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徐教授,您给点力呗。。。
  “很急?”身后响起很干净的男声。
  莫然回过头,刚刚带她来的人还没有走,“恩。”
  男生看着她思度了片刻,随即眼角微微笑起来,擦过莫然的身子走过来,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又是一个“请”的姿势,莫然愣了一下,这个学生怎么会有徐教授的钥匙。
  “谢谢。”
  提着限量版走进办公室,她在想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来等徐老头。
  接着她就看见那个带她来的男生坐到了写着“徐诺副教授”牌子的老板椅上,上身微微前倾,两只胳膊支在桌子上,很认真地在看着她。
  莫然站在原地大脑飞速转了那么一会儿,然后就彻彻底底的石化了。
  她绝美的小脸上顿时浮上几抹既尴尬又有点谄媚的笑,“徐,教授,那个,我。。。”
  “莫然是吧,你好。我还不是教授,叫我徐诺就行。”
  莫然在心里抹了两把泪,“徐,老师。。。”
  徐诺轻轻扬了扬眉角,干净的俊颜上写满了很醉人的笑。
  “莫然同学,我看你是一节课都没来上过吧,忙什么了啊。”
  莫然颦着小脸,“老师,最近我。。。”
  挥了挥手打断莫然的话,“一边吃饭一边说吧,西餐行不行?”
  。。。徐副教授,要跟她吃饭? 
  莫然心里打着鼓,偷偷地咽了口口水,“行。”
  黑色的Individual版辉腾“刷”的一下停在眼前,莫然的心里突然就想起了那个笑话,“开帕萨特的还好意思约我吃饭?”
  徐诺已经帮他打开了车门,见她站在那儿不动便说道,“同学,还是要我换个凯美瑞来?”
  “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坐进去,她看着他启动、挂档,“我欣赏低调的人。”
  徐诺闻言笑了笑,“可是一旦坐进了高调的人,开什么车都低调不下来。”
  莫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敞开的领口和奢华的手袋,“今天是个例外。”
  徐诺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转过头来看着她,“莫然同学,有什么心事,可以和老师说说。”
  莫大小姐呆呆的坐在几百万的车子里,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她有心事?!
  有些茫然地转过头看着他,“老师,我没心事啊。”
  “如果有人侵害了你的利益,你有责任和义务维护自己的权利。”徐诺打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路说道。
  莫然真的郁闷了,这个姓徐的年轻副教授说的什么她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徐老师,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没有说话,车子停了下来,他帮她打开车门。
  她和他并肩走进格调极为高雅却很低调的Provence西餐厅,淡淡的薰衣草香弥漫在空气中。
  他们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徐老师,关于上课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
  “莫然,告诉你了叫我徐诺。”
  “徐老。。。徐,诺,那个,我。。。”
  “你减肥?”看着她搅着眼前的蔬菜沙拉,却一口也没有动。
  才发觉自己眼前的盘子已经被她捣的一片狼藉,忙叉起一片生菜放进嘴里。
  其实她想说,她刚刚吃完早饭不到两个小时。。。
  “你是不是。。。咳。。。恩。。。你知道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最容易。。。那个。。。就是。。。”徐副教授抹了抹鼻子,竟然吞吞吐吐起来。
  “徐老师,您是不是有心事啊?”
  莫然学着他反问回去,徐诺瞬时顿在了那里,他只是担心她,刚刚无意间听到她讲电话,她好像被逼着跟一个不是她男朋友的人上了床。
  虽然他没有处女情结,但是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花姑娘,他留过洋飘过海跟鬼子交过手见过大世面的徐诺还是很担心眼前这个美女的心理健康的。
  比如说,她会不会因此仇视所有男人?
  或者说,从此以后不再谈感情?
  想着想着一张清新可人的瓜子脸便浮现在眼前,他低了低眉,目光黯淡了下去。
  “徐老师?”莫然感觉到他已经出神,碍于时间很紧,她只能唤了唤他。
  “咳咳。”徐诺回过神来,“都说了叫我徐诺。”
  “徐诺,这科我不能挂。”
  莫然左手拖着腮,右手轻轻地晃着手里的红酒,今天这红酒的味道怎么和昨天晚上的不一样,好像没有那么甜。
  “你想拿什么贿赂我?”徐诺已经恢复了轻松的神态,随意的调侃到。
  “恩。。。看样子你不缺钱,给你钱也没用。你也一定不缺女人,所以给你女人也没用。那。。。你还缺什么?”莫然仰着小脸,一脸可爱的娇态让他的喉咙不禁紧了紧。
  “爱。”
Chapter 18【女人啊,女人】

  缺什么?
  爱。
  莫然缩了缩脖子。
  徐诺帅气的脸向她靠了靠,“小朋友,这个能给吗?”
  放下手里的酒杯,“你才比我大几岁啊,叫我小朋友。”
  “高龄30,小朋友。”
  “徐老师,你是怎么保养的?”
  “你要再叫我徐老师,这科你挂定了。”
  “徐诺,其实和你聊天挺开心的。”
  “要不,交个朋友?”
  “我从不和老师交朋友,有代沟,而且我紧张。”
  徐诺微微眯起眼,“那做男女朋友呢?”
  莫然歪着脑袋想了想,“徐诺,原来你是闪电一族啊。我跟你说,谈恋爱你闪一闪就算了,可是千万别学他们闪婚,到了最后离婚的一大把,而且您都这高龄了真的玩不起了。”
  莫然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些俏皮话,可是她一看见徐诺那张英俊而阳光的脸,她就想调侃几句
  “没事,男人四十一枝花,我现在还含苞待放呢。”
  莫然被他逗乐了,笑的有些花枝乱颤,完全忘记了自己的32C在COCO CHANEL的精心设计下,她的春/色已经隐隐跳跃着。
  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声音,徐诺清了清嗓子,“没男朋友?”
  “徐诺,我没答应跟你交朋友,这问题太private了。”
  “我不是以朋友的身份问的,而是以一个想追你的男性身份问的。”
  “才第一次见面的女生就想追?肤浅。”
  莫然,我可是见了你很多次啊。。。
  轻轻勾唇,“难道我也入不了你的法眼?”。
  “徐诺,我决定先和你交朋友。”很认真,很认真,她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有一样东西正悄悄地搅乱着她的心。
  “行,那你说说,和你上床那人是怎么回事。”徐诺亦非常认真,字字入耳。
  怔了一怔,别过头,“意外,喝醉了。”
  莫然,你明明知道自己那时候并没有醉,你是在掩盖些什么?她目光有些暗,微微低了低头。
  徐诺也不说话,拿起酒杯啜了一口,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
  就在这气氛有些微微僵的时候,莫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干嘛,知道,再见。”
  六个字,惜字如金。
  “他?”
  “恩。”
  徐诺换了个坐姿,“今晚有场大片新上映,要不要一起去看?以朋友的身份。”
  莫然的眼前浮现着刚刚来电显示里的那个“晞”字,他是什么时候动的她的手机?
  心里突然有些堵,“改天吧,今晚有点事。”
  徐诺有些微微的挫败感,但却很快恢复了阳光的笑脸,“把我当朋友,就可以把心里的垃圾往这里倒。”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莫然,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呵呵,谢谢你。对了徐副教授,您还要挂我吗?”莫然擎着小脸,憨憨地问道。
  “公事公办,照挂不误。”
  “你敢!送我回去。”莫然的胆子竟真的大了起来。
  徐诺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恩,很窝心。
  和徐诺吃过饭后,莫然一个人回到宿舍练歌。
  2个小时以后,夏余南推门进来,“莫大小姐,你活着回来了?”。
  “岂止,简直是活蹦乱跳。”
  “哎,徐老头没把你怎么样吧。”夏余南摸摸莫然的额头,不烫,也就是说她没有睁眼说瞎话。
  “夏余南,以后像年龄这种原则性的问题,麻烦在短信里说清楚。”莫然略微不满地瞥了瞥她。
  “教训,这叫教训懂不懂,害我眼皮儿跳了一整天。哎,昨晚哪去了。”
  “变态那儿。”莫然穿着一身加菲猫睡衣爬下床,拿了片菠萝放进嘴里。
  “华晟晞?”
  “除了他还能有谁。对了,明天带妆彩排,去不去?”
  “去,我再带个人行不行?”
  “你拖家带口我都不管。”莫然又爬上床,塞起耳机。
  过了一分钟,莫然摘下耳机,对着晃悠在地上的某人,“夏余南,招!”
  
  其实夏余南所谓的俩眼皮儿一起跳,真正的版本是这样的。
  话说,就在莫然和华晟晞在酒吧里由三垒向本垒努力迈进的时候,就在莫然被华晟晞拥着倒在床上火热交缠的时候,夏余南正走在月黑风高色狼出没的S大校园里。。
  对于S大夜景以及夜色的描述,以及那绝对高的犯罪率与河蟹率,莫然一直深信不疑。
  莫名其妙抽了风的夏余南同学昨天下了晚自习,听好了,是下了晚自习。
  对,夏余南同学上自习去了,念了快两年的书,第一次上自习了。
  她悠哉地从图书馆出来,刚刚掏出手机想给莫然打个电话报告她上自习了这一天大的喜讯,结果手还没按上快捷键,一个身影就堵在她面前。
  借着幽暗的灯光,她认清了,是那个留着小贝头的学弟陈杰,是那个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偏偏对他闻风丧胆的学弟陈杰。
  “干,干嘛。”夏余南很没出息的口吃了。
  “学姐你知道的,我来追求你啊。”小学弟一句话就把夏余南给堵死了。
  紧接着被堵死的还有她的嘴。
  她夏余南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还是在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图书馆前。
  噼里啪啦响起来稀稀拉拉的掌声,渐渐的人多起来,掌声也变得热闹起来,到了后来竟然混杂着男生的口哨声,隐约地她还听到有女生捏着小嗓子撒娇道,“好浪漫啊。”
  “浪漫个屁!”夏余南叉着腰喘粗气。
  “这小子行啊,一吻定江山啊。”莫然坐在床上踢踏着小腿,眨着大眼睛晃悠着脑袋。
  夏余南想哭,知道被强吻的晕头转向之后她她她她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换个头型,这个我不喜欢。”
  莫然捂着肚子笑到岔气,“你这是暗恋他多久了啊,丢不丢人你!”
  和陈杰确定关系之后,夏余南就更加不放心自家爹妈起来,是不是他们有心灵感应什么的,知道她在外面处对象了,所以,眼皮儿兄就一刻不停的跳啊跳,这是不是在提醒她,家里已经鸡飞狗跳了?。
  面对老夏的步步紧逼,夏余南自是打小练就了一身雷厉风行、行事果断的作风。
  一屁股坐到莫然床上,“哎,我打算搬去他那儿住。”
  莫然一口水喷了出来,加菲猫小瓷杯里的水还晃晃悠悠的。
  “余南你疯了啊,才认识几个小时啊。”
  “一旦对上眼儿了,一旦感觉来了,就跟认识了几世纪一样。再说,我得在老夏发现之前赶紧吃把禁果。”
  莫然踢了她一脚,“恶不恶心,你欲/火攻心哪,至于么。”
  “哎,你都跟华晟晞上床了,我为什么不行?”
  “我和他那是意外,酒后乱性。”
  “不是,你真把他给睡了啊!!!”
  莫然摇摇头,不对,明明那天被压在下面的人是她。
  随即又点点头,也对,好像是自己先去挑/逗他的。
  “哎呀反正你绝对不能这么快就把那膜捅破了就是了。”莫然翻身过去找i Pad,“我不允许。”
  突然莫然又气鼓鼓的瞪回来,“夏余南,不带这么套我话的!
  夏余南跟她家夏宝宝似的可怜巴巴地摇摇莫然的胳膊,“妞,我今晚就过去,你自己在宿舍害不害怕啊。”
  “害怕。”赌气一般,莫然翻过身不理她。
  “要不。。。让华晟晞过来陪你?”
  一个抱枕扔过来,夏余南轻巧地躲过去了。
  只见莫然趴在床上把脸埋在床单里,一个闷闷的很无奈的声音传过来,“明天晚上8点,市体育场。”
  “一定到。哎,你别生气啊。。。”
  “我要那小子的见面礼。”
  “几位数的?”
  “看着办。”
 
  红色的法拉利准时地停在校门口,莫然坐进去,一套清爽的T恤青春无敌。
  华晟晞扬了扬眉,这女人,自己送她的加起来几十万的衣服鞋子竟然穿不上一天就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意思。
  “歌练得怎么样了。”华晟晞没有看她,认真地开着车。
  “还可以。”莫然不多话,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我送的衣服不喜欢?”
  “不是,只是不大习惯。”
  “慢慢的会习惯的。”依旧霸道、自负。
  莫然走进排练场的时候,里面已经排好了队形,华晟威从镜子里冲她招招手,“快点啊就等你们了。”
  早已烂熟于心的动作,莫然跳的轻松自在。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跳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姑娘对王子的爱,她好像理解了,领悟了?
  她被华晟晞拥着,炽热的胸膛紧贴着她,像极了那夜他的火热、他的撞击,还有他被她抓乱的头发,他被她指甲划破的背肌,还有。。。
  看抬起脸看着他,她的第一次就交代在面前这个男人的手里,不,那里。
  不是不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现在在做什么?
  她猛地刹住闸,莫然,你竟然思春了!
  蓦地羞红了脸,华晟晞看着镜子里的她,绯红的脸蛋儿挂着一丝迷离的浅笑,嘴角不禁扬了扬。
  好姑娘,承认吧,你的男人很不错。
  一个利落的转身,定位,音乐在那一刻停止。
  三秒钟以后,“啪,啪,啪”,清脆的掌声有些孤寂的从远处传来。
  他们的训练一直都是封闭式的,所有的演员都在场上,会是谁?@
  莫然赶紧松开紧抱在怀里的华晟晞,剧情需要,莫然真的需要非常非常主动以及非常非常频繁地去抱他搂他甚至借位吻他。
  或者说,用华晟晞的话说就是,咱俩就别装了,真吻吧。
  这已经是第十遍了,她有点累,默默地走到一边拿矿泉水。
  等她下一刻回过头来的时候,闯进她视线的便是两具拥吻在一起的身子,女人背对着她,身材姣好,一头棕色的卷发散到腰际,超短裙下纤细的腿笔直修长地踩在足有10公分的高跟鞋上。
  拥着她接吻的男人她认得,也许就算他没有正对着她,她也会认得。
  他吻的很认真很深情,就像他每一次吻她时一样,就像那夜他压在她的身上吻她时一样。
  真的一样。
  就在华晟晞抬起头的瞬间,莫然赶紧别过头转过身,拿起手里的矿泉水又喝了一口。
  该死的,怎么喝口水都会呛到。
  咳得发红的小脸紧紧地皱起眉头,她捂着嘴尽量不让别人听到她的咳嗽声,她一直都是那么低调的一个人,一直都不愿意成为焦点,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偏要选择当歌手,为什么要义无反顾的投进娱乐圈这个是非不断真真假假的大熔炉。
  到了最后,自己是不是也会同样的被融化掉,直到没有了自我?
  松开腻在自己怀里的艾菲,华晟晞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弓着身子微微颤抖的背影上。
  “晟晞,今晚陪人家好不好?”莲藕一样的嫩白手臂攀上男人的脖子。
  “艾菲,这里没有媒体,不要再演了。”
  “你一直都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在演戏,我千里迢迢从巴黎赶回来,为的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艾菲,我想我说的很明白,我们只是朋友。”
  “那刚刚那一吻算什么?”
  华晟晞的眸子紧了紧,他的目光追随着那抹渐渐走远的身影,他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手机坚持不懈的响着,莫然看了看,便任由它响,不再去理会。
  终于在莫然的手机快要被打没电的时候,她接了起来。
  “你在哪?”焦急的声音,一点也不像华晟晞的性格。
  “我在排练场外面,里面太热,想透透气。”
  “马上回来!”气势汹汹地冲她吼了一句,华晟晞狠狠地按下电话。
  刚刚他翻遍了整个排练场也没有把她翻出来,还撒谎说她就在外面,他已经把周围找了个遍,哪里有她的身影?!
  从洗手间的格子里走出来,莫然站在镜子前扑粉底,补唇彩。
  镜子里突然多出一个人影,她怔了一下。
  “你是晟晞的伴舞吧。”
  莫然礼貌的笑笑,“对。”
  “跳的不错哦。”
  依然很礼貌的回过去,“谢谢。”
  莫然拉好包包的拉链往外走,在就快要迈出洗手间的那一刻,身后有声音再次响起来,“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莫然站住,却没有回头。
  “你应该知道他和我的绯闻吧,我们拍拖那么多年,我想,你不会去做一个根本就没有希望的第三者吧。”
  莫然觉得自己是遇到女版华晟晞了,那骄傲的口吻,那颐指气使的语气,她哪知眼睛看出来她喜欢他的?!
  觉得有些好笑的转过身,“你是说,我喜欢那个变态?”
  艾菲姣好的小脸顿时拉下来一点,“你叫晟晞什么?”
  莫然不想去搭理她,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刚一走出来,胳膊就被人猛地拽住拖到一旁的拐角,“嫂子,我就猜到你能在这里。”华晟威的妖孽脸笑的很灿烂。
  强装出一抹笑,“怎么,不允许内急啊,还要跟过来。还有,我姓莫,不姓嫂。”
  花生味憋住了没笑出来,不姓骚。。。
  莫然看着花生味憋得很蛋疼的表情,哥俩都是变态,憋笑的功夫乃极品中的极品。
  “我哥现在像头狮子,到处咬人,目前只有你能驯服他。”声音因为憋笑憋的有点抖,不过不妨碍他依然潇洒落拓的皮囊。
  “他犯神经关我什么事。”莫然不想跟花生味再说下去,作势要走。
  一把拦住她,“哎,艾菲都跟你说什么了?”花生味伸出脑袋看看洗手间的出口,那妖野女人还没有出来。
  “我要回去排练了。”莫然没有回他的话,却被他拽着怎么也走不了。
  “哥,嫂子在二楼洗手间,过来接人。”花生味对着手机说道。
  莫然郁闷,纠结,这都是怎么了,自己上个厕所也要被人护送?
  一分钟以后华晟晞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一脸的焦急却在见到莫然的那一刻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态,他慢慢降下来奔跑的速度停在他们面前。
  “不是说在外面吗?”火药味十足,他果然是狮子发疯了,“你擅自离开,大家都在等你,耽误的时间谁来弥补!”
  微微眯起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呵,他的嘴里应该还停留着艾菲的味道吧。
  莫然笑了笑,冷淡至极的语气,“给钱好了,一个人多少误工费,你说吧。”
  “光是我这份你就给不起。”华晟晞两手叉着腰,刚刚真的是把他急坏了,看到莫然独自离去的身影,他突然间害怕起来。
  “呵,开个价吧。”莫然倒也有了耐性,反正她现在心里莫名其妙的火大着,有个人陪她斗斗嘴倒也舒坦。
  “那好,我就要你。”
  “真好,我一文不值。”莫然轻轻勾唇。
  花生味在一旁看傻眼了,这两口子。。。打情骂俏还真像那么回事。
  转过身对着花生味,莫然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请问训练结束了吗?如果结束了我想回去,没结束的话可不可以快一点?”说完她扭头就走。
  华晟晞想要追过去,被华晟威一把拉住了,“哎,刚刚艾菲好像也在洗手间,我看嫂子出来的时候,表情有点不对劲。。。”
  华晟晞目光一凛偏过头来,“谁让你叫她嫂子了,八字没一撇呢。”
  “哥,套牢女人的不是戒指,而是孩子。”
  华晟晞闻言,眉头渐渐的舒展开了,女人,你终究是女人,我的女人。
Chapter 19【谜】(捉虫,可以无视我)

  莫然一个人有些闷闷地回到排练场,华氏俩变态远远地溜达在后面。
  见艾菲一个花枝乱颤的小碎步迎上去,莫然无奈地叹了口气,三个变态。
  电话突然响起来,陌生的号码,莫然走到边上接起来。
  “在干嘛?”。
  “徐诺?你怎么有我的号码的。”莫然的心情有些渐渐好起来。
  “你猜?”
  “好啦,你一个副教授会要不到一个学生的手机号码?你滥用职权。”
  “那我真的公事公办喽。”
  “教授,你欺负学生。”
  “莫然,你这是在勾引我。”
  “。。。我没有。。。”莫然囧着小脸儿。
  “怎么,事情办完了?”徐诺换了副认真的语气。
  才想起来徐诺本是想约她看电影,却因为今晚要排练而推掉了,她看看不远处正笑的一脸灿烂的艾菲,还有那冷峻高傲的华晟晞,目光不禁淡了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