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见她脑后的盘发咯的她有些不舒服,便又耐着性子托起她的脑袋,一边吹着气,一边轻轻地帮她松开头发。
  女人翻了个身正对着她,“余南,胸衣,说了多少次了,戴着睡对身体不好。”说完还吧唧吧唧嘴,足足一副娇憨的小女人模样。
  虽然和她做了很多次,虽然对她的身体早已了如指掌,但是面对如此无意识的勾引与诱惑,华晟晞早已抑制不住地嗓子干涸,腹胀难忍。
  伸过手来到她的背后,摸索着探到胸衣扣子的位置,一只大手忙活了很久还没有解开。
  女人像是嘲笑般勾着嘴角笑了笑,“笨蛋。”
  怒,蔑视,挑衅!
  华晟晞彻底地搂过她,两只手忙活起来。
  她的胸就那么紧紧地贴着他,她身上独有的沁人心脾的香味隔着空气传过来,他微微的怔了一下。
  她睡着,明媚动人的小脸儿写着微憨的笑,全然不见面对他时的淡淡冷漠。
  “妞,前面……”樱桃般的小嘴在他的面前呵着气,婴儿般细腻光滑的肌肤摸在他的手里,身下顿时有了男人的正常反应。
  他半天没有动,不停地克制着体内强大的原始冲动,不停地咽着口水。
  皱着眉撅了撅嘴,怀里的女人向前挺了挺自己的胸,“快点……”
  瞬间,华晟晞松开了还放在她背后的手,快步走出卧室,卫生间内的莲蓬头下哗哗地泻着冷水,连带着身上的限量版Gucci一起浇了个透。
  卧室内床上的某女又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又翻回来,自己两手抬到胸前,“吧嗒”一声,胸衣的扣子应声解开,然后扬了扬嘴角,蜷蜷身子,甜甜地睡过去。
  ******
  早晨醒来的时候,2米宽的大床上仍然是她一个人,摸摸自己身上的薄被子,再掀起来看看被子里只剩一条底裤的自己的身体,莫然舒了口气。
  对于华晟晞那种危险的雄性动物,能奢望他不对自己用强就不错了,是聪明的女人就不要去计较把你扒光了或者看光了。
  用他的思想来看,他脱了你的衣服看了你的身体是对你的赏赐。
  虽然他没有这么说过,但是莫然确信,那个变态的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拽起被子围在身上,站在穿衣镜前把自己好好地裹严实,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少奶奶,这是少爷为您准备的。”候在门口的管家欠了欠身子,手里奉上一个精致的纸袋子。
  莫然被他这一声“少奶奶”给吓住了,使劲儿用指甲抠了抠自己的指腹,很疼。
  接过来,一股清新的洗衣液味道,自己的两件旧衣服安静地躺在里面。
  抬起头对管家笑了笑,“谢谢。”转身回房。
  原来那两件衣服他都没有丢,只是偷偷拿了回来洗干净。
  原来,他也不是那么讨人厌。
  拿出自己那件最心爱的Versace套上去,好像,穿这件衣服那天……
  思绪不知道怎么就被牵扯了回去,自己的第一次仍历历在目,像经典的电影一样深刻地印在脑海里不肯退去。
  他的拥吻,他的热烈,他的贯穿,他的激/情,他完美的身材贴着她紧致的肌肤,他滚烫的体温燃烧着她微热的胴体,他的速度与力量带给她别样的痛楚与美妙……
  她情不自禁溢出的嘤咛与忍不住的尖叫,他粗重的喘息与暗暗的低吼,他和她,一起体验着男人和女人可以做的也是应该做的最美好的事,一同兴奋一同颤抖,一同付出一同索取,一同陪伴着对方到达最瑰丽的云端……
  摸摸自己早已微红的脸颊,莫然有些囧,自己这是,又,思,春,了?
  鄙夷地蔑视了自己一下,莫然推开门走出去,空荡的别墅内却隐隐透着一丝生气,和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慢慢下楼,一股淡淡的奶香飘入鼻孔,循着香味走过去,整洁宽大的厨房内,一个围着围裙忙碌的身影。
  管家靠过来,“少奶奶,少爷执意要亲自为您下厨。”
  莫然一愣,这个男人真能心血来潮。
  转过身,嫣然一笑,“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呢。”
  “少奶奶,叫我老宋就行。”年迈的管家欠欠身子。
  “宋叔,我不是什么少奶奶,我只是华晟晞的……朋友。”莫然对这个“少奶奶”的称呼很是敏感,也很反感。
  “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华晟晞已经来到她的身边,冲老宋点了点头,头发花白的管家便退了下去。
  “你让他叫我少奶奶?”仰着脸问他,这个男人的个子真高,光脚穿拖鞋的莫然只能仰视。
  “今天就搬过来。”转身回去端出一个托盘,金黄的荷包蛋,飘着香的热牛奶,盘子里放着几片吐司,蔬菜水果沙拉,还有几小片牛肉。
  靠着厨房的门框,看着忙前忙后的某人,“你真想包二/奶是不是。”
  拉开餐桌前的椅子,走到莫然跟前,“既然我已经潜了你,就有义务包/养你。”
  被他拉着走到桌子前坐下,“如果被包/养的人不乐意呢。”
  华晟晞不恼,反而勾唇轻笑,“难道想做大太太?”
  “下辈子吧。”
  “连上这辈子一起吧。”
  莫然无语了,接不上话了,难道他听不出来她是在拒绝?
  闷闷地喝了口牛奶,早饭真香,她决定认认真真地吃早饭,不去理会某人炙热的眼神。
  殊不知,某人已经忍了整整一个晚上,煎熬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
  昨晚,冲完凉水澡的他裹着浴袍来到床边,只见两团白花花的东西互相挤压着,纤细的胳膊压在其中一只上面,酣睡的小脸儿上挂着浅浅的笑,梦里的她似乎很开心,就像个吃了糖果一样的小孩子,笑的很是天真无邪,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冷淡和疏离。
  吞了口口水,扯过她身后的身子正欲给她盖上,结果她一个翻身便仰面躺着,两只手臂随意地摆在身侧,正好露出两只火热正对着某人,好不容易泄了火的他又再一次,硬了。
  暗暗地骂了句“Shit!”某然快步走出屋子,再次进入卫生间。
  半夜,花生味在电话里笑到抽,“哥,你可别憋出病了。”
  “她不想做,我有什么办法。”
  “哥,你变化不小啊,先是公开恋情,再是连出个海都要征求女人的意见,看来嫂子果然威武啊。”
  “得,你也别跟我贫,让你去订的戒指怎么样了。”
  “呦,急了?我说哥,你就不怕把嫂子给吓跑了?”
  “我不急不行啊,劲敌穷追猛打,我怎么能拱手相让?”
  “你不自信了吧,沈心跟我爆料的时候我还替你说话,明儿个我就跟她赔礼道歉去。”
  “沈心那爷们都跟你说什么了。”华晟晞拧着眉,沈心不娘们,一点也不,但是八卦的精神倒是足顶100个娘们,“回头我得跟梁子齐好好告状去。”
  “他两口子一起说的。”花生味憋着笑。
  华晟晞无奈地叹口气,真是两口子。
  莞尔,“子齐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晚上啊,怎么你不知道?”
  前天晚上……为了让莫然吃醋,他在排练场吻了艾菲,结果到头来打翻醋坛子人的却是他自己。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被他压在身下时她的娇态横生足足让他难受却又回味了那么一会儿。
  放下电话,华晟晞走到卧室门口,悄悄开了门望向床上的她。
  依然春/色无限地平躺着,窗外的月光静静地泻进来,打在她娇嫩的小脸上,一股媚态,百般妖娆。
  意识到自己体内几次喷薄/欲出的欲望,便识趣地掩了门,到另一间卧室睡了。
  ******
  莫然已经将自己眼前的食物吃光,抬起头,见他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再看看他的早餐,一口也没动。
  “怎么,你下毒了?”
  男人气,好心地给你做早饭,结果被你当成驴肝肺,便小孩子般负气道,“手烫到了,拿不了刀叉。”
  心里有些慌,有些紧,伸过头看向他的手,“烫到哪里了?”
  “没事。”将右手别到背后。
  “我看看。”莫然急的站起身,作势就要从他的背后抽出手。
  温暖的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她停下来,他一脸轻松,“告诉你了没事。你喂我吧。”
  莫然很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他的手不舒服,早起给你做了早饭不说,还要忙前忙后地端上桌,你还是不是女人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的手受了伤,你为什么看不到!
  被他按着坐下来,她拿起他的那副餐具,叉了几片蔬菜,犹豫着,最终擎到了他的嘴边。
  “一会儿记得上药。”
  “唔……我不喜欢吃香菜。”
  “那你还要放。”
  “我看你喜欢所以就……”
  帮他挑出里面的香菜,然后再一次送到他的嘴边,他张大嘴,乖乖地吃了下去。
  “然然。”
  “怎么了。”
  “搬过来吧。”
  正在切荷包蛋的莫然停了停,没有像之前那样迅速而直接地拒绝,而是静静在心里思考着。
  叉了一块嫩白的蛋青放到他嘴边,“为什么。”
  “你要我说几次?”华晟晞有些懊恼,“然然,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要不要牛肉?”莫然打过去他的话茬。
  “不要。”小孩子的脾气又上来了。
  不理会,一片牛肉被塞到他的嘴里,“华晟晞,我玩不起。”
  男人的眉头皱了皱。
  “你应该查过我的家庭,我肩负的太多。”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但就因为我是华晟晞,所以你不能和我在一起?”
  莫然犹豫了一下子,这个男人很聪明,一句话就可以听出端倪。
  “你主观臆断了。”
  “你的假象蒙不了我。”
  端起牛奶杯子,莫然示意他用左手自己拿。
  “左手扭到了。”委屈,可怜,撒娇。
  莫然叹口气,放到他的嘴边,“慢点儿。”
  像照顾小孩子一般,莫然足足喂了他半个小时,两个人就那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多敏感而又尖锐的话题就那么聊过去了。
  收拾好餐具,莫然走出厨房,“昨晚谢谢你。”
  从报纸中抬起头,“谢什么。”
  “谢谢你正人君子。”
  他轻笑,“不打算报答一下?”
  没有搭理他,目光却落在他的手上,“你手不是……”看着他轻松拿报纸的两只手,莫然疑惑了三秒,然后就彻底觉悟过来,变态总归是变态,他的话你不能信,信了就伤了。
  一把夺下报纸,怒,“耍我好玩是不是。”低头扫了一眼,报纸上的大图标题很是扎眼。
  “这帮狗仔技术还行,拍的挺好。”男人啜了口红酒。
  “你改喝红酒了。”
  “有心爱的女人陪,心情好,再说喝烈酒太伤身。”
  莫然被他这句半带着表白的话给弄懵了,不会吧,他真的对自己动感情了?
  “后天开始集训,到时候我可不会徇私情。”男人突然认真起来。
  “你不会要把我往死里整吧。”她继续翻看着报纸,她的小腰被他搂着,闭着眼睛很投入地被他吻着。
  不得不说,角度抓的很好,她的曲线毕露,就连痴迷投入的神情都能拍出来。
  “为了培养你,我什么都干的出来。”
  乜了他一眼,“放心,我什么时候被你打垮过。”
  一把拽过她的手,女人便像只小猫一样乖乖地跌坐自己的身上,男人笑,在她耳边呵气,“在床上的时候。”
  小脸顿时变得通红,羞恼地别过头,“我要回去了。”
  “乖,陪陪我。”男人哄骗着。
  “没空。”说着就要站起身,她已经被这个变态羞辱过了,不能再给他机会,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依然坐在他的腿上动弹不得。
  “然然,刚刚你吃饱没。”没头没脑的一句,莫然只能愣愣地点点头。
  “可是我没吃饱,怎么办。”
  “没吃饱就再吃。”幼稚,莫然心里骂了一句。
  “那我真吃了啊。”男人似乎在询问她的意见一般,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吃个东西还要问我?这男人有毛病吧,“想吃就吃啊。”
  男人满意地笑笑,然后大手伸过来扒开她的衣领,一个冰凉的吻落在她饱满的胸前。
  “喂!你这是干嘛!”莫然恼了,他不是要吃东西吗,怎么突然就发情了。
  辗转了一会儿从她的柔软中抬起头,两只媚眼很无辜,“吃东西啊,都饿了一晚上了。”说罢大手已经游移到她的大腿。
  酥麻的感觉迅速地流过她的全身,一把推开他站起来,她气鼓鼓地说道,“华晟晞,不带你这么损的。”
  依然饿着的某人有些不满的眯了眯眼,“你谋杀亲夫。”
  “嘴巴干净点,你这叫强/奸未遂。”莫然气的扭过头,敢情一大早的献殷勤就是为了再次把她压在身下?
  华晟晞被她这句话给逗乐了,心情大好地站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
  车子在S大门前停下,无疑引来了一阵驻足与唏嘘。
  “我明天去武汉,后天早上回来,照顾好自己。”临别时,华晟晞突然幽幽地开口。
  跟她说这些做什么,跟她报备?
  轻轻地点点头,打开车门。
  “等等。”拽住她,手里塞过来一个超大号的蛤蟆镜,“这样出去容易惹麻烦。”
  有些不解,却还是乖乖地接过来戴上。
  华晟晞扳过她的头自己审视一番,不错,已经有小天后的风范了。
  “我不在的时候不准接触别的男人。”命令般的口吻,听在莫然的耳朵里却像是小孩子耍赖皮般的可笑。
  面无表情,下车。
  把她当什么了?真当成包养的二/奶了?作者有话要说:某人的心情跟这大雨天似的,不见晴啊……1。悲催的掉收2。悲催的Chapter 83。悲催的小数据咳咳,亲们,都表霸了好不,出来给某人点鼓励好不好……在此谢过了~某人决定在这篇文的女配中挖出个下篇的女主,亲们,给个意见吧……还有,关于文案的背景乐,想听么?暂时给删掉了,看呼声,呼声高我就再给安上去~嗯,就酱紫~么……

  Chapter 25【怀孕】(倒V)

  回到宿舍的时候夏余南正在床上挺尸,走过去推了一把,“别装了。”
  一个翻身,“妞,你红了,我怎么办。”
  脱掉脚上的高跟鞋,“我养你。”一屁股坐到床上,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不行,我得自食其力,要不我给你当经济人吧。”夏余南抱着个抱枕,认真地说道。
  “脑子烧了吧,看纯爱小说看多了是不是,我不是尹夏沫。”
  “我可以是江珍恩。”
  “你爸的公司还等着你呢,老老实实回去干活,别给我添乱。”仰面躺下,其实并不累,但就是想休息。
  “你昨晚和他在一起?”
  “怎么了。”
  “娱乐圈的感情太不稳定。”
  “谁说要和他谈感情了。”
  你嘴上是没说,但是你却行动了。身体力行。
  “你昨晚在陈杰那儿?”
  “事儿妈。”
  一个抱枕拍过来,“你给我悠着点儿,哎,防护措施都做没。”
  撇过一个大白眼,“你呢。”
  被她这么一问,莫然显然愣了一下,好像……好像第一次的时候……他根本就没用套!
  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怕她第一次疼,所以就不用……
  “我靠,丫的你过后吃没吃避孕药啊!”夏余南见莫然愣在那,就知道坏事了。
  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眨巴着,像极了在夏余南的大床上撒过尿被痛骂一顿的夏宝宝。
  “快,墨镜给我。”
  “干嘛。”
  “买验孕棒啊!”
  莫然差点吐血身亡了。验孕棒……很有喜感的三个字。
  夏余南翻出一件戴帽子的大外套,又不知从哪翻出来一个大白口罩,架上莫然的DIOR大墨镜,风风火火的准备出门。
  “哎!”一把拽住她。
  “大小姐,干嘛,孩子不等人,一个眨巴眼儿的工夫就长大了。”夏余南语气急躁。
  孩子……莫然听了更觉惊悚,便松了手让她走,一个人留在在宿舍里发呆。
  如果,如果真的有了,怎么办,怎么办……
  留下来?不行不行,孩子不能有一个花心的变态父亲,再说我一个人带孩子给不了孩子最完整的爱。
  拿掉?不行不行更不行,太残忍了!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啊,莫然你真狠心!
  怎么办,怎么办啊……
  也许,只能走最极端的方式了,虽然痛苦,但是也好过母子两个人一起受折磨。
  死?一尸两命?
  她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莫然,你要冷静,冷静。
  天无绝人之路,不就是怀孕么,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不害怕不害怕,你可以回到莫氏安安心心工作,可以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教她弹钢琴,教她唱歌,可以……
  女人的头渐渐埋进臂弯里,瘦弱的肩膀一下一下地颤抖着,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为什么这个时候她好想有个依靠。
  艾菲那张美艳的脸再一次不合时宜地跳出来,“死小三!报应来了吧!让你破坏别人的感情!孩子没有父爱可是容易变坏的,再说孩子的母亲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孩子将来说不准是个社会的渣滓呢!哎呦呦~真是天意啊!”
  “走开!”莫然猛地抬起头,泪湿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悚与恐惧。
  刚回来的夏余南站在门前,被她那一声大喊给吓住了,“然然,怎么了。”担心地走过来搂住她。
  擦擦眼泪,抹抹鼻子,“没事,买回来了?”
  “嗯,你会用不?”
  接过来,没有回答她的话,径自走进了卫生间。
  想想真可笑,她莫然也沦落成了心惊胆战拎着验孕棒等生死的女人。
  一分钟后,莫然走出来,神色已经恢复正常。
  夏余南一脸焦急,“怎么样了?”
  有些心虚,“余南,我……大姨妈……好像来了。”
  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夏余南彻底的蔫了下来,祥林嫂附体一般,“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半天,夏余南还魂了,“什么!你说你大姨妈来了!”一边喊一边挥着爪子扑过来。
  “嗯。”莫然冷静地点点头。
  “我靠!丫的你不早告诉我!害我跟抢银行似的跑去买验孕棒!”
  莫然诺诺地道,“刚刚才发现……”
  夏余南喘了几口粗气,算是原谅了她,复又精神抖擞地粘过来,“妞,你说你要是一旦有了,怎么办。”
  “事实是,没有。”莫然冷静地开电脑。
  一手合上她的笔记本,神色认真,“我说假如,你想过没有。”
  再次翻开笔记本,“没想过。”某知名门户网站上铺天盖地都是一条重磅新闻,莫然厌烦地“啪”的一声扣了盖子,抬眼看日历,5号了,心更加沉了下去。
  翻出压在抽屉底层的快递,从寄来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打开。
  仿佛有些东西如果就那么藏着掖着,就可以保留原样一点也不变,对不对……
  熟悉的歌声响起,莫然缓了缓情绪,“什么事。”
  “在做什么。”温柔的声音传过来,莫然心里微暖。
  “休息。”
  “没课?”
  “你明天几点的飞机。”
  “怎么,要送我?”
  莫然顿了顿,蚊子般嘤嘤道,“嗯。”末了又补了一句,“反正也是闲着。”
  男人欣慰地勾唇,“闷了?要不跟我一起走。”
  “不行,明天有课。”莫然低下头看看手里的蓝色EMS。
  “乖,你过来送机我不放心,你还是好好在学校待着。”
  莫然不吭声,她没有勇气去面对,或者说,她没有勇气去揭开伤疤。
  “喂,你……注意安全。”声音渐低,电话这头的华晟晞仿佛都能看到她害羞的样子。
  扬声笑笑,“然然,你这是在关心我?”
  女人被他说的小脸一红,吞吞吐吐道,“我想……和艾菲谈谈。”
  男人神色严肃下来,“谈什么。”难道他的然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不觉轻笑,他的女人还真是极品。
  低声嘤嘤着,“我觉得……抢人家的男朋友,是很不齿、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事,我想跟她道歉,或者……”
  “或者怎样?”他很好奇,也很开心。
  “或者让她再努努力,把你抢回去。”
  华晟晞一个急刹车,眸子凛到可怕,这个女人,是真想把他给玩死是不是。
  压着心中的怒火,他温柔地回道,“她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她讲清楚。”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想做第三者……”
  “乖,你不是第三者。”
  “我就是……”
  “你不是。”
  “我是。”
  “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回头再跟你解释。”华晟晞有些无奈,女人果然都是女人,再极品也是女人,也逃不了敏感以及胡思乱想的本性。
  不过,她这算是答应了他?
  那她现在,就是他华晟晞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男人的眸子亮了亮,从未见过的喜悦与幸福,招摇地挂在那英俊的脸上。
  ******
  武汉是亚洲巡演的第一站,华晟晞此行是为了宣传造势,行程方面公司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