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逐峰会是一场乱斗,参赛者一次性上场,进行比拼,直到赛场剩下最后一人,便是胜者。
  这场比赛毫无悬念,陆南薰的魂力比他们高了不止一点,因而,即便是参赛者合伙针对她,也没能对她造成任何困扰。
  陆南薰胜得轻松,那些长老们也没有为难她。
  毫无阻碍的得到炎神之心后,陆南薰便一刻不停的离开阎城。
  只是凡事总有意外,陆南薰二人正要出城,就看见门口站着风尘仆仆的陆流渊。
  陆流渊竟然回来了?! 陆南薰二人对视一眼,均觉不好。
  来之前,陆子墨告诉他们陆流渊因事离开,少说也要一周才会回去,正好与他们错开。可没想到,他们运气这么不好,陆流渊竟然提前回来!
  陆南薰不由得担心起来,陆流渊这个人高深莫测,姜衡的伪装骗得过别人,也不知道能不能骗得过他,若是姜衡的伪装被拆穿,只怕今天免不了一场恶战!
  陆南薰心跳得极快,砰砰的心跳几乎在耳边回响。就在她惊慌无措之时,姜衡悄悄捏了捏她的手,让她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南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
  陆流渊说话之时并没有看她,而是紧盯着姜衡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
  陆南薰的心又提了起来,手心也禁不住冒出了冷汗。
  但幸而,陆流渊似乎没有怀疑,他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任何破绽,便转头,温和地说道:“南薰,你怎么跟子墨在一起?”
  “我在阎城只跟他熟一点。”陆南薰生硬地答道:“你如果没事,我就走了,阎城人人想要我的命,我不想留在这里冒险。”
  陆南薰说完就走,陆流渊站在原地,眉头紧拧,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眼看着陆南薰就要离开阎城,陆流渊突然回身,一掌朝姜衡拍过去。
  姜衡下意识就要回击,却硬生生停住了。
  姜衡受了一掌,面色更加严肃,他鞠了一躬,恭敬道:“族长,我不知我做错了什么,引您如此动作。”
  陆流渊见他如此,怀疑的心思稍淡了一点:“此为你保护夫人不周的惩罚,你受了这一击,以后便不要再自责了。”
  陆流渊说完,又看向陆南薰,他看似温柔,但眼底却有暗芒闪过:“南薰,你想离开阎城也行,我让子墨保护你,你觉得怎样?”
  “嗯,可以。”陆南薰随口答应下来。
  可说完,她便发现自己中了圈套。她知道陆子墨是姜衡假扮的,才会答应得那么爽快,可若换了平时,她肯定是避之唯恐不及。
  陆南薰一惊,可要补救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陆流渊双掌齐出,掌心处的魂力化为龙头向姜衡扑咬过去。
  姜衡迅速向后一跃,龙头扑了一空,由两条化为四条,复又向姜衡的位置包抄过去。
  “果然是你!”陆流渊大喝一声,眉目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姜衡见伪装被识破,干脆解开新生的药效。拉着陆南薰跃出城外,直到千米开外的空地才停下。
  “是我又怎样,你夺我妻子,我难道不能找你算账?”姜衡说得云淡风轻,但手上的动作却并非如此——弯刀在空中划了半圈,暗黑的刀弧像撕裂天幕一般,朝陆流渊袭去。
  陆流渊双手平推,结了一个防御阵法。但阵法并没起到任何作用,刀弧以摧枯拉朽之势横劈在陆流渊身上。
  陆流渊闷哼一声后退半步,姜衡也不恋战,拉着陆南薰迅速离去。
  姜衡一路飞遁,一刻也不敢停留,直到入了夜城地界,才放松下来,将憋在胸口的血吐了出来。
  “南薰,陆流渊有些不正常。”姜衡咳嗽了两声,按住胸口,斜倚在陆南薰身上。
  陆南薰扶住他,伸手解开他的衬衫纽扣。只见,姜衡受到掌击的地方多了一个黑色的手掌印记,上面不断散发出缕缕黑烟,还伴随着怨鬼呼啸的声音。
  “阿衡,这是怎么回事。”陆南薰拧紧了眉头,眼中满是担忧。正想碰一碰姜衡的伤口,就被他捏住了手腕。
  “南薰,别碰。”姜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神色凝重了起来:“这上面的黑气是怨气,与我们在迷雾山上遇到的怨气一样,除了天堂的转生池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清除。”
  “那你的伤怎么办?”陆南薰急了,双手不住地颤抖,可姜衡只是看着她笑,眼里柔情似水,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的伤。
  “姜衡!你能不能认真点!”陆南薰忍不住喝道。
  她太过着急,声音里都带上了哽咽。见状,姜衡赶紧正了脸色,站直身子:“南薰,我只是说要消除怨气要用转生池水,没说我的伤要用转生池水,你别急。”姜衡一边说,一边用魂力包裹住伤口处的怨气,一点点从身体里剥离。
  这个过程很痛,无异于割肉刮骨,这个过程也很危险,一旦魂力剥离除了岔子,怨气入体,只怕神志也会被怨气吞噬。
  姜衡额上渗出豆大的冷汗,却又瞬间被他用魂力蒸干。他不想陆南薰担心,因而一心二用,尽量保证自己的面色如常。
  这样一来,危险便更增了几分,但姜衡却甘之如饴。
  怨气一点点剥离,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姜衡终于把身体中的怨气都剔除出来。
  “南薰,你看。”姜衡用魂力把怨气裹成了球,悬浮在空中:“我这不是好了吗?”他说得很轻松,没有一点吃力的样子,殊不知这短短的一个小时,他已在鬼门关转悠了几次。
  陆南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真的没有异常,这才放心下来。
  “你吓死我了!”陆南薰剜了他一眼。
  姜衡灼灼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别怕,我不会有事的,我答应过你会陪你隐居,我不会食言的。”
  “嗯。”陆南薰心有余悸地应了一声,靠近姜衡怀里,环住他的腰:“阿衡,如今炎神之心也得到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决定了离开,陆南薰二人并未马上动身。
  姜衡带着她寻了间静室,彻底融合了炎神之心,才出发去了樱城。
  樱城是个很适合隐居的地方,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慢,整个城都笼在一种安静平和的氛围中。这里的人也很友善,几乎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陆南薰二人在这里住下,平静的生活让他们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约莫过了一个月,姜衡突然蒙住她的眼睛,神神秘秘地往一个地方去。
  “阿衡,你要带我去哪儿?”陆南薰被抱在他怀里,眼不能视物,心里的好奇被勾到了顶点。
  “到了你就知道了。”姜衡故意吊着她的胃口,笑声从胸腔里飘出来,性感得让陆南薰浑身都软了下来。
  “南薰。”
  姜衡走得很稳,崎岖的羊肠小道,他抱着陆南薰一步一步几乎要走到天荒地老。这条路很长,他的生命也很长,这样漫长的生命,因为有了陆南薰,他的每一天都充满希望。
  “我们该结婚了。”
  姜衡放下她,扯开蒙眼的布。
  陆南薰一睁眼,看到的便是漫山遍野的薰衣草,从山尾蔓延到山头,紫色的花海,烧得天空都染上了紫霞。
  “南薰,我用这片花海向你求婚,你嫁给我好吗?”姜衡突然单膝跪在她面前,手中拿了一枚白色的骨戒:“这是我的肋骨,我把它送给你。”
  “阿衡,你不用向我求婚的,我一直都只是你一个人的。”陆南薰颤抖着手捏住戒指,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她蹲在他面前,伸手从他胸口一根骨头一根骨头拂过去:“阿衡,抽骨很疼吧。”
  “还好。”姜衡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第五根肋骨处:“第五根肋骨是最靠近心脏的骨头,我把它送给你,等同于把我的心交给你。南薰,我想一直陪着你,你愿意吗?”
  “我愿意。”陆南薰把戒指套在手上,眼泪夺眶而出:“阿衡,我愿意的,我一直都愿意的。”
  陆南薰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直到泣不成声。她曾以为自己不在乎这些虚礼,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她很想有个仪式,哪怕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也想向上天证明他们的结…合。
  “阿衡。”陆南薰抱住他:“能遇到你,真好。”
  陆南薰轻声说着,可就在此时,她融合了炎神之心的心脏突然像被巨手攫住,锥心的疼痛,让她禁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阿衡……”陆南薰什么都来不及说,眼前的帘幕放下,世界归于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  求婚了!你们喜不喜欢!


☆、刀山火海

  陆南薰的状况有点奇怪,不管姜衡用何种方法都不能将她唤醒。甚至于,昏迷后的第三日,在她的心脏处出现一个黑色的旋涡——这个漩涡在不断吞噬她的魂力,一颗不曾停歇。
  姜衡非常着急,周身的戾气一日比一日浓重,让房屋周围百里的位置寸草不生。
  这一日,姜衡正在翻阅肖珩的藏书,以便寻找方法,让陆南薰醒来,门口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姜衡皱了皱眉,复又看着手上的书,完全没有去开门的意思。
  敲门声越发急促起来,就在姜衡不耐地站起身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你是谁?”姜衡脚步一旋就到了门口,看着被炸穿的房门,脸色愈发冷了下来:“你进我家干什么?”
  “别急别急,老头不请自来自然是有原因的。”
  只见门口站了个背脊佝偻的老头,赫然便是云城中那高深莫测的任务发布者,他抽了两口旱烟,在门上磕了磕烟灰,这才在姜衡几欲杀人的目光中说出自己的来意。
  “哎,年轻人这么急做什么,老头人老了,动作自然也慢。”老头大喘气了一声,挥着手上的旱烟击在姜衡身上。
  姜衡见这旱烟来势甚缓,不在意得向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却不成想,这烟杆儿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如影随形,让他闪避的动作落了一空。
  “你不错。”老头点点头:“小子,你想不想救你家的小丫头?”
  “你能救?”姜衡一惊,背脊都绷直了,他向前踏了一步,眼神万般殷切:“你有什么办法能救她?”
  “你先带老头去看看,我得看看具体情况再说。”
  引着老头去了里屋,姜衡的神经却没有放松下来。他的魂力聚集在手掌心,脚步微微抬起,以防老头做出什么伤害陆南薰的事情。
  老头扫了他一眼,哼哼唧唧地把手搭在陆南薰胸口的旋涡上:“臭小子,老头怎么可能会伤她。”老头说得很轻,话语夹杂在哼哼中,姜衡一个字都没听见:“你来,把你的魂力往漩涡里输。”老头招呼道。
  姜衡依言输送魂力,一边道:“我之前也试过,但这旋涡只吸收南薰的魂力,不接受我的。”
  姜衡话音一落,魂力就被旋涡吞进去,也不出半秒,它又把魂力原封不动的吐了出来。
  “果然是那个。”老头又抽了口旱烟,袅袅烟气颤颤巍巍地飘着,并不往上走,而是聚集到那个黑色漩涡的附近:“这世上有一种阵法,叫九转夺灵阵,这种阵法因为太过邪恶,在千年前就被猎人族与血族的始祖联手毁掉。但这种阵法的力量太过强大,即便是被毁掉,依旧会有有心人去把它找回来。”
  “你家小丫头会昏迷,便是因为九转夺灵阵。这种阵法会源源不断地剥夺受阵者的魂力,直到受阵者死亡才会停止。只是,这种阵法毕竟是被毁掉过的,即便是后世有人把它找了出来,也只是一份残卷。因而修炼这种阵法的人,会有一种后遗症,他所获得的魂力是强行剥夺的,魂力的主人并非自愿交出魂力,因而施术者所获得的魂力会沾染受阵者的怨气……”
  老头没有说完,但姜衡已经明白了,怨气,魂力中沾染怨气又能够接近陆南薰的人,除了陆流渊,别无第二人选。只是姜衡想不明白,陆流渊既然那么想要得到陆云柯的转世,又怎么会在陆南薰身上下这般阴毒的阵法?
  只是不管陆流渊是出于何种想法,都与他无关,他现在想做的只有把陆南薰救醒,其他的便等陆南薰醒了以后再做打算。
  “老先生,既然你知道南薰是因何缘故才会昏迷,那你可有办法解除这个阵法?”
  “办法倒是有的,但能不能成功,就得看你和小丫头的造化了。”老头神色凝重地盯着陆南薰,眼中俱是担忧:“这种阵法,只能剥夺血脉等级比施术者等级低的人的魂力。你若能想办法提升小丫头的血脉等级,便能终止这种阵法。”
  “那我要怎么做?”姜衡急声问道:“我的血脉是不是……”
  “你的血脉倒是可以,但你若把血脉换给了她,你可就没命了。老头此次,可不是为了做棒打鸳鸯的事情,你且听我说……”
  要想救陆南熏,就得找到高一等级的血脉,给她换血。拥有这种血脉的人不多,除了他和陆流渊,就只有血族和猎人族的始祖骸骨中才有。因而,老头子次来的目的,便是要姜衡去找始祖骸骨。若能找到骸骨,不仅能救醒陆南熏,还能得到与陆流渊对抗的利器。
  两族始祖的骸骨在云城,姜衡安顿好陆南熏,留下老头在这里保护她,便只身去了云城第九域寻找始祖骸骨。
  云城是老头的地盘儿,因而这一次他开得的空间隧道没有任何偏差。
  姜衡沿着空间隧道到了第九域的血海,按着老头的指使,使了一个闭气诀,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血海的血具有腐蚀性,姜衡包裹在身侧的魂力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姜衡皱了皱眉,复又用新的魂力填补上去。
  但血海腐蚀的速度太快,只一会儿,魂力就抽空了大半。
  这样下去不行。
  姜衡停下脚步,抽出弯刀,当空一斩,血海即刻被刀气劈开了一条一人宽的小道。血海的腐蚀之力太强,他不能硬抗,只能用此种方法拖延时间,以便在魂力消耗一空之前,找到血海中的空间通道。
  姜衡急奔前去,争分夺秒寻找空间通道。千顷的血海不出半日就搜索完毕,可是空间通道却没有踪影。姜衡喘息了一下,握着刀柄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他的魂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若再不能找到空间通道,他就只能暂时退回去,待魂力恢复再做打算。
  可老头说了,以陆南薰的状况,最多再撑两日……
  他所剩的时间不多,还得预留部分用于搜寻始祖骸骨……
  姜衡紧了紧刀柄,眼神徒然凛冽起来,所剩不多的魂力倾巢而出,化为火焰将血海蒸腾为雾气。血海巨大,他的魂力只是杯水车薪,海面不过下降了一点儿,他的魂力就已经不够用了。
  姜衡脸色异常苍白,他知道现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可是若把时间浪费在恢复魂力之上,他也是不愿的。
  姜衡犹豫之时,血海迅速闭合,猛烈的撞击激起了千层浪。
  就在此时,姜衡突然下定了决心,他周身冒出层层叠叠的白色火焰,竟是用燃寿之术,换取燎原之火。以生命换取的火焰势不可挡,血海发出鬼哭狼嚎却也没能阻止被蒸干的命运。
  火焰灭,血海干。
  姜衡浑身的力气抽之一空,脚步一个踉跄就跪倒在地。透支生命的结果,便是他现在犹如在针尖上行走,每一次呼吸都带来撕心裂肺的痛。
  姜衡忍不住闷哼出声,唇角渗出了鲜血,他却连抹去的力气都没有。
  姜衡剧烈地喘息了一会儿,借着弯刀撑起身子,一步一踉跄地往前走。没有了血海遮挡视线,姜衡一眼便看到了所在视觉死角的空间通道。
  “南薰,等我。”姜衡轻声唤着,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此时,他的脸色苍白到透明,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浸湿,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姜衡此时早已没有了魂力,全凭着一股意志支撑着前行。
  疼痛反复碾压他的神经,可姜衡却浑然不觉。他小跑着冲进空间通道,眼前一花,再睁眼就是另一幅场景。
  始祖的埋骨之地是刀山火海。唯一的一条路,是架在岩浆上的尖刀生死路。
  姜衡一进这空间便被热浪蒸干了冷汗。
  他看着眼前刃如秋霜,斩金截玉的尖刀没有丝毫犹豫地踏了上去。一踏上尖刀路 ,便是一股撕裂的疼痛从脚底传来,紧接着泰山压顶的力道,让他不得不跪倒在地。
  姜衡背脊剧烈颤着,沉重的力道,让他连起身都做不到。
  不能起身便不起,只要能救陆南薰,尊严又算是什么东西!
  姜衡就着这跪倒的姿势,踽踽独行,鲜血在刀尖上蜿蜒,盛开出一朵朵奢靡的花。
  刀尖路不长,但姜衡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并且因为魂力耗尽,他外伤的修复速度也慢了下来。等踏上了实地,姜衡眼前都布满了黑点,但他依旧强撑着站了起来,向里面走去。
  这个空间只有一条路,姜衡麻木地走了许久,绕过一个拐角,视野终于开阔了起来。他的眼前是一个正方形的空地,空地上有两具骸骨纠缠在一起,看这样子像是同归于尽。
  这应该就是始祖骸骨了。
  姜衡的神经跳了一下,眼睛一亮,大步走上前去,把骸骨收起来。但刚刚碰上骸骨,就有一股力道,将他浑身的血液都抽了出去。
  姜衡终于抵不住得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刀山火海,只要能救你,我就愿意去。


☆、决战

  待姜衡再次醒来,他发现地上其中一具骸骨已经化为灰烬,而自己的身体却充满力道,甚至比他全盛时期还要厉害千倍。姜衡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大概是因为血脉同源而触发了始祖传承,得到了始祖的血脉之力。
  如此一来,这个空间的禁制也对他起不了作用。姜衡把猎人始祖的骸骨收好,破开空间,迅速回到樱城。
  “你总算回来了!”老头在门口焦急地踱步,看见姜衡出现,脚步也不颤了,飞快地奔到他身边:“你要再不回来,你家小丫头就不行了。”
  “什么?”姜衡的声音还在原地,但人已经消失了,老头一愣,立刻追了过去。
  姜衡走进房间,一眼就看了床上的陆南薰。
  她胸口的旋涡扩大了一倍有余,吸了也大了不少,脸颊干瘪下去,脸上满是痛苦。
  “我把骸骨带回来了!”姜衡一把抓住老头,力道大得差点把他这身老骨头给捏散:“要怎么救她,你快说。”
  老头哎哟叫了一声,也没跟姜衡计较,他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也不敢再说废话:“你找个大点的浴池,放满水把骸骨烧成灰扔进去。然后,把小丫头的血放掉一半。”老头顿了顿,也察觉自己说得不怎么清晰,便道:“初拥你知道吧,只是这次换的血不是你的,而是始祖的。”
  姜衡点了点头,把陆南薰打横抱起跑进浴室,他一心二用,一边灼烧骸骨,一边把陆南薰的血液抽出去。
  随着血液减少,旋涡的吸力也越来越小,但同时陆南薰的心跳也渐渐缓了下去。
  姜衡的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初拥最怕的便是心跳停止,若陆南薰醒着,他还能求她用意志支撑,可偏偏她没有知觉……
  姜衡手一抖,火焰在房顶上燎出一个焦洞。
  但此时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只求上天能怜悯他,让陆南薰能撑下去。
  “南薰,南薰……”姜衡一边放血,一边颤声叫着她:“你答应我会陪我的,你不能食言。”姜衡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内里的悲哀,让门口候着的老头,都忍不住心酸起来。
  但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陆南薰像是听到了他的泣血,心跳猛烈地搏动两下。
  姜衡精神一震,加快手上的动作,把骸骨中的血脉引导进陆南薰的身体。
  这一过程,持续了约有三天,待最后一丝血脉进入陆南薰的身体,她胸口的旋涡终于不甘不愿的消散开去。姜衡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脸眷恋地埋进陆南薰的颈窝。
  “南薰,你该醒了。”姜衡呢喃着。
  他话音落下,陆南薰睫毛颤了颤,手吃力地抬起,摸了摸他的发:“阿衡……”陆南薰的声音很轻也很沙哑,却像一只强心剂,让姜衡瞬间鲜活了过来。
  “阿衡,又让你担心了。”陆南薰咳嗽着。
  姜衡用力把她压到怀里,恐惧和喜悦交织在一起,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没事……你醒了……就好。”
  姜衡紧紧地抱住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好好体会这失而复得的喜悦,但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尖刻笑声,像是指甲划拉在黑板上,令人牙酸的声音,让他们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姜衡,你倒是有本事,竟然能坏了我的阵眼,不过没事,现在已经足够了,对付你们足够了!”
  陆流渊放肆地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阴邪,再也不复往日的温柔:“我很快就回来找你的,好好享受你生命的最后一刻吧!”
  “哈哈哈!”
  陆流渊说完便消失不见,姜衡追了出去,看到的只有遍野哀鸿。
  樱城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平和,就在陆流渊来得这一小会儿,所有人都成了他怨气下的牺牲品。城里一片死寂,死去的人们就连骨头渣都能没留下来。
  陆南薰撑着身子走出来,看着化为死城的樱城,神色黯淡了下来:“阿衡,是我们害了他们。”
  “小丫头,你这话说的不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