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编剧风云-我想和你好好的-如果恋请深恋-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竽懔恕!
  木潇潇知道此时林谢之的耐心只是对刘文求而不得的一种寂寞的移情作用,但是近二十年的单恋,让她不忍心看他卑微的恳求,如果这是他需要的,那么她就让自己的感情为他做最后一次的献祭吧,“好吧,看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去收拾一下,明天继续上班。”
  林谢之很高兴:“真的?我去帮你搬家吧!”
  “不了,不方便男人去的,还是多谢你了。”木潇潇本能不想让林谢之知道自己的另一个身份,爱情和事业必须分开,因为她不想到头来一无所有。
  和林谢之分开,木潇潇去梦之园报道,刚进公司就被薛谦抓进了总裁办公室:“大编剧最近挺好的?”
  语气太阴森,木潇潇对薛谦这种长辈似的话感到惶恐:“我的一切都是二少和薛总的提拔,有什么我做错的一定您明说,我保证痛改前非,真的!”
  薛谦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恩,我就不用了,你别忘了明辉就成!”
  木潇潇也很焦急:“是二少出事了?”
  薛谦:“哼,大错没有,小错不断!你倒是看着他啊!竟往公司和家带些不三不四的人!”
  木潇潇听这意思,赵明辉没事,就放心了,“薛总不要生气,二少爱玩些,但现在还是心里有公司的。这世上能像二少活的这么恣意的又有几人呢?如果您实在不放心,我就派私家侦探查查她们的底,让她们想翻什么浪也翻不出如来神的手掌心。”
  薛谦逗笑了:“作家就是不一样了,都会说话了不少,你可记住今天的话了,出问题拿你是问。”
  木潇潇:“我今天的一切都是二少给的,一定尽我所能的报答他。”
  “好,就等你这句话,去忙吧!”看着木潇潇的背影,薛谦笑了。他心疼赵明辉幼年丧母,对他比自己的亲儿子都好。儿子是继承自己衣钵的,要严厉。而对赵明辉是宽容和疼惜。木潇潇是他这么多年见过的最踏实的孩子,肯吃苦,不焦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贪心。只要她对赵明辉好,他不介意给她一些特权,他要时刻提醒她,她拥有的都是赵明辉给的,哪怕这些对赵明辉来说再九牛一毛,他也要她用全部的心血作为代价。
  被选中的人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第 16 章

  极致的奢华,
  极致的财富,
  极致的关系,
  极致的享受,
  爱你时能把人捧到天上,
  不爱更能把人踩进泥里。
  这里是天堂,
  这里也是地狱。
  我也从一开始的震撼,兴奋,
  变成了现在的浮躁,空虚。
  可是蓦然回首,
  猎鹰居然被小鸡啄了眼睛。
  木潇潇,
  你也配?
  _刘文
  木潇潇最近把赵明辉当儿子一样哄,几乎都陪着,实在有事情,就派私家侦探跟着。
  而林谢之这边,自从答应他的要求后,林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艺术品,轻声细语,小心翼翼。
  刘文来到林谢之家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木潇潇在打扫厨房,而林谢之一边看书,一边在看她,桌角还放着杯冒着些许热气的咖啡。
  看样子是惬意的很。
  “师兄最近怎么不总去实验室了?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刘文撒娇道。
  林谢之没想到刘文会来,他心虚的看了毫无反应的木潇潇一眼,放下心来,因为见到刘文开心,所以也不去计较她说的有多么不合理,明明是她整天不去实验室才不怎么见面的:“你啊!”
  刘文做了个鬼脸:“对了,师兄的生日快到了,打算怎么为庆祝啊?”
  木潇潇看着刘文,漂亮,聪明又不死板,还很会讨人喜欢,家事也好,和自己的男神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越看着他们就越自卑,她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就把自己又弄的这么尴尬,自嘲的笑笑,退出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二少爷今天没来?”木潇潇看着赵明辉的新助理郭小娜,赵老爷御用秘书高旭的外甥女。
  得到了肯定回答,她马上联系私家侦探柯子恒,“柯子,我家二爷还跟着呢吗?那就好,拜托了,老规矩,把材料给我,有你帮忙就是省心,好,好,那你忙吧,拜!”
  挂了电话,木潇潇回头就看见薛陆用一种暧昧的目光看着自己:“呦!陆少爷什么时候来的?”
  “易大作家功力见长啊,真是刮目相看!”薛陆的这个功力也不知道是说她的写作功力还是她对赵明辉的控制上。
  木潇潇只能打哈哈,装听不懂。
  因为林谢之,木潇潇最近的写作风格有了很大的变化,更加的多愁善感。薛家父子都以为是她被赵明辉的花心刺激的,直说赵明辉收敛些。因为知道实情的赵明凯也不是个多嘴的人,所以赵明辉也以为是木潇潇对自己有意思,求而不得郁闷的。虽然赵明辉对木潇潇好,木潇潇也越来越会赚钱,但他有一点古代男人对大老婆的抵触感,所以渐渐开始躲着她,长腿细腰的美女多好,生活美美哒。
  而此时的多音传媒太子爷蒋力涛也要计划摆脱一段感情。本来想借着未来夫人的噱头打压赵明凯的长百传媒,可是近期他们公司的作品是一部接一部的红,女主角美的让宅男流口水的舔屏,剧本也挺符合女性这种主力收视群体。“编剧易水寒?怎么冒出来的?怎么从来没见过本人?给我查,我就不信他住在石头缝里,凭空蹦出来的!”
  看着刘文的来电,蒋力涛心里一阵烦躁,其实刚开始认识刘文的时候,他是真的想和她认真相处的。刘文是及美貌,智慧,身份高洁于一身的难得的女人。可时间长了,对于物质,交际和眼界之间的差异就显现了出来。
  蒋力涛把电话设置成了静音,松开领带,前往了去夜店的途中。
  

☆、第 17 章

  我和师兄这类人,
  从来都是天之骄子,
  遇到蒋力涛,
  让我体验到了财富带来的高人一等,
  我从未想过会被落后者追赶,
  我从来遥遥领先。
  _刘文
  冤家路窄,白天蒋力涛和赵明凯见面了,晚上在夜店又遇到了赵明辉。
  白天的情景历历在目,蒋力涛问赵明凯,那位易水寒是何方神圣?赵明凯与有荣焉的说是赵明辉的人。
  言下之意是他蒋力涛还不如赵家那个草包二世祖有办法,偏偏招人嫌还要往人身边凑:“呦!稀客啊,蒋公子怎么来这儿了,有美女教授做未婚妻,还以为你从良了呢!”赵明辉搂着个美女,吊儿郎当的恍到蒋力涛身边说。
  “我的眼光一向挑剔,还在考验期,还不是未婚妻。蒋家的女主人不是谁都能做的,我可没有赵二少你那么不拘一格。”蒋力涛讽刺赵明辉什么都吃的下。
  “有什么了不起,小爷也找个教授女友让你看看,就当集邮了。”赵明辉气哼哼的走了。
  昨天晚上气歪了赵明辉的鼻子,蒋力涛心情不错,就去和刘文约会。送她回宿舍的时候,发现了辆跑车,这跑车蒋力涛认识,是赵明辉20岁生日的时候,赵明凯送给他弟弟的生日礼物。想到赵明辉昨晚的话,蒋力涛鄙视的不行,耻笑了一声。
  “怎么,那车太便宜,我们蒋大少看不上?”刘文注意到蒋力涛的视线和表情,玩笑着说。
  蒋力涛:“怎么会便宜?200多万呢!就是开车的人渣了点儿。”
  “噢?这么说你认识?那用不用我们去打个招呼?”刘文大家闺秀的问。
  “打什么招呼?他还没那个资格!你不用认识他,这种人龌龊的很,别脏了你的眼。”刘文乖巧的听从了蒋力涛的话。
  而蒋大少不知道,他以为的龌龊的赵明辉,实际上是他多方打听而不得的易水寒。他以为赵二少真的来泡妞真的是天大的冤枉,赵明辉只不过是把车借给木潇潇用,而木潇潇刚好从林谢之那里出来,准备回家。
  过了几天,蒋力涛刚好在长百传媒附近办事,他又遇到了那辆跑车,这回还遇到了刚好回公司的赵明凯。只见赵明凯走到跑车边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亲自为跑车司机打开了车门。而车上下来的人并不是赵大公子那永远二了八叽的宝贝弟弟,而是一个态度诚惶诚恐的年轻女人。
  女人保持着离赵明凯身后半米的距离匀速的走着,恭敬谦卑的恰到好处,虽然不美艳,却有一种来自气质的宁静之美,蒋力涛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女人就是易水寒,赵明凯并不是敷衍自己,易水寒开着赵明辉的车,确实是和他关系非浅的人。连赵明凯这种不苟言笑的人都对她关怀备至,这其中的关系可就值得研究了,看来他和刘文还要多多联系一下了呢!
  蒋力涛这几天的殷勤,让刘文顺心了不少,他们在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那辆跑车,“你认识的那个人怎么总把车停在僻静的地方,跟见不得人似的!”刘文知道蒋力涛讨厌跑车的主人,言语上就刻薄了起来。
  

☆、第 18 章

  我就知道她很奇怪,
  师兄一直对我用情至深,
  居然也想横插一脚,
  真是笑话。
  而今天一个保姆,
  居然开着两百多万的跑车。
  她是谁?
  _刘文
  “怎么是她?”
  蒋力涛惊讶于女友刘文的惊讶,“你认识她?”
  刘文对于蒋力涛对木潇潇好奇心里很不舒服,“她是师兄的保姆木潇潇。”
  “保姆?”蒋力涛心里十只草尼马霸屏,但还是想打探一下,“怎么说都遇到了,打个招呼吧!”
  “这么说,你是骗那个赵家二少爷说自己是基地的实验员,他才追你的?”刘文惊讶的大声说。
  “是啊!有什么奇怪的,二少出手那么大方,我这种贪慕虚荣的小人物多的是。”没有被揭穿的尴尬,木潇潇有点骄傲的说。
  为了彻底验证,蒋力涛插嘴道:“可是我曾经看到赵明凯给你开车门呢!赵明辉就算了,赵明凯可不是傻瓜!”
  “二少和大少关系很好,有天二少拖我给大少送东西,大少是个绅士,就为我开车门了,本来是不想让大家知道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既然被发现了,我也是轻松了不少,没事我就先出来了,给几位倒茶!”木潇潇从容的转身离去。
  “我怎么觉得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呢?师兄,这种人品,你还要用他吗?”刘文只觉得木潇潇堕落的让她恶心,明明无才无貌,现在又加上无德。
  蒋力涛这才注意到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说过话的林谢之,“小文就别管了,只是个保姆,林先生还是有自己的用意的。”说完还很了解似的给林谢之使了个眼色。
  林谢之点头作为明白,他又转头对刘文说:“蒋先生说的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私生活的权利,这是别人没权干涉的。”
  他们走后,木潇潇在厨房洗杯子,她听到林谢之的脚步声,“你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林谢之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他很想上前抱住她,但又觉得不太合适。“你有你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别在意周围的话,小文有口无心的。”
  木潇潇苦笑:谁会想到,温柔是最锋利的武器。当我每次想要面对现实,少喜欢你一点的时候。
  “大少爷,我被蒋力涛发现了,开着二少的车。对,是在化学基地这,他还在长百看到过我们。我骗他说自己是假装科学家的保姆,他信了。我最近就不回公司了,有事发邮件给我,二少爷那边您帮我说。”
  “你放心,明辉听到你体验生活都能把蒋力涛给耍了,指不定通宵party呢!”电话两边都笑了起来。
  木潇潇:“因为我的私事麻烦大少爷要帮我遮掩了,但我绝对不会让二少爷输的,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易水寒!”
  赵明凯:“我也不会让明辉输,倒是你自己,小心一些。”
  木潇潇:“多谢,我知道了。”
  她不知道,她的通话被给她送甜点的林谢之听的一清二楚。
  林谢之想不到一个明明是个堕落并暗恋他的老同学人设的人,转眼间就是一个知名编剧,还是他情敌的对头。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这个朋友只要稍加利用就会对他言听计从。他准备静观其变,等待时机,加以利用。林谢之有一种窥探先机的兴奋感,还有一些其他的感觉,他还一时说不上来是什么……

☆、第 19 章

  我一直把赵明凯当成眼中钉,
  没想到被赵家那个二货摆了一刀,
  半路杀出个易水寒,
  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_蒋力涛
  蒋力涛多方打听,居然真的在圈里几个常和赵明辉玩的人嘴里听到了木潇潇的名字,心也就放到了肚子里,心里又把赵明辉从头到脚鄙视了个彻底。
  “唉!你见过易水寒吗?”蒋力涛无聊透顶,问正在擦杯子的木潇潇。
  木潇潇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因为是背对着大家,看不出破绽,反而是林谢之稍微带着点紧张感的看着她。
  林谢之看着木潇潇,甚至手心里都出了汗。
  木潇潇倒是气定神闲:“没见过,听说是个走了狗屎运的作者。” 
  “就和你一样?” 蒋力涛的话惹得刘文一声轻笑。
  木潇潇转过身,一点都没有被嘲讽了的尴尬,她重重的把杯子扣到原位,气势汹汹:“没错,像我一样。蒋大少与其到处找一个走了狗屎运的作者,不如让自己公司的剧本好一些,要不然你的手段也没比我高到哪去。”
  一时间其他三个人都被镇住了,蒋力涛最先回过神,“别说,你这样还真能虎过人去。”
  木潇潇马上狗腿的变脸:“侥幸,侥幸!”
  不知道是不是木潇潇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蒋力涛改变了公司策略,自从那天以后,不止蒋力涛不来化学基地了,连长百那边也没有再传到有他寻找易水寒的消息。
  所以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尽管从赵明辉愤愤不平的叙述中,可以听出蒋对多音的调整拉下了长百的收视率,但木潇潇相信大少爷赵明凯的手腕,他一定有办法扭转局面,力挽狂澜。
  “潇姐,好长时间不见,我都想你了!”
  说话的人叫郭小娜。作为高旭的亲外甥女,空降给赵明辉当秘书,比木潇潇一个小作者在赵家的地位要高的多,可每次遇到木潇潇,郭小娜表现的都特别热情。
  木潇潇也要礼尚往来,“我也想娜娜了,几天不见又漂亮了。”
  “行了行了,难怪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才过来,就吵的我脑仁疼,赶紧给我进来!”猛然开门的赵明辉气呼呼的说,说完又把门从里面关上了。
  木潇潇用眼神求助郭小娜,而郭小娜回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二少爷不高兴了?告诉我,我把他名字写进小说里,爆他的菊!”
  赵明辉听完哈哈大笑,其实他自己有些不想承认,他也有点想木潇潇了,只是他不好意思像郭小娜说的那么恶心,所以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了。所以他只能转移话题:“这两天蒋力涛总在哥面前嘚瑟,真是讨厌。”
  木潇潇看赵明辉明显缓和的脸色,笑嘻嘻的说:“蒋力涛哪是大少爷的对手,和大少爷比就是跳梁小丑,咱们就放心的高枕无忧吧!”
  “易大神对我这么有信心,那我真是荣幸之至。”赵明凯的突然出现让赵明辉和木潇潇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赵明辉很高兴赵明凯的出现,看赵明凯看着木潇潇,而木潇潇脸都红了,笑着说:“哥快别这么夸了,我好不容易训练出的厚脸皮都被你说红了!”
  木潇潇其实是觉得自己有疑似点拨了蒋力涛的嫌疑,给赵明凯带来了麻烦而不好意思的脸红,“我哪脸皮厚了,大少爷,蒋力涛没又找你不痛快吧?”
  赵明凯笑着说:“最近多音势头很猛,但公平竞争,我还是抵挡的住蒋力涛的。”
  

☆、第 20 章

  她是这行里的天才,
  让我以及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发现,
  即使金碧辉煌,
  也分毫不会夺去她的光彩,
  包括她笨拙而执拗的爱恋。
  我终于知道她像谁了,
  明辉的母亲——薛蕊
  ——赵明凯
  “木潇潇,你能换个东西给我吃吗?你要吃吐我啊?”最近木潇潇迷恋上了做蛋糕,直接的受害者就是赵明辉。
  “这不是怕二少你嫌我不关心您老人家吗?每天给您送爱心早餐还嫌弃人家!”
  木潇潇做作的让赵明辉露出了被恶心坏了的表情,“木潇潇你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认识了个小白脸,想讨好他才学做的蛋糕。拿你二爷我当小白鼠了!”
  木潇潇毫无羞耻心的默认了,直接把蛋糕塞进赵明辉嘴里,“二少爷英明,什么也逃不掉您的鹰眼,再来一口,告诉奴才还差什么?”
  自从和木潇潇谈过那天后,蒋力涛顿觉茅塞顿开,头脑清醒了不少。他忽然间明白,自己没有必要和长百的赵明凯一较长短,他要较量的是两个公司的综合实力,而不是人。顿时有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之感。
  可多年的老习惯,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要跑到赵明凯那里耀武扬威,就看到赵明辉和木潇潇闹成一团的画面,“赵二少真是悠闲啊,还有这位木小姐!可怜赵大少到现在还忙的光棍一根。不过我就是这么够义气,分走他一半的市场,让他也忙里偷闲,去找个伴。”
  赵明辉是气愤的,木潇潇一边拉住赵明辉,一边害怕露馅的看着他。可此时春风得意的蒋力涛并不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她就是自己找了许久的易水寒。
  被蒋力涛吵的脑仁疼的赵明凯出门就看见面带愧疚的木潇潇,笑着问:“明辉呢?”
  木潇潇调整了下表情,“他啊!看见个美女,马上粘上去了,不过也还好二少这个个性,一看见美女什么都忘了,要不然我真怕他把多音太子爷给打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和赵明辉一见到美女狗腿样,赵明凯甚至笑出了声,“不等他了,潇潇,你进来和我说一样的。”
  陈良看赵明凯先进办公室了,小声对木潇潇说:“潇潇真是开心果,大少爷这些天压力好大,还是今天笑的多!”
  木潇潇:“这次这么严重吗?”
  “别听阿良胡说,我平时就这样,别看他平时正经,实际上是个特别爱夸张的人。”赵明凯看木潇潇半天没进来,出来看看说的。
  木潇潇开玩笑着说:“陈哥也是关心您才这样的,大少爷好冷酷啊!”
  陈良西子捧心状,“还是潇潇明事理,这个冷酷的家伙伤透了我的心。”
  说完,三个人都哈哈大笑。
  “大少爷,再忙也要休息,保重身体,我们可都指望您呢!还有,千万别忘了吃东西,不然胃会不好的。”木潇潇回报完工作,临走前说。
  赵明凯无奈的笑着说:“都说是阿良瞎说的,还这么较真,真是的,好好,知道了,谢谢关心。回去开车小心点!”
  今天破天荒的赵明凯提前下班,一开车门就看到驾驶座上放着一个蛋糕盒和保温盒。蛋糕和木潇潇最近做给赵明辉吃的一样,只不过上面的奶油上写着对不起三个字。而那个保温盒上写着加油两个字。甜蜜加温暖的道歉。
  因为码字太入迷的木潇潇,深夜才看到那条让人安心的短信息——原谅你
  

☆、第 21 章

  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
  静静地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
  我就象那花一样在等他到来
  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
  ——出自田震《野花》
  过了几天,木潇潇回化学基地的路上碰到了正等在那里的蒋力涛,“木小姐,不用紧张,我们谈个合作怎么样?”
  木潇潇调整好表情笑着说:“我一个小人物有什么可紧张的,蒋大少真是幽默,明知道我们家二少最不可能合作的人就是您了。”
  蒋力涛一把拦住正要走的木潇潇,“你和文文说的一样,是够蠢的。我是说你不怕我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赵明辉那个二货吗?”
  “蒋大少真是有意思,现在你们和赵家竞争的这么激烈,你觉得二少会信你还是信我,说不定二少被一激,我就登堂入室了,那我还要谢谢蒋少你呢!”说完,木潇潇松开蒋力涛点的潜质,嚣张的走了。
  蒋力涛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老实的女人居然有这种心计,但是也不奇怪,要不然她也不会骗得了人。但是前两天加今天明明第一眼她看自己的眼神有闪躲,绝对有问题!
  看见消停了几天的蒋力涛又来了,木潇潇是又爱又恨。恨的是他又不知道抽什么邪风找上自己,还总给长百找麻烦,爱的是他和刘文两个常在林谢之面前秀恩爱,无形当中是自己攻克林谢之的助力。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这是木潇潇从小就知道的童谣。而现在的情况居然和童谣里讲的出奇的相似。木潇潇是林谢之的备胎,林谢之用木潇潇刺激刘文得到关注。林谢之是刘文的备胎,如果刘文没有登上最高的领奖台,那么领奖台的边上永远都有林谢之的身影。而刘文追着蒋力涛走,想当豪门太太。蒋文涛正在选择中,他选不选刘文,会直接导致木潇潇会不会有一个非常有利的竞争对手。而蒋文涛的对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