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何人看到他。
  “小薰。”季宇航带着陆南薰在靠窗的位置入了座,阳光洒在她身上,衬得她如一尊白玉雕像,引得季宇航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小薰,我前段时间工作忙,没来得及带你出去转转,这两天你要是没事,我就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怎么样?”
  陆南薰低着头,苍白的脸,苍白的唇,看起来有些病态,只有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她深吸了一口气,把想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才一鼓作气地说道:“你不用带我出去,我们退婚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
  这是她一直想做的事情,她有婚约在身,没有资格喜欢姜衡,现在把婚退了,才能心安理得的在他身后看看他。
  季宇航惊了一跳,咖啡泼了满手。
  他以为陆南薰是最不可能说这种话的人,才会肆无忌惮地游走在各色女人中。陆南薰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又被顾白裳略施手段,孤立在众人之外,她内心敏感又脆弱,不敢说任何拒绝的话,但凡给她一点温暖,她就会掏心掏肺的回报你。
  季宇航想得很好,在她回国以后,他就会成为那个给她温暖的人,只要走进她心里,不管他以前或以后做了什么,陆南薰都不会怪他。
  “小薰,是我哪里让你误会了吗?”季宇航笑道,俊挺的五官看起来很是阳光,只是眼眸深不见底,满满的都是算计。
  “我、我没有误会。”陆南薰小声说着,虽是胆怯却很坚定:“我知道你很喜欢顾白裳,我不会妨碍你们的。我知道退婚对你的名声不好,你可以把所有罪名都推到我头上。你想怎么说都可以,只要能替你正名就好。”
  季宇航蹙紧了眉,一脸被误解的痛苦:“我跟顾白裳没什么关系,你不要误会,我和她从小认识,我就把她当成妹妹,多帮衬一点而已。”
  陆南薰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飞快地说道:“不是的,我都听见了,那天在机场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季先生,我们订婚的事是家里安排的,你从未见过我,不必为了家里的安排,就娶一个毫不了解的人。”她一口气说完拒绝的话,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浑身都软了下来。
  陆南薰静静地坐着,不催他,也不看他,安静地等着他回答。
  季宇航也不装了,既然机场那天的事情被话被她听到了,那他再多说什么也无益。
  “陆南薰,你以为你是谁?说退婚就能退婚?我同意了吗?”季宇航笑得有些狰狞:“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我身边女人再多,你也得嫁给我。既然你是个女人,就得乖乖听话,结婚生孩子才是你的职责,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顿了顿,言辞刻薄:“你是为了姜衡吧,他见过的女人可不比我少,你以为他能看上你这样的货色?”
  他说完就走,陆南薰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伸手抓住他的袖子,坚定地说:“季先生,我们退婚吧,我不会嫁给你的。我不知道你想通过我得到什么,但以你的能力,哪怕没有我,你也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你倒是挺聪明的。”季宇航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你,陆南薰,不管你做什么都没有用,你只能是我季宇航的女人。”
  “当真什么都没有用吗?”季宇航听见身后有个凉凉的声音,立刻回过头去,赫然发现姜衡正坐在他刚刚坐着的位置。
  “你什么时候进来?”他皱了眉头,一脸警惕。
  “我一直在,只是你没发现而已。”姜衡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道:“季先生刚刚接管季氏的时候,可是被架空了财政大权的,可你实行那起并购案的时候,手上却凭空多了几千万。季先生,你也是读过法律的人,你应该知道非法集资会有什么后果。”
  “衡少,你多心了吧。那几千万是我向朋友借的,哪有什么非法集资?”季宇航不动声色,手指却不自觉地搓了搓袖口。那件事情他处理的很干净,知情的人都已经开不了口了,姜衡即便知道也应该拿他没办法。只是这个男人,他总是看不透。
  “季先生确实做的很干净,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既然做了,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姜衡看着陆南薰,看她时不时朝自己瞥一眼,耳朵红得滴血,心里也舒坦了不少,她是为了自己退婚的,自己又怎能不成全她?
  “季先生,一场婚姻抵消10年牢狱之灾,这笔账,你应该知道怎么算吧!”
  “姜衡!我倒是等着你送我进去。”季宇航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但是退婚这件事,你想都别想。”
  季宇航说完就不再停留,他现在急需回去看看那时候的事,有没有什么漏洞。
  季宇航一走,餐厅就只剩下他们两人。陆南薰低着头,手紧紧攥着袖口,连脖子根都红得透彻,她之前拒绝的那么彻底,也不知道姜衡生气了没有。二人静静对坐了一会儿,姜衡叹了一口气,起身拉着她出去。
  店门口正对的是一条马路,马路上有一辆面包车,旁边还有一条窄小的巷子。
  姜衡拉着她走了几步,突然回身按住她的肩:“陆南薰,你是……”
  “嘟——”一声刺耳的鸣笛声从他们耳边飞驰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  (づ ̄ 3 ̄)づ   打个滚,求个收藏,求个评论,不然就要装死了~~


☆、绑架

  姜衡嘴角抽了抽,待车没了踪影,才问道:“你是不是……”
  “先生,先生。”店里的服务生跑了出来:“之前那位先生的账还没结清,你们如果认识,能不能把他叫回来。”
  姜衡简直想把他撕扯碎片,他阴沉沉地看了眼服务生,过了好半晌,才说:“不用叫他,我来吧。”他说完,拍拍陆南薰,交代她好好等着,才跟着服务生去总台结账。
  “走了,看不见了。”面包车里,有三个体型壮硕的汉子在交头接耳,他们看着姜衡转入餐厅拐角,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到陆南熏身后,用覆着白布的手,盖在她的口鼻上。陆南薰只闻到一阵极其浓烈的□□的味道,就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姜衡结完账出来,发现陆南薰已经没了踪影。他第一反应是陆南薰已经走了,可转念想想,她那么乖,从来不会做不守信用的事情。
  姜衡闭上眼睛,仔细闻了闻,突然发现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的味道。四…氯…化…碳,就是俗称的迷药。姜衡惊觉事情不好,立刻屏气凝神,将灵魂的力量延伸出去。
  一寸寸探查过去,姜衡终于在向东的偏僻小道上,探查到陆南薰的气味。他拧了拧眉,眨眼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姜衡一路追着陆南薰的气味过去,最后停在一个乱葬岗前头。吸血鬼的嗅觉很好,能够分辨极其细微的气味,但也因为这极其灵敏的嗅觉,他更容易被浓烈的气味干扰。眼前这片积尸地上,酸腐的臭味弥漫在半空,大大干扰了他的嗅觉。姜衡不死心的又闻了闻,差点被这股浓烈的味道熏得吐出血来。
  这片乱葬岗非常大,是名副其实的万人坑,姜衡闻不到气味,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先朝西边一寸一寸探查过去。
  再说那伙绑架犯,他们随便找了处旷野把面包车丢下,就背着陆南薰去了他们早已找好的据点。他们的据点在乱葬岗最北边的小树林里,他们在里面走了约莫两公里的距离,才停在一棵枯死的老树旁。
  老树的前头有一块大石头,他们三人合力推开大石,露出了一个半人高的空洞。三人鱼贯而入,也不忘把洞重新掩盖起来,顺道还塞了些杂草出去,也能制造出荒芜人烟的假象。
  树洞里是一个向下延伸的台阶,他们下了百来层台阶,视野突然开阔起来。
  原来这树洞下是一个废弃的军火库,里面的军火早已搬空,只留下空空荡荡的一个大仓库,和一些集装箱。仓库做了防水处理,墙壁和地面都十分干燥,壮汉扛着陆南薰往里走一小段,才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扔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重击,让陆南薰的意识稍稍回来了一点。她眉头微蹙,眼皮动了动,似乎就要醒来。见状,壮汉赶忙找来绳子,把她的手脚都紧紧束住。
  “大哥,要动手吗?”三人中最瘦的那个光头,拿了把匕首出来,手还不自觉的抖了抖。
  “六子,你怎么还是这么胆小。杀人的勾当我们做的也不少了,怎么就没见你把胆子练出来呢?”陈二斜睨了他一眼,笑的愈发猥琐起来:“大哥,这小娘们长得真不错,反正她都是要死的,不如先让咱仨儿爽爽。”
  为首的那个壮汉没说话,他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一条长长的刀疤,从左眼角一直贯穿到右脖颈。
  他蹲到陆南薰身旁,撩开她覆在脸上的头发,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声音粗噶:“这小姑娘看起来倒也纯善,怎么就有人想要她的命呢?”
  “大哥,咱可管不了那么多,那女人开价不低,五百万一条人命,咱们干了这一笔也可以收手了。”陈二怕他后悔,又补充道:“嫂子病重,有了这笔钱不仅能治好她的病,咱们也不用再干这提着脑袋的勾当了。”
  他顿了顿,松开手,眉目间有些惋惜:“你们玩,我就不了。玩够了就把她杀了,尸体记得烧了,千万别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他说完就离开了,陈二等他一走,立刻猴急地凑到陆南薰身边。
  此时她刚刚醒来,见陈二火急火燎地往她身上摸,立刻挣扎起来。她此时是急了,力道也大了不少,屏息等着陈二把脸凑过来,立刻狠狠地撞了过去。
  陈二被她撞得一踉跄,小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他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起身走到陆南薰身边,贴着头皮抓紧她的头发,狠狠把她的后脑勺往地上一撞。
  “小贱人,让你动。”他恶狠狠地骂着,在她心口踹了一脚。
  陆南薰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阵阵发黑,心口被他踩着的地方火辣辣得疼,口腔也全是鲜血的腥气。
  “贱人,识相点,老子能让你多活一会儿,你就该谢谢老子。”他一巴掌扇过去,打得她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这才罢了手,跪坐在她身上,粗鲁地撕扯她的衣服。
  “妈的,穿这么多。”他不干不净地骂着,折腾了半天才脱掉一件外衣。陈二有些不耐烦,放弃了解她的衣服,在她身上胡乱摸了两把,解开自己的皮带,转而去扯她的裤子。
  陆南薰偏着头咬住下唇,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鼻腔全是他身上的汗骚味,身上被他摸过的地方也一阵阵恶心。她好恨这个人,更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她不知自己是得罪了谁,就连死都不能痛痛快快的死。
  陆南薰屈辱极了,浑身都在颤抖,可偏生恨到了极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她不要这样,绝对不要这样,哪怕是死,她也要清清白白的死。恨意太过强烈,连体内的封印都被压了过去,陆南薰突然失去了所有感觉,只听到心脏在“怦怦”跳动。
  陈二见她突然放弃了抵抗,心情更是爽快,他三两下扯掉自己裤子,正要伸手解开她的裤腰纽扣,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出去。他被这股力量震得飞到了空中,直飞了一米远,才狼狈地落在地上,滚了两圈。
  陈二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撞晕的脑袋,才一脸惊恐地看着陆南薰:“槽,怪不得有人想要你命,原来你还是个怪物。”
  “六子,杀了她。”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匕首落在地上的哐当声,他啐了一口,骂骂咧咧道:“你他娘的胆子也忒小了,她都不能动,你……”
  可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听见一声惨叫。
  陈二惊恐地转过头去,愕然发现老六瘫软在地上,口鼻俱是鲜血,像是被人打碎了骨头一般,扭曲成一团。
  “六子。”陈二尖叫了起来,声音尖利的几乎穿透耳膜。老六死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在,只是地上多了一团影子。陈二抖抖索索地顺着影子往上看,吓得立刻瘫坐在地上。
  老刘的上方有一个人,不,他不是人,他是怪物。
  他有一双巨大的蝠翼周围缭绕着迷迷蒙蒙的黑烟,手中正抱着他们绑来的女人。银灰的眼眸泛着红光,唇边露出一双尖利的獠牙,面目狰狞地看着自己,汹涌地杀意几乎把人淹没。陈二没有任何犹豫就爬起身跑了出去。他果真不愧是亡命之徒,即便是这种时候,都能跑出百米冲刺的速度。
  只是他终究没有逃脱,他眼睁睁看着离自己不足一米的大门,惊恐地发现,只有他的双腿跑了出去,他的上半身还留在原地。他动了动眼睛,只来得及看见自己的上半身,被削成了不足毫米的薄片,一层层落在地上,就再也没了意识。
  姜衡动动手,把透明的魂线收回自己指尖,伸手朝着另一个方向抓了过去。
  他来晚了,来得太晚了,才会让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受到这种折磨。天知道,他有多恨这些人,他想把他们抽筋扒皮,想把他们的每一个骨节都拆开,狠狠碾碎,他要把他们的灵魂投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每一份每一秒都痛苦不堪。
  只是这样不够,即便把他们拆骨剔肉都不能抵消他的恨意。
  姜衡狠狠握紧手心,很快离他不远的地方就多了一个人,那老大被抓得眼球凸出,青筋暴起,满脸涨成了猪肝色。他挥舞着手臂,想掰开这只捏着他脖子的手,可无论如何都只能碰到一团空气,他翻了翻白眼,几乎就要死掉,姜衡才松开他。
  “你为什么要抓她?”姜衡问。
  “拿人钱财,□□。”那老大也不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有人出了五百万,想要她的命,我们既然接了生意,自然要把事情办妥。”
  “谁要她的命?”姜衡心里清楚,但他仍是开口问了。他落在地上,伸手揉揉陆南薰的脸,让她仔细听。
  作者有话要说:  姜衡:我给你想了百八十中死法,你自己挑吧!
  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真是好困扰!我是真男神!(づ ̄ 3 ̄)づ 男神爱你们


☆、婚契

  “这我不知道,雇主不会透露身份信息。”那老大摇摇头,用手臂撑起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她是一个女的,声音非常好听,出价也很爽快。”
  “这是她的声音吗?”姜衡掏出手机拨弄了两下,调出一段音频,按了扩音键。
  顾白裳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里倾泻而出,那老大听了听,忙不迭的点头:“对,就是这个声音,就是她没错。”
  姜衡把手机收了回去,陆南薰僵立在原地,虽然难过,却也不是不能接受。从机场开始,她就知道顾白裳恨自己,只是她想不通原因。她自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她从小到大一直把顾白裳当做闺蜜,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顾白裳又为何从始至终,坚定不移地想要为难她?
  想不通,也无力去想,陆南薰只觉得自己身上疼的厉害,尤其是脑后的伤,一炸一炸的疼。
  眼前有点黑,双腿也软的撑不起自己的体重,尤其是从灵魂深处透出的疲倦,让她经不住就跪坐了下去。见状,姜衡赶紧扶助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手指在壮汉身上一指,便有无数的黑蝙蝠从他影子里飞出来,裹上壮汉的身体。
  蝙蝠蜂拥而上,裹得壮汉密不透风,然不过一瞬的时间,又整齐有序地飞回姜衡的影子。而本来彪悍的壮汉身上,丝毫血肉都不剩,只剩下白森森的骨架,被穿堂的风一吹,就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
  姜衡随意地挥挥手,三具尸体底下就出现了一个看不见底的黑洞。黑洞来的快去的快,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不说尸体,就连血迹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带着陆南薰回了家,姜衡小心翼翼地抱她进了浴室。
  姜衡是怕的,他知道陆南薰的性子,她从小被人孤立着,内心脆弱而封闭。而今天这件事,他不知道陆南薰会不会因此就怕了男人。如果她怕了,如果陆南薰就此收回了她对自己的感情。姜衡不知道,自己还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靠近她。
  心里忐忑着,可是姜衡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给她拿好换洗的衣物,贴着她的额头,姜衡温声细语地说:“南薰,洗个澡睡一觉,明天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陆南薰没有回答,她的眼神空落落的,就像失了灵魂的瓷娃娃,了无生息。姜衡叹了口气,抱着她靠在盥洗台上,伸手替她把衣服脱掉。
  一件,两件,三件,陆南薰始终没有反应,直到碰到她的内衣搭扣,陆南薰才突然回过神来,像触电了一般,面色苍白、目光惊恐的往后退。姜衡一僵,被她惊恐的眼神冻得透心凉。她看来是真的怕了男人,才会把本有好感的自己都排斥在外。
  姜衡伸出手,还想说些什么,可刚一张嘴,陆南薰就惊惧起来。她惊恐地往后退,一直退到浴缸边沿,才退无可退地蹲下身子,闭上双眼,双手环抱住自己。
  这是人在害怕时下意识做出的动作。在潜意识里,闭上双眼、抱住自己,就能让自己更少的暴露在人前。
  姜衡突然就怨恨了起来,他不怨陆南薰害怕自己,他只怨自己为什么要留她一个人。姜衡上前两步,想要抱抱她。可随着他的脚步声,陆南薰越缩越紧,浑身的肌肉绷紧着,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姜衡随即停了脚步。
  他举起双手往后退,踩出重重的步子,一直退到浴室门外,才关上门对她说:“南薰,你慢慢洗,我在门口等你,有事叫我。”
  姜衡走后,陆南薰才站了起来。她抖着手脱掉衣服坐进浴缸,眼眶通红,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却一点声音都没出。陆南薰随手打开花洒,连水温都没有调。冰冷刺骨的水当头泼下,激得她一颤,旋即抱紧双膝呜咽起来。
  她的哭声很轻,被水流的声音掩盖着,几乎听不出来。
  可姜衡到底是吸血鬼,他耳力极好,又离得不远。陆南薰断断续续的哭声钻进他的心里,就像一把刀子,一刀一刀凌迟他的心。
  姜衡犹豫再三,还是推门进去。陆南薰怕也好,不怕也罢,总之他不能放任她哭,听见她哭,就比拿着刀割自己的肉还要痛苦。
  “南熏……”姜衡站在她身边,看陆南薰像被遗弃的小兽,蜷缩成一团,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可随即他就有些愠怒,这大冬天的陆南薰连个热水都不开,皮肤冻得通红,就像没有知觉一样:“陆南薰!你怎么不开热水!”
  姜衡忍不住拔高声音,可奈何陆南薰不肯说话,手指死死地抠住自己的手臂,骨节发白。
  姜衡叹了口气,伸手掰过水龙头,把陆南薰抱进自己怀里:“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别哭了,都过去了。”姜衡顺着她的脊椎轻抚下去,目光触及她背上的青紫,手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南薰,是我来晚了,是我来的太晚了,我不该留下你一个人的,都是我不好。”
  “以后我会陪着你,不管你去哪儿,我都会陪着你。”
  听见这话,陆南薰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她心里慌得厉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环住姜衡的脖颈:“姜衡,我怕,我好怕。”
  她抱住他,眼泪汹涌的流着,喉咙哽住说不出话来。
  她怕死,怕失身于外人,更怕用这样一个不体面的死法来面对姜衡。
  姜衡回抱住她,一遍遍安抚她:“我知道你怕,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南薰,我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你,我想陪着你,想要你,想你眼中只有我一个人,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陆南薰哽咽着,声音支离破碎,溃不成句。但姜衡听懂了,他松开她的手,细细密密的吻从她侧脸慢慢滑下。
  他会替换那肮脏的记忆,他会取代的那恶心的触感。从今天起,他会成为陆南薰的唯一,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
  水温渐渐高了起来,陆南薰的身上也染上了一层淡粉色。姜衡在她脸侧轻吻,霸道地宣告道:“陆南薰,你是我的,我不管你以前在意过谁,从今天起你只能在意我一个。”
  吸血鬼是永远不会疲倦的。姜衡抱着她从浴室到卧房,再从卧房到客厅。他把自己喜欢的地方全都试了一遍,才抱着陆南薰她回到了卧室。陆南薰早就累得神志不清了,偏生姜衡还不放过她。他舔了舔她的颈项,突然一口咬了上去。陆南薰疼得一颤,只觉得被他咬住的地方像被烙铁烫着一般,疼出了一身冷汗。
  “阿衡,好疼。”陆南薰急促地喘息着,可姜衡死死压着她,丝毫不怜惜她的疼痛。
  过了很久,疼痛才渐渐平息下来,姜衡放开她,在她颈项舔了舔,才抱着她走到落地镜前。
  “好看吗?”他摩挲着陆南薰的颈项,把她压到落地镜上。
  陆南薰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的脖颈,姜衡咬过的位置上多了一个灰色的图案。图案是一笔画成的,像个缠着藤蔓的戒指。陆南薰摸了摸,那个图案线条平滑,和肌肤融成一体。
  “这是什么?挺漂亮的。”陆南薰有些好奇。
  “婚契。”姜衡摸了摸那个图案,把脖子凑过去给她看:“我也有。”他指了指自己的右颈项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