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莹莹的大眼睛抬起来,里面的水泽看得他心里一颤,他也不想逼供一样的盘问她,只是有种东西,掐的他喘不过气。
  所以他想要个出口,想要发泄掉他的疑惑。
  被他的大手拽住,掌心的温度火辣辣地传过来,她抿了抿嘴,踉跄着跟他走到一边。
  他回过身时,手里已经拿着那件白色Chanel举到她的眼前,那泛着珠光的乳白色在幽暗的屋子里生生刺着她的眼。
  心跳不由得加速,呼吸也跟着紧起来,他拿这件衣服做什么?他……会不会已经发现了……
  男人看着她阴晴不定的脸,缓缓开口道,“你好像忘记了把它带走。”声音里仿佛揉进了情感,不再冰冷,不再陌生。
  莫然觉得自己定是幻觉了,不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眷恋着他的声音。
  “谢谢。”迟疑着伸过手想要接过裙子,却被他扼住手腕,大力地拧过来举到眼前。
  只是吃痛地“嘶”了一声,莫然也不做过多挣扎。她想,也许过了今晚,她连这种蛮横的欺辱也见不到了,不如当做最后的纪念,便由着他。
  男人的神色黑得可怕,冰冷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一样,除了恨,还是恨。
  “莫然,我真没想到你是如此耐不住寂寞的女人!”他握着她的手掌力道又加大了几分,她微皱了下眉,抬眼看他。
  那是怎样深情的眼,那双眼的主人又是怎样优秀的男人,曾经轻抚着她说着情话,曾经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她不放,曾经给过她作为女人的幸福,曾经让她一度以为这个人就是他了——
  那个可以厮守一生的人。
  然而一切都来得太晚,为什么要在他误解她、甚至想要抛弃她的时候才醒过来。
  那模糊的梦里,都载了怎样的回忆,才会让她迟迟不肯醒来。
  她甚至伤害了艾菲,做了一个让世人不齿的第三者,却直到要分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爱上了。
  她那短暂的只停留了几秒钟的爱情,就要烟消云散了,对不对。
  背过身子,她眨巴着眼睛试图融掉那些几欲落下的泪,最后还是失败了。
  她本想开口解释,却被他的怒气生生地打回去;她本想确定自己的心意,却被他的冰冷狠狠地退回去。
  到了最后她只剩几滴泪,陪着她走完这短命爱情的最后一程。
  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她不能再哭了,不能,她莫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丢掉爱情了,再不可以这么狼狈。
  微微向后偏了偏头,“华晟晞,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说完她轻轻勾了下唇,抬腿就走。
  竟也是如此的容易。
  想过无数次要远离他,笃定了自己要彻底的忘记他,却都没有胆量;如今倒是真的走了,却没有相像中的艰难。
  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就可以彻底的划清界限。
  大颗的泪珠吧嗒吧嗒地掉在地板上,被她的脚步声碾碎了,揉进空气里。
  手转开门把手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有什么东西“砰”的一下轰然坍塌了。
  就像现在那支离破碎的爱一样,只剩下一摊虚无,赤/裸裸地看着空间里的两个人,彼此纠结着。
  怨着,爱着。
  离开吧,不要转身,莫然,你不爱他。
  你从来就没有爱过他。
  心里想着,下一秒却被一股熟悉的味道笼罩住。
  有力的双臂圈着她抱过来,她只觉脑子嗡嗡一阵响,被仰面摔下的一瞬,她才知身下是那软绵绵的熟悉的大床。
  幽暗的光线里,她看着他的身子狠狠地压下来,却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停住。
  他的胸膛还是那般熟悉的温暖,心跳还是那稳定有力的节奏,悄无声息地敲打着她的灵魂。
  男人皱眉,缓缓道,“你哭了。”
  她别过头。
  “然然。”男人轻唤道。
  就是那么一瞬,一个眨眼的瞬间,却扭转了乾坤,颠倒了悲喜。
  女人伸出胳膊攀住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嘤嘤地抽泣着,长发磨蹭在他的胸膛,微痒,却盈满了眷恋。
  刚刚一忍再忍的泪终于决了堤。
  他的心慌了一片。
  华晟晞撑在那里,伸出手揉揉她的发,“然然,哭出来吧。”
  女人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着光,抽泣着断断续续道,“华,晟,晞……你这个,臭男人……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你这个坏男人!……坏男人……呜……”
  她再次搂住他的脖子,仿佛那是她绝望时的最后一缕希望,攀住了,就再也不想松手。
  男人呆立在那里,他刚刚就那么像要跟她分手?
  等等,这个女人说什么?分手?
  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确定关系,那她的意思是……
  眉角都跟着染上笑,大手伸过去摩挲着她的背,“乖,不哭了,不生气。”
  她推开他,他再一次愣住。
  雨点般的拳头突然落在他的胸膛,一下一下充满了力道,在他看来却似猫爪子般挠着他的心。
  带着浓浓的鼻音,她破碎地嗔怪道,“我被人,欺负了,你却要来,怀疑我……你怀疑我……”
  猛地抓住她作乱的两只小拳头,目光蓦地凛的可怕,“你被谁欺负了。”
  女人怔了一下,“被谁欺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怀疑我……你……唔……”
  温柔的唇覆上来,是她熟悉的味道。
  润滑的舌探进她的嘴,她张了口迎合,翻覆着唇齿的,是她贪恋的温软。
  重新燃起的爱火被迅速地点燃,她慢慢闭上眼,贪心地索取着他嘴里的爱。
  他压在她的身上,大手所过之处无一不开遍她娇颤的花朵。
  她的手抓在他厚实的肩膀,燥热,心慌,一股脑地朝她袭过来。
  “哼嗯……”她终于忍不住的闷哼,却像是强力胶,瞬间修补凝固了爱情里的裂痕。
  再也看不出缝隙。
  她的小手摸索到他T恤的下摆,他的大手探到她内衣的扣子,迷情中,女人哼着鼻音道,“你先……”说着便揪着衣襟抬起手。
  男人勾唇,眼里扫过一丝不可名状的笑,精壮的身子顿时□在空气里,混合着股股爱的香,一起刺激着她的视觉和嗅觉。
  女人搂住他的腰,起身欲吻他壁垒分明的胸膛,却顺势被他一带——
  他安然地躺在床上,她则慌乱地坐在他的身子上稳着自己。
  她颦着小脸,嘟着嘴看他。
  男人笑,“乖,听话,换个姿势。”
  她羞赧地别过头,他的一只手却迅速地搂上她的腰,随即那娇柔的身子便紧紧地贴过来。
  那点点火热的碰触,像是毒药般啃咬着他的欲望。
  她趴在他的身上,四目相对。
  那凝视的片刻里,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融化了,瘫软如泥;又有什么东西正在熊熊燃起,一发不可收。
  莞尔一笑,雨点般的吻轻盈地落在他的额,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他诱人的喉结,他结实的肩膀……
  身下的男人忍不住的低喘,多日未曾出海的他哪里受得住如此热辣的挑/逗。
  小腹已经肿到难忍,遂伸了手探到她的身下,摸索片刻,再湿着手退出来。
  两只大手抚上她的臀,已然沙哑的嗓子低沉地诱惑道,“乖,坐上来。”
  女人的脑袋毛茸茸地蹭在他的胸前,口齿不清道,“不要。”说罢嫩唇继续在他的身上点着火。
  “嗯……”他的身子被她吻得发紧,强忍着开口,“然然听话……”
  她微微坐直身子,抓起他的两手按在自己的胸前,眼睛弯得如月牙,长发慵懒地滑下来,散到腰际,迷离地炫耀着她的妖娆。
  好似两团火被他生生裹在了手里,松不得,又握不得。
  她吃吃地笑,挂着鼻音哼哼着,“晞……你还要不要我?”
  他顿时明白,她是在报复他。
  二话不说,他抬起她的臀,然后按下来。
  只听女人惊呼,“你!啊……啊……”
  他按着她的身子一点点下沉,直到全部没入。女人皱眉,刚要开口责怪,却变成一声声放浪的叫喘。
  ******
  在这华丽雍容的卧室之内,一次又一次弥漫着爱情的味道,香甜,诱惑。
  大床上的两个人紧紧地交缠在一起,仿佛彼此之间容不得一丝缝隙,狠狠地包容,尽情地交合。
  他带给她的,是一次次的速度与激情,是那冲上云端的极致享受;
  她带给他的,是一次次的接受与包含,是那紧紧相拥的战栗,密不可分的颤抖。
  爱与被爱,不过如此。
  既然爱了,就是爱,无所谓谁先谁后,无所谓输赢。
  看那相依而眠的,不是如胶似漆的深情,是什么?作者有话要说:呼呼~大半夜的爬上来奉上肉沫……嗯,我承认介个素肉沫……那啥,偶说不准抽个疯下章就补点铁回来……若是木有补,亲们就脑补吧~捂脸……巴过,伦家都说了偶素亲妈,所以介章不看的亲只能怪乃太不相信偶鸟……话说,偶素真滴不敢标题剧透,介个河蟹猖狂滴年头啊……脑补更有爱了是吧~咳咳,偶现在素彻底滴明白了,偶素个虐无能的孩纸,一虐偶就先乃们崩溃啊……总之,再霸王就素乃们滴不对了!嗯,再霸,莫然就XXOO滴中途来大姨妈……霸王们,出来吧!!!

  Chapter 36【王八】

  日上三竿,莫然缓缓地睁开眼,复又倏地闭上。
  阳光直剌剌地射进来,因为少了厚重窗帘的阻挡而变得愈发明亮。
  抬手揉着眼,终于一点点适应了周身明媚的光,侧过头,看清枕边人的脸。
  男人仰面躺,一只胳膊垫在她的脖颈下,薄被子只遮到小腹,精壮的胸膛坦露着。
  慢慢回想,昨晚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被他不知疲倦地操练了几次之后,她已是浑身乏力,骨头像是散了架,无奈体力颇好的他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
  想到这里,女人的脸上便扯着怒,转头一想,蹑手蹑脚地下床。
  从他的衣柜里随便揪件衣服套上,待她重新返回床上时,男人仍睡得酣。
  墨黑的眼线膏拿在左手,持着刷笔的右手狠狠蘸了蘸,然后瞄着他精瘦的腰上去就是一笔。
  又一笔。
  再一笔……
  莫然看着他腹肌上活灵活现的乌龟,弯着眼睛笑,笑容还没停下来,右手又换上了嫣红的唇膏。
  N久之前齐乐乐发工资时送给她的啼血般的MAC,莫然一直放在包里没敢用,只因颜色太销魂。
  现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
  涂鸦一般,女人持着口红攀上男人壁垒分明的胸膛,从锁骨下方开始认认真真地画起来。
  女人画得上了瘾,连他什么时候睁开眼的都不知道。
  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忙着作画的某人,唇角勾起漂亮的弧度,脾气好得出奇,就连她不小心弄痒了他都狠狠地忍着。
  夏日的阳光照在她粉嫩的脸上,皮肤细致得看不到一丝毛孔,大大的眼睛水灵灵地扑闪着,时不时月牙般弯起来,看着男人身上的两只动物抿着嘴偷笑。
  “宝贝儿,要不要我翻个身?”终于他开口。
  莫然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时候醒的!”说罢慌忙地收起作案工具藏到身后。
  男人扯着嘴角,伸手搂过她的腰,稍用力一带,女人便乖乖地趴在他的身边。
  “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搂着她,摩挲着她纤细的手臂。
  “嗯?”莫然愣,什么怎么回事。
  朝她红肿的双眼努努嘴,“你别说你忘了昨晚怎么跟我哭鼻子的。”
  女人恍然,“没什么,就是,被一个混蛋……亲了几下。”她的声音渐渐变小,眼神也缓缓暗了下去。
  “是徐诺?”男人的眸子冷了下来,他几次看到这个人来电,会不会是他。
  莫然抻起头对着他,义正言辞道,“不是,徐诺是好人。”
  他噗的一声笑出来,没想到,她莫大小姐的聪明大脑如今竟会简单到用好人坏人来评判一个人。
  难道恋爱中的女人低智商的传说都是真的?
  华晟晞点点她的鼻尖,“那我呢?好人坏人?”
  想了想,安闲地躺回去,负气般吐出两个字,“坏人。”声音里却透着娇。
  大手探到她的腰间挠着痒痒,声音魅惑,“嗯?我是好人坏人,再说一次?”
  莫然抓住他作乱的手,顿了顿,“他是我的初恋,你去武汉那天,正好是他的婚礼。”女人的声音慢慢变了色。
  他一只胳膊撑着直起身子,眼睛正对着她的眼,墨黑的瞳仁里尽是伤感。
  “我本想和你一起去武汉,你却不肯,我只好去参加婚礼,当做对过去的了结。没想到……”莫然别过脸,不敢去看他的表情。
  “后来呢。”华晟晞忍着心里的怒火。
  莫然直起身子正对着他,诺诺道,“晞,他真的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我的身子……真的……只是你一个人的……”她的小脸已经红透,却又补道,“还有心……”
  华晟晞想,他是应该相信她的,他也是该觉得幸福的。
  漠然如她,能够从她的嘴里听到如此赤/裸的表白实属罕见,那该是如何笃定的心,才能让她脱掉自己坚硬的外壳,把真心打开给他看。
  只是,她的那个初恋是谁,若是她不说,他也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是吃了狼心豹子胆,竟然敢碰他华晟晞的女人!
  见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女人的心里开始发慌,他会不会……还是怀疑自己……
  姣美的小脸贴过来,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对着他的眸子,“你……还在生气?”
  他不做声。
  女人真慌了,干脆趴到他的身上,小手覆在他壁垒分明的胸膛上慢慢磨蹭,嘴里含糊道,“就说你是坏人,你都不相信我……”
  男人还是不做声。
  莫然急了,又向上移了移身子,贴在他的唇边呵气,“你……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唔……”
  被他拥吻着翻过身,男人撑在她的面前,她则仰面倒在他身下。
  妖孽般的俊脸上盈着邪气的笑。
  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又被耍了,莫然怒,嗔怪道,“坏男人!”
  又在她的唇上狠狠啄了一口,舌紧接着探入,口齿不清道,“嗯,我得对得起这个‘坏’字。”
  直到她的唇微微红肿,直到她快要窒息,他才意犹未尽地退出来。
  低头,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
  女人还在他的身下轻喘着,慢慢恢复着正常的呼吸。
  “你……这都画了什么?”男人指着自己胸前的血红色问道。
  “乌龟啊。”歪着脑袋,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男人再定睛看了看,这哪里是乌龟,分明是四不像。
  再指指下面的一团墨黑的东西,“这又是什么?”
  “……鳖。”
  华晟晞差点笑岔气,“合着你就会画王八?”
  “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说那是王八……喂!你放我下来!”
  不容她反抗,华晟晞已经一把抱起她,在浴室暖融融的灯光里,他把她放下来,迅速地解开她身上的几颗扣子。
  “你要干什么……”莫然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摸不着头脑。
  推着她到浴室的镜子前站好,眼见自己赤/身裸/体,莫然羞得别过头。
  从背后搂过她,拿起刚刚她用的眼线膏,开始在她的小腹处一笔一笔地画。
  “你!”莫然窘,他这是要报复么?
  “乖,好好看着,王八要这么画……”他覆在她的耳边呵气,搅得她浑身一阵酥麻。
  细软的笔尖描绘在她光洁的肌肤,每一次触碰都像是虫子爬过般的痒,无奈却被他箍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栩栩如生的小王八活现在她平坦的小腹,她慢慢抬眼看,果真比自己画的好看得多。
  不解渴似的,男人继续持着刷笔,滑上她胸前的饱满,开始依着高耸的曲线画着不规则的线条。
  每蘸一次膏体,每加深一下力道,莫然被那细细的、软绵绵的似有似无的触感弄得浑身不适,燥热感一点一点袭上来。
  她看着镜中自己挺立的双胸上蜿蜒着几个好笑的黑道道,酥痒的感觉不依不饶地赖着她。
  终于,她回过头求饶,“晞……不要画了……”
  男人在她身后勾唇,“乖,听话,后背还没画呢。”
  莫然颦着小脸,“你画后背我又看不到……”
  像是没听见她的抗议一样,他扳着她的身子转过来。
  她被他面对面地搂紧,男人的长臂绕过她的身后,对着镜子开始在她的背上涂口红。
  女人的身子紧贴着他的,眼睛正对着的是白瓷砖墙壁,被暖黄的灯光映得一片融融的温馨。
  心里莫名地觉得发暖,加上身后被人一下一下地挠着痒,体内的燥热便没有了发泄的余地。
  紧贴着他,她的唇轻轻地印在他的身上。
  踮起脚,点在他菲薄的唇上;向下一点,印在他滚动的喉结上;再向下,贴上他的肩……
  女人仿佛吻上了瘾,略带笨拙的吻一路下移,蜻蜓点水地扫过他麦色的皮肤。
  她扑闪着大眼睛,眨了眨,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他胸前的小粉红,温润的舌作乱地轻轻地舔舔。
  他作画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忍不住闷哼出声。
  她吃吃地笑。
  男人一把将她抱起放到冰凉的盥洗台上,突如其来的冰冷让她打了个激灵。
  皱着眉,蹭在他的怀里闷闷道,“凉。”
  他的吻落在她颦起的眉,大手探到她画着墨黑弧线的胸前,覆上去,揉搓挤压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身子再一次滚烫起来,她的身下也不再觉得冷,眉头开始舒展,娇美的小脸渐渐蒙上迷离的笑。
  另一只大手探到她的背后上下游走,刚刚画上的血红色被他掌心的温度晕染开,娇艳地华美了一片。
  渐渐的她开始娇喘,紧紧地搂住男人的脖子,“晞……哼嗯……”
  男人的唇煽风点火般掠过山峰,扫过平原,最后滞留在那片娇美的花园。
  大力地捞起她的一条腿撂到自己肩上,又把着她的另一条腿向外开了开。
  练过舞蹈的她身子柔软,大腿已经快要被他分成直线,看着那尽情敞开的洞口,男人的脸上划过一丝笑。
  润滑的舌长驱直入,女人再也忍不住,两手插/进他脑后茸茸的发,身子也跟着抑制不住的扭动,“晞……嗯……哼嗯……”
  海藻般的长发慵懒地散着迷人的弧度,女人在他舌尖的轻佻下娇喘着,呻/吟着,和着暖融融的灯光,一同谱写着音与响的奇迹。
  男人的大手抚在她的大腿内侧,那是她全身上下最为敏感的地方,不由得仰着身子嘤咛出声,“晞……不要……哼嗯……不要……嗯……”
  男人笑,换上手指,才觉已是湿润一片。
  直起身子来到她的唇,大手继续游移着回到她的胸前,两指夹起她的樱桃,再倏地弹开。
  “嗯……”难耐再一次将她击垮,她攀住他的脖子,身子轻扭。
  男人勾唇,一脸的魅惑,“乖,要不要,嗯?”
  被他折磨的昏了头,内心的燥热仿佛要把她吞噬,女人求饶一般,“晞……求你了……要了……我……哼嗯……”
  猛地挺入,男人皱眉,“乖,好紧……”他开始缓缓地律动。
  她坐直了身子,两手挂上他的脖子,身子被他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娇喘着嘤咛道,“嗯……不……不好吗?”
  男人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他笑,抓起她的两腿攀上自己的腰。
  女人树袋熊般彻底的挂到了男人身上,他两手扶着她的臀,她也配合着他的律动。
  慢慢的,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轻……轻点……”她破口而出的不像是娇喘,倒似媚态横生的女人,放荡地招摇着情事。
  她两手放下来撑在盥洗台面,身子却更加热情地向他迎合着。
  一次次的冲撞都仿佛要把她捣碎一般,她跟着他一起兴奋,一起战栗,一起幸福。
  冲上云端的那一刻,她紧抱着他,迷离的眼里尽是数不清的深情。
  爱情于她,不过是罂粟。
  一再的拒绝只是怕上了瘾。
  然而一旦染上了,就死心塌地的在幸福里沉沦,共同奔向一个个万劫不复。
  那便是爱了吧。
  ******
  男人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莫然的小手攀上他厚实的背,轻轻抚摸,像是哄着小孩子。
  汗珠黏在两个人的身上,浴室里的暖黄灯光暧昧地照着,映得人脸都跟着变得迷离。
  男人还没有撤出来,莫然不想这样,却也拗不过他。
  他笑,“然然,还要不要了?”
  窘得别过头,气若游丝道,“不要了……”
  男人勾唇,扶着她下来,打开莲蓬头,水流哗啦啦地倾泻而下。
  “你出去,我自己洗。”女人嘤嘤道。
  “乖,一起。”说着唇便压了上来。
  “嗯……唔……”
  白花花的水流中,两具赤/裸的身子紧紧相拥着,他们仅仅是接着吻,仅仅是互相擦洗着对方身上顽固的化妆品,仅仅是脉脉的凝视,深情的缱绻……
  ******
  虽然浑身酸痛,但洗过澡的她却也是神清气爽。
  裹着浴巾走回卧室,大床上的凌乱不堪和地板上散落的衣物让她的脸又红了一下。
  男人在她后面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