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雨在门外不住地下着,雨珠打下来了,打在船棚上,噼噼啪啪作响。风不住地撕扯着一块铁皮,刮起来了,在空中翻了个个儿,便一下子又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船已失控。在海面上不住地漂着,不知要漂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会不会被什么怪物吞下肚子里去。华子无奈地呆在那只大船上,听着海浪声,紧紧地抱住了美姑,想与之一起葬身大海。
  大船随着海浪不住地漂着,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几乎要沉没了,却又并没有真的沉进了水底。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天际一缕淡淡的微光轻轻地涂抹在大海上,使华子微微能够看到流经身边的那些海浪,泛着白光,张开着大口,似乎相当不怀好意。
  华子呆在大船中,抱着美姑,在风的呼啸声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了。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又并不想就这样死掉,人世还有很多美丽在等着他呢,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了呢?华子挣扎着,想把那大船弄到岸边去,最好弄到那个开满了桃花的小岛上去。
  华子走进驾驶室,在一个肮脏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块罗盘,罗盘上有个小小的指针,正指着一个地方。
  “这是什么?”华子不住地问着美姑,脸上满含着疑惑,似乎碰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了。
  “指南针吧。”美姑的声音。
  “哦,那这儿还有一张地图。”华子趴在天光下不住地看着,想弄明白那些模糊的图标所在的位置。
  “这图标上有个小岛。”
  “哦哦,我们现在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在小岛正南方一百公里的地方。”
  这么说来,那么,她们被风刮到了距离小岛一百公里的地方了,不知还能不能回到那个美丽的小岛上去呢?
  华子走到大船尾部,看见驾驶室里放着一台柴油机,在漆黑的空气中不住地沉默着,似乎正在生气着呢。看着那台柴油机,华子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里也不再慌乱了,似乎重新看见了那个小岛开在风中的那些个粉红的花朵了。
  风吼叫着,不知为什么,竟把一株大树扫过来了,打在华子的那只大船身上,使那只大船几乎沉没了。不过,聪明的华子怎么会轻易被这鬼天气打倒呢?他是有办法的人。他走到大船棚上,从工具箱里拿出了锯子,把那株大树拦腰锯断了,而后,把那株大树扔进了大海里了。
  华子钻进驾驶室,想摇响柴油机,不过,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做不到,便只好没用地呆在一边,不住地长长在怅叹着。
  大船随着海流不住地漂着,不知会不会漂进地狱或是进入天堂。她们不知道,也没有力气去想这些事了,现在,她们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把那柴油机弄叫。
  这时,美姑不住地尖声叫起来了,不知看到了什么,正大哭着扑进了华子的怀里了呢。华子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美姑好好的会这么歇斯底里地哭泣着呢?他睁开了眼睛,看见前面横着一个什么东西,正张开着大口,准备连那只大船一起吞下自己的肚子里去呢。
  那是一头鲨鱼,正饿着呢,饥不择食的它,这时,不要说那只船了,就是一些石头也会毫不含糊地吞下自己的肚子里去的。
  华子慌了,不知道怎么办了,便只好任那只大船往大鲨鱼口中撞去,与美姑一起,一起葬身那条恶鱼的肚子里了吧。
  不过,华子并没有灰心,也不会就此束手,向命运投降。不,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特别在这个时候,就算死也不是这样个死法,得死得像个男子汉。大船不住地朝那条大鲨鱼撞去了,距离不到百米了,华子抱住了美姑,不住地祈祷着,希望上天垂怜,放她们一条生路吧。
  但是,没有用的,船不住地朝那条大鲨鱼快速地撞去了,再过几分钟,便会撞上了。这使华子十分着急,便钻进了驾驶室,边骂着野话边不断地摇着柴油机,却怎么也摇不响。他只好从那一片漆黑中爬出来,走到大船棚顶上,手中操着一把大刀,欲与那条恶鱼来个你死我活了。
  风不住地刮着,把大船棚顶上一块破布一下子便不知刮到什么地方去了,又一块破布也被大风扯下来了,撕得稀烂,“嗖”地一下便不见了。
  华子的上衣在这大风中也不断地响着,有好几回也几乎被那贼风刮到大海里去了。不过,为了美姑,华子还是没有被那大风刮到大海里去,他仍站在那儿,在不远处那条恶鱼的不怀好意的狂笑声中。
  “他妈的,你就笑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华子站在大风中自言自语着,不过,对这些话,那条恶鱼根本就没有听见。
  华子挥舞着长刀,不住地把那刀光射出来,射在那条恶鱼的身上,使之也不禁感受到那么一点儿不安起来了。
  不过,那条恶鱼还是不断地笑着,不如此,似乎便显得自己不是一条恶鱼了。
  

☆、第三十四章

  大船渐渐地近了,更近了,便要撞上那头大鲨鱼了。
  这时,风相当之大,雨也不住地下着,打在船棚上,啪啪作响,以至于听不到那头鲨鱼的吼叫了。
  风不住地刮着,刮起涛天巨浪,不住地拍打着船舷,几乎使那只大船翻掉了。不过,不知是上天保佑还是什么,那只大船并没有真的翻沉掉,而是稳稳地浮在海面上不住地前行着,目标却朝向那头恶鱼。
  华子看了一会儿,便不敢看了,怕起那头鲨鱼来了,砍一刀,对那头巨鲨来说不过是挠痒痒罢了。华子走进了船舱,坐在一片漆黑之中,不住地想着法子,不知怎么样才能对付得了那头恶鱼。
  华子想了一会儿,便想出了一个法子了,爬到船棚上,把那条桅杆弄下来了,放倒在甲板上,把长刀□□了桅杆之前端,把桅杆之后端抵在大船上。
  不过,长刀似乎不愿意被□□那条巨大的桅杆,似乎这样一来便会有来无回,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人世的繁华了。因此之故,它不愿意,老是快要被□□去了却又不知为什么又掉下来了。这使华子十分恼火,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好坐在那儿不住地对着那头恶鱼叹气,甚至开始怨自己的命不好了。
  华子是一个不轻易服输的人,不知为什么,也许是鬼使神差吧,他又把那条桅杆掉了个个了,发现桅杆之另一端有一个长长裂缝,正好可以把那把长刀□□去。把那把长刀□□去后,华子又弄来了一根铁丝把那长刀绑住了,绑得那么严实,以致于使华子想再把那刀□□都不可能了。
  那可是把宝刀啊,华子不舍得让它就这样与那头巨鲨同归于尽,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桅杆前端上的长刀不住地在淡淡的天光中泛着冷冷的光,不住地闪烁着,似乎在对那头鲨鱼怒目而视。桅杆之后端戳进了船体中了,此时,纵使想将其□□亦不可能了。
  风更大了,浪也更猛了,雨更是不住地对着华子咆哮着,似乎正在大声地骂着华子,骂他不得好死。
  那头鲨鱼更是不住地在那儿笑着,以为自己可以好好地饱餐一顿了,边笑边几乎想在那儿跳支小舞了。
  风推着大船疯了似的朝鲨鱼飞去,划破了海面,不住地翻起涛天巨浪。一群海鸥见此情景,不禁远远地飞走了,深怕被大船咬上那么一口。在它们看来,那只大船已不再是大船了,而成了一个会乱咬人的疯子了。
  华子站在大船后面,此时,不知为什么,竟摇响了柴油机了,对着那头鲨鱼,全力以赴地冲过去了。
  桅杆□□了鲨鱼张开着的大口中了,桅杆也被不知弹到什么地方去了,大船颠簸了一会儿,便又稳定下来了。
  华子开起大船,朝着自己那个小岛开去,不久,便到达了小岛上了。她们下了大船,站在一片温暖的阳光中,相互拥抱着,不住地轻轻地哭泣起来了。
  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了,不住地把远处近处的花儿的香味刮过来了,拂在华子的鼻子上使其不住地笑起来了。
  她们走进了那个小石屋,关上门,边看着门外不住地射下来的阳光,边坐在宝石桌子上喝着茶。茶香渐渐地驱散了她们身上的疲倦,花风从一扇开着的小窗徐徐吹进来,拂在她们的头发上,轻轻地把上面的风尘拂去了,使她们感到格外清爽。
  喝了一会儿茶,她们本来想睡一觉,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便依旧走出门外,站在一片温暖的阳光之中,感受着海风不住地刮在脸上的那种美丽。
  她们静静地坐在大船边,望着远处不住地跳着舞的海浪,想起夜里与那头鲨战斗的情景,便又深深地拥抱在一起了。她们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那么望着远方,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一声汽笛声。
  夕阳渐渐地沉进了西山,血一样的霞光洒下来了,洒在美姑的头发上,使之看起来更美丽了。华子什么也不说地扑到美姑的怀里,脱去了自己的衣服,也把美姑的衣服脱得精光,双双睡倒在海滩上,不住地抖动起身子来了。
  坐了一会儿,她们便又沿着海岸不住地走起来了,走到那只大船边,对着那些金子不住地笑了一阵子,便开始搬运金子了。
  金子在淡淡月光下不断地散发出柔和的光来了,在这光中,华子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了,这笑容在不远处一株树上的花的映衬下,更加美丽了。
  她们把那些金子搬到自己那个石屋里的时候,见时辰不早了,便走到海边,在温暖而干净的海水里洗了个澡,便又走进了石屋,双双睡下了。
  华子睡不着,见月色不错,便悄悄地走出了石屋,沿着小小的石板路不住地走着,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他走到海边,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望着远方,看海浪不住地啸叫着,似乎在向谁诉说着什么。
  小岛上的小树正开着花,花儿不住地散布着香味出来,随风不住地飘荡着,或飘到云朵上,或落到泥土里。
  华子沿着那个小小的海岛不住地走着,踩着干净的砂子,沐浴着夹杂着花儿的香味的小小的风,不禁轻轻地哼起小曲来了。
  不过,走到一个长着一大片树林的地方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看见一个人影钻进了那片树林去了,消逝得无影无踪,似随风逝去的一片小小的树叶。
  华子不禁害怕起来了,在这么个地方,怎么还会容许有别人呢,这对他来说多么不安全啊。不,他得找到那个人,而后,想办法将其从这个小小的海岛上赶出去。
  华子走进了那片树林,发现并没人,不禁疑惑起来了,不会是鬼吧?念及此,他渐渐地害怕起来了,心想,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吧,不然,哪天死掉了还不知道呢。不过,他又不甘心就此离开这个地方,便依旧不住地找寻着那个黑影,想找到其人,再想办法把他搞死,这样一来,那么,这个小岛才能只属于自己啊。
  在那座树林里转悠了半天,华子发现什么也没有,除了不少坟墓以及坟墓边不住地在风中旋舞的纸片子。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些纸片子,华子心里相当凄凉,不禁不想呆在这么个地方了,却还是坚持下来了。
  他坐在坟头,看着不住地随风飞舞的那些冥纸,想象着鬼怪们对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禁碜得慌了。不过,一会儿,他又什么也不怕了,见旁边有一座小小的亭子,便什么也不顾地走了进去。
  亭子里挂着一盏小小的电灯,灯光不断地洒下来,使门上挂着的那张蛛网格外显眼,惊动了那只老蜘蛛,见人来了,不住地慌里慌张地乱爬着。
  不过,华子来不及看这些了,他的眼前摆放着一具棺材,棺材底下汪着一滩血水。见如此,华子便不想呆那儿了,想从那儿走出来,还是不要找那个人了吧。他想回自己那个小小的石屋去好好地睡一觉了。
  不过,走出门口的时候,他发现黑影出现了,堵在那扇门口,瞅着他,使其不住地害怕起来了。华子想跑,却跑不出去,不禁感到难受起来了,看来,这个小小的海岛也不是世外桃源啊。
  这时,一个人抽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来,架在华子的脖子上,声音低沉地说着话。
  “老子是杀人逃犯,现在,老子的事也许已被你知道了,去死吧!”那人这样对华子说。
  “大哥,不要啊,我并不知道你的事啊!”华子哭丧着脸这样对那人说。
  华子虽这样说,看起来相当软弱,不过,天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华子自小习学武艺,这时,对付这个歹徒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他不想把自己的武艺使出来,使这个歹徒见识自己的飒爽英姿。他怕这个歹徒污辱了自己的武艺,这对他来说是相当难受的,比死还难受。
  华子是多么聪明的人啊,对付这个东西还用得着武艺吗?不用。华子自有华子的办法。他轻轻地推开了歹徒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不住地说着好话,使那个歹徒真相信了他,以为他也是一个杀人犯。
  “这样说来,咱们都是一样的人了。”歹徒这样对华子说。
  “是啊”华子的声音。
  

☆、第三十五章

  “但是,老子还是要把你干掉!”
  “为什么?”
  “因为你知道了老子的事了!”
  ……
  华子什么也没有说了,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了,想趁那个杀人犯不注意的时候逃跑掉,却又不敢,怕一旦发现会死无葬身之地。
  正在华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把刀劈过来了,劈在其手上,要不是躲得快,那么,其左手便没有了。杀人犯见华子躲过了一刀,不禁笑了一声,心想,这人他妈的还有些能耐,不是一点儿本事也没有的人。
  华子也会点儿武术,不过,不肯轻易使出来,怕这样一来,便不成其为一个英雄了。非到万不得已之时,华子从来不动手的,此时此地也不例外。
  但是,那个杀人犯错误地以为,华子什么也没有,便放心地扑过来了,想在那片小树林里将其悄悄地干掉,来个杀人灭口。
  华子只好跑。他钻进了那座小树林,悄悄地潜伏在一片乱草丛中,想藏起来,以躲过此劫。
  杀人犯追过来了,在华子的眼前不住地搜索着,乱刀在那些茅草丛中劈着,有一刀劈在华子的衣服上,划破了左袖,且伤及皮肤了。
  这时,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了,把那片树林照得那么亮堂,以至于可以轻易看到华子蜷缩在乱草丛中的样子了。正在华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刀又劈过来了,劈在其身边那株树上,将一片小小的树皮削下来了。
  华子只好又跑起来了,不住地跑着,不知往什么方向,只是那么没命地跑着,脚跑烂了,流出血来了也不顾了。
  不知觉中,华子跑进了一条大峡谷中了,一股阴森的冷气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了,不住地拂着其衣服,使其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几乎想大声地哭起来了。不过,华子没有哭,见杀人犯不住地追过来了,不禁又跑起来了。
  跑了一会儿,华子便想出一个办法来了,不能一直不住地这样往下跑吧,得把那个狗娘养的干掉。边这样想,华子边放慢了脚步了,忽然心生一计,便悄悄地潜伏进一片乱草丛中了,却将自己的衣服抛了起来,随风不住地往前飞舞着,渐渐地飘远了,使那个杀人犯还以为是华子跑远了呢,哪里知道华子却躲在路边不住地喘气着,且想着法子,要将其干掉了。
  杀人犯追到华子身边的时候,没力气了,坐了下来,坐在华子身边那块青石上,躺下了,不住地骂着娘。这时,天气也热起来了,使得那个杀人犯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了,赤身裸体地躺在那块石头上,口里喃喃呐呐地骂着什么,使华子又好气又好笑,心想把那个杀人犯干掉算了,却又不忍心,便什么也没有做地离开了。
  华子回到自己那个石屋了,见美姑睡了过去了,便也悄悄地脱去了衣服,在一片宁静中,听了一会儿门外的风声,也便渐渐地沉进了梦乡了。
  睡到夜半之时,忽闻门外有什么人打门,静心一听,知是杀人犯找上门来了。华子不禁怕起来了。华子还是勉强穿衣起了床,趴到窗户边不住地朝外面看着,但见月光如水,不住地泄下来,晶莹剔透,似一块明玉。华子不禁感到快乐起来了,不过,快乐是暂时的,一会儿,便又听见那个杀人犯不住地在其门上乱敲着了。
  也许,那个杀人犯知道了华子那个石屋里藏着不少金子,因此,在此无人的夜里,悄悄地伙同自己的伙伴,趴在其屋子门外,不住地朝里面张望着,想把那些金子弄进自己的口袋里去。
  华子相当怕。他知道,在这个地方,杀个人是不犯法的,不仅不犯法,还可以锻炼自己的胆气。因此,亡命之徒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的,更不舍得那些金子,趁着月色较好,便纷纷扑过来了,扑到华子门前,便欲打门进去了。
  华子不知如何是好了,呆在自己那个石屋之中,听着门外那些风声以及不住地大喝着的杀人犯的叫骂之声,不禁想悄悄地死掉算了。不过,他又不肯轻易就这么死去,这样太不值钱了,没什么意义,且会被人耻笑,认为自己是个没用的懦夫。华子不会这样死去的。
  那些人站在华子那个石屋门外,几乎可以将其那个屋子抬起来,而后,毫不费力地扔进大海深处。不过,人们并没有这么做,但在那儿不住地骂着野话,打打华子石屋子里那些窗户泄泄恨,如此而已。
  华子走到楼上,摸了摸架在墙边的那支□□,便欲对着一个亡命之徒开枪了,却不知为什么并没有那么做,呆在那儿,不住地发起愣来了。
  这时,门外忽然起了大风,树叶在风中不住地哗哗地响着,随风飘散下来了。
  大风把华子泊在海边的那只大船也刮上岸了,又被大风撕成了两半,那剩下的两半也在风的吼叫声中无影无踪了,不知是飞到天上了,抑或是落入了地狱。华子不可惜那只大船,因为,这时,在那只大船上几乎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一些破的木板和散落在船舱中的一些没用的破布。
  在此大风中,小岛也不住地摇晃起来了,几乎也要沉入了海底,不再呆在那儿了。那些个呆在华子门前的亡命之徒,此时,拼命想找到藏身之处,有的甚至头破血流地钻进了泥土深处了。不过,那些无法钻进泥土深处的人们便只好随风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一眨眼便不见了,只把一缕哭声留在华子的耳边。
  杀人犯见大风来了,便纷纷躲避着,钻进了不远处一座树林,而后,抱着大树,却不料这大树也被风刮起来了,飘进了大海里了。
  杀人犯漂在海上,不知要漂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那么没有目的地漂着。不过,杀人犯果然是老江湖,见那些大树聚在一起,便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根绳子将其连成一片了,而后,安安稳稳地住在上面,等待着回到岸边。
  杀人犯在海上不知漂了多久,饿了的时候便想在大海里弄个把儿鱼吃吃,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不过,杀人犯自有对付的办法。他身边所有的东西只有一把小刀,以及一根长长的绳子。看着这把小刀,又瞅了一眼那根长长的绳子,杀人犯不住地笑起来了,以为自己会没事的。
  到了第二天,杀人犯见天色不错,便坐在木排上,看着辽阔的大海,不住地开始行动起来了。
  他要钓鱼。是啊,在他的身边,那么多的鱼儿不住地游来游去着,似乎在嘲笑,说他没用,为什么抓不住自己呢?对此,杀人犯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无奈地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又向天不断地骂着野话,便又躺下了,躺在树床上,看着从自己头顶上不住地飘过的白云,不知为什么,也竟感到那么一丝儿快乐了。
  拿什么钓鱼呢?他不知道。他身边没有什么可以做钓饵的,念及此,不禁又想把那些绳子扔进大海里了,有什么用呢,又没有鱼饵。他听着自己的肚子咕咕乱叫着,似乎是在骂他没用,又似乎在诅咒他,叫他死了算了,以免自己也活受此罪。
  

☆、第三十六章

  杀人犯看着不住地从天上洒下来的阳光,又看了看在自己眼前不住地飞舞的小鱼儿,不知为什么,不住地扇起自己的巴掌来了。
  太对不起这些小鱼儿了。他长长地怅叹一声,而后,便不断地流下泪水来了。
  忽然,他想出一个办法了,不禁坐在那儿不住地微笑起来了,感觉自己还是聪明的嘛,不是那么没有用嘛。
  杀人犯把自己的一条腿伸进了大海里,在那些鱼儿们中不住地轻轻地游动着,以便引起鱼儿的注意。不过,这样做了一会儿,什么效果也没有,鱼儿并没有买他的账,什么反应也没有。杀人犯怒了,见一只小鱼儿游到身边,不禁一拳过去,却不小心打在木头上,不住地流出血来了。
  杀人犯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地洒进了大海,不知为什么,心里感觉到快乐了一点儿了,且不住地笑起来了。
  这时,风刮起来了,涛天巨浪涌动着,把天边一片云也刮乱了,似乎要掉下来了。
  杀人犯从来还没有见过这阵式,不禁害怕起来了,却又什么办法也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