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邪少韩星-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韩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头疼,看着秋笛说:“你也不小了,不能再像个孩子了,不交男朋友也好,必定高中是以学习为主,以后交男朋友的时候让哥看看,哥给你把把关。”

  秋笛双手环住哥哥的脖子,将脑袋靠在韩星的肩膀上,说:“哥,我不交男朋友。”

  韩星岔开话题道:“你那镯子给谁准备的呀?我看跟你手上戴的好像是一对吧!”

  秋笛在韩星脸上亲了一下,“你猜!”

  韩星把秋笛扶正坐好,说:“不知道,你鬼点子那么多,我就是猜到下辈子也猜不出来。”

  秋笛拉过韩星的手,把玉镯戴上,“好看吗?”

  韩星扬起手看了看,“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谁会有那么好的福气,可以戴上它。”

  秋笛低下头,略显羞涩的道:“哥,你喜欢吗?我想给你。”

  韩星一凌,退掉玉镯放到茶几上,道:“傻丫头,这是要给你未来男朋友的,怎么能给我呢?”

  秋笛娇躯微震,痴痴的看着韩星说:“哥,你想要吗?”

  韩星不敢看秋笛,避开秋笛的目光说:“小坏蛋,逗哥玩是吧!这么好看的玉镯我哪配戴啊?”

  秋笛伸手拿过玉镯重新给韩星戴上,“哥,我和梦涵姐比谁更好呀?”

  瞬间,韩星脸色一变,低沉的道:“以后不要再提她了。”

  秋笛娇嗔道:“哥,都那么长时间了,你还忘不掉她吗?”

  “别说了,我不想再提她,还是说说你吧!高考怎么样?志愿报的哪啊?”

  秋笛略显感伤地拿起桌子上的苹果,没有说话。削好后,递给韩星说:“哥,你……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第012章    明天依旧美好
  云在哭泣,风在哀伤。韩星岂能不知秋笛的心思,只是……只是这怎么可能兄妹恋!这不是一人之力所能为的,世俗亲情,岂能……!

  韩星看着秋笛,内心始终无法平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最后理智战胜了冲动,“秋笛,我明白,只是……只是……这怎么可能?”

  秋笛哭了!

  夜,死一般的寂静。韩星躺在沙发上,目光穿过黑暗,静静地看着天花板,怎么可能?秋笛!这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吗?怎么会不喜欢呢?漂亮可爱温柔,融合了一切的女人谁不动心?可……可她是表妹啊!若是换了其他人,韩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与其结为终生伴侣。但这不是别人,恰恰是自己的表妹,能迈出这一步吗?韩星自问不能,纠结辗转反侧。

  明月已经落山,天色开始泛白。

  “哥,起床啦!”秋笛玉手微动,轻轻地拍着韩星的面颊。

  “啊……”韩星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睁眼就看到秋笛正盯着自己。瞬间坐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你怎么起那么早,我还没睡够呢!”

  “大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我睡的是床吗?不对啊?我睡的好像是沙发吧?”韩星故意地左看右看,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低头一看,妈呀!沙发怎么变成床了!再看秋笛,此时正一脸坏笑地盯着自己,韩星懵了!怎么会……

  原来昨夜韩星躺在沙发上,心情烦躁的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一直到凌晨两点多仍难以成眠,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便索性不睡了,起身走到床边,发现秋笛已经睡熟。月光透过窗帘,隐隐的泛着鱼肚白。韩星便挪步到阳台,伸手抓着窗帘轻轻的拉开一些。凌晨的街道,依旧灯火辉煌,只是少了白天的喧闹,显得有些清冷。

  靠墙蹲着,用力揉了揉发昏的太阳穴,韩星拿出路上买的黄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求求你别想了,让我睡吧!”一地烟头,满眼的星星,昏昏沉沉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都三点半了,刚买的一包黄山也已所剩无几。韩星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沙发旁,正要躺下睡觉,却发现沙发上好像已经有人。“奥,走错了”。韩星转身走到床边,和衣躺下,迷迷糊糊地睡了。

  不曾想,在韩星刚从沙发上起来的时候,秋笛就已发觉。和韩星一样,她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一直都在胡思乱想。趁韩星低头吸烟时,秋笛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睡到了沙发上。臭哥哥,看你这次怎么办,沙发上秋笛坏坏的想着接下来的情景。

  结果令秋笛没有想到的是,韩星这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迷迷糊糊中自己竟先睡着了。醒来时就看到韩星正睡在床上,脸朝下躺成一个大字,而且枕头还蒙在头上。看到这一幕秋笛便忍不住的笑了,随后走到床边,拿掉蒙在韩星头上的枕头,在韩星脸上轻轻地拍了起来。

  看着秋笛,韩星眼中充满了疑惑。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韩星好像明白了,原来自己昨晚并没有走错,而是秋笛趁自己不注意时偷偷地睡到了沙发上,才导致自己以为走错了,最后竟阴差阳错地睡到了床上。想明白了以后韩星心中并没有喜悦,反而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大懒虫,都八点多了还不起床,本姑娘高三时可是六点多就起床啦!”秋笛双手掐腰,做出个很夸张的表情。

  韩星无奈了,这个表妹真是没心没肺,昨天的事情竟然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这也不禁让韩星黯然伤神,痛恨自己竟然如此不够豁达,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随便的应付了几句,韩星便起身来到洗刷间。对着镜子在脸上摸了几下,“我有那么优秀吗?嗯!确实蛮帅的!”自我表扬了一翻后韩星同志的心情好多了。

  快速的刷完牙后,胡乱的洗了把脸,然后用沾满水的双手整理了一下发型,正要转身出去时,眼角余光瞥见了斜上方四十五度的架子上,静静地躺着一个金光闪烁的剃须刀,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那纵横交错的胡子,韩星心想免费的不用白不用,便拿着刮了起来,妈的,有钱就是好,这家伙比我的好用多了。怪不得有人说我像郭富城,这胡子一刮,还他妈真像。

  “啊!哥,你……你……”秋笛张大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韩星,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韩星好奇地看着秋笛,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怎么啦?我脸没洗干净吗?”

  秋笛围着韩星转了一圈,随后吃惊地看着韩星,道:“哥,有人说你像郭富城吗?”

  韩星好像明白了不是自己脸没洗干净,而是自己太帅了,嘿嘿一笑,说:“是吗?我像郭富城吗?他那么帅,我怎么会像他呢?你不会是在拿哥开涮吧?”

  秋笛呆呆地看着韩星,道:“哥,你之前没刮胡子我还没注意,现在没胡子的你太像了,尤其这发型,哥,你太帅了。”秋笛激动的一把抱住韩星,双手环着表哥的脖子,抬头凝视着韩星,激动过后的眼神尽是幽怨,“哥,我不怪你,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哪怕是死我都愿意。”秋笛趴在韩星胸膛上,幽幽的说到。

  韩星轻拂着秋笛的秀发,道:“傻孩子,哥现在不是陪在你身边吗?世上比哥好的人多的是,你现在还小,等以后慢慢长大就知道了。”

  秋笛松开双手,道:“哥,你等我一会,我洗刷完陪你去吃早餐。”

  韩星应声道:“嗯,去吧,我看会电视。”

  韩星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换了几个台,没好看的,便索性将遥控往旁边一仍,拿起一本八卦杂志看了起来。韩星很少看这种杂志,可以说是几乎不看。他对什么这个影帝那个影后之类的从不感兴趣,只有一个人让他崇拜过,就是李小龙。

  曾经一段时间迷恋龙哥到狂热的地步,几乎一有时间就来一句“哦,打……”,这完全是舅舅的原因,韩星舅舅以前是个军人,不是人们常见的那种,舅舅是特种部队的,而且是精英中的精英,就是那种一个人能挑几十个的精英,只是因为一次行侠仗义,打了不该打的人,在万般无奈之下被迫退伍,一般人退伍后还会给安置个岗位,无奈韩星舅舅打的人后台太硬,最后只能回家务农。不过那一身本领却是没有拉下,直到现在依然鲜有敌手,韩星在农村姥姥家的那几年,在深得舅舅真传的同时,也深深迷恋上了龙哥。

第013章    威震玄武街(上)
  不过现在的韩星看上去比以前收敛多了,可能是看书多的缘故吧!书对人的熏陶可以说是千奇百怪,所谓的开卷有益也只是对个别人而言。韩星看的书大多是经济政治国际关系历史之类的,所以说韩星可以算是化学专业里的怪物。

  你可以说他学习非常用功,也可以说他是吊儿郎当。对上面所说的几类书可以说是如饥似渴,来者不拒,有多少看多少。可对于化学,那就让人崩溃了,韩星同志看到化学就一个感觉,困!

  至于为什么大学的专业会是化学,那就要感谢大学的招生制度了。一个词“服从调剂”,就是这个词把韩星同志从原来填报的经济专业给弄到了化学,不过人还是要感恩的,若是没有“服从调剂”,估计韩星同志连大学的校门都进不了,更别说专业了。

  一页一页的翻了好多,不是这个“门”就是那个“门”,怪不得中国科技赶不上美国,没事净瞎造“门”去了。

  “哥,走吧。”

  韩星抬头,看着洗刷一新的秋笛,小心肝竟不受控制的“砰砰砰”跳了起来,赶紧强行压下心跳频率,放下杂志。

  “我再去洗洗脸,刚才脸好像没洗干净。”韩星直接跨过了本来要数步才能超越的距离。

  洗刷间里,韩星对着镜子狠狠的训斥着自己,“妈的,秋笛年纪小,你还不懂事吗?停!别跳了,再不停我可就撞墙啦!”胡乱的用凉水冲击着脸颊,想让凉意穿过肉体去冰冻自己那跳个不停的小心肝。

  略微平静下来后,韩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中疑团一圈一圈的蔓延,怎么搞的?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

  十分钟后,韩星走出洗刷间。

  “哥,你怎么了?洗脸怎么洗那么长时间?”秋笛关爱的眼神,灼烧着韩星的胸膛。韩星赶忙避开秋笛的目光,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刚才洗脸的时候太用力,不小心把鼻子给弄出血了,现在好了,没事了。”

  秋笛“啊!”了一声,也没管韩星为什么洗脸能把鼻子洗出血,就伸出玉手爱怜地抚摸着韩星的鼻子,口中不停的说:“疼吗?疼吗?”

  韩星故作大气的道:“没事,小时候你爸教我练功时,胳膊都摔折了,我都不嫌疼,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更何况流鼻血是经常的事,上火啦看黄……”韩星立马打住,看看秋笛没有反应,便放松了下来,心想还好刚才没说出来,要不可就惨了,在表妹面前说自己看黄片流鼻血,自己这下半辈子可就不用活了。

  秋笛放下心来,柔声道:“不疼就好,不疼就好,哥,那我们去吃饭吧!我都饿了。”

  摸了一下刚才沾水塑造的超帅,但是现在水干后又衰下来的头发,韩星心想,“妈的,过几天得去理发店好好的整一下,既然咱像郭富城,自然条件那么好,不用可就浪费了。嘿嘿,以后泡妞就不用愁了,非弄个郭富城第二。”

  “哥,你想什么呐?”

  “啊!没什么,我在想哪地方的饭好吃,你看现在都快九点了,估计好多店的早餐都该没有了。”

  “不会吧?我肚子可都咕咕叫了那。”

  “嗯,让我再想想,嗯,哪地方呢?嘿,有了,这附近好像有个高中,高中附近应该有卖早餐的,而且现在应该还有,当年我上高中时,门口的早餐都卖到十点多,基本上都快成午餐了。”

  “好啊,好啊,那咱现在就去吧,我肚肚都快饿扁了。”

  “嗯,走吧!”

  今天天气很好,晴中带阴,没有阳光却不显的昏暗,时而还有微风吹过,像这样的天气在六月份的城是很少见的。

  打车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那个韩星所谓的高中,韩星也不知道学校叫什么名字,打车时就跟司机说到附近的高中,还好司机是个实在人,没给他们带到城那边的那个高中去。

  学校大门前是块开阔地,罕有车辆,行人畅通,与最近的马路有四五百米左右距离,足以保障学生交通安全,显见当初规划的人很有眼光。开阔地两边栽种了成列的梧桐树,其中每隔三十米安装一盏形如十八世纪油灯的路灯,形成一条别有兴致的林荫大道。

  光是校外的通行道路就设计得如此迷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一定会令人觉得异常惬意,韩星想象着毕业后自己在这里工作,该是一种多么令人神往的情景。

  “妈的,灵魂工程师这个词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造的,太贴切了。我韩星未来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人物,应聘一所高中的教师职位,还不是手到擒来?孩子们,等着吧!叔叔过几年就会来教诲你们了。”

  他开心地想着:“挽救失足少年是我的本分,教书育人是我的职责。教师看起来很有趣,站在讲台上讲课,课后批改作业,仅此而已,或许我很适合。嗯?不对,好像当教师不是个挣钱的活,哎,算了,以后再说吧。”

  偶尔有一两名穿着黑短裙白色水手服的女孩穿行,韩星情不自禁吹了声口哨,差点忘了秋笛就在旁边,看来清纯可爱的女高中生还是最引人向往啊!

  那些留着披肩长发,或是梳着小辫子,脸上不施脂粉的少女,皮肤白里透红,脚穿白色袜运动鞋,手拎印有卡通图案的小挎包,真是说不出的青春喜人。

  “嗯,以后有机会能来这当教师,就是不挣钱我也认了。”韩星走到一名女孩身边,一本正经地问道:“小妹妹这附近有卖早餐的吗?”

  女孩停下脚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有。”

  “那在什么地方呢?”

  “嗯。大叔,你不觉得你的搭讪方式很落伍吗?”女孩子不再理他,扭头径自走了。

  “我,我才二十一岁,很老了吗?喂,现在的小屁孩也太不厚道了吧?哎,真是没礼貌。”韩星自怜自哀了一阵,又盯着女学生扭动的弹性十足的屁股发了一会呆,才回到秋笛身边。

  “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礼貌,问个路都不行,你看我有那么老吗?”

  “活该你被人骂!是不是看人家小姑娘长的漂亮故意上前搭讪?”秋笛气鼓鼓的瞪着韩星。

  韩星故意岔开话题,以掩饰内心被拆穿的尴尬,道:“哪有,你哥是那样的人吗?我只是问问这附近有没有卖早餐的,哎,真是世风日下。”

  “哼!还说没有,你看那是什么?”

第014章    威震玄武街(中)
  顺着秋笛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仿古牌坊,四排柱,柱子上有纹龙图案,正中央的牌匾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美食一条街。

  韩星嘿嘿一笑,“不好意思,你哥今天眼神不太好,走,哥请你吃好吃的。”说着率先向里面走去。

  “呀!这里还有卖汤包的!太好了,我最喜欢吃这个了,哥,这边。”

  韩星转身抬头,就看到左前方一个门面上写着“正宗汤包”,门前打扫的还算干净,左边一个垃圾桶,右边孤零零的立着个大炉子,炉子上高高的堆了足足有五六层的笼屉。

  看到有客人上门,老板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笑呵呵的招呼道:“二位,里面请。咱这里的汤包可是历史相当久远的,味道绝对的正宗,当年还是清乾隆爷钦点的御膳呢!”老板牛吹的可谓是清新脱俗,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

  韩星和秋笛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小店里面的装饰,高高的天花上是多层水晶吊灯,每一根柱子都纹饰上镏金边,每一边的接镶处都是繁复的罗马风格流苏,四面的墙壁上挂着色彩绚丽的油画,让人不得不感叹老板品味真是非一般的高雅。

  “来二十个包子,两碗撒汤。”

  “哥,你吃的了那么多吗?”

  “小意思,在来十个我也能消灭,没事,尽管吃,哥请客。”

  “好咧!您二位稍等片刻,马上就好。”老板把袖子向上一掳,从高高的笼屉上拿下二十个包子,分两个盘子放好,端到桌子上,又麻利的冲了两碗撒汤,笑呵呵的道:“二位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韩星大手一挥,“行了老板,忙你的去吧。”

  “哥,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啊?”

  “放假?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七月初吧,管他去那,放不放假跟我也没多大关系,反正平时在学校也就跟放假一样。”韩星夹起包子整个倒下去,塞得满嘴都是,支支吾吾的说到。

  秋笛放下筷子,舀了一勺撒汤,轻轻的浅尝一口,“嗯,他们这汤还挺好喝的,哥,你平时在学校都干什么?大学好玩吗?”

  “就是上课睡觉,外加上网,其他也没什么好干的,等你上了就知道了。对了,你报的志愿还没跟我说那?报的哪?”

  “清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被录取。”

  “肯定没问题,你学习成绩那么好,你要是上不了清华,我估计那是清华不想干了,想来个停业整顿什么的。”

  “看你说的,我哪有那么厉害,不过我想应该能被录取吧?”

  “嗯,肯定没问题,第二志愿呢,报的哪?”

  “我没填第二志愿,就报了一个。”

  “噗”好不容易喝进去的汤又给喷了出来,心疼地看着被自己弄了一地的撒汤,韩星吃惊的道:“你不会是开玩笑吧?真的就报一个?”

  秋笛自信满满的说:“嗯,就报一个,你刚才不还说我肯定能被录取吗?”

  对这个表妹韩星这真的是无语了,“我那是安慰你,就报一个志愿,万一录取不上那?再考一年?你也太……”

  “哥……你对我就那么没信心吗?”秋笛委屈的说到。

  “这……这……这不是有信心没信心的问题,再有信心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吧?”韩星真的开始为秋笛担心了,万一要是分数不过线……哎!这个秋笛也真是的。

  “老板!外面死人啦那么乱!”本来听到秋笛说只报了一个专业,韩星的小心肝就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跳,再加上现在外面几个人在大吼大叫,乱得跟他娘被奸了似地,瞬间就把他的怒火给激起来了。

  听到韩星喊话,老板赶忙朝屋里跑,边跑边打手势,示意韩星不要说话。

  韩星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妈的,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妈的,敢扰老子吃饭,是不是不想活了?”

  出去的时候正好迎上店老板往里面跑,韩星不顾店老板的拉扯劝说,几步便冲到了门口。

  刚到门口,眼前的一幕瞬间便冰冻了韩星的心肝,只恨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如果上天能给韩星机会从来一次的话,估计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出来。

  只见门外七八个青年围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女孩脸上早已是花容失色,为他们气势所迫,女孩不由自主得一步步后退,手里的挎包险些摔在地上。

  慌张凌乱的眼神丝毫也掩盖不了那女孩清丽的容貌,紧身牛仔裤和恤衫衬托出她玲珑的曲线,包裹着纤美脚踝得浅蓝色高跟鞋也已沾满了污泥。

  七八个人中有一半的人剃着光头,在太阳下铮亮闪耀,仿佛可以移动的大号电灯泡。在他们之中为首的一人很是显眼,又高又瘦,鹰勾鼻子,薄嘴唇,表情特别阴冷,浅浅的衬衫袖口隐约可见几道伤疤,一头飘逸长发染得红一块紫一块,仿佛绝了种的山鸡野鸟。

  听到韩星呐喊,山鸡男放开即将到手的女孩,恶狠狠地瞪了韩星一眼,朝他走了过去,其他几个人此时也反应过来,一个个冷笑起来,充满了对韩星的蔑视。

  山鸡男名叫蓝紫翔,是玄武街西段的老大,这个美食城正好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今天闲来无事,就带着几个刚入会的新人出来见见世面,顺便收收保护费。

  没想到今天运气那么好,刚出来就碰到了凌若水,顿时眼前一亮,心想“妈的,老子的春天终于来了。”

  不幸的是,凌若水不仅人长得漂亮,令其为之倾倒,而且眼光也高的不行,竟然看不上他。

  无奈,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就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反正在这条街上就算是杀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使进去,也只是喝喝茶聊聊天,不过24时就又给放出来了。

  刚才好戏进行到高潮,蓝紫翔正一脸淫荡的想象着跟眼前这个小美人在床上激情时,就被韩星的出现给打断了,愤怒之情自然是无以言表。

  大跨步迈上门前的台阶,在韩星愣神之际,蓝紫翔猛然出手,在韩星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怒道:“妈的,不想活了!”

  韩星大怒,正欲出手,突然想到秋笛还在里面,不欲惹事的他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赔礼道:“对不起,各位老大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

  说着就要转身进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