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些报复心深重的蛇,给烤成飞灰了。
  但即便这样想着,陆子墨也没有贸然行动,他尝试着把这人往远处拖了拖,见业焰环蛇没有追上来,才一鼓作气把她抱离这个是非之地。
  陆子墨双手抱了个人,腾不开空间,便也没有了应对危险的能力。他朝陆婷萱看了一眼,想让她替自己防御,却见陆婷萱盯着他手上的女人,脸上有一闪而过窃喜。
  陆子墨心里生出了一点疑窦,但苦于此时情势危急,没办法细想,便也只能搁置在一边暂时不去理会。
  “婷……”
  “我来吧。”陆子墨刚刚开口,就被陆南薰打断。她把□□横在胸口,摆出防御的姿势,默默走到陆子墨身后。陆子墨虽然不想她涉险,但此时也没时间推辞,便朝她点了点头,一马当先向前跑去。
  陆子墨跑得很快,他本担心陆南薰会跟不上,还想放慢速度迁就她,可没想到被迁就的是他自己,陆南薰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始终与他保持着半米的距离,丝毫不见气喘。
  陆子墨愈发满意自己的小师妹,有心试试她的本事,便把速度向上提了提。
  陆南薰倒还好,自从血脉融合之后,她便有用不尽的魂力。但陆婷萱可就不行了,虽然在猎人族她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可跟这两人一比,那就是拍马也赶不上。陆婷萱努力地提升速度,想要跟上那两人。可就算把魂力用到了极致,她依旧离他们越来越远。
  陆婷萱愤懑极了,凭她的魂力修为,在猎人族也是金字塔顶尖的人物,可没想到突然出现个陆南薰,这女人看着柔弱,却没想到魂力修为这么强,竟比子墨哥哥还要强上几分。
  这怎么行,陆婷萱握紧了拳头。
  她看上的男人必须是猎人族年轻一辈最强的,怎么能被一个女人给比下去!更何况这个女人还被子墨哥哥在意着,若仍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只怕子墨哥哥迟早会对她动心。
  陆婷萱越想越后怕,脑袋飞快地转动起来,想要找个方法除掉陆南薰。
  她左思右想,最终把目光定格在陆子墨怀里的女人身上。
  这个皮肤溃烂的女人是她妹妹,陆婷萱打从第一次听到她求救,就认出了她的身份,但陆婷萱一直没有出声,便是不想暴露自己。不过此时,陆宁初却有了用场。
  陆婷萱很了解自己的妹妹,她知道陆宁初定不会放过陆南薰,因而,自己只要拖一拖时间便能借刀杀人。
  想明白一切,陆婷萱的魂力在身体里一转,向着自己的左肋处用巧劲一击。这一下能让她看起来像是岔了气,却又不会对自己造成实质的伤害。陆婷萱做完这一切,口中哎哟一声,软倒在地上。
  陆子墨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她走来。
  “婷萱,你怎么了?”陆子墨问道。
  他为人憨厚老成,但心地善良,即便是怀疑陆婷萱,却也不会因此就对她有任何改变。
  “我没事,就是你们速度太快了,我的魂力运转不及,走岔了道。”陆婷萱看着楚楚可怜,额头上布着细细密密的冷汗,脸颊染着两抹红晕:“你们不用管我,先走吧,我很快就会赶上来。”
  陆婷萱一边说,一边按着自己的左肋。她眉头拧着,脸上也带着痛苦。
  陆婷萱把稳了陆子墨的善心,知道他不可能丢下自己,便愈发善解人意了起来:“子墨哥哥,都是我不好,我若是再努力一点,现在也不会拖你的后腿。”陆婷萱说着说着,便撅起了嘴,那副娇憨的模样,让这一成不变的森林也多了几分颜色。
  陆南薰在一旁默默注视着陆婷萱,因而也并未察觉陆宁初眼中一闪而过的厉芒。
  “子墨哥哥,小心!”陆婷萱大叫一声向前扑去,她忍着痛,脚步也没那么稳健,这一下虽是想拉开陆子墨,却不妨脚一歪撞在了陆南薰身上。
  陆南薰被她撞得一踉跄,只感觉身后一阵灼热的气息向自己逼近,却退无可退。
  但出人意料的是,陆南薰并没有受伤。她的背脊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却一点儿也没感觉到疼痛。陆南薰反手摸了摸,只能一手粘稠的液体。
  那液体是血,却不是她的血。
  陆南薰低头一看,就见地下多了一条金灿灿的蛇尸。
  这是业焰环蛇的尸体,从七寸被人掐断,正潺潺地流着血液。
  陆南薰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身边传来一阵桀桀怪笑——那个中年妇女正狞笑着咳血,她一边咳一边笑,像个破麻袋似的抽风地抖着,可这一点都影响不了她的心情。她的脸上狰狞扭曲,还带着一种大仇得报的释然。
  “陆南薰!你去死吧!你害我至此,你若不死难消我心头之恨!”
  作者有话要说:  天好热,好像躺在床上。
  写手菌要多晒太阳,争取在晒黑前,长高5厘米,2333333
  我坚信自己能长高!


☆、死亡?

  “陆宁初?”
  听到她的话,陆南薰也明白了过来。只怕从第一眼看到她起,陆宁初就已经想好了要借业焰环蛇的手置自己于死地。也难为她这般重伤,还能保持冷静,把杀手锏留到最后。
  不过,陆婷萱这岔气来得还真是及时。若没她这一打岔,他们一定会一路离开云城。这样,即便是陆宁初藏了杀手锏,也算计不了自己……
  “陆婷萱,你真的岔气了?”陆南薰突然出声道:“以你的魂力不该这么容易失控。”
  “我、我当然是真的岔气了。你们走得太快我追不上,心里一急才会岔气的。”陆婷萱被乍然一问,神色有点不自然的慌张,虽然她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却依旧被陆南薰二人看出了端倪。
  确认了陆婷萱是推波助澜的幕后黑手,陆南薰也没有立刻跟她算账。他们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离开云城,陆婷萱的小动作既已被陆子墨知道了,那以他的公正无私定不会轻易饶过她。
  脱掉沾了血的外套,陆南薰三人立刻向云城外跑去。
  陆子墨不愧是一个公正无私的人,看见陆宁初做了此等事情,他依旧没有把她丢下,而是尽职尽责地把她扛在肩上带出去,想要交由刑司处处理。
  他们一刻不敢停歇地跑着,好不容易到了森林出口,陆南薰猛然停住脚步,向后一跃。
  只见森林出口,里三层外三层堆叠了无数业焰环蛇,正中央是一只三人合抱,长约百米的蛇王。这蛇王应该是要化龙了,头顶两个鼓包隐隐现出龙角的形状。
  它正死死盯着自己,铜铃大的竖瞳毫不掩饰其中杀意。
  陆南薰瞳孔一缩,立刻向高空跃起。几乎是同时,那蛇王头一扬,一口毁天灭地的火焰像天空坠落一般向陆南薰兜头盖来。这一下若是烧实了,只怕陆南薰立刻就会变成一抹齑粉。
  “南薰,小心!”陆子墨大吼一声。因为太过紧张,他的嗓音如撕裂一般尖锐。浑身的肌肉绷紧,想要跃过去救陆南薰却被陆宁初扯住脚脖子,死死地拖在原地。
  这一迟疑,火已经烧了过去,火龙以势不可挡之力,让陆南薰栖身之地化为了一抔焦土。
  “南薰!”陆子墨难以置信地嘶吼出声。
  他不信自己的小师妹会这样死掉,可是事实便是如此,小师妹不见了,在这样大的火中消失不见,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化为飞灰…… 
  “哈哈,啊——”
  陆宁初肆意的畅笑出声,但不一会儿,她的笑声就戛然而止,转而变为凄厉地惨叫。
  她杀过业焰环蛇,手上沾过蛇血,即便是做过清理,依旧被闻了出来。所以,那蛇王杀了陆南薰后,便倏而调转方向,将陆宁初拦腰咬下。
  “救我,救我……”陆宁初的身子已经断了一半,但神经还未死亡,她不停呼救,一声比一声泣血,但陆子墨却全不愿理她。
  陆子墨跳到陆南薰站过的地面,那块土地已经被业焰环蛇的烈火烧成了陶,正幽幽泛着暗淡的光。
  “南、南薰。”陆子墨僵硬地蹲了下去,身体以肉眼可见地幅度剧烈颤抖起来。他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触着地面:“是我不好……是我……”
  陆子墨喉咙哽着,说不出话来。他是个责任心极重的人,此番来云城,他答应过老师,会好好保护小师妹。可是,他却没能做到。
  他让小师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死了,死无全尸。
  陆子墨自责到恨不得自戕在此,心绪剧烈起伏着,因而也没有注意到这块土地上,没有人被烧死后留下的骨灰。
  那么陆南薰此时究竟在哪了?她又为何会突然消失?
  这还要从那大火说起。
  那火是铺天盖地落下来的,就像天空坠地,陆南薰自知无路可逃,便把魂力运转到极致,想要硬抗这火焰。
  但就在这时,她的灵魂深处突然产生了一股骚动,似乎是魂力运转到极致时,碰裂了某个封印,让她得以窥伺一点记忆的片段。封印外围的片段都不是最重要的,如姜衡那般被她种在心底的念想,自然会被陆流渊重点照顾,困顿在封印最深处。
  不过,即便是这一点记忆,助陆南薰脱困也够了。合该她运气好,想起的都是与魂力运用有关的东西。
  在火舌舔上自己的一刻,陆南薰对自己用了一个时光逆转,倒退回十秒前。那时候业焰环蛇还未死,自己也没有被陆宁初算计沾上蛇血。身上没有了业焰环蛇的味道,蛇王也不会把自己当做敌人,不死不休。
  回到十秒前的位置,陆南薰并没有立刻往回跑。陆子墨没有生命危险,她不必赶回去帮他,至于陆宁初二人,她们既有害人之心,那么会有什么下场又与她何干。
  陆南薰在落脚的位置找了个空地盘膝坐下,她试着把魂力运转到最快,想要再次突破封印。
  她非常想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她直觉自己的记忆里有一个对她非常重要的人。可是这一次,陆南薰的运气却不怎么好,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去搜索封印,封印都像石沉大海一般,静谧无息。
  陆南薰尝试了多次,始终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无奈之下,她只能放弃这项任务,起身往回去。
  回到陆子墨三人所在的地方,陆南薰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地上留下了一滩还未干涸的血迹和两块简陋的墓碑。这两块墓碑,一块是陆宁初的,一块是她自己的。这样看来,陆子墨应该是以为她已经葬身火海,才会立下衣冠冢的。
  陆南薰被当成了死人,不仅没有怪他们乱下定论,反倒觉得这样也挺好。她死了便不用回阎城,不用回到陆流渊的监视底下。如此一来,她才有机会去寻找方法,破解自己记忆的封印。
  但要想找到破解封印的方法,她势必要离开云城。可云城的出口被陆流渊守着,她若要离开,必会被陆流渊发现。
  那么,她到底要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云城呢?
  陆南薰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云城,茅草屋中的老头,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但就从陆子墨透露的信息来看,在这个地方,大概没有人会比他更熟悉云城的构造。
  所以,自己若想出去,这个老头便是一个突破口。
  陆南薰直接了当地离开森林,向云城跑去,到了云城,她并没有立刻去找这老头,而是寻了间商店,用自己顺手打来的晶核,换了一个全遮面的大斗篷。
  陆南薰不知道,陆子墨是不是直接离开了云城,若是他没有,自己贸贸然出现,只怕离开阎城的计划就要泡汤了。因而她不仅买了一个大斗篷,还特意等到了深夜才去那间茅草屋找老头。
  那老头似乎并不意外她的到来。
  看见她往里走,老头哼哼唧唧了一会儿,道:“小丫头,来给我捏捏肩,老头的风湿犯了,简直要疼掉老命了。”
  老头哎哟哎哟地叫着,那中气十足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风湿犯了的人。陆南薰朝他看了看,倒是没有推辞,用巧劲认认真真地替他揉着肩,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子。
  “小丫头,你还是那么乖。”老头像是想起了什么,眼里带着点无奈:“不过你那时候可比现在活泼多了,成天成天的调皮捣蛋,总想着把老头的胡子给烧了。”
  老头絮絮叨叨地说着,像是见到了阔别许久的亲人,口中有说不完的话。
  陆南薰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并没有嫌他啰嗦,等老头把话说完,天已经朦朦亮了。
  “哎,人老了就是话多。”老头叹了口气道:“小丫头,你是不是想知道其他离开云城的办法?”
  陆南薰点了点头。
  老头说:“云城除了猎人族的那个出口,就再也没有其他出路,不过,你若真想离开,我倒是能够帮帮你。”
  老头说着把烟枪掏了出来。
  这柄烟枪与那日看见得略有不同,就着这昏黄的煤油灯,烟枪的杆儿上多了一些繁复的花纹。这花纹很特别,看着极其古朴,陆南薰盯了一会儿,觉得全身的魂力都开始控制不住地翻涌起来。
  老头咳嗽了声,把烟枪在桌子上敲了敲:“小丫头,别看,这烟枪可是神器,你若想出去,就全靠它了。”
  “不过,出去之前,老头要问你一句,你可知道猎人族和血族的关系?”
  陆南薰不知他为何有此一说,但直觉他这话必有深意,便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这血族和猎人族的始祖本是一对兄弟。”老人颤颤悠悠地开口,声音有些飘忽,像是从天边传来的梵唱。
  吸血鬼的始祖是杀亲者——亚伦,他因不满自己的兄弟伯已,而把伯已杀害,最终遭上帝降罪,成为藏于黑暗,永不能见天日的吸血鬼。
  但事实上,伯已并没有死。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我摔倒了,要你们亲亲才能起来。


☆、重逢

  他被亚伦掏出心脏,放干血液,却因缘际会得到了屠杀暗夜生物的力量。
  伯已憎恨亚伦,而亚伦也憎恨伯已。
  他们二人争战了许久,始终不分胜负,期间留下的后代亦遵照祖训,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如此一战,便是万年,最后就连伯已和亚伦都厌倦了这般生活,决定约于云城进行生死之战。这一战毁了大半个云城,并且因为二人最后一击的碰撞,产生了过于强大的能量,致使云城周围的时间轴被撕裂,成为一座漂移之城。
  这一战后,伯已和亚伦便消失了,但他们的后代,依旧遵从着始祖的命令,保持着敌对关系。
  老头长话短说,简述了两族的历史。从他的话中,陆南薰得知,如今两族最厉害的人物便是肖珩和陆流渊,二人血脉威压之强,除了始祖再无人能压制。
  因而,若想要与他们战斗,必须要得到始祖的骸骨。只有吸收了骸骨中残留的威压,才能不受压制的与他们一战。
  “那始祖的骸骨在哪儿?”陆南薰问道。
  “在云城第九域的最西边。”老头道:“你到了第九域,就一直往西走,会看到一个血海。在血海底部有一个传送阵,你进了那传送阵,就可以找到始祖的骸骨。”
  老头说完,把手中的烟枪向空中一抛,烟枪即刻变大,化成一把戒尺的模样。老头一拍桌子,身体凌空向上一跃,抓住戒尺向下狠狠一拉。戒尺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地面上,连风声都没有带起。但不一会儿,戒尺所击的那一点,缓缓现出了一个黑洞,直至两人宽,才飘飘悠悠地固定下来。
  “小丫头,跳下去吧。”老头收回烟枪,颤颤巍巍地吸了一口:“不过老头要事先说明,这通道出口位置不明,就算掉到海里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小丫头,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谢谢。”陆南薰认真地道了谢,把魂力在身上包裹了一圈,才跳进这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一进这黑洞,陆南薰只觉得自己像被装进了滚筒洗衣机里,使劲翻滚,让她整个人都天旋地转起来。好不容易等这旋转停了下来,这黑洞突然开了一个口,把她从半空中抛了下去。
  这一下摔得结结实实,即便是有魂力护体,陆南薰依旧被摔得眼冒金星,浑身骨头都在痛。
  陆南薰忍不住闷哼出声,半晌换不过劲来。就在这时,她听到一个极其动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这声音像玉磬相击,玉扣相撞,可偏偏这个声音对陆南薰来说是那么熟悉,熟悉得让她的灵魂都止不住地颤栗起来。
  “南薰,你没事吧。”
  姜衡不敢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真的会从天而降来到他面前。他双手颤抖着,半天不敢去触碰眼前的人。
  陆南薰睁开眼睛,便见自己眼前的男人犹犹豫豫地伸着手,似乎是想要拉自己起来。这个男人很好看,五官凛冽,像刀削斧凿一般,但与陆流渊的温柔不同,这个男人就像是一把剑,从五官到气质,都带着寒锋一样的锐气。
  “你是谁?”
  陆南薰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这个男人对她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让她一见到他就不能移开眼睛。
  “我是谁?南薰,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姜衡的面色有些古怪,他仔仔细细地看了陆南薰好一会儿,甚至还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
  这段时间总有各式各样的陆南薰,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但不管她们怎么伪装,他都能一眼认出真伪。
  而眼前的这个陆南薰,姜衡非常确定,她是真的。
  “抱歉,我忘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来的时候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陆南薰解释道。就与问他姓名一样,这个解释脱口而出,全不受她控制。她打心眼儿里不想这个男人误会,因而,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愿意解释给他听。
  “没事,忘了也不要紧。”姜衡听到她的解释,便知道这是陆流渊做的手脚。但是他不怕,他相信陆南薰,也相信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既然忘了,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姜衡,我会是你未来的男朋友。”
  姜衡说得理直气壮,但陆南薰却丝毫不觉得讨厌,她握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就见姜衡身边,有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姑娘,正警惕地盯着她。
  这姑娘生得很美,但气质却冷得让人不敢靠近。她的眼神像高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白雪,只在看向姜衡的瞬间才有些许融化。
  “姜衡大人,迷雾山的雾散了,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
  她的态度很恭敬,但眼眸中的爱慕之情却怎么也藏不住,并且,她盯着姜衡的眼神中还有一种势在必得的霸道。
  这种霸道让陆南薰分外不爽,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她人觊觎,让她禁不住升起了一种想要昭告天下的心。
  陆南薰上前一步,走到姜衡身边拉住他的手臂。
  她的动作自然而流畅,就像是做了千百遍一样。而事实上,她确实也做过千百遍。尽管陆南薰的记忆被人洗去,但曾经的习惯却仍留在骨子里,尤其是对于姜衡的熟悉与默契,不管时间怎样变化,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抱歉。”陆南薰下意识地做出这个动作,愣了半晌,才在那冷艳姑娘拔剑相向的动作中松开手。
  但姜衡却不愿意放开。
  他顺势将陆南薰拉进怀里,眼里尽是调笑:“你失忆了倒比以前胆大不少,这样挺好的,喜欢就该说出来,没必要避着那些不相干的人。”
  姜衡说完,便拉着陆南薰走进通往迷雾山内部的隧道,从头至尾都没看过那姑娘一眼。
  这个姑娘叫克莉丝,是肖珩的老部下。他被肖珩带回去以后,便是被克莉丝看管着,等待肖珩吞噬。
  克莉丝是三代吸血鬼,她的武技——空无,能暂时性地消除人的意识,成为她手中的一具傀儡。肖珩的意思,是想要在吞噬过程中,由克莉丝控制自己减小抵抗。但不知为何,克莉丝失败了,肖珩也放弃了吞噬。他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把力量和身体的控制权留给了自己,而他则带着有关陆云柯的记忆,陷入了成眠。
  得到了肖珩的力量和他大部分的记忆,姜衡对千年前的恩怨却仍不了解。
  千年前的事情,大多与陆云柯有关,而与陆云柯有关的一切,却都随着肖珩的意识一同封存了起来。
  不过,事情究竟是如何发展的,姜衡并不感兴趣。他虽然是肖珩的一个□□,但毕竟有了独立的人格,从某种意义来说,他和肖珩当属两个不同个体,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人生,不必去承接他人仇恨。
  接手了肖珩的势力,姜衡便开始寻找陆南薰。不管她是谁的转世,这辈子只能是自己的老婆。
  从陆流渊想要抢走自己的老婆这点来讲,他和肖珩也算有了共同的敌人。
  “南薰,你的炎神之心呢?”姜衡突然问道。
  但陆南薰的注意力全在他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上,那只手很大,能把自己整只手都包裹在其中。手掌并不温暖,却给了自己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陆南薰出神地望着,并没有注意的姜衡的问话。
  直到姜衡停下了脚步,陆南薰才回过神来,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陆南薰看起来有些呆,又圆又大的眼睛倒映着姜衡的身影,专注得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姜衡看着她的眼睛,轻声笑了起来,手指挠了挠她的掌心,亲昵地说:“南薰,你的炎神之心在哪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