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富丶B侥限固糜腥ぃ獗愕人低辏爬淅涞厣怂谎郏骸岸嗌偾!
  “十……”摊主刚刚伸出手,但见这二人一身贵气,应该是有钱的主,赶紧改口道:“一百金币。”
  摊主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卖的无赖相。姜衡深深地看了他一会儿,眼中似有魂力流转。摊主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正准备减价,就见姜衡掏出一袋金币丢到他手上。摊主手忙脚乱地接过金币,确定是一百金币没错,赶紧装进钱袋,妥帖地藏好。
  摊主鲜少遇到如此爽快的买家,还想再宰他们一笔,就听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叫。
  “是六殿下,六殿下来了。”
  “快跪,快跪……”
  “见到六殿下不跪,你不想要小命了!”
  交易会的兽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跪伏下去,旋即屏息闭嘴,大气也不敢多出。
  兽人族的六王子,是所有王子中最受宠的一个。他本身天赋极佳,十年前大病痊愈后,魂力更是突飞猛进,深得当今王座喜爱。王座甚至把自己手下的大护卫队长派了过去,许他先斩后奏,保护六王子安全——
  ——曾有一位高权重的臣子在六王子行路时,不小心冲撞了他,便被大护卫队长斩断手脚,处以极刑,而王座连一句怪罪的话都没有。
  如此一来,便更没有人敢得罪六王子,他也因此愈发嚣张跋扈起来。
  此时他正高昂着头,跟着开道的皇家护卫队长,向着姜衡二人走来。身上穿着四翼魔蛇皮织就的软甲,软甲下肌肉虬扎,看起来健硕英俊。
  姜衡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这少年的灵魂波动古怪,除了满溢的火系力量,还有一种如草木般的自然清新。
  “我家主人愿意出一个魔晶币,买你手上的石头。”
  因为没有人潮的阻挡,皇家护卫队很快就走到姜衡面前。他左手按着右胸口,虚虚地行了个礼,态度看似谦和,可神色却很倨傲。
  姜衡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拉着陆南薰从他身旁走过。
  护卫队长当即就来了怒气。自从跟了六王子,他还从未被人下过面子。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家主人要买你的石头!”护卫队长抽…出巨剑,重重插…在地上,剑身深深地没入地中,强横的剑气向四面八方涌去,震得跪伏的兽人浑身都颤抖起来。
  “大人息怒,外乡人不懂规矩,您别放在心上。”
  “外乡人,这位皇家护卫队长的主人可是六王子,他愿意买你的东西是给你面子!”
  “外乡人,你还是乖乖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跪伏的兽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生怕这两个外乡人激怒了六王子,会牵连到他们的小命。
  姜衡停下了脚步,正眼瞧了瞧护卫队长。护卫队长见姜衡停了脚步,正满脸得色地等着他求饶,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旋即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委顿在地。
  “你居然敢打小王的人!”六王子一昂头,嚣张地前踏一步:“你知道我是谁吗?”
  姜衡也不说话,一双眼睛如深谭,如点漆,幽深的目光氲满寒意,冻得六王子不由发憷。
  “我、我可是六王子——塞西尔!”他强撑着挺直背脊,青涩的面容故作淡定,可眉梢眼角却透出丝缕退缩:“快把石头给我,我出十个魔晶币!”
  姜衡微微笑了一下,手慢慢抬起,又慢慢向前。
  六王子眼睁睁看着胸口击来的手掌,这速度明明不快,可他的脚就像被黏在了地上,让他一步也后退不了。
  姜衡一掌拍在塞西尔的胸口,魂力顺着手掌透入他的身体。
  塞西尔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胸口火辣辣地疼。
  “你……你……”塞西尔到底是少年,心性还未成熟,被人这么一打击,脸涨得通红,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身旁不敢起身的兽人都面如土色,跪伏得更低。
  在兽人族,除了王座,从未有人敢战胜六王子。即便是实力足够,因顾忌着他的身份,也会手下留情。这突然有人一招战胜塞西尔,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只怕塞西尔该要恼羞成怒了,他们这些无辜臣民,只怕也会被殃及池鱼……
  交易会的气氛一下就僵了下来,跪伏的臣民大气也不敢出,拼命向后缩,想把自己藏起来。
  塞西尔狼狈地坐在地上,脸色变了几变,刚要开口说话,就见姜衡若无其事地往外走。塞西尔一跃而起,大叫道:“慢着!你不许走。”
  塞西尔快步朝前跑去,追上姜衡的脚步。姜衡只当没听见,脚步一旋一点,就已经到了百米开外。
  “你给我停下!小王命令你停下!”塞西尔一边叫一边追,等追到门口,却发现人早已失去了踪影。
  “该死!”塞西尔一拳砸在墙上,转身昂着下巴朝护卫队长招招手。
  “殿下,要属下下通缉令吗?”
  “不要!”塞西尔一瞪眼:“找到他们的落脚点,就来通知小王。”
  “可是……”
  “可是什么!”塞西尔端起架子,斜眼睨着他:“小王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我就撤了你的职!”
  作者有话要说:  下了好几天暴雨~~天气都凉快了~~~
  么么哒~爱你们


☆、琳琅殿

  离开了交易会,姜衡就和陆南薰一同回到酒店。
  在付钱的时候,姜衡特地探查了摊主的记忆,得知那炎神之心的碎片,是从一个叫做迷雾山的地方得来的。迷雾山是于千年前出现在煌城北郊的,这山上笼罩的雾气极其怪异,但凡是触碰的人,都会像被蒸汽烫过,浑身燎泡迭起,不多时就溃烂为一滩血水。
  但,这依然阻挡不了兽人前往迷雾山的热情。
  因为迷雾山上有无数火系珍宝,其上蕴含的力量,对兽人的魂力修炼有极大的帮助。兽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向迷雾山进发,尝试了无数种方法,牺牲了无数同族,终于发现迷雾山每隔三月出现一次的散雾期。
  散雾期为期一天。在这一天里,迷雾山上终年笼罩的雾气会散去,现出它的全貌。无数寻宝人便在这一天蜂拥而至,寻求珍宝。这摊主也是其中一个,只是他能力不强,不敢深入探索,只敢在这外围山脚碰碰运气。他手上的这块碎片,便是在这山脚捡到的。
  这碎片很小,姜衡估摸着,它应该是从某块碎片上脱落下来的碎屑。
  姜衡不知这碎屑是由外人带进来的,还是迷雾山本身存在的。但既然在迷雾山出现了,他便打算等下一次散雾期,陪陆南薰来碰碰运气。
  这样定下后,姜衡便和陆南薰稍作休整。
  除去一身疲惫,他们二人打算去城里四处转转,查探润魂枝的下落。
  他们住的酒店是餐饮住宿一体化的,大厅便是用餐的地方。平时这大厅总是人声鼎沸,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安静得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姜衡稍稍警惕了起来,把陆南薰拉进自己的保护圈,才带着她往外走。
  可刚一走进大厅,就有一不明物体飞扑而来。姜衡敏捷地后退一步,那物体扑了个空,结结实实地砸落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我是塞西尔。”六王子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下巴微微抬起,略有些倨傲:“我命令你做我的老师,教导我修炼魂力。”
  姜衡看都没看他一眼,拉着陆南薰就从他身边绕过。
  六王子从未被人无视过,不禁憋红了脸:“你给我站住!我都给你行了拜师礼,你必须做我老师!”六王子拔高了声音,大厅内的护卫们纷纷拔出了剑,拦在姜衡身前。
  姜衡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斜睨着六王子,冷冷道:“我让你拜了?”
  “没有。”六王子摇了摇头。
  “那我凭什么收你。”姜衡收回视线,魂力探出,眼前的剑接二连三地断成几截。
  六王子愈发佩服起来,可他被人宠坏了,从来都是强取豪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以礼相待。
  “我既然拜了,你就得收。你若是不收我,我就把你抓起来。”六王子蛮横地冷哼一声,可姜衡全没把他放在眼里,拉着陆南薰寻了个位置坐下,把她面前的碗筷擦干净,才把自带的吃食拿出来,放在她面前。
  六王子像一拳打进了棉花里,脸涨得通红。他是真的想要拜姜衡为师,因而也不敢把人抓进牢里。六王子左思右想想不出对策,就听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头发蓬乱,瘦高阳光的年轻人跑了进来。他看见六王子,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随后大步跑到姜衡身边,恭敬道:“恩人,我很抱歉,我家里的长辈也不知道润魂枝在哪儿?”
  “你要找润魂枝?”六王子插口道:“我知道在哪,也可以带你去,但你要收我做学生。”
  闻言,姜衡看了他一眼,魂力向外探出,想要探寻六王子的记忆,却被一层带着草木之力的屏障给挡了回来。姜衡微微皱了皱眉,淡淡道:“我在煌城停留的时间不久,教不了你什么,若你不在意,我可以收你做学生。”
  “成交!”六王子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做了姜衡的学生,六王子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六王子会知道润魂枝的下落,盖因他十年前生了重病,灵魂受损,当今王座寻遍煌城,终于在天星山脉找到润魂枝,替他治病。
  有了地点,再配合艾瑞克的搜寻技能,要找到润魂枝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但所有天才地宝都会有守护灵兽,润魂枝也不例外。润魂枝的守护灵兽是幻鬼,它无色无形,可溶于寻宝人的灵魂,最终达到吞噬灵魂的目的。
  而唯一可阻挡幻鬼的,便是幻魂玉。
  那是用被幻鬼吞噬了灵魂的肉身炼制的,有了同类的气息,幻鬼就会自觉避开被同类侵占的身体。
  煌城中的幻魂玉不多不少正好四块,是用当年——为六王子寻找润魂枝而牺牲的勇士炼制的。当今王座体恤他们的功勋,便把幻魂玉存放于琳琅殿中。琳琅殿是历代王座收藏珍宝的地方,就连六王子也没有资格进入,只有每一任王座才有资格得到打开琳琅殿的钥匙。
  因而,要想得到润魂枝,就必须要把幻魂玉拿到手。而要得到幻魂玉,就必须得到王座身上的钥匙。
  姜衡斟酌了一会儿,不多时心里头便有了打算。
  他让六王子找来三套近侍穿的软甲,又让艾瑞克寻来易形改貌的变形草。一番打扮后,三个魁梧剽悍的护卫便出现在六王子身旁。
  六王子围着他们转了一圈,犹疑道:“你们这样行吗?我父王身边有一个异士,能辨别变形草的伪装,以前借用变形草接近他的人,都被他处理掉了,要不然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姜衡瞥了他一眼,准确无误地拉住陆南薰的手,不咸不淡地陈述道:“你不行,你太弱。”
  六王子被噎了一下,憋屈了好一会儿,才补充道:“可是那人真的很厉害,没有一个人能逃出他的眼睛。我父王非常信任他,走到哪儿都会带着他,我没办法把他支走。”六王子很不放心,但姜衡摇了摇头,没有一点儿担心的样子。
  姜衡如此气定神闲,六王子也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便忐忑地带着他们入了城堡。
  “宣。”
  六王子不愧是最受宠的一个,等了不及一刻钟,便有大管事前来迎他入殿。姜衡亦步亦趋得跟在六王子身后,眼中暗芒一闪,魂力渗透出来,在他们身上密密匝匝地裹了一圈。
  入了大殿,他们一眼就看见了端坐于高位上的王座。他头戴金冠,身穿金麟软甲,一双龙眼如鸷鸟一般锐利。身边站了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方脸阔鼻,厚唇小眼,眼中一片雪白,没有瞳仁。王座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六王子身后的侍卫,指尖轻轻敲了敲扶手。
  中年男人会意,凝神看向姜衡三人。
  六王子紧张地握住了拳,心跳如擂鼓一般“砰砰”直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中年男人始终没有说话,六王子额上不自觉地落下一滴冷汗。中年男人神色愈发凝重,眼睛用力闭了闭,再睁开,雪白的眼瞳上蒙了一层灰翳。
  他的眼睛能看透人的灵魂,可这三人却异常古怪,灵魂像被什么包裹着,雾蒙蒙的一片,他不得已,便开启了自己第二重功法。这一层功法能穿透一切伪装,但极其耗费魂力,每月仅能使用一次。
  中年男人更加专注地看向他们,暗自运转功法。这一次没有任何阻碍,他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伪装。
  血族?!
  中年男人一惊,拱手就要报告王座。
  六王子赶紧上前一步,想要跪下请罪,却发现自己被姜衡定在了原地。六王子忍不住冒出冷汗,欺君可是死罪,自己新拜的老师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自己是该说他艺高人胆大,还是该笑他自不量力?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二) 重振夫刚~
  自从姜衡被塞进了鸟笼,心中愈发不平。
  老婆曾经是辣么温婉可人,说什么听什么。
  可是现在……
  姜衡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温柔,老婆才会不把他当回事……
  看来,他有必要重振夫纲!重拾威严!!
  晚上,又到了洗澡时间。
  姜衡抱着双臂,站在浴室门口:“让我进去。”
  陆南薰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姜衡一怵,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可旋即,他想到了自己是来重振夫纲的,复又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陆南薰:“让我进去,不然……”
  “不然你要怎样?”陆南薰千回百转地笑了起来。
  姜衡浑身一酥,也想不起自己的目的,扑过去抱住陆南薰的大腿,声泪俱下:“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捷足先登

  “禀王座——”中年男人一拱手,低声道:“这三人并无问题,您可以放心将他们留在六王子身边。”
  六王子一愣,看了看毫无异常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眼姜衡,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此时,已无时间让六王子细想,王座点点头,放下警戒,看向六王子的眼神万分宠爱:“小六怎么想到进宫来看父王,莫非,是惹了什么摆不平的祸事,来求父王出面?”
  王座状似责怪,但话语间充满笑意。
  六王子赶忙收回思绪,跑到王座身边,眼中满是孺慕之情:“父王又取笑儿臣,儿臣哪有这么调皮。”六王子趴在扶手上,抱住王座一条手臂:“儿臣听说父王最近不能安眠,特地去寻了九叶七色花,助父王安寝。”
  六王子拍拍手,对姜衡使了个眼色。姜衡便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九叶七色花,送上前去。
  六王子指着九叶七色花,向王座说明它的用法。姜衡趁此机会,控制魂力包裹住王座腰间的钥匙,小心翼翼地将其从封腰上解下来。
  王座认真听着六王子讲话,手背不经意地擦过钥匙……
  姜衡立刻停下动作,反复确认王座并没有察觉什么,才愈发谨慎地,用极其微小的力道解开上面的结,把它从封腰上抽出来。完成这一切,姜衡舒了口气,用魂力隐去钥匙的形体,迅速而轻微地往自己手边一拉。
  恰在此时,中年男人像是察觉了什么,向姜衡的方向看过去。
  他眼中灰翳未褪,看见了魂力中的钥匙,立刻大声叫嚷起来。王座面色一沉,把六王子往自己身后一拉,张嘴就要呼唤侍卫……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饶是姜衡也反应不过来。他迅速把钥匙收入掌中,后退几步拉住陆南薰。此事既已败露;就无法善了。他倒是低估了这个中年男人,在自己精神控制之下,竟然还能有自主行为。
  为今之计只有杀出重围。自己若只护着陆南薰,要离开倒也不难,但还有一个艾瑞克……
  姜衡神色一凛,抬头看向高位上的人。看来只有挟持王座,才能保他们三人离开。
  姜衡脚尖一点就要上前,陆南薰拉住他摇了摇头,时光逆转的力量释放出来,钻进王座和中年男人身体里。时光在倒退,那几秒发生的事情,不可抗得从他们脑海中抹去。
  王座脑海中一片空白,愕然地张着嘴,不知所措。
  六王子接到姜衡的指示,拉了拉王座的衣袖,道:“父王,你怎么了?你不是要去拿九叶七色花吗?”
  王座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走上前去,从姜衡手上接过花盆:“小六,你有心了。但是父王今天累了,就不多留你了,你且回去吧。”
  “是,儿臣告退。”
  心惊肉跳得从王座寝宫离开,六王子一刻也不敢多留,立刻带着姜衡等人回到他们落脚的酒店。
  回到卧房,关上门,六王子连珠炮似地问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老师,你用的什么办法,让那人认不出你的身份?最后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父王为什么又不叫侍卫了?”
  六王子眼巴巴地跟在姜衡身后,可姜衡连余光都不肯施舍给他,抱着陆南薰坐到床上,柔声问道:“还好吗?”
  “恩,没事。”陆南薰摇了摇头:“阿衡,你钥匙拿到了?”
  “拿到了。”姜衡把钥匙掏出来,放到陆南薰手上。那钥匙像一把金色的小剑,上面镂空雕刻着西方神龙的图案。
  六王子挤过来一看,立刻嚷嚷道:“这是我,这是我的原型,是不是很威武。”六王子激动地不得了,恨不得在这里化出原型。姜衡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眼神像千年不化的寒冰,冻得六王子一个激灵,立刻闭了嘴。
  “那、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琳琅殿?”六王子憋了一会儿,讪讪道。
  姜衡想了想,说:“为避免夜长梦多,我一会儿就去,拿到东西以后,我会把钥匙还回去,你们就不用跟来了,在这里等我。”
  得到幻魂玉的过程还算顺利,姜衡回来后,几人稍作商议,最终定于七日后去天星山脉寻找润魂枝。
  出发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连太阳都没有那么毒辣了。陆南薰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往天星山脉,不出三日就到了目的地。天星山脉是煌城外最大的山,远看像是一双伸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陆南薰看了眼姜衡,姜衡会意地点了点头,抓过六王子,问道:“你当初是在哪块地方找到润魂枝的?”
  六王子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姜衡,吞吞吐吐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在天星山脉,但具体在哪个地方,我……”
  姜衡:“……”
  他果然不该相信这傻小子的,这傻小子一贯不靠谱,能知道润魂枝在天星山脉就已经是顶了天了,更别说具体位置。姜衡随手把六王子丢到一边,抬头看了眼艾瑞克,神色一如往常般淡漠:“这么大的范围,能找到润魂枝吗?”
  艾瑞克为难地挠了挠头,从乱糟糟的头发里扒拉出一个小毛球:“我得试试,现在气味不够浓,范围又大,小灰不一定找得到。”
  艾瑞克说完,向六王子要了一滴血,随后戳醒小毛球让它闻闻。小毛球睡得正香,猛一被人戳醒,浑身的毛都炸了开来,说什么都不肯好好干活。艾瑞克尴尬地挠了挠头,说:“恩人,我们还是等等吧,小灰闹脾气的时候,是不肯干活的。”
  姜衡不急,点了点头,拉着陆南薰寻了个地方坐下。陆南薰看着那灰土土的毛球,突然笑出了声:“阿衡,它跟你好像。”
  “哪里像?”姜衡挑了挑眉,把陆南薰拽到自己怀里:“它又丑,又任性,怎么跟我比,我可是很听你话的。”
  姜衡声音不响,可小毛球却听到了。它浑身的毛炸起,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从艾瑞克头上一跃而起,像个弹球似的,一蹦一蹦挪到姜衡身边,作势要咬他。
  姜衡毫不留情地把它捉了起来,捏团子一样,用力捏了它两下:“我说错了?”
  小毛球被他捏得生疼,眼泪扑扑簌簌地往下落。陆南薰拍了拍姜衡,从他手上把毛球解救下来。小毛球如蒙大赦,扁扁地摊在她手心里,哀哀戚戚地“叽”了一声,表示自己愿意带路。
  见此,艾瑞克赶忙走了过来,把血液给小毛球闻。小毛球仔细分辨了其中的味道,胸口的毛聚集成一个箭头,向东南方指了指。
  “在东南方。”艾瑞克率先走出去,手上握了把精致的弓。 
  可走了没多久,小毛球又“叽”了一声,胸口的箭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
  “你在逗我们玩儿?”姜衡毫无感情地看了它一眼,眼中的杀气,吓得小毛球不停往陆南薰袖子里缩。
  见状,艾瑞克赶紧走过来,翻译道:“不是的,恩人。小灰说,润魂枝的气味在不停移动,并且移动的速度非常快。”
  润魂枝是株草,即便是成了精,本体也只能留在原地,不能移动。若说它长了脚离开,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姜衡和陆南薰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润魂枝会动,就是有人带着它动,这么说来,润魂枝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想到这种可能,姜衡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润魂枝这等奇物,整个天星山脉也只有这一株,若被他人捷足先登,那他再想找到另一株可就难了。更何况,他等得起,戴文等不起,中了刃空的人,不出二十日就会灵魂溃散而死。他们如今已过了十天有余,若此次得不到润魂枝,只怕戴文就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