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半小时以后,华晟晞闲庭信步般地走进房间,大咧咧地倚坐在床上,两手交叉叠在脑后,悠闲自得地看着眼前认真学舞步的某人。 
  “喂,错了,先上左脚再转身。”
  莫然一头黑线地按着遥控器倒回刚才的地方,果然是自己错了。
  。。。。。。。
  “喂,动作有力点行不行,没吃饱饭啊。”
  莫然只好加大力度,天知道这舞怎么这么难跳,以一个女生的体格根本应付不过来。
  。。。。。。。
  “喂,腿抬高一点,你到底拉没拉筋啊。”
  莫然憋着心里噌噌往上蹿的怒火,又做了一遍刚刚的动作。
  。。。。。。
  “喂,注意眼神,要放电懂不懂,你是不是女人啊。”
  “你烦不烦!”莫然终于在某人第N次发话的时候忍不住了。
  莫大小姐第二次破功又是拜华晟晞所赐,第一次骂人,第一次吼人,也许今后还要第一次打人第一次踹人第一次踢爆某人。
  莫然20多年培养出来的高贵与优雅的气质全被这个姓华的给毁了,毁的片甲不留。
  
  接近中午12点,莫然已经把所有的舞步都记了下来,不能说已经跳出了华晟晞要求的水平,但至少舞步不会跳错,动作不会忘记,至于跳的到不到位,那就是她接下来一个小时要做的事了。
  华晟晞在莫然冲他吼了一嗓子之后便再没发话,拿起身边的iPad开始玩游戏。
  不行,无法专心,平日里闭着眼睛都能过关的游戏这会儿却挂了好几次,华晟晞懊恼地把手里的iPad摔到一旁,转头对着某人,“喂,你先停一下。”
  刚做完一个旋转,莫然拿起遥控器按下暂停键,眼睛却一直盯着屏幕不去看他。
  以为他又要提出什么毛病了,正准备耐着性子洗耳恭听,结果等了半天华晟晞也没有说一句话。
  莫然略微有些不耐烦,刚要转过头让他有话快说,结果正对上他那双饱含深情的桃花眼。
  莫然心里暗暗一惊,不得不说,华晟晞这张千年一遇的妖孽脸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哪个女人见了都会春心萌动芳心暗许。高大的身材,坚实的肌肉,一流的舞姿,感性的歌声,一切加在一起成就了这个传奇般的天王巨星。
  就连一直对他不存什么好感的莫然也默默地佩服起他来,嘴上不承认,心里却不知不觉地对他多了几丝好感。
  但是好感归好感,再多的好感也抵不过他是个变态的事实。
  华晟晞看她看的有些出神,他的目光一刻也不想离开她,也许,就这么看着她,自己也会觉得快乐。
  他张了张几次嘴,终究那句“做我女朋友”没有说出口。
  莫然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蛋疼表情,心里不免有些好奇,但是良好的家教以及对于华晟晞这个人的些许了解告诉她,好奇害死处女猫,便一言不发地看着华晟晞一个人在那儿纠结。
  莫然想哭,现在离下午1点只有50分钟了,她还需要练习好多遍才可以过得了自己这一关,至于能不能过华晟晞那一关就不是她能主宰的了,而现在这个像撒旦一样的臭男人正在浪费她以分秒计算的时间,这等于扼杀她的生命。
  终于,在莫然准备继续练自己的舞让某人纠结去吧的时候,华晟晞开口了,“陪我去吃饭。”
  这下轮到莫然石化了,他刚刚是说,让她,陪他,吃饭?
  没等莫然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华晟晞已经走到她身边拿下她手里的遥控器,关掉屏幕,搂上她的肩,出门。
Chapter 12【相信】

  莫然这一餐吃的很是郁闷,滴酒不沾的她被华晟晞硬逼着喝了三分之一瓶的红酒,从不吃鲍鱼等进补海鲜的她也强忍着吃下两颗鲍鱼,外加半只龙虾,水果沙拉、各种甜点。。。她被华晟晞逼的只有吃的份,没有抗议的权利。
  莫然只觉得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自己是处于扶墙的状态,无奈身边的某人一阵惬意而舒心的表情让她无处撒气,只能气鼓鼓的怨自己没有主心骨,华晟晞这货不是人你不知道吗,他威胁你吃你就吃啊,真就是吃饱了撑的!
  红色法拉利跑在空旷的公路上,不是去华宅的路。
  “去哪里。”莫然抚着依然圆鼓鼓的小肚子问他。
  “排练场。”
  “带我去干嘛。”
  “那上午让你学舞干嘛。”
  “可是我没法跳。。。”说完莫然瞅瞅自己被他撑大的胃口,“撑的难受。”
  华晟晞眼里映着莫然那张略带不满的小脸,似乎这个冰冷而内敛的女人已经开始为他融化了。
  车子在一片小树林外停下,解开安全带,华晟晞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跟在华晟晞身后,莫然置身于一边郁郁葱葱的绿色海洋中,宜人的空气,泥土的芳香,一股脑的扑面而来,莫然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为什么放着那么大的家业不做,非要当歌手。”华晟晞走在前面,突兀地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两手却很随意地抄在兜里,像是他一点也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唐突。
  微微跟上几步,“喜欢。”
  站定,回过头来,略带骄傲的口吻,“求我,我可以帮你。”
  “不必。”
  勾唇轻笑,“你不是已经求我了吗,还嘴硬。”
  “那是你故意的,你不就是想要为难我吗,好啊,你如愿了。”
  华晟晞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我只是想多给你一些机会而已,并没有为难你。”
  走过这片树林,对面是一大片宁静的湖泊。
  “华晟晞,你故意给我最低分,就有够可耻。”
  闻言,一直淡定悠闲的华晟晞转过身来,“不是我。”说完复又转过身去对着那片心旷神怡的水面,“你若不信,可以问你朋友。”
  站到华晟晞身旁,叹口气,“我信。”
  有些好奇地侧过头看着她,“哦?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
  莫然没有接话,只是脸上多了丝沉重。
  他若说不是,她便信;他若说是,她也信。莫然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心里很清楚这个男人居心不良害自己受苦,可以她竟然一点一点的选择相信他,难道,她已经被他俘获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后怕起上午在练功房里的事,如果,如果她真的就这样对他放下戒备,会不会真的被他。。。
  “你的身体早就背叛了你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华晟晞已经靠过来,在她的耳边搅得一阵痒,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耳廓。
  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是人,简直就不是人,连她在想什么他都能猜的出来。
  “变态。”小声地骂了他一句,莫然别过头不去看他。
  华晟晞轻轻扳过她的头,揶揄般地指指她绯红的小脸,“都写在脸上了。”说完又搂过她吻了吻她的秀发,低声呵气,“回味无穷吧?”
  莫然有些恼羞成怒地推开他,向平静的湖面走近几步,这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接起来,“喂你好,我是莫然。”
  “莫小姐,我是你陆叔叔,下个月的决赛可要好好表现啊,我看好你哦!”陆董那沙哑的声音听得莫然一阵胃疼,陆叔叔,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叔叔?可笑。
  “陆董,我。。。不太明白您什么意思、”莫然有些疑惑地问回去。
  “怎么?华先生都亲口承诺了要帮助你拿冠军,你会不知道?你这小丫头也真厉害,竟然能把华晟晞那种人物给搞定,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前还说些过头话,后来又大加赞赏,你说。。。。。。”陆董噼里啪啦的碎碎念,莫然没有心情听下去,第一次很不礼貌地“啪”的扣下了电话。
  转过身,正对上他深情的目光,莫然顿时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华晟晞就站在她面前不到3米处,深邃的眸子里全是莫然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举手投足,他贪恋般地吸收着她身上所有的光华。
  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刚那通没有讲完的电话上,原来,他早就兑现了承诺,或许自己真的应该相信他。
  慢慢走到他面前,抬起头,“跟我说说下午排练的事。”
  华晟晞吸了吸鼻子,真香,这个女人的香水用的也太诡异了点吧,他从没在其他女人身上闻到过同样的味道,似乎那是专属于她的味道,无可取代。
  他又想起了上午的那个深吻,甜蜜的甘怡,芳香的诱惑,还有那柔软的像要化掉一样的嫩唇,以及手感极致的高耸。这个女人以为自己足够聪明,阅女无数的船长能够分不出真假?那里的手感比她的唇还要柔嫩,分明是一只嫩兔子的她还要硬装出一份不被情/色打动的熟女模样,果真是个高雅而透着可爱的女人。
  会不会,她的那片丛林也一样的引人入胜不可自拔?华晟晞已经深陷在那浓浓的情/欲画面中,怎么也不想走出来。
  “喂!”莫然碰了碰面前这尊雕像的胳膊,他已经出神很久了。
  春梦被打断,尤其打断他的还是梦里的主角,华晟晞此刻有些隐隐的腹胀,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咳,那个,回车里吧。”说完便顶着“我很蛋疼”的表情转身离开了。
  车内放着与车速很不搭的D大调卡农,莫然有些纠结地看着身侧专心开跑车的某人,真是个变态,试问世上还有哪个人开跑车听抒情曲?
  “下午要跟我的伴舞排练,去到以后会有专门的老师帮你改一些动作,大致上应该会和你学的差不多。”偏过头看看身侧的美人儿,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白皙的小脸儿上挂着丝丝紧张的情绪。
  “别紧张,他们都是熟人,给我伴舞很多年了。”
  身侧的女子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前方的路。
  “喂,你不是一向挺自信的吗,你跳的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也勉强说得过去,别妄自菲薄啊。”
  华晟晞开始犯起话痨的毛病,只要莫然不说话,他就莫名其妙地害怕。
  “刷”的一下一个急刹车,转头看着莫然,“喂,你说句话啊!”
  莫然握着身前的安全带,慢慢扭过头对着华晟晞,“我忘动作了。”
  莫然刚刚在回忆每一个动作,可是她发现到了某处她突然卡壳了,向来记忆力超好的她不知怎么了就是记不起来那些舞步。
  打开车载系统,里面蹿出来那个美到不像话的某人,莫然赶紧侧过头盯着屏幕一遍一遍的复习舞步。
  
  跟着华晟晞走进排练场,她发现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变态,奢华的吊灯,优质的地板,除了四面的镜子没有办法进行过多的装潢,整个偌大的排练场分明就是一个精缩版的华宅。
  一票舞者正在里面整齐划一地跳着舞,见到华晟晞来了,走过来一个棕色头发的帅哥。又是一张妖孽脸,莫然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深蓝T恤的健硕美男,头有点隐隐的疼。莫然最近的生活里美男泛滥,走到哪里都是一张张帅到邪恶的标准帅哥脸。
  “呦,哪来的妞?”棕色头发与华晟晞搂了一下,问道。
  “我的女人你别想打什么主意啊。”华晟晞垂了对方的肩一拳。
  “怎么,这回玩真的了?艾菲知不知道?”
  “别提那些,快点教她,她喝了点酒,脑子现在不大好用。”
  可怜巴巴的莫然石化在一旁,喝酒,脑子不好用。。。她堂堂莫大小姐怎么到了这个变态的嘴里就一文不值了。
  不做过多的辩驳,莫然在心里把那个变态了三遍,才跟着棕色头发走到排练场的中间。
  “你叫莫然?”棕色头发一边教她动作一边问道。
  “恩。”
  “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没多久。”
  “上床没。”
  “。。。。。。”
  “喂,你看我怎么样。”
  “。。。。。。”
  “要不,别跟华晟晞了,跟我交往看看?”
  “。。。。。。”
  “美女,说话啊。”
  “老师,你好像跳错了。”
  棕色头发终于一头黑线的闭嘴了,莫然斜了一眼身旁的美男,郁闷,真是郁闷,最近她真的应该挂个牌子:帅哥莫近。
  “改完了?”华晟晞走过来。
  棕色头发冲他点点头,“小妮子嘴挺硬,哎,你可得好好调/教调/教啊。”
  华晟晞一听,顿时回想起莫然那句“轻点呗”就不自觉地轻笑起来,似乎她这个样子也挺好,很久没有人敢和他这样冷淡却又好笑的说话了。
  “啪啪”,两下清脆的掌声,所有的伴舞瞬间集合起来,华晟晞也站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美女,该排练了,去站位啊。”棕色头发催促她道。
  “站哪里。”
  “当然是华晟晞旁边了啊。”棕色头发用一种明知故问的口吻回道。
  。。。。。。好吧,莫然承认,她就不应该相信华晟晞,她怎么会轻易地就信了一个男人在欲求不满时说的话呢?!
  她,1号伴舞,也就是说她就是那个将要在在演唱会上与华晟晞大跳贴身热舞的人。
  莫然抚着有些疼的额角,挪着步子走到了华晟晞身边。
Chapter 13【你爱他】

  “莫然!动作幅度!”棕色头发在身后的队伍里一边跳一边大声喊道。
  莫然回过神来,不管怎么样,她也是要跳好这个舞的,虽然现在紧紧搂在自己身后的是只随时可以把她按倒的野兽,她也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
  音乐停下来,棕色头发走到莫然面前,“要用感情去跳懂不懂,感情。这首歌表达的是什么你知不知道?”
  莫然摇摇头。
  棕色头发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桃花眼看着华晟晞,“你没告诉她?”
  华晟晞摇摇头。
  这回轮到棕色头发原地郁闷纠结了,这两个学生真的是太过分了。
  “你,现在就过去跟她讲故事情节。”气场突然大起来的棕色头发指着华晟晞说道。
  “华晟威,我的时间以秒计算,要讲你跟她讲。”
  花生味?华,晟,威?
  莫然的大脑迅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左右瞅瞅这两个人,难道。。。一家子变态?
  “行,我马上打电话给艾菲。”花生味同学作势要拿出手机。
  华晟晞迅速地按住花生味的手,接着拉过莫然就往场地外侧走,“这首歌是讲。。。。。。”
  莫然听出个大概,不就是说男主是个高傲的王子,女主是个平凡的姑娘,姑娘爱上了王子,但是王子对她极其冷淡,所以姑娘用尽全力去对他好,为他付出了很多很多,总之就是姑娘爱的死去活来轰轰烈烈,而王子却始终不为其所动。原来王子也深爱着姑娘,可是王子却因为身患绝症给不了她爱。最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王子吐血而亡,在王子的葬礼上姑娘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然后呢?”莫然听完问道。
  “没有然后了啊。”华晟晞摊摊手。
  “俗。”
  “什么?”
  “很俗。还有,你不觉得这个故事编的很自私吗?最后姑娘的命运呢?你们只想到了王子多么为爱煎熬,却不讲讲那姑娘最后会怎么样,一个人郁郁终生?还是跟随王子而去?还是什么其他的。。。总之应该给个交代啊,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不顾及女人的感受,啊?”莫然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的想法全都倒了出来,末了还略带不满地质问着他。
  华晟晞石化在那里,他只是给她讲个故事梗概而已,只是想让她知道接下来她要带着对他浓烈的感情去跳而已,只是想告诉她适当的时候她应该要主动一些而已,哪里想到这个女人一旦有了想法便让他难以招架。
  掩饰地咳了两声,走到华晟威身旁,“哎,情节我讲完了,剩下的你指导吧。”
  刚走出两步,华晟晞却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走到莫然身旁,俯在她耳边,“其实最后姑娘把王子给奸尸了。”
  “滚!”莫然终于第三次破功,华晟晞你大爷的。
  
  “所以说,你跳的时候要饱含着对王子的深情,要主动,甚至你都可以自己去发挥啊,必要的时候可以主动吻他啊。我们这是舞台剧,观众是在看你们表演,听歌可以买CD听,他们掏钱到现场来不就是为了看表演吗。”花生味滔滔不绝起来。
  莫然听的心肝直颤,还主动吻他,要不要再上去一个扑倒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这是赤/裸裸的逼良为娼!
  莫然忍着心里的愤恨,乖乖地走到排练场中央,深呼吸,莫然,你可以做到,你爱他,恩,很爱他。
  突然莫然的眼前就出现了被华晟晞紧搂在怀里被他吻的有些晕头转向的场景,心跳突然就“砰砰砰”地加快了许多。
  莫然,对,就是那种感觉,就是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你爱他,你爱他。。。。。。
  
  莫然来时穿的黑色T恤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趁着休息的空当,她看到华晟晞中午刚换过的灰色背心也湿的透透,就连同样妖孽般的花生味也在一帮撑着两腿微微喘气。
  刚刚休息了五分钟,花生味便又“啪啪”两巴掌把瘫倒在地上的伴舞们给全部拍起来了,莫然拖着沉重的双腿,咬着牙走到华晟晞身旁站好。
  “这一遍所有人都要注意眼神、注意表情,动作必须到位。”花生味说完便按了一下遥控器,顿时强劲的音乐又响彻整个排练场。
  她不得不承认,华晟晞是个很棒的舞者。
  他的每一个舞步都像是精心雕琢过一样,他的举手投足都透露着王子般的风范,他就像一个神话一样被众人敬仰着、膜拜着。作为他头号伴舞的莫然,此刻正深情无比地望着他那双桃花眼,肆意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抬腿、弯腰、跳跃。。。
  汗水湿了一层又一层,舞跳了一遍又一遍,在每一个主动搂住华晟晞大跳贴身热舞的瞬间,在每一个被华晟晞拥住缠绵悱恻的刹那,莫然都会有片刻的失神。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晚上8点,排练场。花生味和伴舞们5分钟前已经离开了,华晟晞也去了排练场的二楼,莫然一个人拖着酸痛的双腿挪到一侧的把杆处,扶着把杆慢慢坐到地上,双腿并拢蜷缩起来。
  
  腿很酸,酸到她连一步路都不想走,而且那种酸胀的感觉让她一刻不停的想要呻/吟,真的很难受。
  她把脸深深地埋在膝间,她想哭,真的很想。
  她拉筋的时候没有哭,再酸再疼她都没有哭,可是这一次,这一次她真的有些吃不消。
  远处传来她的手机铃声,她没有起身,就让来电的主人等一等,她真的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铃声自己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自己的小腿被人一下一下地按摩起来。
  她缓缓抬起头,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的华晟晞正蹲在她身侧,那股似乎已经嵌入他皮肤般的CK香萦绕在她的周身。刚刚洗过澡的他头发还滴着水,略为粗糙的指腹轻柔地揉捏着她的小腿。
  她刚想惊呼“别碰我”,可是那种舒适的感觉从腿部传来,让她活生生地把这句话给吞了下去。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笑。
  “以后经常会这样长时间跳舞,结束以后一定要记得按摩。”头也不抬,华晟晞吩咐道。
  “知道了。”
  “一会儿去洗个澡再走。”。
  “恩。”
  半个小时以后,二楼浴室的门被拉开一条小缝隙,一个貌若天仙的脑袋探了出来。
  “哎,你过来。”
  仰坐在不远处大沙发里闭目养神的某人闻言睁开眼,看了看躲在磨砂玻璃后面的女人,勾着唇角走了过来,“怎么了。”
  “我没有换的衣服。”
  “那正好不穿。”
  莫然被他这一句话给骇醒了,莫大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他是个衣冠禽兽了?!他给你按摩就证明他是好人了?天大的笑话。
  莫然撇撇嘴,缩回浴室里面拉上门,站在那里瞅着自己换下来的一身湿衣服直叹气。
  她。。。她从小就有轻微洁癖,而且偏偏癖在只要脱下一件衣服,那在它被洗过之前,绝对绝对不会再套上。
  天知道她怎么就有了这么个奇怪的洁癖,现在好了,自己把自己给逼绝路上了。
  
  莫然咬咬牙一闭眼,就要抓起眼前的衣服往身上套。
  “嗒嗒”,敲门的声音。
  “干嘛?”莫然趴在门边问道。
  “给你衣服。”华晟晞的声音隔着厚玻璃门传进来。
  迟疑着拉开一条缝,莫然围着浴巾出现在华晟晞的面前。
  咽了口口水,华晟晞不动声色地把手里的衬衫递过去,“这里只有几件男士衬衫。”
  莫然看着华晟晞憋得很痛苦的表情,识趣的一下子把门拉上了。
  抱着自己的脏衣服走出来,屋子里已经不见他人影,莫然向下拉了拉衬衫。她下面只穿了条潮乎乎的底裤,当然那是她在浴室洗过之后的底裤,尽管拿着大号吹风机吹了大半天,可现在还是有些湿。。
  沿着楼梯走到一楼,拿起自己的包包翻出手机,12个未接来电,有10个是夏余南打来的,2个是顾泽打来的。
  “喂,余南。”
  “莫大小姐你可算接电话了,你死哪儿去了!”
  “刚刚洗澡没听见。”
  “大小姐,你洗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澡啊!”
  “额,余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的。”
  “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