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喂!轻点~(晋江vip)-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才想起来徐诺本是想约她看电影,却因为今晚要排练而推掉了,她看看不远处正笑的一脸灿烂的艾菲,还有那冷峻高傲的华晟晞,目光不禁淡了下来。
  “恩,办完了。”
  “在哪,我去接你。”
  报上地址,挂掉电话,莫然走到华晟晞他们旁边,“不好意思,我看大家也没有再练的意思了,而且我一会儿有事,先走了,明晚的彩排我会准时到。”
  说完她便不等他们的反应,直接拿起包包走人。
  允许你们谈笑风生就不允许我出去吹吹风透透气?华晟晞,做人不可以太刻薄。
  
  辉腾停在排练场门口的时候,华晟晞一行三人正好从里面走出来。
  看到莫然一脸灿烂的坐进去,全然没有刚刚跟他那种火大而又负气般的冷漠,华晟晞的眉头开始拧紧,呼吸也一下一下粗重起来。
  花生味低头看了看他握的发白的指节,又看了一眼还在那儿小鸟依人的艾菲,忙走到一旁把软骨症患者给扒拉了下来。
  “不想我哥发疯,就最好别缠着他。”
  艾菲化着精致彩妆的脸上仰起一抹不可名状的笑,渐渐松开了紧搂着华晟晞的手,莫然,为什么你可以轻易的打动几乎所有人的心。
  甚至包括我。
  路虎威风凛凛地驶在明亮的黑夜里,后座上的华晟晞一副欠抽的臭脸,身旁的艾菲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花生味有点受不了这车厢里的尴尬气氛,“咳,哥,去‘谜’怎么样。”
  “随便”华晟晞慢慢吐出两个字,然后闭上了眼。
  高贵奢华的VIP包厢里,一片歌舞升平。
  郁闷至极的艾菲缩在华晟晞身旁,自己拿着酒瓶闷闷地喝,这两个男人还是不是人了,带着女生进这种地方,虽然她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但好歹假情侣这么多年,怎么也应该照顾一下她的感受吧。。
  一大票的绝色美女搔首弄姿地对着两个男人大跳热舞,花生味在一旁看的血脉喷张,一手一个美女入怀却还不满足,一勾手,自己大腿上便又坐上来一个美女。
  华晟晞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今晚NP,看你明天怎么彩排。
  “帅哥,赏个脸?”一个小妞大着胆子朝华晟晞贴过来,这个金主似乎很冷酷,从踏进来第一步就摆着张冷脸。@
  “走开。”华晟晞连看都不带看她一下的,直接拿了酒杯灌了一口。
  挣钱心切的美女似乎是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不仅不走,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跟水蛇一样挂在他身上。
  “要我说几次才肯滚!”华晟晞此言一出,水蛇小姐愣住了,一众跳脱衣舞的美女愣住了,就连一脸淫/笑的花生味也愣住了。
  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看看华晟晞,被美女簇拥着的花生味微微皱了一下眉。
  上一次Tony跟他说他哥在这方面好像有问题他还不信,这回他见识到了,性/欲不足功能低下,男人的死穴。
  花生味拍拍自己身上的水蛇妖们,“乖,今天就先这样。”说罢掏出Gucci皮夹,一大把钞票塞进一个个沟壑里,“都下去吧。”
  嘤嘤地说了声“是”,坦/胸/露/乳的一票舞女袅袅婷婷地退了下去。
  点了根烟,艾菲顿时被呛得捂上嘴。
  “你先回去。”华晟晞又吐了一口烟,冷冷地说道。
  艾菲挂满委屈的小脸强忍着挤出一丝笑,“好。”
  她是个听话的女人,更是个聪明的女人,他想要她配合演一对娱乐圈金童玉女,她便答应;他想要她,她便给;他若不想碰她,她也不恼;她会像个小女人一样对他百依百顺,也会撒娇一般腻在他的身上给他温暖,可是她心里一直都清楚,他的心根本就不属于她;他从不给她一个交代,她更是不吵不闹,无论什么时候小脸上都挂着笑,真笑假笑苦笑,都是笑。
  他也是认准了她的精明,其实他给她的已经很多,光是能够在演艺圈扎稳脚跟,就足足够她少奋斗十年半载。
  只是认识的时间长了,她便越来越想得到他,越来越爱他。
  她在巴黎拍戏的空当便跑回来见他,他却拥着另一个女人跳舞。
  她看的真切,华晟晞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神,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深情。
  她的心有点累,默默爱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抵不过一个青涩的阳光少女。
  艾菲站起身,拿起自己的东西要走。
  “晟威,帮我送她。”窝在沙发里吞云吐雾的某人吩咐道。
  看了看一脸阴霾的华晟晞,他叹了口气,跟着艾菲走了出去。
  这边厢,莫然坐在宽大舒适而且弥漫着淡淡薰衣草香的辉腾里,心情慢慢也跟着舒畅起来。
  “你很喜欢薰衣草?”
  “我的梦想是在普罗旺斯买块地,然后做一个朴实的花农。”
  “园丁,你这辈子算是认准了荼毒花朵这项光荣的伟业。”
  徐诺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色牙齿,像极了牙膏广告里的模特,笑容阳光干净。
  “说说我怎么荼毒你了。”他接过话茬,谐趣地逗她。
  “还没考试就敢挂我,而且时时处处拿这个威胁我。”她的瞳仁在幽暗的车厢里笑的分外明亮。
  “说说我怎么威胁你了?”他继续抛出问句,莫然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答不出来了。
  。。。。。。
  车子在一栋古香古色的建筑前停下,幽绿的招牌上一个大大的“茶”字,莫然有些好奇地转过头看他,“古代人,你品茶?”
  他也不恼,笑着覆过来帮她解开安全带,“现代人,赏个脸?”
  说完,他越过她的身子从里面帮她打开车门。
  他的身子就那样擦过她,一股淡淡的香弥漫在她的鼻翼,干净的衬衫,健硕的胸膛,莫然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侧过脸看着莫然微微发红的脸颊,手还覆在车门上的徐诺眼角浮上一丝笑,然后坐回自己的座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莫然呆坐在车里,刚刚,她的心跳怎么了?
  晃了晃脑袋把乌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晃走,她一定是被华晟晞那个变态给气到的,不然怎么会像个更年期妇女一样“呼”一下子的脸上潮红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
  等等,她更年期?不会吧。。。
  仔细想想,这个月三天前就该来了,她,不调了?
  “呸呸”了两下,她根正苗红的社会好青年好姑娘,怎么就能提前到了绝经期,不可能不可能。
  抚了抚自己不怎么平静的心跳,她走下车,跟着徐诺进了茶馆。
  
  示意茶师退下,徐诺自己拿过茶杯和茶壶,亲自做起了茶道。
  莫然在他对面看着,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很奇怪,她只要一看着徐诺干净的俊颜,她就有种很安静的感觉,心情舒畅,总是想弯起嘴角。
  “老师,你还有什么可以传授的,望不吝赐教。”莫然很认真地打趣道。
  “为师见多识广,看你想学什么了。”他微微抬眼看她,暖黄的灯光照的她明媚动人。
  “恩。。。我想学学怎么忘掉一个人。”她托腮,看着慢慢流出的茶水,清净的茶色,透彻明晰。
  他微微一怔,她的心里,究竟住着怎样一个人?
  “说吧,他是谁。”他指了指她的心口。
  “他是我的初恋,他高三那年,我高一。两个好学生顶风作乱带头早恋,学校里早已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他高三的时候老师一遍一遍的找我谈话,我自己硬撑下来不告诉他;我高三那年老师还是找我谈话,我依然自己消化掉,不让他烦恼。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报了他的大学,结果我幸运的来到S大,他却一张机票飞去了新加坡国立。他告诉我,他需要更好的未来。”莫然品了一口茶,清新,淡雅,却有一点点苦。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都快两年了,我还是没能治好自己的伤口,就算和顾泽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竟然还住着他,你说我是不是个坏女人。”一丝苦笑挂在脸上,莫然看着窗外的夜色,竟是灯火通明。
  “顾泽?”
  “校学生会主席,照片就贴在学校宣传板里,随处可见。我一直跟他地下恋,终于还没等到被曝光,就已经失去了正大光明的机会。他现在订婚了,我觉得那是对我的惩罚,我甘心受罚。”莫然歪了歪脑袋,脸色渐渐明媚起来。
  “那现在,那个人还没有从你心里搬走吗?”他澄澈的眼睛里写满了关切,还有隐隐的心疼。
  “他要结婚了。”饮尽杯中的茶水,她笑了。
  王安,如果不是真心相爱,何必让我痛苦一场。
  大手覆上她的小手,温暖的体温倏地传过来,她轻轻一怔,却没有抽出手。
  “爱情是门课,我们都需要慢慢的修学分,谁不小心挂掉了就再重修,而且不需要重修费,经济又划算。”他笑了笑,“我们都在这条路上摸索着,彼此只有试过了才知道是不是对的人。有些人,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而有些人,注定有缘无分。”
  看着他真诚的眼眸,幽暗的灯光照的他泛着醉人的色彩,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一点一点传过来,直抵她的心窝。
  莫然低下头,“道理我懂,只是。。。”
  只是接到王安电话的那一刻,过去的一幕幕便排山倒海般涌过来,心乱的无法理智,痛得没法呼吸。
  一切的一切,潮水般再一次袭来。
  她想起昨夜她的伤心欲绝。
  想起她痛如刀绞的绝望,还有。。。
  还有她被他压在身下时破碎的嘤咛和闷闷的呻/吟。
  还有那深深的交合和撕裂般的痛。
  怎么会想起他,不对,这个时候不应该想起他。
  看着她阴晴不定的脸,徐诺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你这个傻女人,王安他早就不爱你了,却为什么还是死死不肯忘记?
  还有,那个跟你上床的男人是谁,你怎么会。。。
  “I love you,无法不爱你baby,说你也爱我。。。”
  莫然皱眉,华晟晞那个变态不仅把他的名字设成了令人肉麻的“晞”,还设置了他的特定铃声。
  听着陶喆唱的情深意切,莫然尴尬地抽出被徐诺轻握着的手,一头黑线加火大的翻电话。
  “在哪。”电话里的男人很霸道,很无耻。
  “什么事。”依然冷冰冰的语气。
  “过来练歌。”
  莫然抬腕看表,“太晚了,明天吧。”
  “不行,明天白天我没时间,晚上就彩排,你看着办。”
  莫然气结,刚刚你做什么了,足足3个小时的时间你都想什么了,现在都10点了,10点了你让我去练歌?我还用不用回宿舍了?你是不是压根儿就忘了我还是个学生了?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还没等莫然拒绝,这个变态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抱歉地对徐诺笑笑,“不好意思,我明晚彩排,有首歌要练,我得先回去了。”
  提车,替她打开车门,待她坐进去再关上车门,从车前绕过来坐进驾驶座,一套动作下来徐诺很是绅士优雅,低调的华丽在他身上尽显无遗。
  辉腾扭着屁股开远了,莫然打电话给华晟晞,“你在哪。”
  车子在“谜”的门口停下,徐诺不放心地看了看那座灯火通明的建筑,再看看进进出出被男人搂着的衣着暴露化着烟熏妆的女人,“你确定,是这个地方?”
  莫然也疑惑了,上这种地方练歌,谁信。
  电话再一次催命般地唱起来,“二楼,VIP包房。”
  莫然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真的是这里,而且,他怎么知道她到了?
  转过头微笑着安慰了徐诺几句,他仍是不放心她。
  “我就是去练个歌,徐老师您就别担心了。”俏皮地眨眨大眼睛,心里却一直打着鼓,华晟晞你个变态,上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练歌,俗人,怪人,烂人。
  在徐诺的注视下下了车关上车门,再硬着头皮走进那花天酒地的奢靡之地,莫然的脸要红到脖子根了。
  试问,什么样的女人会独自走进这种烟花之地?
  她低着头,匆匆地走上二楼。
  莫然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徐诺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刚刚的笑意全无,你这个傻女人,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要好好照顾自己?而他到底是谁,值得你这样不顾一切。
  推开包厢的门,一屋子的烟味儿呛得她微微皱眉。
  捂着鼻子摸索着走进来,漆黑的屋子里只听得见她的呼吸声,还有她“砰砰”的心跳声。
  “华晟晞?”她轻轻地问了一句。
  没人回应。 
  莫然清楚,那个变态一定就在这个屋子里,似乎是熟悉他的味道,她便认准了他的存在。
  笃定地挪着步子向里走去,她的眼睛慢慢适应着黑暗。
  突然从背后被拥住,男人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脖颈,她的心竟然平静了下来。

Chapter 20【火热】

  “你。。。”莫然被他拥着,却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出一个字。
  华晟晞的两手从背后圈住她,盈盈可握的小蛮腰被他那么紧搂着,火热的温度一点一点传上来,她慢慢转过身,“艾。。。唔。。。”
  “艾”字刚刚蹦出口,她的唇便被他堵住,温柔,缱绻,酒味和烟味却一股脑的向她袭来,她微微皱眉。
  “乖,别说话。”松开她的唇,他就那么搂着她,搂的有些紧,她有点呼吸不畅。
  她的脸埋在他的胸膛,健硕的肌肉,紧实的触感,T恤的领口露出一圈麦色的皮肤,依然是那股梦幻般的CK香,她一直都贪恋的味道。
  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莫然慌忙地轻推他,翻出自己的手机。
  霸道而强势地夺过来,来电显示上的“徐诺”二字亮的刺眼,华晟晞狠狠地掐断,然后一把扔到身后的沙发里。
  一同被扔到沙发里的还有她。
  “喂!你!”她恼,这么变态的男人,嚣张,霸道,简直不是人。
  仰面摔在沙发里的莫然伸手去够手机,结果自己的手轻轻一颤,白色的Sharp就那么滑落在VIP包厢奢华精致的地毯上。
  死变态,她心里骂了句,嘴上却得承受着来自于他的温软与缠绵。
  “华。。。嗯。。。”
  莫然被他压在身下,温润的舌卷着他嘴里混杂的烟酒味在她的唇齿间交缠,莫然难受地想要推开他。
  感受到她的拒绝,他不禁加大了力道,长驱直入的舌将她搅得有些晕,大手已经掀起她的上衣,他送的黑色内衣依然留在她的身上,上乘的质感在他的手里却抵不过她肌肤的诱惑。
  “你。。。别。。。别,这样。。。唔。。。”
  他的唇再一次堵住她说话的嘴时,她的上身已经一丝/不挂。他精心挑选的黑蕾丝被他大力地扯断肩带,包厢内开的冷气让她轻轻一颤,随即向沙发里又缩了缩。
  大手似蛊惑般抚摸着她的背,他的体温再一次温热地袭来,她的眉渐渐舒展开一点。
  他的唇一路下移,掠过她细嫩的脖颈,扫过她纤细的锁骨,一直来到她的山峰,便停留在那里迟迟不肯离去。
  轻舔、吮吸、碾转,微痒而酥麻的感觉电流一般袭过她的全身,本能地向后扬起脖子,她白嫩而饱满的双峰傲然挺立在他的唇齿之间。
  昨日的吻痕还烙印般留在她的身上,同样留在了她的心里。她身上的火苗再一次徐徐燃烧起来,感受着他有些过火的吮吸与轻咬,她不仅闷哼出声,“嗯。。。”
  他的大手覆上她的另一边,指尖微凉的温度传过来,她倏地一顿,却立刻被他的大力揉捏与搓挤忘记了那片刻的冰凉。
  她粉红的蓓蕾开始挺立,她已经开始慢慢绽放,浑身的燥热与慌乱的心跳让她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艾菲那张娇媚的脸,忘记了王安那声温柔的“小然”,忘记了,都忘记了。
  
  也许,只有放纵才可以忘记。
  男人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身上,埋在她胸前饱满之间的俊颜上挂着几颗汗珠,空气里弥漫着股股情/欲的味道,黑暗里,他看的清她的脸,却看不清她的心。
  他的手探进她的仔裤,紧裹着她臀部的裤料像是束缚一般紧紧绑着她,连带着他的手,一齐紧密地贴着她的私密。
  手指探入,肌理的交缠,火热的融合,男人覆上她的唇,堵住她轻轻溢出的破碎嘤咛。
 
  莫然被他搅得眼前茫然一片,大脑混沌犹如浆糊,欢爱前的最后一丝理智让她有片刻的冷静,他,他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
  感觉到手指的濡湿,男人的眸子亮了亮,随即抬起她的腰,耐着性子将她的紧身仔裤一点一点狠狠地扒下来,连带着他买的薄薄黑蕾丝一同扔到地毯上。
  有些厚重的牛仔布料与地毯撞击出闷闷的一声响,莫然低头,自己已经像案板上的鱼肉一样赤/裸裸等待变态的刀俎。
  娇喘着,莫然轻声嘤嘤,“艾,菲。。。怎么办。。。别。。。唔。。。”
  
  有些湿的手伸过来捂住她的嘴,莫然伸手摸了摸他指尖的湿,再也说不上来一句话,红着脸羞赧地别过头。
  男人唇角一扬,女人,原来你也会吃醋。
  昂贵的被她摩挲成难看褶皱的衬衫一个漂亮的平抛落在远处,下一刻他便欺身覆上她胸前饱胀的柔软,壁垒分明的胸膛紧贴着她的丰满,他的火热顶着她的私/密轻轻磨蹭,舌尖一点一点地描绘她的唇形,再一点一点划过她的身体。
  他的唇蜻蜓点水般再一次游走在她的身上,莫然被他这突然降下来的不温不火的轻吻折磨到抓狂,她抬眼看着黑暗里的他,汗水已经挂在他的脸上,贴着自己的身子也明显的汗湿一片,可是他竟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挑/逗她,这分明是在惩罚她。
  浑身的欲望与渴求激的她眼前发白,这男人,分明是想让她难受死,这样的折磨还不如要了她。
 
  “嗯。。。”她真的是受够了这种半生不死的折磨,被他压在身下,她只能煎熬着体内股股的燥热和最深处的欲望。
  她的小手不禁摸索着探到自己的小腹,再往下一点点,再往下。。。她的手顿时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滚烫。
  华晟晞眉头一紧,找到她作乱的两只手,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它们搁到她的头顶,细密的轻吻再一次压下来。
  像是被擒住了一般,意乱情迷中的她别无他法,只能任由他的吻一点点星火燎原般勾起她体内所有的欲望,再让她焦躁难忍的情/欲活生生地隐忍着,痛苦着。
  你,你就要了我吧。。。
  猛然间,她残存的最后一丁点儿的理智提醒她,不行,莫然,他是谁,难道你忘了吗?
  
  不要做他的傀儡,不要。。
  “不要!”一嗓子划破暧昧的气氛,莫然抑制着体内喷薄欲出的欲望。
  从她胸前的柔软间缓缓抬起头,华晟晞慢慢撑到她的面前,目光渐渐凛下来,语气强硬不失霸道,却透着罂粟般的诱惑,“做我的女人。”
  莫然就那么盯着他,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大致地瞄出他的轮廓,他的英俊,他的健硕,他的。。。
  壁垒分明的胸膛再一次压下来紧紧贴着她的身子,莫然轻喘着,“不要。。。”,却已经听不出半点拒绝的意味。
  男人的眸子浮上一抹诡异的笑,随即,他的唇便从娇嫩的脖颈一路崎岖地来到她的花园,莫然被他似有似无的触感惹得又是一身的燥热难耐。
  大手覆上她修长的腿,猛地捞起来一条搁在自己的手臂上,她惊呼,下一秒他的头便埋进她的两腿之间。
  她的胸脯一鼓一鼓的,急促的喘息夹带着低低的呻/吟,“别,别。。。”
  他哪里会理会她的求饶,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她的入口,她被那猫爪子挠心一样的焦躁感挠的想要哭,心脏慌乱地跳着仿佛要蹦出来,难忍与燥热让她扭动着身子,她难受地微微摇着头,舌头伸出来舔舔自己发干的嘴唇,变态,简直是变态,折磨人的技术堪称一流。
  她一只手抓着身下的皮质沙发,另一只手抓在男人的肩膀上,精心修过的指甲紧紧地嵌入他的皮肤。“别这样。。。别。。。嗯。。。”她涨红的小脸紧紧地颦着,那个变态还在她的私/处不断地舔舐,像只猫一样一点一点挠破她的底线。
  男人缓缓地从她的两腿间抬起头,弓起身子一路吻到她的面前,沙哑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然然,要不要?”
  莫然痛苦地闭上眼,心里的几百只猫爪子还在一刻不停的挠,那个“要”字刚刚吐出来便一阵被悠扬的手机铃声盖住。听着那锲而不舍的音乐,华晟晞的脸上浮上一股杀气腾腾的怒火,下一刻莫然的尖叫便盖过住那悦耳的铃音。
  这边厢,辉腾里的徐诺一脸焦急,他不放心她,便打了个电话,响了几次之后她便挂断;过了很久他又打,这回直到甜美的女声响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徐诺的眸子顿时暗了下去,过了三分钟又打回去,这回直接变成关机。
  亮黑的车门划着优美的扇形敞开又关上,徐诺站在“谜”的迷幻招牌下顿了顿足,然后低着头匆匆走进去。
  “帅哥,一个人?”妖艳的女郎捏着酒杯扭着水蛇腰贴上来,徐诺的眸子一紧,厌烦地别过头。
  “抱歉。”说罢走到前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