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是什么?挺漂亮的。”陆南薰有些好奇。
  “婚契。”姜衡摸了摸那个图案,把脖子凑过去给她看:“我也有。”他指了指自己的右颈项处:“这是一对的,是血族定下伴侣时进行的仪式,有了这个婚契,我就能感觉到你的状况,你的位置。还有,这个印记对比我低阶的血族,有绝对压制的作用,他们伤不了你。”
  ……
  能得到陆南薰,姜衡是很高兴的,但这不足以抵消顾白裳的罪过。顾白裳这个人想要的很多,但她最在乎的无外乎两样:一是季宇航,二是她的名声。
  顾白裳喜欢季宇航,那是最好不过了,姜衡绝不会妨碍她。可她伤害了陆南薰,总得留下什么才能抵消她的罪过。姜衡暂时不想要她的命,那样太便宜她了,他要一点点夺走顾白裳在意的东西,也能让她尝尝撕心裂肺是个什么滋味。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快乐~~么么哒~~~
  有留评,留收藏的嘛~~不要犹豫得来吧~~我已经躺平了~~~


☆、打脸

  顾白裳最近过得非常不顺,她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尊大佛,竟被曝出了早年打压同期艺人的事情。那微博写的详详细细,有理有据,不仅有图还有音频。
  这事一出,顾白裳小白花的形象大打折扣,可好在公关队伍处理及时,不出一天,就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顾白裳松了一口气,正想发条微博挽回自己的形象,可没想到事情还不算完,隔天凌晨又有一条微博曝了出来。
  这条微博一出,顾白裳本就岌岌可危的形象,彻底毁于一旦,小白花变成了黑心莲,温婉贤淑变成心狠手辣。
  事情是这样的:
  顾白裳出道时,遇上了圈里一位前辈。那前辈人美心善,看着顾白裳一个小姑娘在娱乐圈四处碰壁,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出道时的事情。于是,前辈便多加提点,让顾白裳的演艺道路也能走得更加顺遂一点。
  有了前辈的好心,顾白裳借着这股东风迅速上位。她长得好看,天赋也佳,又有勾人的手段,因而不过一年,便在这圈子里站稳了脚跟,隐隐有了与前辈并驾齐驱的势头。
  看到自己提点的新人这么努力,前辈也是很开心的。正巧她手上有一部大片,便邀请顾白裳参演女二号。
  顾白裳自然是毫不推脱的答应了。可她看上的不是女二,而是前辈的女一。
  顾白裳为人狠绝,做事向来斩草除根不留后患。为了抢夺了前辈的角色,她害得前辈身败名裂还不算完,直逼得前辈跳楼自杀,才肯罢休。
  这件事情顾白裳做的极其隐秘,知情的人死的死、疯的疯,这爆料人又是如何得知?只是此时,她已来不及去想个中缘由,她只知道若是公关队伍压不下这条微博,自己的名声将会毁于一旦。
  顾白裳是最在意自己的名声的,她苦心孤诣多年,才有了现在的地位,又怎容许自己的努力付之一炬!
  现在只有季宇航能够帮她。季宇航神通广大,只要他肯出手就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顾白裳相信,凭着他们多年情义,季宇航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
  季氏总部的大楼里,顾白裳戴着墨镜、口罩,在接待室等了近半天,季宇航才姗姗来迟。他微仰着头,面无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阿航!”顾白裳总算等到他过来,立刻喜上眉梢地起身迎了过去。
  可季宇航却没有理她,而是避开顾白裳的手,一言不发地坐到她对面的沙发里。
  “你来有什么事?”季宇航不耐烦地问道。周身的疏离淡漠,让顾白裳不由地全身僵硬起来。
  “阿航,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淡。”顾白裳勉强地笑了笑,走到季宇航身边坐下,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推开:“去对面,别碰我。”
  季宇航一看见她,就想起今天早上的那条微博,心里厌恶地紧,嘴角也抑制不住地勾起冷笑。
  “顾白裳,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还是我的地位?”他抽了只雪茄出来,夹在手上转着圈,却没把它点燃。
  “自然是你的人!”顾白裳惊慌失措起来,脸色苍白地可怖,急得染上了几分狰狞:“阿航,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怀疑我!”
  “你爱我爱到要跟导演、制片人上…床?”季宇航使劲把雪茄捏碎:“顾白裳,好好看看今天的微博头条,我倒是不知道你放得这么开!”
  微博头条?
  顾白裳一惊,赶紧从包里掏出手机看微博。
  今天的微博头条还是自己,爆料人也没变。今天爆料的内容是她的床照。照片、视频样样不缺,还有一些酒店的开房记录。顾白裳一惊,手机都没抓住,直接掉到了地板上,发出咚得一声巨响。
  “阿航,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顾白裳赶紧跑过去,跪在地板上,抱住他的腿:“阿航,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带着目的接近你的女人,所以这么多年,我从来不敢求你做些什么。你知道的,娱乐圈的水有多深,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我就永远得不到角色。而且这都是早年的事情了,自从跟了你以后,我就再也没跟别的男人有过牵扯。”
  “够了,顾白裳,不用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季宇航厌恶地扒开她的手:“你只是为了自己而已,你想要名利,就不要我当幌子!”
  他顿了顿,冷冷地问道:“你今天来干什么?”
  “我来……我来……”顾白裳犹犹豫豫半天说不出话来,季宇航已经这么讨厌她了,如果她再开口求他什么,他会不会更加憎恶自己?可是,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如果季宇航不帮她,她这么多年积累的地位,都会毁于一旦。
  顾白裳咬咬牙,一鼓作气道:“阿航,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些微博压下去,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会补偿你的,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面上,我求你帮帮我。”
  季宇航看着她,一脸高深莫测。顾白裳忐忑地等着,直到冷汗抑制不住地滴落在地上,才听到季宇航开腔:“白裳,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帮不了你。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为难陆南薰,你为什么就不肯听呢!现在不是我不肯饶过你,是姜衡不肯放过你。顾白裳,你好自为之吧,你知道我喜欢安份的女人,可你偏偏不肯安分,这样我也留不了你。”
  他说完就拿起电话,叫来女助理把她带出去。顾白裳不肯罢休,用力拽着季宇航的裤管,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扯开踹了出去。女助理亲自送她离开,笑得得意畅快。她讨厌顾白裳很久了,这个女人总是霸占着季总,一副正室夫人的模样,这下她倒台了,自己才有机会上位。
  顾白裳无功而返,还被季宇航断了情义,心里的恨意无可抑制地达到了顶点。
  她不恨季宇航,不恨姜衡,她恨得是陆南薰。若不是她回来,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若不是她大难不死,又有谁能察觉自己所做的事情。陆南薰!一切都是因她而起!这个罪魁祸首不死!真是难消她心头之恨。
  顾白裳怨愤交加,可姜衡那里却是一片安宁。他好不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是恨不得天天含在嘴里,走哪儿都不放开。
  这天,姜衡正压在陆南薰身上,教她辨认各种妖魔鬼怪,突然有只黑色的蝙蝠,跌跌撞撞的飞进屋子,一头栽在茶几上,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
  姜衡捏住它的尾巴倒提起来,黑蝙蝠抖了两下,才发出一段意味不明的叫声。姜衡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黑蝙蝠又摇摇晃晃地飞出去,回到自己蹲点的地方。
  这只蝙蝠,是姜衡留下来当眼线的。它蹲点在顾白裳身边,把她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姜衡。
  顾白裳最近焦头烂额,片约被停了,微博也被谩骂刷屏了。更有甚者,无数厌恶她的人在公司门口蹲点,只要一看见她出来,红油漆、臭鸡蛋,就像不要钱得往她身上砸。公司无法,只能把她禁足在家。可即便是在家里也不得安生,寄刀片的、送血书的,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看不见的。
  陆南薰看着蝙蝠飞出去,突然拍着脑袋坐了起来:“阿衡,我要回去一趟。”
  “怎么突然想到回去了?”姜衡不明所以,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我养了只蝙蝠。”陆南薰拽住他的领子,愧疚极了:“我那天去见季宇航的时候,把它关在了杯子里……”
  “哦,那这么多天下来,它应该已经饿死了。”姜衡挑挑眉,明知故问:“你那只蝙蝠长什么样子?你很喜欢它?”
  “它、它不会饿死的。”陆南薰吓了一跳,更加用力的拽住他的衣服:“那我们快点回去看看,好不好。”
  “别急,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很喜欢它?”姜衡循循善诱,放在她身侧的手,紧张地握成了拳。
  “恩,很喜欢,它长得很特别,还一直陪着我,我不想它有事。”
  “你不想它有事,它自然不会有事。”姜衡畅快地笑了起来,旋即摇身一变,变成了小蝙蝠的形态,扑闪着翅膀落到她腿上,顺溜的打了个滚。
  陆南薰惊呆了,她木愣着把小蝙蝠握到手上,磕磕巴巴地说:“一、一直是你?那只小蝙蝠是、是你变得?”
  姜衡在她掌心翻了个身,把毛茸茸的肚子露在外面,朝她甩甩尾巴:“你难道没发现?我和它只能出现一个?”
  “啊,好像是的,是我没注意到。”陆南薰点点头,顺着它的意给他揉揉肚子。
  姜衡被她揉舒坦了,小身子抖了抖,飘飘扬扬落了她一身毛:“你这么不关心我,真是太让我伤心了,你好好想想要怎么补偿我,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那、那你想要什么补偿呀。”陆南薰嗫嚅着,一脸愧疚,却没想起姜衡变成蝙蝠时,天天在浴室蹲着耍流氓。
  “那你嫁给我吧,怎样,答应吗?”姜衡变回人型,从口袋里掏出一对戒指。这对戒指他准备了好久,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拿出来,这下得了她的愧疚,哪能这样轻易就放过她!
  作者有话要说:  不急,打脸还没完,暂时让她痛苦一下!


☆、车祸

  陆南薰犹豫了,她很想接过这对戒指,很想答应他的求婚,可是她不能,她有婚约在身,若嫁给姜衡,季宇航定不会善罢甘休。她算不上了解季宇航,可凭着这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她也能确定季宇航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这样的人容不得别人超过他的掌控。
  陆南薰可以想象,如果她嫁给了姜衡,季宇航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抹黑他。姜衡是个公众人物,哪怕他不在乎这份工作,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姜衡染上任何污点。
  “阿衡,我很喜欢你,但我想先把婚给退了,再考虑这件事情。”
  姜衡顿了顿,强硬地把戒指套到她手上:“南薰,你知道的,我并不在意人类的看法,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你不要再想了,交给我好吗?”
  季宇航那里他自然会解决,他喜欢陆南薰,想要她眼里只有自己。他是如此霸道的一个人,又怎会允许一个陌生人,占着她未婚夫的位置。
  ……
  在人类中,季宇航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他目光精准,心狠手辣,处理起事情来干净利落,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可姜衡不是人类,他不需要通过人类的方式去获得证据,他可以搜魂,可以催眠,所以哪怕是季宇航再厉害,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找出季宇航非法集资的资料,姜衡就去了季氏大楼找他。
  听到这个名字,季宇航没有半点犹豫,立刻让助理去请他上来。在这段日子里,季宇航好好地查漏补缺了一番,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纰漏。可姜衡不是危言耸听的人,他不会用没有证据的事情威胁自己。
  “衡少。”季宇航看见他,亲自走过去迎他进来:“不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
  “季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之前让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姜衡也不跟他废话,直切主题。
  “衡少,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季宇航脸色稍冷,言语间略有讽刺:“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这毕竟是我的家事,你似乎管不到吧。”
  “随你怎么说。”姜衡闲散地坐在他对面,把手上的文件丢在他面前:“你若不同意,这份文件明天就会出现在检…察院,季先生非法集资的数额可不小,怕是少说也得在牢里呆上七八年。”
  季宇航心中一凛,立刻拿起文件翻看起来。他越看越心惊,手心里冒出的冷汗把纸面都沾湿了。他知道姜衡很厉害,却没想过他会这般神通广大。
  这份文件上,把他那段时间每一笔资金的来源与时间,都罗列得清清楚楚。这份文件若是送进检…察院里,那么即便是他有最好的律师,都不可能逃过牢狱之灾!
  季宇航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他不想就这样认输,可自己的命门就握在姜衡手上,由不得他不妥协。
  “姜衡,你倒是对陆南薰上心。”季宇航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胸口剧烈起伏着,面上怒气难消。
  姜衡倒是没有在意他的态度。他嘴角带着笑,凛冽的五官都柔和下来,声音温柔缱绻,像羽毛撩过心脏:“我喜欢她,自然会对她上心,而且除了她,我不知道还能喜欢谁。”
  季宇航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他看着姜衡,心里有了更好的想法。
  “衡少,我可以退婚,不过你不觉得我这样太亏了吗?”季宇航笑了起来,眼眸深不见底,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
  “哦?那你想要什么?”姜衡不甚在意地问道。
  “我想请你去给我新开的服装公司代言,免费代言。”季宇航顿了顿:“拍摄地点在兰城,为期一个礼拜。”
  姜衡没有立刻答应,他总觉得季宇航不安好心,却又不太清楚他想做些什么。不过这都不成问题,只要看一看季宇航的记忆,就什么都清楚了。
  想及此,姜衡立刻坐直了身体。他直直盯着季宇航,灵魂的力量探了出来,像水流一般在季宇航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随后,他的灵魂悄悄伸出了一个触角,沿着季宇航的头皮钻了进去。可还没等姜衡突破颅骨,突然有一股极其纯净的力量将他的灵魂反弹回去。
  那股力量呈金色,在接触他灵魂的时候,还响起了阵阵梵音。
  姜衡立刻收回了灵魂,不动声色的在季宇航身上打量了起来。很快,他就在季宇航脖子上看到一个观音玉佩。这玉佩已经上了年代,隐隐有些器灵的味道。姜衡凝神一望,果不其然在这吊坠上,看到了缭绕的金光。
  原来是开过光的古吊坠。
  姜衡不死心地又尝试了几次,无一例外被这力量挡了回来。
  看来这念经的和尚道行还不低,竟能挡住自己的力量。
  不过挡住也就挡住了,姜衡倒也没什么畏惧。他探出的灵魂力量,不足本身的实力的十分之一。只要他想,毁掉这个坠子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姜衡不想打草惊蛇。他犹豫了一会儿,仔细权衡了利弊,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和陆南薰有婚契,不用通过电话,也能随时进行联系。所以,即便季宇航不安好心,那也只是跳梁小丑而已。
  姜衡走后,季宇航立刻把女助理叫了进来,他交代助理去民政局打点一番,以确保三天后,也就是姜衡走后第二天,民政局没有任何人,打扰他和陆南薰结婚。
  既然明里斗不过姜衡,那他便在暗处行事。姜衡那么喜欢陆南薰,只要自己把她握在手中,就不怕姜衡不投鼠忌器。那么还有什么能比结婚更好的控制呢!季宇航忍不住欢畅淋漓地笑了出来。
  再说女助理,她虽然满心不甘,但还是恭恭敬敬地领了任务。临出门时,她爱慕地看了一眼季宇航,才跑去民政局,把他交代的事情,不打折扣地完成下来。在季宇航身边多年,她非常清楚她的上司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所以,这民政局的事情她是一定要办好的。只是到时候,陆南薰能不能安全到这民政局,就只有天知道了!
  当然,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自己做。以季宇航的能力,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所以,必须有人代她完成这件事,而最合适的人选早就替她准备好了,不是吗?
  ……
  姜衡要去兰城拍广告,他本是想把陆南薰一起带去的,可想到她的伤还没好,受不了旅途的奔波劳累,便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一旦遇到危险就通过婚契联系自己,这才放心下来,离开枫城。
  姜衡走后的第一天倒也相安无事,他甚至在夜里赶了回来,陪着陆南薰睡觉,才在第二天清晨回去兰城。
  第二天上午阳光明媚。
  陆南薰坐在花园里,听着花精灵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突然发现几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保镖冲了进来。他们飞快地朝自己围了过来,迅速把自己的手反剪在后,然后压着她大步朝外走。陆南薰剧烈地挣扎起来,可奈何保镖力气大,让她根本无力挣脱。
  花精灵非常焦急。
  陆南薰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个带着翅膀的小人,飞扑着朝保镖撞去。保镖纹丝不动,倒是花精灵被弹飞了出去。他们万分急切的在陆南薰身边飞上飞下,可奈何他们是观赏性生物,就连一点武力值都不带。
  陆南薰用眼神安抚着他们,尝试着通过婚契联系姜衡。可她此时惊魂甫定,心跳地飞快,就连婚契的边都没摸到。很快,陆南薰就被保镖压上了车。他们说了句抱歉,才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堵死了她逃跑的路。
  车飞驰起来,陆南薰凝神静气,一点点探查婚契的位置。这一次倒是没让她失望,陆南薰找到了婚契,立刻呼唤起姜衡的名字。
  话未说完,陆南薰突然看到了一辆卡车飞驰过来。
  卡车的速度非常快,玩命似的向他们撞了过来。轿车司机连忙打了个弯,却依旧没能摆脱被撞飞的命运。说时迟,那时快。陆南薰只来得及看到保镖扑到自己身上,就随着翻滚的车一同撞在路边的护栏上,失去了意识。
  此时,姜衡正在拍广告,他听见陆南薰的叫声,立刻施了障眼法往枫城赶。可刚刚跑出去没多远,他蓦然觉得心口一痛,唇边渗出些血来。
  陆南薰出事了,生死大事!
  


☆、地缚灵

  姜衡从不碰火,对他来说,除了火焰没有什么是致命的。
  姜衡到的时候,汽车已经烧了起来,可他却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冲进火焰里,把被保镖护在身下的陆南薰抱了出来。走时,他还不忘搜了搜保镖的记忆。可惜保镖已经死了很长时间,灵魂离体,记忆也消散得七七八八。不过,姜衡还是搜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季宇航。
  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姜衡立刻抱着陆南薰离开,他前脚刚走,后脚汽车就爆炸了。姜衡一阵后怕,忍不住脚步一顿,他只要再晚来半分钟,陆南薰就怕是死无全尸了。
  带着陆南薰去了医院,医生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才笃定地告诉姜衡:“这小姑娘没事,只是右手臂骨折,她就是撞到了脑袋晕了过去,很快就会醒的。”
  姜衡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万分感谢那些保镖。
  而季宇航,他在民政局门口等了半天,始终等不到派去接陆南薰的人,心里也不免焦躁了起来。掏出只手机,拨了个电话,可冰冷的电子音,却在一遍遍提示他,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过来。”季宇航挥挥手,叫来身边候着的女助理:“去查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到现在都不过来?”
  女助理立刻点头应下,转身向外走去。可一出门,她的嘴角就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看来顾白裳的事情做得很顺利,陆南薰怕是来不了民政局了。她一举除掉两个情敌,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跟她争了。
  女助理离开了约莫一小时,才给季宇航回了电话。季宇航挂断电话,立刻朝她说的地方赶去。
  那是开往民政局的路上,两车相撞极其惨烈,而陆南薰乘坐的轿车,已经炸得面目全非。季宇航立刻挤了过去,拉住警戒线外,不停记录的警察,满脸焦急地问道:“怎么样?有人生还吗?死者都是谁?”
  警察拍拍他的肩,叹息道:“这场事故非常严重,无一人生还。并且因为轿车爆炸,死者被炸得支离破碎,且不说辨认死者是谁,就是死亡人数都无法确认。先生您还是节哀吧,如果您的亲人在里面,那么,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季宇航立刻沉下了脸,他倒不是在乎陆南薰的性命。只是陆南薰一死,姜衡定不会放过他。
  姜衡神通广大,十几年前的事都可以被他翻出来,更别说关系到陆南薰的命。一旦被他知道,只怕不出一天,就能把事情的经过查的水落石出。届时,哪怕这车祸不是自己造成的,姜衡也不会善罢甘休。
  季宇航争分夺秒地找寻着两全之策,以便掩盖这车祸的事实,可殊不知姜衡早已知道他与车祸有关,只是因为陆南熏还没清醒,才会任由他垂死挣扎。
  陆南薰伤得不重,在单人病房躺了不到半小时,就悠悠转醒。
  她眨眨眼,看见姜衡正陪在她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目光担忧,眉心皱出了两条深深的沟壑。姜衡回来了,陆南薰的心里也满当了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