来。
约定的时间,在下午三点整,莫小桐早早地来了,赵明磊却刻意姗姗来迟。直拖到下午六点整,他才满面红光地走进了莫小桐等他的包间内。
“不好意思,公司有点事情耽搁了行程,让你久等了。”
莫小柳一消失,赵明磊就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公司的大权,做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有绝对的资格接手莫小柳,成为公司最名正言顺的官方领导。
为了让自己的接管,让公司上上下下都心服口服,他特别召开了员工大会,将莫小柳害死哥哥的‘真相’,痛心疾首地揭露了出来,他的说法,令全公司愕然,大家在震惊之余,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赵明磊以后就是公司老板的事实。
“来了就好。”
是不是真的有事,对莫小桐来说,根本不重要,他来了,她的目标也就达成了一半,另一半,也就看自己这几年的道行够不够‘高深’了。
“还没吃饭吧,要不,我们先点菜?”
赵明磊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对莫小桐的态度,也显得很热情,就好像她们之间,不过是最熟悉的朋友一般自然。
“不用了,说完再吃。”
他不理她,很坚持:“我饿了,所以,吃完再说。”
“…………”
在莫小桐的面前,他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明明已离了婚,明明已势同水火,可一旦见面,他便又露出那种理所当然的神态,就仿佛,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不想浪费时间,莫小桐很想拒绝他的要求,可又不想打草惊蛇,只能忍着气,看着他点了一大桌自己最喜欢吃的菜。
“都是你喜欢吃的,一会上菜了,你多吃一点。”
就算是当年,他这么做的时候,她也不曾正眼看过,更何况,还是现在这种势同水火的时候。淡眸,轻扫过他的脸,莫小桐一字一顿:“没味口。”
对这种人,如果太客气,他一定会怀疑,她倒不如表现得自然一点,想骂就骂,吐喷就喷,反正,越是自然,他越容易相信。
误会了莫小桐的意思,赵明磊假意安抚着她:“别这样嘛,很快小柳就会被抓归案的,别太担心了。”
正愁找不到机会朝那个点带,他既然主动提到了,她也没有理由不顺杆子直上,冷着脸,她假气愤地问:“她去了哪里?”
“我怎么知道?知道公安要抓她,她可能找个地方藏起来了吧!”
“赵明磊,你真的不知道她在哪儿?”
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表情,他那种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疑点的云淡风轻,看得莫小桐心头直冒火。这种男人,就算是生在高干之家,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就算是有着帅气的皮囊,骨子里,也依然不过是个畜生。
“当然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