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一次站在体育场偌大的舞台上,莫然有些紧张。
  她是喜欢舞台的,她不否认。
  然而,第一次站在这巨大的体育场中央,放眼望去,此刻那空荡而庞大的观众区将会座无虚席,黑压压地连成一片,那将是一副怎样壮观而又难忘的场面。
  不远处,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型伸展台;身前身后,各处都安放着华美灯光。
  就是在这个舞台上,她将舞出艺术生涯的第一曲,和他爱的人,和爱她的人。
  莫然紧张的心渐渐平复下来,莫然,这会是开始,这会是精彩。
  ******
  一场完整的彩排下来,华晟晞浑身已是汗涔涔,微微喘着气走下来,“怎么样?”
  华晟威跟过来,“程序上还有没有问题?要不要再走一次台?”
  莫然递上来毛巾和矿泉水,“我感觉挺好的。”
  夏余南的眼睛消肿不少,拖着鼻音靠过来,“不错不错,然妞你男人不错!”
  莫然羞着脸笑笑,偷偷抬眼看华晟晞,脑子里猛然间闪现昨晚的一幕,顿时脸又红了几分。
  华晟威凑过来对着夏余南,“美女,我也不错哦!赏个脸出去喝一杯?”
  余南嗤笑着别过头,“没兴趣。”
  华晟晞见状,牵过莫然的手,“晟威,我们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帮忙照顾一下她。”说罢拉着莫然跑远。
  踉踉跄跄地跟在男人身后,莫然纳闷,“喂,有什么事非要单独出去说?”
  前面的人并没有停下脚步,直到把她塞进车里坐好,驶远了才笑着开口,“治疗失恋的良药,就是找一个再爱上。”
  莫然愣,他怎么知道余南的事?讷讷道,“你是说……华晟威和夏余南?”
  男人笑,车子转了个弯,“华晟威那小子我还不了解?”
  “不行,我这关都过不去。”莫然正色道。
  “华家男人都专情,再说他喜什么菜,我了如指掌。”
  闻言,莫然不语,他说的似乎也有道理——华家男人岂止专情,根本就是一旦套在了一个女人身上就休想解下来。
  想到这儿,她低头笑笑,再不多说什么。
  夜色渐渐上来,两个人挑了家当地有名的特色菜馆,一席饭吃到夜色全黑,霓虹尽显华彩。
  他提议去散散步,她不肯,偏要回宾馆练舞,他拗不过,只好悻悻打道回府。
  窝在沙发里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跳着日趋熟稔的舞步,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喜悦,还有,那一闪而过的心疼。
  看着看着已然出神的眸子里顿时亮起明媚的笑,他起身找出相机。
  “咔嚓”
  “咔嚓咔嚓”
  男人仿佛专业摄影师般,屈膝弓腰,瞄准那曼妙的身姿,每一个回眸的瞬间,每一次旋转的刹那,悉数收进他的心里。
  一曲终了,莫然夺过他手里的相机,“偷拍啊,我看看。”
  他一把抱起她坐回沙发里,脱下她脚上的高跟鞋,一下一下地帮她按摩双脚。
  莫然笑,憨憨地拍拍男人肩膀,“不错嘛,拍的挺好,日后多加训练,必成一番气候。”
  男人挠了挠她的脚心,“损我呢?”说着俊颜覆过来,在她脸上呵着气,“模特好,再烂的技术也会拍出绝色佳人。”
  被他挠得正没心没肺笑着的她渐渐停下来,呼吸也微微不稳起来。
  恍然间,她有片刻的失神,这一切,梦境般的美好,竟也发生在现实中。
  跟自己心爱的男人腻在一起,有说不绝的情话,受不完的宠溺,在一起的时间,多久,都不觉得长。
  更何畏天荒地老。
  她的吻轻轻地递上来,初生婴儿般的细腻柔软,搅得男人心里一阵痒。
  他一手拿下她手里的相机放到一边,另一手拖上她的脑后,正欲细细回吻她,却被怀里的人抢了先——
  嫩滑乖巧的舌扫在他的唇齿,禁不住她掠夺的某人乖乖开了牙关,任她肆意地探入。
  找到吸引她多时的柔软,她的舌贪婪地舔舔,仿佛男人那温软的舌是糖果,是美味,是可以甘之如饴的香甜。
  她的吻技似乎仍是没有长进,她只会轻轻地点点,然后笨拙地勾着他的舌,再笨拙地松开。
  小脸上却早是绯红一片。
  男人眼角染上笑,压着她的身子躺进沙发里,大舌瞬间卷住那小巧的香甜,软绵绵的,好似揉进了他的心里。
  还不过二十四小时的光景,却度日如年。
  还不过一秒钟的间隙,却收复了所有的失地,涌回全部的爱。
  衣衫全褪的刹那,有什么,可以比拟那情深似海的缱绻。
  女人的小手无意间贴上他滚烫的胸膛,忙不迭地从他的深吻里退出来,娇喘道,“晞……去,床上……”
  男人的眸子里已经情/欲弥漫,愣了一愣,起身打横将她抱起。
  两个人紧拥着摔倒在床里,身下的床单摩擦着她的身子,她微微皱下眉。
  男人精壮的身子覆上来,小腹的肿胀让他忍不住低喘。
  女人换上笑,攀着他的脖子,轻盈的吻落在男人那滚动的喉结,舌尖探出来舔舔,再一口含住。
  男人的呼吸愈发急促,被她吮住的喉结又跟着动了动。
  她抬起头,小脸扬起迷离的笑,他看得浑身又是一阵燥热。
  半晌,男人的眉头闪过似有似无的浅笑,下一秒,大手伸过来搂住她的肩,另一手握上她的细腰,稍稍使力,她整个人被翻了过来。
  吃痛着趴在床上,加上背后男人的重量,她的两只娇嫩桃子紧紧贴着床单。
  布料的摩擦不及男人手掌的温软触感,她费力地扭回头瞪他,“疼……”
  男人魅惑的嗓音靠过来,“哪里?”
  委屈的瞳仁里泛着点点光,男人确信,那不是泪光,而是一种叫□的东西。
  一脸奸计得逞的笑,他的大手游走在她白皙凝脂般的背,一点点滑到她身前平坦的小腹,再放肆地逡巡至锁骨——单单漏掉某处关键的部位。
  略带沙哑却不失磁性的嗓音继续在女人耳边呵着气,“乖,哪里不舒服?”
  一不做,二不休,女人迅速抓住他作乱的大手,按上自己胸前,“就这里。”
  语气不失强硬,脸却羞红得要死。
  第一次合理合法地被要求揉捏某处,压在莫然背后的某人唇角扯着好看的弧度,手里盈满的仿佛是她的人一样,恨不得揉碎了融进自己的骨髓里。
  男人享受之余不忘关心一下提供如此优质服务的某人,“然然,还疼吗?”
  某人一头黑线,手掌的触感虽比床单好,但是起码床单不会把她的某处捏在手里挤压揉搓弹捻……
  碍于是自己勾引男人上床甚至诱其犯罪的,某人欲哭无泪道,“不疼了……”却是一身的燥热,更觉热流涌过。
  雨点般的吻随即落在她光洁如玉的肌肤上,从后颈开始,一路吮吸着,沿着脊背优美的线条,和着暧昧的空气与情/欲的味道,一直来到那圆翘的臀部。
  张开嘴轻轻咬上去,温润的舌不忘探出来肆意地舔舐。
  女人在他身下惊呼,张开嘴便是鱼贯而出的嘤咛,“晞……别……嗯……”
  吟着笑,男人的唇继续下滑,大手抚上她光洁修长的腿,迅速燃着她体内的火,势如破竹。
  被他反压在身下,莫然动弹不得,无奈身子被他撩拨的燥热难耐,只好笨拙地扭一扭。
  男人勾唇,一手探入,女人的呼吸瞬间停滞。半晌,她才慢慢调整好呼吸,却仍是止不住的呻/吟。
  他似乎玩上了瘾,却不觉指上的戒指已经没入她的娇嫩。冰凉的异物探入她的敏感,不适与难耐瞬间袭了过来。
  感觉到自己小腹不断汹涌的热流,女人嘤咛着嗔怪道,“晞……哼嗯……出……来……”
  男人笑,带着一手的湿退出来。
  却在下一个瞬间,大手捞起她的细腰,圆润小巧的膝盖顺势弯起。
  她整个人趴着跪了在床上,讶异着回头 “晞,干嘛?”
  男人不语,下一刻,他彻底的贯入与顶撞让她眉头紧锁,咬着下唇的嘴终于抑制不住轻唤出声,“啊……哼嗯……”
  女人皱着眉,嘴里的娇喘融合着空气里渐渐升腾起的爱/欲,一点点氤氲出曼妙的情调。
  男人的大掌抚上去她的圆翘,慢慢摩挲。女人会意一般,忍着不适,又向上挺了挺自己的臀。
  他笑,更加大了手上抚摸的力道。她红着脸,再不敢回头看一下。
  待她慢慢适应,男人才开始规律地运动——
  她的紧致,她的包含;
  他的力量,他的冲撞。
  两个人像是在较劲,比比看,谁爱谁更多。
  当男人终于牵引着她奔向一个又一个高/潮,当女人终于将身下的床单抓出难看的褶皱,当他们终于紧紧相拥着倒向身下软绵的大床——
  当爱已成空气,当情已深入骨。
  当彼此,都只剩下彼此。作者有话要说:1。某人继续不害臊滴来一句:算是日更了咩?捂脸……新坑筹备中酝酿中,此坑争取日更或隔日更~对于如此辛勤滴某人乃们给不给点动力咩……2。依旧是老套路,该干嘛了捏?乃懂的~这章的肉肉自己写的都感觉不给力,为毛?——霸王太多啊啊啊啊啊啊……本身就写H无能的人对于今后还敢不敢上肉很素纠结,为毛?——霸王太多啊啊啊啊啊啊……一边抓耳挠腮一边纠结着掉收一边叹息着霸王,乃们舍得偶介么苦逼咩……来吧~让偶感受到乃们滴爱~不大意滴扑过来吧……

  Chapter 41【婚?】

  从武汉回来的飞机上,华晟威已经不顾脸皮厚薄一屁股坐到了夏余南身边。
  她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恰巧与莫然四目相对,忙作势起身,“然妞,过来坐。”
  莫然见状,偷偷扯过华晟晞的手捏捏,男人倒也配合,伸上手扳过她的脑袋,薄唇稳稳地压上去,女人的手顺势环上男人的腰。
  两个人的眼角都染着笑。
  半晌,女人从男人怀里退出来,佯装微怒道,“这么多人呢!”
  男人也不恼,一手搭上她的肩,一脸宠溺。
  尴尬地咳了咳,莫然转过脸对着夏余南道,“余南,你看……”
  夏余南还不知道莫然的个性?装什么装?重色轻友!
  心里暗暗骂了莫然一通,然后摆摆手,一屁股坐回去,“行了行了,你俩就别在那儿恶心我了。”
  莫然撇撇嘴,挨着华晟晞坐下来,耳语道,“我可是跟你一条船上了啊,别让我失望。”
  男人拉住她的手,“放心,晟威宠女人不比我差。”
  她作势垂他一拳,力道轻柔如蜻蜓点水,男人将她的小拳头含在掌心,“对了,你明天是不是有个什么试镜?”
  她抽回自己的拳头,“我都忘了这回事,你还信啊?”
  男人身子撑过来,认真道,“明天我陪你去,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试一试。”
  她没有再说话,看他的眸子,深情里,还多了份光泽——
  信任,和期待。
  第二天,过了试镜的时间快到两小时,华晟晞才把车稳稳地停在金帝国际大厦前。
  她不着急,因为她根本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一个新到不能再新的人,有谁会来找她试镜?
  他也不着急,因为她什么时候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牵着她的手走进去,莫然轻轻挣开,略微有些愧疚地低低头。
  他懂,她对于公开恋情还是有所顾虑。
  电梯直上3层,会议室的门推开,华晟晞询问道,“请问,试镜是在这里吗?”
  坐在角落的男人站起身,见是这二位,急忙迎出来,“呦,华先生,莫小姐,有失远迎。”
  莫然有些纳闷,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四十岁上下的男人恭敬道,“试镜是在这边,请跟我来。”
  五分钟后,莫然走出来,一头雾水。
  男人搂过她的肩,“怎么样?”
  “……”
  “不好也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
  “……”
  “然然?”
  “……老太太回没回美国?”
  男人愣,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问得他发懵,“没有啊,今晚还叫我们一起回去吃饭呢。”
  “回家,现在。”
  ******
  华老太太正在藤椅里看某时尚杂志,见莫然和华晟晞回来了,招呼道,“莫然,过来,看看这套衣服你喜不喜欢。”
  莫然轻轻走过来,“老妇人,我……有件事想问请教您。”
  老太太抬眼,“叫我奶奶。”
  “奶奶。”莫然抿了抿嘴,“您……认识我爸?”
  虽是问句,却是陈述的口气。
  华老太太颔首,优雅地笑,“怎么?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莫然顿了顿,“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今天刘董让我回来给您带个话儿,说,主角定我,您满不满意。”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姓刘的,果然会做生意,却又问回去,“那你要问我什么?”
  莫然心一横,干脆和盘托出,“是不是您……要他内定我的?”
  老太太但笑不语。
  “奶奶,您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莫然,哪天帮我把你爸妈约出来吃个饭,双方家长该见个面,定定婚期了。”
  “啊?”
  “什么?”
  两个人再一次异口同声。
  “奶奶,您说……结婚?”华晟晞也坐不住了,他虽然做梦都想着结婚,可她毕竟还是个大学生,现在就结,未免太早。
  “怎么?不想?”老太太声音稍稍亮了亮,把两个人都问了回去。
  莫然心里抹泪,她明明是要问老太太和自己家的关系,怎么问出个结婚来?
  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男人,华晟晞见她眼里的无助与焦急,走过来坐到老太太身边,“奶奶,我和莫然……这婚,迟早会结,可是现在……会不会太早了点?”
  老太太拿起茶水啜了一口,笑道,“这还叫早?那如果我告诉你们,这婚约,20年前就定下来了呢?”
  ******
  两个年轻人默默地走上二楼,手牵着手,却一句话也不说。
  进了卧室,男人关上门,仰面倒进床里。
  女人也木讷地走过来,呆呆地坐到他身边。
  半晌,男人颤抖着肩膀,伸过一只手拦住她的腰,将她揽过来,四目相对。
  女人见他一脸痛苦的表情,终于也渐渐被感染,一头扎进男人怀里,娇柔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半晌,两个人的脸均憋得通红,齐齐直起身子。
  “哈哈……指腹为婚……哈哈哈哈……你说……都什么年代了……”刚刚抽笑的余温还没过,男人捂着肚子,声音剧烈地颤抖。
  莫然才将将巴巴地恢复了正常,却被男人这再次袭来的笑给带了回去,直接趴男人身上,脸埋在他肩膀,笑得一颤一颤道,“我,我爸竟然,都,不知道……”
  男人的声音渐渐平复,“这上一代也太阴了,残害下一代人不说,还连累到下下代。”
  莫然停住笑,离开他的怀抱,对着他的眸子,“你再说一遍。”
  “啊?”
  含着怒气一把推倒他,骑坐到男人身上,“什么叫残害连累下下代?”小手已经按上他的结实胸膛,小脸气得一鼓一鼓的,“要反对结婚也应该我反对!”
  笑着握住她的手,可怜兮兮地盯着她,“这样的话,咱俩的婚礼,是不是要你坐轿子我骑马,才对得起这指腹为婚?”
  女人窘,转而怒,小手拍着他的胸膛,“谁要跟你结婚!谁要跟你结婚!!”
  一个翻身将她捞下来,男人压上她的身子,正色道,“然然,也许,这就叫命中注定。”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温情惊到,女人也渐渐认真起来,心中默念,命中注定,然后轻轻勾起嘴角。
  ******
  双方家长定在下个月20号见面,在这之前,莫然和华晟晞都有忙不完的事——华晟晞有演唱会要办,莫然的广告下个月初开拍,而歌唱比赛的总决赛就在下个月18号。
  时间突然紧了起来。
  这天,宏观经济学期末考试,莫然和夏余南约好结束后在学校大门前碰头。
  莫然是她所在考场第一个交卷的,刚一推门出来,便被徐诺堵在门外。
  莫然恍悟,这几日忙来忙去,竟也忘了他和她之间的尴尬,更忘了感谢他给自己划了考试范围,虽然她一眼也没看,反倒原封不动地送给了夏余南。
  “谢谢啊,那个……考试的事。”莫然讷讷道,心里面却急得紧,夏余南一定早早就等在校门口。
  男人看出她心里的焦急,“很忙?”
  尴尬地笑一笑,算是默认。
  徐诺颔首,“那你先忙。”
  莫然点了点头,刚要转身走,却被身后的人叫住,“对了,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
  她回头,嫣然一笑,“谢谢,我有急事,先走了。”
  直到下了几级台阶她才松口气。
  徐诺,不要对我这么好,你的爱,我伤不起。
  男人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她消失的地方发呆。
  莫然,也许就这么默默守护着你,也会觉得幸福。
  ******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大门口,夏余南前脚刚到,两个人正欲打招呼,却又都齐齐看向前方。
  两辆拉风的车子“刷”“刷”的停下来,连打开车门的时间都刚好一致。
  华晟晞和华晟威迎面走过来,一人揽一女,吟着笑朝各自车子走去。
  莫然轻声问身侧的男人,“我都没顾上问,他俩真成了?”
  男人替她打开车门,“就算没成,也十拿九稳了。”
  莫然撑过身子从里面帮他打开车门,看着他,“我可是把我闺蜜彻底交出去了,心里不安着呢。”
  “那我问你,把自己交给我,你放心么?”
  她系好安全带,故意逗他,“勉强算放心吧。”
  男人果然不乐意,乜了她一眼,“还勉强?”
  “嗯。”她心里偷着笑。
  他摇摇头,“把你交给我,和把夏余南交给华晟威,是一个样的。”抽出手点点她的额头,“懂不懂?”
  一把打下他的手,“认真开车。”
  半晌,她才发现这不是去华宅的路,“这是去哪?”
  “机场。”
  “演唱会不是后天吗?”
  “让他俩提前去玩一天,咱俩也做点该做的。”
  “做什么?”
  “爱。”
  做什么?——爱。
  …_…|||
  莫然决定从现在起沉默不语装睡,靠在椅背上闭目,演唱会前一天还敢消耗体力,也真有他的。
  ******
  华晟晞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在武汉打响了头炮,灯光、华彩、音响、舞台……
  一切的绚烂都如同绽放的礼花,光彩照人,照亮了她的梦想,更照亮了她的心。
  和他一起舞完那最后一曲,她擅做主张,在升降台开始下降瞬间,她吻住他——
  当着几万观众的面,当着所有媒体的面。
  巨型屏幕上,她的小脸不乏紧张,却依然死死地吻住他,生怕怀里的人跑了,丢了。
  男人一愣,随即紧紧拥住她,反客为主。
  几万人的体育场先是肃静了十几秒,终于,“哗啦”一声,人声鼎沸。
  后台,男人紧牵着她的手,留□后喧闹的体育场,对堵在面前的长枪短炮说声“抱歉”,然后旁若无人地离开。
  她笑,小手也紧紧握着他的,留下所有人的猜疑与唏嘘,没有回头。
  他想,她终于肯公开恋情,是他的幸。
  她想,她可以让世人见证他们的爱,是她的福。
  目送两个人远去,华晟威搂住身侧的人,“余南,我们……是不是也该……嗯?”
  女人但笑不语,却悄悄向男人怀里靠了靠。
  ——也许,幸与福,便是如此吧。
  ******
  “卡!”
  导演一声令下,莫然从台阶上缓缓走下来。
  腿有点软。
  华晟晞捏了一把汗,见她毫发无损,便噙着笑迎过去,递上水,“累不累?”
  她笑,“大明星,你什么时候成我助理了?”
  男人却很正经,“哎你别说,我要是给你当经纪人还真行。”说着搂过她的肩膀耳语,“我本科可是学经管的。”
  她撇撇嘴,拖着已经抖到发软的腿走到导演跟前,强颜欢笑道,“导演。”
  “莫然啊,这一遍不错,你过来看看,表情、感觉,都很到位。”说着,这个年过不惑的女导演拉着她的胳膊到了监视器前。
  半晌,她起身,“导演,我想……再来一遍。”
  见多了各路明星的知名导演被她这句话说愣了,“什么?”
  身侧的华晟晞也惊了一惊,好不容易才从摩天大楼的楼顶边缘走下来,她还要再上去一次?
  “我觉得……刚刚的情绪还是不够到位,我想再试试。”莫然的眼里写满了期许与诚恳。
  华晟晞咳了咳,“然然,这不是开玩笑的,上面那么危险,我不准。”
  对面的导演思考了一会儿,拍着她肩膀道,“莫然,像你这样的新人,不多见。”
  ……
  鼓风机,反光板,滑道……各种设备再次架好。
  莫然穿上高跟鞋,慢慢走上第一高楼的楼顶,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倾国倾城的笑脸,再一次出现在摄像机里。
  却不知,她的腿已经抖到快要发麻。
  她脸上的笑也快要僵掉。
  她的手心,早已冷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