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这么一把枪,你将就着用吧。”调酒小哥把枪塞给陆南薰,在她手背上画了个十字。
  “陆南薰,进来吧。”调酒小哥拧开调酒杯。
  陆南薰一愣,旋即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经到了搏击场的中央。
  “准备好了吗?那就开始了。”调酒小哥例行公事地通知道:“这场比赛一旦开始就不死不休,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调酒小哥说完就消失不见了,偌大的搏击场上一个人都没有。陆南薰巡视了一圈,竟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
  陆南薰愈发警惕了起来,把比自己还高一头的枪横在胸前,屏息等待敌人的出现。
  突然,一阵破风声从身后传来,陆南薰神色一凛,凭着猎杀低阶恶魔练出的反应力,将长…枪举过头顶。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精铁撞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身前即可显现出一个身形消瘦,目光阴冷的男人。
  陆南薰略微一滞,旋即脚踏地面向后翻去,避开男人当胸刺来的匕首。
  与此同时,男人迅速追来,匕首对着陆南薰的要害连续刺来,快得只剩下残影。陆南薰费力格挡,但仍有漏网之鱼,在她的小手臂上划出了深可见骨的伤痕。那匕首带着倒刺,勾着她的皮肤,撕扯下一整块皮肉。陆南薰疼得一颤,刺向他心口的枪尖偏离了靶心,仅在他肩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血洞。
  男人被这血洞刺激的愈发暴戾起来,抬脚的陆南薰胸口狠狠一踹。陆南薰提枪一挡,岂知那男人只是虚晃一枪,借着这空隙,匕首向前一送,在陆南薰脖颈用力一划。
  这一下若是陆南薰避不过去,那她美丽的脑袋,就要被人拿来当摆设了。
  但陆南薰避无可避,她身后是墙壁,身前是男人夺命的匕首!
  陆南薰一咬牙,伸手死命抓住匕首,手掌差点被斩成两段,血液像流水似的不要命得往下流。可陆南薰全然不顾,提枪对着男人的心脏捅去。男人一愣,松开匕首就跑,陆南薰借着枪的长度优势,用力向前一送,把男人钉了个对穿。
  男人很快就倒了下去,陆南薰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些。
  陆南薰用力地喘息着,还没等她手掌的伤口完全愈合,就被一股大力踹得倒飞了几米远。这一下踹得她半天缓不过气来,后背重重地砸到地上。还没等她爬起来,就被人提着衣领用力甩到墙上。
  墙壁应声而裂,呈蛛网状向四周开裂。
  陆南薰无力地摔倒在地上,浑身的筋骨,像被折断一样,几次用力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陆南薰只看到一双巨大的脚掌,上面覆着厚厚的黑色长毛。旋即,两团阴影从天而降,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向她头顶击来。
  阴影越来越近,离她的头顶不过半米的距离。
  陆南薰浑身都凉了下来,这一次若她逃不过去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想着,陆南薰如回光返照般浑身都有了力气。她侧身一滚,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从怪物的身下滚了过去。拳头随即砸下,砸出半米的坑洞,周围尽是滚滚的硝烟。陆南薰一刻都不敢停歇,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去,捡起枪尽量与怪物拉开距离。
  直到这时,陆南薰才看清楚怪物的相貌。这是一个长着牛头的怪物,身材魁梧壮硕,像座小山似的,每跑一步都使搏击场止不住地颤抖。
  好在怪物身体庞大,但灵活度不高。
  陆南薰仗着身体灵活与他周旋,倒也在怪物身上刺了不少下。只是这牛头怪物皮糙肉厚,这把锈迹斑斑的枪,比之绣花针还不如,连怪物的表皮都没有突破。
  陆南薰与之周旋了半个小时,顿觉后继无力。这样下去不行,她的体力迟早会耗尽,必须要找到怪物的弱点。就像阿喀琉斯之踵,越是强大的怪物,就越是有致命的弱点。
  如此想着,陆南薰放慢了速度,冒着被怪物击中的风险,仔细观察它的弱点。拳风几次从她脸颊划过,带起一道又一道血痕。突然,陆南薰眼前一亮。她发现这怪物总是有意无意地护住自己的左肋,陆南薰定睛一瞧,发现这怪物的左肋上有一块浅灰色的斑点。
  莫非这就是它的弱点?
  陆南薰来不及细想,借着怪物锤击在地上的拳头,跳上它的胸口,左手使劲绞着它黑色的毛发,右手提着长…枪,向着灰色斑点捅了下去。
  这块斑点果然是怪物的命门,陆南薰很顺畅得就捅进了一寸的距离。但是,那也仅仅是一寸而已,怪物即刻就发了狂,手掌狠狠向胸口击来。陆南薰硬生生挨了它几掌,只觉得肩胛骨开裂,手都快握不住枪了。
  但陆南薰依旧没有松手,而是使尽吃奶的力气抓住怪物的毛发,借着怪物手掌击来的力道,将…□□往前一送,半根枪身都没入了怪物的体内。
  怪物随即就倒了下去,像绷断了发条的娃娃,双眼大睁,一动不动。
  陆南薰有了先前的教训,立刻抽出枪,一刻都不敢耽搁,用尚有知觉的左手握住枪柄,警惕地巡查四周。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人从她身后出现,想给她致命一击。
  陆南薰飞快地避了过去,使枪的手法愈发顺畅,接二连三地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敌人。
  解决了倒数第二个敌人,陆南薰麻木地抽出了枪。枪身上的铁锈吸满了敌人和自己的鲜血,红的妖异。她的体力早就消耗干净了,此时撑着她战斗的,不过是她想要得到消息的执念而已。
  陆南薰喘息着等待下一个敌人出现。
  但敌人迟迟没有动静,倒是搏击场的顶端,传来了调酒小哥的温声细语:“陆南薰,所有的血族都能使用武技,前几个血族太弱,连武技也弱得可怜。但最后一个不同,强大的武技仅凭身体力量是破不了的,你若不能得到你的武技,那我会来替你收尸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做了片剂,然而自己手残啊,做的片剂一掰就断……
  还没有要求强度的十分之一……
  心好痛……
  好想死一死……
  我已经买好□□了!你们快拦住我!!


☆、时光逆转

  调酒小哥说完就失去了踪影,陆南薰只觉得这温柔的声音堪比魔鬼。
  但还未等她抱怨完,就见四面八方全是剑影,一臂长的激光小剑上不断散发出缕缕寒烟,似乎连周遭的空间都冻结了起来。陆南薰提枪就跑,她不用想就知道,这密密麻麻的小剑若投射下来,那她定会变成一个大筛子……
  “陆南薰,你跑什么。”
  陆南薰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搭在肩上,按在原地:“我叫艾伦。白色的白,黎明的黎。”
  陆南薰被迫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的人,就像一个发光体,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瞳,还有一身不染纤尘的白色骑士服。他长得和调酒小哥有几分相似,同样温和的笑容,却比调酒小哥多了几分阳光。
  “我是你的对手,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在这十分钟内我不会下杀手,你可以好好领悟武技。而十分钟后,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艾伦说完,伸手在虚空一招。那千百万只小剑,汇聚成了一把比人身还要宽阔的重剑。
  “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轻描淡写地一挥,重剑像羽毛一般,轻飘飘地朝着陆南薰的头顶击来。陆南薰举枪一挡,在接触重剑的一瞬间,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不堪重负地跪倒在地上。地面以她为中心,呈蛛网状向四面八方裂开。
  “陆南薰,你知道吸血鬼为何具有极快的速度、强大的力量和快速修复的能力吗?”艾伦一边攻击,一边不急不缓地自问自答:“那是因为血族能够修习魂力。”
  艾伦一剑逼退陆南薰,挥剑的动作极其温柔,但力量却不可小觑:“而魂力的强弱,则取决于血族的血脉。”
  “血族的血脉,就像是一种容器,一种储存魂力的容器。越是高阶的血族,血脉中所能容纳的魂力就越多。血族要想进化,就需要极其庞大的能量,使血脉的储存能力提升。而要想获得这种能量,就需要从高阶的血族身上剥夺血脉。”
  “四代巅峰,是血族通过进化所能达到的最高等级,而二代、三代是被称为天赐的血脉。陆南薰,你天生就拥有三代血脉,本该凌驾于众人之上,却偏偏与那些低阶血族缠斗这么久,才能以重伤为代价,诛杀他们。”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艾伦又是一剑斩下,陆南薰手中的枪,终于寿终正寝,断成了两截:“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该怎样运用魂力。你就像是一个坐拥宝藏的人,可偏偏缺了一把钥匙。而那把钥匙,就是武技。”
  “血族和半血族生来就拥有武器和武技,武技一般是配合着武器使用的,比如我的武技,就是配合焓光重剑使用的寒霜破天剑诀。血脉越是强大,武技也越是复杂,但同样的,威力也会呈几何倍增强。陆南薰,你本该在觉醒的第一刻,就得到自己的武器和武技。”
  “你得不到武器情有可原,因为它出了点状况。”艾伦的面容有些扭曲:“你的武器……它长腿跑了。但是,你迄今为止未能得到武技,我猜测是因为你曾被封印过。有人不想让你觉醒,就用双叠六芒星阵封印你的血脉。这阵法虽然破了,但破得不够完全,所以你的血脉中仍有封印的残留。”
  陆南薰喘息了一下,用断掉的长…枪,挡住迎面而来的重剑:“那我要怎样做,才能清除封印?”
  “这个不难,你的血脉之力已经足够强大,只要你想,就能探测到血脉中残留的封印。届时,你使用血脉之力,将之碾碎,就能将残留的封印破除。”艾伦笑得极其温和,但手上的重剑却毫不留情地砸在陆南薰背上。
  陆南薰被砸得禁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咳嗽了几声,才勉强借着长…枪直起身体。
  “艾伦,既然你是来帮我的,那你能不能先休战,让我……”
  “当然不能。”艾伦向前暴射而出,一剑劈在陆南薰肩上,差点把她整只手臂都削了下来:“我是你的敌人,十分钟内不下杀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若给你留下喘息的机会,那死的一定是我。”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陆南薰一矮身贴着重剑飞过,旋即□□在地上一撑,双腿狠狠向着艾伦的面门踹去。
  “我只是不想我的对手太弱。”艾伦笑出了声,和调酒小哥如出一辙的声音,让陆南薰微微一愣。
  “你到底是谁?”
  陆南薰一落地就迅速与他拉开了距离,全副心思沉进自己的身体里,努力感应那些许不同。
  “呵,我是艾伦。”他说完,迅速追着陆南薰而去。
  陆南薰不与他缠斗,一边逃一边探查自己的身体,很快她就发现了那一点不同。封印碎片像一块碎玻璃,附着在她的血管壁上,不断向外伸出透明的丝线,将她血脉中一点一点的金光捕捉起来,控制在自己的身侧。
  那一点一点的金光很小,看着像圆球。陆南薰凝神一看,才发现那金光竟是一个个文字。
  莫非这就是她的武技?
  陆南薰立刻调动血脉之力冲击这碎片,碎片也不甘示弱的回击着。汹涌的力量相互冲撞,激起的恐怖劲气,让陆南薰的血液就像沸腾了一般不断翻滚。陆南薰痛得痉挛起来,脚一软就跪倒在地上。
  艾伦趁此机会,急奔而上。
  “十分钟到了!”艾伦冷喝一声,向空中抛起重剑,重剑化作千万道剑影向着陆南薰暴射而去。
  这景象本该是极美的,金黄的剑影裹挟着丝丝缕缕的寒气,像是坠落的流星光影迷离,璀璨夺目。但这感觉却一点都不美好,千万把光剑带起凛冽的剑气向自己疾奔而来,让皮肤如撕裂一般疼痛。
  剑尖一点点逼近,可身体里的封印碎片却还有一块顽固不化。陆南薰加大力量冲击,可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疼痛。陆南薰忍不住叫出了声,声音像被撕裂了一般凄厉沙哑。面容因为疼痛而扭曲,豆大的冷汗不断从青筋暴起的额头上滑落下来。
  身体痛到极致,眼睛也一阵阵发黑。
  但陆南薰却不敢闭眼,她死死盯着疾驰而来的剑尖,看着那剑尖一点点逼近自己的眼球!一纱之隔的距离,让她的眼睛都被这光剑上的寒气,冻得模糊不清起来。
  冷汗从陆南熏的睫毛滴落,瞬间被冻成了冰凌。
  艾伦双手捏出一个印结像要终结陆南熏的性命,可偏偏他双眼大睁,眼中满是惊惧。
  “快跑!”艾伦嘶吼出声,温润的五官狰狞可怖:“向上走!快!!”
  但陆南熏毫无知觉,她眼球被剑尖刺穿,鲜血刚刚滴落,就在脸颊冻结成冰。而其余光剑也在一点点突破她的皮肤,向着心脏前进。
  心脏是血脉生成的源头,是血族的命门。
  “快逃!我的力量失控了!!”艾伦不断掐着印结,想要把光剑召回。但光剑感应着陆南薰身体里的猎人血脉,只想把天敌诛灭。
  光剑终于突破了最后一层屏障,即将刺穿心脏。
  陆南薰终于动了,她手指飞速地结着印结,速度快得连艾伦都只能看到一个个残影。
  “时光逆转。”陆南薰轻轻说出这句话。
  只见话音刚落,光剑就一个接着一个从陆南薰身体里退出,回到艾伦手上,变成一把巨剑。
  “这是……怎么了?”艾伦愣住了,机械地转过头,看了眼手上的巨剑,又回头看了看除了面色苍白虚弱憔悴,毫无任何外伤的陆南薰,呆呆地问道:“怎么会回来了?”
  “是这样的。”陆南薰疲惫地坐在地上,声音嘶哑道:“我的武技是降神,召唤枪神武吃氏到身体里面,在十分钟内拥有武吃氏的力量。但是,我没有枪,所以暂时用不了。”
  “那刚刚是怎么了?”艾伦总算回过神来,但温润的五官上仍是挂着震惊。
  “刚刚那个是特技,三代之上独有的技能。”陆南薰费力地喘息了一下,虚弱地靠在半截□□上,声音轻得几乎不闻:“我的特技是时光逆转,魂力有多少,时间就能倒退多少。但这个特技就是鸡肋,因为以我现在的魂力,最多就能倒退五秒。并且,因为魂力的透支,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都会失去战斗力,比之普通人类还要不如。”
  “原来如此。”艾伦轻声笑起来,声音如暖阳般温和:“只要你魂力足够,就能让人倒退到毫无反抗之力的初生形态。”
  “恩,是这样。”
  “那只要能找到一样东西,替代你本身的魂力消耗,”艾伦把重剑戳进搏击场,盘膝坐在陆南薰对面,给她递了方手帕:“那你就能无限使用这个能力,如此,那可真是天下无敌呀!”
  陆南薰接过手帕,忍不住笑了起来:“听起来是这样没错,但替代魂力消耗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找到。”
  “呵,这你就错了。”艾伦高深莫测地勾起嘴角:“有一样东西就能,而且那样东西供你挥霍上万年都绰绰有余。”
  “什么东西?”陆南薰好奇道。
  作者有话要说:  自己撸了个封面,丑瞎了眼……
  果断剁手,再不撸封面……
  〒▽〒


☆、炎神之心

  “你想找的东西。”艾伦说道:“炎神之心是提风的力量本源,提风是连神祇都要退避三舍的魔物,它的力量无穷无尽,你若能找到炎神之心作为替代品,那你时光逆转的能力就能无限制的使用了。”
  陆南薰恢复了一点力量,见到生人时的紧张感又冒出了头。脸蛋绯红起来,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你、你怎么知道,我想、想要炎神之心……”
  陆南薰顿了顿,偷偷打量了艾伦一眼:“你是刚刚那个调酒的小哥对吗?”
  “恩,是我。”艾伦微笑着点了点头,举止文雅,就像浮世中的翩翩佳公子。
  陆南薰一愣,更是紧张起来。双手握成了拳,食指关节不停对搓:“那我、算不算完成了你的要求。”
  “算。”艾伦掏出了一张地图,指着地图上一条细细的红线,对陆南薰说:“你想知道炎神之心的下落,就去找伊莱。你从夜城西门出去,按照我地图上的路线走,会看到一栋非常扎眼别墅。伊莱就住在那栋别墅里,他会告诉你炎神之心的下落。”
  艾伦把地图折好递给陆南熏,又补充道:“提风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至宝,曾有无数人打它的主意,但碍于它实力强大,几乎所有势力都无功而返。后来,有个疯子为了给自己心上人准备定情信物——”
  艾伦无奈地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他一人一弯刀,和提风战了整整十天十夜,最后拆了提风的翅膀,做成提风之翼,还把提风的能量本源炼制成了炎神之心,让它变成一个能不断产生能量的源石。”
  “所以陆南薰,在你实力不够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藏藏好。”艾伦郑重地看着她,交代道:“否则,这不仅不会成为你的助力,还会变成催命符。届时,前赴后继来夺宝的人,必会想尽办法,夺走它们。”
  “恩,我会注意的,谢谢你。”陆南薰红着脸,小声道了谢。
  艾伦从手腕的银链子上,扯下一个调酒器的装饰:“那我们出去吧。”
  “等等。”陆南薰拉住他,斟酌着问道:“你知道思璇的怪病吗?有没有办法根治?”
  “赵思璇那不是怪病。”艾伦微微扬起嘴角,温柔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像泛着波光的清溪,温暖干净:“待她找到了主人,这病自然会好。不过现在……”艾伦停顿了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木牌牌:“现在就让她带着这个,也能防止伤到别人。”
  “谢谢你。”陆南薰感激地接过木牌牌。
  从搏击场出去,陆南薰一眼就看到了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吧台外来回走圈的赵思璇。
  “我在这里。”陆南薰走过去,拽了她一把。
  赵思璇见陆南薰出来,立刻抓住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没有受伤,这才舒了一口气,上挑的眼尾一勾,娇娇柔柔地挑衅道:“小美人,你这么久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呢!这样,我也能少掉一个情敌。”
  陆南薰并不在意她的话,从口袋里把木牌牌掏出来,塞到赵思璇手上,怯生生地说道:“思璇,这个给你。”
  “你给我个狗牌干嘛?”赵思璇一愣,看着木牌背面刻着的小狗,正要发作,就听到陆南薰软绵绵的声音,虽然很轻,还带着些许怯弱,却像燎原的星火,一直暖到她心底,:“这个木牌能暂时治好你的怪病,有了它,你也不用总避着别人。我问艾伦要的,你要不要去谢谢他……”
  “谢他干嘛,这么丑的牌子,老娘才不屑。”赵思璇飞快的把牌子塞到怀里,眼底俱是感动,可嘴上还不忘挑衅:“陆南薰,你让我带个狗牌,是想让我被人嘲笑吗?”
  “啊,我没有……”陆南薰嗫嚅道:“我……”
  “哟,哪儿来的美人,少爷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正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华丽,珠光宝气的年轻人。长得倒是英俊,唇红齿白,五官周正。但他下巴高抬,总是斜着眼睛看人,举手投足尽透着目中无人。
  “美人,你是第一次来夜城吧。”戴文不屑地看了眼变回调酒小哥模样的艾伦,饶有兴致打量着陆南薰:“我是夜城大司法的儿子,夜城没有人比我更熟,你若想在夜城转转,不如由我来做导游。”
  陆南薰吓了一跳,头低得更下了。她从未见过如此轻浮油滑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跑,可偏偏戴文的狐朋狗友都挡在门口,陆南薰才往前一步,就被粗黑的膀子拦住了去路。
  “陈哥跟你讲话,你跑什么!”
  “就是,陈哥看上你还不是你的荣幸。不然陈哥有的是手段,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哥可是大司法的儿子,大司法是谁,那可是夜城只手遮天的人物!”
  “……”
  狐朋狗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戴文待他们说清楚自己的身份,趾高气扬地摸了摸腕表,正要说话,就见赵思璇撩了撩头发,纤腰款摆向前走了几步,把陆南薰拉到自己身后说:“帅哥,你说你是大司法的儿子?”
  “对。”戴文愈发得意起来:“我虽然不好美人你这口,但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倒也能将就将就。”
  艾伦无奈地摇摇头,走到门口,把大门全都敞开,顺带把桌椅都搬离他们几米远。
  赵思璇千回百转地“哦”了一声,声音愈发柔媚:“我要是大司法,摊上这么个招摇撞骗的儿子,还不得气死在家里。”
  赵思璇说完,神色一凛。不待戴文反应过来,一脚踹在他脸上,把他踹出几米远:“就你这么个废物,也敢打我家小美人的主意,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
  四代巅峰的力量,踹得戴文差点背过气来。他本身不学无术,仗着父亲是三代吸血鬼,在外为非作歹,倒也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如今被个女人下了面子,戴文气性上来,撂了句狠话,准备回去找父亲收拾她。
  可还没等他回家,突然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把戴文拽进了巷子里,五指成爪,向他胸口击来。
  戴文当即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来得及扭头看了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