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因为爱情-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跟我来,你爸有事要问你。”
母亲的声音透着几分疲惫之余的冷漠,甚至,看都不看她的脸,莫小桐的心口一滞,那种堵痛的感觉,如同激涌的海潮,一波一波,呼啸着将她彻底淹没。
连点滴都没有打完,莫小桐便在于千帆的陪同下,怯怯地回到了父亲的病房,直到紧拉着父亲的手,她都一直低着头,甚至不太敢看父亲的双眼。
“小桐,你妈说你也病了,好一点了没?”
病床之上,佟天奇似乎一夜苍老,花白的头发,已是满头如霜。这样的话辅一出口,莫小桐的心便抽痛起来,她咬着唇,艰难地说道:“爸,我好多了,您不用担心我。”
“你没事,那小柳呢?我病了这么久,她都没来看过我,也病了吗?”
“她,她………”父亲的态度似乎仍然是淡漠的,但言语之间,多了几分质疑,莫小桐一时无言,只是,结结巴巴说不出什么。
“警察来过了,说小松,小松他………”
话至此处,莫父终还是说不下去,昏黄的眼微微发红,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不想要失去公司,但比起儿子来说,似乎又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是,一切都已不能再回头。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2:绝不要死不瞑目

扑进父亲的怀里,莫小桐呜呜地哭泣:“爸,您别这样。”
“警察还说,小松是从小柳的办公室里摔下来的,为什么是小柳的办公室?为什么?”
“…………”
没有证据,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默默地陪着父亲掉眼泪,在赶到现场的那一刻,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赵明磊和莫小柳,只是,她们的解释那样的天衣无鏠,连警察都已断定哥哥为自杀,她又还能说什么?
“是你让他去的公司对吗?他去公司干什么?”
如此追问之下,莫小桐忽而发现父亲的眼神不对,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心头一沉,她委屈不已:“爸,我只是让哥回去查查帐。”
“查帐,查什么帐?查帐为什么又会从小柳的办公室跳楼?你说啊?你说啊?”从最初的平静到激动,也仅仅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莫小桐强按着父亲让他不再挣扎,这才紧握着他的手,伤心地哭着:“爸,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哥哥。”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要你说理由,说原因,小桐,算爸爸求你了,告诉我,告诉我,否则爸爸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爸,您别这样激动,我会告诉您的,只是,等您情绪平静一点的时候,好吗?好吗?”
她再慌乱也不会忘了父亲的病,医生说过,他不能再受刺激,哥哥的死,已是致命之痛,若是再知道小柳和赵明磊做的那些龌龊事,她真的不知道,父亲会打击成什么样子。
被按住的身体,又挣扎着起来,莫父喘着粗气大声地叫道:“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
“爸………”
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像是一张织得密密麻麻的网,困住她,让她不能呼吸,莫小桐流着泪,却始终只是摇头,她已经失去了哥哥,不想再失去父亲,所以,她不能说,也不敢说。
在一侧隐忍了许久,于千帆终于看不下去,上前劝道:“老爷,您先别激动,小桐她不说也是为了您好,您就………”
话未说完,莫父已彻底上了火,只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于千帆,这不关你的事,还轮不到你说话。”
“老爷。”
他还想要说什么,却陡然被人扯住了手臂,回头,却是黄兰娟一脸不认可的表情:“千帆,别说了。”
“兰娟,让他走,让他马上离开,我不想听他说话,更不想看见他的脸。”每每看到于千帆,他就会想起黄兰娟的外遇,他这一辈子,就一个真心实意对他的朋友,可朋友和妻子却同时背叛了他。许多时候,他都假做不知,不想要失去朋友,不想要失去这个家,可如今,家已破,人已亡,他亦无心再去顾忌别人的感受了。
“爸,您干嘛这么说千帆哥,他也是关心您啊。”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于千帆在护着她,所以,看到父亲如此对他,莫小桐几乎想也没想就站出来维护,只可惜,她的劝说并未换得父亲的体谅,他仍是口不择言地说着:“我不用他的关心,也不用你们为了我好,你只要告诉我真相,马上就告诉,否则你马上从这里出去,我莫父也再没有你这个女儿。”
扔出这句狠话,莫父似乎是越来越激动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所有人都被他排拒在外了一般,他的眼神里,有许多不信任的因子在游离,莫小桐心一慌,就那么扑倒在了病床前,哭着说道:“爸,您别这样,别赶我走,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好,好,你说。”
紧绷的情绪,似乎一下子便被缓解了,莫父剧烈地喘着气,额头上冷汗如雨,却始终紧抓着莫小桐不放手,正如他所说,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绝不要死不瞑目。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3:脑子进了水

她已经尽可能地简明扼要了,甚至都没敢提到莫小柳和赵明磊那种不正当的关系,只是,当莫父听到自己亲手创立的公司,被自己的私生女所出卖,而亲生儿子又因为这件事自杀的时候,他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
胸口剧痛,他苍白着脸,却仍是不愿倒下,只是望着莫小桐苦苦道:“小桐,爸爸不甘心,不甘心啊,为什么小柳要这样?为什么?”
眼看着父亲的脸色不好,莫小桐焦急地问道:“爸,爸,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小桐,让她来,让她来见我,我要亲口问问她,我有哪有一点对不起她。”他是心痛啊,这么多年来,为了让莫小柳进到这个家,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成长,他甚至惹怒了妻子,可现在,她却反咬他一口,变成了一个白眼狼,这让他如何不心痛,如何不心伤?
“爸,您别再激动了,我答应您,会让她来看您好不好?”
“好,你现在就打给她,马上打。”
“可是………”
“小桐,别惹我生气,快点,让她过来。”
想要告诉父亲,就算打了电话,小柳也不一定会过来,可话到嘴边,始终说不出,无奈之下,她求助地望向自己的母亲,在得到她肯定的回复后,她终还是举起了手机,拨向了那个,她再也不愿去碰的电话号码。
“喂,小柳。”
“你打来干什么?决定签字了?”
“爸病了,你过来看看他。”
“莫小桐,你是脑子进了水还是不小心被门夹到了?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会过去吗?”
“爸想见你。”
“他是想骂我吧?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有跟他说,我才不信你会这么善良。”
“你到底来不来?”
“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你要是听不懂,我就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去。”
“小柳,你怎么可以………”
嘟嘟嘟………
话未说完,忙音已传来,莫小桐举着电话,就那么僵在了那里,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没想到莫小柳的态度,竟是那样的无情与坚决,她是真的不要这个家了,连父亲也不要了。
其实已听到了答案,但莫父仍旧追问着她:“小柳她怎么说?”
“爸,小柳说,说公司有点事情在处理,所以………”
从不愿对家人撒谎,但这一段时间,她几乎天天泡在谎言里,她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一件件都偏离了原来的轨迹,越想要抓住,便越留不住,可是,父亲是那般的急切,她又如何忍心让他失望?
“她不来是吗?”替她说出了答案,激动不已的莫父忽然便拨下了针头,直接跳下床:“她不来,我自己去她找。”
一见父亲的动作,莫小桐也慌了,马上安抚道:“不是不来,是说,是说她晚一点还是会来的,只是现在来不了。”
“我早该想到的,白眼狼啊,我怎么就亲手养出来个白眼狼?”
“爸,您也别太难过了,不是还有我吗?”
“你?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
“………”
面对着父亲的质疑,莫小桐不禁心虚了,小柳和赵明磊的关系,她是真的说不出口啊,也不想让父亲受刺激,难道,她表现得不够自然吗?还是让父亲看出来什么了?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4: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真的……

“是因为你要离婚,赵明磊才动的公司对不对?这么多年了,小桐你为什么一直不能原谅他?就算他千错万错,八年了,你怎么就还是放不下?”
从未想过会有一天,会从父亲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从小,她便是莫家的宝贝,莫家的公主,除了那一件事的上面,他们违逆了她的意,强行让她做出了最不想要的选择以外,她一直以为父亲是最疼爱她的,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失望。红了眼,她心痛地问:“爸,您是在怪我吗?”
“我没有怪你,我是在怪我自己,是我的错,我让你嫁给赵明磊,我让小柳进公司,我让小松做总经理,一步错,满盘皆输,我却错了三次,天要亡我,这都是命,是命啊,呃,啊………啊啊………”
突然,莫父脸色大变,一声惨叫后,便蜷缩着跌倒在地上,紧缩成一团的身子,剧烈地抽搐着,整个人已在瞬间不醒人事。
足足三十秒,莫小桐被吓到木然呆滞,当她猛然惊醒,人已是崩溃地大叫起来:“爸,爸您怎么了?叫医生,快叫医生啊,爸,您不要吓我,只要您好起来,我再不顶您的话了,爸,爸………”
声声凄厉,莫小桐哭得仓惶,事情一件一件接踵而至,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真的…………
病房里,来来回回的人流,医生,护士,主任,专家,该来的人都来了,围着那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量血压,心电复苏还有强心针………
她一直木然地站在那里,双手交握,默默流泪,直到,她看清医生的最后一个动作,查看瞳孔。几乎在同时,她只觉得脚下一软,人便已向后狠狠倒去,这一次,她不再幸运,没有人能接住她。
‘嘭’地一声,她重重地跌倒在地上,脑后传来闷闷的阵痛,耳边却是嗡嗡直鸣的声音。迷茫间,似乎又是于千帆扶起了她,并且迅速地将她带离了现场。
再度醒来,又是在病床之上,守在她身边的,果真是于千帆,只是,比起之前,他的脸色要差了许多。
静静地望着他的脸,莫小桐一阵猛瞧,涣散的双眼,似乎毫无焦距,她睁大了眼,迷迷糊糊地问:“千帆哥,什么时候了?”
“下午三点。”
眯着眼,回味了一阵,似乎猛然间又想到了什么,莫小桐挣扎着起身,头也不回地朝病房外冲动,才刚刚摸到门的把手,却又被于千帆狠狠地拖了回来。
“小桐,你先听我说完,再去好吗?”
红着眼,她无助地落泪:“我要去看我爸,他病了,我要在他身边照顾他。”
“小桐,老爷走了,走了。”
话到这里,于千帆也几度哽咽,他很清楚莫父为什么不肯原谅自己,所以,他一点也不怪他。因为,他始终记得,当年父亲与自己被亲戚扫地出门,是莫父热情地接纳了他们父子,也让自己有机会认识了莫小桐,虽然,她从未曾接纳过他,但,至少他能站在她身后,至少他能做她的守护神。
“我不信,我不相信,你说谎。”
她哭着反驳,不愿意去面对那个残忍的事实,她已失去了哥哥,为什么老天爷还要带走她的父亲?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5:全都在怪她

“小桐,你要振作起来,你还有夫人要照顾啊,记得吗?”
一路风雨二十年,他陪在她的身边,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担心她的处境,公司没有了可以再拼,丈夫没有了可以再嫁,可是哥哥和父亲没有了,她能上哪里去寻?
“妈,妈,我妈她怎么样了?”
终于,她大声地哭了出来,这段时间,真的遇到了太多事,她除了流泪什么也不会做,从未像现在这般脆弱,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残酷的现实,也让她第一次认清了自己,原来,就像别人说的,她真的是个没用的千金大小姐。
于千帆不知如何开口,但有些事情,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于是说:“夫人还好,只是,只是不太想见人。”
她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可想而知,母亲的感觉只会更强烈,她一直在惦记着父亲的病,却忽略了母亲也需要自己,一想到这里,心口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终于,她忍不住了,急急道:“我去陪陪她。”
“小桐,你要有心理准备,夫人似乎不太想见你。”
闻言,莫小桐愕然不已:“什么?”
“你,去了就知道了。”没有再细说什么,于千帆只是淡淡地拧起了眉,现在的事态已完全不在控制,他唯一能做的,只是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守着她,护着她,让她尽可能地,躲避掉一切灾难。
有了于千帆的提醒,莫小桐已尽可能地在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只是,当她看到母亲的那一刻,听到她所说出来的话,所有的伪装,所在的坚持,统统都被瓦解。她不敢置信地望着母亲仇视的双眼,过于震惊,甚至都忘记了该如何开口。
绞着手,她声未出,泪已至。
“你走吧,你爸爸他,可能不想要见到你。”冷凝成冰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莫小桐张大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妈,您在说什么啊?”
仍是一脸的气愤,黄兰娟狠声道:“刚才,赵明磊来电话了,他说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字寄到了家里了,小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爸不理解,您也不理解吗?他要和我离婚,你们却都在怪我?为什么?”八年前的事,原来,不止是她没有忘记,全家人都不曾忘记过。可是,既然他们都还记得那件事,为什么还要反过来指责她呢?难道,像赵明磊那样的人就真的值得她原谅?
她不能理解,也无法去认同。
许是莫小桐的反应,触动了莫母心头的某根神经,她突然便激动了起来,颤声问道:“他要离?这么多年了,不是你一直在闹吗?你不和他同房,不和他出席任何宴会,甚至放任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你何曾当他是你的丈夫过?”
“妈,他有什么地方值得我称之为丈夫?”
如果说,做为一个母亲,她无法体会自己的心情,那么,同样做为女人,在遇到那样的事后,还能够轻易去说原谅么?曾几何时,母亲的眼中,看着自己时只有温柔,而现在,家破人亡的时刻,就连母亲也要选择孤立她了么?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6:她真的错了么?

“你爸没有错看你,你果然还在恨着他,因着你的恨,赵明磊葬送了我们全家,你现在开心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所有的责任推到我身上?”家逢剧变,一切都失了幸福的颜色,可是,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强加在她的身上,她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终于,黄兰娟的眼中,流出两行清泪,她心痛万分地问:“你问我为什么?小桐,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哥哥他从小就那么疼你,你怎么忍心看他为你而死?”
“妈,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要吓我了好吗?”
“吓你?我多希望只是我在吓你,可是小松和你爸爸都不在了,不在了啊。”
摇着头,她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母亲,和她一起抱头痛哭:“妈,你还有我,还有我啊。”
“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小桐,你爸爸不会原谅你的,你哥哥也不会原谅你的,我,也不会。”最后的三个字,仿佛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当黄兰娟清清楚楚地说完这句话,她的双手,也无情地将莫小桐推了出去。
“妈,您在胡说些什么啊?您怎么可以说不原谅我这种话,妈,妈你开门呀,开开门啊。”紧拍着病房的门,莫小桐心如刀割,惶恐,惊诧,心痛,害怕,各种滋味交织在心头,让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隔着不算厚的门,黄兰娟一边流泪一边说:“你知道吗?警察又来过了,我也终于知道小松是为了什么去的公司,小桐,不是不爱他的吗?为什么他和莫小柳好上了,你还要去阻止?还你让你哥哥去公司帮你捉奸。你知道他是怎么掉下楼的吗?他为了帮你出气,和赵明磊大打出手,他是滑倒后不小心撞破了玻璃才会掉下去的,他不是自杀,是为了你而死,都是为了你。”
说完这段话,黄兰娟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或者,没有八年前的冤,也不会有现在的孽,作孽啊,作孽。
叹一口气,黄兰娟终是痛苦地闭了眼:“你走吧,我没你这个女儿,也不想要这样自私的女儿。”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多,每个人都措手不及,人情冷暖,她可以体谅母亲的伤心与绝望,可她对自己的拒绝,却让她第一次觉得生无可恋。
八年前,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为什么,大家还要怪她不珍惜一切?面对着一个曾经强暴过她的男人,除去害怕,她的内心只剩惶恐,她又如何还能真心要他当大夫?她顺了所有人的意,应了所有人的情,才被迫嫁给了那个禽兽,可头来,却没有人记得她的乖顺,只记得所有她带来的不幸,人生,如若还有第二种选择,就算是死,她也绝不会嫁给那个人,可是,当年,不正是父母逼着自己穿上婚纱的么?
现在,一切都无可挽回了,结果又变成她的错?她真的错了么?还是说,她最错的就是,当年没有狠一狠心直接跳下那条河。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7:当年他有多痛,现在的她就该有多伤

泪水,顺着她洁白的脸庞一线线下滑,虽然失落,但仍旧不想放弃,拍着门,她哽咽着解释:“妈,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让哥哥给我出气,我没有。”
“小桐,妈不想在你爸的面前和你闹得太难看,你走吧,我累了。”
伏在门上,她的身体软软下滑,哭得太用力,她也疲惫不已。
她伤心地想,她永远也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母亲失去了儿子,失去了丈夫,只剩下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不是更应该好好的和她生活下去吗?可母亲却亲手推开了她,还要和她划清界限,她一连失去了两个亲人,唯一活着的又不肯原谅她,这种感觉痛不欲生,却又不能不面对,她的人生,就像是陷入了一团看不清未来的黑,前路不见,后路不清,唯有原地等待,直到那团黑色,将自己彻底吞没。
“妈,让我看看爸,再看他一眼好不好?”
抽泣着,她泪流不止,人生已无望,她只求为父亲尽最后一点孝心。
“走,走啊。”
门,依然没有开,母亲在那一头,她在这一边,冰冷的脸庞紧紧贴上门板,她只能低低哀呼,声声如泣:“妈,妈,妈妈…………”
端着咖啡的手,蓦然一颤,肖奕微微倾身,避开咖啡的侵袭,只是,那暗黄色的液体,仍是将地面,桌上印染出点点湿痕。
搁杯,无奈地抽出纸巾,当他擦尽文件夹上的湿液,眸光,却不经意又瞥见了那一则头版头条的新闻。莫家的事,某财经日报几乎用了整个版面来做报道,他想要无视,还真是挺难。
莫家人怎么样,都是咎由自取,他并不同情,也不觉得冤屈。只是,看到大版面上她紧抱着莫小松欲哭无泪的照片,他的心,又开始不能归位。许多年了,他以为自己早已遗忘了那种感觉,但事实却一再提醒着他,他记得,什么都记得。
似乎被全世界抛弃,孤独地留下他一人,在那看不清的前路的红尘挣扎,想过要放弃,想过要颓废,但他终究还是挺过来了,只是,接连失去两个至亲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也不会懂得的,他曾以为,这辈子她也不会理解他曾经有多绝望,可是现在,他刚刚走出的阴影,她却毫不犹豫地踏进去了。
当年他有多痛,现在的她,就该有多伤,只是,该拯救么?
他似乎,还在犹豫着。
三声敲门,陈林不经通传便走了进来,出入肖奕的办公室,他这个助理很多时候都很随意,不是因为持宠而娇,只是因为他的上司,其实另有其人。
“总经理。”
微一挑眉头,肖奕头也不抬:“没有敲门?”
“三下,只不过,总经理好像没听到。”大多时候,陈林是有些害怕肖奕的,不知为何,在他的身上,似乎从来感受不到温度这两个字,总是无尽的低气压,压抑到让人发狂。
终于,他住了手,微微抬眸,神情冷冽道:“下一次,我没有让你进来,就给我站在外头。”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048:送出去的钱要回来

“总经理,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哂然一笑,似听到什么太好玩的笑话,他盯着陈林的脸,一本正经地说:“盯得太紧,会让我透不过气,转告一下雪莉,真要盯我,下一次可以换个女人来试试。”
像是紧绷的弹簧,突然被弹了开来,一直担心的事情,终还是被识穿,可到了这样的时刻,陈林反而轻松不少,只不卑不亢地问:“总经理,是我做得不够好?”
威仪端坐,肖奕仍只是笑,但那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你很好,只不过,你做得好不好跟我没关系。”
重回f市的那一天开始,陈林便是他的助理,不得不说,他干得很出色,这也是肖奕一直留着他的原因,既然费雪莉对自己还不那么放心,就算赶走了陈林,也会有第二个陈林出现,既如此,还不留这个能干的在身边,至少,工作的时候,也可以省一点口水。
“总监也是为了总经理好,在这边,您初来乍到………”
这些话,若是放在几个月前说,他可能会挺感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