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沦丧-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美姑忽然听见那个和尚大声地对华子喝斥着,见刀砍不中华子,便又生出一计来了,运起功力,把一块巨石抓起来了,高举过头顶,大喝一声,便朝华子头上砸来了。华子一只手被砸断了。不过,为了美姑,受这点儿苦算得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说,看着那个和尚,不住地想着办法,不知如何才能干掉那个和尚,把自己的女人从虎口里救出来。
  那个和尚本来想把华子砸死,用其肝下酒的,见并没有砸中,便几乎失去理智了,脱去自己的裤子,十分无礼地骂起了华子的祖宗十八代。华子见如此,不禁想笑了,这传说中十分恶毒的和尚不过如此嘛!哪里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呢?华子不禁坐在地上不住地大声地笑起来了,不过,还没有笑完,却见不知从什么地方伸出来一只手,像一株千年老树那样大,伸到华子面前,抠下了华子一只眼睛,放进了自己的口里去,笑着吃下了。“好香啊!”和尚这样对华子说着。
  华子来不及痛了,坐在地上,捂住那只受伤的眼睛,用另一只眼看着和尚,恨之入骨,却又无奈。
  这时,和尚的那只大起来的手一下子又恢复了,变得又似一般手那样大了,不住地抚摸着华子的胸口,二话不说,便欲撕开其胸膛,将其肝掏出来吃掉了。
  这时,美姑从那片乱草丛中钻了出来,冲到和尚面前有,抱住其大腿,拼命咬了一口。那个和尚负痛,便放了华子,却又抓住了美姑,大声地骂着,说夜里要好好地收拾她。华子见和尚对美姑动手动脚,便大怒,使出浑身之力气在那个和尚的肚子上狠狠地打了一拳,却如打在空气里一般,什么感觉也没有。
  再睁开眼睛看时,发现,美姑与那个和尚已经不知什么地方去了。难道,那个和尚会腾云驾雾不成,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这时,那个歹徒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了,走到华子眼前,边笑边骂着,说他不得好死,竟敢打伤自己的朋友。
  华子这才知道那个和尚被自己打了一拳后受了重伤,却会遁形术,一下子便不见了,逃过了一劫。
  不见了美姑,华子便没精打采地走回了那个小小的破败的棚子,呆在那儿,看着阿虎,不住地大声地哭起来了。他为美姑担心着呢。美姑落入了歹徒之手,会有什么好下场呢?华子坐在一个破败的小小的凳子上不住地大声地哭着,恨死了那个和尚,却又没有办法。
  且说美姑被那个和尚掳上山了,坐在地上,边啐边大声地骂着,死也不从那个恶毒的和尚。那个和尚见美姑不从,也还有一点儿善心,也倒并不用强,便坐在一边边吃着狗肉边逗着她玩儿。歹徒见和尚这个样儿,不禁看不起他来了,武功这么高,却原来是个孬种。
  在他看来,这事准会成的,若不是碍着那个和尚,他早就下手了。不过,和尚不依,说不能干那事,见歹徒几次要做那事,不禁怒了,甚至还要把他砍死在那儿。歹徒见那个和尚这个样儿,也不敢乱来了,乖乖地站在一边,什么也不敢说。

☆、第五十三章

  老板的女人正是有了和尚之保护,才不至于被歹徒所玷污。
  不过,一旦和尚不在,歹徒便会什么也不顾地扑过来,扑到老板的女人身边,便要扒她的衣服了。这时,老板的女人便会不知所措,打是打不过的,骂也没有用。幸好,和尚走得不远,只是在附近一个破园子里择菜,听见她大声地呼喊,便常常会出现,从而使那个歹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不过,长此下去,老板的女人不知到底会怎么样,会不会最终还是逃不脱那个歹徒之毒手呢?她不知道。
  一天,和尚说要下山去办一件紧要之事,不能呆在山上那个破庙之中,却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老板的女人,为之担心,怕一旦自己离开,那么,歹徒便会伸出毒手来,伤害她。不过,和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匆匆地拿了几件换洗衣服,便沿着那条小小的石板路不住地往山下走去了,渐渐地消逝在苍茫夜色中。
  歹徒见和尚下山了,不禁要笑出声来了,却不敢笑,怕和尚得知自己的不良意图后反悔,这样一来,不是又没有指望了吗?
  在和尚下山的这天夜里,歹徒走出了那个破败的庙门,给大蛇送了些吃食,便关上了大门,走到老板的女人身边,不住地偷偷地笑着。听着这笑声,老板的女人不禁相当害怕,却又不敢支声,怕这样一来,更会激起歹徒之欲望,对自己更加没有好处。
  老板的女人呆在一片黑暗之中,听着歹徒不住地发出来的笑声,不知如何是好了,心想,不如死了算了,可是,又实在舍不得老板呀。她呆在那儿,望着门外那轮苍白的明月,不住地长长地怅叹着,不知怎样才能平安度过这个夜晚。
  大蛇呆在一边,不住地□□着,声音凄凉而冷,听之,不禁使人想起夜半时分听到的丧鼓之声了。
  歹徒吃饱喝足之后,便凑到老板的女人身边,不住地看着她,似乎想把她身上的每一块肉都吞下自己肚子里去,却又舍不得就这样把她那个了,觉得不刺激。
  “来,美人,让我好好看看。”歹徒边这样说边凑了过来了,不住地抚摸着老板的女人那白晰的双手,又把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在那手上不断地吻着,使老板的女人不禁想笑起来了。不过,老板的女人可不敢,这要是笑了,那么,接下来会是什么事呢?她心里相当清楚。她什么也不说地呆在那儿,听着门外不住地刮着的大风,又听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一声狼嗥,不禁悄悄地堕下了泪水了。
  “我有病!”老板的女人只好这样对歹徒说,边说边不断地咳嗽着,装出一副真的有病的样子,使歹徒不敢乱来了,退了一步,静静地看着,似乎不大相信。
  “有病?!什么病?”
  “艾滋病。”
  “操,不会吧,老子这么倒霉?”
  “不信的话,那你就来吧。”
  歹徒坐在一边犹豫着,不知到底要不要去与她亲热,要不要为了一时的快活而搭上性命。他似乎不大愿意,坐在一边,不断地沉吟着,几分钟之后,终于下了决心了。
  “有病?不会吧?”
  “信不信由你?”
  “有病老子也不怕!”
  歹徒边这样说边脱去了自己的破的衣服,坐在老板的女人身边,不住地吸着烟,似乎在等她也脱去衣服。
  老板的女人不想脱去衣服,当然。不过,在这个无法无天的歹徒之面前,这时,也实在没有办法了,便什么也不顾地扑了过去,在其脸上不住地乱抓起来了。歹徒见老板的女人这样,便知她说的话是骗自己的,便不断地大声地笑着,边笑边凑到其身上,浪笑着,乱扯着其身上的衣服。
  老板女人的胸口几乎毫无保留地出现在那个歹徒之面前了,使歹徒看得不断地流出口水来了,却又被老板的女人扇了一巴掌,打倒在地上了。老板的女人打了歹徒之后,便站起来了,疯了似的要去撞墙了,却被那个歹徒抱住了,一起在地上不住地滚动起来了。
  这时,门外静悄悄地,什么都沉进了深深的睡梦之中了。
  老板的女人不断地挣扎着,一会儿之后,便再也没有力气了,无奈地躺在地上,准备接受命运对自己的安排。
  且说老板在山上看见和尚下了山,背起一包东西朝大路走去了,便约上了阿虎,说趁今夜山上没什么人的时候去把自己的女人找回来。阿虎不断地点头。
  这天夜里,他们吃过了夜饭,悄悄地走上了山,杀死了那条大蛇,便随风闯到那个破败的庙门边,却见里面没有灯火,不禁大喜,又深深地为自己的女人担心起来,怕她有什么闪失。
  推了推门,门没有开,知道里面关起来了。
  这时,老板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声,似乎是自己女人的,不禁大怒,什么也不顾地在那个大门上踹了几脚,想踹开它。不过,大门纹丝不动地关在那儿,冷冷地看着老板,似乎在嘲笑他。
  老板只好坐在地上,不断地抽着烟,在自己女人的哭泣声中,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时,老板的女人从里面跑出来了,扑到大门上,不断地拍打着那门,想老板救自己。门开不了。她呆在里面不断地哭着,在那个歹徒的浪笑声中。
  老板对那个歹徒真是恨得要命,却又无法闯进去,便只好呆在门外,不断地为自己的女人打着气,叫她赶紧跑。不过,她还是在老板眼前被那个歹徒抓住了,压在身下,又不住地大声地哭起来了。
  这时,阿虎不知为什么,竟疯了似地在不远处大吼了一声,把一扇墙打开了一个大口子,疯了似的扑了过去,把歹徒打死了。
  

☆、第五十四章

  老板带着自己的女人,下了山,便要回去了,却在回去之路上碰到了和尚。
  “哪里走?”和尚大喝。
  “回去,干你甚事?”
  “你打死了老子的大蛇,老子要你尝命!”
  和尚边这样说边什么也不顾地扑了过来,扑到老板身边,那只左手又变得巨大无比,拔起身边那株树,轻易扔进了峡谷中了。
  老板见和尚如此,不敢乱来了,不住地对他说着好话,说自己为什么要打死大蛇。和尚听见老板说得诚恳,且不断地掉下泪水了,不禁不与之打了,说了声得罪,便放了行,让老板与阿虎沿着那条小小的石板路离去了。
  老板又进了自己那个小小的破厂,呆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想起与歹徒搏杀之情景,不禁又不住地掉下了泪水了。
  不过,老板没有哭出声来,见人来了,便悄悄地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又不断地忙碌起来了。
  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老板便走出门外,沿着那条小小的马路不住地走着,走着。
  三月的天气真好,风夹杂着淡淡的花儿的香味,拂在他的脸上,使他的不快乐的心情渐渐地不知逝于什么地方了。
  这时,他看见不远处有人大声地在争吵,且动手打起来了,一个被压在泥土里,嘴巴里全是泥土,一个骑在下面的那个人身上,不断地骂着。老板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现在,恐怕只有这个能使自己摆脱烦恼了。他不禁倚住一株柳树,边听着不知呆在树上什么位置上的一个小虫儿的啼叫,边不断地哈哈地笑着。
  看了一会儿,老板便不高兴了,这两个人似乎是熟人。老板走近前去了,看见骑在上面的那个人是华子,被压在其身下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华子边压着俊子边什么也不顾地乱骂着,甚至连他的母亲也骂了。这使老板相当不快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却还是走了过去,把躺在地上的俊子拉了起来,拍了拍其身上的灰尘,又看了一眼华子,便沿着大街不住地走着了。
  “父亲,不能走啊,美姑还呆在那儿呢?”俊子这样对自己的父亲说着,边说边看着美姑,脸色相当不好看。
  “不要,那是人家的女人啊!” 老板这样对俊子说着,表情严峻,似乎还轻声地哭泣了一会儿。自从有了自己的女人被歹徒掳走的经历,他便知道华子是什么样的感受了。因此之故,他拉起俊子,沿着大街不断地走起来了,不能使自己的儿子做出对不住人的事啊。
  但是,俊子说什么也不肯跟着老板走,抱住一株树,打死也不肯走了。老板没办法,只好什么也不说地蹲下了自己的身子,蹲在那株树下,看着自己的儿子语重心长地说了一通话后,便又拉起自己的儿子,进了厂了。
  俊子实在舍不得美姑,一见她的好看的脸,便魂飞魄散,甚至连话都说不好了。她的白晰的皮肤,长长的头发,以及高高隆起来的胸脯,丰满的屁股,漂亮的话语……
  他不能离开美姑,也不能做出对不起人的事,便只好在夜里,趁华子不在的时候,凑到其身边,悄悄地与之说上一句话儿。
  俊子为自己感到可耻,好几次想站起来,欲与华子来个你死我活,却又每每不敢,怕自己打不过,作无谓的牺牲。
  不过,这天早上,俊子早早地出了门,沿着大街不断地走着,不知要往什么地方走。走了一会儿,见大树下站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丰满的圆圆的脸,甜甜的话语……俊子无法忍受了,什么也不顾地冲了过去,在其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美姑被俊子吻了一下后,不好意思了,想打人,却又不舍得,俊子长得可不是那么差的哦。她只好偷偷地站在一边,装着不认识,且不断地说着话,要俊子走,说华子不时便会出现,见了这事,不打断他的腿才怪。
  俊子听了这话,不禁相当不高兴,自己好歹也是老板的儿子,何至于到如此地步,竟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了?他不听美姑的话,仍呆在那儿,看着不远处那片挂在天上的白云,轻蔑地啐了一口,摆出一副什么也不怕的样子。
  这时,华子出现了,见俊子站在自己女人身边,不禁大怒,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前来,在俊子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光。俊子还手。于是,两个人便打起来了,正好被赶过来的老板看到,把他们劝开了。
  ……
  一想起这事,俊子便十分恼火,美姑又不是他的,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去爱呢?他想不明白,便又走进了办公室,想去与自己的老子理论,说要去追美姑,这辈子非她不娶了。老板听见俊子说这话,便不禁吃一大惊,坐在椅子上,不断地大声地骂着,说要打死他这个不争气的。
  俊子站在门外,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父亲,乍听见这大吼,不禁害怕了,却又不想离开,在这个厂子里,只有父亲能够帮自己。
  老板深深地陷入了苦恼之中了,心想,如何是好呢?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偏偏会爱上华子的女人呢?
  

☆、第五十五章

  老板有求于华子,不能得罪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也。
  老板所在的那座城市有个不一样的市长,市长有个不一样的儿子,长相奇丑,心术相当之不正,见了美女,便会想方设法去追求,不到手绝不罢休。多少好汉也曾想在月黑风高的夜里结果市长这个坏儿子,却似乎永远也斗不过市长这把□□,因此,最好的结果便是离开那个市,丢下自己的女人,不知去向了。
  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太不划算了,因此,碰上这号事,人们大都不会对市长的儿子说什么坏话,甚至不敢给他眼色。相反,见市长儿子走进自己家门,还得脸上堆满笑容,不仅要为其做山珍海味,甚至还要去市场上购买上好的被子,放在自己的床上,铺好了,与市长的儿子问声好,便悄悄地溜出了自己的屋门,躲得远远的了。
  市长的儿子在那个倒霉的人的家里吃醉了酒,便不走了,就睡在主人刚刚为自己铺设了新被子的床上,抱着主人的女人,关上了灯,沉进了梦乡中了。
  当然,那个倒霉的主人在大街上来来往往地走了一夜,不知往哪儿走,实在走不动了,便就近在大街上某上小小的角落里闭一会儿眼,末后,便又悄悄地溜回自己的屋子,看看市长的儿子走了没有,不走的话,还得继续不住地在大街上溜达,直至市长的儿子离开。
  因此,老板所在的那个枫不离市的人们不大愿意娶漂亮的女人,纵娶了,也不敢大声地张扬,怕被市长的儿子知道。
  多少好汉为了对付市长的儿子而枉费心机,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身上的累累伤痕。何必呢?人们因此不敢与之计较,他要来的话,那么,只好自认倒霉,有什么办法呢?
  老板也怕着市长的那个儿子,却不甘心就此让自己的妻子遭其□□,这太使他难受了,他宁愿死,也不会把自己那么漂亮的妻子拱手让给那个浑蛋,却又实在没有办法。
  枫不离市市长得知这个事,不仅不责罚自己的儿子,让他改过为善,甚至还在某种程度上加以纵容,以此相威胁,不给自己送钱者,统统叫其儿子上那个人家的门。这样一来,那些有钱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好看的妻子遭受到如此污辱,纷纷送钱物给市长,甚至不惜倾家荡产。
  不多几年过去了,市长便发了大财,也感到这不是长久之计,想在狠狠地赚了一些钱后去日本。
  老板身在枫不离市这么多年,虽说也赚了不少钱,却也不知道受了多少气,还时常提心吊胆地害怕着市长的儿子找上门来,把自己的女人掳走,这事要是传到自己的故乡,那么,他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人世活人呢?
  老板作为枫不离市最大的企业家,不仅要日理万机,还要不住地防备着市长的儿子,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当初他没有像别人那样给市长送去上好的礼物,使市长不记恨于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那时老板实在没钱,送不起礼物的。老板,哦,还没有交待老板的名字呢?他叫着青衣。因为时常穿着一身青衣,因此,人们常常这样叫他。
  青衣的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且家境相当贫苦,进过山洞挖过煤,也给山村的人们打过短工,虽然如此,日子却依旧相当艰苦。不过,青衣的父亲时常感到相当快乐,因为他有个好儿子青衣。青衣上学读书读了十来年,本可以上个名牌大学什么的,却因家里实在没钱了,便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里悄悄地从学校跑回来了,进了自己那个破败的屋子里,坐在地上,不住地大声地哭着,说不想读了。
  青衣一从学校回来,没有技术也没有文凭的他只能在枫不离市给人打短工了,挣些小钱,姑且过着清苦的日子。不过,青衣是个上进的孩子,一到了晚上,别的打工者都出去了,约会去了,独有他一个人呆在那个冰冷的寝室之中,伴着一盏小小的苍白的电灯,不住地看着书,想以如此一种办法使自己不比那些上学的同龄人差。
  后来,青衣赚了些钱,便在枫不离市开了个小小的厂,这个厂便是现在他的这家鞋厂的前身。有了这个厂,加上精明能干,青衣渐渐成了枫不离市一位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了,甚至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不过,青衣做错了一件事了,不该与市长对着干。是啊,市长要他送钱给自己花,他为什么不呢?不过,青衣也有自己的道理,老子幸幸苦苦地赚钱,为什么要送给别人花呢?看着别人不住地给市长送钱送东西的,青衣时常这样想着,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便常常想到一半的时候便又渐渐地沉进了梦乡了。
  对于青衣之没有给自己送礼,市长当然是恨之入骨了,这不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吗?钱还是小事。市长决定对青衣实施报复,却又不知从何着手,思来想去,觉得是自己儿子出山的时候了。
  风闻市长要使自己的儿子来自己家里做客,青衣相当害怕,更十分屈辱,想在一个没人的地方手刃了那个畜牲,仔细一想,便在长长地怅叹一声后,什么也不敢做了。
  好在青衣也算是老江湖了,对这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有自己的对付之策,这便是找侠义之士来帮忙,相信这样一来,那么,市长的儿子也不会过于肆意妄为吧。
  这结果便是他找来了华子。
  华子曾在某个没有人的地方与那个臭名昭著的市长的儿子过过招,把他打脱了两个门牙,虽然没有要了其性命,却也使其见了自己有几分胆怯。
  青衣知道了这事后,便找到了华子,花了钱,将其养在那个厂里,就是为了对付市长的那个畜牲儿子的。
  现在好了,自己的儿子看上了华子的夫人了,这怎么好,这不是要得罪华子吗?青衣不断地害怕着,怕一旦华子离自己而去,那么,在那个厂里,再也没有人能够与市长的儿子抗衡了,结果可想而知,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了。
  他不能得罪华子呀,无论如何也不能,便找到了俊子,一五一十地把道理对他讲明白了,要他死了那个念头,不要再去想美姑了。
  俊子得知这个消息,便悄悄地溜出了厂门,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躺在一株树下,不住地大声地哭着。
  他只能这样了,把对美姑的思念悄悄地扔进了风中,坐在那儿抽了好久烟,对天大大地骂了一阵娘话,便又趁着夜色,悄悄地溜进了那个厂,坐在自己该坐的地方了。
  他要努力使自己不要去想美姑,却常常不可抑制地想起美姑那好看的屁股走动时发出的那种声音,听着这声音,那么,即使死了也愿意啊。
  不过,他在看了几眼之后,便又不敢看了,怕被华子看到,那时,不仅会挨打,还会坏了父亲的大事啊。
  因此,虽然心里相当想美姑,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甚至还在装着对她十分讨厌的样子,以搏得华子的欢心,从而保护自己的母亲和那个厂子。
  

☆、第五十六章

  但是,俊子不听父亲的劝告,说市长的儿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会吃了自己,怕什么!
  俊子见了美姑,依旧会心动,心动了,依旧会走上前去,不住地与之攀话,说些没要紧的,故意使华子看到,死了心,从而可以光明正大地与美姑来往。
  一天,美姑进了寝室,呆在小床边,看着门外那株在风中不住地摇曳着的盛开着的桃花,不禁想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