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扑倒那只吸血鬼-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姜衡很开心,陆南薰吃醋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被重视了,可他却没用这事情继续逗她。感情的事情开不得玩笑,不然哪天老婆把事情当了真,甩掉他另找夫婿。那自己就连哭,都没处去哭。
  “我和赵思璇没有关系,只是以前工作的时候见过面。她是血族亲王,宿城是她的领土。我虽不必怕她,但毕竟是在她的领土上,面子还是要给的。”姜衡停顿了下,把陆南薰往自己身上压了压。
  赵思璇的事不能让她误会,可福利还是能争取一下的。
  这样想着,姜衡眉头微蹙,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南薰,我为了你跟她撕破脸皮,你要怎么补偿我?”
  “啊?我没让你怎么样啊?”陆南薰有些呆,不太明白自己又欠了他什么。
  “怎么没有。”姜衡循循善诱:“你想啊!赵思璇接近我,肯定是对我有好感。我这样把她甩开,她一定会因爱生恨,向我展开报复的。虽然她伤不了我,但我总是多了个敌人。你要是不补偿我,我岂不是很亏?”
  “啊?有这么严重?那你还是不……”
  “没事,我仇人不少,多她一个不算什么。”姜衡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福利就要泡汤了,赶紧打断陆南薰,威胁道:“你到底要不要补偿我,如果你不想。”
  姜衡顿了顿,睫毛垂了下来,看起来有些低落:“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我们还有很长时间,我总能让你接受我的。”
  陆南薰懵逼了,不太明白事情的走向。不过这种时候,表明心迹总不会错:“我没有不接受你,你想要什么都行,只要我能做得到。”
  姜衡阴谋得逞,那什么低落,什么忧伤,全都一扫而空:“那你以后别把我关在门外,又不是没跟你进过浴室,有什么好害羞的。”
  姜衡说完也不等陆南薰发作,脚尖一转,就移到了百米开外:“我们现在回去找赵思璇问问,看看我的想法是不是正确。”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说,会不会死呢~~~这当然不会。
  不然,我一定被埋进深坑里的╮(╯﹏╰)╭


☆、心脏碎片

  中央大楼顶层的观光咖啡厅。
  姜衡靠窗坐着,神色淡漠地俯瞰这光怪陆离的城市。修身的黑色衬衫一直扣到最顶端,五官如刀削斧凿,皮肤苍白得几乎要透出青灰的血管。
  赵思璇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冷漠的男人睥睨众生,目光如千年不化的霜雪,冻得周围的时空都静止了下来。可偏偏相貌英俊到扎眼,即便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依旧有不少的少女贵妇,借机从他身边走过,变着法儿得向他搭讪。
  “衡哥,你来得真早。”
  赵思璇风情万种地走过去,腰肢款摆,下颌微抬,神色倨傲地顶着周围人的嫉妒,坐在了姜衡对面。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赵思璇缓缓笑了起来,红唇微微勾起,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我应约来了,你是不是也该遵守你的约定。”姜衡目色沉冷,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修长的指尖在杯沿摩挲,隐隐带了些不耐烦:“把我要的消息给我。”
  “衡哥,你急什么。既然来了,就先享受享受,正事,我们一会儿再谈。”赵思璇招了招手,叫来服务员:“这里的血冻做得非常好,你要不要尝一尝?”
  姜衡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森冷地看着赵思璇。直到服务员离开,他才说:“我是来谈事情的,没空陪你玩。我给你面子,没有搜魂,你若继续拖时间,那我会亲自动手。”
  姜衡的威胁丝毫不加掩饰,鸦翅般的睫毛,纤长浓密,挡住头顶的灯光,让他眼底的杀意掩映在一片暗青的阴影中。
  赵思璇这才害怕了起来,笑容微微有些僵硬:“衡哥,我这不是想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嘛~”她撒娇道:“既然衡哥不喜欢,那我们就谈正事,衡哥是想知道,半血族血脉觉醒的问题吧。”
  姜衡点点头。
  本来以陆南薰出现的种种异状来看,应该是血族血脉被激活了。但陆南熏的情况非常复杂,她的身体里还有另一股来历不明,却又极其强大的力量。因为这股力量的干扰,让姜衡有些无法确认自己的判断。
  姜衡坐直了身体:“你有办法检测血脉是否觉醒?”
  赵思璇自傲地笑了起来:“衡哥,如果你找的是别人,那还真不一定有。不过,既然你找上了我,那我肯定不能让你失望。”赵思璇伸手在胸口摸了摸,掏出两块形状不规则的暗红色吊坠:“这是第一个半血族的心脏碎片,你只要让你的小美人,把血滴在上面,红光是正在觉醒,紫光是达到成熟体。”
  赵思绪一边说着,一边把其中一块碎片解下来,递给姜衡:“衡哥,你带这小美人在身边,是为了等她觉醒完成,吞噬她的血脉吧。她一来,我可就发现了,她血脉里的战斗天赋,可是跟塞姬有的一拼。不过衡哥,你已经这么厉害了,不如把这小美人送给我,好不好~”
  姜衡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停顿了好大一会儿,才说:“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赵思璇犹疑着,不太明白姜衡的意思:“衡哥,我也没想独吞,只要一点点就好了。我止步在五代巅峰已经很久了,只要再有一点点就能……”
  “赵思璇,别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姜衡打断她,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到桌上:“这是四代的血液,足够你升阶,就当是这个碎片的谢礼。我不欠你什么,你最好别用这件事情威胁我。”
  姜衡说完,拿出几张钞票放在桌上。
  赵思璇见他要走,不由得急了起来。她约姜衡过来,一是想分一杯羹,二是真的想得到这个男人。
  赵思璇出生时,血脉奇差。尽管她父母都是四代纯血,可她就像受到了诅咒一样,血脉稀薄到近乎全无。只是,若单单是血脉问题,倒也好解决,吸血鬼的血脉不是固定的,只要不断吞噬高阶的血脉,就能剥夺他们的力量,让自己进化。
  赵思璇的父母是四代纯血,要得到高阶的血脉易如反掌。
  可是,赵思璇还有个怪病,她就像是一个人型的武器,不管谁碰到她都会被割伤,她的父母就是因此而送了命。父母在时,没有人敢对赵思璇说些什么,因为她的父母是强者。可父母死后,再也没人能庇护的了赵思璇,他们驱逐她,追杀她,直到她在此夹缝中成为强者。
  赵思璇深知此中艰辛,便愈发懂得依附强者的好处。
  如今,屹立在血族最顶端的就是三代。二代,早在千百年前,就被连根拔起。仅存的一个,也被封印在不见天日的幽冥地狱。
  而姜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当年,因为他太过逆天的能力,遭到全族围杀。但他不仅没有陨落,反而以一己之力,斩杀十三氏族近半的首领,判离血族。
  这样的强者,自然是引起了赵思璇的注意。她千方百计地找到姜衡,可不过一个照面就被他打了出去。而就是这样惊鸿一瞥,赵思璇心里就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亲近。就好像自己是姜衡身上的一根骨头,一缕血液,让赵思璇即便是飞蛾扑火,都想留在他身边。
  这种感情,来得凶猛,而赵思璇把它叫做一见钟情。
  “衡哥,衡哥,你放心,我不会威胁你什么。”赵思璇拉住他,急切地补充道:“我能加快陆南薰血脉觉醒的速度,这样你也能早日吞噬,不是吗?”
  “哦?”姜衡似乎来了点兴致,拂开她的手,坐回对面的座位:“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有两个——”赵思璇说:“第一种是靠战斗,宿城里有一处恶魔封禁地,恶魔的等级从边缘到中心不断升高。把你的小美人送进去,让她不断战斗,使用血族的能力,就能刺激血脉的觉醒。”
  姜衡似乎不太喜欢这个方式,兴致缺缺地问道:“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赵思璇停顿了下来,似乎在权衡什么,过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第二种就是用高阶血族的血脉为引导,促使她进化。进化完成的时候,也就是吞噬的时候。不过——,陆南薰的血脉虽然不纯,但等级不低,可能,可能要用……”
  “用我的血。”姜衡一挑眉,不再等她说话,起身就回了酒店。
  赵思璇还想拦他,但姜衡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下的手,竟用灵魂之力,把她半个身子都和椅子缠在了一起。赵思璇费了好大劲才挣脱,可姜衡早已不见了踪影,只能掏出胸口的另一块碎片摸了摸,安慰自己,也不算太亏本。
  作者有话要说:  嗯哼~~~爱你们~~~~觉得不好的地方,给我指出来~~~啦啦啦啦~~~~


☆、噩梦

  姜衡回到酒店的时候,陆南薰正在窗边坐着。她蜷缩在椅子里,侧头靠在落地窗上,像在欣赏夜景,只是那双如琉璃般清透的眼睛,微微有些涣散。
  姜衡大步走了过去,顺手把扣到顶端的纽扣解到胸前。
  “南薰,在想什么?”姜衡把陆南薰从椅子上捞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口。
  陆南薰摇摇头,在他嘴角碰了碰:“没什么,你拿到想要的东西了?”
  “拿到了。”
  姜衡抱着她,鼻端萦绕着陆南薰身上的味道。她应该是刚洗过澡,苍白到病态的肌肤,微微泛着粉红。像天山顶上的雪莲,娇娇怯怯地打开花瓣,露出了一点点蕊来。姜衡觉得整个人都被熏得醉了,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咬住她的耳垂。
  “南薰,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就洗澡了,恩?”姜衡的声音很沙哑,从胸腔里透出的尾音,激得陆南薰浑身一颤,连脖子根都红透了:“我去洗澡,跟我一起,好吗?”
  姜衡在她的颈窝摩挲着,见她许久不肯回答,又逼问道:“你早上才答应过我的,现在不想认账了?我向来不接受赖账,你是自己跟我进去,还是我打晕你带进去?”
  “姜衡,你怎么能这样。”陆南薰恼羞成怒,只想离他远点。
  但姜衡早就防着,提着她后衣领把人拽回来,顺带撩开她的头发,在颈后凸起的骨头上咬了一口。
  “没用的,认命吧。”姜衡笑得畅快,把陆南薰抗在肩上绑进浴室。也不等她脱衣服,开了水就往她身上冲。
  陆南薰被猝不及防地淋了一身,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姜衡压在了浴缸边沿。
  “南薰,南薰……”姜衡一遍一遍叫着,先前的笑容尽数褪去,眉梢眼角俱是惶恐,还有一种想要同归于尽的狠戾:“南薰,你摸摸我,好好摸摸。”他抓住陆南薰的手放到自己脸上,手指那么用力,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浮木:“我要你把我记在心里,永远都不能忘记。”
  姜衡抓得很紧,陆南薰的疼得一颤,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捧住他的脸,从眉梢抚到下颌:“阿衡,我不会忘记你的,我怎么可能忘记你。你到底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
  “我做梦了。我不需要睡觉,也不会做梦,可这些天,我做梦了——”
  姜衡顿了顿,背脊紧紧绷起,不堪重负地颤抖起来:“——南薰,我梦到你把我忘了,梦到你要嫁给别人,我想带你走,却被你一枪贯穿了心脏。”姜衡一字一句地说着,眼珠慢慢变得猩红,浑身得杀气不受控制地震荡开来,刮得浴帘猎猎作响:“我可以把命给你,但我决不允许你背叛我,你若把我忘了,我就杀了你,再陪你一起去。”
  姜衡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可陆南薰一点都不害怕。
  她伸出手,环抱住姜衡的脖颈,紧紧贴在他身上。这献祭一般的姿态,极大地抚慰了姜衡。他的杀气渐渐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渴求。
  “南薰,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
  与此同时,枫城城外的一个山洞里。
  肖珩盘膝坐在地上,眉头深深蹙起,睫毛不停颤动。过了一会儿,肖珩突然睁开眼睛,眼底恨意滔天,吓得身边的一群恶魔都忍不住伏地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夺妻封印之仇,我若不报誓不为人!”
  ……
  第二天清晨,陆南薰醒来的时候,姜衡正坐在她身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手上把玩着一块发着红光的小石头。
  “阿衡,早。”陆南薰困顿地揉了揉眼睛,蜷缩成一团,头枕在姜衡支起的腿上。
  “早。”姜衡把她的衣领扯开了些,目光触及她身上青紫的痕迹,后悔道:“南薰,还疼吗?我昨天控制不了自己,我……”
  “我不疼。”陆南薰打断他,眉目柔和,丝毫没有勉强的意思:“阿衡,我没事。”陆南薰拉住他的手,在他指尖亲了一下。动作温柔缱绻,让姜衡几乎停滞了心跳:“阿衡,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个人,我不会离开你,所以,不要怕。”
  陆南薰郑重地说完,脸红的滴出血来。不等姜衡回答,立刻转移话题道:“阿衡,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姜衡还没回过神来,目光有些呆滞,过了好半天,嘴角才绽出笑意。姜衡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响,满目的欢愉遮挡不住,就像绽放的春花铺了一层又一层。
  “南薰,我记住了。”他根本压不下上翘的嘴角,只觉得心一下子跃到了云端,普照的阳光,驱散了每一处阴霾:“我记住了你的话,我当真了。”
  姜衡说完,把陆南薰往上抱了抱,让她靠在自己胸口,把手上的石头塞给她玩:“南薰,有些事情不该通过我的口告诉你,你就当这个石头是检测你有没有变强大的东西。”
  “啊,这么神奇?”陆南薰好奇地捏了捏这块石头,突然觉得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席卷了全身。心脏跳得有些厉害,像呼应般的“砰砰”声回荡在耳边,一下一下地挤压着神经,让她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
  姜衡并未察觉什么,他见陆南熏看得出神,连自己都被忽略了去,心里微酸。
  “南薰,你很喜欢这块石头?”姜衡连着她的手,一同握住石头。
  这一打岔,那股奇异的感觉如潮水般褪去,尽数消失地无影无踪。
  “——啊,没有。”陆南熏愣了一下,才回答,又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这块石头。它正安安静静地发着红光,就好像刚刚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南薰,你喜欢这种力量吗?如果不喜欢,不掌握也罢,我能保护得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缩水了~~╮(╯_╰)╭我错了,昨天失眠啦~~今天有点写不下去~~~


☆、心悸

  “挺喜欢的,能有自保之力,也不会总拖你的后腿。不过,要怎样才能锻炼这个能力?”陆南熏扭头看着他。
  “这个不难,我的血就能引导这股力量成长。”姜衡一边说着,一边咬开自己的手腕,凑到陆南熏嘴边。见她一脸担忧,又补充道:“南薰,别担心,这一点点血,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你强大了,我才能放心下来。乖,舔一舔,不然等伤口愈合了,我还得再开一条口子。”
  陆南熏虽是不情不愿,但她更舍不得姜衡再伤一次,见他的伤口正在快速愈合,这才低下头,在伤口上吮了一下。
  “阿衡,就没有其他办法吗?”陆南熏心疼道:“你这样得放多少血呀!”
  “没有其他办法,就这一种。”姜衡说得理直气壮:“你若是觉得心疼,就好好想想怎样补偿我。”
  因为这件事情,陆南熏对姜衡愈发地言听计从起来,这让姜衡的心情非常愉悦。以至于赵思璇拦住他,姜衡也能和颜悦色地应付两句。
  “有什么事?”姜衡瞥了一眼赵思璇,又把目光放回陆南熏身上。
  赵思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陆南熏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神色温和柔顺。周身像划了一个圈,圈外是喧嚣浮华的世界,圈里是安宁纯净的天堂。赵思璇也不知是怎么了,心里竟意外得觉得姜衡和陆南熏很般配。就好像,他们千百年前就在一起,一个是荡涤不尽的黑,一个是不染纤尘的白,明明是水火不容的两个极端,却偏偏能够那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赵思璇觉得自己是疯了,竟会觉得情敌和自己的心上人般配!
  “你到底有什么事?”姜衡见她半晌都不开口,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陆南薰,心里立刻警惕了起来。
  赵思璇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道:“对不起,衡哥,我走神了。我就想问问,昨天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姜衡挑了挑眉,神色冷淡了下来:“如果你说血脉觉醒的问题,那就不劳你费心了。”
  “可是通过血液引导的时间太长了,少说也要十几年。”赵思璇急急地补充道:“衡哥,恶魔封禁阵外围都是些低阶恶魔,伤不了她的,还能加快觉醒的速度,何乐而不为呢?”
  赵思璇说完,姜衡敛下了眉半晌都不说话。他神色漠然无情,就好像面前站着的只是一具会移动的尸体。
  赵思璇害怕极了,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正要补救两句,突然听到姜衡说:“你这么想要陆南薰觉醒,是还没放弃得到她的血脉吗?”
  “不是的,怎么会。”赵思璇被人说中了心思,浑身都凉了下来,她左顾右盼眼神飘忽,怎么都不敢直视姜衡:“她是衡哥的人,我怎么会染指。我只是想让她快点觉醒,这样衡哥才能早点吞噬。不然十几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万一她还没觉醒,就死……”
  “闭嘴!”
  姜衡突然打断她的话,伸手掐住赵思璇的脖子,眼瞳猩红杀气四溢:“你敢咒她死?”
  “衡、衡哥,我——没有。”赵思璇的喉管被挤压着,费尽力气吐出几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陆南薰恰好回头,见姜衡面目狰狞,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赶紧向他跑来。
  “阿衡,阿衡,你别冲动。”陆南薰抱住他的手臂,温声细语地安抚道:“阿衡,你冷静点,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你不是说赵思璇是宿城的领王吗,你这样杀了她会有麻烦的。”
  姜衡不为所动,依旧死死地掐住赵思璇的脖子。赵思璇很想反抗,可三代的血脉压制太过强大,让她所有的力量都被压回血液中,一点儿也使不出来。赵思璇不想死,她奋力扯掉手上的木镯子。这镯子可以压制她的怪病,一旦拿下来就失了效,制作镯子的人已经死了,她以后又会变成一个人型武器。
  但赵思璇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是唯一一个能救她命的方法。
  镯子应声而落,赵思璇只等着姜衡受伤愣神的一瞬,争取逃出生天。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姜衡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赵思璇已经无力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姜衡下手越来越重,自己的脖子已被撕裂出一条伤口,血液潺潺的往外流,很快就在地上聚起了一个小血洼。
  陆南薰蓦然心疼了起来。
  她看着地上的血洼越积越深,只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慢慢离开自己。
  “阿衡,我心好痛。”陆南薰无力地松开抱着他的手,死死攥住心口的衣服,颓然地跪倒在地上。
  姜衡一下就慌了神,把赵思璇甩到一边,抱起陆南薰,颤抖着声音问:“怎么会突然心痛?痛得很厉害吗?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
  “没事了,阿衡,不要去医院,我现在一点儿也不疼了。”陆南薰木愣得睁着眼睛,神色茫然。
  陆南薰额头的冷汗犹在,面色也苍白的可怕,若非她神色安宁,毫无痛楚。姜衡就要以为,那是陆南薰怕自己担心而做出的假象:“真的没事了?”
  “恩,没事了,一点都不疼了。”陆南薰摸了摸胸口,满腹疑问的地看了眼赵思璇。刚才,她看着赵思璇一点点失去生机,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只巨手捏着,一点点扭紧,痛得她难以自抑。那种感觉,就像是生命里极其重要的东西被人毁坏,满腔都是不舍和心疼。
  而现在,赵思璇脱离了危机,自己那汹涌的情绪,也即刻安静了下来。
  “阿衡。”陆南薰迟疑了下,凑到他耳边,缓缓道:“我总觉得,我跟赵思旋有什么关系。刚刚,她快死的时候,我的心特别痛。等她脱离了危险,我的心就不痛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就好像她陪着我很多年——可是,我以前明明不认识她呀。”
  姜衡在她唇上吻了吻,把她打横抱起:“别担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不要多想。”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收藏~~顺带~~~求个作收~~~么么哒~~


☆、答应

  姜衡的无情赵思璇尝试了一次,就不想再试第二次。可让陆南薰去恶魔封禁地的想法,赵思璇却始终没有丢弃。她想要陆南薰觉醒,想要陆南薰变得强大。
  这种想法非常强烈,强烈到近乎偏执。但是,赵思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执着。明明在吸收了姜衡给的那瓶血液后,自己已经到了四阶巅峰了。到了这一步,她若再想进化,那就算把全部三代的血脉都吞噬了,能量也不会够。
  四代巅峰,是依靠吞噬进化所能达到的顶端了。
  这就意味着,即便自己得到了陆南薰的血脉,也没有任何用途。
  那究竟自己是为何,那么想要陆南薰成长呢?赵思璇想不通,便只能把这当做,是想要情敌与自己旗鼓相当,这样竞争起来,才不会寡淡无味。
  赵思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